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幻想谭教诲师
  4. 第二卷 纵有千兽长啸
  5. Prologue 【纯白的魔女】
  6. 繁体版

Prologue 【纯白的魔女】
2017-06-23 07:16:46

		

网译版 翻译 临江梦@轻之国度
Episode 03
在朦胧月色的笼罩下,一个人影从虚空中浮现。
外面是一套镶有金边的黑色头巾与斗篷。在这有如魔女的外套之下,是同样漆黑的长裙。被长裙包裹住的纤细肢体——是透明一般的洁白肌肤。这少女的肌体,就如同瓷器一般美妙。
少女的身体表面,可以看到微弱的气流模样的东西。称其为妖气也无妨。她所散发着的妖艳气息,如萤火一样闪烁着白色光芒,简直像另一个月亮一般,强调着她的存在感。
就这样,少女幻想式的衣装在风中吹动,人则从天空中飘舞、降落。
她夹着本厚实的的书,书是黑色的豪华革装封面。颇有一种上古遗册的风味。这书仿佛自己就是活物,让人感到股生机。
少女带着这本书,在小丘的半腰处着地了。
少女降落的地点前,已经有四名先来的客人。有人凭靠在树上,有人则在石头上坐下,各按所好,似乎在等待着少女。他们都是年轻的少男少女。两名少年、两名少女……看上去是如此。
站得最近的一人,是名带着副细框眼镜,充满知性的少年。脸庞虽然成熟,但因为穿着制服,一眼就能知道是个高中生。透过镜片的眼神,作为高中生而言异常犀利,令人难以轻视。
在他一旁,头发染成耀眼的金黄,还带着银耳环的少年,正坐在石栅栏上。他上身是皮夹克,下身则是紧身牛仔裤。脸张的很像女孩子,若不是这副打扮,说不定会让人误解。
在他对面,是一名正背靠在树上的美貌少女。她身着吊带裙,外披开襟线衫,身着便服的样子充满女性柔美。她垂到肩头的头发晶莹润泽,长长的睫毛和大大的眼睛散发出妩媚的神气。不知是心情真的很好,还是某种习惯呢,她始终保持着令人爱怜的笑容。
然后,在稍微远离些的地方,有一名几乎让人无法体会到感情,面无表情的少女。她无精打采地歪着头,失去焦点的双目不知道看向何方。服饰也与众不同,是泛着光泽的纯黑皮裙。不知是否也是种流行呢,她手臂也好、大腿也好,都卷着许多皮带。手中还抱着一个掉了个眼球、已经破损了的陶瓷娃娃。
这四人在一起,有种总觉得有些危险——至少不同寻常——的气氛。他们都一言不发,只是望着黑色头巾的少女。
“诸位好,我可爱的孩子们。”
黑色头巾的少女打了招呼。然而,却没有一人回应她的招呼。
“唉呀,诸位心情不佳?让大家,稍微等了一会儿呢。”
“……时间正好。盟主大人。”
眼里流露出伶俐与知性,眼镜少年开口说道。
“唉呀,这样啊?那么,这沉重的气氛到底怎么回事呀?”
“……你一直突然在我们面前现身的。为什么只有今晚,非得绕个圈子叫我们出来?而且,好选不选——偏偏选这个地方。”
他指了下四周。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仅仅是小丘。
在略高的小丘一边,排列着整整齐齐的墓碑。墓碑的形状各有千秋,有的是圆形,有的则是板状。纯日式的角柱形倒看不到,一眼看上去似乎是国外的墓地。然而被葬在这里的,不只是外国人。
这是附近教会管理的陵园。室外灯柔和的光芒照亮了墓碑。四周是一片死寂,从很远的地方,能听到车辆引擎的响声。
察觉了少年的疑惑,被称作盟主的少女发出戏谑般的微笑。
“不合诸位的意吗?我还以为要召集你们的话,这里是最合适不过的呢。”
众人愈发沉默。这句话让少年们的负担更为沉重。
终于,耳环少年像是等不及了,说道:
“快点讲正事啊。干嘛把我们叫到这里来?”
说话方式虽然很粗鲁,但和外貌如出一辙,声线果然有种女性的甜美。
“总算想把真实身份告诉我们了吗?”
穿吊带裙的美少女微笑着说。对方也抱以一个微笑:
“真实身份?应该说了好多次了啊。我只是个守墓人……与众多的尸体共同生活、守护他们安息的人。用‘起始之炎’照亮恒久黑暗的人。”
“……还是,教诲师中的叛徒。”
皮裙少女面无表情地低语。
这一瞬间,黑色头巾的少女,笑容上盖上了阴霾。
“呵呵……说了很过份的话啊。你说的不正确哦。我没有背叛。一直是世界在背叛我……”
“这种事情随便怎么样啦。”
耳环少年就像发泄一样地说:
“是你给了我们‘力量’,你就是我们的主人。只要这样就行了。至于你究竟是谁我根本没兴趣,就算——”
他眼神变得险恶,视线中透出一股明显的厌恶:
“就算你对御子神见死不救。”
“别说了。已经够了。”
眼镜青年插了进来。
“御子神的事情,是个不幸的事故。我们的‘力量’一直充满着失控的危险——这警告早就接受过了。明知如此还要滥用力量的话,就是御子神自己的责任了。不是盟主大人的过错。”
“啊!?你居然能够接受吗!御子神是被教诲师盯上了啊。可是,这家伙什么都没能做——”
话说到一半就停止了。耳环少年像被冻住一般呆呆站着,然后缓缓地回过头去。令人为之冻结的妖气正剧烈翻滚,甚至能呼唤起人类本能的恐惧。他们的“盟主”则浮现出柔和的微笑。
少女缓缓地,更应说是用温柔的声音谈起:
“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了。嗯,我能明白哦。失去友人的痛苦……悲叹。它也压在我的胸口,甚至让人痛不欲生。”
她轻轻地按住胸口。这是哀悼死者,献上祈愿的姿势。
“那女孩对我的忠告充耳不闻,结果毫无节制地使用了魔力。我也很后悔啊。至少,在事情变成这样之前,把这个,”
说话中,她轻轻地把手伸向空中。
指尖就像抓什么一样动了下。这一刹那,一个小小的块状物就在少女手中出现了。
“把这个‘冥花果实’给她吃的话。”(译注:原文为「アスフォデロスの実」,Asphodelos即荷马史诗中覆盖满冥界的花。)
宛如从“看不见的箱子”里面取出来一样,突然就出现了。
——是什么的果实。表面是黄色的,薄薄的果皮有着光泽。形状是椭圆的类似柠檬,但果肉硬邦邦的,手感像是梨和苹果之类。
耳环少年投来满是怀疑的目光。
“……什么啊。吃了这果实的话,就能随便使用‘力量’了吗?”
“不可能马上就行的。这个啊,是教诲师每天的食物。一直吃下去的话,就会成为你们的血、成为你们的肉、最后通过和魔力融合,改变身体的构成哦。当然,这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
“哼。这么说,完全没有意义了啊。”
“不,这果实可是蕴含着力量啊。这果实在体内的时候,你们的力量会出奇地稳定……是的,甚至能够承受住和教诲师的战斗。”
她把颇有深意,又充满恶作剧意味的视线投向众人。
少女取出了一个又一个果实,每人一个分给少年们。
少年们一时沉默不言,望着这果实,只有皮裙少女一点都没有抵触的样子,咬了口果实,依旧面无表情。
“……好吃。”
抒发了感想。受其影响,其他少年也开始吃果实。
咕噜、咕噜,轻轻地声音响起,大家都在贪婪般的咀嚼果实。渗出的果汁散发出甜美的香味,这深夜的墓地上也飘散着甘甜的香气,与气氛实在不合。
“……既然把这东西给了我们,”
眼镜少年一边用手帕擦着嘴角,一边尖锐地说道:
“就是说有战斗的必要了吧?和教诲师。”
“嗯,是啊。你今晚也很机灵呢。”
“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少女用同样的话回问少年。然后露出捉弄一般的微笑,说:
“显而易见。当然,是为了保护你们哦。你们实现‘愿望’的话,你们就会被教诲师所追逐啊。就像那个可怜的美雨一样。”
少年们一同闭上了嘴巴,墓地被苦重的沉默所支配着。
从黑色头巾里面,传来一声小小的叹息。少女用洁白的指尖抚摸着黑色的封面,就像谨慎地选择好话语般,缓缓地说:
“没问题的,‘拥有力量’的孩子们啊。按照契约,你们是自由的哦。不被任何东西所束缚,自由地运用力量吧。因为好不容易,才被‘起始之炎’照到的嘛。”
“……你是给我们复仇手段的人。”
眼镜少年口气像是抢着说一样,低声说道:
“你需要的话,我们随时会为了你使用力量。这也是契约。”
“呵呵……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过,不用担心哦。不会让你们去参与那种,让你们的生命陷入危险的战斗的。我不是在进行战争,是在进行狩猎啊。”
狩猎。难以体会这单词的真正意思,四人都陷入了沉思。
“我可爱的可爱的猎物,已经从荆棘之园分离了呢。不仅如此,现在还是作为罪人被追逐的立场……你们能借给我力量的话,不用多久就能解决的吧。”
少年们似乎无法清楚地领会意图,相互间看了看。作为大家的代表,眼镜少年说出了疑问。
“眼前,我们应该做什么才好?”
“今晚就好好休息。必要的时候,再传达我的请求吧。”
说完了这些后,表明自己已经没有要说的了,少女便自顾自地轻轻踏了下地面。她翻了下黑色斗篷,就被黑夜所包裹,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四人,带着莫名其妙的脸色,呆呆地站着。
他们在月光下投射出的影子,很是朦胧,在暗夜中摇摆不定。
在正上方看着这光景,“盟主”少女轻轻拂落了头巾。
在黑色布条下的,是如工艺品般美丽而端整的,少女的脸庞。
在月光映衬下、纯白的肌肤。比夜晚更深邃的漆黑眼瞳。长及腰间的长发也是漆黑的,就像带有水气般闪闪发光。
“呵呵……当然了。对这群肮脏的人类,我可不会轻易信赖的。”
少女耸着肩膀,美丽的脸庞因憎恶而扭曲。
“你们不过是供品,被烧成灰烬奉献出去的东西罢了哦。可是,很幸福吧?因此才被赐予了力量,为了能实现那愚蠢的愿望啊。”
微笑中带着恍惚。那侧脸美到让人惊悚。少女向着月亮敞开胸怀,用演戏一般的动作伸出洁白的手。
“啊,艾可妮特。我可爱的女孩。这是何等美妙的月夜啊。我回来了哦。我回来了啊。为了用我的双手——把你给杀掉。”
充满欢乐的窃窃笑声在深夜的墓地上回响。
一直、一直。
简直像死者的诅咒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