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二卷 手偶女四系乃
  5. 第四章 要求很多的鸢一家
  6. 繁体版

第四章 要求很多的鸢一家
2017-06-23 09:44:00

		

「应该……是这里没错吧。」
左手拿着放有点心盒的纸袋,右手拿着画有地图的便条纸,士道闷闷不乐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抬头仰望矗立在眼前的公寓。
为了压抑紧张的情绪而轻拍胸口,「这是公事。是不可抗拒的因素。」士道做了个深呼吸。
……但是,即使如此…
「为什么要像个小偷般偷偷摸摸的……」
「没办法呀。能够进入鸢一家的人,只有士道而已。」
士道发完牢骚后,从配戴在右耳的耳麦传来琴里的声音。
没错——士道正在拜访鸢一折纸自家住宅的途中。
在彻底调查四糸乃消失的影像时——〈拉塔托斯克〉发现准备返回基地的折纸捡起手偶并且将它带走了。
无论如何都必须得到那个手偶,所以士道在几天前询问折纸:「呐,鸢一,下次可以到你家玩吗?」藉此获得拜访鸢一家的许可。
「……话说回来,根本不需要让鸢一邀请我去她家吧?只是拿一个手偶而已,对于〈拉塔托斯克〉而言,应该是易如反掌——」
「……已经做过了唷。」
「咦?」
听见琴里以混杂着叹息的声音所说出来的话,士道不禁歪了歪头。
「从几天前开始,我们就试着潜入鸢一家,据说试了三次,但是全都失败了。室内布满红外线,还会喷射催泪瓦斯,重要地点甚至还设置了自动追踪机枪唷……我方六名特务人员全都受伤送医了。她到底是在与谁战斗呀……」
「是……是吗……」
「如果发挥人海战术强行攻入,或许也有可能夺取到目标物——不过如果能够获得对方邀请,岂不是更好?」
「……我明白了。」
基本上,行事风格谨慎小心的士道其实并不喜欢这么做,但是……在看见表现得如此不安的四糸乃之后,士道自然无法拒绝这项工作。
而且——士道本身也有些事情想要跟折纸好好地谈谈。
然后,还有另外一件让人挂心的事情,士道试着询问琴里:
「对了……十香的状况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依旧把自己关在房间呀。」
「……是吗。」
士道困扰地搔了搔脸颊。
自从前几天看见士道邀请四糸乃来家里的情形后,十香的样子就变得很奇怪。
不,虽然她没有像之前那样无论如何都不肯踏出房门一步,也有按时到学校上课,但是士道总觉得十香似乎在躲避自己。
士道低声嘟嚷之后,重新振作起精神。
虽然是个让人烦恼到胃痛的大问题,不过现在还是得优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好!」
士道下定决心后,朝着公寓的出入口走过去。
通过自动门,将折纸的房间号码输入到设置于大厅的机器中。
于是,隔没多久便听见了折纸的声音。
「谁?」
「啊,啊啊……是我。五河士道。」
「进来吧。」
话才刚说完,位于大厅内侧的自动门便开启了。
士道彷佛被人催促般地进入公寓,然后搭乘电梯来到六楼,最后抵达指定的房间号码前面。
「……那么,按照计划行事吧。」
「嗯。交给我吧。」
士道说完后,琴里如此回应。
由〈拉塔托斯克〉所操控的超迷你摄影机,现在正犹如虫子般飞翔在士道的周围。
当折纸的目光被士道所吸引之后,摄影机将会趁着这段时间进行搜索。
「……呼。」
他再次做出一个大大的深呼吸,然后按下门钤。
很快地——快到彷佛折纸已经在玄关等候多时般,门被打开了。
「你……你好啊,鸢一。不好意思呢,今天向你提出如此无理的——」
士道稍稍举起手打招呼——然后就这样,停止了动作。喀锵!拿在左手的甜点盒掉落地面,盒内传来让人觉得等会儿必须抱持不浪费食物的心态将甜点吃完的声音。
发生这件事情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折纸的……装扮。
虽说这时鸢一家,无论折纸身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是她的自由。士道根本没有资格抱怨。
只是,士道万万没想到折纸会做出这种打扮。
深蓝色的连身裙,搭配装饰着荷叶边的围裙。头上还戴着可爱的头饰。
没错,现在的她,全身上下部是完美的女仆装扮。
谁会相信眼前的人正是那位全校第一的天才,那位被称为「永久冻土」的鸢一 ·Cocytus〈注:希腊神话中的「叹息之河」〉,折纸大小姐呢?
「那……那个……鸢一小姐……?」
「什么?」
脸上布满汗珠的士道好不容易才发出声音。但是折纸却如同往常般露出洋娃娃般的漠然表情,微微歪了歪头。
那个反应,确实是折纸没错。
事实上,我是折纸的双胞胎妹妹,喜欢角色扮演的色纸唷!原本以为情况会按照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发展下去,但是事实很快就粉碎了士道的最后一丝希望。
「不,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会穿成这样……」
折纸一脸不可思议地将目光落在自己的衣服上,然后再次歪了歪头。
「你不喜欢吗?」
「不……不……不是那个问题……」
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应该说是相当喜爱。但是这种事情实在不好说出口。
……总觉得,无法直视对方。士道满脸通红,目光飘移不定。
「进来吧。」
但是,折纸却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邀请士道进入屋内。
「打……打扰了……」
士道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纸袋,然后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握住门把,将门关上,最后脱下鞋子进入屋内。
「……?」
然后,士道皱起眉头。因为耳麦突然响起犹如杂讯般的声音。
叩叩!士道轻轻敲击耳麦,想要向琴里询问目前的状况。于是,士道隐隐约约听见混杂在杂讯中的琴里的声音。
「可……难道——干扰电波——士——无法——接通——要想办法——」
听到这里,声音突然中断,然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喂、喂……」
「怎么了?」
士道正要对耳麦提问时,走在前方的折纸突然回过头来。
「啊……!令……小……没仆么。」
「是吗。」
等到折纸再次将脸转回原本的方向之后,士道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还不清楚理由,不过在这里似乎无法进行无线通讯,可能连摄影机都无法操作。
不……即使摄影机依旧正常运作,但是如果无法传送情报给士道的话,那也是枉然。
也就是说——士道必须独自一人成功完成这项任务才行。
「……喂喂,这是真的吗?」
以折纸听不见的音量发完牢骚之后,士道胡乱地抓了抓浏海。
但是,光发牢骚的话,对事情是没有任何帮助的。士道彷佛有所觉悟般地咽了一口口水,接着跟随在折纸后头行走。
然后,在折纸的催促之下,士道踏进客厅。
「……嗯?这个味道是……」
就在进入客厅的瞬间,空气中飘来一阵甜甜的香味。
话虽如此,这股味道并不像是食物的香味。正确来说,这股味道比较像是——
「鸢一?你有点香吗?」
「对。」
「哦……是喔……」
怎么说呢?真是令人感到有点意外。虽然只是自己的擅自想像,但是总觉得鸢一折纸应该不会对这种嗜好或娱乐感兴趣。
因为看见了同班同学不一样的一面,士道感到有点难为情。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只要闻到这个香味,脑袋就会变得一片空白、原本紧绷的情绪渐渐放松、意识渐渐模糊……
哎呀,这种香味在放松情绪方面似乎有显着的效果。
「坐下。」
「啊,好……」
听见折纸这么说,士道走到摆放在客厅中央的矮桌前坐下。
「…………」
然后,在确认士道就坐之后,折纸也坐了下来。
坐在紧邻士道身边的位置上。
「咦……?」
照理来说,一般人应该会坐在与客人面对面的位置。不过,或许这是鸢一家的习惯吧?
看见折纸若无其事的表情,士道开始怀疑自己的常识是否正确无误。
「呃……」
「…………」
「那个……」
「…………」
片刻沉默之后,士道开始在心里嘀咕。
——嗯,果然没错。在鸢一家,坐在这个位置果然是一种标准规范。折纸的脸颊完全没有流下任何一滴汗水。因为这是相当正常的举动。
虽然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但是为了厘清头绪,士道还是开口问道:
「鸢……鸢一?」
「什么事?」
「不,我想先问你一个很单纯的问题……你是一个人住吗?」
折纸轻轻点头。
「……这……这样啊。」
原本只是心中暗自揣测……但是现在答案揭晓后,「到女孩子独自居住的家中登门拜访」的这项事实,让士道的心跳稍稍加速。
「你……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人居住呢?」
听到士道的问题,折纸以补充说明的语气继续说:
「自从五年前双亲去世后,有段时间是与伯母一起生活。升上高中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搬来这里居住。」
「从就读高中以后就独自一个人生活吗……这样很辛苦吧?」
「倒也不会。」
折纸如此回应。尽管脸部肌肉依旧维持最低限度的运动,但是折纸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士道的脸。而且如您所知,两人之间的距离靠得非常近。
……明明只是普通对话而已,士道却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
为了掩饰内心的惊慌失措,士道以夸张的举动搔了搔后脑杓。
「哎呀,哈哈……哈……不过,我还是认为你很厉害。我将来可能也要独自生活,不过总觉得自己一个人住的话,就会懒得煮饭或打扫吧。」
「没问题的。」
「咦?」
士道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如此断言的折纸。
「由我来做。」
士道全身上下在瞬间冻结。
「咦……!那个……你的意思是……」
但是,士道的话还没说完,折纸便抢先一步,当场迅速地站起身来。
「咦……?」
「稍等一下。」
然后,折纸便踩着静悄悄的步伐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看来,她应该是要去准备招待客人的茶点。
士道出神地眺望走向厨房的折纸的背影……然后才突然回过神来左右摇头。
「……对了,手偶……」
小声呢喃,士道左顾右盼地环视整个房间。
房间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以淡色为基本色调的简单家俱。
别说是女孩子该有的甜美氛围,士道甚至感受不到理应呈现出来的生活感。整个空间装潢看起与样品屋非常相似。
「……嗯。」
大致上将屋内看过一遍,士道并没有发现类似手偶的物品。
虽然东西不多,但是房间似乎有许多收纳空间的构造,寻找起来应该相当费工夫吧。
再加上,如何避开折纸的耳目也是个问题。果然只有把握折纸前往洗手间之类的空档来寻找手偶,才是最妥当的方法吧。不,应该反其道而行,士道佯装成要上厕所的样子——
然后,就在此时,折纸拿着托盘走回来了。托盘上放有两个茶托与茶杯,以及砂糖与牛奶。
然后,折纸不发一语地将这些东西摆放在桌子上。
「请用。」
说完后,折纸挨近士道,再次坐在他的身旁……不知为何,比起刚才,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更加缩短了。
「啊,好的,谢谢你。」
与香的味道不同,隐隐约约飘散过来的折纸的洗发精香味萦绕在鼻间。
士道用袖子擦掉自然冒出的汗水,然后往茶杯的方向伸手。
「……!」
但是,就在快要碰触到杯子之前,士道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因为折纸与士道的茶杯里的液体,有着明显的差异。
折纸的茶水看起来是清澈明亮的深红色。
相对的,士道的茶水却是混浊到几乎无法看见杯底,犹如泥浆般的液体。
士道在瞬间误以为那是咖啡……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就在士道为了看清液体的真面具而将脸凑近杯子的瞬间,一股犹如生物兵器般的刺鼻臭味在士道的鼻腔中爆炸。
「——恶!」
他下意识地,将身体往后仰。
「怎么了?」
「你……你问我怎么了……这个到底是什么?」
「是茶。外国的茶。」
「好……好有个性的国家呀……」
士道表情扭曲地掩住鼻子,并且再次看向茶杯。士道的生物本能相当固执地拒绝喝下那杯茶——要依循本能行事,或是喝完这杯茶并且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呢?士道能选择的解决方法应该只有这几种吧。
「啊……鸢一?谢谢你为我准备如此珍贵的东西,但是非常抱歉,我可能不敢喝——」
但是,就在士道打算拒绝的时候,折纸将茶杯往士道的方向推过去。
「不……鸢一?」
「请用。」
「不,不是请用……」
「请用。」
「那个,我说啊……」
「请用。」
「…………………我要喝了。」
开始厌恶起自己的个性。最后,士道还是无法拒绝,再次面向杯子。
「…………」
但是,士道实在没有自信能直接喝完这杯茶。
为了让味道变得稍微温和些,士道拿起摆放在桌子上的其中一小壶牛奶,然后将牛奶倒进杯子中的液体里。
…,但是以结论来说,牛奶根本无法溶解在液体中。
牛奶的油分完全分离并且漂浮在茶水表面,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遭到石油污染的海水般。状况似乎因此变得更加恶劣。
「……不管了,顺其自然吧!」
士道下定决心,拿起杯子喝下那些液体。
「——咳噗……!」
不输给臭味的刺激味道正在蹂躏士道的味蕾。
虽然一辈子都不可能喝过,不过假如真的喝下王水的话,味道应该会跟这个差不多把?不是苦也不是辣,而是痛。
「水……水……!」
但是,手边并没有水。
「…………!」
士道在瞬间撕破自己带来的点心盒包装,接着将被压坏的人形烧〈天宫名产〉放进嘴里。
吃起来相当顺口的甜味在嘴里扩散……士道全身无力地将身体倒向后方,最后叹了一口气。
「哈啊……哈啊……!」
然后——
「……啊?」
士道按住胸口。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士道突然觉得身体开始发热,体温就像是发烧般地逐渐攀升……今天的气温有那么高吗?
而且还逐渐往那里蔓延。
「…………」
不知为何,折纸将手撑在向后仰躺的士道头旁边,然后跨上腹部,以骑乘姿势覆盖在他上方。
「…………!鸢……鸢一?」
「什么事?」
彷佛有异样的人是士道般,折纸以若无其事的语气回应。
「不……不是,你在做什么……」
「不行吗?」
「我……我认为……应该不行。」
士道一边努力地维持理性一边说出这句话。
折纸的适当重量、女孩子特有的香味、柔软的触感、女仆装摩擦到自己的触咸等,这些东西全部交织在一起,让士道几乎要失去招架之力。彷佛只要稍不留神,士道就会立刻使出上下反转的招式。
「是吗。」
折纸如此说道,眨了眨眼睛。
「那么,交换条件。」
「啊……?」
「要我从你身上退开也可以,但是你必须无条件地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什么请求……?」
士道咽下一口口水后,提出疑问。
于是,折纸罕见地露出犹豫的表情,片刻之后才以细小的声音继续说道:
「你称呼夜刀神十香为『十香』。」
「咦……?啊啊……对……对呀。」
士道轻轻点头。确实如同折纸所言。
不,因为原本「十香」这个名字就是士道取的,所以会这样称呼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姓氏则是在伪造户籍时,由令音为她取的名字。
「但是,你却称呼我为『鸢一』。」
「啊,是啊……」
「这样非常不公平。」
说完后,折纸别过脸。
「咦……?不,那个……」
士道不明白折纸的意图,在脑海中浮现问号。
「所以……?你希望我称呼十香为『夜刀神』吗?有点不习惯呐……」
「…………」
折纸沉默不语地将全身重量压往腹部。
虽然充其量只是一名少女的重量,所以并不会非常沉重。
但是,问题并不在此。问题是犹如蒸气喷向耳际的感觉,现在正袭向士道。
「那么……那么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嘛……!」
折纸恢复原有的姿势,稍微别过脸并且出声说道:
「我希望你称呼我为」折纸』。」
「呃……」
「不行吗?」
折纸如此说道。
虽然声音听起来如往常般缺少抑扬顿挫——但是,似乎也蕴藏了几分不安。
「不……我想……应该可以吧……」
「是吗。」
「…………」
「…………」
沉默再度笼罩两人。
如此一来,即使是士道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干咳一声后,士道出声说道:
「那个……折……折纸。」
「…………」
听见士道叫出这个名字后,折纸一语不发地离开士道的腹部,当场站起身来。
然后,面无表情地,在原地跳了一下。
「咦……?」
看见这个超脱现实的景象,刚好站起身来的士道不禁瞪大了眼睛。
但是,折纸却表现得毫不在意,轻殷嘴唇说:
「——士道。」
「……!」
话说回来,这好像是第一次听到折纸这么称呼自己……因为折纸平常总是连名带姓地称呼自己为「五河士道」。
「哦……哦哦。」
感觉到内心一阵搔痒的同时,士道做出回应。于是,折纸再次在原地跳了一下。当然,脸上的表情肌依旧没有动作。
……难道说,折纸现在觉得很高兴?
之后的数秒内,折纸垂下眼睛彷佛沉醉在喜悦的余韵中,而后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
「稍等一下。」
不知为何,折纸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转身往回走。
「啊……喂!鸢——」
「…………」
「……折纸。你要去哪里?」
「洗澡。」
折纸朝着士道的方向瞄了一眼,仅仅说完这一句话后便走出客厅。
「啊……?」
被独自一人留在客厅的士道呆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后才理解现在的状况,然后「唉」一声地叹了一口气。于是,士道再次朝向后方躺下来。
「啊……」
将手放到胸口上。
心脏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频率快速跳动着。
但是,即使这么做,情况依旧没有好转。数秒之后,士道快速地撑起上半身。
「对了……!这是寻找手偶的好机会呀!」
因为接二连三地遭遇到冲击性的体验,所以士道几乎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那可是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出乎预料之外,干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这样降临了。
「但是……那个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去洗澡呢?」
百思不解。会是因为流汗的缘故吗?
……话说回来,她的警戒心也太低了吧?因为如果士道的胆量再大一点,很有可能会到浴室偷窥也说不一定。方才的言行举止也是如此,让人觉得折纸似乎在这方面有点不够小心。
「……哎,不过我的确因此而得救了。」
士道迅速地站起来,比刚才更加仔细地环顾客厅。
「现在看得到的地方……没有发现踪迹呢。」
他低声呢喃,接着开始蹑手蹑脚地打开柜子检查。
其实最有效率的寻找方式,应该是仿效警察强行搜查民宅,将柜子里的东西全部倾倒在地板上……但是士道当然不可能做到那种地步。
虽然这次最重要的目的是找回四糸乃的手偶,但是尽可能不让折纸发现破绽也是重要事项之一 。
「……总觉得物品排列得过于整齐,这样反而更难寻找啊……」
由于连收纳空间的内部都整理得非常整齐,所以似乎只要稍稍移动物品,就有可能会立即被发现。
不过,如果一直在意这些事情的话,那就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了。士道决定一边尽可能地将物品放回原来的位置,一边进行搜索。
「好像不在客厅……如此一来……」
士道看向隔着餐桌的厨房。
空间看起来虽然不大,但是将手偶当成隔热手套来使用也不无可能。所以还是大致查看过一次会比较好吧。
「我看看……?」
他慢慢地朝着厨房的方向移动,然后依序检查碗盘收纳柜与流理台的下方。
「嗯……这个是?」
然后,士道的眉毛抽动了一下。
他于被放置在厨房最里面的垃圾桶内,发现几个小空瓶。
「这是什么啊……」
歪了歪头,他伸手将瓶子拿起来。
「必杀·日本红蝮」
「精力绝伦·黑天狗」
「甲鱼GOLD 1000」
「玛卡的魔力」
等等等等……
清一色都是每瓶超过数干日圆的高级精力汤。
无论怎么看,这些东西都不像是女子高中生会喝的营养饮品。
士道搔了搔脸颊。
….哎,虽然应该不至于到这种程度,不过如果将这些饮品倒入锅子熬煮,应该就会变成味道非常骇人的液体吧?
顺带一提,如果让男人喝下那种液体,应该会立刻变身为超级模式——全身闪耀金色光芒、下腹部的某个部位也会燃烧得一片通红吧。
「哎……哎,追究别人的个人喜好是不礼貌的行为。」
不过,「搜索女孩子的家」这种行为其实更加不符合礼仪。所以士道所说的这番话,听起来相当没有说服力。
「果然不在厨房。那么,接下来是——」
士道将营养饮品的空瓶放回垃圾桶,然后慢慢地往前走,眼睛则看向客厅的出入口。
如果没记错的话,在抵达客厅前的走廊那里,似乎嚣有一昌门,
折纸进入浴宁后,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以上。士道稍微加快脚步,往走廊的方向走过去。
然后,就这样继续往最后一扇门走过——
「……!」
半途中,士道在一瞬间停下脚步。
因为在最后一扇门的对侧,刚好有另一扇连系着更衣室的门,而且从那里传来淋浴的水声。
原本稍稍平复的心跳再次剧烈跳动。
「……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总而言之,士道先在手掌心写三次「人」字然后再将它吞下肚,接着一边想像马钤薯头造型的折纸,一边默念质数。
……老实说,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不知为何,今天士道脑中的狂战士巴萨卡〈注:Berserker,北欧神话中的一种战士〉似乎非常容易失控。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种兴奋方式简直就像是喝了好几瓶高级精力汤似的。
如果继续待在这里,自己很有可能会犯下滔天大错吧。
士道着急地伸出手握住最后那扇门的门把,然后将门打开。
「……!这里是……寝室吗?」
在大约六张杨杨米大小的空间里,摆放了一张床以及衣橱。
「……嗯嗯?」
然后,踏进房间后,士道立刻发出讶异的声音,同时眯起双眼。
……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房间很狭小……?不,真正的原因是—
「……那个家伙,居然睡这么大一张床啊。」
没错。不知为何,房间里的床是张双人床。因此让整间寝室看起来异常地狭小。
而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与其他家俱相比,唯独这张床看起来非常新。犹如这一两天才拆开包装的新品般。
「最近才新买的床吗……?不,还是说……」
士道一边说话一边往床头移动——再次为眼前的景象感到疑惑。
在彷佛经由饭店专业人士整理过似地,铺得漂漂亮亮的床单上,排放着两个枕头。
而且,枕头套上还以POP字体绣出「没问题」三个字。
「…………」
试着将枕头翻过来。
另一面绣着「没关系」。
没有选择的余地。
「……………………」
在经过比之前还长的一段沉默后……
「那……那么……手偶到底在哪呢……」
即使想理解,却依旧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士道决定停止思考。
然后——就是此时…
「啊。」
士道提起头,发出一声短促的声音。
因为士道看见有一个眼熟的孤单身影,坐镇在被放置于房间角落的高耸衣橱上方。
外型被设计得滑稽有趣的兔子手偶——没有错,那就是四糸乃的手偶。
「原来在这里啊……」
如此一来,就能拯救四糸乃了。士道呼出一口气。
但是,就在士道朝向衣橱迈开步伐的时候……
「……!」
从寝室外头传来「喀锵」的声响。
不是普通的开门声。那应该是开殷浴室门的声音。
看来,折纸已经洗完澡了。
「糟糕……」
士道动作敏捷地抓起衣橱上的手偶,然后将手偶硬塞进衣服口袋里,蹑手蹑脚地返回客厅。
在千钧一发之际刚好赶上了。士道放心地轻叹一口气。
接下来只需要带着手偶平安无事地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总觉得最后这项任务的难易度说不定是最高的?士道只希望一切只是自己杞人忧天,「啊……对了。」
士道突然喃喃自语。
拜访鸢一家的最主要目标已经达成。
但是士道还有另一个私人目的还未完成。
士道自从被折纸招待进来家里以后,就一直被牵着鼻子走,根本无法掌握对话的主导权……
但是,这的确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因为士道想要好好地——与折纸谈话。
谈论关于精灵的事情。
然后,就在此时,客厅的门被开启了,士道的思考也因此被中断。应该是折纸回来了。
士道咽下一口口水,一边出声说话一边往那个方向看过去。
「哦……哦哦,折纸。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但是……
「咿……!」
看见折纸身影的士道,维持原本的姿势僵直在原地。
走进客厅的折纸的打扮,并不是方才的女仆装扮——而是只有在赤裸裸的身体外面围上浴巾的装扮。
而且因为全身还带着水气的关系,微微潮湿的毛巾布紧贴在身上,让折纸的身体曲线因此展露无遗。全身上下也散发出蛊惑人心的美丽。
「什……什什什……」
就算是自家住处,但在客人〈又是同龄男性〉来访时,应该不会有人做出这种异常打扮吧?
「怎么了?」
但是折纸却以非常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话,彷佛无法理解士道僵直在原地的理由般,轻轻歪了歪头。
「……!啊,啊啊,你忘记要穿上衣服了吗?啊,哈哈哈……真是迟钝呀。」
士道的脸上浮现尴尬的笑容,然后做出就像没上油的机械似的僵硬动作,将头转向反方向。
「…………」
但是,折纸没有说话,踩着静悄悄的步伐来到士道身边——然后与刚刚一样,坐在可以感觉到彼此呼吸与体温的位置上。
就这样,折纸突然将身体压向自己。
「——!」
士道的肩膀颤抖了一下,然后当场跳起来,拉开与折纸之间的距离。
「……?」
折纸一脸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怎么了?」
「你……你居然还问我怎么了……」
就在士道说话的这段时间内,折纸依旧往士道的方向逐渐逼近。
士道在此时拚命地思考——然后突然出声说道:
「折……折纸!那个——我……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折纸当场停止所有动作。
「什么?」
「啊……啊啊,那个……」
为了确认通讯状况,士道试着轻轻敲击耳麦。
完全听不见声音。通讯完全失效。
无论现在说出什么话,都不会让琴里他们听见。
士道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那个……折纸。你——很讨厌……精灵……我没说错吧?」
「…………」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士道感觉折纸给人的感觉似乎改变了。
对于士道说出这种话而感到诧异,折纸轻轻歪头。
「为什么?」
折纸笔直地凝视士道的眼睛,同时提出反问。
这也难怪。老实说,这个问题根本毫无脉络可言。如果与〈佛拉克西纳斯〉的通讯没有中断的话,琴里一定会说出「不准泄漏多余的情报」或是「不要随便引起对方的警戒心」这些话来斥责士道吧?
但是,士道还是忍不住想要询问这个问题。
向折纸,向曾经因为精灵而失去双亲——现在则是对精灵举刀相向的少女,询问这个问题。
「……!不,就是——该怎么说呢。例如说,精……精灵之中也是有善良的……」
「不可能。」
折纸冷淡地一口否决。
「精灵只要一现身,就会破坏这个世界。她的『存在』将会歼灭这个世界。那是一种祸害。
那是一种灾难。是所有生物的敌人。」
「你……你怎么这么说——」
「——我永远不会忘记。」
她中断士道的发言。
明明表情、声调都没有改变……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士道却感受到一股冷彻心底的压迫感。
「不会忘记五年前从我身边夺走双亲的精灵。」
「五年……前?」
士道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如此说道。折纸轻轻点头后,继续说道:
「五年前,在天宫市南甲町的住宅区,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火灾。」
「咦……」
士道皱起眉头。因为士道以前曾经住过那里。
后来自己的家被火灾烧掉了,所以才搬来这里。
「虽然没有对外公开,但是那场火灾——是精灵所引起的。」
「什……!」
士道惊讶地瞪大眼睛。
「全身缠绕着赤红火焰的精灵。我——就是被那名精灵夺走了所有一切。我绝对……不会原谅精灵。我将会打败所有精灵。我不会让其他人留下相同的痛苦回忆。」
以平静却充满坚强意志的声音如此说道,折纸紧紧握起拳头。
「还有,理所当然地——夜刀神十香也无法例外。」
「咦……」
因为突然听见十香的名字,士道不禁瞪大眼睛。
「虽然她现在并不被承认是精灵。但是,我仍然不会允许她的存在。」
「…但……但是,现在的十香不会引起空间震,也不会胡乱破坏这个世界啊。既然如此——
那就表示她已经跟普通的女孩子没有差别了呀!」
但是,折纸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犹豫与踌躇,左右摇了摇头。
「精灵的反应从她身上消失这件事情,的确是事实。不过,在发生原因不明的情况下,当然必须预防最坏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那……那是因为——」
士道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停止了。
折纸的见解并没有错。因为她并不知道十香的能力是藉由士道的能力所以才会被封印。
「但是……引发空间震并不是她们的意愿啊!既然如此——」
「——?」
听见士道的话,折纸一脸不可思议地歪了歪头。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情?」
「……不……那是因为——」
不小心泄漏太多情报了。士道思索用来搪塞的藉口之同时,目光也变得游移不定。
于是,折纸以毫无抑扬顿挫的音调继续说道:
「刚好趁这个机会,我也有些问题要问你。」
「什……什么事……?」
「四月二十一日,我在执行作战的过程中看到了你。」
「……!」
听见那个日期,让士道的背脊窜起一阵恶寒。
那是十香以静穆现界的方式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日期。
也就是说——那同时也是士道亲吻十香,并且封印十香力量的日期。
「你究竟是谁?」
以平静的视线目不转睛地看着士道,折纸如此说道。
「不,那个……那是……」
不能泄漏〈拉塔托斯克〉的相关讯息。士道慌乱到不知该如何是好——
「…………」
于是,咬住下唇,试图让自己的呼吸恢复平静之后……
「……鸢一。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是——可以请你听我解释吗?」
折纸毫不迟疑地点点头。
「嗯……那个呀。虽然我不能说出详情……但是,其实我与精灵见过几次面,也跟她们对谈过——不只有十香……还有四糸乃。」
「四糸乃?」
「啊啊——就是被你们称呼为〈隐居者〉的精灵。」
折纸的表情虽然看不出来有任何变化,但是当士道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似乎可以感受到折纸的呼吸速度稍微加快,并且发出「嘶……」的声音。
「这样很危险。你最好停止这种行为。」
她以没有抑扬顿挫的声调,提醒士道。
但是,士道却摇摇头。
「——鸢一。即使只有一次也好,你曾经跟四糸乃说过话吗……?不——我想应该没有吧。
因为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呀。」
连同身体一起往折纸的方向转过去,继续说道:
「拜托你。只要一会儿、一会儿就足够。当四糸乃再次现界的时候,请你试着与她交谈吧。
或许确实如你所雷,真的有邪恶的精灵存在。但是,十香与四糸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她们都是相当善良的精灵喔……!几乎连人类都比不上,非常、非常善良的精灵喔……!」
「…………」
折纸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相当镇定地看着士道。
以一种看起来相当平静,却让人感受不到冷漠的特殊眼神看着士道。
「……!」
—啊啊,对了。士道终于察觉到了。
士道明明知道折纸并没有能左右AST决策的权力。
但是,他却还是冒着泄漏情报的危险对折纸说出这番话。其中的理由——那个不得不说的理由其实是……
当然,想要拯救四糸乃是一大主因,但是原因不仅仅只有如此。
现在,士道终于实际领悟到了。
「原来—如此,我……」
士道重新将视线投向折纸身上。
「我……想要尽力帮助四糸乃,也希望你能认同十香。但是,我还有一个与这两个冀望同等重要的心愿。鸢一,我同时也希望——没错,我希望你不要杀害如此善良的精灵……!」
「…………」
「你也是一个相当善良的人……!明明还只是个高中生,你却为了保护世界而挺身作战吧?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我真的很尊敬你。」
没错。士道并没有责怪折纸做错的资格。
因为精灵而在五年前失去双亲——不希望有人再次经历到与自己相同的痛苦,为了保护人类而拿起武器的高尚少女。
士道绝对不会以轻薄的言语侮辱她的决心。
但是——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无论是谁——无论是谁都没有错啊。十香也是;四糸乃也是;鸢一,你也是。大家都是那么善良的人啊……」
「那也是——」
话说到一半,折纸咽了口口水然后继续说道:
「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
「假如你所说的一切属实,〈隐居者〉并不希望与我方战斗。但是只要她具有精灵的身分,就一定会有引发空间震的危险性。我们无法为了她一个人,将其他许多人的生命暴露在危险中。」
相当条理分明的主张。琴里也曾经说过这种话。
观念有误的人或许是士道也说不一定?
彷佛要隐藏表情般,士道将原本扶住额头的手盖住眼睛,同时用力地晈紧牙齿。
脑袋虽然可以理解折纸所说的话,但是心里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论点。
「——最后再让我确认一个问题。」
听见这句话,折纸一脸不可思议地歪了歪头。
「如果发生像十香那样,无法在她身上侦测到精灵力量的情形——是不是就不能再攻击那位精灵了呢?」
没错。士道所提倡的只是一种理想论点,而且充斥着太多不合理的因素。
——但是,士道身上却拥有能实现这些不合理因素的可能性。
「…………」
折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回答道:
「其实这并非我所愿。虽然反应消失了,但是放任精灵不管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危险了。」
「……!怎么会——」
「——不过,依据上级的政策方针,只要没有出现精灵的反应,就只能将对方视为人类对待。所以我不能专断独行地任意攻击。」
「所……所以?」
「关于那个问题,我必须给予肯定的答案。」
折纸非常镇定地说出答案。
士道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然后紧紧握起拳头。
「——谢谢你。今天能听到这个消息,就已经足够了。」
「是吗。」
折纸简短地做出回应之后……
「——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件事情吗?」
一些些,真的只有一些些而已,折纸稍稍垂下眼睑,说出这句话。
依旧是没有抑扬顿挫的声调,但是不知为何,却让士道感觉到声音中有种难以形容的不悦。
「不……不是……没……没有这种事。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与鸢一说话……」
虽然不能对她提及手偶的事情,但是士道也确实没有说谎。
由于耳麦的功能失效,所以才必须由士道亲自搜索——不过,为了不要让她起疑心,其实本来的计划应该是要在摄影机四处搜索的期间与折纸进行对话。这才是士道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
折纸听见士道的话后,刚刚围绕在她身边的些微严肃氛围立即在瞬间烟消云散。
然后,折纸继续往士道的方向渐渐靠过来。
但是,就在此时……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外头突然响起空间震的警报声。
「警……警报……?」
「…………」
折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并且原地站起身来。
「折纸……?」
「——出动。你也赶紧前往避难所吧。」
只说了这句话,折纸便往走廊的方向走过去了。
被留在原地的士道呆愣在原地一会儿之后……
「……难道说……是四糸乃——?」
因为听见震耳欲聋的警报声而皱起眉头——士道紧紧握住口袋中的手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