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二卷 手偶女四系乃
  5. 终章 开始募勤的过去
  6. 繁体版

终章 开始募勤的过去
2017-06-23 09:44:00

		

「这……这是什么呀啊啊啊啊!」
封印四糸乃力量之后的第二天。
完成身体检查的士道与十香终于返回家里……但是,当天早上起床后,士道却发现有一座看似公寓的建筑物耸立在五河家的隔壁。
两天前还是一片空地的空间,如今突然冒出一栋建筑物。
简直就像是狐狸或狸猫所施展出来的魔法般。
「你问这是什么……我没跟你说过吗?我们会建造一栋精灵专用的特设住宅。」
然后,突然出现在背后的琴里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如此说道。
「……!琴里,你说的就是这个吗……?」
「没错。外表看起来虽然只是普通的公寓,但是物理性强度是一般建筑物的数百倍,还有显现装置运作其中,灵力耐性也相当稳固。所以即使内部出现一些骚动,从外界也感受不到任何异常唷。」
「不,我不是在问这个……!我要问的是到底是什么时候建造好的……!这样的规模,应该不可能只花个一两天就能建好吧!」
「讨厌呐。陆上自卫队的灾害重建部队也能在一个晚上之内修好遭受破坏的大楼呀。」
「什……!」
事实的确如此。这一定也是使用显现装置所产生出来的结果吧。
「……也就是说,之前你说过要让十香住在家里直到住处建好的说法,只是一种诡辩罗!」
「居然说得那么难听。我说过这也是让十香习惯外界生活的试用期吧。」
「……唔!」
虽然心中有诸多不满,不过即使提出反驳应该也没有用吧。
琴里转过身,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因此,从明天开始十香就会搬到隔壁住了唷。我已经跟十香说过了。现在她应该在整理行李了吧。」
「啊,啊啊……是……是吗。说得也是呐……」
士道搔了搔脸颊。
哎呀,虽然原本就预计只有在住处盖好之前的这段时间会住在这里,而且士道的精神也终于恢复稳定……但是,等到这一天真正来临时,果然还是会觉得有点寂寞。
「哎呀,士道。难道你想继续跟十香住在一起吗?」
「不,我……我才没有这么想……」
士道连忙否认。但是,琴里只有以微微耸肩的举动回应士道。
「哎,如果你想犯罪的话,这几天将是你最后的机会唷。」
「你……你在说什么呀……!」
「哇~好恐怖呀!快跑、快跑~」
被涨红脸的士道大声怒斥之后,琴里蹦蹦跳跳地走进家中。
「……琴里那个家伙真是的。」
士道无奈地搔了搔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往家里的方向走过去。
然后——
「嗯……?」
士道下意识地挑起眉毛。
因为一名身穿可爱洋装、头上戴着几乎要遮住整张脸的报童帽少女,正蹦蹦跳跳地往这边走过来。
「四糸乃!」
士道呼唤少女的名字。虽然身上的衣服并非灵装——但是,绝对不可能会认错人。因为少女的左手上配戴着兔子手偶。
「呀喝~士道!」
手偶的嘴巴一张三口地发出尖锐的声音。
「呀~终于见到你了。你拯救了我,但是当时却无法向你致谢,真是对不起呀~」
「啊,不……没关系。不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已经完成身体检查了吗?」
「嗯~虽然只是完成第一阶段的检查而已唷。似乎还得接受其他项检查才可以,不过我很想跟士道道谢呀。所以才会破例让我暂时外出唷。」
说完后,彷佛在看〈佛拉克西纳斯〉似地,手偶抬起头来仰望天空。
「哎呀,因为这样,等到全部的身体检查都结束之后,我们再来约会吧~」
「啊,好……说得也是呐。」
「呵呵,那就这样,再见啦~」
手偶挥舞着小小的手。
此时,四糸乃的肩膀忽然摇晃了一下,然后,战战兢兢地将脸转往士道的方向。
「嗯……?怎么了?」
「——那……个……」
士道听见这个声音后,挑起眉毛。
因为那并不是「四糸奈」的声音,毫无疑问地,那确实是四糸乃本人的真实声音。
「我可以……再次……到……你家里……玩吗……?」
说完后,四糸乃提心吊胆地看着士道。
「哦……哦!你随时都可以来唷!」
听见士道的回答,四糸乃露出开朗的表情,然后低下头来,啪搭啪搭地跑走了。
「呵呵,好厉害、好厉害。你非常努力地做到了呢~」
「……嗯!」
在转身跑走的同时,传来四糸乃与手偶对话的声音。
「……哈哈。」
士道轻轻叹了一口气,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这么说来,今天可能是「四糸乃」第一次在手中拿着手偶的状态下开口说话。
不知为何……士道感到有点高兴。
「接下来……」
稍微伸了一个懒腰,士道走进家里。
然后,当士道爬上楼梯准备进入房间的时候,突然轻轻地叫出声。
因为位于走廊最里面的客房房门正微妙地开启着。而且,露出半张脸的十香正从门缝间凝视着士道。
「……怎……怎么了?」
「…………」
士道皱着眉如此说道。然后,十香沉默不语地从门缝间伸出手,并且对着士道不断招手。
「你……你在叫我过去吗?」
「…………」
十香点点头。然后就这样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那个……」
士道露出困惑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之后,才慢慢地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接下来,「咚咚!」士道轻轻敲门示意,然后打开房门。
十香伫立在房间的左侧——也就是摆放在墙壁边的架子前方附近。在与十香面对面的状态下,士道走到房间中间。
「有什么事吗,十香?」
听见士道的疑问,十香轻轻咬住嘴唇,然后抬起头来。
「……嗯。琴里应该已经告诉你了,我从明天开始就要搬到隔壁了。」
「啊,对……据说是这样。」
「所以……嗯,我想要趁现在跟士道说一些话。」
「什么话?」
「……嗯。」
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十香微妙地挪开视线。
「昨天接受检查的时候,琴里与令音告诉了我许多事情。」
「——!那……那个……你所谓的『许多事情』指的是……」
「嗯……琴里他们想要帮助精灵……以及士道协助他们的事情。」
为了让心跳恢复平静,十香做了一个深呼吸后,转过身来面对士道。
「我想跟你说的话,就是跟这有所关联的事情——士道,拜托你。从今以后,如果还有像我或四糸乃这样的精灵出现,请你一定要拯救她们。」
「咦……」
士道睁大眼睛。
「根据琴里的说法,现在已经确定了几名精灵的身分。在那些人之中,应该还有人跟我们一样,是非自愿性地被牵扯进战争中。如果事情真是如此,那么她们就太可怜了。」
十香露出看起来有点寂寞的笑容,继续说道:
「所以,我想拜托你发挥力量拯救这些精灵们……就像那时,士道拯救我的情形一样。」
「…………!」
士道咽下一口口水,重新看向十香的脸。
「……那个,该怎么说。嗯……」
「啪!」士道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经历过十香与四糸乃的事件,自己应该已经下定决心了才对。为什么在别人要求自己的承诺时,却又闪烁其词呢?士道轻轻摇头,然后开口说道:
「——好啊。我正有此打算。」
「…………」
照理来说,十香应该已经得到称心如意的答案才对。但是不知为何,十香却以看似复杂的表情微笑说道:
「嗯……非常感谢你。然后……我还有一个要求,你可以答应我吗?」
「哦,是什么?你先说说看吧。」
「嗯……」
然后,十香在嘴里嘟囔几句话,同时迅速地低下头来。
「呃?你说什么?」
十香彷佛说了些什么话——但是听不清楚。
为了能听清楚对方所说的话,士道迈开步伐往十香的方向靠近一步——
「……!」
忽然抬起头来的十香将身体靠在自己身上,士道因此屏住呼吸。
十香的双手绕过士道的脖子,然后直接将士道压倒在附近的床铺上。
接下来——
「嗯咕……!」
一瞬间,十香露出有点迟疑的表情,紧接着慢慢地将自己的嘴唇贴上士道的嘴唇。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脑袋陷入一片混乱的士道不禁发出哀鸣声。
在这一瞬间,士道的脑海里闪过「难道我还在作梦吗?如果是在作梦,这个梦境又代表着什么意思呢?佛洛伊德老师!」等逃避现实的想法。
但是,无须藉由捏脸颊来确认是否能感受到痛觉,因为配备在士道全身的各种感觉器官早就已经接连不断地提醒着主人:「这是现实!」
萦绕在鼻腔内,女孩子独特的甜甜香味。近在眼前的十香的容貌。压在全身上下,恰到好处的重量。让人不自觉地想要紧紧拥抱在怀里的柔软肢体。
还有——传递到嘴唇上,那股难以形容的触感,以及他人的唾液味道。
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同时蹂躏着士道的脑细胞。
没有抵抗也没有顺从,就这样经过了数十秒之后……
此时——十香终于分开彼此的嘴唇,抬起头来。
「呼哈……!」
看来,十香在接吻的过程中,似乎暂时停止了呼吸。彷佛在换气般,十香呼出一口气。
接下来,维持着压制姿势的十香笔直地凝视着士道。
「十……十香……你在做什么……」
士道说完话以后,十香依旧凝视着士道并且开口说道:
「……这一次就这样扯平了。」
「咦……?」
士道发出疑惑的声音。然后,十香害羞地挪开视线。
「……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只是一种嘴唇碰触到嘴唇的行为而已……却让我觉得很舒服。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我根本不想跟士道以外的人做这种事……我不知道……原因是否相同……
不过,当我看见士道在那栋大楼里与四糸乃接吻时,该怎么说呢……我觉得相当不高兴。」
士道无法做出回应,于是十香害羞地继续说道:
「……所以。就是,那个……除了我以外,不准跟其他人做这种事。」
「…………那……那个——」
看来,关于封印精灵的方法,十香似乎还不知情。真是个自相矛盾的无理要求呀。
「快点回答!」
「是……是的!」
但是,被十香气势所震慑的士道还是答应了。
◇
陆上自卫队,天宫驻防基地的某个角落,包含非战斗员的AST成员们正并列坐在会议室里。
这些人都是燎子招集而来的成员,目的是召开有关前几天作战的报告会议,以及讨论在邻近地区已经观测到新的精灵反应,AST应该如何应战的作战会议。
「…………」
在这些人之中,身穿自卫队常装制服的折纸不发一语,彷佛要压抑心中的不悦般,凝视着放置在桌上的双手。
——两天前。
因为〈公主〉出面搅局,结果最后还是让〈隐居者〉逃跑了。
再者,就连那位〈公主〉也在战斗中忽然消失踪影。
而且——遗留下与精灵平时的「消失」有所不同的反应。
连同随意领域一起被〈隐居者〉冰冻起来的队员们皆平安无事……于是,最后AST只能在没有打败精灵也没有完成任何重要成果的情况下返回基地。折纸会感到不悦也是理所当然的。
还有,折纸到最后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理应待在折纸家里的士道,会出现在警报响起的街道上——顺带一提,不知道什么缘故,前几天拾获的兔子手偶突然从家里消失不见……内心难免会有些在意。
当然,折纸并不是在怀疑士道。
应该说,就算士道真的窃取折纸的私人物品,其实折纸也不会感到介意,自然也就不会把这件事情视为严重的问题。
然后——就在此时,房门被打开了。具有AST队长身分的燎子出现在门后。
待在会议室里的所有队员们一同起身敬礼。
「啊:不用了。坐下吧、坐下吧。」
燎子以厌烦的语气说完后,站到大家面前。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吧——那么,虽然我也想要尽快进行会议……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个值得高兴却又让人感到厌恶的消息要跟大家说。」
「……?」
所有队员们都露出困惑的表情。然后,燎子叹了一口气。
「……因为天宫经常发生精灵现界的情形,但是我们至今却没能完成一个像样的成果。因此,上级特别安排了一位新成员来支援我们。」
「新成员……?」
「没错,对方可是身手俐落的顶尖王牌唷。她使用显现装置的技巧,可以算得上是世界前五强——事实上,她有独自一人杀死精灵的经验。」
「……!」
燎子的话,在成员之间引起一阵骚动。
这也难怪。对方居然能独自一人打倒即使派出十名AST的精英成员也解决不了的精灵。
彷佛料想到大家会有此反应,燎子耸了耸肩,然后转头瞄了刚刚走进来的那扇门一眼。
「——进来吧。」
「是!」
门外传来为了回应燎子而出声,听起来相当可爱的声音。
然后,门再次被开启——一名少女走进室内。
「……!」
这一瞬间,在会议室里排成一排的AST队员们不约而同地皱起眉蘸。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走进来的那个人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名国中女生。
头发往后脑杓梳整成一束马尾,容貌看起来相当聪明伶俐。除此之外,女孩的最大特征便是位于左眼下方的哭痣。
「…………」
折纸的眉毛抽动了一下——那名少女的长相……看起来相当眼熟。
「——我是崇宫真那少尉。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真那向大家行了个礼,看起来像是角色扮演的自卫队常装随风飘扬。
「日下部上尉……她是?」
其中一名队员向燎子提出疑问。
燎子露出「我就知道会有人提出这问题……」的表情,然后开口说道:
「我刚刚说过了吧。她就是我刚刚提到的顶尖王牌大人喔。」
「什么……!」
所有队员们皆皱起眉头。
似乎是对于大家的反应感到疑惑,真那歪了歪头。
「请问大家怎么啦?」
真那使用奇妙的敬语如此说道。
「你……你还问怎么了……你……你只是个小孩——」
其中一名队员如此说道。然后,真那叹了一口气。
「请问这有什么屁问题吗?年龄与个人资历是没有任何关联的——还是说,你们当中有人可以胜过我咧?」
没有挖苦他人的意思,只是单纯地以陈述事实的语气如此说道。
「……什!」
完全没料想到对方会这样回覆,队员不禁瞪大眼睛。
「说得也是呢。在这些人之中——」
然后,真那往折纸的方向看过去。
「——有可能赢过我的人应该只有你吧。虽然只有百分之几的可能性而已。」
「…………」
折纸没有做出回应,只是沉默不语地迎上她的视线。
然后,「碰!」燎子轻轻地打了真那的头一下。
「不要说那些没有意义的话。现在开始播放前天的影像,去找一个空位坐下来。」
「是!」
真那简洁地回应,然后踩着优美的步伐走到折纸旁边坐下来。
「接下来……」
燎子按下墙角的按钮之后,萤幕从天花板降下来,房间的照明也被关闭。接下来,燎子操控手边的终端机,萤幕上立刻开始播放两天前的战斗画面。
当画面播放到折纸准备打破〈隐居者〉所建造出来的结界时——
「——就在这个时候,妨碍者突然闯进来了呢!」
燎子厌恶地如此说道。同时,画面播放出〈公主〉的身影。
燎子将画面放大。然后——在结界前方发现到一名少年的身影。
折纸稍稍屏住呼吸。没有错。那个人就是——士道。
然后……
「…………!」
坐在身旁的真那突然抱住头,并且发出细微呻吟声。
为了抑止头痛的感觉,真那将手按住头部侧边。但是,过了一会儿——真那迅速地抬起头,然后发出「喀咚」的声响,从原地站起身来。
「嗯……?什么,你怎么了?」
燎子惊讶地如此说道。
但是,真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直凝视着画面中的士道,然后轻殷双唇说道:
「——哥哥……?」
「……?」
折纸皱起眉头,看向真那的侧脸。
然后——折纸终于明白刚刚所感受到的那股不协调感为何了。
这名少女给人的感觉,与五河士道非常相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