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一卷 升级考试与无限龙神
  5. Life.2 无限与中级恶魔考试!
  6. 繁体版

Life.2 无限与中级恶魔考试!
2017-06-23 12:26:04

		

「所以是猫又的发情期啰。」
接到其他成员的联络后,老师赶到这里,听过事情的原委,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我们请安倍学姊来看过小猫之后,她的诊断如下。
──小猫处于基于本能想要留下后代的状态。
小猫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得很安稳。安倍学姊特别调配镇定心神的药给她,看来很有效。不愧是魔物驾驭者,对于魔物和妖怪的相关知识特别清楚。
住在兵藤家的眷属,和老师聚集在常用的贵宾室。
「发情期啊……」
我不禁喃喃自语。
和猫一样吗?也对,猫又毕竟是猫妖。所以才会以那种诱人的状态对我发动攻势吗?
老师继续说下去:
「女性猫又在身体能够孕育小孩之后不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入发情期。简单来说就是她的猫又本能发作,为了留下后代想要繁衍。这个部分就和猫一样。基于女性猫又的特性,对象会是心仪的其他种族男子。就是你了,一诚。」
是、是我吗……?见到我指著自己,老师点点头:
「小猫是猫魈──很稀有的猫又。能够留下后代是一件好事。而且如果是和赤龙帝生孩子更是再好也不过。只是这次有点……」
老师叹了口气:
「小猫还太小了。」
……就是说啊,胸部还那么小。我看著莉雅私和朱乃学姊的胸部如此心想。大概是察觉我的想法吧,莉雅丝叹气表示:
「真是的,老师说的是身体。」
说得也是!眼中只有胸部我很抱歉!真是让我大饱眼福!
「是因为小猫的身体太娇小吗?」
老师闻言开始说明:
「是啊,猫魈必须在身心都已成熟的状态下分娩,否则会有危险。人类的分娩对母亲也是一大负担吧?小猫尚未成熟。依目前的状况,要是她怀了一诚的孩子,在分娩时母子恐怕都会无法承担,很有可能死亡。考虑到这点,还是等她长大一点比较好。」
之前小猫曾经说过自己的体型虽然还小,但是已经可以怀孕了。那番话……是在逞强吧。或许是可以怀孕没错,不过──母子都会有危险。身体不算最佳状态。既然如此,出自本能的发情期应该不会到来吧?
安倍学姊调查过小猫的身体之后,好像也说「以塔城的身体来说,发情期好像来得太早了一点」。
「可是如果是这样,猫魈的本能应该判断她无法生小孩才对吧?为什么小猫会……」
「如果是以住在这里的女性的角度来判断,那就不难理解了。」
如此说道的人是朱乃学姊。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朱乃学姊身上。
「小猫一定是因为看见一诚和莉雅丝之间的关系,导致情绪亢奋吧。也就是说,她大概是在心里强烈认为『我也不能输』、『接下来轮到我』吧。」
──我和……莉雅丝之间的关系?我和莉雅丝面面相觑。小猫看著我们的告白和关系,觉得自己也必须有所行动才行吗……?
所、所以才选我?那真是太荣幸了!但是以现状来说,对小猫的身体会造成很大的负担。我不能让小猫面临那种危险。
「是受到我和一诚的影响,才会在身体还没准备好的状况进入发情期吗……」
莉雅丝沮丧地念念有词。看来这有点让她受到打击。
大概是觉得小猫是自己的宝贝眷属,自己的心意却对小猫造成不必要的过度刺激吧。
我也应该多顾虑一下小猫。如果我可以更关心她一点,事情说不定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可是……我才刚对莉雅丝告白,所以眼中只有她……
老师察觉到现场难以言喻的气氛,搔了搔头开口:
「总而言之,硬是压抑她的发情期也不太好。如果一直靠药物控制,可能会导致她的本能在真正成熟之后失去作用。」
这倒是真的。现在虽然靠药物让她稳定下来,但是总不能一直依赖药物,直到把小猫的身体搞坏吧。
老师指著我说道:
「最好的办法,是在小猫的状态完全稳定之前,一诚都要一直忍耐。」
「我、我吗?」
「没错。对于处于永久发情期的你来说,这或许是件很棒的事,但是为了小猫的身体著想,你必须忍受她的诱惑。要是发生关系可能会害死她,这样一想应该就忍得住才对。」
话、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哪有男人在听见女生求他做色色的事时,可以忍住不兴奋的……!这是叫我忍受那种生不如死的状态吗!
……看来情况非同小可……!看起来很棒却又很难受的日子!光是想像就让我的心情忧喜参半……
就在我一脸凝重地歪头烦恼时,莉雅丝握住我的手:
「拜托你,一诚。你不可以输给小猫的诱惑。不可以跟她繁衍后代喔?话说回来,就连我也还没……」
「说、说得也是。我不会输给诱惑的!我会一直忍耐到小猫稳定下来为止!」
既然意中人都如此恳求我,我也只能咬著牙拚了!
「如果你成功撑过这段时间,我会给你奖励。听到了吗?」
──!真的假的!我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条件吓了一跳!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既然是一诚,一定会要求什么色色的事吧。呵呵呵。」
莉雅丝面露微笑开口!
竟有此事!只要不被小猫诱惑就可以得到莉雅丝的奖励!
不,奖励固然重要,为了保护宝贝学妹的身体,我必须暂时封印色心面对这件事才行!对于满脑子情色思想的我来说,这或许是极为艰困的任务……尽管如此,只要是她──莉雅丝的期望,我就会……!
我轻轻反握莉雅丝的手:
「我知道了。为了奖励,我会忍耐的。不,更重要的是为了你,也为了小猫,我一定会一直忍耐到底!」
「很好,这才是我心爱的一诚。」
「是啊,这是当然的。」
「…………」
「…………」
我和莉雅丝互相凝望一会儿。啊啊,我心爱的女人……我们的心想必也相通吧……!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天的告白!我们对彼此的感觉是一样的──
「够了够了,笨蛋情侣会让人越看越烦。」
啊!听到老师这么一说,我和莉雅丝才发现我们凝视得太久了!我们迅速放手!我感觉得到自己的脸顿时胀红!
…………哎呀哎呀,哈哈哈哈,一不小心就!
「居然在大家面前炫耀。这种事等你们两个独处时再做吧。你们说对不对?」
老师把话题拋给爱西亚等人,然而──
「不,看见他们两位的模样,我觉得很放心。」
「一方面觉得很羡慕,一方面又觉得可以守候他们两人的发展很安心、很治愈。」
「是啊,毕竟等到开花结果的时间其实意外地长。两人互相凝望时,总觉得他们之间会冒出营造气氛的盛开花朵呢!」
教会三人组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都不住点头,说出这种让人脸红的话!别这么说!这样会害我再次想起刚才的场景,害羞得想要逃离现场!
「呵呵呵,偷情成功的分数又多了一分呢。」
朱乃学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那是什么充满吸引力又可怕的分数!
「录下刚才那一幕传给莱萨兄长看的话,他应该会难过而死吧。呵呵呵。」
蕾维儿也是,不可以欺负你的哥哥!
「……真是的,居然有这么多好女人挺你,一诚。顺便报告一下──朱乃。」
老师将话题移到朱乃学姊身上:
「巴拉基勒答应了。我也认为这是可行的。再来就看你自己的意愿了。」
「父亲他……这样啊。我知道了。我也不能再给眷属添更多麻烦──更何况连加斯帕也那么努力,近日之内我一定会行动。」
朱乃学姊的表情充满决心。莉雅丝看起来好像知情……朱乃学姊是不是对她的父亲有什么请求啊?
老师听见朱乃学姊的话,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过这件事先搁在一边。大家听我说。」
老师调整一下语气,环视我们开口:
「明天,我打算找个访客过来这个家。莉雅丝,我希望你可以答应这件事。」
「哎呀,之前没有听你说过。这还真是突然。」
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话说这个家的决定权,已经落入莉雅丝手中了……好吧,经过那么大规模的改建,而且还是完全照莉雅丝的意思动工,会变成这样也很正常。
「是啊,临时有点事。」
老师的表情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你们对于访客肯定有所不满。不,应该说对那个家伙抱持杀意也不奇怪。」
──!这、这么夸张啊……?说什么杀意,过来的到底是多么夸张的人?
听见老师这么说,大家都面面相觑,感到讶异。那是理所当然的。会让我们有所不满,甚至抱持杀意的对象……
一个可能性突然掠过我的脑中──该不会是瓦利队吧。
「一诚,你刚才想到那群人吧?你猜对一半。」
「──!老师,瓦利他们又要过来这里吗?」
在对抗洛基之战时,他们也把这里当成行动据点。当时因为处于暂时的合作关系,所以没有起争执……但是我们原则上还是敌人。以我们的关系,下次见面就算开打也不奇怪。
不过我们和他们见过好几次面,也不至于一见面就冒出杀意……
「瓦利毕竟是恐怖分子。虽然有过一次并肩作战的经历,不过他们有事要来这里的话,我们先做好应战准备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说得极端一点,应该不至于立刻对他们抱持杀意才对。听说他们在京都也帮过一诚他们,以我个人的看法,虽然说是敌人,他们的危险性应该没有英雄派那么高。只是见个面的话应该还好……当然还是会保持最高警戒就是了。」
莉雅丝如此说道。看来她的想法也跟我一样。
老师听到莉雅丝的意见,叹了口气搔搔脸颊:
「关于瓦利队,你们也知道他们的定位相当暧昧不清。只是……有些事情我现在不方便明说。你们就等到明天早上吧。明天一早就知道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就是绝对不要出手攻击。只有这件事。至少听听对方怎么说,这样就够了──顺利的话,这次会面可能成为影响情势的大事。明天早上我也会再过来一趟。所以──拜托你们了。」
老师低头请求……对方值得他这么做吗?我们心中充满讶异。来、来者究竟有多么非同小可?而且听起来好像会和瓦利队一起来?
尽管心中充满疑问与不安,隔天早上,我们即将见到「那个」。
─○●○─
隔天早上。有人按门铃。我心惊胆跳地开门──
站在门外的,是个身穿黑色哥德萝莉服饰的纤瘦女孩。
──我见过她。不,我不会忘记她……!我怎么可能忘记她!
那个女孩简短地说了一句。
「久违了,德莱格。」
我退后一步,指著她!
「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奥菲斯!」
我的叫声大到足以在家中每个角落回响!这、这、这、这、这、这是怎样──────!惊讶也不足以形容!出乎意料也不足以形容!
开什么玩笑!我感受到可用天翻地覆来形容的冲击啊,喂!
聚集到玄关的眷属们全都立刻准备应战!我也变出手甲,准备好随时开始禁手的倒数!
那是当然!这、这、这、这个家伙!可是到处找各个势力麻烦的「祸之团」首领!可以算是最终头目吧!出现在这里简直太卑鄙了!不,是根本不可能!
她是世界最强的家伙,对所有势力而言都是最终头目,号称无限与无敌吧!
这家伙为什么会来我这里──来到兵藤家啊!我家已经这么出名了吗!
这里难道是最终头目会亲自造访的最重要据点不成!
奥菲斯突然出现,也带来许多疑点和问题,不过还是设法度过难关的心情比较强烈!
就在此时,老师插进我们和奥菲斯之间。
「够了够了够了!昨天晚上不是告诉过你们了吗!无论来者是谁都不可以抱持杀意!也不可以攻击!这个家伙也不会攻击你们!就算要打,我们一起上也赢不了这个家伙!」
听到老师的话,莉雅丝也激动起来!
「再怎么说这也太没常识了,阿撒塞勒!那只龙是攻击各势力的恐怖分子老大!对恶魔世界也造成严重的损害,可以说是我们的仇敌啊!你为什么将这个与我们积怨深重的敌人带到这里!带来这个对于同盟而言非常重要的城镇,甚至还带来这个家!你把奥菲斯带来这里,就表示你瞒过负责守卫这里的人对吧!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莉雅丝说得没错。这个城镇相当重要,天界、冥界在此建立合作关系,也是做为和其他势力谈判的地方。除了我们以外,还有许多天使、堕天使、恶魔介入、维持这个地方。
这个家伙能够来到这个地方,老师要不就是说服那些工作人员,要不就是欺骗他们。看伊莉娜惊慌失措的样子,她应该没接到天界的事先通知。恶魔方面当然也没有联络。如果有这种重量级人物要来,瑟杰克斯陛下应该会事先联络我们才对。现在却是无消无息──
也就是说,老师甚至不惜瞒著瑟杰克斯陛下和米迦勒大人,也要带奥菲斯来兵藤家。
莉雅斯瞬间想通这些事,才会对老师和奥菲斯动怒。
因为──
「这可是违反协定啊,阿撒塞勒!即使魔王陛下或天使长米迦勒向堕天使方面兴师问罪也不为过!你明明比任何人都致力于宣导各势力的合作关系……」
暴怒的莉雅丝说到这里,语气立刻平静下来。
然后叹口气说声:
「……你可是比任何人都致力于提倡合作机制,想必你是认为带奥菲斯来这里对于各势力的合作有所助益吧?」
莉雅丝作出这样的结论……说得也是。事到如今,我们也没什么理由怀疑老师。一开始遇见他时,只觉得这个人非常可疑、很像敌人,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是我们可以打从心里信赖的堕天使总督。多亏有他,我们才能突破重重难关。
我们能够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因为有老师的知识和协助。
比任何人都要照顾我们的老师,不可能背叛我们。
我想刚才莉雅丝也在盛怒之中,逐渐回想起这一点吧。
「没错。抱歉,莉雅丝。为了把这个家伙带来这里,现在依然有许多人被我蒙骗。但是这个家伙的心愿,说不定足以撼动『祸之团』本身的存在意义……为了避免无谓的流血,我认为这个行动有其必要。我郑重向你们道歉,并且请求──抱歉,算我求你们。至少先听听这个家伙怎么说好吗?」
老师再次对我们低头请求……自视甚高的他愿意这么做,他的行动肯定具有相当重大的意义吧。
「我相信老师。之所以有现在的我,也是托老师的福。」
语毕的我收起手甲。其他眷属面面相觑,尽管有所疑虑,依然收起手上的武器。
「……老师一直很照顾我们。虽然我很想立刻砍向奥菲斯……不过还是先忍耐吧。」
洁诺薇亚双手抱胸闭上眼睛。
「……即使瞒著米迦勒大人也要带奥菲斯过来这里……老实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不过也只能相信阿撒塞勒老师和莉雅丝他们了。」
尽管心情有点复杂,伊莉娜还是同意了。以立场来说,代表天界成员的她应该是最痛苦的,还是接受了。可见她相当信赖我们和老师。这让我感到很高兴。
「我原本就相信一诚先生和莉雅丝姊姊的判断。」
「我也一样。」
爱西亚和蕾维儿也接受了。
还没到场的木场和加斯帕、卧病在床的小猫、暂时返回北欧的罗丝维瑟,他们的想法一定也一样吧。
莉雅丝叹了口气询问老师:
「所以请她进去再端杯茶给她就好了吗?只有奥菲斯一个人?昨天不是还提到瓦利队吗?」
莉雅丝语音方落──门外立刻浮现圆形的光芒,形成一个小魔法阵。
出现在魔法阵当中的──是头戴魔法师尖帽配著斗篷的瓦利队魔法师勒菲,和一只灰色皮毛的大型犬。
姑且不论勒菲,那只灰狗……我见过!应该说这种被看了一眼就会发冷的感觉根本忘不掉!虽然尺寸小多了,不过绝对不会错!──是噬神狼(芬里尔)!獠牙足以杀神的弒神之狼!这么说来,它好像臣服于瓦利队的样子……
「各位好。我是勒菲•潘德拉冈。在京都承蒙各位照顾了。它是小芬里尔。」
柔软的态度,有礼的问候,表现得体的小魔女……芬里尔好像也很黏她,没有对我们释出敌意。尽管如此,它还是传说中的魔物,所以一样很可怕!
接著魔法阵再次展开,一个身材火辣的大姊姊从中现身!她一出现就立刻抱住我!
丰满的胸部传来软溜的触感!
「好久不见了~~小赤龙帝!你还是一样喜欢胸部喵~~?」
她是小猫的姊姊,黑歌!可恶!这个胸部的触感真是太棒了!
「是黑歌啊!这、这是哪门子的成员组合!」
感觉后续好像没有其他人,所以瓦利队过来的成员就是她们几个啰?瓦利和美猴都不来,只有女性成员过来我家?那个巨大的魔像也不在吧?毕竟那个大到没办法进入家里。
奥菲斯紧盯被黑歌抱住的我。
只说了一句话。
「我想谈谈。」
老师也在一旁搭话:
「跟他们喝杯茶吧。为了安排这个场合,其他势力该骗的人我都骗了。如果这件事曝光并且发展成最坏的情况,我的脑袋真的会落地。」
……我知道了。喝就喝嘛。不管是要喝茶还是要喝什么我都奉陪。
…………天上的爷爷。我真的很容易被卷入各种事件。
这次终于要和最强的家伙一起喝茶……
……一群异样的脸孔聚集在惯用的贵宾室。
我们吉蒙里眷属(木场和加斯帕赶过来了,不过小猫还在房间休息)加上伊莉娜、蕾维儿、老师,然后是瓦利队的勒菲、芬里尔、黑歌,这次的主角奥菲斯。照理来说,这些成员根本不可能聚在一起。
「请用茶。」
朱乃学姊在保持警戒之余,也为瓦利队和奥菲斯泡茶。勒菲喝茶,黑歌大口吃著茶点。芬里尔则是在勒菲身边睡觉……她们还真是一点紧张感也没有……
木场也过来了,现在在后面待命。他的表情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是将感官的敏锐程度提升到最大,散发出万一出事可以随时冲出去的气息。
阿加去陪小猫了。看来他很担心朋友小猫。若是有那个家伙陪在身边,小猫应该也会比较平静吧。
我和坐在旁边的老师交头接耳。
(……具体来说我到底该怎么做?)
会有这种问题也很正常。老师拜托我们听听这个家伙要说什么。但是该以什么方式对待她,我完全没有头绪。
各位眷属的表情也很紧绷,紧张地坐在这里。
因为现在根本不知道会因为怎样的导火线,引爆超次元大战!要是真的打起来,以这个家为首,整个城镇都会被轰飞……就连我们也是死定了。
老师回答不安的我。
(那家伙对你很有兴趣。总之她问问题你就回答。这是了解她的大好机会。)
(话不是这么说吧!那、那家伙是恐怖分子的老大,又是世界最强的龙耶……?而且比老师和瑟杰克斯陛下还要强!)
有老师跟著,我的不安还是一点也没有消失!要是真的开打,你也会和我们一起死喔!
(她应该不会动手。和瓦利还有曹操相比,她几乎不好战。除了伟大之红以外的对象,她应该都不会攻击。你要代表各势力和她进行会谈。听好啰?总而言之,你要搞定这次茶会!听懂了吗!)
说是这么说……我只能搔搔脸颊,满心困惑。只是眼前明明有两个大考,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同一时间也发生太多事了吧!
这也是赤龙帝之力唤来的吗?……应该是吧。事实上,这个家伙之所以会过来这里,就是因为对我有兴趣。
我的力量终于连最强的家伙都引来了。这下事态真的变得非常严重……
正当我一边叹气一边思考这些事时,奥菲斯一直盯著我看。
「…………」
我抽动嘴角硬是露出笑容询问她:
「所、所、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微笑微笑。不可以感到害怕。我的一句话可能会对所有势力造成极大麻烦,实在是太危险了。我可不想因为奇怪的事留名冥界历史!
「胸部龙成了人类世界毁坏的契机」──要是冥界课本上这样写的话,我一定会哭!
奥菲斯喝口茶,将茶杯放在桌上之后开口:
「德莱格,不当天龙了吗?」
…………唔,嗯…………有种不明所以的地方突然有球飞来的感觉。我维持脸上的笑容,挤出声音再次发问:
「呃……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人类宿主的成长,和之前不同。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和之前的天龙不同。瓦利也一样。不可思议。非常不可思议。」
……我和瓦利的成长……?让她感到不可思议……?奥菲斯继续说道:
「对抗曹操之战、对抗巴力之战。德莱格,呈现不同的进化。铠甲,变成鲜红色。第一次。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
……我变成鲜红色铠甲的情报完全传开来了。我的第一个感想居然是害怕下次遇见曹操时会怎么样。奥菲斯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想问。德莱格,要变成什么?」
她歪著头发问。哎呀,好可爱。我不禁这么觉得!
可是我该如何回答呢……我只是心无旁鹜地一直锻炼,同时追求胸部,最后就达成那样的强化。难道我该这样回答吗?
我想这应该和奥菲斯想要的答案无关。
──这时手甲自动出现在我的左手……是德莱格吗?
德莱格以大家都听得到的方式说道:
『我不知道,奥菲斯。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想变成什么。虽然不知道……他目前的成长相当有趣倒是真的。』
喔喔,干得好!由德莱格和她对话我也比较轻松!这时还是让两只传说中的龙稍微聊一下吧!如果快要吵起来我会负责打圆场的,拜托你了好搭档!奥菲斯将视线转到我的手甲上说道:
「二天龙,视我为无限,视伟大之红为梦幻,混于『霸』之力的咒文中。德莱格,为什么,想成为霸王?」
『……应该是追求力量的结果吧。追求到最后,我遭到毁灭。当时我没有察觉到还有提升「霸」以外的力量这个方法。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赭红色能够变成鲜红色。』
「我,不懂『霸』。『祸之团』的人们,追求『霸』。不懂。伟大之红非『霸』。我亦非『霸』。」
『一开始就是强者的家伙当然无法理解「霸」之理。诞生自被视为无限的「无」当中的你,还有诞生自梦幻的幻想当中的伟大之红,都是不同次元的存在。奥菲斯啊,离开次元夹缝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你,在这个世界得到什么,又为什么想回到故乡?』
「问题,我也想问。德莱格,为什么想成为不同的存在?要舍弃『霸』吗?前方有什么?」
……竟然用问题来回答问题。话说我根本听不懂他们两个的对话。完全不明白!龙的对话还真是难以理解。我一直觉得,阿尔比恩和密特迦欧姆和弗栗多和玉龙,都只顾著自己的步调──依循自己生活的时间在说话。
平常的德莱格还有前龙王坦尼大叔因为沾染人类的气息,所以要说很好沟通是很好沟通啦……不过像这样看著和奥菲斯说话的德莱格,就会觉得德莱格也是价值观和我完全不同的存在。大概是因为他是从我不知道的观点在论述吧。
「……真是太有意思了。想看见龙神和天龙的对话可没那么容易。」
老师听著他们的对话,眼睛闪闪发亮。因为他很喜欢这种场合嘛。
总之这里就交给我的好搭档吧。凭我的能力根本没办法跟上奥菲斯的对话。
正当我觉得德莱格真是个可靠的搭档时,他的状况却因为奥菲斯接下来的问题丕变!
「德莱格,要成为乳龙帝?揉乳,可超越天龙?德莱格,要成为掌管胸部的龙?」
听见她这个问题,德莱格──显得有些呼吸过度!
『呜呜……连这家伙都说这种话……唔!呼……呼……!意识开始中断了!谘询师!帮我叫心理谘询师────!』
不妙!德莱格遭受的精神打击太大,快要崩溃了────!
我从怀中拿出药瓶,将药水洒在手甲的宝玉上!
「冷静一点,德莱格!来,药水!」
在宝玉洒了药水之后,德莱格的情绪得到舒缓,逐渐平静下来。
『……啊、啊啊……不、不好意思……这种药,真、真是有效……』
……也太脆弱了……德莱格的精神真的已经疲惫不堪。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我,想观察。德莱格,这个持有者,我想多加观察。」
奥菲斯再次盯著我!
观……观察我吗……?伤脑筋。明明面无表情,眼神却带著充满兴趣的光芒……!老师叹了口气,把手放在我的肩上:
「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能不能让她们在这里待个几天?正如她本人所说,奥菲斯想要观察你。其中有什么理由我也不清楚,不过只是观察你而已应该没关系吧?」
话是这么说吗……这家伙可是恐怖分子的老大兼最终头目,被她以充满兴趣的眼神看著,实在有点……
我看向莉雅丝,希望她可以帮我解围──
「如果一诚没问题,我也无所谓。当然了,我们会保持最高警戒,如果发生什么状况,我们也只能尽全力阻止她们。如果她们愿意接受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阿撒塞勒。」
──!莉雅丝OK吗?我想……她一定是对奥菲斯的真正意图感兴趣吧!如果能藉此找到瓦解「祸之团」的线索,可以说是再好也不过!光是和敌人的老大坐下来谈就可以阻止恐怖组织的话,确实是最好的做法。不用流血就可以结束战乱,这么和平的方式的确很棒。
──但是我不认为曹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将达到禁手的方式告诉对现状有所不满的神器持有者,藉此在各地引发暴动。这样的做法目前虽然只有引发零星的事件……
在这样的局势下,奥菲斯的想法足以左右世界的动向。而或许足以影响她的想法的……就是我的行动?
为什么这种重责大任会落在我身上!我只希望很单纯地和大家一起和乐融融度日啊!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带些麻烦还有事件给我!
我只想和平地活下去啊────!
……在心中如此吶喊之余,到头来我还是只能接受。
「……我也没问题。只是考试快到了,如果她们不会妨碍我们念书就OK。」
我只开出最低限度的条件就同意了。老师把手放在我的头上:
「老是麻烦你真不好意思,一诚。明明重要的考试在即,还是造成你的负担。然而──这是个大好机会。顺利的话或许可以减缓威胁各势力的攻势。」
好好好,我会加油的……老师都低头拜托我了,我又怎么可能拒绝呢。你可是我的恩人耶──
「虽然我没什么资格要求你们,不过奥菲斯、黑歌,他们不久之后有重要的考试。拜托你们千万别妨碍他们。」
这是老师的要求。
「我知道了。」
「我会随便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喵♪」
奥菲斯和黑歌都答应了……她们真的明白吗?
正当我以怀疑的眼神看著她们两个时,勒菲突然递了某个东西过来──是签名板。
只见她忸忸怩怩地说道:
「那、那个!之前的对抗巴力之战!我很感动!如果不会太麻烦,请帮我签名!」
这么说来……她好像是我的粉丝。哈哈哈,瓦利的伙伴真是的,各个都强到不像话,却又丝毫没有紧张感,或者该说是一群怪人。
「好好好。」
我面露苦笑帮勒菲签名。
就是这样,我们迎接非同小可的访客,一起生活到考试那天。
─○●○─
「…………」
即使是假日,我们依然用功准备考试。一名哥德萝莉少女待在房间角落一直盯著我们。那当然是奥菲斯……
距离她们来访已经过了几天,我们全体社员依然在宽敞的客厅摊开参考书、教科书,一起准备期中考和中级恶魔考试……而奥菲斯也兀自坐在客厅角落一──直看著我们。
而且还一边吃老妈给她的茶点。这种异常的景象对精神卫生造成难以忍受的严重负面影响……我们的考试已经近在眼前啊。
大家虽然照样念书,看起来好像不受影响,其实还是不时偷瞄奥菲斯。这也难怪。毕竟敌人的老大就待在房间角落。老实说,这种情况根本无法专心念书。
但是她的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任何敌意和战意。真的只是待在那里。
黑歌和勒菲正在兵藤家地下的室内游泳池玩耍。我们已经吩咐她们两人一狗,要她们不可以离开这个家。她们虽然答应,不过勒菲姑且不论,我实在不认为黑歌会乖乖听话。感觉只要逮到机会就会跑出去。要是她跑出去外面被不知道内情的三大势力工作人员看见,肯定会造成骚动……太可怕了……
不行不行!我必须专心念书!考试快到了!好不容易得到推荐,我可不能辜负瑟杰克斯陛下的期待!
呃──前七十二柱的名家名称我已经没问题了。住在人类世界时必须遵守的规则当然也记得很熟,遇见断绝名家的后裔时该如何保护也都背下来了。
在使魔是魔物和使魔是妖怪两种不同情况下,照顾的方式有什么不同,旧魔王的政治和现任魔王的政治有什么不同之类的,我也大致上理解了。关于传说中的魔物──龙的知识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记住,各神话体系的神也记得差不多了。
……应用问题和冥界的经济学、各领地的民俗学之类的,我就没什么把握。唔嗯嗯嗯,木场和朱乃学姊在写莉雅丝出的考题时都写得很顺利。我直到现在还会答错,真伤脑筋。
小猫今天的状况好像比较好,也过来和我们一起念书,准备期中考。
「……小猫,你还好吗?」
「……我很好,阿加。」
小猫带著微笑回应表示关心的加斯帕。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她的脸还是很红。这表示她的身体变化还在持续吗?之后小猫没来找过我。因为我们彼此尽量避不见面。她好像拚了命在忍受自己的本能。内心必须抗拒身体的渴望,处于很敏感的状态。
没办法照常和小猫对话,老实说我也很寂寞。小猫有时候也会对我露出寂寞的表情,让我冒出想要尽可能帮助她的冲动,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我不能和她有所接触。
尽管小猫在考试前病倒,但是小猫和阿加的成绩都很优秀,稍微少念一点也不至于影响到期中考。反而是我比较让人操心!
在这样的状况下,蕾维儿一直跟在我身边,在我遇到不懂的地方时透过资料指导我。
「一诚大人经常遇见出现在传承当中的各种存在,所以相关问题应该可以顺利解答吧。经济学和民俗学对于转生的人类而言,果然还是一大难关。恶魔的价值观和人类的价值观有许多不同之处,所以在经济和民俗方面会有难以理解的地方,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文化上有根本性的不同。考试很可能会刻意针对这方面出题,即使无法深入理解恶魔的感性也别想太多,只要选出你认为『很像恶魔会做的事』作答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话说各个名家的个性都不一样,统治领地的方式也会跟著不同……像吉蒙里家特别重感情,对于领民也是以不会让他们有所不平、不满的方式统治,但是其他领地就不见得是这样吧?毕竟恶魔的世界是贵族社会……」
文化差异导致的价值观差异,这就是考试最大的重点吧。毕是原本身为人类的转生恶魔要进入恶魔的世界,对他们的文化没有相关的了解当然无法升格。
虽然说冥界在人类世界的影响之下,正在逐渐转变,但是在最根本的地方还是和人类世界不同。感觉考试应该会针对这方面的理解度出题。嗯──成为更高一等的恶魔,还真是相当困难……上级恶魔的考试想必更是难到吓人吧……
这时爱西亚突然站起来,走到奥菲斯身边──
「那、那个,只吃茶点也不好,请喝这个。是红茶。」
爱西亚端著红茶茶杯走到奥菲斯那里!这、这个孩子,真是太有勇气了!奥菲斯默默接过茶杯喝红茶。
爱西亚看见她的动作,嫣然一笑之后走了回来。我在爱西亚耳边低语:
「你、你真勇敢啊,爱西亚……」
「我、我觉得她好像没有那么可怕……昨天晚上伊莉娜也找她玩扑克牌……」
「啥!」
我闻言吓了一跳,看向伊莉娜,伊莉娜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比出胜利手势:
「嗯。我有找她。我和最强的龙玩过扑克牌了!」
好、好个行动力过剩的家伙!这、这么说来,在对抗洛基之战时,她也是若无其事地找瓦利队的亚瑟聊天。
不过在这个时候,伊莉娜天真无邪,可以和任何对象聊天的个性真让人有点羡慕。
啊,说不定就是因为伊莉娜的个性,米迦勒先生才会让她当A(ACE)。他或许是认为伊莉娜的个性可以面对任何对象,让她待在这个容易遇见各个势力成员的城镇,更能够以亲善大使的身分充分发挥能力吧。
「……变质吗?她给人的印象和传说中的无限龙神差很多。」
木场如此说道。朱乃学姊也点头同意:
「现在的她确实和冠上混沌、无限、虚无的龙相去甚远。」
人称「无限」的「龙神」啊──照现在这样看来,她实在没什么号称龙中之神的感觉。伟大之红还比较像龙神。
是不是如同木场所说,在这个世界待得太久,性质大幅改变呢?
我好像稍微可以了解老师对她产生兴趣的理由了。这只名叫奥菲斯的龙,是个让人疑问不断的家伙。
而这样的龙神又对我产生兴趣……我偷偷瞄了奥菲斯一眼。她果然还是一直盯著我。
这个家伙到底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什么?
如此这般,我们的读书会在无限之龙坐镇的地方继续进行。
事情发生在中级升格考试在即的深夜。
念书念到一个段落,我为了准备考试提早就寝,但是在深夜起床上厕所时感觉到楼上传来不同以往的气氛。
我不禁觉得奇怪,于是爬上楼梯──
有个房间的门开著小缝──是小猫的房间。
房里的光芒照亮走廊。
「──」
「──!」
……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我消除气息悄悄走近。
我心中浮现一个可能性。如果我猜得没错,那家伙大概──
如我所料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呵呵♪我一眼就看出白音进入发情期喵。是不是很想要那个男人的基因,想到无法自拔喵?」
「……这和姊姊无关。请你离开这里。」
「别这么说嘛。要我传授攻略赤龙帝的方法给你也可以喵♪」
……果然是黑歌。她一定是跑进小猫的房间,又想对小猫说什么有的没的吧。真是的,都已经跟她强调那么多次,要她不准惹麻烦了!而且小猫现在处于非常敏感的时期。
要是小猫受到不好的刺激就伤脑筋了。黑歌可是很情色的!还是去抗议一下比较好吧。可是我该挑在什么时机进去呢……这里是小猫的房间,总不能随便闯进去……
正当我在房间外面苦思该怎么出面时──
「呵呵呵♪有只好色的龙在偷窥这个房间喵~~?」
──好像被黑歌发现了!那就算了!我决定不管那么多,先现身再说!
虽然门开了一条缝,我还是先敲门才走进小猫的房间。
穿著睡衣的小猫和黑歌在床前对峙。小猫露出猫耳和尾巴。尾巴还在摇来摇去,一看就知道处于激动状态,眼神也很紧张。可是脸上依然泛著潮红,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身体状况还不是很好。
「黑歌,你灌输了什么奇怪的观念给小猫?」
「真让我意外喵。我只是一看见白音就知道她进入发情期,所以过来看看她。身为姊姊这是应该的吧♪」
黑歌可爱地眨眨眼,然而小猫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照这个情况看来,黑歌与其说是以姊姊的身分来探望小猫,不如说是因为感兴趣而来观察她比较贴切。
「在这种状态下会非常敏感喵。比方说──」
黑歌忽然拉起小猫的手──把她推向我!小猫扑进我的怀中!虽然我顺利接住她……
「…………!」
扑进我怀中的小猫立刻露出难过的表情,眼角随之泛泪。
「……喵…………学长……」
小巧的嘴唇发出甜美诱人的声音。刚才还在不断乱摇的尾巴卷住我的右手。
「无论再怎么忍耐,只要碰到喜欢的男人的肌肤,就会立刻想生小孩──赤龙帝,白音现在的状态可是想要你的小孩想到无以复加喵。」
说、说这是什么话!我总不能对她出手吧!要是太过勉强小猫,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啊!
话虽如此,小猫却贴到我身上磨蹭……感觉就像是原本一直压抑的感觉溃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带著充满欲望的表情试图脱掉我的衣服!而且甚至脱起自己身上的睡衣!小巧的胸部在睡衣的开口若隐若现,状况非常危险!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可以啊,小猫!如果和我做那种事,要是不小心怀了小孩的话,以小猫的身体条件会让母子都处于危险状态啊!
「……学长,我的身体,不行吗……?不可以做色色的事吗……?我……已经足以接纳学长……虽然还有许多地方很小,但是身体已经确实具备女生的功用。所以……我想要学长的小宝宝……」
不要说这种话好吗──────!用那种苦闷的表情和声音对我发动攻势,我原本建立的理性都快爆炸了────!
我已经和莉雅丝约好了!我不会和小猫发生关系!莉雅丝也说如果我能突破这个难关会给我奖励!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自己,一方面也是为小猫!忍住!忍住──────!
可是小猫的娇小身体也好软啊───!
我试图后退,但是脚不知道绊到什么东西,当场跌坐在地!
也因为这样,我的视线变得和小猫一样高,她的脸来到近在眼前的地方──!小猫整个人压在我身上抱住我。状况变得越来越不得了了!
「……我不想输给那只鸟女……不想让学长被抢走……就算没办法当经纪人,我还是可以像这样满足学长的欲望……」
小猫……她虽然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还是很在意蕾维儿啊。或许是因为同年级,更让她无法不在意吧。但是想用身体对我有所贡献是错的!因为小猫有自己的优点!
黑歌看著我们两个的模样,笑得很开心!可恶的猫又大姊!居然在享受这个状况!
原本还以为黑歌会在一旁看著我们两个──然而她却朝我们走近。
……随著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解开和服的腰带……并且拉开衣襟!
丰满的胸部出现在我眼前,就连粉红色的尖端也看得一清二楚!好大!胸部的尺寸一点也不输给莉雅丝和朱乃学姊!
「呵呵呵,在白音眼前夺走赤龙帝的贞操也是种情趣呢。」
她舔嘴唇的动作实在太过煽情,害我忍不住紧张地咽下口水。
黑歌把小猫从我身上拉开,然后抱住我────!软溜的裸露巨乳胸压在我身上!这个至高无上的触感!柔软又有弹性!和朱乃学姊柔嫩的胸部颇为相似,紧致的弹性又不输给莉雅丝的胸部!
各方面都恰到好处的胸部让我在心中为了猫又胸部而感动!一双玉腿也是穠纤合度,拥有挡不住的吸引力!据说过去有许多人类受到诱惑与猫又生下小孩,现在的我好像能够体会他们的心情!真是太性感了!
骑在我身上的黑歌俯视著我,说了一句:
「你还没有经验吧?」
──!被看穿了!这种事情看得出来喔!
「我还以为你每天晚上都和开关公主小妹翻云覆雨呢。看来没这种事喵。这么说来,你应该累积了不少吧。没关系……大姊姊来当你的第一个女人喵♪放心吧──大姊姊会从头到尾一一教你。」
听著她低语会让脑袋沸腾的情色发言,我的头差点没爆炸!
然而黑歌完全不理会我,伸出舌头从我的肚脐一路舔到脖子!触感有点粗,却又有点软、有点湿、有点温暖,害我快要失去理智了!黑歌舔去嘴边的唾液。
「这就是赤龙帝的味道。我记住喵。没想到会在瓦利之前先记住你的味道,真是世事难料啊──」
我的味道被她记住了!虽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可以确定很性感!非常性感!性感过头了,猫又大姊!想到这么性感的大姊曾经为了生小孩对瓦利发动攻势却遭到拒绝,我不禁觉得瓦利或许是同性恋!那个家伙真的只对战斗有兴趣啊!黑歌向小猫招手说道:
「白音,姊姊来教你猫又式的交配吧。来,舔舔这个男人,记住他的味道。」
小猫好像逐渐失去理智了,带著蒙矓的眼神顺从黑歌的指示,用小巧的舌头滑过我的脖子──你说什么交配啊!
~~~~~~!
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猛然涌现!这!这!这简直猥亵至极!我受不了啦!
失去理性箝制的小猫一心一意不停舔著我的身体。饶了我吧!她舔得我好舒服,我的理智快要崩溃!
小猫的动作不见止息。这时黑歌伸手往她的脖子点了一下。小猫的身体于是往后仰,全身虚脱倒在我身上。仔细一看,小猫似乎整个人软瘫无力,爬也爬不起来……黑歌用了什么术法阻止小猫吗?不过小猫好像还有意识……
黑歌把小猫抱到一旁躺下之后开口:
「总而言之,白音,你还是在这里停止比较好喔?你好像是受到其他女人感化,导致发情期在身体尚未成熟之前到来,但是以你现在的身体怀上身孕,母子都会死亡喵。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要这个男人的小孩──就等到像我一样可以控制发情期之后再说喵。吶,赤龙帝。选我比较好喔?」
这样啊。长到像黑歌这么大就可以自由控制发情期了。所以若要怀孕还是等到那个时候比较好啰。
听到黑歌如此宣告,原本几乎失去理智的小猫,眼神再次变得强而有力:
「……不可以!」
她拚命挪动使不上力的身体,抱住我的身体,将我和黑歌隔开。
「……学长是,我的学长。我绝对不会让给姊姊!」
小猫拚命大喊。
小猫……这让我由衷感动!原来她对我的心意有这么深重……!我太高兴了!可是我觉得黑歌也好性感好棒……不行不行!我现在应该要站在小猫这边才对!
看著小猫的举动,黑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轻笑一声。
「……喂,你这只黑猫。」
──!突然传出其他人的声音!我转头看去,是蕾维儿!
「哎呀呀,那不是菲尼克斯家的千金喵。」
蕾维儿大步走向黑歌,严正抗议:
「听说你是小猫同学的姊姊?小猫同学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如果你想对她做什么事,身为同班同学的我可不会允许!还有,请你离一诚大人远一点!」
喔喔!蕾维儿激动地指责黑歌!而且还是因为担心小猫!也谢谢她顺便关心我!
听到蕾维儿的抗议,黑歌似乎相当吃惊,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白音的朋友喵。喔──不知不觉多了这么多会担心这孩子的人。」
黑歌伸手托著蕾维儿的卷发当成弹簧把玩一下,然后说句「被白音的朋友骂喵♪」
伸出舌头。她一面整理凌乱的和服,一面走出房间。
经过我身边时,黑歌蹲下来在我耳边说道:
「现在的白音只是有点不稳定喵。希望你不要勉强她。」
──……她的声音相当温柔。
语毕的黑歌推开蕾维儿,走出房间。
「猫魈这么贵重,你不好好珍惜她的话,对我们而言可是种族存亡的危机喵♪」
她背对著我们挥挥手,就此离开。
…………那个家伙,该不会……
「小猫同学,你还好吗?」
蕾维儿关心小猫的身体状况。
「蕾维儿,你怎么会来这里?」
听到我的问题,蕾维儿羞红著脸,难为情地回答:
「……那、那个,我好歹也是小猫的同班同学,所以每天晚上都会过来看她,不过就是这样罢了!我对日本还不熟悉,所以小猫同学得负责照顾我!她不早点好起来对我来说也是困扰!只是这样而已!」
啊啊,蕾维儿也以她的方式在担心小猫。而且每天晚上都会过来探望她。真是个不坦率的孩子。
「……对你们两位我感到很抱歉。学长,都是我的错……」
小猫向我和蕾维儿道歉,看起来心里好像很过意不去。
──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小猫脸上的潮红好像已经消退,脸色逐渐恢复正常了……?
我说声「抱歉了。」伸手触碰小猫的脸颊。
…………我的手一直放在她的脸上,过了十秒左右……小猫看起来没有特别兴奋,也没有什么变化。
「吶,小猫,你的身体状况如何?」
经我这么一问,小猫似乎也察觉自己的身体变化,先是伸手摸摸额头,接著摸摸肚子,显得十分吃惊。
「……恢复正常了。」
果然!她的发情期停止了!所以我碰了她十秒钟也没发生任何事!和刚才碰到她的时候完全不同!
「……发生什么事了?」
蕾维儿也是一脸讶异。不过我知道──是黑歌。
黑歌刚才在兴奋状态的小猫脖子上用手指戳了一下,之后小猫就倒下了。不过看到小猫现在这个模样,黑歌刚才的举动应该是以某种术法停止小猫的发情期吧。
……黑歌那个家伙……不知道她真正的意图是什么。是姊姊疼爱妹妹,还是纯粹的一时兴起。
不过小猫的身体状况复原是不争的事实。这点著实令人高兴。
……虽然好像有点可惜。那、那么情色的小猫可不是经常看得到的……至少让我储存在脑中吧!
不过如此一来考前的顾虑就少了一个。这让我由衷感到放心。
─○●○─
考试当天。我们在兵藤家地下的转移用魔法阵集合。
身上穿著驹王学园制服。这已经等于是吉蒙里的制服了吧。手上还拿著书包。书包里放有重要的考试用具。
这种感觉让我想起考高中的时候。
考场在升格考试中心,要去的人只有我、木场、朱乃学姊,还有经纪人蕾维儿。莉雅丝和老师还有其他社员也会跟我们去冥界,不过是在会场附近的饭店等我们。
转移似乎是直接过去会场。我们几个考生先行出发。
莉雅丝等人之后才会跳跃到饭店。
我原本以为会先跳跃到吉蒙里领,然后再透过车子或其他移动方式前往会场,不过情况似乎不允许我们这么做。
至于理由……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我们的群众魅力,不过我和莉雅丝之间的关系更是冥界的热门话题,得尽量避免出现在公共场所。
没错,原因就是我在游戏当中,在大众面前做出的那次告白。之后各家媒体全都大书特书,还下了『超越身分的真爱!』之类的标题,受到冥界居民瞩目。所以我们如果外出,肯定会被记者包围。
……因为莉雅丝不但是吉蒙里家的公主,还是魔王的妹妹嘛。而且对象是身为赤龙帝兼「胸部龙」的我。目前冥界最热门的两个人突然发展出亲密关系,导致媒体接连好几天都对我们之间的关系议论纷纷。
「莉雅丝身为纯血恶魔、公主、魔王的妹妹,而你是她的眷属恶魔仆人,也是赤龙帝兼胸部龙。你们两个的恋情,身分实在过于悬殊。在贵族社会冒出这样的新闻,大家当然会一窝蜂想要打探你们的消息。一般市井女性似乎也对于你们的身分差距之恋感到相当兴奋。」
老师是这么说的。是这么回事吗……身分差距之恋啊。不过以冥界整体来看,据说是倾向支持我们。
「兄长那边好像也有媒体想去采访,事情闹得很大。」
蕾维儿也如此说道。对了,莱萨原本是莉雅丝的未婚夫。从婚约作废的过程来看,的确是媒体会喜欢的事件。婚约作废那件事当时只有在上流阶级之中广为流传,就连媒体也没注意到那件事。
不过现在不同了。因为「胸部龙」声名大噪的我们一旦现身,媒体肯定蜂拥而至。
考量到这种情况,这次才会采取直接转移到考场的方式。据说媒体好像已经掌握到我们会去考试的消息,聚集到考场附近了。
哎呀──真伤脑筋。正常来说应该感到高兴吗?我倒是希望他们默默关注我们就好!我才刚告白耶?还在拚命思考未来该如何和莉雅丝相处。
……结果在告白之后,我们连约会都没有。我是很想约她出去,但是一下子要准备考试、一下子小猫身体不适、一下子奥菲斯来访,完全无法行动。
我四处张望──只有加斯帕一个人不在场。
「加斯帕没来送行啊。」
「那个家伙已经先从这里转移离开,到冥界──神子监视者的研究机构。」
老师如此回答。
「──那个家伙一个人去吗?」
我因为出乎意料的答案惊讶发问。老师点头回应:
「那是对抗巴力之战刚结束的事。那个家伙哭著来找我。」
『我想变得像学长他们一样强!我讨厌需要靠别人保护我的感觉……!我也是吉蒙里眷属的男生,我不想再表现得那么窝囊了……!』
老师说那个家伙如此恳求他……原来有这种事啊。
「身为茧居族又胆小的那家伙,可是抱持极大的决心,只身前往神子监视者叩门求助。那肯定不是什么半吊子的决心。这时他应该已经在研究员的指导之下,开始面对自己的神器才对。」
这样啊……那个家伙真心想要变强,所以不只基础训练,还决定深入面对自己的能力啊。加斯帕已经急迫到必须前往堕天使的研究设施了吗?
……说得也是。那个家伙毕竟是男人。你可要得到收获再回来啊,加斯帕!
──对了,加斯帕的事固然重要,但是这些家伙又该怎么办?我的视线落在奥菲斯和黑歌她们身上。
「奥菲斯和黑歌她们怎么办?」
我如此询问老师。
「她们和我们一起过去饭店。再怎么样也不能带她们去会场吧?」
说得也是。不过饭店没问题吗?
「还有,在你们的考试结束后,我打算带奥菲斯去见瑟杰克斯。这是个好机会。奥菲斯也说你要去的话就跟著去。所以我们在考试结束之后,得去一趟瑟杰克斯那里。」
老师已经计画好之后的事啦。
「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但是让奥菲斯和瑟杰克斯陛下见面,具有重大意义吧?」
「没错,因为我想尽可能让情势往好的方向发展。让他们见面或许能够让被视为不可能的面谈成真。这是个长足的发展。我不知道奥菲斯在想什么,但是正因为如此,更有能够回避战斗的可能性。顺利的话或许能让敌对组织瓦解、分散。如此一来便能各个击破──没有奥菲斯的『蛇』,打倒那些家伙的进度应该会比预期中的还要快吧。我真想好好感谢提出这个建议的瓦利。」
瓦利啊。把奥菲斯交给老师,也是他起的头。
「那个家伙是不是也有自己的想法?居然特地把奥菲斯带到我们这边。」
老师闻言眯起眼睛,喃喃低语:
「……他或许是想藏匿奥菲斯吧──让她远离威胁。」
…………?威胁?有人想对奥菲斯不利吗?好吧,既然是恐怖分子的老大,这也是很正常的。不管是哪个势力,应该都会认为打倒这个家伙就可以瓦解敌方组织,当然会想要她的命。只不过因为她是最强的存在,所以不敢随便动手。
只是瓦利想要藏匿奥菲斯?想避免她受到威胁?嗯──老师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算了,在这里多想也无济于事。现在还是把心思放在眼前的升格考试吧!都让大家劳心劳力陪我准备考试,要是没有得到成果我要拿什么脸去见他们。
而且考完之后还有期中考……我的苦难没有这么早结束。
到了我和木场、朱乃学姊、蕾维儿先行转移的时候。
「等一下。」
莉雅丝叫住我们。她来到我身边──在我的脸颊亲了一下。
「这是我的祝福。一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通过考试。」
得到最棒的祝福了!好!那就顺便一下!把我藏在心里的想法告诉莉雅丝吧!
「我一定会考过的!顺、顺利考过的话,请和我约会!」
我说出口了!我真的说出口了!我成功邀她去约会了!
听见我的邀约,莉雅丝瞬间愣了一下,但是立刻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嗯,我们去约会吧──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
好啊──────────────!约会敲定了!可以和莉雅丝约会了!太棒了!接下来只要顺利考过就可以了!我要振奋精神考出好成绩!毕竟这可是关系到约会!
「真是够了……居然在众人面前卿卿我我……年轻人真好啊!」
老师叹了口气念念有词,似乎很不是滋味。不要说得这么明白嘛!开、开口说要约会也让我很难为情好吗!
「那么,我们走了!」
我们四个暂时告别莉雅丝等人,任凭光芒包围我们。
请你等我,莉雅丝!我爱你!
─○●○─
……光芒平息之后,我们来到某个宽广的室内空间。脚下是发出黯淡光芒的大型转移用魔法阵。这里就是我们的考场,升格考试中心吗?
「欢迎几位大驾光临。几位是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眷属吧?我们已经事前接到联络了。原则上还是请各位提供身分证明方便确认。」
几位西装笔挺的工作人员要求确认我们的身分。
呃──来到这里之后,应该是要拿出刻有吉蒙里图纹的印牌和推荐书吧。我们让工作人员看过推荐书和印牌。这块印牌是以某种魔物的骨头削成手掌大小的圆形薄片制成,上面以鲜红色刻著花纹。
看过推荐书和印牌之后,工作人员表示「请跟我们来。」开始带路。
我们走在石砌的走廊上。装潢不算豪华,但是作工单纯细致。
「这里是位于格喇希亚拉波斯领的中级恶魔升格考试中心。」
木场一边前进,一边悄悄对我这么说。
是喔,这里是格喇希亚拉波斯领啊。这么说来,我一直拚命念书,没问过考场在哪里。
说到格喇希亚拉波斯领,就是那位表示「工作就输了」的魔王,阿斯莫德陛下的老家的领地啰。然后也是被塞拉欧格狠狠修理一顿的那个太保恶魔的故乡。
「据说是为了向法尔毕温•阿斯莫德陛下擅长战术的一面表示敬意,才会在这里建造中级恶魔的升格考试中心。」
朱乃学姊也如此说道。但是……我对那位魔王陛下的印象只有毫无干劲这一点,实在和考试会场连不起来。
「真要说来,我觉得考试中心应该设在精通术式的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的老家阿斯塔蒂家的领地才对。」
「阿斯塔蒂的领地也有考试中心。冥界的各地都有考试中心,不过说到冥界在这方面最具权威性的,还是阿斯塔蒂领举办的升格考试。毕竟那里有上流阶级恶魔就读的名校。听说社长原本也在阿斯塔蒂领的学校和魔王领的学校之间考虑很久,才选择魔王领的学校。」
木场如此回答。喔,原来是这样啊。那么这次为什么会在格喇希亚拉波斯领呢?
「只不过因为之前那个事件,使得阿斯塔蒂家的权威直线下滑……」
木场以带路的工作人员听不见的声音轻轻开口。
……这样啊,迪奥多拉•阿斯塔蒂那件事的影响还在吧。听说那个家伙捅的楼子,使得阿斯塔蒂家的状况十分危急。尽管在术式程式的第一把交椅阿杰卡陛下的影响下,避免最坏的状况,不过其他冥界居民和贵族用批判的眼光看待阿斯塔蒂家,似乎也是事实。据说他们还丧失出任继任魔王的权利。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我们来到一处看似柜台的地方。柜台开有几个窗口,几名考生正在那里和负责人员交谈。
……恶魔的数量没有我原本以为得那么多。柜台所在的地方颇为宽敞,但是没什么人影,显得空空荡荡。工作人员为我们说明:
「请在前面的柜台填写必须的书面资料之后,领取准考证。办完以上手续,就可以直接上楼前往笔试会场。考试的前半是笔试,后半是术科。」
先笔试啊。虽然我已经用功准备,还是很想在术科多赚点分数。
「各位带来的报告,请在笔试之前交给负责的主考官。」
笔试之前先交报告吧。原则上我是依照葛瑞菲雅告诉我的主题写好了……只是我对恶魔文字的书写还是不太熟,所以是一边翻字典一边拚命写完的。
「那么我在此告退。祝各位考试顺利。」
工作人员只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我去领取需要填写的文件。」
话还没说完,蕾维儿已经跑过去了。喔喔,那个女孩真的很机灵。
「……考生好像没几个。」
「那是当然。能够参加升级考试的恶魔,在现今的冥界算是少了。上级恶魔的考试中心应该更少人吧。」
木场如此回答。对喔,现在没有战争,所以必须在恶魔的工作签订大型契约,或是在排名游戏中大放异彩,否则根本没机会升格。不过前者过于困难,还是以后者为主流。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是特例。
「一诚同学,在考试开始之前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木场站到我的身旁,露出认真的表情。
「……干嘛那么郑重其事。」
「我很庆幸可以遇见你。」
──……我还以为他想说什么。
「……你这家伙也会毫不在意地说出这种恶心话了。」
我一脸嫌恶地开口,木场也以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
「哈哈哈,可是如果没有你,我大概也没办法升格吧。」
「是吗?你原本就已经够强了,升格应该是迟早的事吧。」
「不,我是因为目睹你的活跃──看过你的战斗之后,才能够站在这里。你让我见识到自己缺乏的东西。如果不知道那些,我也不会在这里。」
是这样吗?不过这家伙也给了我很大的刺激。我之所以能够努力到现在,有个很大的因素就是因为身边不远的地方,有这家伙当我的目标。
我抓抓脸颊说道:
「我还是搞不太懂。你这个型男在想什么,我完全无法理解──不过我们要一起考上喔?毕竟我们可是吉蒙里眷属的男生。对吧,好友?」
「那当然。既然要向上爬,乾脆一口气升格到最上级恶魔吧。我也找到自己的目标──我要成为最强的『骑士』。因为我想成为足以和你并称的存在。」
木场伸出手来。我握住他的手笑著说道:
「这个好。简单又明瞭,再好也不过了──虽然不知道还会和你有几千年的交情,不过我们都要成为轰动冥界的男子汉。」
朱乃学姊也把手放在我们交握的手上:
「呵呵呵,真是热烈的友情──一定要一起考上喔。」
「是!」
我和木场同时回应!好!我们要三个人一起成为中级恶魔!
「各位,我把资料拿来了!我们到那边的空位填吧!」
在蕾维儿的带领之下,我们填好报到用的种种文件──
考试即将开始!
「各位请加油!我会在这里等你们。」
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和蕾维儿暂时分开,我们三个来到楼上。
上楼之后看见一个以恶魔文字写著「中级恶魔升格考试•笔试会场」的立牌。我们依照指标,来到一个摆有几张长桌的房间。看起来很像大学的教室。不过我也只有在参观驹王学园大学部时,看过大学教室长什么样子。
接下来要找到准考证号码──「012」的座位才行。题外话,木场是「011」,朱乃学姊是「010」。
我们三个就定位之后──周遭的考生开始交头接耳。
「……那几个就是吉蒙里的眷属?圣魔剑和赤龙帝,还有雷光巫女……」
「打倒那个塞拉欧格•巴力的『胸部龙』!赤龙帝吗!」
「原来魔王陛下给了他们升格推荐的传闻是真的……」
「所以外面才会有那么多拿著摄影机的人……」
……真是让人不好意思。大家都认识我们。因为有特摄节目和新闻报导,还有之前那场比赛,我们都变得很出名。根据他们的说法,考试中心外面果然有收到风声的冥界媒体。
以人类世界的说法就是狗仔队吧?太可怕了。
不过这也是预料中事。正因为如此,我必须以稳健的态度面对考试,不能丢人现眼。于是我摆出认真的表情和沉稳的态度!
「……不需要那么紧张,表现得像平常一样就可以啰。」
虽然木场这么说!但是我们不能砸了吉蒙里的招牌!
说著说著,考生也越来越多,考试会场的座位坐满参加升格考试的恶魔……话虽如此,还是填不满这个足以容纳上百人的教室。
大多数的考生都是原本是人类的恶魔,不过也有看起来像兽人和妖怪、魔物系的恶魔。毕竟转生恶魔并非局限于人类,当然会有各式各样的恶魔。
放眼望去,包括我们在内总数不到四十名。真是少啊。我原本就听说升格是道窄门,没想到有这么夸张!还有好多空座位!
……我好像开始明白塞拉欧格的梦想、目标是怎么回事了。具有实力的人确实需要更多机会。不过以目前的冥界来说,那应该很困难。老师也说过政治家分成魔王派和大王派。
不久之后,主考官走了进来,要求我们提交报告。我们在主考官的指引之下交出报告,然后终于要开始笔试了。
我拿出文具,望著发下来的考题,调整一下呼吸。木场和朱乃学姊都很镇定。他们两个大概觉得自己不可能落榜吧……术科也就算了,我对笔试实在没什么信心。尽管如此,莉雅丝和蕾维儿,还有大家都帮了我那么多忙!我一定要拿出成果!
「时间到了。请开始作答。」
主考官宣布考试开始!考生同时翻开试题,开始作答!
总而言之,我要尽可能填满答案卷!
─○●○─
「唉──哪有人出那种题目的,太刁钻了吧──考什么『小利维』第一季的敌方干部名字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考试中心的餐厅。我趴在桌子上呻吟。
分成好几个项目的笔试也在经过几个小时之后考完了。尽管从动脑的部分解脱,我仍然为了笔试的题目而叹气。
关于恶魔的基本问题,我多半都答得出来。只是在社会学的题目里冒出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监制的小魔女节目「魔法少女☆小利维」的题目,我真的不知所措!还叫我回答敌方干部的名字。关于那种东西我只能说「谁知道啊──!」。
话说此外还出现「乳龙帝胸部龙」的考题!出题范围是最近冥界发生的重要事件。
其中也有关于「祸之团」的题目。因为我们就是受害者,对于这个部分知道的甚至比无关的高层更多,所以我可以应答如流。不过不能对一般大众公开的资讯当然没写。真是的,我真不知道冥界到底是认真还是不认真!
「一诚大人,再喝杯茶吧。」
蕾维儿帮我准备一杯新的茶。这个女孩真的很机灵。不愧是经纪人!
「谢了,蕾维儿。多亏有你,我的笔试才不至于太过凄惨。」
「那、那当然!有我当你的经纪人,如果还考不过就伤脑筋了!」
喔喔,开始耍傲了。
「我几乎没有留下空格,还算是有点信心吧。」
这是我最真实的感想。题目确实很难,而且答案还得用恶魔文字来写。
但是有些题目甚至和大家指导我的一模一样,所以没有我完全不懂的考题。幸好我有拚死拚活念了那么多书。
……升格考试最困难的,应该是得到应试的权利吧。我不禁这么认为。所以考生才会这么少。餐厅这里也是一样,空间虽然宽敞,却没有几个恶魔。
无论如何,我的笔试考得还不错。万一分数不够,我应该也可以靠术科考试弥补。
「接下来是术科。」
木场扭动上半身舒展筋骨,同时念念有词。
「对啊,是我最擅长的领域!」
「好像是在中心里的室内会场进行。」
蕾维儿一面看著资料一面开口。
「哎呀哎呀,充满斗志是很好,不过一诚,你可不要太认真啰?」
朱乃学姊如此说道。
…………?不过老师也说过术科不需要那么用心就是了。
可是好不容易参加考试,怎么可以不认真呢!对我而言这应该是最好拿分数的考试吧。
如此这般,术科考试的时间到来。
我们三个再次离开蕾维儿,换上运动服前往室内会场。
会场相当宽敞,很像体育馆。
考生各自换上方便活动的服装,以自己的方式活动筋骨热身。好!我也来热身!
我稍微冲刺一下,然后顺势在会场里的跑道跑了几圈。
之后我和木场还有朱乃学姊在做伸展操时,考官们也来到会场,开始点名,并且将印有准考证号码的号码牌别到我们的运动服上。
其中一位考官开始说明:
「术科考试非常单纯。请各位考生进行战斗。接下来将请各位抽签,根据签号决定交战对手。」
喔喔,简单明瞭。要和抽签决定的对手交战啊。打赢战斗就可以了吗?
「战斗看的是整体的战斗力表现,即使输给对手也不表示考不上。当然了,战胜的一方得分还是比较高。不过战斗的内容也是一大重点,所以只要心、技、体各方面合乎规定,即可得到相对的分数。请各位尽可能打出一场好比赛!比赛规则很简单,就是发挥自己的力量和对手交战。原则上可以使用武器。在战斗中杀死对手视为不及格,不过若是意外死亡将由我们考官进行审议予以裁决。关于意外死亡的部分请各位参照手边的资料。接下来──」
考官继续说明规则。原来如此,好好打一场给考官看就对了!
……等等,好比赛究竟是什么样的比赛!我为了战斗内容感到苦恼!
我、我这个人!之前的战斗要不就是硬拚、要不就是互殴!从来没进行过魔力对抗或是重视技术的战斗!
考官接著补充说明:
「另外,身为『士兵』的考生将发给考试中心的特例升变承认卡,可以藉此在比赛中进行升变。」
喔喔,可以升变耶。还有考试中心的特例承认卡这种东西啊。大概是教学旅行时莉雅丝交给爱西亚的那种卡片衍生版吧?
「我听说过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发给这种地方升变用的特例卡。当然了,只有别西卜陛下能够制作那种特例卡,而且还是无法复制的东西。」
木场如此说明。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别西卜陛下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东西啰。那位大人到底是多么厉害的技术人员……就某种意义来说,已经超越阿撒塞勒老师了吧。
「术科考试的规则基本上只有交战时不可以杀害对手而已。中级恶魔的考试和上级恶魔不同,没有战术考试,其实意外单纯。」
朱乃学姊如此说道。
上级恶魔的考试有考战术啊!说、说得也是。上级恶魔可以拿到「恶魔棋子」收眷属,当然要测验考生有没有足以领导眷属的脑袋。糟糕……如果通过中级恶魔考试,我也得要钻研战术才行!虽然再怎么想我都不是运用战术的料!
考官的说明结束,考生们开始抽签。我把手伸进箱子里,抽出写有号码的球……这个方式和人类世界一模一样。大概是因为过来升格中心的恶魔原本大多是人类,这样对我们比较熟悉,比较容易理解吧。
──我抽到的球是「4」。应该会很早上场吧。
木场是「转正26」、朱乃学姊是「32」。喔喔,全部都分开了。我本来还想说要是得眷属对战的话该怎么办,看来可以避免了。话说他们两个大概会在后半上场吧。
「每场考试由两组同时进行!首先是『1』和『2』、还有『3』和『4』,请上场!」
真的假的,我的比赛已经到了!好快!我还没作好心理准备,比赛就要开始了!
「第一个是我啊。」
「加油。」
「一诚一定没问题的。」
木场和朱乃学姊都为我加油!
「我、我走啰。」
略带紧张的我走进以魔力画出的圆形战斗场里。
好了,我该如何应战呢。不能使用三叉升变的连续切换吧。
虽说可以升变,不过一直改变好像有点卑鄙。只好在一次升变之后搞定这场比赛。这么一来应该选择最普通的「皇后」啰?真「皇后」不太稳定,还不能使用。可是既然要在考试展现实力,还是用一下比较好吧……
正当我想著这些事时,我的对手也来在战斗场中。是个中等身材的男子。从外表上看来,他散发的气焰不算特别强烈……不过这个人也是足以参加升格考试的恶魔。大意不得。
考官走到我们之间,看了我们两个一眼。
「双方都准备好了吗?」
我和对战者都点头回应。考官举起手来──然后向下一挥!
「请开始!」
──!开始了!我立刻变出手甲,开始倒数!
「升变为『皇后』!」
我选择的是平常使用的「皇后」!无论如何,真「皇后」都得在禁手之后才能进行升变!既然如此不如升格为平常的「皇后」,以普通的禁手应战!即使没有三叉升变,我也做过充足的训练!不可能对付不了敌人!
「喝!」
对方手边发出魔力的光芒,射出巨大的球状火焰!他的魔力攻击相当不错!如果他是神器持有者的话,应该会在接下来的攻击展现出来吧!我要在那之前变成禁手!
「──『冻结的灵鸟(freezing archaeopteryx)』!」
男子身边冒出冰冷的空气──冰粒逐渐聚集到空中,形成一只巨鸟!
是神器吧。用冰创造巨大的鸟。
我巧妙躲过巨大冰鸟的猛烈袭击和男子的魔力攻击,等待禁手的倒数结束!我的弱点就是变成禁手前这个毫无防备的状态!但是在有办法变身真「皇后」之后,禁手的倒数也变得更短了!
在我闪躲对手连续发出的魔力攻击之际,倒数终于结束!好!接下来要正式开打!
「禁手化(balance break)!」
赭红色的气焰包覆我的身体,形成铠甲!──赤龙帝的铠甲(boosted gear scale mail)!
我立刻展开龙的双翼,鼓起力量!
──不能输!我要打赢这场比赛,通过升格考试!
『JET!』
轰────────!我以背后喷射口的最大马力冲向对手!对手无法跟上我的速度,来不及反应!没问题!
我挥出拳头,一鼓作气打向对手!总之先赏他一拳再说!
我的拳头咚!一声将巨大冰鸟轻松击碎,顺势落在对手身上!
「──!」
对手以魔力在前方展开防御魔法阵,依然抵挡不了我的拳头,被打飞到会场后方!
咚铿──────!
他猛烈撞击会场的墙壁,然后就这么穿墙而出──
…………我维持出拳的姿势,静止不动。
……怪了?那个人飞出去的力道,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强劲耶?刚才虽然不是经过倍增的拳头,我当然也没有放水……
一名考官赶往被我打飞的对手身边。
这个时候,我听见在一旁观望的其他考生的交谈声。
「…………开、开什么玩笑!好惊人的威力!」
「原来如此,确实远远超出一般下级恶魔的水准。」
「只能说对上他的人运气太差了。根本就是怪物……」
「……只论威力的话,应该有上级恶魔前段的等级吧……?」
「这就是打倒恶神洛基、塞拉欧格•巴力的赤龙帝的力量啊……」
大多都是诸如此类的意见。这个──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我只是因为不想落榜,发挥自己的力量迎战……对手也是前来参加升格考试的恶魔,所以觉得不能大意……
考官从墙上的洞抱著看似已经失去意识的对手回来。那名考官对著负责我的比赛的考官摇摇头。负责的考官见状,高声宣布:
「『4』号,兵藤一诚选手获胜!」
…………
……咦?术、术科就这样结束了……?不会吧……这样真的可以吗?
对于毫不费力赢得的胜利,我只能张著嘴发呆。
术科考试都结束之后,我们请蕾维儿展开联络用的魔法阵,向老师进行事后报告。
「老、老师!关于术科考试……!」
『喔──怎么啦。我们已经包下饭店的餐厅开始喝酒了。』
又是大白天就开始喝酒!过得太爽了吧!不对!
「就是术科考试!我、我和木场还有朱乃学姊都没有问题。不如说我们……」
『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对吧?』
──老师笑著如此说道。我点头回应:
「啊,对。」
老师叹了口气:
『那是当然。你们在下级恶魔当中算是异常的强者。到那里参加考试的恶魔,再强也只有中级恶魔的前段程度吧?至于你们的实力可比上级恶魔。尤其是一诚,如果发挥三叉升变或是真「皇后」型态,与更高的层级相比也毫不逊色。不过塞拉欧格当然也是一样。』
「……我都不知道。原来我──我们已经变得那么强了。」
继我之后,木场和朱乃学姊也以压倒性的力量获得胜利。反而是我打得太过火还破坏会场,有点过意不去。他们两位都把力量克制在不会破坏会场的程度,依然获得胜利。
……原来老师叫我别认真是这么回事。其他考生和我们之间的力量相差太大,打得太过火的话反而会影响会场。
如果有什么闪失,我搞不好还会杀死考生……这样一想,我果然太过认真了吧。可、可是我的脑中满是不想落榜的想法,还有遇到对手时不能大意的想法……
『想想你们之前的对手,是拥有传说级成员的瓦利队、北欧的恶神洛基、最凶恶的魔物芬里尔,还有最强的神灭具「黄昏圣枪」喔?能够和那些家伙对战并且活著回来,根本不能算是正常。已经到了可以说是异常的程度。吉蒙里眷属当中,至少你和木场、朱乃、洁诺薇亚、罗丝薇瑟都是实力可比上级恶魔的强者。开始学会如何使用仙术的小猫,不久之后力量也会有上级恶魔的水准吧。』
这、这样啊。我们经历过太多严苛的战斗,已经大大超越一般中级恶魔的实力了。说得也是。仔细想想,我们的对手全都是些异常的家伙。为了不输给他们,我们也靠著不断修炼来应战。
……这让我重新体会,我们已经强得很离谱了。尽管如此,攻击我们的那些家伙却是更强,我都快发疯了。
『你爱的女人还真是好运,居然可以得到这些厉害的成员。』
老师感叹地开口。
「没错,莉雅丝是最棒的女人!」
那是当然!莉雅丝的运气再好也不过了!也因此我和莉雅丝还有大家才会遇见彼此!
『喂,莉雅丝。一诚说「莉雅丝是最棒的女人」喔。』
老师以不怀好意的声音对著其他方向说话!
啥啥啥啥啥啥!莉雅丝就在附近吗!
「等、等一下啦老师!干嘛连这种事都转达啊!」
『哈哈!莉雅丝那个家伙,听到你这么说脸都红了!真是的,你们好热情啊!可恶!眼泪都流出来了!我还是单身到底算了,混帐!』
啊,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甘心。可是这样实在太难为情,可以不要一直捉弄我和莉雅丝吗!请让我们过著安稳和平的生活!
老师恢复正常之后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正好和莉雅丝提到这件事。我说她其实不需要拚命训练让自己变强。』
莉雅丝……训练自己?这么说来,她很介意自己在对抗雷古鲁斯之战当中没什么表现。不过那只是因为对手强得不像话。毕竟那可是没有持有者也可以独自行动的稀有神灭具。而且还是冠上狮子王之名的魔兽。
『你爱的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其实是绝佳的运气。吉蒙里眷属的多变性,不是其他上级恶魔的眷属所能相比。莱萨那个家伙好像也这么说过。这种事可不是别人教得来的。而是天生的才能。至于我最看好的一点,则是刚才也提过的高生存率。经历那些激战还能全部生存下来,已经是超越奇迹的异常现象了。』
超越奇迹是吧。我对这一点其实颇有感受。我也觉得可以聚集到这些成员,克服一场又一场的激战相当了不起。
『总而言之,你们的考试已经结束了吧?用中心的转移魔法阵移动到饭店来吧。虽然还不知道及格与否,反正先庆祝再说。』
和老师的联络就此结束,我们松了口气。
「两位辛苦了,一诚同学、朱乃学姊。」
木场带著笑容对我和朱乃学姊如此说道。
「接下来在放榜之前都可以好好放松了。」
「不,朱乃学姊,对我来说期中考也大意不得。」
见到我在叹气,木场说声:
「在升格考试中大展身手的赤龙帝,也没办法把自己的力量运用在期中考上啊。」
木场略带讽刺的玩笑话,让朱乃学姊和蕾维儿都忍不住笑了。
……是是是,反正我就是空有蛮力的笨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