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七卷
  5. Scene6
  6. 繁体版

Scene6
2017-06-23 12:08:05

		

Scene6 蕾碧雅•阿洛奈:我明白了。即使是神灵,力量也是有极限的。
五天里,我们以遗迹为据点,度过了天天出门狩猎怪物刷经验的日子。梅塔波先生继续每天熬夜制作银制长剑,每一天,骑士团的等级、装备都一同得到了提升。
拉姆达先生几乎每天都向骑士团的孩子们怒吼,嗓子都哑了,对待那些有点胆小的孩子则更为严厉,依然扮演着坏人的角色。但这也是为了让骑士团能比现在更强一些,并以此来对应即将到来的战争。骑士团里虽然也有对拉姆达先生抱有强烈反感的孩子,但勇吾先生和拉菲则没有忘记劝导他们道『不,他这么严厉是为你们好』。
(我也想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变得比现在更强一些,面对即将到来的恶战,我想让正义的一方变得稍微有利一些。)
在训练时,我一直想着这些事情。而事实上,我也经历着从未有过的认真训练,和伊秀拉一起升级着。
第六天——
“今天,终于所有人都得到了银制长剑。经过这几天的训练,大家的等级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我也非常高兴。今后也请遵从勇吾君他们的指示,成为公主的剑与盾,认真工作吧。”
早上,梅塔波先生向整齐列队的骑士团打了招呼。
“好了。那么就发表一下今天的行程。也许你们会非常不舍,但我们要离开这座遗迹,并不再回来。”
当听到勇吾的发言,孩子们都露出了感慨良多的表情。
“要去城堡吗?我们会作为保护这个国家和公主的骑士团,在兰达尔城生活吧?”
“就是这样。但是,在去城堡之前,我们要先去一趟亡者之镇。我想应该已经有人知道了吧,亚克使用邪恶的魔法将人们变为了不死族,它们占据着那个小镇。但是,只要是装备了对不死族有特效的银制武器,并忍受了至今为止严苛训练的你们,它们就没什么可怕的。你们一定能击退不死族,让小镇恢复原来的样子吧。”
要、要去那个死亡之镇吗!
那可怕的夜晚的光景鲜明的浮现在眼前,我不禁咽了口唾沫。骑士团的孩子里也有听到不死族就脸色苍白的人。
“你们给我听好了。如果看到僵尸骸骨就吓得逃走,就要做好被我狠狠揍扁的觉悟。哎呀,大白天的,不死族们都会被弱化的。只要装备着银制长剑,那可是刷经验练级的最好对手。你们反而应该为能与它们战斗而感到高兴。明白了吧!”
拉姆达先生如敏感地同察觉到这气氛一般,用极大的声音大骂道。
“听好了。今天不再是你们以往的那种训练,而是实战。是我向勇吾君极力提议的。只要击退所有不死族,小镇就能像以前那样可以住人了。以你们的力量把这个国家恢复原样吧。因为银制长剑的制作已经结束了,我也会参加今天的战斗。请让我看看你们接受训练变强的样子吧。”
梅塔波先生鼓励起骑士团的孩子们,露出了微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
“那么,出发吧。”
就这样,我们离开了遗迹。
走了大约半天,我们到达了能够俯视那座小镇的山丘上。
“咦?这和我们经历了恐怖一夜的并不非同一个小镇吗?”
伊秀拉自言自语道。
“这个王国里有好几个那样的村镇,是这样吧?”
我静静地喃喃道。
“姐姐,你不要紧吧?”
“什么?”
“因为啊,僵尸和骸骨是非常可怕且恶心的对手嘛。”
“是呢。的确在那一晚,它们恐怖到让我的头发都倒竖了呢。但是,现在想想,那和普通的怪物不一样。虽然现在是怪物,但原来可是人类哦,对吧?如果不将他们从诅咒中解救出来,那就太可怜了。”
“啊啊……这样啊,你这么一说,的确如此呢。那原来可是活生生的普通人类呢。”
就在我们这么聊着的时候——
“啊!公主殿下!”
拉菲喊了起来。
一眼看去,骑着独角兽的公主一个随从也没带,独自策马奔上了山丘。
“大家都还好吗?虽然只是分开了几天,但是我可寂寞了。”
她身上穿的已经不像从遗迹离开的时候那样破烂了。穿着因反射阳光而绚烂的白银胸甲,佩戴着黄金的皇冠,还身着看上去十分清爽的天蓝色斗篷。充满着值得托付国家的美与气质。
但是,那个……是因为这附近比较潮湿吗?她的腹部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因为翔先生抽着鼻子露出一副如狼似虎般的表情凝视着公主,我开始有种想要给他一记肘击的冲动。
“公主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吗?”
勇吾先生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啊啊,不,不是那样的。我昨天快马加鞭赶回了城堡,进行了报告。希望让公主看看得到新生的百星骑士团。啊啊,不过,小珍珠,真是太美了!光是看到你这打扮,我梅塔波已经是感慨万千了!”
梅塔波先生噙着泪花,眨了好几次眼睛。
“梅塔波,谢谢你向我报告。还有勇吾,百星骑士团的训练让你受累了。我这边也有好消息。这几天,我宣告了自己的即位,并贴出了布告,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忍耐着亚克暴政而生活着的人民们从各地聚集到了城堡。参加义勇军的人比想象的多得多,所以梅婆婆在锻炼他们。数量足足有四千多人。热爱兰达尔的人居然还有那么多,我的心中也热血沸腾。”
“这样啊。您是为了激励骑士团而来的吧?非常感谢。”
“不。我是压下了一切反对者,强硬地离开了城堡。为了和大家一起战斗。为了降服死亡之镇的不死族,让兰达尔复兴。”
“咦……!但是,公主大人自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我能明白您的心情,但战斗还是交给我们吧。”
勇吾担心起来。
“我明白你想说的话。现在我的身子已经成了新生兰达尔王国的象征。不可以因私心而行动。但是,我是皇家之心。虽然等级很低,但那是可以为全军施加辅助技能的特殊职业。我在与不在,全军的能力是天差地别的。还有,人民不会对不去战场而在王座上贪图安逸的人产生敬意。这并不是任性妄为。这是我作为公主的使命。”
公主干脆流利,堂堂正正地说道。
(『使命』……!)
这句话也让我铭刻于心。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她为什么可以那样凛然,那样美丽了。她有着使命感。虽然年龄比伊秀拉还小,还没完全具备所谓的女性美。但是,她内心的美丽、灵魂的高洁都满溢了出来,而她也因此闪闪发光!)
啊啊,这……与我在勇吾先生身上感受到的高尚与高洁是相同的。勇吾先生有着面对强大敌人的勇气,对低等级弱者的慈悲和温柔,也有始终贯穿正义的信念。正是这种没有任何骑士能够战胜的精神性,才是我爱上他的理由。
但是,我呢?
因为持续着严苛的旅行直到今天,对我而言也算是自傲的。
但是,我有没有像勇吾先生和珍珠公主那样能让灵魂闪耀的毅然之物呢……?
“全军的辅助技能?也就是说除了PT成员,己方全军都会得到辅助效果的意思吗?”
翔先生吃惊地问道。
“对。只要在施加辅助技能的时候站在我的魔法效果范围内,不管有多少人都会得到辅助效果。而效果与魔法师使用的辅助魔法没什么差别。但是却有着可以与魔法师所施加的辅助魔法的效果进行叠加的特性。所以影响力十分巨大,这也是我的骄傲。”
“效果可以叠加!真的假的!勇吾,你听到没?只要是玩家就可以立刻明白的吧?珍珠在不在可是天差地别啊。攻击系的辅助魔法和防御系的辅助魔法能让武器和防具都上升一个层次耶。”
“居然还有这种职业!但是,公主大人,这个叫做皇家之心的职业普通人有办法转职吗?如果能有可以进行同样工作的人,果然还是不希望公主你冒险呢。”
“其他人是不行的。我就略繁为简了,这是只有经过了特殊仪式的兰达尔王家的人才能从事的职业。”
“喂,勇者。公主都说要做了,让她做呗。况且,有没有将领站在前线,对士气而言也完全不同。这些家伙一想到可以在公主面前好好表现就会干劲十足。喂,对吧?”
听到拉姆达先生这么问,拉菲他们忍不住容光焕发。
“我会负起责任保护好小珍珠的玉体。请尊重小珍珠的意志吧。我也拜托你们了。”
梅塔波先生也同意了公主的意见。
“明白了。那么,公主大人。请和梅塔波先生一起配属在拉菲队吧。只是,请明白自己身体的重要性,不要轻易冲在前头。”
“好的。”
公主点点头,加入了战列。
“那么,我来说明一下作战。”
勇吾指着小镇。
“从这座山丘上看去就能明白了,这个小镇东南西北都有门。一看到信号,拉菲队从北门,雪莉队从东门,博尔德队从西门,菲队从南门,一起进行突袭。将冲过来的敌人全部歼灭,然后在小镇中央的广场汇合。还有,拉菲。”
“是。”
“公主大人和梅塔波先生配属在你的小队。但是,在战斗中下决断的最高责任者是队长,也就是你。明白了吧?”
“是!”
“墨·达队稍过一会儿再从南门进入小镇,将漏网之鱼消灭。也有敌人会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或是被隐藏起来的敌人袭击的可能性。请要万分小心。”
“了解。”
“还有——”
勇吾先生停了一下,凝视着骑士团。
“这次,我们会在这座山丘待机,看着你们的战斗。也就是说,完全不参加这次战斗。”
大家都大吃一惊,露出了不安的表情。我也担心起这样是否妥当。
“虽说只不过是短短几日,但通过训练你们都升级了。装备也得到了强化而上了一个档次。骑士团从整体而言应该大幅变强了。要有自信。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做到的。还有,如果作出了不管怎样都赢不了的判断,那时候就可以撤退。这些是不会逃跑的对手,如果打不过就撤退,进行锻炼后再挑战就是。放轻松,以平常心来面对吧。”
勇吾先生闭上嘴,将视线投向公主。
“让我看看大家的力量吧。我听到这个净化死亡之镇的作战,反而觉得十分有趣。和大家一起战斗,可以同甘共苦,这让我非常开心。虽然十分微薄,请接受我的礼物吧。”
公主以右手食指的指尖指向天空,吟唱道『旭日』。
光芒立刻从指间奔流而出,如同一个小小的太阳出现了一般。那光辉十分强烈,但是不知为何,即使直视,眼睛也不觉得痛。
“哦哦哦哦!不管看几次,这魔法的视觉效果真是太棒了……!真是和小珍珠最相配的魔法了……!”
梅塔波先生一边着迷地看着公主,一边如此喃喃道。
那小小太阳的光辉越来越闪亮,当达到了最高潮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的身体都裹上了一层淡淡的黄金色光辉。不仅是骑士团的孩子们,连勇吾先生、伊秀拉还有我也一样,是的,是所有人!
“咦咦?这辅助技能相当厉害嘛?”
伊秀拉打开状态栏确认数值的上升情况后发出了惊讶的感叹。我也打开了自己的状态栏确认情况。居然所有的属性——也就是说,不禁是STR或VIT这样的身体属性,连INT和WIS这样的精神数值都——得到了上升!
(好厉害!所有的数值都上升了,而且不仅是PT成员,而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得到恩惠!)
要说数值上升的幅度当然比不上翔先生那强力的辅助魔法。但是,我却觉得十分羡慕而对公主抱有了嫉妒心。居然有这么特别的力量!我也想拥有像勇吾先生和珍珠公主那样特别的力量,并大大活跃一番!
“那么,出发吧,公主殿下。各位,要上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拉菲拔出银制长剑一挥,骑士团的所有人都拔刀呐喊起来。
“好了。”
各队都已经在四方布阵完毕,接下来就只等突击的信号了……进入这个阶段后,勇吾先生回头看向我们。
“虽然对他们那样说,但现阶段还无法信任骑士团的力量,果然还是有些不安呢。翔,你去北门。”
“OK。是要悄悄地跟着拉菲队,在危险的时候出手帮忙吧。”
“对。但是,没必要用隐身魔法藏起来。明明是透明的看不见,却有什么东西过来了,难道是新的怪物吗?如果引起这种误会的话就麻烦了。拉姆达去东门,艾尔、伊秀拉和蕾碧雅一起去西门。和翔一样,观察战况,如果光靠骑士团不行的话就出手帮忙。南门事实上是有菲和墨·达两个小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至于我,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这次就在这里偷懒了。我想观察战况,看看有没有问题点。”
“哼,会不会太宠着他们了?话说的那么好听,结果还是让我们去照顾他们,你可真没骨气。”
拉姆达哼了一声。
“不。以那种年纪能战斗成那样我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能以今天的战斗建立信心,他们就能成为名副其实的骑士团。”
“算了,我会服从头领的决定啦。”
“那,我们走了。”
拉姆达先生和翔先生像是去散步一样,轻松地下了山丘。
但是,我的身体却因为紧张而僵硬起来。
(从西门进入小镇,追上博尔德队,如果危险了就出手帮助……?那个,勇吾先生。拉姆达先生和翔先生当然不用说,但像我这样低等级的人,别说去帮忙了,也许会拖后腿的耶……?)
虽然很想讯问,却又很难开口,我以疑惑的视线看向勇吾先生。
勇吾先生像是看透了我的忧虑一般微笑起来。
“蕾碧雅,放轻松。伊秀拉和蕾碧雅在城堡救出了我们,我觉得这是你们成长了的证据。的确,你们的等级还比不上我和翔。但是,通过这个旅行,伊秀拉和蕾碧雅得到了等级或属性这种数值所无法计量的坚强。你可以试着多相信自己。”
“我能做到吗?”
“我觉得能。但是,过分自信是不行的,不可以勉强自己。我对骑士团的孩子们也说过了,一旦觉得不行就立刻逃跑也没关系。自己有多少力量,通过现实认清就行。这次和我们度过了可怕一夜的死亡之镇情况不同。己方的人数很多,而从小镇的规模看来,躲在里面的不死族数量应该不多。不会被他们的数量所压制并包围,所以不会有无法逃跑的情况。我在这里看着战况,一旦判断真的走投无路的话,我就会出动。所以放心吧。”
勇吾先生将手置于我的肩头。
啊啊,脸靠的太近了!这样一来我不就没法子拒绝了嘛。
“师傅,不用担心。虽然姐姐有点迟钝,但有我跟着嘛!”
伊秀拉说出了狂妄的话。
“哎呀!你在说什么呀!如果没有我的治愈术支援,你就没办法使用音速斩了吧?”
“虽、虽然是那样没错。但是但是,治愈魔法可以使用魔法卷轴或药瓶代替吧!”
“你说什么!”
“别吵架啊。伊秀拉和蕾碧雅在战斗的时候是好搭档嘛。就像我有着翔的支援那样,挥剑的人需要恢复职业的辅助才能发挥其真正的价值。不管是谁都是不可欠缺的。”
被勇吾先生训斥后,我和伊秀拉同时说了“是”。
“是呢。而且,战士职业,回复职务、还有负责范围攻击的使用攻击魔法的人加入,作为小规模的PT就已经十分理想了。能做到的。”
艾尔也用力地点头。
“希望你们奋战到底。啊,对了。伊秀拉,蕾碧雅。我还有一句话要对你们说。”
勇吾先生像是突然想起一般开口说道。
“是什么呢?”
“据梅塔波先生所说,这座小镇有能够转职的神殿。只要歼灭不死族,确保了安全,以拉菲为首的lv15以上的人就可以正式转职为战士职业和魔法职业,能让战力再次得到强化。伊秀拉和蕾碧雅在很久前就达到lv15,已经具备了进行第一次转职的条件。如果已经决定好想要从事的职业的话,就可以通过转职得到更强的力量。”
“咦咦咦咦咦!师傅,这话要早点说啦!这下子不就干劲满满了嘛——!”
一听到这个,伊秀拉的表情如同孩子一般明朗起来。
“姐姐,走吧!好了,快点!”
“等、等一下啦!别拉我!那,勇吾先生。我们先走了。”
“好。”
不断嚷着“快点,快的”的伊秀拉拉着我的手,带着我一路小跑下了山丘。
我、伊秀拉和艾尔三人到达小镇的时候,百星骑士团的作战已经开始了。
“别让队列混乱!”
“和训练时一样战斗!HP减少的人就后退,负责恢复!不可以勉强!”
“别乱来而致死了!一旦死掉就会有一人份的战力减少!不要一个人,而是和全员一起战斗!”
从西门进入的我们飞快地在大路上前进,追上了正与僵尸交战的博尔德队。
作为队长的博尔德和身为副队长的孩子们大声指挥着。身为蜥蜴人的博尔德露出了尖锐的牙齿,有些可怕,没什么少年的感觉。但是声音则能听出还是属于少年的。
“啊,在打呢,在打呢。非常努力呢~”
伊秀拉将手置于额头遮住阳光,观望着情况,悠闲地说道。
“你说这些话适合吗?博尔德队漏杀的僵尸也许会从附近的隐蔽处跑出来哟。”
“就算出来也没关系~虽然的确是让人恶心的怪物,但已经与它战斗过了,只要解放了这个村子就能转职了耶!只要这么一想就完全不怕了~”
“伊秀拉……已经决定好要转职的职业了吗?”
“当然!正式的战士职业!我要成为战士!这是很久以前就决定好的!”
“一旦转职,就无法就职其他职业了哦?这可是左右一生的决定哦?可以吗?”
“可以啦。勇吾先生是我的憧憬。我想让自己更加接近师傅,这点我绝不犹豫。”
“…………”
伊秀拉也变得总是抱有这样强烈的意志呢。就在我抱有这样的感慨之时——
“啊,喂,怎么了!”
我听到了博尔德焦急的声音。
仔细一看,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擅自离开了战列,朝后方——也就是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咦咦!什么?怎么回事?逃走可不行啊!”
伊秀拉冲出去张开双手,堵住了去路。男孩子看到我们大吃一惊,停了下来。头上显示的名字叫维罗。
“我们是受到勇吾先生的命令,为了监督你们而被派来的。即使害怕也不能逃跑,要战斗下去。只要大家齐心协力……”
正好好教诲着他的艾尔突然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维罗就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眼睛严重充血。
“才不是因为害怕!”
他喊道。那是仿佛将愤怒和憎恶都甩给我们的浑浊声音。
“我原来就住在这个小镇。虽然我和公主一起逃走了,但是因为无法丢下生病的母亲,爸爸留在了这座小镇。这个镇上的僵尸和骸骨中应该会有我的爸爸妈妈!我没办法战斗啊!”
想着要转职而高兴不已的伊秀拉,脸色苍白起来。
但是,我脸上的血色则比她退的还要多。
(怎么会这样……僵尸和骸骨原来只是普通的人类,是啊,也有……这样的悲剧呢……)
我是生长在和平的村子里。
当看到被魔神古梦所破坏的优古德拉希尔的街道时,我受到了打击。这世上竟有如此的悲剧。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居然有比那更加悲剧的事情存在。
“可恶。我不干了!我什么都不管了!这算什么!为什么我非得遭受这种不幸!埃塔纳尔才没有神灵!只有恶魔存在!”
维罗丢出了银制长剑。剑描画出一道抛物线,回转着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我——
我僵硬着身体,只是凝视着这个憎恨着世界的少年。
但是,在内心里,却有什么人在激烈的喊叫。
(不,那是不对的,维罗。有神存在,那是真的。)
(奥拉、卡尔拉、休拉哈、贝利亚娜亚、古拉·顿,还有法德拉,他们一直都守望着我们。)
(我是见习神官。但是却打破了誓言离开了神殿。法德拉也已温柔的心对待了这样的我。神灵们真的是充满慈爱的存在。)
(但是……我在这个旅行中明白了。埃塔纳尔的神灵绝非万能。企图毁灭世界的邪神和魔神的力量过于强大,为了抑制它们并守护埃塔纳尔,神灵们已经筋疲力尽。已经无法插手去管其他事了。)
(啊啊,多么惶恐。我居然认为神灵并非万能,而是力量有限的存在!)
(但是,事实上,我在优古德拉希尔看到了因为无法完全封印起魔神古梦,而痛苦地消失的水神贝利亚娜亚的身姿。在安蒂拉的岛屿上我也听说了在百年前,魔神摩尔达碧亚就战胜了黑暗神卡尔拉的力量而复活了。)
(所以啊,维罗。光依靠神灵的力量什么都做不到。只有与大家齐心协力地战斗才行。即使多一人也好,现在的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为了让为善的这方胜利。)
“……什么嘛。你看什么嘛。你到底在哭什么啦。”
突然,维罗向我说出了这些话。
我哭了出来。
伤心,苦闷,眼泪无法停止。这个少年的灵魂已经被黑暗所覆盖到认为没有神灵只有恶魔的程度了……我觉得这是十分可怕而悲伤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对自己没有足以能拯救这个灵魂的睿智和力量的这份无力感,感到可耻和无法忍受。
想要告诉他,『那是不对的,神是存在的』。
但是,即使那样说,又能如何呢?就那样狡辩是不可能拯救他的灵魂的。
“维罗。”
我没有去擦拭眼泪,而是靠近了他。眼泪不断流下,从脸颊滑落。
“你就呆在这里休息吧。我……我会代替你去战斗的。”
这么说完,我就向博尔德他们那边冲了出去。
虽然伊秀拉和艾尔在我身后喊了些什么,但我没能听清楚。
“博尔德!请不要管维罗了!我会代替他参加战斗的!”
“咦?但是——”
我没管面露难色的博尔德,加入了部队的最前线,挥动铁杖敲打着僵尸,还不时吟唱『治愈术』来恢复HP减少的人。
(这世上居然有如此艰辛且悲惨的事。维罗,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明明年纪还那么小……)
(我如果有更大的力量就好了。如果拥有能将那些让维罗以及许多人们悲伤的邪恶之人铲除的力量就好了。)
(这是我现在所能做到的极限。和勇吾先生相比,我所能做的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是,维罗。就算是那样强大的勇吾先生,凭一己之力所能做到的依然有限。要与现在渐渐覆盖了埃塔纳尔的邪恶之力对抗,哪怕是一人也好,我们需要更多普通人的力量。)
(维罗,请原谅诸神。请不要责备诸神。他们并不是万能的。)
(是的,我想大声说出来。诸神并非万能。但是,却一直守望着人们。)
(所以……所以……)
(我想作为神官进行战斗。虽然诸神之力有限,但是,我想要告诉大家,这里至少有一个相信诸神,并作为代理人战斗着的人!)
心里火热一片,感觉心脏几乎快要跳了出来。至今为止在旅行中遇到各种场面,至今为止所抱有的感情不断闪烁,旋转,终于演变为了一个想法。
(父亲。我想要成为神官!这个想法是打从心底的真正想法!)
“HP减少了!快后退!”
肩膀被抓住,我被强硬地拉向后方。回头一看,是伊秀拉。我光给其他人施加治愈术,却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HP战斗着。
“先退下去!HP减少了就退到后方,要全员一起战斗。蕾碧雅,对吧?”
听到艾尔这么说,回过神来的我点了点头。
“各位,可以的!能赢的!要有自信!”
伊秀拉格外开朗地说道,挥着屠虫剑砍倒了僵尸。我躲开那具尸体,返回了最后排的队列中。
“啊……”
在那时候,我看到了维罗的身影。
他呆立在刚才所在的地方,背朝着我们。
那小小的肩膀颤抖着。好像在愤怒,又好像在哭泣。
(维罗……对不起,我太过无力,无法安慰你的悲伤……)
我低下了头。
想要力量!我想要更加巨大的力量!
我第一次有了如此强烈的想法。
“成了……成功了!作战结束了!所有的不死系都被打倒了!赢了!”
当所有的僵尸被收拾完毕,全队都集中到小镇的中央广场,拉菲高举着剑如此宣言道。
“各位,干的不错。十分感谢各位的勇气和力量!”
伴随着公主的话语,独角兽也发出了尖锐的嘶鸣,骑士团的孩子们高举着剑欢呼起来,互相称颂彼此的奋战,自信与骄傲在眸中闪耀。
突然,勇吾先生出现并举起了手。然后,大家都一起鼓起掌来。骑士团的孩子们似乎衷心感谢锻炼了自己的勇吾先生。
“我拜见了你们的战姿。完全挑不出毛病。干的非常好。还有,恭喜你们。”
勇吾先生满意地环视了大家。
“但是,除了这里,还有许多被不死族占据的村镇。我们要实行讨伐作战,继续解放下去。而你们则能积累更多经验,变得更强。然后,村镇就能变得安全,只要有人回来,田地、牧场、市场和锻冶店,一切都会变回原来的样子。我们要让兰达尔王国恢复原貌。”
比刚才更加热烈的掌声响起。但是,也许是觉得自己不能太过抢眼,勇吾先生向珍珠公主鞠了一躬。
公主点了点头,翻身下了独角兽,环视了骑士团。
“勇吾啊,感谢你锻炼了大家。还有百星骑士团,你们是我的骄傲。希望今后,你们也能与我一起为兰达尔的复兴而努力。我相信你们。”
由勇吾先生带头,热烈到无与伦比的掌声沸腾起来。
“那个……公主大人,能稍微听我说一下吗?”
我犹豫着开口道。
“什么事?”
“也许这会给胜利的气氛泼冷水,但就算是很简单的仪式也没关系,可不可以举行一下镇魂仪式呢?”
“镇魂……?这样啊,今天与我们相战的并非单纯的怪物,以前曾是兰达尔的子民呢。”
公主的眼神黯淡下去,大家也鸦雀无声。
“是的。我当然知道大家因为战斗而精疲力竭了。要挖墓穴当然是十分费功夫的。但是,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应该将这些遗体埋葬才对吧?”
我看向维罗。
“那、那个,公主殿下!请一定拜托了!我的……我的父母应该也在今天被打倒的僵尸或骸骨之中。拜托了!”
听到维罗以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如此诉说,其他孩子们也一起说出“拜托了!”“请让我们做吧!”的话语。公主以温柔的眼神凝视着他们,点了点头。
“明白了。立刻开始埋葬吧。但是,要各自挖洞掩埋实在是太花时间了。大家齐心协力到镇外挖个巨大的洞穴,把它作为共同墓地来进行埋葬吧。对了——蕾碧雅。你说镇魂仪式,你是神官吗?”
“并不是正式的神官。但是,以前在法德拉神殿担任过见习神官。”
“那么,我想要举行镇魂仪式。能全权委托给你吗?”
“好的。”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埋葬的工作。
搬运僵尸和骸骨……不,搬运人们的遗体,光这就已经是很辛苦的工作了。况且还要挖个能将它们全部埋葬的大洞,这更加要命。
但是,骑士团的孩子们在小镇各处收集了铁铲,毫无怨言地默默工作。提议的我当然会尽力,连珍珠公主都亲自拿起铁铲,挖着洞穴。
一连挖了三个巨大的深坑,将所有遗体都放入埋好后,傍晚的第一颗星星已经在空中闪耀。
我指挥大家将这附近开的花摘来并排好队。
(在阿尔达村的时候,已经好几次进行过镇魂仪式了。)
我唤醒记忆。在村子里,入葬仪式是神官重要的使命之一。身为见习神官的我和父亲一起,每当有人逝去,就会举行这个仪式。
现在想想真是丢脸……对我而言,那是个麻烦的工作。从小时候起我就那么认为。只是随着成长,学会了不将这种感情表露出来,只是说着惯例的话语,按照惯例的步骤做下去罢了……我想,自己发自内心的祈祷真的是很少的。
(但是现在,我却发自内心想要祈祷。)
我在这里看到了如此巨大的悲剧。
死去的人们也一定担心着这些坚强孩子的未来。
请……请安心的睡吧。
“逝去的人们啊。希望你们能够安眠。请保佑你们所沉睡的地方,并保佑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吧。”
我毫不装饰自己心中满溢而出的言语,就这样直率地说了出来。
在村子进行葬礼的时候,会洒下清水,吟唱自古传承的咒语,要按照各种步骤来进行。但是,我觉得这些省略掉也完全没问题。
这些人对我来说只是毫无关系的他人。但是,现在我却从心底希望这些人能够安稳地沉眠。
虽然直至今日,但我终于明白了抱有这份心情要比正式的步骤要重要的多。
“各位,请暂时肃静。”
确认了孩子们低下头,闭上眼,我自已也奉上了默祷。
……
…………
“……非常感谢。那么,请献花吧。如果有话要对故人说,就请说吧。”
骑士团的孩子们献上花并退下。
但是,也有站到墓前就不再离去的人。恐怕他们是与这个小镇有关系的孩子吧。
维罗也在其中。
不久后,当所有人都献完花,风也变得凉了起来,他们依然不为所动。
“蕾碧雅,快半夜了……”
注意到我一直站在墓前不动,勇吾先生向我搭话道。
“对不起,勇吾先生你们请先去吃饭吧。这是我提出的,是我的工作。”
“————”
“勇吾先生,你还记得在安蒂拉岛听到的事吗?”
“咦?”
“安蒂拉它们信仰着暗黑神卡尔拉。但是却遭受迫害,数量渐渐减少了……而在某一天,封印被破坏,魔神复活了。”
“啊啊,那件事啊。”
“阿达纳奇亚自古就崇拜着光神奥拉。但是,因为长年的战乱,人们失去了希望。渐渐开始觉得没有会拯救自己的神灵。那也就是意味着奥拉的力量变弱了吧。”
勇吾先生睁大了眼睛。
“虽然沉默至今,但难民们所居住着的那个遗迹,以前恐怕就是奥拉的神殿。我是从墙壁上雕刻着的纹样及壁画推测出来的。但是,已经十分荒芜,看起来已经没有人向奥拉奉上祈祷了。一定是大家看到那太过悲惨的灾祸,而不再相信奥拉的保佑了吧。”
“我完全没注意到呢。那个遗迹居然是神殿吗!那规模也不小,难道是封印着魔神一柱的神殿?”
“不,我想这可能性很低。如果那座神殿封印着魔神,身为教团势力的亚克就不可能放过这里。”
“原来如此,这也对呢。”
“只是,如果在阿达纳奇亚的何处有着光神奥拉封印魔神的神殿的话,那封印应该已经十分微弱了,我这么觉得。”
“…………”
“就如勇吾先生所知,我是个差劲的见习神官。每天都重复着空虚的祈祷,甚至背离了神殿,背叛了法德拉离家出走。但是,我在这旅行中接触到了会威胁人们和平的邪恶存在,现在反而强烈的想要成为神官。带着希望,站在神的这侧战斗的人,即使多一人也是极有必要的。我知道我所能做到的事情有限。但是,不管是多么小的光芒,也能稍微点亮绝望的黑暗——我是这么想的。”
我就这样闭上嘴,感受起夜风的冰凉。
我对进行空虚祈祷、空虚仪式的自己感到羞耻。
直到维罗他们吐尽了自己的悲伤,离开了那里为止,我都不打算走。
“我也陪你吧。直到蕾碧雅想要离开为止。”
勇吾先生静静地这么说道,站在了我的身边。
“……你,太过于温柔了。”
“没有那回事。”
也许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留在墓地的最后一人——维罗转过身来。
他来回看着我和勇吾先生,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靠了过来。
“蕾碧雅小姐。我——”
他开口后,又暂时闭上了嘴巴。
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
“我,果然还是要握剑。要战斗。爸爸和妈妈都已经不在了。但是,公主殿下、骑士团的各位还有我都还这样活着。兰达尔是我们的国家。我不能,也不想再让威德拉为所欲为了。”
我注意到那曾经被舍弃过的银制长剑好好地收在他腰间的剑鞘中。
“维罗……我们在来到这里前,在精灵之国优古德拉希尔与强大的怪物战斗过。结集了几万人的战斗,终于将那怪物打倒了。你也好,我也罢,都不是什么高等级。但是,就是这些普通人,只要大量聚集起来,也会成为无与伦比的力量。对吧?勇吾先生。”
“是的。维罗,关于你的事情我已经接到了博尔德的报告。大家都在战斗,你却背对敌人,这是绝不可以做的事情。但是,我打算这次就不追究了。威德拉是强大的。要与之战斗就需要结集众多的力量。一起努力吧,维罗。”
“是!”
维罗强而有力地回答道。
“好了,回大家那里吃晚饭吧。”
我们并肩走了出去。
“勇吾先生。我要不断解救其他村镇,变得更强。我会赌上父亲之名和母亲之爱而起誓。”
“那么,首先就以达到lv15为目标吧。然后就进行转职。”
“是!”
转职——
我已经超过了lv15。并且在这座小镇里有着进行转职仪式所必须的神殿。只要有这个意思,明天就可以进行转职。
(我想成为的职业。我想前进的道路。)
现在的我有着明确的意志。
第二天早晨,我们向位于小镇一角的小小神殿出发。
说是神殿,其实也就是有个祭坛,四根柱子围着它,还有个能够避雨的天花板,是十分小型的。被祭祀着的拥有两张脸,四只手的神像——掌管转职的神灵艾奥涅斯之像——经过长年的风吹雨打,面目已经变得模糊起来。
但是,这的确是转职神殿。是要转职为高位职业而满足了各种条件的时候,或是想要闯过特别的试练时所必须来的地方。但是,俗称第一次职业的战士、魔法使、猎人、盗贼职业,只要满足必要的等级条件,在祭坛前以真挚的感情起誓,就立刻可以就职。
“各位,听好了。如果想要转职,就职专门的职业,就能够使用至今无法习得的技能或魔法。因为想着总有这么一天,所以我不断收集了一些技术书和咒语书。所以只要现在转职,就可以立刻变得更强。但是,如果就职了战士职业,就无法再就职魔法职业。相反也是一样。这是无法回头,将左右一生的仪式,不可以强迫自己选择职业。如果对想要走的路还有疑惑,不转职也是一个选择。不管怎样,要好好思考,别让自己后悔。”
梅塔波先生在骑士团面前淡淡地说道。因为那深深凹陷的眼睛,消瘦的脸颊和生硬的态度,一开始让人觉得是个不想交往的人……但是,其实是非常温柔的好人吧。所有孩子们都老老实实地听着他的话。
“那么,虽然有些冒昧,我就先去了。”
拉菲走上前去,在祭坛前单膝跪下。
“请让我的愿望传达给您,艾奥涅斯。我是想以剑为生之人。在这里起誓,希望能转职为战士!”
当祈祷的话语结束后,艾奥涅斯的四只眼睛立刻放出了红色、蓝色、黄色、和白色的光球。四个光球如同在编织笼子一般在拉菲的周围牵引出了格子状的线条,然后消失了。
拉菲站了起来,打开状态栏。那里写着战士的职业名!
“恭喜!”
公主拍起手来,我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拉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说出了像大人样的『为了成为能够守护公主的真正骑士,今后也会继续精进』的抱负。
骑士团的孩子们也接连转职为战士或魔法使。其中也有连十岁都未满的孩子。居然那么年少就达到了lv15,就职了正式职业,在世间可谓是「我村的英才」「本镇的神童」一般厉害。
很快,剩下的希望转职之人只有我和伊秀拉了。
“终于!终于到了这个时刻!”
伊秀拉有些兴奋过头,几乎面红耳赤,兴冲冲地单膝跪到祭坛前。
“艾奥涅斯大人,请听听我的愿望。我、我,伊秀拉·阿洛奈想像师傅那样——像勇吾先生那样,挥着剑活下去。请允许我成为战士!”
立刻就有四个光球包围了伊秀拉。
伊秀拉在还有残光滞留的时候就站了起来,性急地打开了状态栏。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就职了正式的战士职业啦!我已经不再是个普通的村姑啦!成为战士啦!呀吼~!”
伊秀拉拔出屠虫剑,蹦蹦跳跳着团团转。虽然这也兴奋地太过头了,但勇吾先生、翔先生、我和骑士团的各位都拍起手来说着“恭喜!”来祝福她。
剩下的只有我了。
我与勇吾先生视线相交了片刻。
勇吾先生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也回了个微笑,走向祭坛。
双膝着地,双手交握置于胸前,我凝视着艾奥涅斯的神像。
“掌管着转职的神灵,艾奥涅斯啊。我,蕾碧雅·阿洛奈曾经是志愿想要成为法德拉的神官,却背离了那条路的人。但是现在,我却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前进的路。想要能够治愈那些受伤人们身心的力量。请允许我转职为牧师——”
(咦?)
一瞬间……我似乎看到艾奥涅斯的神像微笑了一般。
四色的光球如同抚慰一般绕着我的身体周围巡回,慢慢地消失了……
我站起身,作了一下深呼吸后打开了状态栏。
向职业栏望去——那里写着法德拉牧师。
“咦!”
我眨巴着眼睛,再一次确认了职业。但是,那里的确写着法德拉牧师!
(这究竟是……?)
在世上,有满足了一定的等级或数值就能在转职神殿就职的战士或魔法使职业,相同也有无关等级或数值,只有经过特殊仪式才能就职的职业。侍奉特定神灵的牧师就属于后者,本来是无法在转职神殿就职的职业。(恐怕珍珠公主所就职的皇家之心就属于后者。)
是的……法德拉牧师作为法德拉的神官,与等级无关,应该是要在法德拉神殿经过特别的仪式才能就职的职业。事实上,父亲也是这样车位了正式的神官。
(明明是那样,但为什么?)
法德拉。充满了睿智的慈爱之神。您原谅我了吗?不仅原谅我让我当了牧师,甚至理解了我的真意而让我当上了法德拉牧师?
(非常感谢。法德拉啊,我一定会回应您的期待。)
我打从心底祈祷着。
“恭喜!”
“蕾碧雅,恭喜!”
掌声包围了我。啊啊,如果父亲和过世的母亲看到成为了法德拉神官的我,该会多么高兴啊!
虽然我一直没什么自信,但现在却能稍微挺起胸膛了。
自己是什么人?我终于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问题——
很快,史无前例的残酷战斗就要开始。但是我的心中却如万里无云的晴空一般明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