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二卷 手偶女四系乃
  5. 第三章 那是非常扭曲的慈悲
  6. 繁体版

第三章 那是非常扭曲的慈悲
2017-06-23 09:44:00

		

「喂~十香~……」
发出困扰的声音,士道叩叩地敲着门。
但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十香……拜托你,听我解释……」
士道再一次地,一边说话一边敲门。
然后——咚!发出一声巨响,整个家里产生晃动。
「……!」
面对这个突发状况,肩膀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
然后,从士道刚刚一直在敲的那扇门的另一侧,传来模糊不清的声音。
「……哼,不要管我……快点滚开!笨蛋!」
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有其他回应了。完完全全地,是在闹别扭。
「唉……到底该怎么办呢?真是的……」
已经束手无策的士道用手扶住额头,忧郁地叹了一口气。
十道日前站在五河家二楼最里层的一扇门前——门上贴着一张纸,纸上以歪七扭八的字体写着「十香」两个字。
现在大约是距离「四糸奈」消失并且前往邻界的五个小时之后。
后来〈佛拉克西纳斯〉前往现场迎接两人,然后顺利回到家……但是一踏进家门,十香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士道,有时间吗?我想跟你确认一件事情。」
然后,一直戴在右耳上的耳麦传来琴里的声音。
「啊……?什么事啊?我现在很忙——」
「士道,你的的确确有跟四糸奈接吻吧?」
「……啥?怎么突然……」
士道的声音因为这个预料之外的问题而变得尖锐。
「别管那么多,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士道在那个时候确实有碰触到四糸奈的嘴唇。我说得没错吧?」
「……没……没错……」
「嗯……」
「那……那又如何呢?我先声明,那完全是因为意外——」
「我知道。如果是刻意的话,我反而会大大夸奖你。」
「……那么,到底哪里有问题?」
士道提出疑问后,琴里先是「呜!嗯」地低声嘟嚷后,才回答这个问题。
「——照当时那个情况看来,虽然士道你已经与精灵接吻了,但是却完全没有封印住精灵的力量。」
听见这句话,士道睁大眼睛。
没错。即使接吻后,「四糸奈」还是可以使用精灵的力量。
「哎,四糸奈的好感度不像十香那样高,所以无法封印全部力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有点介意『完全没有封印力量』这件事情。以数据来判断,在那个阶段至少能封印个二三成的力量。」
说完后,琴里再次发出「姆呜呜」的嘟嚷声。
「……会是四糸奈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吗?还是——」
「喂……喂,琴里。虽然四糸奈的问题也很重要,但是……那个……」
士道一边说一边看向十香房间的房门。
琴里或许也察觉到士道的想法,隔没多久便回答:
一——啊啊,十香的事情吗?现在情况如何?」
「束手无策……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想跟她说话,但是她完全不理人。」
「原来如此。从数值来看,暂时性的显在化力量似乎已经藉由线路再次被封印了——不过还是尽早让她的情绪恢复正常比较好唷。」
「恢复情绪……该怎么做呢?」
「……小士。如果你同意的话,可以将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吗?」
士道提出问题之后,便从耳麦听见充满困意的声音——是令音。
「咦……?」
「……现在她应该还在气头上吧。我记得明天是星期六吧?白天时,可以将十香交给我吗?
对了……就以『采买生活用品』这个理由作为藉口吧。」
「那是无所谓。不过为什么呢?」
士道如此说道。令音沉默片刻后,叹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当事人不在场的话,会比较好唷。这是少女心的微妙之处。请你务必牢牢记住。」
「是……是的……」
士道感到有点困惑地搔了搔脸颊。
◇
「……事情的原委就是这样,十香。所以我想出门买东西,能拜托你陪我一起去吗?」
隔天,五月十三日〈星期六〉。上午十点。
如同昨天所言,令音在今天拜访五河家,并且在十香的房门前如此说道。
身上的打扮并不是平时常穿的白衣或军服。而是胸口有只伤痕累累的小熊布偶探出头来的针织衫,搭配暗色系的裤子以及肩背背包这种购物风格的打扮。
但是,十香却与昨天相同,从门的另一侧发出不耐烦的声音。
「罗唆!不要管我……!」
听见如此粗鲁的语气,站在令音身边的士道叹了一口气。
「从昨天开始就是那种态度。」
「……嗯。」
令音彷佛正在沉思般,将手抵住下巴。
从背包中拿出类似电脑的小型终端机,然后使用单手开始操作。
令音注视着画面,接着将终端机收回去,朝着房门往前踏出一步。
「……十香。」
「我不是说过不要管我吗……!我——」
「……除了买东西之外,我们顺便到外面用餐吧。好吗?」
令音说完后,十香突然陷入一阵沉默。
然后,经过数十秒之后……
叽!房间的门被打开,露出不悦表情的十香从中探出头来。
可能是从昨天开始就没换衣服,穿在身上的高中制服看起来还湿答答的。顺带一提,因为彻夜未眠的关系,所以眼睛周围也浮现了黑眼圈。与令音走在一起的话,或许会被人说是一对姊妹吧。
「什……!」
士道惊讶地睁大眼睛。
「令……令音……?你到底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因为十香的饥饿数值持续上升。所以我认为差不多要抵达界限了。」
「原来如此……但是,昨天叫她吃晚饭时,她还是没有出来啊……」
「……哎呀,那应该是因为不想见到你的关系吧。」
「…………」
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残酷的话。
但是,这也是事实。终于肯踏出房门的十香一看见士道便立刻别过脸,然后缓缓地走过去。
「快走吧!」
「……嗯,就这么办吧。今天也是从早上开始就下着雨。不要忘记带伞喔。」
令音一边说话,一边朝着士道使眼色。彷佛是在说「交给我吧」。
「……拜……拜托你了:」
士道只能目送两人离去。
接下来的数分钟内,士道就这样呆站在原地。
「呃……」
不久,士道立即察觉自己正在浪费时间。轻轻地拍拍脸颊、振作起精神,然后走下楼梯。
「学校今天放假……我也趁上午的时间去买东西吧。」
昨天放学时,本来打算绕到商店街。但是因为发生许多事情的缘故,所以士道一直无法出门买东西。
士道迅速地换好衣服,然后拿着雨伞出门。
「门锁——哎,先上锁吧。反正琴里还在睡觉。」
说完这句话,士道便将门上锁。然后,士道的脚步声开始在雨中道路响起。
——然后,不知道走了多久。
「…………!」
在前往商店街的路途中,看见熟悉的背影,士道因此停下脚步。
发觉那是装饰着兔耳的绿色斗篷。
「四……四糸奈……?」
士道皱着眉,叫出这个名字。
没错,因为昨天的空间震而遭受破坏,现在禁止其他人进入的那块区域的对面,可以看见精灵「四糸奈」的身影。
士道躲藏到墙壁后方,目不转睛地盯着「四糸奈」的样子。
「警报……没有响起啊……与十香相同的模式吗?」
这么说来,第一次遇见「四糸奈」时,警报也没有作响。难道说,她或许是能频繁地来回穿梭在这个世界与邻界的精灵?
「……但是,该怎么做才好……?」
既然已经看见了,就不能放任不管。但是,士道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士道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按下手机的按钮。
钤声响了一阵子后,接通的手机传来睡意浓厚的声音。
「……呼啊~……喂……?哥哥……?」
很明显地可以听出来是刚刚才起床的声音。当然,声音的主人是士道的妹妹——琴里。
「哦!早安呀,琴里。」
「嗯……早安。什么事……?」
「……紧急状况。我发现四糸奈了。」
「…………」
就在士道说完的瞬间,可以听见从电话的另一侧传来「啪!啪!」两声,听起来像是大力拍打脸颊的声音。
然后,马上又传来与方才完全不同、语气严肃的声音。
「——告诉我详细状况。」
「好……好的。」
虽然被她的语气所震慑,不过士道还是简单地说明现在的状况。
「……原来如此。又是静穆现界吗?真是麻烦——所以,精灵应该还没察觉士道的存在吧?」
「啊啊……应该是吧。现在该怎么做才好?」
「你有将耳麦带在身上吗?」
「咦?啊啊——应该有吧。」
士道轻轻敲打口袋,确认口袋里确实有小型机械的触感。
自从发生十香的那起事件,士道就被要求要随时携带耳麦,以备不时之需。
「很好。戴上那个后在一旁待命,不要看丢精灵!」
「咦?等——」
——哔!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要……要我待命……」
这种草率的指示,让士道皱起眉头。
但是,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依循指令配戴上耳麦,然后窥探「四糸奈」的情况。
然后,经过不到五分钟,从耳麦传来妹妹大人的声音。
她似乎在这段短时间内完成准备工作,并且移动到〈佛拉克西纳斯〉了。
「——听得见吗?士道。」
「……嗯,听得见。」
「不能继续对她放任不管唷。总而言之,试着与她进行接触吧。」
「……知道了。」
做出一个深呼吸,士道慢慢地走向「四糸奈」。
「四糸奈」完全没有发现士道的存在,只是拚命地盯着地面。
「……那么,我要跟她说话罗。」
「好。——呃,等一下!」
就在士道准备与精灵进行接触时,舰桥的大萤幕上突然跳出一个视窗。
①出聱说话的同时,仰躺在地上并且露出腹部,表现我方毫无敌意的一面。
②立刻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传达我方的爱意。
③为了证明我方没有携带武器,脱光衣服后再出声说话。
萤幕上显示三种不会刺激精灵的方法。
「啧,令音不在场,事情会变得比较棘手。不过也没办法了。」
琴里瞄了一眼位于舰桥下方的空位,轻轻弹舌。
的确,现在令音应该正带着十香去买东西。所以也不能丢下十香一个人,让她感到不高兴。
「——全体人员,选择!」
发号命令的同时,琴里手边的萤幕上也显示出船员们的选择结果。
——①、②、③。全部的选项几乎获得相同的票数。
「啧,票数分散得真平均呀。」
琴里为难地低声呢喃。此时从舰桥下方传来说话声。
「答案是①唷!对动物而言,露出腹部是投降的姿势!应该可以让对手感到安心才对!」
「可笑!当然是选②啊!兔子太过寂寞的话,可是会死掉的!」
「她只是穿着兔子斗篷而已,又不是兔子!最重要的是,司令,答案绝对是③!向对方证明我方没有携带武器的最好方式就是全裸!只能这么做了!」
「吵死了,老女人!你只是想要看男子高中生的裸体而已吧!」
「什……你在胡说什么!你不知道吗!假如想要说服在现代苏醒的原始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全裸唷!」
「那是什么逻辑呀!总而言之,选②啦,选②!」
「不,是①才对!」
「全裸!全裸!」
「……闭嘴!」
碰!用力拍打控制台,朝着兴奋过度的船员们大声一喝。
然后,在一片鸦雀无声的舰桥中,琴里慢慢地拿起麦克风……
「——士道,跟她说话之前,先把衣服脱了。」
平静地,如此说道。
舰桥下方,有几名女性船员,不知为何还有一名男生船员,全都做出了胜利的姿势。
但是……
「对不起喔!」
透过扩音器传来士道听似悲鸣声的叫声,与此同时……
「……!」
画面中,「四糸奈」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糟糕!」
就在士道大叫出声的瞬间,「四糸奈」惊讶地回过头来。
脸色苍白、牙齿喀搭喀搭地打颤,全身也开始微微发抖。
「……咦……咿……!」
然后,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高高举起右手。
士道在瞬间感受到心脏被捏紧似的错觉。
士道记得那个动作。那是昨天「四糸奈」让巨大人偶显现时所做的动作。
「等……等一下!冷静一点!」
但是,即使这么说,对方应该也听不进去。
琴里似乎也注意到「四糸奈」的动作,大声叫道:
「士道!如果现在还来得及的话——选①!躺到地上然后把肚子给她看!」
「什——什么……!」
「快点!」
没有其他方法了。
士道将雨伞丢在原地,然后一转身,横躺在被雨淋湿的道路上。
「输了!我投降!」
「……!」
瞬间,正准备往下挥手的「四糸奈」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接下来,战战兢兢地将右手收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开始观察士道的样子。
「……成……成功……了吗?」
「——应该是吧。试着跟她说话吧,千万不要刺激到她。」
听完琴里的话,士道维持横躺在地上的姿势,缓缓抬起头。
「你……你好……」
「…………」
即使出声向她搭话,「四糸奈」仍然以警戒的眼神瞪着士道。
「今……今天过得如何呢……?」
「…………」
「雨……雨下得好大啊……」
「…………」
一语不发。
「……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士道歪了歪头。
或许是自己眼花也说不定,但是——刚刚,士道似乎看见了「四糸奈」的左手。
也就是说,她的手上没有戴着手偶。
就在士道困惑地皱起眉头的时候,耳边再次响起琴里的制止声。
〈佛拉克西纳斯〉的舰桥萤幕再次出现选项。
①不屈不饶地出聱搭话并且走到对方身边,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②为了重整阵势,先暂时撤退。
③询问对方没有戴上手偶的理由。
「嗯……」
眺望着显示在手边小型荧幕上,经由船员们投票的统计结果,琴里轻声嘟囔。
得到最多票数的是第③选项。果然,大家似乎都很在意她没有戴上手偶的这件事情。
的确,那也是琴里必须确认的事项。
「士道,答案是③。或许四糸奈的手偶不见了,所以正在寻找它也说不一定。总而言之,我希望她能做出一点反应,所以向她询问有关手偶的事情吧。」
「……知道了。」
士道轻轻点头,然后开口说道:
「喂……难道你正在寻找手偶……吗?」
「……!」
就在士道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四糸奈」突然睁大眼睛。
然后,「四糸奈」啪搭啪搭地跑到士道身边,追问似地抓住他的头用力摇晃。
「…………?」
「好……好痛痛痛痛痛……!等……住手!」
说完后,「四糸奈」吓了一跳,将手从士道的头上收回来。
士道一边窥探她的情况,一边站起身。然后再次出声询问:
「你……果然在找那个吗?」
「四糸奈」不断地用力点头。
然后,看似不安的眼睛望向士道。简直就像是在询问手偶的所在位置。
「……呃,抱……抱歉。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士道说完后,「四糸奈」露出彷佛听见世界末日来临般的表情,全身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接着,「呜耶……呜……」,「四糸奈」就这样低垂着脸开始啜泣。
「那……那个……」
失控的攻击虽然是种困扰,但是这种情形也算是一种困扰啊。士道慌慌张张地挪开视线。
「——冷静点,士道。」
然后,琴里的声音再次传进耳里。
接收到「四糸奈」的反应,画面上第三次展开视窗。
①「我会让你忘记那个家伙的事情!」表现得犹如一名值得信赖的男子。
②「我也一起帮你寻找手偶吧!」表现得犹如一名温柔体贴的男子。
③「事实上,我就是那个手偶!」表现得犹如一名充满幽默咸的男子。
「全体人员,开始选择!」
伴髓琴里的号令,小型荧幕上显一不出计票结果。
最多人选的是②,接下来是①,③只有获得一票。
「哎呀,②是最无须争论的答案呢……话说回来,选③的是谁呀?」
「……行不通吗?」
神无月那可怜兮兮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
无视他的存在,琴里将麦克风拉过来。
「士道,帮她一起寻找手偶。」
可以听见从后方传来「啊啊,对她视若无睹这种玩法应该也不错吧……!」的声音,不过琴里依旧把这句话当成耳边风。
「那……那个啊,四糸奈。」
「……!」
听见士道提高音量说话,「四糸奈」的身体再次颤抖了一下。
接着,她突然将手高高举起,然后积聚在周围的水坑开始隆起,犹如弹炮般在士道坐着的地方附近爆炸。
「呜……呜哇!」
士道下意识地,将身体缩成一团。
「抱……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吓你的!」
他重新调整姿势,朝着彷佛在窥探情况般将警戒的眼神投向自己〈……但是一旦四目相接,又会挪开视线〉的「四糸奈」微微低下头。
然后,为了表示自己不会抵抗,士道高举双手并且继续说道:
「那个……如……如果可以的话……我……我来帮你找手偶吧?」
「……!」
士道说完后,「四糸奈」惊讶地睁大眼睛。
然后,经过数秒后,脸上才初次浮现开朗的神情,用力地上下点头。
士道说了声「很好」并且呼出一口气,最后才终于从潮湿的地面上站起身来。
全身都湿透了。哎呀,不过现在不是介意这种事情的时候。
「那个……所以,你的手偶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弄丢的呢?」
士道问完后,「四糸奈」彷佛陷入思考般,视线变得游移不定。后来才轻启樱色双唇说道:
「……昨……天……」
然后,彷佛要遮掩眼睛般紧紧抓住装饰有兔耳的斗篷并且低下头,她结结巴巴地说:
「被那些恐怖……的人们……攻击……等到……发现时……就不见……了……」
「那个……?昨人,你遭受到AST的攻击了?」
士道说完后,「四糸奈」点点头。
「原来如此,在那之后啊……」
土道一边说话,一边左顾右盼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许多坍塌的建筑物以及龟裂的道路映入眼帘。寻找起来应该会相当费工夫。
然后,彷佛配合这个时机点般,来自〈佛拉克西纳斯〉的声音传进右耳。
「——我们这边也会派出全部的摄影机搜寻唷。所以请你尽可能地一边与她沟通,一边进行搜寻作业。」
士道轻轻敲打耳麦,表示自己明白了。接着再次看向「四糸奈」。
「很好……那么,开始寻找吧!四糸奈。」
「……!」
「四糸奈」点点头——但是片刻之后,忽然闭着嘴巴嘀嘀咕咕,最后才开口说:
「我…不是……」
「咦?」
「我……不是四糸奈……是四糸乃。四糸奈是……我的……朋友……」
「四糸乃……?」
听见士道以反问的语气呼唤这个名字,少女——四糸乃立刻表现出想要逃离原地的样子。
「啊……等等!」
或许是被这个声音吓到,四糸乃的肩膀再次颤抖了一下。
瞬间,四糸乃周围的雨水突然变成像针一样的物体,往士道的方向飞过来。
「呜哇啊啊!」
士道慌慌张张地当场趴下来,勉强躲过这次攻击。
因为数量不多,所以看起来似乎威胁性不大。但是如果换成大范围攻击,现在士道的身体可能就会变得像仙人掌一样了吧。
「冷……冷静一点!是我、是我呀!」
四糸乃害怕地回过头来,看见士道的脸后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士道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
「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个给你……或许你全身都湿透了,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吧?」
捡起不久前丢在路旁的雨伞,然后将它递给四糸乃。
「???」
「啊啊,要这么用。」
让一脸不可思议地歪着头的四系乃握住伞柄,撑起玉山。
于是,四系乃仿佛是对于雨珠不会碰触到自己身体这件事情感到惊讶,瞪大眼睛看着头上。
雨滴接触到透明的塑胶伞后便立即弹开,闪闪发光地坠落地面。
「……!……!」
四糸乃兴奋地舞动没有拿伞的那只手。
「哦……哦哦,你很喜欢吗?给你用吧、给你用吧!」
听到士道这么说,四糸乃以询问般的眼神看着士道。
「啊……?我吗?」
四糸乃点点头。
「啊啊,不用担心我。没关系,给你用吧。」
四糸乃陷入一阵沉思,交互地看着雨伞与士道之后……
「谢……谢……你……」
低头鞠了个躬,然后继续寻找手偶。
「居然做出这么贴心的举动。」
右耳听见琴里宛如嘲笑般的声音。
「罗……罗唆!」
「——哎,如果精灵真有那个意思,应该可以立刻让淋湿的衣服变乾吧。而且事先展开隐形皮膜来弹开雨水也并非难事。」
「是……是这样吗?」
……哎,但是那又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士道实在无法忍受看见一个小女孩在雨中淋雨。
士道轻轻擦拭被雨淋湿的脸,开始展开搜索。
◇
「——怎么样?找到手偶了吗?」
「不,还没有。还没有发现踪影。」
琴里提出问题后,从舰桥下方传来船员的回答。
时间是十二点三十分。士道与四糸乃一起进行搜索后,大约经过了两个小时。这项在雨中进行的作业会让身体变得寒冷,也很容易累积疲劳。
虽然也能派出〈拉塔托斯克〉的特务人员进行搜查作业——但是如果因为突然投入大量人力而让四糸乃感到害怕,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即使没有吓到四糸乃,对于士道的感激与好感也有可能会因此多方分散。
「影像方面呢?」
琴里往右手边看过去。正在操作控制台的船员没有回头看琴里,只以声音回答:
「解析度有点差……不过应该可以看。」
「播放到萤幕上。」
琴里说完,〈拉塔托斯克〉舰桥的部分萤幕便开始播放昨天四糸乃与A S T交战的影像。
为了不被卷进攻击的余波中,摄影机在拉开一定距离后才进行摄影。因此,画质多多少少比平时还要差一点。
「在精灵消失的那一瞬间,影像里——手上就没有戴着手偶了。」
暂时停止影像,然后放大画面,萤幕上出现往下坠落的四糸乃身影的特写。
「——相反的,在遭到AST枪击之前的影像中,可以确认手偶曾经出现在天使的嘴巴附近。应该可以合理推断手偶是在这波攻击中所遗失。」
「那么,最重要的手偶呢?」
「由于浓烟密布,所以无法确认……不过确实有发现物品坠落的影子,所以我认为最坏的状况应该是在攻击时被烧掉了。」
「……嗯。」
琴里用手抵住下颚。
「有留下四糸乃消失后,附近一带的影像吗?」
「我……我试着寻找看看!」
然后,突然从扩音器传来「咕噜噜噜噜」这种可笑的声音。
「四糸乃?」
「……!」
开始寻找手偶之后,大约经过了两个小时。
士道一边撩起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转身面对在旁边寻找手偶的四糸乃。
总觉得刚刚似乎有非常可爱的声音响起。
四糸乃的肩膀再次害怕地颤抖了一下——不过或许是稍微习惯士道的声音了,并没有朝着士道发射出水炮弹或是雨针等攻击。
「……你肚子饿了吗?」
士道如此问道。四糸乃涨红了脸,左右摇头。
但是,就在此时,再次响起肚子饥饿的声音。
「…………!」
四糸乃当场蹲下来,拉起斗篷帽子将脸完全遮起来。
精灵似乎也会感到饥饿。
据说精灵的灵力可以供给维持生命时的一切需求,但是……话说回来,十香也是如此。她在封印前就是一名大胃王了。
「……怎么了?」
虽然不知道四糸乃从何时开始寻找手偶,不过现在都已经下午了,肚子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刚好士道也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士道彷佛要请求指示般,咚咚地轻敲耳麦。然后,耳边响起已经大致上推测到事情内容的琴里的声音。
「——是嘛。要不要先暂时休息一下,顺便吃个饭呢?」
「嗯……你说得对。」
士道将原本一直维持弯腰姿势的身体拉直,轻轻伸了个懒腰后,对四糸乃说:
「四糸乃,稍微休息一下吧。」
士道说完后,四糸乃左右摇头。但是,此时又再次传来肚子的叫声。
「……!」
「看吧。不要逞强了。如果你昏倒的话,就不能继续寻找四糸奈了喔!」
四糸乃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如同往常般迟疑地点点头。
「很好。那么……」
说完后,士道发出「啊」一声,重新思考。
虽然自己有带钱包,但是两人的全身都湿透了,要踏入店里恐怕会有困难吧?
士道把手抵在下巴,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轻敲耳麦。
「……呐,琴里。关于休息的地方,可以选择家里吗?」
说完后,琴里夸张地发出十分惊讶的声音。
「哇哦!才一段时间没见到你,没想到你变得如此大胆呢。如果你打着压倒人家的坏主意,奉劝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唷。」
「……喂。」
「我知道了啦……好吧,反正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这次就特别允许你这么做吧。」
「哦。」
士道简洁地回应后,对着四糸乃说:
「那么……我们走吧。」
四糸乃一语不发,轻轻点头。
◇
「……呣。」
十香一边摸着不断呜叫的腹部,一边跟随住令音后面行走于雨中的街道。
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有进食,再加上睡眠不足,所以十香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但是,这种没来由的恶劣心情,并非单单只是饥饿感与睡眠不足所引起的。十香多多少少也明白这个道理。
「…………」
十香紧咬牙齿,朝着被雨淋湿的地面踢了一脚。
但是即使这么做,也无法化解不断在肚子里打转儿的那股焦躁感。
然后,原本走在前方的令音突然伫立在原地。就在十香即将撞上她背部的前一刻,也停下了脚步。
「……先吃饭吧?这个可以吗?」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挂着色彩鲜艳招牌的建筑物。没记错的话,这间应该是所谓的「家庭餐厅」,也就是专门提供餐点给客人享用的店家。
十香用力点点头。
「嗯……如果可以这么做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我快饿死了。」
「……那么,我们进去吧?」
两人收起雨伞进入店里,在店员的带领之下,走到位于禁烟席最里面的位置坐下。
然后立刻看菜单点菜。
接下来在等待上菜的空档里,为了减轻饥饿感,十香一口气喝光店员放置在桌上的水——然后……
「……十香。」
此时,令音那带有明显黑眼圈的双眸笔直地看向十香。
「什么?」
「……在上菜之前的这段时间,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可以吗?」
「嗯……哎,应该没关系……你想说什么?」
十香稍微表现出警戒心,一边拉开彼此的距离一边点头。
这位名叫村雨令音的女人……总是无法摸清她到底在想什么——可是她却像能一眼看穿别人的思想般,让人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彷佛察觉十香的想法,又好似完全不知情般,令音仍然维持呆滞的举动,从背包取出一个犹如机械般的物品,然后将它摊开在桌子上。
「那是什么?」
「……啊啊,别在意。」
令音一边说话,一边使用单手「喀哒喀哒喀哒……」熟练地操作机器……
即使心里相当介意,但是十香还是努力佯装成视若无睹的样子,视线再次回到令音的脸上。
于是,令音也重新看着十香,开口说道:
「……哎,我不太擅长说话,所以就单刀直入地切入主题吧。十香,你能不能告诉我乏前感到焦躁——不,即使到了现在仍然感到非常焦躁的理由呢?」
「——!」
听到令音的这番话,十香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我……我才没有——」
「……你果然无法原谅小士与其他女生见面的事情吧?」
小士。那是令音在称呼士道的时候所用的名字。
「为……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士道……!」
「……哎呀,与他无关吗?」
「…………」
十香将手肘撑在桌子上,彷佛自暴自弃般地胡乱搔了搔头发。
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之后,才闷闷不乐地开口说:
「……我不知道。」
「……不知道?」
令音歪着头反问。十香原本朝下的脸垂得更低了。
「嗯……连我自己也不懂心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恶劣……」
十香抱着头继续说道:
「昨天……士道将我丢在学校里——然后,跟那个女孩子……接吻了。」
接吻。仅仅只是将这个单字说出口而已,不知为何,胸口却感受到一阵刺痛。
「……啊啊,确实是如此。」
「理论上……这应该没有什么不对。无论士道想要在什么地方与谁见面、跟谁接吻,我都不应该责怪他……但是,当我看见那一幕的瞬间,已经……该怎么说才好?非常——没错,感觉非常讨厌。」
「……嗯。」
「当我察觉时……自己的语气已经变得相当粗暴。再加上……之后又听到那只兔子说比起我,士道更加重视那个女孩子……我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觉得既悲伤又恐惧,脑袋一片混乱……我也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她再一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果然……我应该是哪里有问题吧?」
「……不,你很正常唷。那是非常健全的感情表现。」
「是……是这样吗?」
「……没错。不用担心。但是——还是得解开误会比较好。」
「误会……?」
「……没错。那个吻只是个意外……而且绝对不可能发生『比起十香,小士更加重视那个女孩』这种事情。」
令音朝机械瞄了一眼之后如此说道。十香迅速地抬起头来。
「真……真的吗……?」
「……是真的。」
「但……但是士道他……」
「……如果他不重视你的话,就不可能会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你呀。」
「——啊……」
听到令音的话——十香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被缠绕在胸口与肚子里那种不知为何的感情夺去注意力,十香已经完全遗忘这件事情。
—昨天,士道与上个月相同,又再一次地保护了十香啊。
毫不顾虑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再次射杀的可能性。
十香将手压在胸口附近,同时咽了一口口水。
「……我——」
居然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十香低声呢喃了几句,然后再次搔了搔头发。
接着,十香迅速地站起来。
「……十香?」
「抱歉,今天去买东西的行程,可以延到改天吗?」
十香咬了一下嘴唇,然后才继续说道:
「……我必须向士道道歉才行。」
令音用手抵住下巴,轻轻点头。
「……去吧。」
「谢谢你。」
十香简短地说完这句话后,通过家庭餐厅的门,拿起雨伞,往雨中的街道奔跑而去。
「……呼。哎,这样应该就……没事了吧?」
独自一人被留下来的令音,一边看着显示在小型终端机画面上的图表与数值一边喃喃自语。
让十香的精神状态产生扭曲的要素,令音几乎在事先就推测出答案了。
虽然如同任性的小孩般闹别扭……但是十香并不是讨厌士道,也不是憎恨与士道见面的那名少女。
正确来说,十香是对于无法控制情绪的自己感到莫名的恐惧与焦躁……这种说法或许较为贴切吧。
所以,即使无法做到让她心情变好的程度,但是要改变十香的想法也并非难事。
没错——只要让她察觉到几件事情就可以了。
自己总是被士道所保护着,以及这件事情背后所代表的意义,还有当她得知后,自己内心的想法。
「……哎呀,嫉妒也算是一种轰轰烈烈的恋爱呀。」
令音一边嘟嚷一边将终端机关闭。
「……但是,要小心唷。恋爱绝对也是一种足以毁灭世界的感情。」
然后……
「——让您久等了!这是您的双层起士汉堡套餐与大碗白饭、炸嫩鸡、炸牡蛎套餐、烧烤拼盘、玛格丽特披萨、义大利肉酱面。铁板的温度还很高,请您务必小心。」
「……嗯?」
突然现身的店员在桌子上摆满十香所点的高热量食物。
「请慢慢享用。」
然后,店员熟练地做出一个四十五度鞠躬后便离开了。
「……嗯。」
被留下来独自面对这么多道料理的令音,搔了搔脸颊。
「……这可真是……伤脑筋啊。」
◇
「我看看……有鸡蛋,啊!还有鸡肉。而且电锅里有剩下的白饭……就做亲子井吧。」
简单地浏览过冰箱后决定要烹煮的料理,士道将所需食材取出来后,往客厅瞄了一眼。
在那里,可以看见坐在沙发上并且好奇地四处张望的四糸乃身影。
士道回到家里后便立刻换了一套衣服。但是四糸乃依旧穿着刚才那件兔子外套。如同琴里所说,即使淋了那么久的雨,她的衣服却完全没湿。与十香的光之礼服相同,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灵装」吧?
「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就会做好了。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先看电视唷。」
「……?」
士道一边切剥好皮的洋葱一边如此说道。然后,四系乃一脸不可思议地歪了歪头。
「嗯,那边的遥控器——没错、没错,按一下最左上角的按钮。」
四糸乃依循士道的指示按下遥控器的按钮。
然后,摆放在墙边的电视亮起灯号,传来「哇哈哈哈哈哈!」的笑声。
「——  」
就在四糸乃缩起身子的瞬间,流理台的积水隆起,化为炮弹般的物体射向电视画面。
「什……!」
「笨蛋。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吓到她吗?」
右耳传来琴里语带责难的声音。
至于四糸乃,当她睁开原本闭紧的眼睛之后,便慌慌张张地朝着士道低头道歉。
「不……不……你别在意。抱歉吓到你了。」
士道脸上浮现苦笑,继续烹煮食物。
将用水稀释过的酱油汤加热,然后再加入切好的洋葱与鸡肉。等到沸腾时再倒入蛋汁。
接下来,将煮好的料淋在已经盛好饭的大碗里面,最后再洒上鸭儿芹,大功告成。
熟悉的作业程序。花不到十分钟便烹煮完毕。
「你看,完成了。要好好填饱肚子,这样才能早点找到四糸奈喔。」
士道一边说话,一边用双手拿起大碗往客厅走过去。
将其中一个放在四糸乃眼前,另一个放在对面——也就是自己的位置上。接下来再次走到厨房拿筷子,为了保险起见还拿了汤匙,然后才走回客厅。
「好了,那么,我要开动罗!」
看见士道将双手合在一起如此说道,四糸乃也做出低头鞠躬的举动,看起来就像是在模仿他的动作般。
然后,四糸乃拿起汤匙,一口接一口地品尝士道亲手烹煮的亲子井。
「…………!」
于是,四糸乃突然睁大眼睛,啪哒啪哒地拍打桌子。
「嗯?」
但是与士道四目相接后,她又害羞地挪开视线。
之后,四糸乃露出想要传达某些讯息,却又羞于出声说话的表情,朝着士道竖起大拇指。
「哦……哦哦……」
看来她似乎相当喜欢自己做的料理。士道露出苦笑,并且竖起大拇指作为回应。
应该是饿坏了吧?四糸乃竭尽全力地张开小小的嘴巴,迅速地吃完亲子井。
然后——估算好四糸乃吃完食物的时间后,琴里对士道说:
「还会再休息一会儿吧?可以的话,我希望能获得精灵的情报。这是一个好机会,你能不能替我向四糸乃问几个问题?」
「问问题?」
士道以微小的音量反问,然后琴里立即向他提示问题事项。
「……啊啊,这样啊。」
士道将大碗里的食物全部吃完后,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四糸乃.
「呐……四糸乃。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四糸乃一脸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那个…你好像很珍惜那个叫作四糸奈的手偶,它对你而书,究竟有什么重要性呢…?」
听见这个问题,四糸乃表现出战战兢兢的态度,笨拙地开口说道:
「四糸奈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英雄。」
「英雄?」
听见士道的疑问,四糸乃不断点头。
「四糸奈是……我……理想中的……自己。不像我……如此软弱,不像我……优柔寡断……既强壮又帅气……」
「理想中的自己……是吗?」
士道搔搔脸颊,回想起与四糸乃在百货公司中见面的情形。
哎呀,确实透过手偶说话的四糸乃与现在的四糸乃相比,无论是语气或态度,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人。但是——
「我……比较喜欢现在的四糸乃呢……」
想起当十香现身时,手偶所说的种种玩笑话,士道的脸上浮现苦笑。
那个时候的四糸乃确实既开朗又健谈——但是士道可不想再见到她。
现在的四糸乃虽然多多少少会让人听不清楚她想讲的话,但是即使反应笨拙,还是会诚实地回答自己的问题。所以士道一直对现在的四糸乃怀抱着好感。
但是,就在士道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四糸乃突然羞红了脸,驼着背抓住斗篷帽子盖住整张脸。
「四……四糸乃……?怎么了?」
士道试着窥探她的脸,同时出声询问。然后,四糸乃放开原本握住斗篷帽子的手,慢慢地抬起头来。
「……这……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所……所以……」
「是……是吗……」
四糸乃用力点点头。
哎……对方本来就是少有机会与人交谈的精灵。所以也不无可能。
「士道,刚刚那是……你的计划?」
「啊?什……什么计划……?」
「……不。不是就好。」
「什……什么……?」
听见妹妹说出令人无法理解的话,士道轻轻皱眉。
「你不用在意。那个问题不重要——没想到你表现得非常镇静嘛.会是同居训练的成果发挥作用了吗?」
「……谁知道呢。」
士道回答得相当暧昧。自己确实变得比较冷静,但是根本无从断定那就是训练的成果。
但是,现在不是在意那种事情的时候。士道转过身子面对四糸乃,说出下一个问题。
「那么——那个……四糸乃,你被AST攻击时,几乎都不会反击。那是为什么呢?」
提出这个问题之后……四糸乃再次低下头。
紧紧握住与十香的灵装相同、由光膜所构成的内里下摆,然后有气无力地说:
「……我……讨厌痛。也讨厌……恐怖的东西。我认为……那些人……一定也……讨厌痛,还有恐怖的……东西……所以,我……」
几乎只要稍不留神就会漏听掉,微小而沙哑的声音。
但是——士道却因为这段话,感受到一股彷佛心脏被开了个洞般的冲击。
「……!四糸乃……你……因为那种理由——」
但是,士道却无法将这句话说完。
因为四糸乃全身不断发抖,继续对士道说:
「但是……我……很弱……又是个……胆小鬼。自己一个人……一定……什么都做不好。当我觉得很痛……很害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脑袋中……就会变得……一片混乱……然后我绝对会……对大家……做出……很过分的……事情。」
声音到了后半段,已经变成呜咽声。
她吸了吸鼻涕,然后继续说道:
「所……所以……四糸奈是……我的英雄……即使我觉得……非常害怕……四糸奈……也会对我说……没问题的。如此一……来……就真的……没问题了……所以……所……所以……」
「…………!」
士道下意识地咬住嘴唇。双手早就已经使出几乎要渗出血般的力道,紧紧握起拳头。
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士道几乎就要忍耐不住了。
四糸乃。这位娇小的少女,实在是过于温柔——过于悲哀。
因为讨厌「痛」与「恐怖的事物」。
所以一心为不断对自己展现敌意、恶意、杀意的对手着想——小心翼翼地不去伤害他们。那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啊!
四糸乃——很弱?
士道完全不同意四糸乃对于自己的评价——怎么可能会弱呢?
啊啊,但是,那却是——非常……非常扭曲的慈悲啊。
「————」
士道不自觉地从位置上站起来。
然后绕过桌子走到四糸乃身边坐下来——就这样,抚摸四糸乃的头。
「……那……那个——」
「我……」
「——……?」
「我——会拯救你。」
听到这句话,四糸乃睁大眼睛。士道不理会她的反应,继续说道:
「我绝对会找到四糸奈。然后……把它还给你。不只如此。我还会让你无须再接受四糸奈的保护。我不会让『痛』以及『恐怖的事物』接近你。我——会成为……你的英雄。」
士道一边隔着斗篷帽子摸头,一边说出与自己风格不相符的台词。
但是——无法停止。
因为,四糸乃的温柔拥有一个相当严重的缺陷。
虽然拥有宛如圣人般的慈悲,却连一丝一毫都不肯施舍给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从外部给予了。
已经与「是不是精灵」这种问题无关。
四糸乃——这位过于温柔的少女,居然没有获得任何救赎。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这就是——士道的想法。
「……?……?」
四糸乃惊讶地瞪大眼睛,数十秒之后才轻启嘴唇说:
「……谢……谢谢……你……」
「……哦。」
听见四糸乃直率地说这句话,士道感到很高兴。轻轻地点了点头。
但是,就在四糸乃出声说话的时候,士道的目光不小心落在那可爱的嘴唇上……士道难为情地挪开视线。
「……?士道……?」
四糸乃歪着头看向士道。
「不,那个……该怎么说……之前那件事情,我很抱歉。」
「咦……?」
「没有啦……该怎么说呢……就是不小心与你接吻的那件事情。」
正确来说,其实这件事对士道的影响不大……但是对于女孩子而言,应该算是一件大事吧?
所以士道是怀抱着歉意说出这句话的。
不过,四糸乃却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再次歪了歪头。
简直就像是,不明白士道究竟在说什么似的。
「……什么是接吻?」
「咦?啊啊,那是……像这样,让嘴唇碰触在一起……」
即使士道做出说明,四糸乃依旧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后将脸挨近到士道眼前。
「像……这样吗……?」
「……!」
彷佛只要将脸稍稍往前就会碰触到嘴唇的距离。
虽然这个突发状况让自己的心脏狂跳不已,但是士道回想起与十香的同居训练,成功地佯装出只有表面上的镇定。
「呃,啊,对……没错,就是这样。」
但是四糸乃轻声嘟嚷了几句后,再次以微小的音量说话。
「……我……不太……记得了。」
「……咦?」
听见这个回答,士道皱起眉头。
但是——就在这个瞬间……
「士道……!对不起!我——」
门突然被打开,原本应该在早上就出门的十香,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客厅。
然后,当她看见士道与四糸乃仍旧维持着几乎快亲到的距离面对面,身体立刻僵直在原地。
「咦……?」
士道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呆滞。
「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香……!」
他的脸上冒出汗水。
「……咿……!」
四糸乃似乎也感觉到异常,转头向后看,发出微小的呻吟声。
不过,这也难怪。因为对于四糸乃而言,十香是拿走手偶的恐怖对象——而且更重要的是,从静静伫立在客厅出入口的十香身上,正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压迫感。
顺带一提,从刚刚开始,右耳便不断传来代表紧急状况发生的刺耳警报声。
「…………」
十香不发一语地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沉稳笑容,然后踏着缓慢的步伐走进客厅。
手中突然感受到抖动的触感。似乎是四糸乃的身体在发抖。
「十……十香,这是因为啊……」
士道此刻的心境就好像是身陷外遇现场的男人般,慌慌张张地挥动双手。
不过,十香却走过两人身边,穿过客厅来到厨房,拿走放置在冰箱以及架子上的所有食物与饮料,最后往走廊的方向走过去。
从门的另一侧传来「躂躂躂躂躂躂」的脚步声——当脚步声抵达二楼后,碰!这次传来粗暴甩门的声音。
……看来,十香似乎又将自己关进房间里了。
而且,这一次是粮食充裕的守城战。
「那……那个……」
「……这下麻烦了。」
右耳响起混杂着叹息的声音,
「该……该怎么办才好……?」
「总而言之,现在只能暂时先任由她去了。即使士道现在要跟她说话,大概也只会产生反效果吧。」
「这……这样啊……」
说完后,他朝着坐在身边的四糸乃的方向瞄了一眼。
可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四糸乃的身影忽然从沙发上消失了。
「奇怪……?四糸乃?」
「——四糸乃似乎在十香接近时消失并且前往邻界了。拿走她手偶的这件事情,应该对她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吧。」
「……原来如此啊。」
「呼!」叹了口气——士道因为感受到一股不协调感而皱起眉头。
四糸乃似乎记得手偶被十香拿走的事情。
但是……她却说记不得士道的吻。
不,昨天她的确也没有表现出相当在意的样子。或许她只是对于接吻这种行为没有怀抱任何特殊感情也说不一定。据说每位精灵的知识与价值观都不尽相同,所以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不过——话虽如此,四糸乃的反应还是给人一种不协调感。
士道的脑海中闪过一个疑问……应该说,浮现一个令人在意的问题。
士道将手靠在嘴边,同时开口说:
「呐,琴里……有件事情让我感到相当在意,你能帮我调查一下吗?」
「什么?」
士道简单地将浮现在脑海中的疑问告诉琴里。
「……哦。好呀,等到令音回来后,我们会立刻展开调查。」
「哦,拜托你了。」
然后,等到士道说完后,琴里才彷佛想起某件要事般,继续对士道说:
「…啊啊,对了对了。因为十香突然闯进来,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有一个好消息。」
「啊?」
「经过彻底调查过影像后,我们终于知道手偶的所在位置了。」
「真的吗!在哪里?」
「这个嘛——」
琴里接下来的发话,让士道的脸颊不断抽搐。
「呜……呜呀!」
跑进二楼里层房间的十香,一边以随手取得的顺序大口大口地吃着刚刚拿来的食材,一边发出那种叫声。一看就知道是属于宣泄情绪的进食方式。
「什么嘛……什么嘛……!咕……姆呜呜呜……!」
士道在十香外出时,邀请前几天的那名少女来家里。
这件事情本身所代表的意义其实仅仅如此而已。十香根本没有理由生气。
士道是十香的好朋友,而那位朋友将新结交的朋友带回家里。
十香该做的正确应对方法应该是为前几天的事情向士道道歉和好,接下来牵起那名少女的手,对她说:「欢迎你来。上次真是抱歉。」
但是——十香做不到。
在看到士道与那名少女共处一室的瞬间,那种「讨厌的感觉」又再次在身体里流窜,让十香无法继续待在现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十香狼吞虎咽地吃完一轮后,蹲坐在原地。
「……士道。」
——想跟士道道歉。想跟士道和好。
这份心情没有半点虚假。
但是……「讨厌的感觉」不断在心中打转儿,让十香无法付诸行动。
十香维持蹲坐在地上,双手抱膝的姿势痛苦呻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