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二卷 课后辅导的英雄们
  5. Satan.
  6. 繁体版

Satan.
2017-06-23 12:26:04

		

冥府──
位于冥界下层,区分死者灵魂的地方。
我──阿撒塞勒来到这里。
冥府是奥林帕斯──希腊势力的神,黑帝斯统治的世界。
这里没有冥界那么辽阔,遍地荒芜,是生物无法栖息的死亡世界。
冥府深处有座古希腊式神殿。那是住在冥府这里的死神们的居所,也是黑帝斯的根据地「黑帝斯神殿」。
我和其他几名成员一起踏进这里。
我们一进来,死神们立刻围了过来,以充满敌意的眼神看著我们。
这次造访没有事先联络。站在对方的立场,几乎可以说是袭击。
我们过来的理由很简单。一是为了向黑帝斯那个家伙提出抗议,二是不让那个骷髅老头对目前处于危机的冥界为所欲为。
那个臭老头那么执著于找恶魔和堕天使的麻烦,想必会趁「魔兽创造」的巨大魔兽大闹冥界时,在绝佳的时机捣乱吧。
所以这次突然造访,也带有牵制的含意。
我们来到一处看似祭祀场的地方。宽广的室内空间以黄金等材料加以装饰,金碧辉煌的豪华作工和冥府完全不搭。
格外巨大的祭坛和奥林帕斯三大神──宙斯、波赛顿、黑帝斯──的壁面雕刻特别华丽,相当引人注目。
从祭祀场的深处,走出一个身穿司祭礼服配上法冠,身边带著几个死神的臭骷髅──黑帝斯。那个家伙身上还是一样散发讨厌的气焰。
身边的死神看起来也都是相当高强的高手。从他们身上的气的性质来看,大概都有上级到最上级的程度吧……之前那个最上级死神普路托不在这里,让我有点在意……
一看见黑帝斯,站在我身旁的男子便向前踏出一步:
「好久不见了。我是冥界的魔王路西法──瑟杰克斯。冥府之神,黑帝斯大人。对于这次突然造访,我深感抱歉。」
没错,和我一起过来的成员之一,就是瑟杰克斯。
从那个拟似空间回来之后,我把所有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包括奥菲斯的状况,还有发生在一诚身上的事。尽管没有资格请求原谅,我还是对瑟杰克斯说声「对不起」。
他在听我报告时始终面不改色,只是默默聆听。而且完全没有责怪我……害莉雅丝和一诚遇到那么大的麻烦,我原本早已有所觉悟,准备好挨揍了。因为我所犯下的过错就是这么严重──
先是针对如何因应进击的巨大魔兽群以及在各地作乱的旧魔王派,以保护民众为优先,对部下做出指示之后,瑟杰克斯对我说声:
「我打算去冥府。希望阿撒塞勒也可以一起来。」──他这么邀请我。
瑟杰克斯也知道,黑帝斯很有可能趁乱做些什么。
然而面对黑帝斯这种说了也不会听的对象,又该如何对付?
答案就是魔王亲自造访。
然后刚才我也接到有关一诚的最新消息,同时也转告瑟杰克斯。瑟杰克斯似乎也放心许多。看来他也非常担心。
无论如何,既然有奥菲斯陪著他,德莱格也平安无事,应该会想办法自己回来吧。因为那个家伙是无敌的胸部龙。
原则上恶魔方面也开始调查次元夹缝,他要回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之后我再帮那个家伙做个新的身体就没问题了。不过……灵魂也就算了,神器有没有办法顺利固定在新的身体还是个问题……真希望能够以最轻微的损失让他变回原样。
黑帝斯没有眼球的眼窝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发笑:
〈没想到你会直接过来这里……哗哗哗,这下子被你们攻其不备了。〉
嘴巴虽然这么说,他看起来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这个家伙的实力货真价实。他八成是觉得就算真的和我还有瑟杰克斯开打也能赢吧。
米迦勒原本也说要过来一趟,但是天使长跑来地狱底层,看在众人眼中总是不太好,所以我阻止他。
黑帝斯的视线看往我们身后:
〈那个冒牌天使呢?我感觉他的身上散发非同小可的波动。〉
我们身后是一名身穿神父服,金发绿瞳的青年。
──他的背上还有多达五对的纯白羽翼。
青年轻轻点头示意:
「您好您好,我是『神圣使者』的鬼牌,杜利欧•杰苏阿尔多。今天是担任路西法大人和阿撒塞勒大人的护卫。不过我想大概没什么必要,只是奉米迦勒大人之命『姑且』过来一趟。就是工作,天使的工作。」
态度相当随便……传闻倒是没错,怪人鬼牌,杜利欧。
「煌天雷狱(zenith tempest)」的持有者,支配天空的「神圣使者」──
〈……传说中的天界王牌啊。听说寄宿身上的神灭具能够任意操控、支配世界的天候……哗哗哗,米迦勒那个小子,居然打出鬼牌了。〉
因为必须这么做才能对付你啊。
原则上,我带来的神灭具持有者「黑刃狗神(canis lykon)」的刃狗(slash dog)也在外面待命,避免发生什么事。
〈哗哗哗,蝙蝠和乌鸦的首领,加上两个神灭具……这样欺负我这个老人会不会有点太过分啦?〉
还真敢说,凭你的实力,准备这么多战力搞不好也会被击退。这样啊……他连人在外面的刃狗也掌握住了。不愧是冥府之神。
〈要和你们喝茶聊天也不是不行……不过还是姑且问问吧。你们过来有什么事?〉
……明知故问。他到底想要惹怒我们到什么地步才甘心……!
瑟杰克斯维持自然的态度回答:
「不久之前,位于冥界恶魔方面的格喇希亚拉波斯领发生一起重大事件。在举办中级恶魔考试的考试中心附近的某间饭店,舍妹与她的眷属,以及人在这里的阿撒塞勒总督受到『祸之团』的袭击。」
〈喔,那件事啊。我也接到报告了。〉
「我听总督他们的说法,同时也遭到死神袭击。」
〈那是因为我听闻你的妹妹和阿撒塞勒大人串通,和那个无限龙神──奥菲斯进行密谈,所以才拜托他们前去调查。好不容易各个势力都开始准备展开合作体制,在这种状况下出现那种危险至极的背叛行为,会打乱所有势力的步调。而那样的背叛行为还是最为大力提倡和平的阿撒塞勒总督本身所为,那岂不是更加严重吗?我很想知道敬爱的总督在打什么主意,才会委托部下调查。同时也命令他们,要是真的有什么背叛行为,可以进行最低限度的警告,只是如此罢了。〉
黑帝斯如此说明,话中还不时加入非常刻意的敬称。
……他的说法真是让我气到五内俱焚。老实说,我恨不得现在就拿出光之长枪抵在这个家伙的喉咙上……
不过那个混帐,居然把普路托半开玩笑的推托之词照本宣科!那算是哪门子的最低限度的警告!投入那么多死神,甚至连传说中的死神普路托都来了……!
黑帝斯摸摸没有肉的下巴,继续说下去:
〈不过那好像是我太过急躁了。要是对你们造成什么损害,我愿意赔不是。如果你们希望我赎罪,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尽管说。除了我的性命以外,任何要求我大致上都可以帮你们实现。〉
……那种高姿态的话语和态度,或许是故意的吧。对现在的我而言真是效果奇佳。对于当时身在袭击现场的我而言,这样的言行让我无法压抑自己的怒气。
但是我没有和这个骷髅老头起冲突。
……因为身边有个散发沉重压力的家伙……真没想到你冷静的表情可以如此吓人,瑟杰克斯。平常你的气焰从来不会出现任何紊乱,现在就连我也看得出你体内的魔力正在翻腾不止喔?
听到黑帝斯的报告,瑟杰克斯点了一下头:
「这样啊。太过急躁……原来如此。还有一件事,因为有个不太好的传闻传进我的耳中,这次来有一部分是为了确认那件事。」
你打算进入正题了啊,瑟杰克斯。
瑟杰克斯开始兴师问罪。
「黑帝斯大人,我接获的报告指出你和『祸之团』暗中有往来。英雄派、旧魔王派都曾经接受你的协助──报告是这么说的。听说他们用了那个萨麦尔喔。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就是重大的背叛行为。尽管立场不同,但是不能将那个东西放出来,应该是各势力的共识。我个人没有怀疑您的清白的意思,不过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萨麦尔的封印状况,姑且做个确认呢?」
黑帝斯那个家伙有没有用过萨麦尔,只要调查一下封印术式的旧化状况立刻就知道。如果没用过,就是古老过去施加的封印术式。如果用过,封印术式就是最近施加的。
只要确认这件事,就可以得到弹劾他的理由。
听到瑟杰克斯的问题,黑帝斯做出有如叹气的动作开口:
〈无聊透顶。我很忙的,没空理会你们的怀疑。〉
黑帝斯只留下这句话,准备离开这里!
喂喂喂!这个家伙是怎么了,情况对自己不利就打算当作没这回事吗!我正准备追上去,但是瑟杰克斯伸手制止我:
「我知道了。那么我也不再追问这件事。不过有人怀疑黑帝斯大人也是事实。不如这样吧?在冥界的魔兽骚动平息之前,希望黑帝斯大人可以和我们一起待在这个祭祀场。」
瑟杰克斯的提议是把黑帝斯留在这里。也就是为了避免黑帝斯趁冥界陷入危机时从旁搅局,让魔王亲自在这里监视祂,直到事件平息为止。
这算是最后的手段。不过真要说来,我们事前就已经预料到情况大概会变成这样。
我原本的打算是在歼灭巨大魔物之前,将整座神殿连同黑帝斯一起用结界笼罩。但是因为瑟杰克斯的强烈要求,还是想要一个可以对话的场合。
黑帝斯停下脚步,原地转头:
〈这番话倒是挺有意思的,小伙子。这个嘛……不如这样好了──如果你让我见识一下真正的模样,我倒是可以考虑看看。〉
──
黑帝斯的条件让我瞬间无言……来这招啊,那个混帐。
黑帝斯的眼窝发亮,继续说下去:
〈我听说过关于你的传闻。那个名叫瑟杰克斯的恶魔为何能够冠上「路西法」之名。是因为你超越「恶魔」这个存在。〉
…………
瞬间静默。瑟杰克斯点点头,打破这个寂静:
「──好吧。如果这样就可以把您留在这里,这点小事不算什么。不过最好是请您身边的人离开──他们肯定会被消灭。」
〈喔喔,这个有意思。在我身边的这些都是上级死神,其中还有最上级死神。话虽如此,我还是认为你所言不假。〉
瑟杰克斯那番话,让守在黑帝斯身边的死神散发的敌意更加浓厚。
瑟杰克斯脱掉外衣,以眼神示意我和杜利欧退后。
……你是认真的啊,瑟杰克斯。
在我和杜利欧的守护之下──瑟杰克斯开始提升自己的魔力。他的身上散发毁灭魔力,将身体染成一片鲜红。
瞬间──整座神殿开始震动……神殿受到瑟杰克斯的魔力影响,剧烈摇晃。这座神殿的结构应该相当坚固,却像这样开始发出惨叫。祭祀场到处冒出裂痕,墙壁、地板、天花板上都是。
不,照这种震动的感觉来看,不只是整座神殿──而是这一带,整个区域都因为瑟杰克斯的魔力而震动……?
瑟杰克斯的身体开始流出毁灭魔力,消灭周围的事物,连一粒尘土都不剩。
当鲜红色的气焰完全包覆瑟杰克斯的身体时,庞大的魔力瞬间笼罩整个室内!
…………神殿不再震动,祭祀场陷入一片寂静。出现在室内中央的──是呈现人形的毁灭气焰。毁灭的化身盯著黑帝斯开口:
「变成这个状态之后,我的意志将无法控制毁灭魔力向周围扩散。必须准备特定的结界或是领域,否则会将一切化为虚无──幸好这座神殿够坚固。看起来还撑得住。」
毁灭的化身语气和瑟杰克斯一模一样。
这就是瑟杰克斯的真面目……
可以说是将质量大到夸张的毁灭魔力压缩成人形吧……?就算是这样,我的皮肤也感觉到这股气焰的性质……!即使是以我现阶段感觉得到的魔力质量来说……也有前魔王路西法的十倍!
之前去吉蒙里家叨扰时,瑟杰克斯的父亲──吉蒙里的现任宗主曾经对我说过。
「阿撒塞勒总督。我的儿子──其实是某种不知道该不该分类为恶魔的异常存在。我有时候会这么想。」
当时的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现任宗主眯起眼睛接著开口:
「儿子是恶魔的突变体,这点大概无庸置疑。但是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我的血统当中有什么特质,还是巴力家的血统当中含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连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瑟杰克斯和阿杰卡在现今的恶魔世界是唯二的超越者,这点是可以肯定的。或许他们两个生来就注定成为魔王吧。毕竟除了魔王以外,没有哪个位子容得下他们两个。瑟杰克斯就是强到这种程度。」
……我终于明白您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吉蒙里大人。难怪在对抗前魔王政府之战当中,瑟杰克斯即使面对前魔王的血脉,也能够以王牌之姿奋战。
……他具备规模如此离谱的魔力,有这样的战力,情势自然会有所变化。而且还是他和阿杰卡,有两个力量超群的恶魔。当时由反魔王派获胜,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不过还有另外一个足以称为超越者的恶魔……但是那家伙已经消声匿迹很久了。要是那个家伙出现,大概也很难对付吧。
「……哈哈哈,这样应该不需要护卫吧。」
鬼牌杜利欧在后方苦笑。是啊,见识到这个东西之后,难免会有那种感想。
『这样您满意了吗,黑帝斯大人?』
听到瑟杰克斯这番话,黑帝斯只是不以为意地笑道:
〈哗哗哗,你这个怪物。原来如此,你远远超越前路西法,甚至超出魔王这个范畴。不,我感觉到的力量强大到让人怀疑你究竟是不是恶魔──你到底是什么?〉
「我自己也想知道。可以确定我是个突变种──无论如何,现在的我有能力消灭你。」
〈哗哗哗,听起来真不像是开玩笑。在这里和你发生冲突,冥府肯定会消失吧。〉
是啊,如果是现在的瑟杰克斯说出那种话,我也不觉得是开玩笑。真是令人开心的失算。原本最坏的打算,是由我们竭尽全力拖住黑帝斯,但是以现在的瑟杰克斯的力量,要对付祂绰绰有余。
真是的,一诚、莉雅丝,你们家的大哥也强得太离谱了。
正当黑帝斯盯著瑟杰克斯时,一名死神从暗处现身,来到祂的身边。死神对黑帝斯耳语,不知道报告什么。
听闻报告之后,黑帝斯朝著设置在祭坛的圣火台伸手。
于是火焰一晃,映照出一个影像。影像当中有一群人面对死神大军,正在大闹特闹。
『看招看招看招!看你们能在我的棒下撑多久,这些死神!』
其中一个人影是挥舞如意棒的美猴。
在他的身旁,一个巨大的魔像──戈革玛各挥动粗壮的手臂,一口气打飞许多死神。接著它的部分手臂开始变形,从中冒出机枪。大概是制造者安装来对付魔兽吧。机枪随即射出许多子弹。
影像中也看得见黑歌和勒菲的魔法攻击。还有亚瑟挥舞圣王剑屠杀数以百计的死神。
发挥神速灵活移动,撕裂大量死神的是芬里尔。
──是瓦利队。
他们出现在冥府,与那些死神开战。
是啊,我多多少少料到会有这回事。他们不可能就那样忍气吞声。如果要还以颜色,对象只有曹操等人、旧魔王派,以及黑帝斯。
你们出手的时机真是刚好。明明没有事先联络或讨论,你们这些混帐还是干得好。而且他们的芬里尔还具备能够弒神的獠牙,这对于黑帝斯阵营也是一大问题吧。
乍看之下,瓦利似乎不见人影……不过那个家伙肯定有什么企图。
〈……这是你干的好事吧,乌鸦的首领。〉
黑帝斯以极为不高兴的声音询问我。
很好很好,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想看的就是祢这副德性。我忍不住露出充满嘲讽的笑容对祂说声:
「这个嘛,不知道。」
〈…………!〉
黑帝斯身上的气焰带著激动。
哎呀呀,祂好像相当生气。要是太小看处于最佳状态的瓦利队,小心尝到苦头喔,骷髅神。那些家伙各个都是怪物,还把之前各势力派去追击的部队全都击退了。
「我看祢必须出动所有死神才能解决白龙皇的人马喔。而且祢也得待在这里亲自坐镇指挥才行。」
这下子黑帝斯肯定无法在冥界的危机当中从旁作乱。瓦利队在冥府捣乱,就连瑟杰克斯也拿出真本事,祂根本没空去找冥界的麻烦。
瑟杰克斯也同意我的意见。
「是啊,所以您也只能待在这里了。」
在充满魄力与紧张气氛的空间当中,瑟杰克斯竖起一根手指。
「还有一件事。这完全是私事。不过还是请您让我说完。」
毁灭的化身以充满憎恶的锐利眼神盯著冥府之神。虽然他的视线不是朝向我,然而光是待在这里,我就感受到足以让全身冻结的敌意──
「冥府之神黑帝斯啊。祢对舍妹莉雅丝以及我的妹婿兵藤一诚散发的恶意,罪该万死。要是我们必须在这里交战,请祢有所觉悟──我将不会有任何犹豫和保留,势必让祢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殆尽。」
如果说黑帝斯犯了一个错──就是激怒这个男人。
不,祂犯了两个错。我也在手上制造光之长枪。
「骷髅神,别忘了我也很生气。虽然说这是个人的怨恨,不过姑且让我抗议一下──你竟然弄哭我的学生……!」
正面承受我和瑟杰克斯全面解放的敌意,黑帝斯的气息还是没有变化。
算了,这样一来黑帝斯这边的事就结束了。
新生代恶魔们,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啰?
还有──
一诚,你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不然所有的表现机会都会被抢走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