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七卷
  5. Scene5
  6. 繁体版

Scene5
2017-06-23 12:08:05

		

Scene5 村田豪:行『恶』的『角色』,简而言之就是反派人物……吗?
骑士团的小鬼们准备了毛毯,各自四散开就寝了。
就在我也打算睡觉而开始准备毛毯时,勇吾这家伙来了。
“拉姆达,稍微陪我一会儿。”
“哼……”
是算计着其他人都睡着了才叫我的吧。也就是说,想说的内容应该是不方便在人前说的。
“可以啊。要换个地方吗?”
“如果能这样就最好了。”
我们一起走到了没人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拉姆达,关于百星骑士团你是怎么想的?我想听听坦率的意见。”
他完全没有进行铺垫,直接问道。
“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勇吾一副很难开口的样子,犹豫了半天。
“搞什么啊?要听我的意见自己却不想说吗?嘿,我来猜猜看吧。虽然以擅长的彬彬有礼而隐藏起来,但其实你心里是觉得要把这些小鬼们训练成军队是非常困难的,对吧?”
“是啊……摊开来说就是这么回事。昨晚我和公主稍微聊了一下,对她而言创立这尽是小孩子的骑士团似乎也是情非得已的决断。在这里生活,粮食就会日益缺乏,要保证全员都有足够的量则越来越难。与梅塔波先生商议的结果就是比起大人,给要担负未来的孩子们更多的食物,而作为代价,孩子们则要担负起巨大的责任——他们选择了这个做法。”
“真是可歌可泣。这点有什么不对?”
“还问有什么不对……这个骑士团最年长的拉菲是十五岁,最小的孩子是十岁。十岁在日本可是小学四年级生吧?可是背着双肩书包的年龄耶?”
“…………”
“今天在采集软银的时候,我看着他们都觉得实在太小了。而在杰德螳螂袭击过来的时候,我产生了必须保护他们的想法。再说的更直一些,要让这些孩子们和亚克战斗,我不禁觉得实在是太残酷了一些。”
“但是,如果打算要与亚克战斗,就需要更多的士兵。如果小鬼们不合你的意,你又意欲如何?”
“回兰达尔城去和珍珠公主商量,发出召集义勇军的布告。不过梅婆婆估计早就这么做了。然后,在志愿参军的人中选择出不错的人选,进行育成——怎么样?”
我窃笑了起来。
“你啊,是不是扮演勇者太过头而看不见自身了呢?”
“什么意思?”
“我们原本也只是随处可见的普通高中生哦。你也一样吧?而这普通高中生却说这说那,活跃到成了反教团联盟旗印的程度呢。”
“……是啊。”
“埃塔纳尔与盖亚不同。就算是女人,只要升级就能拥有比男人更强大的力量。就算是小孩子,只要锻炼也能像大人那样战斗。这里就是这样的世界,对吧?”
“…………”
“我的意见与你相反。百星骑士团的名字虽然有点名过其实,但以拉菲为首,他们都不是普通的小鬼。眼神不同。好歹也是与怪物和亚克的手下战斗并存活至今的家伙们。他们赌命侍奉旧皇家的公主,是像战国武士那样的家伙们哦?本质上与生活在和平日本,玩着DS或手机生活的小学生可是天差地别。如果你无法感觉到他们的可靠,就说明你已经成为天狗了。只不过稍微比人们等级高些,就小看了他们。”
“是……是这样吗……”
“或者你还有什么说法?你该不会是不想率领着小鬼们战死,认为这会成为勇者大人的污点吧?”
我抓住机会冷嘲热讽,勇吾则沉默了。
“原来如此。不,我明白了。这看来是我的错误呢。拉姆达所说的才是正确的。我的犹豫也消失了。”
“哼。嘛,会因为你的指挥会决定部下的生死,这也是领导者的苦恼啦。在我率领饿狼团的时候,我也深有体会。我就是依据这些来给你建议的,同情反而无用,必须在能锻炼的时候拼命锻炼才行,不然他们会在与亚克的战斗中死去。一旦决定要锻炼他们,就必须毫不留情。这才是为他们好。”
“这是即使让他们冒点风险,也要与强大的怪物战斗,一口气升级比较好的意思吗?”
“是啊。”
“关于这点我还是反对的。我想尽量小心不要出现死者,效率良好地刷经验,效率良好地进行强化。人数就是力量。十人中就算有八个升级了,如果有两人死亡,对总体而言,也称不上是战力的强化。”
“领导者是你。决定是否要采用我的意见是你的工作。这些就交给你了。但是,你不觉得只要经历了数次修罗场,就能积攒等级所反映不出的心的经验值吗?不管等级怎么高,当陷入了糟糕的状况,如果因害怕而逃走不就毫无意义了吗?我觉得太惯着他们也不太好。”
“……这是值得考虑的意见。”
勇吾抱住胳膊陷入了沉思。
“拉姆达。根据刚才的谈话,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嘿诶。你要拜托我啊?”
“是的。”
接下来勇吾所说的话让我稍微花了些时间考虑。
“好吧,我接受了。”
“可以吗?你要接受?真是不好意思,居然让你扮演这种角色。”
“没事,这必须有人去做吧?不过,这可算你欠我个人情哦。你应该懂的。”
“当然。”
勇吾点了点头,说着“我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并向我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便离去了。
而我在内心中则想着:勇吾这家伙,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很麻烦的角色呢。
但是,那家伙没有找眼镜,却找我商量了如此重要的事。关于这点,虽然谈不上很高兴,但总算是让我自尊心得到了满足。因为那家伙是如此依靠我的智慧和胆量嘛。
(哼。虽然我自认是队伍里的NO.2并扮演着这个角色……看来对身为双性人控的那家伙而言,比起触手眼镜、非处女一号、非处女二号和エロ灵来,似乎还是我更加值得依靠。)
对于头目属性很强的我而言,一开始对站在NO.2的位置上是有相当的抵抗感的。但是,这位置试着做做倒也出人意料的不坏。比站在NO.1的时候所负的责任更小,能更轻松。
而且。
织田信长因本能寺之变而死去的时候,手下的羽柴秀吉迅速行动,占据了NO.1的位置,并得到了天下。
是的……现在虽然喜欢双性人的那家伙是反教团联盟的旗印,但他因为意料外的事故突然死亡的可能性也大。如果真的变成那样,就必须有后继人才行。
虽然我是元教团成员可能会受到强烈的责难,但像这样与勇者一同旅行,建下汗马功劳,只要有这个既成事实,就可以装出洗心革面的样子。是啊,羽柴秀吉也无视了作为织田家臣之首的柴田胜家而得到了天下。如果进行的顺利,当勇吾死去后,不管大长老和翔,我成为反教团联盟之首也绝对不会是不可能的。我有叫做饿狼团的属于自己的军队。只要夺回它,就可以用实力镇压反对派……!
然后,我就成为反教团联盟的指挥官,一旦在与教团那些笨蛋们的最终决战中胜利……我要掌握埃塔纳尔全土也就成了现实。唔嗯,真是让梦想扩大呢!
(嘛,当前还是要率领着那群小鬼克服亚克的逆袭才行。为此也要尽力呢。虽然对勇吾说三道四了,但说真的其实我也很不安。)
我眺望着北方的天空。虽然在这个世界也有相当于北极星的星星,但至于是哪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我却能认出饿狼团的手下告诉我的死神座。那闪耀着强烈红色光辉的星星就是目标。那是死神的眼球。
亚克那家伙已经回到北边——作为大本营的威德拉了吧……?我眼前浮现起那家伙自尊心极强的脸扭曲的样子。那可是极会记恨的类型。勇者这一行人对教团的方针而言是碍事的,而且还积下了私怨,他应该会用尽全力来击溃我们吧。
(但是,玩游戏的时候,难易度越高,通关时就会得到更大的快感。)
呵呵,我不禁嗤笑起来。
就是嘛。人生啊,比起那些一出生就是诸侯的人,还是像秀吉那样不足轻重的小鬼成为大名时更有成就感吧!
“在出发前,我有东西要给你们。”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后,梅塔波来到了我们面前。也许是因为通宵了,他的很眼圈更严重了。
“总之我先做了三十把银制长剑。因为这是没有职业装备限制的武器,不管是谁都可以装备。请带去吧。”
看向他手所指的方向,银制的长剑随意地摆在还带有朝露的草原上。我不禁吹了声口哨。
“辛苦你了,梅塔波先生!”
触手眼镜深深地鞠躬行礼。那是对一直不正经的翔而言极为少见的郑重态度。
“不。这是我的工作。因为通宵了,所以我要去睡了。那些孩子就拜托你了。”
梅塔波对翔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后离去了。怎么回事?同样很像阿宅的家伙也会惺惺相惜吗?难不成是一起热火朝天地谈论触手了?
“不过,这东西还真不错呢。我也拿一把吧。”
就在我打算拿剑的时候,伊秀拉飞快地给了我后脑勺一记手刀。
“好痛!喂,你做什么啦!”
“这是要让拉菲他们装备,增加攻击力去方便刷经验值的武器。你拿着要做什么用?勇吾先生,对吧?”
“是啊。”
双性人控的家伙用眼神阻止了我。
“拉菲,先让包括五位队长的三十人装备这些。”
“好的。”
拉菲他们立刻将银制长剑佩戴于腰间。然后将自己装备至今的厚刃刀和短剑交给了其他的小鬼们。这算是残羹剩饭吧。虽然在RPG里,每当有了新的装备,就会把这旧装备过度给备用军,但在现实里看到这种光景,还真让人不禁微笑呢。
“那么,从今天起就开始正式强化骑士团。不断刷经验,不断升级。今天就去狩猎巨鼠吧。出发!”
由勇吾带头,我们从遗迹出发了。
“巨鼠吗?”
“那种东西我们已经狩猎过很多次了呢。”
途中,骑士团的小鬼们说着些狂妄的话。他们应该是想象着要去狩猎杰德螳螂或死亡巨熊之类强力的怪物吧,有些扫兴,又似乎松了口气。
“师傅,为什么要选巨鼠啊?虽然百星骑士团的确等级不高,但是人数可有二百人以上耶?而且还装备着银制长剑哦?我觉得再和稍微强些的怪物战斗会更好。”
“我也想尽快让他们变强到能与亚克为敌的程度。但是,不可以出现死者。刷经验是禁止心急的。而且……我也有自己的想法。等会儿我会说明的。”
一边回答着伊秀拉的问题,勇吾向我使了个眼色。
“喂,你们。明明等级那么地别信口开河啦。就算只是巨鼠,一只两只还不成气候,如果来十只二十只,一大群的话可就不能小看啦。既然是去战斗,就不可以大意!”
我用特别大的嗓门训斥了小鬼们。
“诶?你在拽什么呀~明明输给了勇吾先生还拽~感觉真差劲~”
伊秀拉立刻就捣乱。
“非处女给我闭嘴。我可是为了他们着想才——”
“咦~!姐姐,你听你听!拉姆达说姐姐是非处女耶!还说是从以前就这么想的呢!”
“喂————!你这混蛋突然说些什么呀!我才没有说过这种话吧!喂,蕾碧雅,我才不是会说这么失礼话的男人呢。你明白的对吧?呐?”
“拉姆达先生,你要怎么想是你的事。我的心并没有在意你。”
蕾碧雅这么说着将视线移向勇吾。
呜……
非处女一号还在那边喊着“耶!耶!活该”。可恶的家伙。
蕾碧雅也好,伊秀拉也罢,喜欢勇吾到让人不禁质疑『为什么』的地步。如果能从勇吾那里把蕾碧雅NTR过来的话一定会很愉快吧?不过这算什么啊?完全没有出手的余地嘛。
只是……啊。
的确,蕾碧雅是大家闺秀的小姐,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却不知为何无法涌上想要把她据为己有的强烈执着心。
只要成为强大的男人,会有许多女人会靠过来的吧。我有这种冷淡的想法。
简而言之,对我而言,似乎野心要比异性更加重要。
“应该就是这一带吧?”
勇吾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拉菲。
“是的,就是这一带。只有巨鼠会出现,对我们而言是比较安全的狩猎场。只是,为了保证粮食,至今为止已经狩猎了大量的巨鼠,所以最近没以前出现的那么频繁了。”
也许就像采取软银的泉水那样被矿毒或是其他什么影响了吧,这附近尽是些歪歪扭扭的树木。
“先轮换着吃午饭吧。没有忘记带作为便当的肉干和水壶吧?各队让半数队员进行警戒。另半数则先吃饭。”
勇吾看了看地上影子的长度后如此命令道。
(好了。)
我不露痕迹地离开,向东边走去。
只要梅塔波王所制作的地图情报正确,东边应该会有陆地螃蟹出没的地域。
我一边踩着咔嚓作响的枯叶,一边快步走着。
(哦,有了有了。)
觉得应该就是这附近而凝神看去,它们和迷彩服极为相像,拥有茶色与绿色混杂的保护色的甲壳,此时正在枯叶中潜伏着。陆地螃蟹是一种陆生螃蟹类的怪物。有着可以轻易切断人类手腕的巨大的螯。
“召唤巨蝎!”
我吟唱起召唤魔法,叫出了三只大型蝎子。这些家伙是超级巨大的蝎型怪物,这一类怪物理所当然,尾巴上有剧毒。然后,它们的毒并非会造成伤害的毒,而是有能让对象的AGI下降的特殊效果。一旦中毒,就会让对象的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下降。
“喂!螃蟹们,快过来吧!”
我怒吼着抓起树枝丢了过去,陆地螃蟹们一下子一起挥开枯叶站起身来。哦哦,它们举起螯吹着泡泡,似乎怒气冲天了。
“去吧。随便打几下就引着过来。”
听到我的命令,大型蝎子VS陆地螃蟹的战斗就开始了。不过,这边可没打算认真战斗。一边将大型蝎子当作盾牌防止陆地螃蟹的接近,我一点点的后退着。
(这真让人想起在与魔神古梦的战斗中,去引岩龙的工作呢。)
那时候虽然因为玛丽它们的妨碍而失败了,但这次并没有碍事的家伙。话说,从那时候起已经过了很久了,饿狼团的手下们现在都怎么样了呢?吉利阿姆还精神吗——
这是能让我这样想东想西的轻松工作。毕竟大型蝎子的毒一旦奏效,陆地螃蟹的动作就会变得迟缓。别那么慢慢吞吞的,给我更努力地跟上来啦,要引住这些螃蟹们让我轻松到甚至还有余裕来嘲笑它们。
(差不多了吧?)
我回头望向来的方向。
从森林的树木的间隙能看到剑光闪烁。似乎是骑士团的小鬼们正在与巨鼠战斗。不过那并不是什么激烈的战斗。只是以三、四只巨鼠为对象的剑的练习,几乎所有的小鬼都闲得无聊,一边忍着哈欠一边看着吧?
(双性人控装着一副勇者的嘴脸,却想着这么损的招数呢。)
我窃笑着让大型蝎子消失了。
一大群陆地螃蟹——大概有三、四十只——追着我赶了过来。我加快了脚步向他们冲了过去。
“哟哟,少爷小姐们,你们看起来很无聊呢。”
“拉姆达,你去哪里了?”
勇吾瞪了我一眼。
“哼。为了能刷更多经验,我去把有骨气的对手带来了。你可要感谢我哦。”
小鬼头们都发出了“咦!”“啊!”的惊讶之声。
嚓!嚓!嚓!伴随着如同军队行军一般的脚步声,一大群陆地螃蟹挥舞着大螯到来了……!
“别慌!”
勇吾大声喝止动摇起来的小鬼们。
“各队整列!”
“五列横队!”
以拉菲为首,各队的队长都进行了命令。
“拉菲队、雪莉队、博尔德队,上前!”
三个部队听从勇吾的命令进入了与陆地螃蟹的交战。
“召唤恶魔!”
我召唤出冰之恶魔。但是自己却没有加入战斗。
“喂!这可是给你们刷经验哦,要心存感激啊!如果害怕而想要逃走,这种家伙就由我来杀掉!”
我威吓道。冰之恶魔也咆哮起来。战战兢兢的小鬼们顿时都挺直了腰板。
(哼。虽然也有害怕的家伙,但总体上而言还真是出乎意料地没有动摇呢。很好很好,还是挺有胆子的嘛。)
我看着小鬼头们战斗的身姿,有些佩服。
各队大概分为十班,每个班由五人组成。各班以前卫三人+后卫二人的形式竖着排列。而由这样的班横排来构成队。
而这战斗的形式则是排在最前面的人挥剑与陆地螃蟹战斗。当HP减少到一半就立刻退到第三排,而在第二排的满血成员就顶替到最前排。后卫的两人使用药水或治疗卷轴来恢复退到第三排的人的HP,如果有闲暇还可以用弓箭攻击……嘛,就是这种形式啦。
(在埃塔纳尔如果有浪漫沙迦里那种快速流或沙漠之狐这样能够有加成的阵形,也许就能更轻松的战斗了……嘛,没有也没办法。在我们的世界,以小学生的年龄就能做到如此齐心协力的战斗就已经很不错了。)
“治愈术!”
我发现翔负责着拉菲队的回复。他看到我,向我眨了眨眼睛。哼,看来在吃便当的时候已经和翔通过气了,真无聊。
“音速斩!”
“治愈术!”
蕾碧雅和伊秀拉也混杂在小鬼的队伍中。但是她们也只因为战斗而绷紧了脸,并没有大吃一惊。勇吾这家伙,看来是和PT全员都事先打过招呼了吧……
博尔德队的后方有艾尔在,但她只是零星地发出火球术来攻击。并没有攻击的很频繁,可以看出她是想尽量让小鬼头们刷经验的意图。
(不管怎么说,这演习还算过得去。)
大型蝎子的毒依然在奏效,几乎所有的陆地螃蟹,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都下降了。就我看来,既不强也不弱,作为练习对手是十分不错的。
但是,小鬼头们可没这份闲心注意到这些,都拼命地挥舞着剑。
而且,陆地螃蟹和看起来一样,防御力很高。这样一来看起来更加强悍,即使攻击也无法顺利地减少它的HP,在精神上颇给人打击。
“拉菲队,后退!菲队,顶上去!”
勇吾也在后方观察战况,静静地发出了命令。
“后退,喂,快后退!”
其中也有因为战斗的兴奋而没能听到命令的小鬼。他们都被拉菲抓住领子怒喝了几句而回过神来,向后退去。
(指挥系统如果乱了可就麻烦了,以拉菲为首,各队队长也预先打过招呼了吧。不过,这些家伙还真是出乎意料地能干呢。)
我为了强化饿狼团的手下们,也曾有过进行这样演习的经验。正因为如此才清楚的明白。
在直接面对像这样预想外的危险时,是否能不动摇而去应对,一方面是看自己的胆量,另一方面则要靠经验。从这点看来,以他们的年龄来说已经是做的很好了。虽然也有脸色铁青膝盖颤抖的家伙,但却并没有陷入恐慌四处逃窜的家伙。很好,这是连大人都很少能做到的。
“墨·达队,和博尔德队交换!”
勇吾再次下达命令。虽然很缓慢,但小鬼头们的攻击还是将陆地螃蟹打倒,渐渐减少了它们的数量。叮叮咚叮咚叮铃咚!升级的音效呈发散状响起。
终于,最后一只陆地螃蟹被打倒,G四散飞出,战斗结束了。
对小鬼们而言这应该是前所未有的激战吧,几乎所有的人都大口喘息着呆立当场。
“赢了!做得很好!”
勇吾举起剑喊道,小鬼们则回过神来大声欢呼,赞颂着彼此的英勇善战。
“勉强还算很能干嘛。做得不错。”
我故意拍起手来。
“拉姆达!”
勇吾瞪了一眼拍着手的我,怒喝道。
“你到底在想什么呀?给我说明一下!”
“没想什么。也许亚克今天或明天就会再次侵略过来哦。和弱小的怪物磨磨蹭蹭的战斗事情也不会有什么进展的吧?所以我才想锻炼他们。你们应该心存感激才对。”
“虽然我明白你所说的。但是,赢了还算好,如果不顺利可是会有死亡者出现的。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尽量避免吧。”
哦哦,还真敢说。这明明是按照你的计划让我去做的事情吧。
“知道了知道了。但是,从结果上来看还是很好吧?比平时刷到了更多的经验值。升级了的家伙也很多吧?对吧?”
我抓住机会露出坏人般的笑容“KUKUKU”地笑了起来,骑士团的小鬼们则以生气的表情瞪向我。
回到了遗迹的我们将陆地螃蟹的肉连着壳一起烤来当作晚餐。
“这种怪物真好吃呢。”
“嗯。下次再去狩猎这个好了。”
“越是狩猎就能积攒到更多经验值并升级,然后就会越来越容易狩猎呢。”
小鬼们说着勇敢的话题。我来到稍微远离他们的地方观察着他们。
突然,一道影子投射了过来。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蕾碧雅。
“那个……拉姆达先生。今天辛苦你了。”
“没什么,也称不上辛苦。”
“这样啊。但是,居然接受了这种会让人憎恨的工作,我觉得这是很难做到的。”
蕾碧雅坐到了我的身边。从她那光滑松散的长发上飘来了淡淡的花香。
“没人做这种角色的话,组织就无法运行了。就是这么回事。”
“…………”
“要锻炼小鬼头们,光让他们升级是不够的。必须让他们锻炼出即使发生了预料外的事态,也不会动摇的胆量。话虽如此,如果被他们知道了这是我们的领导者——勇吾设下的全套,那也就糟糕了。我们也许会引起全员的反感,认为我们是讨厌的家伙,不能听我们的命令。弄的不好,他们会连将勇吾派到这里的那个武士老太婆都不信任。”
“啊啊,是呢。”
“在我率领的饿狼团中,有个叫吉利阿姆的大叔还算是个能用的人手,即使我什么都不说,这方面的事也会为我做好。向差劲的家伙怒吼,也会借由我的名头向忠诚心低下的家伙送东西……现在想想真是被他帮了不少。”
“拉姆达先生和吉利阿姆先生互相之间十分信任呢。”
嗯?
“平白无故的,你怎么了?”
“勇吾先生说了。这个任务带着拉姆达来真是太好了,能接受这种使命,真的是帮了大忙。那是十分信任你的口吻。”
我用鼻子嗤笑了一下。
“我就想蕾碧雅怎么会找我说话,觉得有些奇怪呢……是因为勇吾那家伙让你来向我这么说,你才来到这里的吧?”
“不,请不要把人往坏里想。我对你今天为大家所做的事情,从心底感到佩服。你是元教团成员,也曾攻打拉兰想要让魔神复活,关于这些我当然颇有微辞。但是,拉姆达先生。你是超过lv60的召唤大师。这份力量是十分巨大的。如果你能够痛改前非并将这份力量用于正途,作为伸出正义一方的人,我当然觉得这是值得高兴的。”
哼。
作为身处正义一方的人都跑出来了。又带了这么大一顶高帽子。对于这种说法,我觉得有些烦人和不舒服。
但是……
但是蕾碧雅向我露出的爽朗笑容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要说记忆中还有谁向我露出过这样的笑容……是呢……在我还是小鬼的时候,老妈也曾向我露出这样的笑容……好像有过。
“呐。”
我直直地凝视蕾碧雅。
“如果我伪装成事故,将勇吾杀死了,你会伤心吗?”
连我自己都知道这问题太为荒唐,出乎意料。说真的,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
蕾碧雅吃惊地眨巴着瞪圆的眼睛。
“你不会那么做的。”
终于,她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认为?”
“我觉得你是个当不了坏人的人。”
“根据呢?”
“如果你是无可救药的坏人,那个叫吉利阿姆的人就不会在你的手下接受扮演坏人的角色了。”
“…………”
“而且,勇吾先生信赖着你。既然他信赖你,那我也信赖你。”
蕾碧雅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转向了另一边——也就是勇吾那边。
他正围着篝火,向骑士团的小鬼们露出微笑。
(难对付呢。)
我在内心苦笑起来。蕾碧雅是个好女人。也十分的有教养。从体贴扮演着坏人角色的我,来安慰我这点看来,性格也不错。虽然喜欢着勇吾这点让人有点火大,但是,这份喜欢是一心一意的,这点也很不错。如果我只是光示好一下,就会屁颠屁颠地靠过来的话,那种轻浮的女人反而会让我幻灭。
(如果我伪装成出乎意料外的事故而杀死了勇吾……蕾碧雅一定会哭的吧。一定会哭道肝肠寸断,眼泪干涸吧。)
我回想起与勇吾它们一起冒险的日子。
虽然是打算玩个朋友游戏,难道真的成了朋友吗?
勇吾、蕾碧雅、翔、艾尔、伊秀拉——都是些……不错的家伙,反而是我乱了方寸。这个世界上尽是些差劲的垃圾满地乱爬,我要把他们全部踩在脚下,我一直都是这样盛气凌人地活着,而此时却产生了动摇。
“已经说完了?我要睡了。”
“咦?啊啊……那,拉姆达先生。晚安了。”
我把蕾碧雅赶走后仰躺着,看向在天空中闪耀着的红色眼球。
我装作孤独的一匹狼,憧憬着称王称霸……但是……
(但是……伙伴这种东西还真是出乎意料的不错呢。)
我居然会有这么觉得的一天。这让我自己都十分惊讶,但却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