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八卷
  5. Scene3
  6. 繁体版

Scene3
2017-06-23 12:08:05

		

Scene3 村田豪:我会尽力而为。既然都那么说了,我自然会尽我所能。不过能不能顺利就是其他问题了,我可不会负责的。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三,凌晨四点。
目送向策马向海岸飞奔而去的勇吾的背影,我苦笑起来。
真是的,那混蛋还真是丢了个难题给我呢。作为游击队留下来,去帮助身在要塞的翔?
就算有老太婆手下的尕德兰率领两百人左右的义勇兵加入,这边的兵力也只有数百人。而相反,包围着要塞的威德拉军可是有一万人呢。弄不好我们会比翔他们先死。
(不过,该怎么说呢。总觉得兴奋不已啊。这就是战争嘛。)
这并不是逞强。我是真的这么想的。
“拉菲,尕德兰,游击队的指挥就交给你们了。立刻回要塞攻击威德拉军。不要勉强突击,那不是正面交锋能搞定的对手。以稍微扰乱他们的感觉就行了。”
“了解。”
“知道了。”
“我会分开行动。能用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我去聚集这附近的怪物,把它们拉过去。”
“明白了。”
“祝你武运昌盛。”
“哦!”
于是,我与拉菲他们分道扬镳,坐着赤兔马(只不过是鬃毛红色,由我命名的马)向森林疾驰而去。
但是,为了让百星骑士团的那群小鬼升级,这附近的怪物几乎都已经被杀光了。不过,眼看着要塞就要陷落,虽然想要聚集尽可能多的怪物,但却不能花太久的时间。
(切。虽然比预想的数量少得多,但也只能闭着眼睛上了。)
我花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迅速聚集了为数不多的死亡巨熊和杰德螳螂,虽然不是很愿意,还是向要塞进发了。说真的,在我看来,就这么点怪物,会被那大军给秒杀的。真是的,即使不行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
在干架时,腕力和体力占优的也并不一定会胜利。一点点的幸运和故弄玄虚也会发挥出乎意料的效果,胜负的骰子也会掷出预料外的数字,这并不少见。
我率领着怪物突击了派对的会场,亚克那混蛋以出乎意料的迅猛速度从要塞退了兵。
(哦。因为无法估量游击队的战力所以暂时中止攻击,打算全力防御吗?那家伙是慎重的性格真是得救了。)
总而言之算是告一段落。那么就没必要久呆,我立刻掉转马头打算离开战场。毕竟周围都是敌人,左右都是如同乌鸦一般漆黑的威德拉兵正在迅速组成包围圈。不管等级有多高,一旦被圈在其中,有几条命都不够用。
“快走!不想死就跑起来!”
我用力抽打赤兔马,让它压低脑袋奔跑到鬃毛都贴在脸上。背上好几次受到灼热的冲击和冰冷的冲击。大概是威德拉士兵放的火球术和冰之冲击魔法吧。但是,我连回头骂脏话的时间都没有。
好不容易突破重围,逃到了之前与拉菲他们分别前事先约定好作为集合地点的草原上,我擦了擦满头大汗的额头。
(尕德兰、拉菲、墨·达还有梅塔波都还没回来吗?如果平安就好了。)
不过,身体叫嚣着与其担心别人不如担心自己。伤口剧烈地疼痛。我打开了状态栏。
(哇靠,真的假的!HP只剩下14!?)
自从来到埃塔纳尔,我也算经历过好几次杀红了眼的修罗场,但HP减到如此地步的经验还是第一次。话说,召唤大师身为魔法职业,VIT和HP还算高的,我的HP最大值也有521。居然只剩下14?HP槽几乎就变成了白色,可谓是濒死了。差点就被死神割掉脑袋了!
一下子心惊胆战起来。我如同滑落一般下了赤兔马,一屁股坐到草原上,大声喘息。
呼……
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虽然浑身的伤口还在进行喊痛大合唱,我却不知为何大笑了起来。
“真不错啊,这才是充实的人生!”
我自言自语道。
在和平的日本上我那全搞不懂的课程所度过的无聊时间是痛苦的。干起架来,不论输赢,都会有某种充实感,像这样,把挤压的郁闷全部吐出的爽快感。这份强烈的爽快感让我的心如同万里无云的晴空一般。在朝阳照射下的草原风景,就如同我心中风景的写照,简直称得上是最棒的心情!
(总之,我就是这种人吧。虽然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期望着过和平的日子,但其中也有像我这样,人生不够粗野就觉得没有活着的意义的给人添麻烦的笨蛋。)
我因为发现了比想象更刚毅的自己而觉得十分开心,不禁吹起口哨来。
(太好了,活该。我可是以为数不多的兵力让率领着那种大军的亚克那混蛋暂时退兵了!)
突然,脊柱感受到几百匹马所引起的地鸣。是拉菲他们吧,平安无事呢!我站起身迎接他们。
“哟哟,少爷,小姐们。战场如何啊?有没有好好享受?嗯?”
我咧开嘴大笑起来(没办法,真的打从心底感到快乐嘛),百星骑士团的小鬼们睁大了眼睛。
“嘛,算是吧。”
身为队长的拉菲露出僵硬的微笑回应了我。但是,大部分小鬼们的脸上都写满了「呜哇啊,这人的神经怎么长的?胆子大也要有限度吧」。这让我更加愉快了。
“还真敢说。你也颇有一套呢。”
尕德兰笑眯眯地说道。这位大叔和老太婆一直战斗至今,看起来挺有胆量的。
“我还当要死了呢。能像这样活着反而觉得不可思议。”
而在一边,梅塔波那家伙则在长吁短叹。那是理所当然的,我都不打算去教训他丢脸。嘛,这是活在普通星球的普通星人的反应嘛。
“大家都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好。”
墨·达微笑起来。
“拉菲,尕德兰,去点名。”
我环视了一下所有人,板起脸认真的命令道。
(不在这里的家伙都死了吧。)
从要塞将威德拉军引出是成功了,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又有多少呢……?
点名的结果,居然所有人都平安。哎呀,说是说平安,但其实大多数都负伤了,其中还有重伤者。但是,总而言之,所有人的性命都无忧。
(哦。这称作奇迹也不为过呢。)
百星骑士团尽是些小鬼,但是锻炼度之高是真的。绝对是真正的骑士团!
小鬼们互相称颂彼此的英勇战斗。我也暂时默许了他们的嬉闹。
“喂,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吧!不赶紧做好下一步准备,要塞里的家伙会被杀光的!”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我大叫着让他们安静下来。
“各班,一边休息一边为负伤者包扎。”
拉菲命令道。
我、拉菲、尕德兰、梅塔波还有墨·达则还不到休息的时候。必须集中起来讨论下一步该怎么走。
“亚克那家伙总算是暂时离开要塞了。但是,他并非因为遭受了攻击而害怕。他无法判断出作为援军而出现的我们到底有多少战力,认为降低士兵损耗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才决定暂时一心防御。只不过是这样罢了。”
四人都对我的见解点头称是。说到底,情况危急这一点完全没变化。
“还有,我想,因为变成了让不死系弱化的早晨也是让他们停止攻打要塞的原因之一。”
梅塔波叹了口气。
“我觉得,威德拉军会暂时休兵,等待夜晚再开始攻击。”
墨·达说道。
“据我所见,要塞的吊桥已被烧毁,空壕也已经被沙包填平了。一旦再次遭受攻击,恐怕撑不久吧。”
转头向要塞看去的拉菲的侧脸,就好像面对死亡的不是他人,而是自己一般悲壮。
“也就是说,为了让被困在要塞中的翔他们稍微轻松一些,我们也必须去帮帮他们。但是啊,由我去集中怪物来引起骚乱这招也不能再用了。这附近的怪物都因为训练而被打得差不多了。而且,就算能再使一次,亚克也已经知道我们的战力并不多。在继续攻打要塞的同事,应该会准备一些富余的兵力来应付。”
“啊,对了对了。我把现在的状况记录下来绑在箭上,趁着突击的时候射过去了。一旦那个被找到,要塞里的大家就会知道小珍珠和勇吾君去扎德拉王那里,拉菲和拉姆达君作为游击队留下来的事情。”
梅塔波像是想起来一般说道。在我看来,梅塔波这家伙是会在意细节的缜密个性。
“这样啊。不过我觉得,即使把现在的状况告诉要塞,也只会反而让他们增加绝望呢。要再撑要塞一天可是极难的。等扎德拉王有所动作,派援兵前来支援,到底要几天呢?哎呀哎呀。”
“事到如今,也只要去拜托梅婆婆出兰达尔城来救要塞这一条路了。”
拉菲低着头说道。
“你白痴啊?兰达尔城现在也被从海岸登陆的一万左右的威德拉兵包围着耶。”
“嗯……驻守在城里的义勇兵有四千。在我想来,只要由超高等级的梅婆婆进行指挥,让全军突击的话,应该有突破重围出城的可能性。话是这么说,但是……对吧?”
尕德兰看着拉菲的侧脸很难开口,于是看向了我。
“喂,拉菲,把你那天真的想法丢开。老太婆和她的伙伴们从城里出击突破包围,就算成功了,在那个阶段就应该会有相当大的损害。即使付出这些代价来到了要塞,眼前包围着要塞的是数倍的战力和僵尸龙,而后方还有包围兰达尔城至今的军队的追击,会变成两面夹击的。弄的不好别说是拯救在要塞的翔他们了,连老太婆他们也会全灭。”
“…………”
“听好了,如果进行野战就有胜机的话,一开始就会那么做了。正因为做不到,所以才依靠城堡和要塞的防御力而进行守城战的。”
拉菲沉默了,完全无法反驳。
嘛,我所说的这些,拉菲也早就知道了吧。即使知道……也无法忍受一起度过了艰难险阻的百星骑士团的伙伴们身处险境的这份痛苦吧。
总之,事到如今就只能使用最后的手段了。
“拉菲,我去趟岛上。”
我下了决定。
“岛?”
“嗯。在兰达尔西南边有条叫做梵伊欧的龙所居住的岛屿。”
“西南?龙所居住的岛屿?难道是暗黑岛吗?祭祀着暗黑神卡尔拉,传说中绝对不能接近的那个岛吗?”
听到拉菲的话,我点了点头。
“虽然我不知道兰达尔的传说是怎样的,总之,在那座岛上住着暗黑之龙。那是大得离谱,也强的夸张的家伙。他能理解人类的语言,简而言之,我和勇吾都认识他。我要去他那里,说服他作为援军来这里。”
“龙……!等、等等,这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既然有那么强大的伙伴,为什么不快点说出来呢!不,为什么不事先与龙通好气呢?”
梅塔波的疑问是理所当然的。墨·达也睁圆了眼睛。
“关于这点,说是去叫援军,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那家伙的性格和脑袋构造都很有问题。又蠢,又傲慢,是个将人类鄙视为蝼蚁的混蛋。弄不好别说是说服它了,我也许会被吃掉。就算成功说服它成为自己人,说不定反而会扯后腿呢。去叫它说真的是最后的手段。”
“啊!那、那个名字是……我想起来了!梵伊欧!难道就是那个破坏了我们在拉奈亚湖建造的堤坝的巨大而漆黑的家伙吗?”
尕德兰大声喊道。
“其实……就是那样。嘛,正因为有这么一出,我和勇吾才很难提它。”
我抓了抓脑袋。
“要把那凶暴的怪物当作援军叫来……?在战力上看的确是非常强大,但真的不要紧吗?”
尕德兰骤起眉头,但拉菲却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抬起头来。
“拉姆达先生。即使我们想做些什么,战力也太过有限,能做到的事情很少。如果能把龙作为援军叫来,那就没有比这更让人安心的事了。我觉得应该立刻去游说才行。梅塔波先生,您怎么想呢?”
“赞成。不过,暗黑岛吗?就算从海岸夺走威德拉军的船,去那岛也要花半天或一天呢。来回要两天。”
“不。亚克所操纵的龙看起来无法飞行,但梵伊欧是能飞的。只要能成功说服他,回来就可以靠飞行。现在立刻去游说,如果快的话,夜里就能回来。”
我知道这只是主观希望下预测的日数,但还是如此断言。
“明白了。我们也只能把一切都赌在那条龙会不会作为援军来这里了。拉姆达军,请立刻去吧。”
“那就这么决定了。但是,这并不是有百分百把握的计策,所以别太过期待哦。拉菲,墨·达,梅塔波,还有尕德兰,你们还是要尽可能地援护翔他们。”
“知道了。为了小珍珠,为了翔君,我——梅塔波,粉身碎骨,在所不辞。拉姆达君,请把这带去吧。”
梅塔波将放有透明液体的小瓶子递给我。
“这是啥?”
“隐身药水。与隐身魔法有相同的效果,效果大概能持续十五分钟。去海岸夺取威德拉军的船时应该能派上用场。”
“感激不尽,我收下了。”
事情已经决定了,那么就开始行动。我立刻跳上赤兔马。
“我不会说你们可别死哦。但是,不要白白牺牲!”
向百星骑士团的小鬼们如此说完,我策马向西边——也就是海岸奔去。
(梵伊欧。如果那家伙能作为援军前来的话那就安心了。可是……)
敌人也有大到吓人的龙。在伪装成兵粮聚积处的那个死地,我目击了勇吾攻击僵尸龙的那一幕,说不定它比梵伊欧还强。
(就算梵伊欧和僵尸龙打个不相上下。即使如此,威德拉军的优势依然不会改变。他们与我们相比在数量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而且——
亚克那家伙还有让死者复苏,变为不死族加入他阵营的邪法。
在最坏的情况下,梵伊欧输给了僵尸龙,变为不死族,敌人的僵尸龙会变成两条……!
真是的,如果担心这些那些的就没完没了了。但是,驾驭着赤兔马,我的心却跃动不已。感觉十分洒脱。皮肤被太阳晒得发痛,但心里却舒坦极了。
(真是让人伤脑筋的天性呢。去挑战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为什么会如此愉快呢?理由和难度越高的游戏越让人觉得有趣一样吗?想要能够轻易将我们消灭的亚克那家伙大吃一惊。想要看到那家伙像螃蟹那样口吐白沫昏倒的样子。如果能被梵伊欧那家伙烧焦化为灰烬,那就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明明弄不好就会被梵伊欧那家伙吃掉,我却兴奋不已。
觉得有生存的意义。我都想要对老妈说句谢谢她生下我了。
与我不相衬的哲学之物也许也不错呢——
正因为会死,所以人才活着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