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二卷 课后辅导的英雄们
  5. Life.-3 没有赤龙帝的吉蒙里
  6. 繁体版

Life.-3 没有赤龙帝的吉蒙里
2017-06-23 12:26:04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音无丶初音
扫图:魂魄妖天
录入:一心只想A女装
我没事!我不会哭!
因为胸部龙会保护我们!
-----
距离中级恶魔升格考试已经过了两天的中午──
我──木场佑斗身在吉蒙里城某个大房间角落。吉蒙里城陷入一阵慌乱。除了佣人以外,吉蒙里的私人军队也慌忙展开行动。
因为现在的冥界面对危机。
旧魔王派的夏尔巴•别西卜以邪术影响「魔兽创造(annihilation maker)」所诞生的超巨大魔物群出现在冥界,朝各重要据点以及都市进击。
设置在房间里的大型电视播放焦点新闻,画面上正是进击中的巨大魔兽。
『各位观众请看!突然出现的超巨大魔物未曾停下脚步,一路朝都市区域前进!』
记者在魔力驱动的飞船和直升机上战战兢兢报导现场的状况。出现在冥界,诞生自「魔兽创造」的巨大魔兽总共有十三只──全都是体长轻松超过百公尺的巨兽。每一只都有大约有一百五十公尺。
电视上将那些巨兽的状况钜细靡遗报导出来。现在每个频道各自追踪一只魔兽的状况。在那个拟似空间见到它们时,还是一群身上带著黑色气焰的巨大人形魔物。
它们的外型似乎在来到冥界之后有了变化,有维持人形的巨人型魔物,也有用四只脚走路,如同野兽的类型。没有两只有相同外型。
巨人型虽然是用两只脚走路,不过有的头部是水栖生物、有的只有一只眼睛、有的长出四只手,总结来说就是类似合成兽的魔物。野兽型魔兽也同样是由各种生物、魔兽的部位构成的个体。
它们未曾停下脚步,一步一步缓慢前进。照这样下去,距离重要地点最近的魔兽会在今天抵达目的地。其他的魔兽也大多会在明天到达都市区域。
最麻烦的是这些魔兽在进击的同时,会自行制造小型怪兽。魔兽身上的各部位隆起,皮肉绽开之后诞生小型怪兽。虽然大小和人类差不多,问题在于数量极多。一次就可以制造几十只,甚至近百只的小型怪兽。它们行经的森林、山地、自然都遭到破坏,栖息在当地的生物也被啃食殆尽。
位于进击路线的城镇、村庄的居民都得以顺利避难,死伤因此降到最低,但是城镇、村庄都被蹂躏得一塌糊涂。
它们经过的地方什么也不剩,状况相当凄惨。
极为异常的生物──这就是上位神灭具(longinus)之一「魔兽创造」创造出来,有如恶鬼的异形……同样身为创造系神器(sacred gear)的持有者,我对这个能力充满敬畏之意。据称能够匹敌神的异能、足以毁灭世界的能力,如今以现在进行式的状态呈现在我们眼前。
异形当中格外巨大的,是目前朝著位于冥界──魔王领的首都莉莉丝前进的超规格魔兽。那是人形的魔兽,巨大的身躯比其他魔兽还要大上一圈以上。即使隔著画面也看得出它有多么强大。
冥界政府称呼那只特别巨大的魔兽为「超兽鬼(jabberwock)」。其他十二只巨大的魔兽则是「豪兽鬼(bandersnatch)」。这两个都是阿撒塞勒老师从《爱丽丝梦游仙境》的作者路易斯•卡罗的作品里选出来的名字。
电视当中,冥界的战士们开始迎击「豪兽鬼」。大家张开黑色的翅膀,有的从正面,有的从侧面、背面,几乎在同一时刻展开攻势,以魔力开火。
足以完全涵盖周遭区域的大质量魔力袭向魔兽。
发动如此强力攻击的迎击小组,是最上级恶魔及其眷属。一般的魔兽遭受如此强大的攻击,肯定已经遭到消灭了吧。
然而──
『怎么会这样!最上级恶魔小组的攻击完全起不了作用!』
电视里传出记者颤抖的声音。
没错,电视画面当中──是面对最上级恶魔小组的强大攻击,依然无动于衷的魔兽。
……和我们在拟似空间当中攻击魔兽时一样。
只能打伤身体表面。完全无法造成任何足以致命的伤害。
前往迎击的各个最上级恶魔小组,都是排名游戏当中名列前茅的队伍。尽管如此,还是无法有效迎击。即使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光是歼灭接连冒出来的小型怪兽就已经快要忙不过来了……那些巨大魔兽都拥有压倒性的防御力。
负责迎击各个魔兽的,还有堕天使派来的部队、天界方面派出的「神圣使者(brave saint)」、瓦尔哈拉的女武神部队,希腊方面也有战士大队赶来,和恶魔缔结合作关系的势力纷纷派来援军。有了这些支援,目前至少脱离最坏的状况。
然而问题依然堆积如山。
第一个问题就是更加强大的「超兽鬼」。
昨天晚上,排名游戏的冠军──迪豪瑟•彼列率领他的眷属队伍前往迎击……尽管对「超兽鬼」造成伤害,却也只能暂时妨碍它的前进。「超兽鬼」迅速再生治愈伤势,若无其事地重新进击。
这个事实成为冲击性的新闻传遍整个冥界,助长了民众不安的情绪。因为大家都认为「只要冠军和他的眷属出马,再强大的魔兽也能打倒」所有人的内心都如此深信不疑。皇帝(emperor)彼列与其眷属的实力无庸置疑。即使我们吉蒙里眷属在万全的准备下迎战,也赢不了他们吧。他们就是这么强。然而就连这么强的他们,也对付不了那些魔兽。
另外一个问题是潜藏在各地的旧魔王派,趁著这个混乱发动多次造反。我想那些魔兽的进击,也是他们的计画的一部分。他们配合这波攻击,目前正在各个都市大闹特闹。
冥界的战士们也前去迎击旧魔王派,恶魔世界现正陷入混战。
而且我们也接到报告,冥界各地都有上级恶魔的眷属趁著混乱反抗主人。可以想见一定是那些非自愿转生为恶魔的神器持有者,趁此机会在发泄过往的怨恨。
若是用老师的说法,各地现在可以说是禁手(balance breaker)的跳楼大拍卖状态。各个势力的战士也去处理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战力。因为阻止魔兽群前进才是第一要务。要是都市区域和重要据点失去作用,对于敌对组织而言正是最好的侵略条件。
……没错,冥界现正面临重大危机。
因为旧魔王派的造反引发的超巨大魔兽进击──
不过暗中促成这次行动的,似乎是冥府之神黑帝斯……而且「祸之团(Khaos Brigade)」的英雄派现在说不定也在什么地方暗中策画行动。
在那个拟似空间时,英雄派被黑帝斯和旧魔王派摆了一道,但是面对这个超出他们计画的状况,那些英雄的子孙不知道会采取什么行动。
毕竟他们可是恐怖分子,不可能顾虑我们的情况。
具有强大力量的神佛和魔王之所以无法前去迎击魔兽,也是顾虑到曹操可能会在任何地方伏击。他的圣枪具备的力量足以轻易消灭神佛和魔王。
要是因为这起事件导致任何神佛或魔王遭到消灭,不知道会对今后的各方势力情势造成什么影响。掌管万事万物的神佛和魔王对于各个世界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巨大存在。
而且黑帝斯也随时有可能派死神(grim reaper)大军过来……
所幸由于政府以疏散各地区的民众为最优先,目前并未造成严重的伤亡。
要是遭到更严重的打击,恶魔这个种族的延续真的会陷入危机。这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安排。然而更重要的是瑟杰克斯陛下不可能轻忽民众的安危。
不过再这样下去,冥界会……
这就是夏尔巴•别西卜──旧魔王派对现任政府抱持的怨恨吗?
「几位魔王陛下的眷属好像终于要迎击『超兽鬼』和『豪兽鬼』了。」
──突然传来别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莱萨•菲尼克斯。
因为看电视看得太认真,同时又在想事情,我完全没有发现他接近。
莱萨•菲尼克斯叹了口气:
「我今天是陪大哥过来的,想顺便和莉雅丝还有蕾维儿见面。不过毕竟你们也有自己的状况……我感同身受,木场佑斗。」
莱萨•菲尼克斯眉头深锁,一脸严肃。
……连莱萨都已经知道他的──一诚同学的死讯了啊。
没错,我们在引发这个状况的事件当中,失去重要的伙伴──赤龙帝兵藤一诚。由于奥菲斯遭到夏尔巴•别西卜绑架,一诚同学只身前去把她抢回来。回到原本的世界之后,我们开启龙门(dragon gate)试图召唤他……
但是回到我们身边的,只有他的恶魔棋子(evil piece)──八颗「士兵(pawn)」棋子。
……当时的状况是只有一诚同学的棋子回来,而且龙门当中可以感应到些许萨麦尔的气焰,因此可以想见他是在和夏尔巴战斗时,受到萨麦尔的诅咒攻击。他也是因为这样才回不来吧……
诅咒以何种形式发挥影响,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萨麦尔的气焰确实透过龙门传来。恐怕是黑帝斯暗地里和夏尔巴做了什么交易吧。
……不擅长使用魔力的他,如果中了萨麦尔的诅咒,肯定无法活命。阿撒塞勒老师说得很清楚。
据说过去也有过只有棋子回应召唤的例子,听说在这种状况下,本人肯定已经丧生。
即使只有棋子也要回到主人身边。具有这个强烈意识的眷属,就会引发这样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归来的棋子也会失去功能,再也无法使用。
我们也请天界调查赤龙帝的灵魂目前处于何种状况。因为宿主死后,赤龙帝──德莱格会自动寻求下一个持有者。这些资讯原本会登录在位于天界的神器系统资料库……
不过或许是因为锁定这个世代的神灭具持有者变得比之前困难许多,天界方面表示直到现在还是没有相关资讯。神子监视者(Grigori)的神灭具观测机构目前也正在调查……但是他们事先已经表示过,恐怕很难得到详细资讯。
而且应该和一诚同学在一起的奥菲斯,也是行踪不明。不知道是直接留在次元夹缝里,还是因萨麦尔的诅咒而灭亡。目前各方面也在持续调查龙神的下落,不过一般认为被夏尔巴带到黑帝斯那里的可能性很低。
──因为一诚同学不可能打输夏尔巴。
他一定可以确实收拾夏尔巴。即使赌上性命──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如此深信。
但是无论怎么调查,都查不到任何消息能够否定他──一诚同学之死的可能性……
他的死讯尚未公开,只有部分人士知情。
但是……!我们又怎么可能轻易接受这件事……!
「感谢你的关心──你见过社长了吗?」
我好不容易转换心情发问,但是莱萨•菲尼克斯摇摇头:
「没办法。她待在房间里不肯开门。无论我怎么叫都没有反应……不过她的模样大概也无法见人吧。毕竟是在那种状况失去心爱的男人。」
这时有个人「叩。」的一声在大房间里的桌子放下茶杯。
──是小猫。
「……请用茶。」
表情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小猫放下茶之后,坐在房间角落的椅子上。
「听好了,蕾维儿。总而言之你要先打起精神,知道吗?」
大房间里又出现两个人。是蕾维儿和另外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我见过他。说虽如此,其实是在电视上看过。
那是菲尼克斯家的大哥,也是继任宗主──勒瓦尔•菲尼克斯。相貌堂堂,身上的贵族服饰端正整齐,和莱萨•菲尼克斯不良青年的风格正好相反。风度翩翩、气质出众,光是站著就能展现他的风采。
他在排名游戏也曾经进入前十名。目前业界也盛传他近期很有可能升格最上级恶魔。
原来如此,莱萨•菲尼克斯是陪他过来这里啊。
他鼓励自己的妹妹蕾维儿之后,对我进行确认:
「你是莉雅丝小姐的『骑士(knight)』吧。在这种状况下,我想交给你应该就行了。」
他走到我的身边,从怀里拿出几个小瓶子──是不死鸟的眼泪。
「我们之所以过来,是为了把这些交给你们,顺便探望一下舍妹和莉雅丝小姐。在这种非常时期,眼泪也得分配到各个迎击部队,能够准备给你们的只有这些。对于你们这些前途无量的新生代,我深感抱歉──不久之后,我也会带著愚弟前去迎击魔兽。」
──菲尼克斯兄弟也要迎击魔兽啊。拥有不死之身的菲尼克斯在前线确实是相当可靠的战力。
「……我是愚弟真是抱歉。」
莱萨•菲尼克斯听到哥哥这么说,显得有些不高兴……菲尼克斯家有四兄妹,这在现代的上级恶魔当中算是罕见的多数。长男和三男参加游戏,至于次男听说是媒体的干部。
我从勒瓦尔手上接过眼泪……想必他是相信我们,认为我们会到前线,才将这些托付给我们吧。
勒瓦尔用手刀往莱萨•菲尼克斯头上一劈,同时微笑开口:
「莉雅丝小姐和莉雅丝小姐的『皇后(queen)』都因为赤龙帝之死而非常失落。在这种时刻最能保持冷静的大概只有你吧。身处于如此多情的眷属当中,还是能够承受失去同伴之痛──你表现得很好。」
「多谢夸奖。」
……老实说,我在许多方面也已经到达极限。但是我必须继续忍耐。正如同勒瓦尔所说,不在这里的社长和朱乃学姊的状态并不理想。
社长回到城里之后,就一直拿著一诚同学的棋子关在自己的房间里。朱乃学姊的内心也遭到打击,失魂落魄地坐在客房的沙发上。即使我对她们两位说话,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们那么依赖一诚同学,心中想必非常煎熬吧。
……就连爱西亚同学也是待在客房里哭个不停。
「……我好想立刻去找一诚先生…………可是如果我追随一诚先生而去……一诚先生一定会很难过…………我们约好要永远在一起……我忍不住心想,既然如此,只要我也到那个世界就可以和一诚先生永远在一起……一诚先生……我到底该怎么做……?」
她也是拚了命在对抗悲伤。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同学还在天界。不清楚一诚同学的死讯有没有传到她们耳中。
可能影响天界的「系统」的洁诺薇亚(因为知道神已死)之所以能够待在天界,听说是因为阿撒塞勒老师还有北欧神话的世界树(Yggdrasill)的协助,「系统」得到一定程度的补强。然而即便如此,能待的时间也很短。
虽然得到各势力的协助,天界的「系统」还是太过纤细,有太多不明之处,想要完全分析需要花上很多时间。
加斯帕和罗丝薇瑟小姐都为了变强而出远门,直到现在都没有联络。他们两位应该都不知道一诚同学的情况。
……吉蒙里眷属真的是分崩离析。不久之前还是一支无与伦比的优秀队伍,如今完全看不出来有那回事。
即使不在这里的成员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失去身为队伍支柱的一诚同学,这个损失实在太过巨大……
我能够支撑这只队伍吗?一诚同学,哪怕只有一点也好,把你的勇气分给我吧。把你那个勇于迎击任何对手的勇气分给我……
勒瓦尔继续开口:
「站在我们家的立场,很想让蕾薇儿成为赤龙帝的眷属。如果可以,更希望舍妹可以就这样留在他的身边。」
「是的,这个我知道。」
一诚同学大概没发觉,不过菲尼克斯家的意图在许多方面都很明显。
「……蕾维儿今后该怎么做可以之后再谈,现在能不能让她待在这里?难得她好像交到朋友了。是小猫和加斯帕吧?舍妹经常透过联络用的魔法阵向我提起他们两位,看起来十分开心。」
这样啊,蕾维儿向家人报告驹王学园的种种时,似乎相当高兴。
「好的,我们会妥善照顾蕾维儿小姐。」
听见我的回答,勒瓦尔笑道:
「嗯,那么我们走吧,莱萨。身为菲尼克斯家的男人,你也得让全冥界见识你的业火之翼。你也不希望别人继续把你当成暴发户的笨蛋吧?」
「我知道,兄长。那么我们走啰,木场佑斗。莉雅丝她们就拜托你了。」
语毕的勒瓦尔和莱萨•菲尼克斯就此离开现场。
大房间再次回归寂静。
我坐到蕾维儿和小猫身旁。
两人的眼眶随即泛泪,伸手掩面。
「……怎么会这样……我好不容易可以接近自己打从心底敬爱的男性……」
……蕾维儿对一诚同学充满亲爱之意。她一定是打从心底敬重一诚同学吧。平常总是一副傲的态度,偶尔又会以仰慕英雄的眼神看著他。
她一定很想在一诚同学身边,以眷属的身分活下去吧。
小猫也轻轻开口:
「……我倒是多少有所觉悟……因为我们面对那么多硬仗,就算一诚学长和佑斗学长再怎么强也有极限,总有一天会碰上这种事。」
(插图)
──
小猫……原来你心中早已有那样的想法了啊。早已有所觉悟了。说得也是,面临那么多生死关头,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
我和一诚同学也曾经偷偷聊过这个话题。
──关于彼此有一方死了以后的事。
听到小猫这番话,蕾维儿激动地站起来。她流著眼泪,对著小猫放声说道:
「……你也看得太开了……我没有办法像小猫同学一样坚强……!」
听同班同学激动开口,小猫原本一如往常的平静表情逐渐崩溃,一边发抖一边流泪:
「……我也是一样……!……在很多方面,都已经忍耐到达极限!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哪有人就这样死了……!一诚学长……笨蛋!笨蛋学长……!」
小猫一面啜泣,一面以制服袖口遮住眼角。她一直在勉强自己吧。刚才端茶出来时,也是拚命忍耐自己的悲伤。
……用尽全力压抑在自己娇小身躯里的情绪一口气溃堤,她忍不住嚎啕大哭。
蕾维儿见到小猫的模样,温柔抱住她。
「小猫同学……对不起。」
「……呜呜,蕾维儿。我好难过……怎么会这样……」
对于两个一年级的学妹而言,他的死讯影响甚大。
……我必须再多忍耐一会儿。就算我在这里哭了……也无法改变什么。还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是木场佑斗,对吧。」
这时传来其他人的声音。我转头看去──发现堕天使的干部「雷光」巴拉基勒先生。
「这样啊,朱乃果然……」
我带著现身大房间的巴拉基勒先生走在走廊上,向他说明状况。
我正准备带他前往朱乃学姊所在的客房。巴拉基勒先生是朱乃学姊的父亲。他也是一脸沉痛。他对一诚同学和朱乃学姊都有相当程度的认识,所以才会这么难过吧。
我请待在大房间里的小猫和蕾薇儿去照顾爱西亚同学。老实说,她们两位的状态也不太适合做这种事,不过她们是同性,也都很仰慕一诚同学,感觉让她们待在爱西亚同学身边会比较好。
……我就不行。这个时候即使我出现在她们面前,也无法代替一诚同学。这让我觉得自己非常窝囊。因为身为骑士我应该保护女性,却无法拯救眷属中的任何一位女性……
所以我希望自己至少得在需要挥剑的时候保护她们。这就是现在的我唯一能为她们做的事吧。
来到朱乃学姊所在的房间前面,我敲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我和巴拉基勒先生打开门走进去。房间里没开灯,相当昏暗。
朱乃学姊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两眼无神。
巴拉基勒先生向前走了一步,摇晃女儿的肩膀。
「……朱乃。」
或许是因为听见父亲的声音,朱乃学姊这才有了反应。
「……父亲,大人。」
看见父亲的脸,朱乃学姊轻声呼唤他。巴拉基勒先生只是默默点头,然后抱住她。
「事情我都听说了。」
听见这句话,朱乃学姊终于取回表情,把脸贴在父亲的胸膛。
「父亲大人……我……」
她的声音带著哭腔。巴拉基勒先生温柔抚摸女儿的头:
「现在尽管哭吧。为父的会在这里陪你,直到你哭够为止。但是吉蒙里眷属正在逐渐成为最具代表性的新生代恶魔,而你是其中的『皇后』。你必须立刻为冥界发挥自己的力量才行。」
「……呜呜,一诚……为什么……」
朱乃学姊在父亲的怀中开始哭泣。
…………有巴拉基勒先生在场,朱乃学姊或许可以稍微恢复正常吧。
我继续待在这里也只是打扰他们。浮现这个想法的我轻声离开房间。
─○●○─
正当我准备回到原本的大房间时,走廊上有个熟人从我面前经过。
「──匙同学。」
是匙同学。听见我叫他,他也举起手来:
「哟,木场。」
「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我的问题,他便叹口气回答:
「喔,因为会长想来看一下莉雅丝学姊,所以我陪她过来。我们来的时候,正好碰上离开的菲尼克斯兄弟。」
「这样啊,谢谢你。」
会长也来探望社长啊。
我和匙同学一起走到大房间。他在房间里以坚定的眼神对我说:
「木场,我也打算参加这次的事件。我要保护都市的平民。」
──西迪眷属似乎也打算因应冥界的危机展开行动。政府确实对实力坚强的新生代发出召集令。首先大王家的巴力眷属和大公家的阿加雷斯眷属肯定会出马。
西迪眷属参战当然不奇怪。照理来说,被视为实力坚强的新生代的我们也必须参与这次的事件。
「我们稍后也会过去会合。」
尽管我这么说,匙同学仍然一脸担心地发问:
「……莉雅丝学姊她们有办法战斗吗?」
……若是知道社长的现况,大概都会这么担心吧。我也知道。现在的社长即使参战,也无法正常战斗。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非去不可。
「我们必须战斗。因为在这次冥界的危机中,所有具备足够实力的恶魔都接到召集令。我们也是具备足够实力的恶魔──怎么可能不参战。」
我如此回应。这是我的心声,同时也是吉蒙里眷属该有的表现。
匙同学露出满面的笑容,用力点点头:
「说得也是。」
前一秒还露出笑容的匙同学,表情突然变得骇人:
「你知道是哪个混帐杀了兵藤吗?」
匙同学以充满震慑力的眼神询问我。
「我知道,但是那个家伙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诚同学应该打倒他了。」
没错,一诚同学不可能没有解决夏尔巴•别西卜。即使中了萨麦尔的毒,一诚也会确实消灭夏尔巴。我如此相信,没有一丝怀疑。
听见我的回答,匙同学的眼角瞬间放松:
「这样啊。两败俱伤。不,他怎么可能输。一定是打赢之后才死的吧?那个家伙根本不可能会输!」
匙同学──斗大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滑落,看起来相当不甘心。
面露充满震撼力的表情,匙同学说道:
「杀了那个家伙的混帐已经不在了。既然如此,我只要打倒那个家伙隶属的『祸之团』那些混帐就对了。」
「匙同学,你……」
「那家伙是我的目标。我之所以能够一路努力到现在,都是托了那个家伙的福。我在对抗阿加雷斯之战当中才能好好表现……!因为身边有同样身为『士兵』的那家伙,无论训练有多么辛苦我都撑过来了!」
……他一直在追赶一诚同学的背影。对于匙同学而言,一诚同学这个同梯的存在,比任何人都还要巨大。
匙同学说出充满憎恶的话语:
「那些混帐杀害我的目标──我的挚友,我绝对不会原谅他们。我要用弗栗多的火焰将他们全部燃烧殆尽……!我的火焰是死后也不会消失的诅咒黑炎。即使同归于尽也要耗尽对手的性命……!」
凌厉的气焰在匙同学体内不住翻腾。他拚命压抑随时都会爆发的力量。
「要是你死了,我可就伤脑筋了,匙。」
转过头去,我看见苍那会长。
「会长。」
「匙,我明白你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只是话虽如此,要是你死了我会很伤脑筋──就是要做,也请你活著烧死对手。」
被苍那会长这么一说,匙同学用衣袖擦乾眼泪,用力点头回应:
「是!」
苍那会长把视线移到我身上:
「我们就此告退了。我们得去协防位于魔王领的首都莉莉丝,并且协助居民避难。这是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的旨意。」
实力有最上级恶魔等级的强者都去迎击各个巨大魔兽,所以政府要求有能力的新生代负责防卫工作以及疏散民众。我们本来也应该过去。
「会长见到社长了吗?」
会长轻轻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但是她一直窝在房间里。无论我问她什么,都没有什么反应。」
……就连和社长最要好的苍那会长也帮不了她啊。
「所以我找来在这个时候最派得上用场的帮手。」
「最派得上用场的帮手?」
我讶异地反问,但是苍那社长只是露出浅浅的微笑,没有告诉我对方是谁……她到底叫了谁过来啊?
我回到大房间里,电视正好在报导首都的状况。现场仍然在持续疏散民众。大批人群在冥界军队的引导之下,前往安全的地点。
镜头忽然带到首都的孩子们身上。
一名女记者访问一个小孩:
『小弟弟,你怕不怕?』
小孩带著笑容回答记者的问题:
『我不怕!因为胸部龙会来打倒那个怪兽!』
──
笑容满面的小孩如此回答。他的手上──还握著「胸部龙」造型的人偶。
画面边缘陆续冒出充满朝气的脸孔和声音。
『就是说啊!胸部龙会打倒它!』
『胸部!胸部!』
孩子们的脸上没有一丝不安,一心认为「胸部龙」会来救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胸部龙,你要赶快来喔!』
看见孩子们充满朝气的模样……我摀著嘴巴,拚命压抑从心中涌现的情绪。
……你是否在看著他们呢,一诚同学?
满心期待你的那些孩子……他们的脸上未曾显露不安喔?大家都打从心底相信你会去救他们……
所以你怎么可以不回来……!你怎么可以不在这里……!为什么,你没办法过去他们那边……!你不是那些孩子的英雄吗……!回答我啊,一诚同学。你怎么可以辜负那些孩子的期待呢……!
「冥界的小朋友们比我们认为的还要坚强。」
──突如其来的声音。不知不觉间,那个男人出现在我的身边。
「你是!」
「兵藤一诚在冥界的小朋友心中种下相当巨大的种子呢──久违了,木场佑斗。我来见莉雅丝。」
是塞拉欧格•巴力。
塞拉欧格•巴力表示是苍那会长找他过来的。他带著我,来到社长的房间前面。
「我进去了,莉雅丝。」
如此说道的塞拉欧格•巴力大大方方地走进社长的房间。
进入室内……我们看见社长抱膝坐在床上。她的表情比朱乃学姊还要无神,眼眶又红又肿。看来……社长一直在哭。
塞拉欧格•巴力靠过去,不以为然地叹气:
「瞧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莉雅丝。」
看见他的态度,社长以不高兴的表情和语气开口:
「……塞拉欧格。你来做什么……?」
「苍那•西迪联络我了。放心吧,她是用私人线路。大王家方面还不知道那个男人目前的状况。」
要是大王家那边的政治家知道一诚同学的死讯,在这场混乱之后,不知道会以何种手段逼迫现任魔王政权。因为一诚同学在冥界已经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个人还为我们顾虑到这一点。
尽管这个消息走漏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他如此为我们著想,还是让我很感动。
塞拉欧格•巴力面对社长说道:
「──走吧。冥界现正面临危机。拥有强大眷属的你,在这种局面下怎么可以不挺身而出?我和你身为新生代最具实力者,必须当个好榜样给后继者见识。而且至今一直照顾我们的各位高层长官──魔王陛下那么照顾我们,现在正是我们知恩图报的最佳机会。」
他的意见非常正确。如果是平常的社长,听了这番话想必会振作吧。
然而社长只是转过头去。
「……我管不了那么多。」
「……只是因为自己的男人行踪不明,就堕落到这种地步啊,莉雅丝。你应该是个更好的女人才对。」
听到塞拉欧格•巴力这句话,社长把枕头丢过来,激动说道:
「没有他的世界!没有一诚的世界变成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对我而言,那个人……他比任何人都要重要。没有了他,我要怎么活下去……」
社长眼中又泛出泪水,表情也逐渐消沉──
「那个男人……赤龙帝兵藤一诚爱上的女人不应该只有这种程度!」
但是塞拉欧格•巴力厉声叱责:
「那个男人为了回应你的心意,抱持著不惜为了你的梦想而死的觉悟,比任何人都还要勇往直前,是个真正的强者!你身为主人、身为那个男人爱上的女人,怎么可以只有这点度量和器量!」
听到塞拉欧格这番话,社长似乎相当惊讶。塞拉欧格•巴力没有理会社长的反应,继续说下去:
「站起来,莉雅丝。那个男人在任何时候都会站起来喔?他一直奋勇向前。只会奋勇向前。那个正面打倒我的男人,你应该比谁都要了解他才对!」
只有劲敌才会懂的事,是吗?或许塞拉欧格•巴力在那场排名游戏的激战当中,透过一诚同学的拳头,已经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的生存之道吧。
「而且你真的认为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吗?」
──
面对塞拉欧格•巴力这个问题,社长──还有我也一时语塞。
看见我们的反应,他不禁苦笑:
「这才是最滑稽的。那个男人不可能会死。我问你一件事。你献身给那个男人了吗?」
「……还没有。」
听见社长这句话,塞拉欧格•巴力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过的塞拉欧格•巴力带著坚定的眼神说道:
「那么那个男人肯定没死。有你、有心爱的女人,又有那么多对他抱持好感的女人,兵藤一诚才不会死。你应该是他最想占有的对象。还没和你发生关系之前怎么可能会死?」
──
……完全没有任何根据。但是塞拉欧格•巴力的这番话,却比其他说词还要有说服力。
「这样才叫『胸部龙』吧?」
语毕的塞拉欧格•巴力转身开口:
「我先到战场等你们──你一定要来,莉雅丝。还有吉蒙里眷属!那个男人最想保护冥界的小朋友,你们若是保护不了他们,还算什么『胸部龙』的伙伴!」
留下这番话,他就此离开。
……突如其来的造访。
苍那会长所谓的「最派得上用场」就是这么回事吧。
……没错,我们应该多加寻找他还活著的可能性。即使只剩下棋子,我们也应该摸索让他复活的方式才对!
如此简单明瞭的道理,为什么我──我们都没想到。
我感觉社长的眼睛恢复一点神采。
同时我的内心也找回一丝希望。
塞拉欧格•巴力──只靠拳头奋战至今的男人。正因为如此,有些事情或许只有他才会懂吧──
现在他确实将那些事传达给我们。
─○●○─
知道那位大人出现在城里之后,我立刻快步赶往现场。我也知道那位大人为何会过来。想必是为了解除那个人受到的诅咒吧。
现场是城内地下一个不为人知的房间──瓦利队的人就在里面。
在拟似空间的那场战斗之后,因为队长瓦利身体不适,在瑟杰克斯陛下和阿撒塞勒老师的建议之下,吉蒙里的现任宗主秘密藏匿他们。当然了,把他们那些恐怖分子带进吉蒙里城是个大问题。
尽管如此,他们救了我们──救了社长是不争的事实。吉蒙里的现任宗主听说之后,决定暂时庇护他们。
遭英雄派认定为背叛者,他们已经受到各方面通缉。目前光是找个藏身之处都很辛苦。吉蒙里的庇护提议想必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我走进瓦利休息的房间,里面是瓦利队的成员──以及一个体型矮小的老人。
布满皱纹的脸上戴著设计感前卫的太阳眼镜,嘴里叼著菸管。
──他就是初代孙悟空。
没错,我想见的就是这位大人。之所以前来地下室,也是因为有件事想问初代大人。
瓦利在床上挺起上半身,初代大人伸手放在他的身上,将仙术之气传进体内。
初代大人的手满是散发白光的斗气,从腹部移到胸口,从胸口移到脖子,接著移到嘴边。
「咳……」
瓦利从口中吐出一团黑色的东西。
初代大人将那团东西装进透明容器里,盖上盖子,然后在上面贴了类似符咒的东西加以封印。那大概就是占据瓦利体内的萨麦尔之毒吧。
初代大人扬起嘴角。
「潜藏在身体里的诅咒,老孙大致上都用仙术取出来了。如此一来你的身体应该会轻松许多吧。真是的,老孙还以为美猴那个蠢蛋难得联络老孙想干什么,原来是要老孙照顾白龙(Vanishing Dragon)啊。」
美猴坐在床边的椅子眯起眼睛,似乎很不是滋味。看样子找来初代大人的似乎是美猴。我原本听说他最害怕初代大人……看来是一心只想著要救瓦利,才会做出这样的行动。
「吵死了,臭老头──所以瓦利会痊愈吗?」
「这个嘛,这小子本身具备的魔力已经超乎规格,只要老孙制造一点让他恢复的契机就够了吧。」
根据初代大人的这番话,刚才的治疗应该可以让瓦利不适的身体开始复原吧。
「……感谢您,初代大人。这下子我应该可以战斗。」
瓦利对著初代大人道谢,话中还带著敬意。没想到白龙皇会以尊敬的态度表达谢意……看来初代孙悟空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初代大人拍著美猴的头部开口:
「刚解除诅咒就想战斗,你这小子真是的,简直是个无可救药的战斗狂。好了──老孙也该走了。反正也见到这个蠢蛋了。」
「老头,你要去哪里?」
听到美猴的问题,初代大人拿开菸管,吐出一口烟:
「这个嘛,老孙好歹也是天帝手下的先锋。这次来是要在冥界办点事──就是驱逐那些恐怖分子。那个天帝一点也不体恤老人家。」
也就是说初代大人也会在这次的事件中,助我们一臂之力吗?初代大人这么说确实让人感到非常可靠,不过还是很在意某件事。
这时瓦利代替我说出心中的疑问。
「……初代大人,天帝和曹操有关系吧?京都的事件──曹操妨碍妖怪和帝释天方面的会谈,天帝是如何看待这件事?」
没错。阿撒塞勒老师说过,天帝和曹操在背地里有所来往。但是京都的那件事却和这个层关系互相矛盾。这究竟代表何种意义。真是越想越充满难解之谜。
面对瓦利的问题,初代大人只是愉快笑道:
「这个嘛,老孙只不过是天帝的先锋兼自由自在的老头子。那个光头武神在背地里究竟策划多么深远的计谋,老孙没兴趣。」
我感觉得到他的话中没有隐瞒。这位大人基本上没有任何恶意。
感觉他和美猴一样充满戏谑之心,至少对我们没有抱持恶意……虽然如果这是透过卓越的仙术技巧伪装的假象,我也能够接受……
初代大人摸摸下巴说道:
「但是老孙认为天帝不会乱来喔?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出招。真要说来应该比较喜欢隔山观虎斗吧。这次是因为黑帝斯做得太过分了。」
──黑帝斯。
果然,这次的事件全都归咎于冥府之神的过当行动吧……老实说,如果天帝现在出来搅局,冥界的危机肯定会变得更加严重。因为人称斗神的他,实力坚强到四大魔王必须一起上场才能与之抗衡。
瓦利等人和初代大人的对话告一个段落之后,我在一旁开口:
「初代大人,我来这里是因为有件事想请教您。」
「什么事啊,圣魔剑的小子。只要是老孙答得出来的事都可以回答你喔?」
「您刚才接触过萨麦尔的诅咒,所以我想请教一下──如果遭受这种诅咒的龙活下来,会处于何种状态?」
穷究仙术与妖术的大妖怪,甚至神格化之后成佛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位大人接触「伊甸园之蛇」萨麦尔的诅咒之后有什么感觉,我很想问个清楚。
「首先是肉体肯定没救了。诅咒的浓度到达这种程度,会从肉体开始消灭。接下来是灵魂。失去肉体这个容器的灵魂,是最为脆弱的。用不了多少时间,灵魂也会遭到诅咒而消失殆尽吧。好了,接下来才是问题所在──那么为什么和灵魂连结的恶魔棋子没有受到诅咒呢?赤龙帝的情况也传进老孙耳中了。听说只有棋子回到主人身边吧?」
这位大人也已经知道啦。真是另人敬畏的顺风耳。
「是的,只有棋子回应召唤。」
「在棋子上面有没有发现萨麦尔的诅咒?」
「没有,找不出来。我们只有透过龙门感觉到萨麦尔的气焰。萨麦尔的诅咒并未沾染在他的棋子上。」
实情正如同我所说。一诚同学的棋子回来之后,老师调查过那些棋子,并没有受到萨麦尔的诅咒。这个事可以肯定。
……知道这件事之后,老师眯起眼睛思考,之后直接回到神子监视者的总部……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一诚同学的死或许就有令人质疑的空间。我和同伴们完全著眼在只有棋子回来──发生这种状况时毫无例外都是战死,加上失去他的哀伤,这些事让我们不小心放弃其他可能性。
听见我的回答,初代大人吐了一口烟,扬起嘴角:
「──这就表示至少灵魂有可能平安无事。老孙不知道那个好色小鬼现在处于何种状况,搞不好还在次元夹缝的哪个角落游荡呢。」
……听到这番话,我拚命压抑心里涌现的情绪。
还不行。还太早了。现在高兴还太早……!
但是有这个可能!我的挚友可能还活著!
初代大人看著不住颤抖的我的表情,先是露出微笑才转过身去。
「老孙先走啦。玉龙还在外面等我──对了,美猴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听说你们每个人都遭到各个势力通缉,就连『祸之团』也在通缉你们?」
听到初代大人的问题,美猴偏头抓抓脸颊。
这时黑歌在他身旁举手说道:
「我会继续跟著队长喵。说来说去,还是待在这支队伍里面最开心啊?」
魔法师勒菲也点头同意。
「对啊,我也要和大家共进退!亚瑟哥哥呢?」
一如往常散发平稳气焰的亚瑟也带著不变的笑容开口:
「我对英雄派没有半点兴趣和留恋。和之前一样待在这支队伍,也比较能够和强者交手。至少对我来说,瓦利比曹操好相处多了。」
听到他们的意见,美猴郑重其事地对瓦利说道:
「我也会和之前一样,继续和你在一起喔?像我们这种不像样的家伙,也只有你有办法指挥了,瓦利。」
知道队上所有人都要留下来之后,瓦利的嘴角微微上扬。
「……抱歉了。」
「这样真不像你!道什么歉啊,臀龙皇!」
美猴放声大笑,用力拍打瓦利的背。
「别这样,阿尔比恩会哭的。他现在的状态已经很脆弱,想去找心理谘询师了。」
……连阿尔比恩的精神也如此疲惫啊。之前在拟似空间中,阿尔比恩之所以不发一语,也是因为心情太过于紧绷了吗?
看见这个模样,初代大人吐出一口烟:
「赤龙帝吸引民众的心,白龙皇吸引『离群者』的心。二天龙各为表里。你们两个果然是很有意思的天龙。」
语毕的初代孙悟空离开房间。
确认初代大人离开之后,我郑重询问瓦利:
「瓦利•路西法,你打算怎么做?」
「……如果我说要帮兵藤一诚报仇,你会满意吗,木场佑斗?」
「不,我会骂你不配。而且如果他的仇人还在,报仇也是我们的职责。不,是我会亲手帮他报仇。」
我的话让他不由得苦笑:
「原来如此,你说得对。我──只想找个对象发泄一下之前没有完全发挥的力量。没什么,想找我麻烦的对象和我想找麻烦的对手多得很。」
瓦利露出桀傲不逊的笑容,笑中充满很有战斗狂风格的战意。
在瓦利队停留的房间向初代大人问出我想知道的事之后,我离开地下。正当我根据初代大人的建言,打算赶紧设法联络某个人时──
「佑斗,你在这里啊。」
有个人从背后叫住我──是葛瑞菲雅大人。
但是她并非平常的女仆装扮。她将头发编成辫子,身上穿著凸显身体线条的战斗服。
我一眼就看得出来这身打扮代表什么意义──是为了以魔王眷属的身分出战吧。
「葛瑞菲雅大人……要上前线吗?」
葛瑞菲雅大人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是啊,在圣枪的威胁之下,瑟杰克斯不方便出马,只好由我和路西法眷属迎击前往魔王领首都的魔兽──『超兽鬼』。我们至少会让它停下脚步。」
这位大人带著自信如此宣言,让人深深觉得事情真的会是如此。
其他迎击部队也尝试过许多阻止强大魔兽前进的方法,像是冰冻、强制转移、在脚下制造巨大的地洞等等。
然而每个方法都失败了。强制转移之类的操控时间与空间的魔力、魔法都起不了作用。大概是在创造魔兽时,已经结合能够使这类术式失效的咒术吧。
……居然能够在创造物上面附加如此凶恶的性能……
「魔兽创造」所拥有的可能性,果然危险至极。
也难怪高层们认定它是上位神灭具,甚至认真讨论是否该列为封印对象。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认为拥有恶魔最强这个响亮名号的路西法眷属们,能够阻止那些魔兽。
我的剑术师父也是路西法眷属之一的「骑士」。只要师父使出绝技,肯定没有砍不断的东西。
「能不能请你把这个交给莉雅丝?这是来自瑟杰克斯和阿撒塞勒总督的情报。」
瑟杰克斯陛下……还有老师传来的?葛瑞菲雅大人将所谓的情报──便条纸交给我。
「这是?」
虽然僭越,我还是打开要交给主人的便条纸加以确认──上面以略嫌潦草的恶魔文字写著「阿杰卡•别西卜」、「据点」等字样。
「是现任别西卜──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目前所在位置。还有阿撒塞勒总督的传话──『让他看看一诚的棋子。那个男人一定可以分析出留在那些棋子上的某种资料吧』。带莉雅丝她们到这个地方吧,佑斗。阿杰卡陛下一定可以找出任何一点可能性。」
没错,这位魔王可是制造「恶魔棋子」的本人。也是我原本想联络的人……看来老师已经先一步开始收集情报。在这个状况之中,以立场而言他应该是最为忙碌的人,却为了我们做这么多……
……老师,非常感谢你。如果是阿杰卡陛下,确实可以为我们提出可能性。
葛瑞菲雅大人微笑开口:
「我的妹婿可不能因为这种程度的事就消失。你们赶快取得他的存活消息,让莉雅丝振作起来吧。具有实力的新生代在这次冥界的危机当中若是没有挺身而出,可就不能厚著脸皮自称次世代的恶魔。我相信自己的小姑和妹婿是足以背负冥界的优秀人才。」
……一诚同学,你的大嫂真的非常温柔,又非常严厉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