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五卷 暴风者八舞
  5. 第二章 暴风少女
  6. 繁体版

第二章 暴风少女
2017-06-23 09:44:00

		

「教育旅行?啊啊,我听说了。是要去冲绳吧?」
在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的舰桥内,五河琴里一边转动含在嘴里的加倍佳,一边对部下的报告事项做出回应。
用黑色发带将长长头发绑成双马尾,肩上披着深红色外套。宛如橡实般圆滚滚的眼睛。仍旧带点稚气的容貌。眼前这名娇小女孩出现在舰桥这种地方,无论怎么看都显得格格不入。
「……不是的,校方突然变更目的地。要去的地方是或美岛。」
眼睛周围堆满明显的黑眼圈、身穿军服的女性——村雨令音犹如酒醉般,摇头晃脑地如此说道。
「变更?在这种时候?为什么会这样?」
「……啊啊。大约一个月之前,有一家名为克罗斯的旅行社与校方做接洽。据说为了推广观光,旅行社随机选中士道就读的学校,希望能招待他们到岛上游玩。以拍摄宣传手册用的照片为条件,教育旅行的费用将全部由公司负担。」
「哈……真大方呀……不过,虽然条件诱人,但是居然会在最后关头改变目的地?住宿的地方应该早就订好了吧?」
「……听说原先预定好的旅馆突然崩塌,完全无法使用。旅行社就是在此时提出申请,所以校方才会急忙答应。」
「崩塌?」
令人不安的消息。琴里惊讶地皱起眉头。
「……是的。虽然还不知道详情,不过原因恐怕是建筑老旧吧。」
「哦……时机未免太凑巧了,让人不得不介意……不过既然对方都说可以了,那应该也是不错的安排。令音也去放松一下吧。」
琴里轻轻耸肩,同时如此说道。
村雨令音是〈拉塔托斯克机构〉的分析官,同时也是来禅高中二年四班的副导师。所以这次的教育旅行将会以教师的身分随行。
不过,令音却突然低下头,表情复杂地低声嘟嚷。
「怎么了?」
「……不,可能是我杞人忧天了。但是这间名为克罗斯的旅行社——追本溯源,似乎是DEM Industry的关系企业。」
「你说什么?」
听见这个名字,琴里露出警戒的神情。
Deus ExMachina Industry。总公司设立于英国,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型企业。除了〈拉塔托斯克机构〉的本体之一——亚斯格特电子公司之外,DEM公司是世界上唯一拥有制造显现装置技术的公司。
同时也是抱持与琴里一行人隶属之〈拉塔托斯克〉所主张的和平封印精灵相反理念的组织。也就是,积极消灭精灵。
「……怎么想都很可疑呢。」
琴里竖起加倍佳的糖果棒,眉间的皱纹显得更深了。
前往教育旅行的来禅高中一行人当中,也包含士道与十香。所以最好还是做好准备,防患未然。
「或许只是巧合,不过为了小心起见,还是让〈佛拉克西纳斯〉配合旅游行程|起跟过去吧。如此一来,遇到突发状况时,我们就能够立刻采取行动。不过实际上,可能会比较像是去度假的吧。」
「……嗯,说得也是呐。那就这么办吧。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从现场进行联络。在那之前,〈佛拉克西纳斯〉只要在原地待机就可以了。」
「旅行日期是什么时候?」
「……从七月十七日开始,为期三天两夜。」
「呃!是吗?那一天,我必须回去本部。糟糕了。」
于是,就在琴里露出困扰神情,用手抵住下巴的时候,背后传来「飒」的脚步声,一名身材高挑的男性现身了。
〈佛拉克西纳斯〉副司令——神无月恭平竖起大拇指,脸上浮现爽朗笑容。碍眼的洁白牙齿正在闪闪发光。
「真是伤脑筋呐。该怎么办才好呢?」
不过,琴里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地继续说道:
「……姆,不能错开日期吗?」
「应该是不可能。需要亲自出席的圆桌会议,一年都不一定能办成功一次。」
琴里说完这句话之后,一直站在背后的神无月往前迈进一步,转过身摆出犹如特技表演般的奇妙姿势,接着静止在原地不动。不知为何,总觉得在他的背后可以看见「咚嘎啊啊啊啊啊啊」或是「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等状声字。
「……是吗,那么如此一来……」
「没错,只能将船舰交给其他人负责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拜托令音你……」
「……我必须跟随他们到现场。如果现场没有联系人员的话,那就伤脑筋了。」
「这样啊,还有其他人选吗?」
琴里以混杂着叹息的口气低声呢喃,神无月便转着圈子跃身至两人面前,像天鹅般优雅地张开双手——
「烦死了。」
「眼睛被粒子炮给……!」
被琴里的剪刀手插中双眼之后摔倒在原地。
「你在干什么呀!从刚刚就一直在这边晃来晃去。如果要创作舞步的话,可以请你去别的地方吗?」
「不不不,您在说什么呀?从你们的谈话听起来,司令似乎正在寻找可以在士道的教育旅行中,担任掌管〈佛拉克西纳斯〉的代理人员啊。」
神无月倏地张开双手。
「除了我以外,还有人可以担当这个重责大任吗!没有,根本没有!这只是一种反问法!」
「所以,如此一来,果然还是要交付给干本或川越吗?」
「……这个嘛……他们确实是优秀的船员,只是不确定是否有出色的领导能力。」
「放置PLAY!是这么一回事吗?」
就在两人无视神无月继续对话的同时,神无月开始发出「哈啊!哈啊!」的喘气声。由于听起来相当使人厌烦,所以琴里啧了一声,同时将视线落到他身上。
「……可是之前我不在的时候,听说你相当乱来呀?」
「没问题的!那个时候是因为对于司令的爱产生大爆炸了!噗嘻!这次绝对没问题!我一定会认真地暗地守护,让士道写下青春的一页诗篇!」
「……令音?」、
「……反正我也会待在现场,所以应该不要紧吧。」
像是要挥去缠绕在胸口的不安感,琴里深深叹了一口气。
◊
七月十七日,星期一。在飞机上摇晃了约三个小时之久。包含士道一行人的来禅高中二年级学生们,终于抵达这座漂浮在太平洋中的岛屿。
「哦……哦哦……!」
走出机场的十香,睁大了眼睛,兴奋地挥舞双手。
不过这也难怪。因为此刻在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片如果不转动头部就无法尽收眼底的美丽风景。
道路与沙滩的对侧便是广阔的大海,分割天地的水平线绵延不绝。天空晴朗。闪闪发亮的太阳光倾泻而下,将海洋点缀成美丽的渐层色。
「这……这就是……大海吗!」
十香大叫出声。像是在测量大小般,倏地摊开双手。
理所当然,她纤细的双臂自然无法圈住广阔的大海。十香表现得更加兴奋,肩膀微微颤抖并仰起身子。
「哈哈……真是有精神呐。」
话说回来,十香应该是初次亲眼看见大海吧。看见十香稍嫌夸张的举动,士道不禁露出苦笑,耸了耸肩。
或美岛。是一座位于伊豆群岛与小笠原群岛之间,总面积约七十平方公里的岛屿。
三十年前发生连续空间震之际,岛屿的北部被挖空了一块,直到近年才被再次开发成观光用地。就某方面来说,这个地方与士道一行人所居住的天宫市拥有相似的背景。
被完美规划整理过的北街地区里,和其他再开发地区一样实施了完美的防灾政策。再者,因为空间震而被完整切断的海岸,形成一幅珍贵且美丽的景色,不单单只有日本,还吸引了许多国外的观光客前来观赏。
当然,对于因为空间震而丧命的受害者而言,这似乎显得有些不尊重……不过,面临人口锐减问题的这座岛屿,却可说是托空间震之福,逐渐繁荣成一个观光景点。
「嗯……」
虽然不像十香反应那么激烈,不过士道也并非在绝景之前却还能无动于衷的人。他环顾四周风景,一边深呼吸一边伸了个懒腰。
不过,此时士道却不经意地打了一个呵欠。
「呼啊……!」
可能是因为很早就集合的缘故,眼皮变得异常沉重。坐飞机时也是差点睡着。
哎,话虽如此……
士道看了依旧兴奋地手舞足蹈的十香,以及从机场出口走出来的折纸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
不知是幸或不幸,飞机的座位是三列为一排,所以才能获得士道坐在中间,十香与折纸分别坐在左右两旁的完美安排。不过……
(士道,你看。风景好漂亮。)
(士道!这里的景色也很漂亮——啊!离窗户好远!鸢一折纸,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是你自己不好。在决定座位的时候没有提出意见。)
「咕呜呜呜呜呜……」
(士道。你看,可以看见水平线。)
(唔……士……士道!这里也有,就是……快看那个!好厉害呀!飞机航道好壮观呀!比起什么水平之类的东西更加漂亮呐!)
(快看。这里能望见远方的山丘。靠过来一点。)
(呜呜……这……这边也是……!士道,你看!令音的胸部有座巨大的山峰……!)
(通过云层了。看,云海。像绒毯般的白云。)
(这 这边也有……呜  呜啊!)
……就是因为被这些立体声响吵闹,所以才会沦落到想睡却睡不着的下场。
「嗯……?」
突然间,原本兴奋不已的十香发出奇怪的声音,接着四处张望。
「你怎么了,十香?」
「……不,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呐。」
「咦?」
就在士道歪头的瞬间,传来「喀嚓」的声响,两人随即被一阵闪光包围。
「哇!」
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人不禁用手遮掩脸孔。眯起刺痛的眼睛往光源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正站着一名拿着大型照相机的女性。
那应该是被称为「北欧金发(Nordic Blonde)」的发色吧?对方是一名拥有飘扬在风中的淡金色头发的少女。与东方人明显不同的立体五官,还有雪白肌肤为其最大特征。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士道一脸疑问地出声询问。于是,少女放下照相机将视线望向这边。
「失礼了。我是克罗斯旅行社派来与你们同行的摄影师——艾莲•梅瑟斯。从今天开始的三天内,我将负责记录大家的旅行过程。刚刚擅自拍照,真是非常抱歉。如果冒犯到你们的话,我愿意向你们道歉。」
「啊啊,不,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说回来,之前确实听说会有摄影师随行拍摄旅游照片。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外国人——而且还是与士道一行人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女。
「打扰了。先行告退。」
就在士道与十香以稀奇的眼光打量少女的容貌之际,艾莲再次鞠了个躬,往其他同学的方向走过去。
「那家伙是谁呀?」
十香抱起双臂,像是觉得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谁知道……不过,你刚刚觉得有人在看我们,这句话是正确无误的。」
「唔,嗯。」
十香说完后,环顾四周,最后抬起头来。
「……但是我觉得似乎还有别的视线在看我们……」
「什么?」
听见这句话,士道皱起眉头,往十香盯着的方向看过去——但是那个地方,除了仿佛在庆祝士道一行人到来而晴空万里的天空之外,别无他人。
◊
「这是亚德普斯1号的来电。目标已经进入岛屿。」
「六号摄影机、北街区、赤流机场。目标确认。」
「这里也确认完毕。是〈公主〉。」
配合从舰桥下方传来的声音,荧幕上出现一名少女的身影。
那名少女拥有与AAA等级精灵——识别名〈公主〉一模一样的容貌。
「嗯……」
DEM公司制作的五百公尺等级空中舰艇〈阿尔巴尔德〉。
坐在舰长席的中年男子,轻轻低声呢喃,同时抚摸长有胡子的下巴。
詹姆斯•A•派汀顿。DEMIndustry公司第二执行部的上校同等官,也是威斯考特所任命的这艘〈阿尔巴尔德〉的舰长。
「真是令人失望呀。她真的是精灵吗?」
「——千万不能轻忽大意。」
从舰桥的扩音器传来年轻女性的冋应。
无线电呼号亚德普斯1号,那是直接派遣至现场的DEM第二执行部部长——艾莲的声音。「她有可能是精灵。仅仅如此,就足以构成实行一级警戒的理由了。」
身影出现在右侧画面的艾莲都如此说道。但是派汀顿却耸了耸肩膀同时回答:
「我会铭记在心喔。」
似乎是对于派汀顿的反应感到不满,艾莲轻轻皱起眉头。
「……啧!」
派汀顿以艾莲听不见的音量,轻轻咂了个舌。
先不管什么「最强巫师」,自己居然得服从年龄足以当自己女儿的小女生的命令,那可真是令人不悦。而且遛足那倘被谣傅为威斯考特沾妇的女人。
但是,派汀顿并不是个连赋予在自身的立场与职务都无法理解的无能之辈,也不是个会受到毫无意义的负面情感影响而口出恶言的幼稚家伙。他咳了一声之后,对画面上的少女做出回应: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办?虽说是精灵,只要派出〈幻兽•邦德斯基〉,应该就能轻易逮捕那名小女孩了吧。」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为上。总之先切断电波讯号吧。」
「是,并联启动〈阿休克罗夫特β〉二五号机到四〇号机,展开恒性随意领域。目标——或美岛全区。」
对派汀顿的声音做出回应,船员们动作迅速地操作电脑。
接下来,播放在画面上的或美岛影像上,覆盖了一层像是用CG画出来的薄圆顶。
肉眼无法看见,更触摸不到的隐形之壁。随意领域。
现在,〈阿尔巴尔德〉正飘浮在距离或美岛上方两万公尺之处。
从那里使用搭载在船舰上的显现装置——〈阿休克罗夫特-β〉,对岛屿全部区域展开随意领域。其规模之广泛,是AST人员所无法比拟。
于是,除了艾莲一行人所使用的特殊通讯机器之外,岛内与岛外的通讯已全然被切断。因此——无论在这个岛上发生什么事,AST都不会插手。
「——对了,话说回来,那位巫师该怎么办呢?」
派汀顿抚摸着下巴并且提出疑问。如果没记错的话,有名AST巫师与任务目标同班。不过,听说那名巫师遭到禁闭处分,暂时不能使用显现装置,所以应该不会造成妨碍……但问题是,那名巫师已经与艾莲见过面了。
「没关系。我们见面的时间只有几分钟而已,而且那时我还戴着墨镜。应该不会注意——」此时,在通讯途中,艾莲的话突然消失了。望向荧幕,似乎是因为突然有一阵风吹拂而过,所以艾莲掩住了脸孔。
「没事吧?执行部长大人。」
「我没事。不过……真是奇怪。」
说完后,艾莲眺望天空。
与此同时,原本在舰桥的大荧幕上播放的影像开始出现变化。
派汀顿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理由很单纯。因为天空和云朵现在像是被隐形的手臂搅拌一般……
正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形成漩涡快速转动着。
「啊啊,真是的。你要被丢下了唷!喂,十香,快走啊!」
十边在快步行走的同时回头过去,依然歪着头的十香依旧这样。
没错,从那之后,十香还是感到相当介意,不时查探四周的情况。但就在不知不觉之间,学校的众人已经开始移动了。
「嗯……抱歉。不过我真的觉得有人在看我。」
十香以小跑步的速度跑过来,同时语带歉意地如此说道。士道叹了一口气。
「如此大声嚷嚷,也难怪会被人行注目礼。」
「姆,是这样吗……」
十香低声呢喃几句之后,陷入沉默。
「我看看……应该是这边吧?」
士道脑袋回想出发前所看见的地图,走到叉路之后往左转。一开始要去参加的资料馆应该是往这个方向。
他顺便在这个时候触摸右耳,确认小型耳麦还戴在耳朵上。为了因应旅行中十香发怒的情况,所以士道被要求事先戴上这个耳麦。
琴里今天得前往总部报到,一整天都不在。不过〈佛拉克西纳斯〉现在正飘浮在这座岛屿上空。在最坏的情况下,只要利用这个取得联络,应该还不至于会迷路。
「嗯……?」
听见后方传来十香的惊讶声响,士道停下了脚步。
他回过头去,看见十香正抬头仰望天空。
「喂,你有完没完呀。就算再怎么看——」
「不……不对。好像有点不对劲?」
「啊……?」
听十香这么一说,士道也望向天空——然后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什么?」
直到刚刚为止还晴空万里的天空中,灰云开始卷成漩涡不停打转。
接下来,四周景色渐渐地,以惊人的速度产生变化。
晴朗天空转变成乌云密布。风平浪静转变为狂风大作。原本平静的水面掀起汹涌大浪。时间上,没有超过一分钟。
在短短的时间内,士道两人所在的世界景色骤然改变。
如同地鸣般的风声呼啸而过,生长在周围的树木剧烈摇晃。这是相当于强烈台风等级的暴风。可能是附近垃圾桶被吹翻的缘故吧?空罐子与报纸从眼前飞过。
士道立即抓住十香的肩膀,让她弯下腰来。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强风吹到跌倒。
「这……到底是……」
士道用手遮住脸庞。皱起眉头。
气象预告说这三天教育旅行应该都是晴天才对啊。虽然士道不认为会有百分之百的准确度,但是这种天气也太过异常了。
「十香,你没事吧?我们赶快到资料馆内——」
「士道!危险!」
就在说话途中,十香突然撞开士道的身体。
「什……」
下一瞬间,金属材质的垃圾箱飞过来,重重撞击在十香头上。
「嘎噗!」
发出一阵滑稽叫声之后,十香当场倒在地上。
「喂、喂!十香!十香!」
即使士道慌慌张张地大声叫唤、摇晃她的肩膀,十香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呜……没办法了。」
士道努力背起全身无力的十香,往资料馆的方向迈进。
缓慢却确实地,一步一步往前走。
「就快到达了,十香……!」
——接下来,不知走了多久……
「啊……?」
士道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因为在狂风大作的天空中心……
——在那个地方,士道看见了两个看似人影的东西。
「那是……」
士道倏地屏住呼吸。
在天空中飞翔的人影,士道只想到两个可能性。
那就是——精灵,以及AST的巫师。
「怎么会……」
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非比寻常的突发性暴风。假如那是精灵的力量所引起的话——
「不,但是……空间震警报并没有响起来啊。这到底是……」
士道思考了几秒之后,决定按照预定的路径往前走。
如果那些人影真的是精灵的话,就绝对不能坐视不管。可是现在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将十香移动到安全的场所。士道重新背起全身无力的十香,往资料馆的方向前进。
——接下来,不知走了多久……
「啊……?」
士道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因为在狂风大作的天空中心……
——在那个地方,士道看见了两个看似人影的东西。
「那是……」
士道倏地屏住呼吸。
在天空中飞翔的人影,士道只想到两个可能性。
那就是——精灵,以及AST的巫师。
「怎么会……」
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非比寻常的突发性暴风。假如那是精灵的力量所引起的话——
「不,但是……空间震警报并没有响起来啊。这到底是……」
士道思考了几秒之后,决定按照预定的路径往前走。
如果那些人影真的是精灵的话,就绝对不能坐视不管。可是现在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将十香移动到安全的场所。士道重新背起全身无力的十香,往资料馆的方向前进。
不过……
「——!」
士道屏住呼吸。在空中不断激烈搏斗的两个人影,伴随着一阵更激烈的冲击波相撞在一起。这一瞬间,刮起了至今无法相比的猛烈飓风。
「呜……呜啊……!」
士道压低身子,努力站稳脚步不被强风吹走。
然后,在上空激烈打斗的两个影子,像是互相将对方击飞般地往地面坠落。
——刚好,以士道为中心,两人分别降落在左右两侧。
「什……」
士道的额头冒出汗水。紧张感揪着心脏,喉咙急速干涸。
于是就在这瞬间,原本吹袭周围的狂风突然减弱了。
「咦……?」
士道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环顾四周。
暴风停止了……这句话似乎有语病。因为现在或美岛上,风势依旧相当强烈。
但是只有士道与十香的周围……不——严格来说,是只有降落在地面的那两个人影附近,呈现如同台风眼般的无风状态。
「呵……呵呵呵呵呵 」
此时,站在右手边,将长发高高盘起的少女,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走了过来。
年纪大约与士道他们差不多。橙色头发,水银色眼瞳。那五官端正的容貌,现在正扭曲成嘲笑的神情。
而最具特色的则是她的装扮。穿着暗色系外套,身上各处缠绕着宛如皮带般的东西。而且右手、右脚以及脖子被扣上伽锁,从锁头处还连接着断掉的锁链。看起来就像是犯下滔天大罪的犯人——若非如此,那就是被虐狂的猎奇风格打扮了。
「——满厉害的嘛,夕弦。不愧是本宫的另一半呀。居然能以二十五胜、二十五败、四十九平的战绩,与本宫战成平手。不过——这一切将会在今天结束。」
该形容她的语气夸张,还是像在演戏呢?总之她是一位用字遣词相当奇特的女子。
然后,这次换左侧的人影迈进一步并且做出回应。
「反驳。能在这第一百次战斗中获得胜利的,不是耶俱矢而是夕弦。」
这边是将长发编成发辫的少女。与被称为耶俱矢的少女拥有一模一样的容貌,但是点缀她容貌的,却是一双无精打采的半眯眼。
眼前这位被称呼为夕弦的少女,也穿着细节有些许不同,但是款式与耶俱矢相似的拘束服。只不过,枷锁的位置是在相反位置,分别是脖子、左手以及左脚。
「哼,别开玩笑了。真正与八舞之名相配的是本宫,快点承认这个事实吧!」
「否决。能够活下的是夕弦。耶俱矢才不配拥有八舞之名呢!」
「哼……真是无谓的挣扎。本宫那透视未来的魔眼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在下一波攻击中,汝将会被本宫那掌管飓风的漆黑魔枪所贯穿!」
「指责。耶俱矢利用魔眼所作的预言从来没有实现过。」
夕弦如此说道。然后,耶俱矢说话开始结结巴巴,像是忘了刚刚所使用的夸张语法似地大声叫道:
「啰……啰唆!我的预言有实现过!你不要把我当笨蛋!」
「要求。夕弦要求耶俱矢提出具体例子。」
「呵呵……就是,那个呀。就是……曾经命中过隔天的天气如何……」
「可笑。魔眼(笑)的效果居然只相当于木屐正反面(注:在日本的习俗中,有踢木屐看正反面可预测晴雨的说法)的功能而已,真是笑死人了。」
夕弦用手掩住嘴角,发出「噗嘶~」的声音。似乎正在窃笑着。
「闭……闭嘴!竟敢愚弄本宫的魔眼,真是罪该万死!惹怒本宫的代价,将以汝的身体来偿『欢』!」
以耶俱矢的立场来说,这算是奇耻大辱。于是耶俱矢重新摆好架式,大声叫道。但是语尾的发音却不清楚,因此显得有点丢脸。
不过,夕弦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继续问道:
「要求。接下来,夕弦要求耶俱矢对漆黑魔枪做出说明。」
「哼……本宫那掌管飓风的漆黑魔枪,并不具有被常理所束缚的具体形体。有形也无形。可见亦不可见。那是将贯穿万物的能力特化之后所形成的概念力量唷!」
「总结。也就是说并没有什么特别意义。」
「不……不对!是有意义的!是夕弦太笨所以才无法理解!」
「请求。那么聪明的耶俱矢,应该可以说出一个让夕弦听得懂的说明吧?」
「那个……那……那是当然的呀!只是真是可悲呐。因为本宫的漆黑脑细胞,已经升华到汝所不能理解的更高层次了。没错,本宫就像是无法对蝼蚁传达意志的狮子般——」
「理解。也就是『做不到』的意思。」
「呜呜,你这家伙……劝你最好不要惹怒我……」
「嘲笑。漆黑魔枪(笑)。」
「不……不准笑啊啊啊啊啊啊!」
耶俱矢满脸通红地大叫出声,接着摊开双手。从右手与脖子延伸出去的锁链发出「锵啷」声响,吹袭周围的暴风变得更加强烈了。
夕弦也像是回应对方的举动般,重新摆好备战姿势。
接下来,两人互相交换一个警戒的眼神之后……
「沉没于漆黑之中吧!喝啊啊!」
「突进!嘿!」
伴随尖锐的呐喊声以及无力叫声,两人同时踏向地面。
「呜……」
屏住呼吸。若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被卷入两名精灵的打斗,应该马上就会一命呜呼了吧。士道或许可以凭藉琴里的灵力让伤势复原,但是不难想像失去意识的十香会有什么下场。
就在犹豫不决之际,两人以惊人的速度逼近士道眼前。
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士道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
「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听见士道的叫声,两人在原地停了下来。
「刚刚那个声音是什么……听起来好像是……没错,简直就像是从地狱深渊传来的,亡者们的叹息……」
「报告。耶俱矢,你看那边。」
夕弦指向士道,耶俱矢则皱起眉头。两人似乎直到现在才察觉到士道与十香的存在。
「人类……?怎么会?居然闻进吾等战场,汝为何人?」
「惊叹。真是令人讶异。」
两人说完后,对士道投以惊讶的眼神。
「啊,不是的……」
士道说话变得语无伦次,并且往后退了一步。
虽然成功阻止她们两人的对战,但是取而代之的是引起她们的注意。在两双锐利眼阵的注视下,士道咽了一口口水。
尽管已经走投无路,士道还真是做了一个相当愚蠢的举动。居然特地去引起连性格与脾气都还摸不清楚的精灵(而且还是两名)的注意力。如果她们是好战的精灵,将会引发非常危险的事
能心吧。
就在此时,右耳突然接收到一阵杂音,接下来便听见充满困意的声音传进耳里。
「……小士,听得到吗?小士?」
「令音!」
「……啊啊,终于接通了。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那……那个——」
士道压低音量,简单说明目前的状况——眼前出现了两名精灵。
「……你说什么?在风中有两名——难道……」
「有……有什么头绪吗……?」
此时,眼神锐利的耶俱矢开口打断士道与令音的对话。
「——竟然干涉吾等神圣决斗,你这家伙到底是何居心?再不回答的话,本宫就会……呃,就会用贤气汜&啦暗良歌冲射穿你这家伙的身体唷!」
「指摘。跟刚刚的名字不一样唷!」
「那……那不是重点!夕弦先闭嘴啦!」
「疑问。夕弦不懂为何自己必须保持沉默的原因。」
夕弦以若无其事的表情如此说道。于是,耶俱矢像是肉食动物般,发出「咕呜呜呜……」的声音。
虽然有很多令人纳闷的疑点,不过士道还是将最令人不安的单字重复念了一遍。
「决……决斗……?」
听见士道的疑问,耶俱矢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
「没错。但是汝居然打断决定吾等命运的神圣决斗。汝打算怎么负起这个责任?」
「制止。耶俱矢,这是威胁。」
「啰唆!难得这么顺利……」
「确认。耶俱矢在说什么呢?」
「没……没什么!」
耶俱矢从鼻间哼了一声,转过头背对夕弦。
「总而言之,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该怎么办呢——」
不过,耶俱矢随即又像是想起某个主意般,倏地睁大眼睛。
「啊啊,对了!既然如此……」
接着她再次面向夕弦,用仿佛在鉴定物品般的眼神,将夕弦从头到脚地打量过一遍。
「疑问。耶俱矢在干什么?」
「呵呵……夕弦啊,本宫想到一个好方法了。吾与汝已经做过各式各样的决斗。几乎都快想不出其他种类的决斗方式了。」
做出犹如在演歌剧般的夸大举动,耶俱矢继续说道:
「不过……汝知不知道吾等还有一个尚未分出胜负的项目?」
「疑问。尚未分出胜负的项目,耶俱矢的意思是……?」
夕弦歪了歪头。然后,耶俱矢呵呵笑出声,接着看了士道一眼。
「咦……?」
不知为何——看见她的表情之后,士道感受到一股寒意。
◊
在移动途中突然刮起的阵阵强风,一眨眼之间就扩大规模,转变成强烈暴风。
根本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慢慢行走。来禅高中二年级的各位同学们,遵照老师们的指示,前往位于机场不远处的资料馆避难——但是……
「士道……」
吹得厚重玻璃窗发出吱嘎声响的强烈风势,让折纸握紧拳头并且如此说道。
在馆内避难的学生中,唯独不见士道(以及一只恶心虫子)的身影。一定是在途中走失,被遗留在外头了。
折纸当然很想飞奔到外头寻找士道,但是立即就被老师们制止。
不——假设那个时候真的冲出去了,在这样的暴风中,折纸一定无法好好地往前走吧。
「呜……」
现在的折纸,只能够祈祷士道平安无事了。无力感转换成无处宣泄的焦躁感,在她的体内萦绕不散。
「……喂,天空好像开始放晴了耶?」
待在窗户边的男学生们,突然说了这句话。学生们熙熙攘攘地往窗户的方向聚集,抬头望向
天空。
受到那句话的刺激,折纸抬起头来,穿过学生们之间的缝隙往资料馆的出入口跑过去。
「啊……!鸢一同学!外面还很危险唷!」
折纸挣脱珠惠的制止后打开门。就在她打算直接走出去之际……
「……?」
折纸忽然停下脚步。
因为她急于寻找的人影,已经在资料馆前方现身。
「哦……嗨……折纸。」
察觉到折纸的士道,开口说道。估计是因为风的缘故,士道的头发与衣服都乱糟糟的。所幸,身上似乎没有受伤。
不过,在松一口气之前,折纸反而先皱起眉头,眼神变得更加锐利。
因为士道的样子很奇怪……又或者说,士道目前正面临到奇怪的选项。
首先,士道的身上正背着十香。她似乎已经失去意识。
哎,这点还算好。不,其实一点儿都不好,但是那并不算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
有问题的是——
「怎么样呀?士道。比起夕弦,还是本宫比较有魅力吧?只要选择本宫,就允许汝在本宫身上选一个喜欢的地方,落下誓约之吻唷!」
「诱惑。请选择夕弦吧。夕弦愿意做让你感到很舒服的事情。真的很舒服唷!耶俱矢根本比不上夕弦。」
拥有|模一样脸孔,身穿制服的少女分别站在士道的左右,不知为何亲昵抚摸着士道的身体,拚命地诱惑他。
士道怀抱着绝望的心情,在所有师生的注视下,想起约十分钟前发生的事情。
被暴风包围的领域之中,露出无所畏惧笑容的耶俱矢说出口的——是这样的内容……
「——现在吾等尚未分出胜负的,就是……『魅力』!」
摆出帅气姿势,耶俱矢以宏亮声音做出宣言。
「真正的精灵——飓风的皇女八舞,不仅要有力量与头脑,还必须具有让森罗万象之物妒忌的美丽与魅力。汝不这么认为吗?」
「思考……」
沉默数秒之后,夕弦再次看向耶俱矢。像是在评估一般,从头到脚地盯着耶俱矢看。
接着,「嗯。」夕弦点点头。
「回答。夕弦的回答是『原来如此』。的确,之前都没有比过这个项目。」
「呵呵……对吧!不过这也难怪。因为以前根本没有人介入过吾等决斗——自然无法委托第三者来裁定胜负——不过,现在……」
耶俱矢发出低声窃笑,同时迅速指向士道。
「——汝的名字是?」
「咦?五……五河……士道。」
「士道。哼,与祭品非常相配的软弱名字呀。很好。如今,本宫任命汝为裁判。」
「啊……?呃』那个……」
士道完全不懂对方在说什么,露出呆滞的神情。
不过,耶俱矢根本不在乎士道的意愿。像是在嘲笑般抬起下巴,以挑衅的语气继续说道:
「怎么样呀,夕弦?汝有足够的勇气接受这项挑战吗?呵呵,哎呀,本宫拥有让万物臣服的魅力,胜负自然可想而知。如果夕弦卷起尾巴逃走的话,本宫也不会笑汝是胆小鬼唷!」
「否定。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耶俱矢没有理由会获胜。应该是夕弦比较有魅力才对。夕弦可以轻而易举让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
「呵呵。汝只有气势胜过其他人呀。」
「宣言。夕弦比较可爱。老实说,耶俱矢只有中下程度而已。」
「什……什么?你这家伙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耶俱矢将犹如在演戏般的腔调抛到九霄云外,怒气冲冲地大叫出声。
顺带一提,以士道的眼光来看,耶俱矢其实是位大美人。如果这样还叫中下程度的话,那么世界上的女性都将面临更残酷的打击吧?
「我的脸明明就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评价会差那么多呢!」
「怜悯。容貌并不等于魅力。即使基本条件相同,还是会呈现出完全相反的气质。不过你放心吧。在丑女界中,耶俱矢算是相当漂亮。」
「什么丑女界呀!居然毫不在乎地说出这种话,你这家伙的性格才真是丑陋呢!」
「反省。夕弦忘了说出真相对当事人未必是好事。」
「那才不是真相啊啊啊啊!」
就在耶俱矢胡乱搔头的时候,想起了士道的存在。她晃动了一下肩膀,「咳!」的一声,清了清喉咙。
「总……总而言之!既然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相信汝也不会有异议!」
耶俱矢倏地指向夕弦。
「——这是最后的决斗!在这场比赛获胜的人,就能取代对方成为真正的八舞!比赛方法相当简单明了!只要先攻陷这个男人——士道的那一方,即为胜者!」
「承诺——接受这场比赛!」
「等……等一下啊啊啊!」
……于是,就演变成现在这个情况。
士道当场与令音商量之后,认为断然拒绝她们的要求是很危险的做法,所以决定将两人带过来……不过同学们的视线果然相当刺人。
「五……五河同学?站在你左右两边的女孩子是谁?似乎没有见过她们……」
「咦?搭讪本地的女孩子,然后让她们角色扮演吗?五河都随身带着女生制服吗?」
「我想到一个很好的打工方式了,五河。『一分钟一千圆任凭客人殴打』。你就背着这块看板在校园内走动吧。一定很快就可以存到盖房子的钱唷!」
喧喧嚷嚷。学生们开始吵杂起来。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理应走失了的士道,居然有两名陌生女子陪侍在旁。
顺带一提,两人按照令音的指示解除了灵装,穿上来禅高中夏季制服。和十香一样,那是两人利用视觉认知情报所创造出来的衣服。
原本就是异常情况了,如果两人还跟刚刚一样穿着看似拘束服的灵装,那么士道很有可能会被误会成拥有特殊性癖的人。
站在全部同学前方的折纸,看了耶俱矢与夕弦一眼之后,静静开口说道:
「士道,她们是谁?」
「这……这个嘛……」
目光游移不定,士道结结巴巴地开口说话。连自己都能感受到脸上冒出大量冷汗。
不过,就在此时,从后方响起一阵充满困意的声音,打断了大家的吵杂声。
「……啊啊,我等你们很久了唷。你们是转学生——八舞耶俱矢以及八舞夕弦…没错吧?」
轻轻摇晃脑袋并且站在那里的人,是二年四班的副导师村雨令音。
「转学生?」
折纸如此问道。令音点点头答「没错」。
「……原本要等到假期结束才会转学过来……但是她们表示无论如何都想参加本次的教育旅行,所以才决定在当地与她们会合。刚刚接到她们抵达机场的通知,所以我才派士道他们两人去迎接。」
听见这番话,站在令音身旁的珠惠瞪大了眼睛。
「咦?转……转学生?村雨老师,我没听说有这件事情呀……」
「……因为消息来得很突然,应该是来不及通知你的缘故吧……」
「是……是吗……」
珠惠露出困惑的表情,同时不再追问。哎,有转学生转学进来的消息,居然不是通知担任导师的自己,而是副导师,也难怪珠惠会露出这种表情了。
折纸以讶异的眼神看了令音一眼,接着将视线挪到士道身上。
「真的吗?」
「真……真的!:唷……」
像是在配合士道的发话,紧贴在士道两侧的耶俱矢与夕弦也点了点头,以尖锐的声音如此回
答:
「呵呵……没错。能够前来迎接身为飓风皇女的本宫,汝等应该感到光荣唷,人类。」
「肯定。他说得一点儿都没错。」
在前往这里的途中,士道以担任决斗裁判协助她们为条件,要求她们也必须配合自己的说法。
「……」
尽管不相信,但是既然老师与当事人的说法一致,折纸也不好再说什么。折纸只好轻轻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是吗。」
只不过,眼祌变得更加锐利的折纸,继续开口说道:
「……那么,你们干么一直紧贴在士道身上?」
「啊啊,那个因为呀……」
「回答。那是因为……」
「因……因为!风势太大了,所以她们得紧紧抓住我才不会被吹走啊!」
像是要盖过打算回答折纸疑问的耶俱矢与夕弦的声音,士道大声说道。
刚刚好不容易才蒙混过去,如果在此时露出马脚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为了不让对方有继续说话的机会,士道喋喋不休地继续说道:
「对……对了!老师,十香被飞过来的垃圾桶打中头部昏倒了。有地方可以让她躺下来休息吗?」
「……哦哦,是吗?那可真是不得了。往这边走吧。两位转学生也跟我走吧,有很多注意事项要对你们说明。」
令音以没有高低起伏的语调说完之后,像是在叫唤士道他们一般招了招手。
于是士道就在众人瞩目中,跟随令音走进资料馆里面。
士道在令音的带领之下,进入资料馆内部的办公室。他让十香躺到沙发上之后,向令音鞠了个躬。
「抱歉,谢谢你的帮助。」
「……不,不用在意。比起那件事情——」
说完后,令音看向士道——正确来说,是看向紧紧缠住他双臂的两名少女。她们只有在士道放下十香的那一瞬间松手,接着便再次黏到士道身上。
接着,像是毫不在意自身周围的环境变化,开始对士道低声细语地说道:
「来吧,士道。汝只要选择本宫便可以了。对八舞耶俱矢效忠,将汝的身心全部奉献给本宫。汝只要这么说就可以了。」
「否定。选择耶俱矢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请务必将神圣的一票投给夕弦。」
简直就像是不把令音与十香等人放在眼里似的,两人在士道耳边轻轻吹气。此时,脸上冒出汗水的士道转过身去。
「……情况似乎变得相当棘手呐。」
「……是的。」
士道以郁闷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然后点了点头。令音搔了搔脸颊。
「呵呵……这是你的福气吧?尽管时间短暂,但是像汝这种人类却能受到本宫的宠爱。只须为幸运欢泣,根本无须感叹。」
「怀疑。如果是夕弦就算了,但是应该不会有男性会因为被耶俱矢求爱而感到高兴吧?」
「哼……哼……不管怎么挑拨都是没有用的唷。一切只待决斗的结果出炉,便能分出胜负了。来吧,士道,快说吧。我与夕弦,谁比较有女性魅力?」
「提问。夕弦与小小的耶俱矢。谁比较可爱?」
「等一下!那个微妙的眨低感是什么意思!」
「无视。比起小不点耶俱矢,还是夕弦比较……」
「居然还变本加厉!」
就在两人争吵的同时,耶俱矢与夕弦越来越靠近士道。士道一边挥手安抚两人的情绪,一边开口说道:
「等……等一下。你们从刚刚就一直满口『决斗、决斗』的……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战斗?」
「……嗯?啊啊……」
听见士道的疑问,耶俱矢以夸大的动作扬起下巴。
「本宫没说过吗?吾等,原本同是名为『八舞』的精灵。」
「同意。但是,不知在第几次现界的时候,八舞就分裂成两个人了。」
「你说两个人……怎么会……」
士道皱起眉,轮流看向两人的容貌。虽然发型与表情不同,但是两人拥有非常相似的长相。
别说是双胞胎了,就算说她们是复制人,应该也会有人相信吧。
「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只有天上的命运女神才知道原因唷。哼,坏心眼的女神似乎饱受无趣与厌倦之苦。所以有时候,才会掷出不符合道理与情理的骰子数目。」
「咦……?」
「摘要。耶俱矢想说的是:『我也不知道。』」
「啊啊……原来如此。」
「真是不解风情呐。」
听完夕弦的说明后好不容易才理解的士道,点了点头。然后,耶俱矢一脸不满地如此说道。为了抓回说话的步调,耶俱矢咳了几声之后继续往下说:
「然后,分裂成两人的吾等在互相看见彼此长相的那一瞬间,随即明白刻划在身体与血液里的命运与使命。没错——真正的精灵八舞,在这个世界上只能存在一位!」
「说明。分裂成两人的夕弦与耶俱矢,在那一瞬间明白了最后我们终将合为一体的事实。」
「你说『在那一瞬间』……」
「补充。『一直心知肚明』,这个说法可能较为正确吧。从分裂的那一瞬间开始,夕弦与耶俱矢就知道两人的身体会有什么下场。」
夕弦指着头,继续说道:
「解说。不过,原本的八舞的性格已经消失不见了。也就是说,到时候将会有其中一方成为八舞的主人格。」
「所……所以……才要决斗吗?」
两人同时点头。士道脸颊流下汗水,开口说道:
「也就是说,那阵暴风是你们两人吵架所引起的……?」
听见这个问题,耶俱矢得意洋洋地抱起手臂。
「没错。吾等战斗持续了很久一段时间。没错,到现在已经完成九十九场决斗了。」
「九十九场……你们打了这么多场啊!」
「更正。虽然进行过很多场决斗,不过并不全然只是互相殴打而已。决斗项目相当广泛,例如赛跑、剑球、大胃王比赛等。」
「……」
该怎么说呢?真是和平的决斗。
不对,这两人如果进行赛跑之类的活动,应该会对周围造成惨重的伤害吧?
「顺带一提,目前战绩是二十五胜、二十五败、四十九平手。所以第一百次决斗的胜利者,就能成为真正的八舞。但是……」
被耶俱矢锐利的眼神瞪视,士道吓到不敢说话。原来如此,那件重要大事的结局,似乎被士乎给破坏了。
话虽如此,不过士道也是逼不得已。如果那时没有阻止两人的话,十香很有可能会受伤。
就在士道陷入沉思之际,耶俱矢与夕弦再次勾起士道的手臂。
「呵……不过本宫已经不在意了,反而还要感谢汝呢。都是托汝之福,吾等才能以从前都没尝试过的项目一决胜负。」
「肯定。原本以为最后还是得用以前平手过许多次的格斗决胜。不过如果是这种方式的话,夕弦就没有任何异议了。」
说完后,两人像是要诱惑士道般地抱紧手臂。
「不……不过,就算你们这么说……」
察觉到自己脸颊逐渐变热的同时,士道对令音投以求救眼神。
不过,被拜托的令音却只是坐在椅子上不断操作小型终端机,并露出困扰神情低声嘟嚷:
「……果然不行呀。」
「什……什么东西不行?」
听见士道的疑问,令音轻轻点头之后回过头来。
「……啊啊,我们与〈佛拉克西纳斯〉失去联络了。」
「咦?为……为什么……」
「……现状不明。需要再详细调查一下。」
说完后,令音关掉终端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接下来,她凝视了紧贴在士道身上的耶俱矢与夕弦一会儿之后,静静轻启双唇:
「……你们的名字叫耶俱矢与夕弦吧?你们为了让自己成为真正的精灵八舞,所以要利用『攻陷小士』的方式一决胜负……我说的没错吧?」
令音如此说道。然后,直到此时耶俱矢与夕弦才初次看向令音。
「啊啊,没错。本宫不介意汝观战,不过如果汝打算妨碍比赛进行,本宫可是不会对汝手下留情的唷!」
「提问。你是谁?」
「……学校的老师。」
令音随便朦混过去之后,转过身来。
「……小士,你在这照顾十香——耶俱矢、夕弦,我有话跟你们说。跟我过来吧。」
「呃,令音?」
士道对令音投以暗藏「危险呀」讯息的眼神。不管怎么说,她们两人毕竟还是精灵。
不过,令音却举起手,向士道示意「不用担心」。
「呵呵……还以为汝要说什么呢。本宫为什么要听从区区一名人类的话?」
「拒绝。夕弦要跟士道在一起。」
不过,两人却坚持不肯离开。但令音犹如早就预料到此情况一般耸了耸肩,以故弄玄虚的语气说道:
「……小士比表面看起来还要难以对付唷。听听我的话,对你们应该没有损失才对。」
「什么……?」
「……光是看他的反应就能一目了然了吧?以我的眼光来说,你们都是相当可爱、充满魅力的少女。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选择你们其中任何一方。」
「……」
耶俱矢与夕弦,瞪大眼睛彼此对望。
「……怎么样呢?虽然对我而言,不管是哪一方都无所谓。」
令音说完后,打开办公室的门。
两人再次对望后,依依不舍地放开士道的手,跟在令音后头走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