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三卷 一诚SOS
  5. Life.2 一诚SOS
  6. 繁体版

Life.2 一诚SOS
2017-06-23 12:26:04

		

这是发生在协助利维坦陛下拍摄电影之后不久的事。
这一天,社长因为眼前这名拜访社办的访客皱起眉头。
「莉雅丝同学,我有个请求──可以把兵藤一诚借给我吗?」
这名以高姿态的语气拜托别人的女生,是网球社的社长──安倍清芽学姊。第一学期时她们曾经因为社团对抗赛有点摩擦。
社长眯起眼睛回答:
「听到你拜托我这件事只会让我想拒绝,不过还是姑且先听听看你有什么理由。」
没错,安倍学姊之前也曾经为了我挑战社长。结果虽然是我们神秘学研究社获胜……但是包括比赛的过程在内,那真的是糟到令我难以忘怀的对决!
对于安倍学姊而言,寄宿在我身上的赤龙帝之力似乎相当具有吸引力。这次也是为了那个吗?
安倍学姊完全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接著说下去:
「其实这次是因为家父出差回来,我想请兵藤当我的帮手。」
帮手?我吗?
「哎呀哎呀,我可不准你欺负我们的一诚喔?」
啊,朱乃学姊对我真好。我好感动!
「……或许是名为帮手的死亡条件。」
小猫则是说出不吉利的话!拜托饶了我好吗,小猫……
「可是知道别人碰上麻烦,总是会想要帮忙解决。」
爱西亚以温柔的语气开口!
「你说想请一诚当你的帮手,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社长再次询问安倍学姊。
「家父叫我去相亲。我明明还只是高中生,这样实在太早了。虽然我也向家父说过,但是他完全听不进去……家父是个相当顽固的人,一旦想到什么就会立刻决定。」
喔喔,相亲啊。
听见这件事,社上的型男──木场点头说道:
「原来如此,安倍学姊家是源远流长的魔物驾驭者家系。令尊应该是想尽快决定女婿人选吧?」
「就是这么回事。不愧是木场。」
没错,这个人是魔物驾驭者……这让我想起不好的回忆,忍不住抖了一下。
洁诺薇亚闻言,对附近的纸箱说道:
「加斯帕,听说她是魔物驾驭者。那么身为吸血鬼的你最适合帮她解决问题吧?」
听到洁诺薇亚这么说,纸箱里传出「噫────」的惨叫声。
「我、我不要~~~~!我一定帮不上她的忙────」
茧居族加斯帕因为害怕第一次见面的安倍学姊,今天也是躲在纸箱里。
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员都是恶魔,这件事基本上是对学园里的学生保密。安倍学姊是因为暗中和社长交换密约,所以才知道我们的状况,算是特例。
除了安倍学姊以外,驹王学园的幼稚园、国小国中高中、大学部当中,似乎还有其他在校生知道恶魔的存在。我是没见过几个,不过社长和苍那会长都认识他们。听说多半都是具有异能的人类,或是出身特殊家系……
社长叹了口气再次发问:
「也就是说,你希望借用一诚破坏这次相亲吗?」
安倍学姊也点头同意:
「是啊,我想请兵藤扮演我的男朋友。我已经告诉过家父,说我有男朋友了,所以不想相亲。结果家父就说要取消这次相亲也可以,只是有个条件。只要借我一天就可以了……哎呀呀,我好像突然感觉到很多敌意呢。」
学姊似乎感觉到一阵恶寒。我环视社办,所有女性社员都对安倍学姊投以危险的眼神。大、大家是怎么了……?
「找一诚先生当男朋友……?」
「岂有此理,就连我也还没和一诚……」
「饶不了她。」
「就是说啊,没错。」
爱西亚、朱乃学姊、小猫、洁诺薇亚的声音都很低沉吓人!
社长会不会也跟著生气啊!因为社长特别宠爱我,应该很讨厌我介入这种感觉很危险的事吧!安倍学姊所说的条件,八成也是我必须努力解决的事!
我原本还这么以为,没想到社长把手靠到嘴边,一副沉思的模样。嗯──看起来实在不像在生气。
她瞄了我一眼之后,立刻对安倍学姊开口:
「我知道了。只要你能付出相对的代价,我就答应这件事。」
社长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所有社员都吓了一跳!
就是这样,我必须扮演安倍学姊的男朋友,帮她取消相亲……
话说取消的条件是什么?我满脑子只有不祥的预感……
─○●○─
下个星期六,我们吉蒙里眷属被找来安倍学姊家。
虽然对方只有找我,但是以社长为首,所有人都因为担心而跟过来了!
呜呜,有伙伴真是太棒了!我太感动了。
来到学姊家,迎接我们的是栋大到夸张的洋房。庭院也很大,内部也非常漂亮。平常好像只有学姊一个人住在这里。她的父母都在工作,是飞遍世界各地的知名魔物驾驭者。听说这次是许久不见的父亲回来,提出要她订婚的想法。
不过我们家今年夏天也在社长的擅自作主下,变成一栋地上六层、地下三层的豪宅。
我们进入洋房走过穿廊,一路被带到室内游泳池。
不知为何,这里还备有我们的泳装,于是我们换装之后来到池畔。
唔喔喔喔喔喔!社长和朱乃学姊穿的都是布料面积很小的泳装────!每动一下胸部就会弹来弹去!爱西亚和小猫的是加了荷叶边的可爱泳装。洁诺薇亚是竞技泳装。女性社员们穿起泳装,真是令人大饱眼福。
就连学弟加斯帕也穿上可爱的女生泳装……
「你跟著穿什么劲啊。」
我姑且还是吐嘈了。不过他的长相就像女生,穿起来倒是挺适合的。
「呀啊!可、可是如果我穿男生泳装的话,胸、胸、胸口就会毫无防备,后果不堪设想啊~~~~!」
「谁看到男人的胸部会高兴的!」
算了,和学弟打闹就到此为止吧。
「欢迎,请过来这边。」
安倍学姊请我们坐到池畔的桌子旁边。
大家在桌边坐定之后,学姊这才正式公布取消相亲的条件。
「家父提出的条件──是由魔物驾驭者互相竞争的对战。」
「那是什么?」
我询问安倍学姊,学姊便一边扳手指一边回答:
「就是驱使陆、海、空三种魔物的三场比赛!只要兵藤赢过家父两场以上,就可以取消婚约。」
「陆、海、空啊……话虽如此,我又不是魔物驾驭者,实在没什么自信……」
我到现在还没有使魔耶?突然叫这样的我驾驭魔物战斗,而且还要在竞赛当中获胜……嗯──应该相当困难吧?
正当我偏头苦思时,安倍学姊指著某个地方:
「没问题的,我方要驾驭的魔物已经决定了。首先是陆地的魔物!出来吧!」
「呵哮──────────!」
熟悉的咆哮和捶胸声,让我为之僵硬!难……难道!
我们眼前出现一只巨大的白猩猩────!果然是这家伙吗!
它还对我投以热情的眼神!
「呜呵♪」
「陆地魔物是这个女孩,雪女克莉丝蒂。」
「就告诉你不要说这只雪地猩猩是雪女!你是在粉碎我的幻想!」
各位!你们知道吗?这个世界的雪女不是身穿和服的妖艳美女妖怪,而是我眼前这只体格健壮的白猩猩喔……?
这家伙名叫克莉丝蒂。是只母雪怪。我一点也不想称它为雪女!
之前和安倍学姊进行网球对决时,我和社长搭档对抗这只雪地猩猩。还用了什么冷冻吐气的怪兽招式害我们陷入苦战……我真不愿意回想。
「感觉它的毛皮比之前见到时还要有光泽。」
社长说得十分佩服!毛皮的状况怎样一点也不重要吧!对象是猩猩、猩猩耶!
「在陆地魔物的对决中,我想请兵藤驾驭克莉丝蒂,和家父驾驭的魔物进行对战。」
竟然要我驾驭这只猩莉丝蒂!
「呜呵……」
不准用水汪汪的眼睛看我!可恶!看来上次的那场网球对战真的让它喜欢上我了!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的我会被猩猩看上!我憎恨这个世界!
「接下来我要叫出海洋魔物。是人鱼。」
安倍学姊一个弹指,游泳池里──水中便有个东西动了!那个东西以惊人的速度在池中游来游去!
「人鱼!真的假的!」
听到安倍学姊的话,我的脸色为之一亮!
人鱼是上半身是美女、下半身是鱼的可爱生物吧!
「说到人鱼就会想到美妙的歌声呢。」
朱乃学姊也在一旁加以补充!呜哇──真是令人期待!
唰哗!
人鱼大人从安倍家的游泳池当中跳出来!
「这就是人鱼,艾丝特莉娜。」
安倍学姊如此介绍的──是只长脚的大鱼。外型看起来简直就像鲔鱼长脚!
「鱼鱼鱼。」
还鱼鱼鱼!这是什么名符其实的叫声!
话说这根本就是鱼吧!完全就是一条鱼──────!
「这只奇妙的生物是什么!」
我吓到眼珠差点蹦出来,安倍学姊大大方方地回答:
「人鱼啊。」
咦──────────────!
「住手!不要继续破坏我的梦想!我从刚才开始就已经泪流不止了!」
这就是人鱼?她说得是真的吗?骗人的吧?太过分了!太残酷了吧!破坏梦想也该有个限度!搞出这种长脚的鱼类怪物到底对谁有好处!
「这种东西哪有办法展现美妙的歌喉!明明就是鱼类!」
「太失礼了。艾丝特莉娜,唱给他听听。」
安倍学姊如此命令大型鱼类。
「鱼鱼鱼~♪鱼肠☆」
它用高亢沙哑的声音不知道在唱什么!我怎么听都像是诅咒之歌!鱼肠又是什么!
「请阻止它再唱下去!我会想拿鱼叉射它!」
为什么!雪女也好、人鱼也好,为什么世界总是针对我释放恶意!
其实我也多多少少有这种预感!整个走向就是这种感觉!可是!我总觉得这个世界应该有点温情!如此残酷的下场让我泪流不止!
「好可爱的歌。」
爱西亚的双眼闪闪发亮!刚才的歌好像有某种要素抓住爱西亚的心。
「太、太残酷了……」
我当场瘫倒在地。那怎么看都是长脚的鲔鱼……要是我钓到这种东西,肯定会假装没看到立刻放生。因为感觉不赶快让它回到海里会被它诅咒,超可怕的!
「……乖乖乖。」
小猫摸摸我的头安慰我。呜呜,小猫!
(插图)
身为猫又的小猫明明这么可爱,雪女和人鱼却是怪物……我讨厌这种现实────!
我的心情十分沮丧。这时安倍学姊一边悠闲喝红茶一边说道:
「人鱼当中似乎也有童话故事里的那种形象,但是普遍来说都是这种。」
「哪里普遍了!怎么想都是超乎想像的怪物吧!呜喔喔喔喔!我不想在脑内辞典的人鱼项目记下这种才是人鱼!」
等等,那只艾丝特莉娜躺在池畔,看起来相当痛苦,嘴巴还在不停开合?
「鱼鱼……」
「哎呀呀,不好了。看来是缺氧了。因为它是用鳃呼吸,上了陆地就会死。」
用鳃呼吸!也对!毕竟是鱼!
「既然如此,就让它回到海里!让它活在深海对它和我而言,都是最和平的选择!」
将那条名叫艾丝特莉娜的鱼放回游泳池里之后,有个人影走向我们。
「大小姐。老爷再过不久就会回来。」
我们身边出现一个头上长鸡冠、嘴上长硬喙、手上长羽毛,看起来既像鸟又像人的男性魔物!
听到那个鸟人的话,安倍学姊点头回应:
「好,我知道了。对了,还没向各位介绍。这是我的专属保镳,也是空中魔物的代表,鸟人高桥。到时候也要请兵藤驾驭他。」
「高桥?怎么会是日本名字?日本的哪里有这种鸟人!」
「高桥来自神户。」
「神户?神户有鸟人?」
「奇怪了。鸟人应该是住在复活节岛的传说魔物……」
对魔物还算熟悉的洁诺薇亚歪头表示困惑。
鸟人原本是住在有摩艾像的岛上啊!
那位鸟人先生解答了洁诺薇亚的疑问。
「喔喔,你是说渡边家吧。我的祖先已经归化日本籍,改姓高桥了。」
「这样我搞不清楚日本和复活节岛哪边才是正确的──!算了,都无所谓了!」
不可以想得太深入!嗯!神户有鸟人!住在神户的人如果看见鸟人还请联络我!
「你就是大小姐委托的传说之龙──赤龙帝寄宿的少年吧?呵呵呵,原来如此,真是相貌堂堂啊。我是高桥。名字写成辉空念成SKY。请多指教。」
鸟人高桥辉空(SKY)先生展现绅士风范找我握手。听见这个鸟男的闪亮名字,我不禁感到一阵晕眩。
「是,请多指教。不过会对这个过度讲求现代感的名字觉得很火大,难道是因为我还年轻吗?标音的人也会觉得很烦吧。」
「呵呵呵,年轻是好事。我年轻时也有个特技,只要走三步就会忘记事情。」
「那叫像鸡一样健忘吧!虽然你的头长得和鸡一样!而且那叫哪门子特技!是缺点吧,缺点!一点也不能当作卖点!」
糟透了。雪地猩猩、长脚鲔鱼、鸡头人,这是怎么样?怎么想都是特摄英雄片里的敌方怪人……名字还是克莉丝蒂、艾丝特莉娜、高桥……不行,我真的泪流不止。
「一诚,你要加油喔。我们也会协助你的。」
社长如此激励我!社长────!真是太温柔了!不愧是我的大姊姊!
不过我的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社长这次会二话不说答应这件事呢?关心仆人的社长之所以接受安倍学姊再次提出的无理请求,是不是有什么理由?
「社长为什么会接受安倍学姊的请求啊?」
听到我的疑问,社长苦笑开口:
「我自己也因为婚约的问题引发骚动吧?所以心里有点感触。」
……对了。第一学期时,社长的双亲也擅自决定她和未婚夫之间的婚约。
社长想要自由恋爱,所以很排斥那个婚事。不过那个婚约也在我们眷属的奋斗之下取消了。社长大概是觉得学姊的婚约,和自己当时的境遇很相似吧。
「我知道了!我会加油的!」
「很好,这才是我心爱的一诚。」
社长摸摸我的脸颊。啊啊,太棒了──
不过她也同时面带灿烂的笑容说道:
「只是不行对安倍清芽心怀不轨喔。」
笑容当中充满震撼力!好可怕!朱乃学姊也贴到我的耳边说道:
「社长对亲近的女性在某种程度还算宽容,对于除此之外的人就非常严厉喔?你可不能偷情喔。」
「朱乃,我都听到了。」
「哎呀哎呀,好恐怖。」
软!穿著泳装的朱乃学姊贴过来抱住我────!因为我也只穿著一条泳裤,皮肤直接感受到朱乃学姊丰满胸部裸露在外的部分!啊啊啊啊啊,胸部滑嫩又有弹性的触感让我喷出鼻血!朱乃学姊的身体这种像是会吸住皮肤的柔软触感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真是的。」
社长一边叹气,一边拧我的脸颊。好痛好痛!社长真是爱操心。我一点也不打算找社长以外的人当主人喔?
反观游泳池另一边,爱西亚、洁诺薇亚、木场在玩球,小猫和加斯帕则是套著游泳圈悠闲浮在水上。
唉,除了我以外的人都好放松。我接下来说不定会被卷入艰困的战斗里……如果我碰上危机,大家真的要来救我喔。
然而如此和平的玩乐时间当然持续不了多久。
「好了,我也该去准备迎接家父了。」
安倍学姊要去迎接她的父亲!取消婚约作战正式开始!
─○●○─
在乌云密布的阴暗天空之下,我们从泳装换回原本的服装,来到洋房的庭院,等待安倍学姊的父亲到来。
门口那边传来哒哒的马蹄声,某种异样的东西逐渐接近!
散发危险气息出现在门口的──是个高大健壮的男子!
他骑著高大黑马,戴著装有角饰的头盔,身披斗篷!眼神十分锐利!那是从哪个平行世界转移过来的人!怎么看都是暴力支配一切的国度当中的强者!这、这名彷佛世纪末拳王的人,就是安倍学姊的父亲吗……?
「你就是和女儿交往的大胆狂徒吗?」
他瞪著我以沉重的声音开口!太可怕了──────!而且我在他心目中已经被当成大胆狂徒了!
安倍学姊挽著我的手说道:
「没错,父亲大人。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兵藤一诚。」
唔,嗯。学姊的胸部碰到我的手臂了。好、好软……
抖。我感觉到某种不知名的压力,转过视线便看见社长脸上带著笑咪咪的表情,身上却散发鲜红色气焰!她、她生气了────!你们不是过来帮我的吗!
安倍学姊的父亲骑在巨马上开口:
「好吧。就由老夫亲自掂掂你的斤两,看你是否适合当安倍家的女婿。」
铮!学姊的父亲背后闪过怪异的雷光!
对决终于就此开始!
第一场是陆地魔物的对决!在庭院里画线围出长方形的战场!战斗即将在这里开始!
「老夫先派出这只。出来吧!」
学姊的父亲大喊之后现身的──是只体型比克莉丝蒂大上一圈的雪地猩猩!
唔喔喔喔,全身上下都是伤疤!
很有身经百战的强者的感觉!身上散发的气焰也是非同小可!
「安倍学姊,那只公雪怪的魄力真不是盖的……克莉丝蒂打得过它吗?」
我如此询问安倍学姊,只见她摇摇头。咦?这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正觉得奇怪时,安倍学姊直截了当地说道:
「那是克莉丝蒂的姊姊,史蒂芬妮。」
…………嗯?我觉得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次。
「……姊姊?……史蒂芬妮?那、那只是母的?」
「没错,是个少女。」
「雪地猩猩该不会只有母的吧!」
话说这是姊妹对决!这下战况会如何发展啊!
「裁判由我,木场佑斗担任。」
木场站到战场中央,把两只雪地猩猩叫到场地当中。
我和学姊的父亲则是站在场地边缘,对它们做出指示进行战斗!
「开始!」
木场如此一喊,陆地魔物对决就此开始!
「史蒂芬妮!先用捶胸!」
「呵哮────────!」
咚咚咚!对方的猩猩听从学姊父亲的命令开始敲打胸膛!
「雪女的捶胸有提高本身攻击力的效果!」
还有这种事!原来有这种效果!感谢您的解说,学姊的父亲!
「那么我们也用捶胸,克莉丝蒂!」
「呜呵呵呵呵呵呵!」
但是克莉丝蒂不顾我的指示,突然在场地当中奋力冲刺!
她在干什么!看见她的举动,小猫轻声说道:
「那是……雪女的特殊技,雪分身。」
雪分身?正当我感到讶异时,克莉丝蒂变成两只、三只、四只,最后有无数的猩猩占据整个场地!
原来是分身术!雪分身是吧!话说猩猩也太多了!这种景象真是糟透了!
「你知道这招吗,小猫?」
听到朱乃学姊的问题,小猫开始解说!
「……这是只有栖息在日本阿尔卑斯的雪女才能学会的高难度秘技。据说在修炼之后分身甚至能做出和本尊不一样的动作。」
还有这种事!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世界!
「嗯!有两下子!指示她使用捶胸,实际上却是使用雪分身!」
学姊的父亲低声念念有词!不对!这只是那只猩猩自己做出完全超越我的理解范畴的行为罢了!
「史蒂芬妮,我们也不能输!用冷冻扑杀棒进行反击!」
那是什么听起来不吉利到了极点的攻击招式!史蒂芬妮从带在身上的包包里一阵翻找,拿出某样东西!──是香蕉!
「呼呼────!」她用冷冻吐气将香蕉瞬间冻结,然后朝空中高高拋起!各位!这些猩猩还会使用冷冻吐气喔!
「呜呵!」
盯著香蕉的克莉丝蒂和其他分身也朝空中高高跳起!
这是看见香蕉的反射动作吧!既然是猩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话说那就是冷冻扑杀棒?不就是普通的冷冻香蕉吗!
克莉丝蒂打算扑向香蕉!不妙!分身也消失了!浑身上下充满破绽!史蒂芬妮立刻抓准机会,朝克莉丝蒂的本尊使出冲撞!
咚叩!
「呜噗!」
毫无防备的克莉丝蒂挨了那记冲撞,飞到场地外面,狠狠摔在地上!
「……以雪女最喜欢的冷冻香蕉吸引对手的目光,趁隙攻击……如果是一般的雪女,一定无法抵抗香蕉的吸引力,马上自己吃掉吧。然而她却能将香蕉当作道具加以活用……对方的雪女能够战胜对香蕉的欲望,可见经过相当的锻炼……」
小猫做出有如解说员的评论。咦?她原本是走这种路线吗?难不成她其实是隐藏的魔物战斗爱好者?
趴在地上的克莉丝蒂一动也不动。唉,这下没救了。
「获胜的是史蒂芬妮!第一场是由安倍学姊的父亲赢得胜利。」
身为裁判的木场如此宣告!
可恶!先被对手赢了一场!原来猩猩对决这么深奥!还得把香蕉加入战术之中!
猩莉丝蒂,我不会让你白死的,应该!虽然你也没死!
「哼哼哼。轻而易举。老夫可不会答应这种程度的家伙和女儿幽会。」
学姊的父亲露出无畏的笑容!我赢得了这个人吗?我的心中充满不安!然而也同时燃起斗志!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绝对要赢!
「接下来是海洋魔物对决啊。对决的场地是那个游泳池吧。好,在对决之前先让你们见识一下老夫的魔物。」
在雷鸣声响当中,电光映出巨大鱼型怪兽的身影!
巨大的鲨鱼轮廓──再加上两条腿的怪兽!呜喔喔喔!是艾丝特莉娜的鲨鱼版!
散发的气息相当危险!光看外表就觉得很强!谁叫我们这边的外表是只鲔鱼!怎么想都是鲨鱼比较强吧!
但是──鲨鱼魔物一点也没有要动的迹象,只是张大嘴巴傻傻站立。
「…………」
骑在马上的学姊父亲觉得奇怪,摸了鲨鱼一下,结果──「啪哒!」一声倒在地上!奇怪了?这只鲨鱼毫无反应。
「啊,因为是鲨鱼所以必须一直游泳,否则就会死。」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学姊的父亲如此少根筋的发言,让我们大吃一惊!
木场靠过去确认鲨鱼的生死。不久之后摇头宣告:
「第二场获胜的是一诚同学!」
我获得一场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胜利。连比都没比就赢了这场比赛!
题外话,在池畔等待我们的人鱼艾丝特莉娜,也在没人知道的状况下缺氧而死。
过了几天,餐桌上出现鲔鱼肚和鱼翅,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
接下来终于要进行最后一战!
─○●○─
最后一战。空中魔物对决。我们也换了一个场地,来到没有人烟的深山。我们是利用恶魔的移动方式,也就是转移用的魔法阵跳跃过来。既然是深山就不用担心有人看见,可以让魔物尽情飞翔。
我和学姊的父亲在充满岩石、凹凸不平的地方彼此对峙。这里相当开阔,放眼望去是辽阔的天空,没有任何障碍物。
「双方骑在自己的魔物身上,进行空中决战。没问题吧?」
学姊的父亲告知对决规则。原来如此。等等!学姊的父亲准备的是只巨大怪鸟!
「嘎喔──────!」
怪鸟发出可怕的咆哮声恐吓我们!噫────!要是被那个尖锐又巨大的鸟喙啄中,我的肚子会开个大洞吧!
我的搭档是高桥先生!我现在身在鸟人高桥的背上。他等于是背著我。
「呵呵呵,少年。这种感觉真好。这种风、这种感觉正是所谓的战斗。」
「你为什么这么亢奋啊……我好想赶快回家,想得不得了……」
「这么说来,现在的我是风向鸡吧!」
我讨厌这只鸡。真是莫名其妙,我超想揍他的……羽毛的触感很舒服更是让我火大!
学姊的父亲也和怪鸟一起飞上空中。而且还骑著马!他和马一起骑在怪鸟背上!怪鸟载著骑在巨马背上的世纪末拳王。那副模样实在太过异常、太有震撼力了!他就这么喜欢待在马背上吗!
木场站到双方的中央大喊:
「最后一战!请开始!」
啪!怪鸟在空中高速到处乱飞!好快!这下糟了!如果对方以那种速度冲撞过来,光是这样就足以对我们造成重伤!我们也得赶快飞上天空!
「高桥,我们也飞上天──」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高桥没等我说完便猛力冲刺,在地上奔驰!咦──────!这个鸟人在干什么!
「等、等一下,高桥!为什么是全力冲刺?你不是鸟人吗?要是不飞上天要怎么进行空中对决啊!」
「呵。虽然我是鸟人,却是名古屋土鸡的鸟人,基本上不会飞!」
他说得自信满满!
「不会飞────!还有什么名古屋土鸡!你的出身地不是神户吗?」
「神户可是很大的!」
兵库县遭到忽略了!这只鸟是怎么回事────!他的祖先不是从复活节岛来到日本的吗?为什么会变成名古屋土鸡!
「太随便了吧!你们对于这方面的设定就这么随便吗?而且名字叫SKY却不会飞,根本是诈欺吧!」
「我不是炸鸡!是名古屋土鸡!」
「小心我把你做成串烧喔,这只臭鸟──────!」
「有破绽!」
正当我和名古屋土鸡起争执时,学姊的父亲操控怪鸟向我们冲过来!
「喝啊!」
高桥轻盈躲过攻击!喔喔!虽然不会飞,闪躲能力倒是满了不起的!
「有两下子!不过还没结束!」
我看见学姊的父亲又对怪鸟下达指示!
怪鸟瞬间张大嘴巴!
吼────────!
怪鸟从口中吐出特大火球!
轰──────!轰────!
火球朝我们落下────!
「中了那招我会变成真正的烤鸡呢,哈哈哈!」
「笑什么啊,这只臭鸟────!连我也会变成烤龙好吗!快逃快逃────!」
高桥四处逃窜,拚命闪躲袭向我们的火球!
不行!不会飞的鸟根本没有胜算──────!
吁──呼──吁──呼──!我上气不接下气。会死。再这样下去我会没命!
我和高桥好不容易撑过对手的攻势,躲在一块大岩石后面。
我躲在暗处避免被发现,同时抬头一看,只见学姊的父亲和怪鸟在天上飞来飞去,四处寻找我们!
这里被他们发现,或许只是早晚的问题吧。总之也只能先调整呼吸,冷静思考该如何应战了!
好!和高桥一起研拟作战计画好了!高桥也大口吸气吐气。
「像这种时候必须冷静下来。我们家有一条家训。进三步退两步就能让脑袋放空……咦,我在做什么?这里是哪里?你是谁?长得和我的亲戚吉田很像耶?你是吉田吗?」
──记忆消失了?
「不只放空,根本是清空────!你这个健忘的鸡脑袋!话说你的亲戚吉田又是谁!长得像我吗?我长得那么像名古屋土鸡吗?啊啊够了!我开始搞不懂自己在讲什么了!快要对名古屋土鸡留下不好的回忆!」
──不行了。
我躲在藏身处抱头苦恼。
「话说吉田,这里是哪里?」
那个鸡脑袋混帐开始四处张望。
我没办法善加运用这只鸡────!正当我如此烦恼时──视野里出现一个纸箱。
这、这该不会是!我战战兢兢打开纸箱,加斯帕就在里面!
「……学、学长好。」
「喔,加斯帕!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是、是的,我被送到这里来了。是、是社长要我来拯救一诚学长的危机……」
原来如此!如果是纸箱就不会遭到怀疑!不,看起来还是相当可疑!纸箱里装著女装少年吸血鬼喔?而且还是在这种深山的岩石后面!
我想社长他们大概是透过小规模的魔法阵,将这个非常方便的网购道具送过来的吧。
这个家伙的特殊能力是停止视野当中的东西的时间!这种最强道具,就连大型购物网站都没在卖!
「你最近真是相当活跃呢。也太方便了。」
「虽、虽、虽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会加油的────」
加斯帕一副相当害怕的样子,不过没问题。有他在就搞定了!
啊!纸箱上还贴有一封信!信封上写著社长的名字!我最爱的人!信上是这么说的。
『要加油喔。我相信你会获胜。给我心爱的一诚』
──!
我从岩石后面寻找社长。啊!在一处高台上找到社长和其他社员!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啊,我爱上的她果然是最棒的女人!无论如何她都会相信我!光是再次确认这一点,就让我觉得自己有充分的胜算!
就连作战计画都想好了!也只有这招了!
「高桥!」
我呼叫鸟人高桥。
「什么事,吉田?」
事到如今,我就不吐嘈那种小事了!
「请你从岩石后方出去,对著那只怪鸟挥手吶喊好吗?」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既然吉田都说了,我也没有理由拒绝。喂──!」
喔喔,他毫不犹豫地冲出去了!抱歉,高桥。我其实是要拿你当诱饵!
高桥立刻就被发现。怪鸟瞄准高桥,急速俯冲而下!
就是现在!我高举装有加斯帕的纸箱大喊!
「加斯帕!那就是目标!停住它──────!」
「是、是的──────!」
铮!纸箱发出红色的闪光──剎那间安倍学姊的父亲骑乘的怪鸟在空中停下动作。
咻──────
安倍学姊的父亲和怪鸟就这么掉下来。在他们的下方──高桥还在那里!
怪了,使用加斯帕的力量,不是可以让东西直接停止在空中吗?以这个家伙的能力来说,飞行物体应该也会停在原处!
不知道是加斯帕的能力正在变化,还是那个世纪末拳王和怪鸟原本就不该停在空中。
安倍学姊的父亲和怪鸟重重摔在地上!
轰隆────────!
高桥也遭到波及,毫无抵抗能力──
「咕咕────────!」
名古屋土鸡的惨叫声在山间回荡。
─○●○─
我们离开深山,再次回到安倍学姊家。
「是老夫输了。这样一来只能认可你和女儿交往了……婚约就取消吧。」
学姊的父亲好像还是不太能够接受。
在那之后很快分出胜负。
好吧,这一切都是多亏社长的机智──也就是加斯帕的协助。
被怪鸟撞上、奄奄一息的高桥也在爱西亚的治愈之力之下恢复了。
「今天真是太开心了。希望未来我们可以在战场上再见,吉井。」
那个鸟人找我握手。嘿嘿嘿,我一点都不想再见到你。
「嗯。不好意思,我们家爱西亚好像没办法连健忘一起治好。话说你本来不是叫我吉田吗!不对,我是兵藤!」
我向高桥道别之后,安倍学姊过来找我。
「兵藤,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多亏有你,我才能取消婚约。」
「不客气,这次只能勉强算是不负所托。」
总觉得学姊好像有点忸怩……
「这次事出突然,你、你却愿意为我这么认真付出,我真的感到很高兴。」
哎呀,学姊不像平常那么高姿态。怎么了吗?
「你和高桥他们一起奋战的模样,有、有点帅气呢……」
她也太过忸怩了吧。怎么变得这么可爱……怎么会产生这种变化啊?
正当我觉得奇怪时,视野当中冒出一抹鲜红。
「如果你不嫌弃,今天晚餐要不要──」
「社长!」
啊,我不小心打断安倍学姊的话,叫住社长!没办法,因为社长出现在我的眼前!
「啊,不好意思,学姊想说什么?」
我再次询问,不过安倍学姊只是面露苦笑叹气:
「看来我应该没有胜算吧。没什么。」
这是她的回应。什么?她刚才到底想说什么?
我对安倍学姊点头示意之后,冲到社长身边。
「社长!我能获胜都是社长的功劳!」
社长听到我的报告,露出微笑:
「这样啊。看来你顺利完成委托了。」
「大家呢?」
其他社员在不知不觉间不见踪影。
「因为清芽同学给这次委托的代价,是各种和魔物有关的道具,大家为了把那些搬回社办,都先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也应该要帮忙。
搂。
社长挽住我的手。
「好了,我们一起回去吧。路上顺便买些鲷鱼烧,回去大家一起吃。呵呵呵,我们可以一路约会到鲷鱼烧店。」
离开安倍学姊家,我和社长踏上归途。回程约会!太棒了!呜哈哈!太幸福了──
「……还是这种时候最幸福了。」
社长紧紧搂著我的手,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什么。
「咦?你说什么?」
听到我的反问,社长只是可爱地眨眨眼:
「秘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社长的笑容真是可爱极了!光是这样就让我觉得这次委托的疲劳完全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