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卷 校庆的狮子心
  5. Life.MAXIMAM VS Power_MAXIMAM 红与赤
  6. 繁体版

Life.MAXIMAM VS Power_MAXIMAM 红与赤
2017-06-23 12:26:04

		

好红——
鲜红色的气焰包围我。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然躺着,沐浴在社长的胸部发出的红色光辉之中。
……闪闪发亮的胸部!对喔,社长的胸部会发光!
可是看着我的社长比我还要惊讶。
「一诚……你的模样……」
社长瞪大了眼睛眨个不停。嗯?我感到好奇,也跟着察看自己的全身。
…………铠甲的颜色好像稍微变深了一点?形状也和平常的铠甲不太一样。与其说是赭红色,更接近艳丽的鲜红色——
就像社长的发色。
『哎呀!赤龙帝不但发出鲜红色的气焰,还在开关公主的胸部闪光照耀铠甲,出现改变之后站了起来——!』
转播员匆此大喊。
我复活了吗?伤口……没了。消失了!连碎裂的铠甲都复原了。
我在白色的世界遇见前辈们……在差点被负面情感吞没时,听见孩子们的加油声,和社长呼唤我的声音……还有阿尔比恩前辈帮了我一把。
『搭档!』
喔喔,德莱格。怎么了?
『你的意识被打进神器深处,我原本也想到那里,但是历代持有者的意识变得非常强烈,让我无法进入。等到你醒过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持有者的诅咒几乎都消失了喔?』
——这样啊,诅咒消失了……是阿尔比恩前辈的功劳。
『抢走阿尔比恩的宝玉时,残留的微弱残存意念啊。他在神器深处行动……』
好像是这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懂,总之他帮了我的忙。
『所以你才能在解放赤龙帝之力的状态下升变「皇后」吗?』
嗯?我现在是「皇后」吗?我调查一下体内的棋子。
……真的耶。硬是要说的话,我现在变成真「皇后」了!
正当我感到惊讶时,老师解说的声音传进耳中。
『赭红色的气焰……不,那不是赭红色。而是更鲜艳、更高贵的颜色。那是————真红气焰。没错,是鲜红色。和号称「红发魔王」的那个男人的发色一样,也和那个笨蛋喜欢的女人发色一样——』
没错,是鲜红色的铠甲。色调比赭红色还要饱和鲜红。
『这是只会发生在那家伙身上的奇迹吗……!话说你这次不是要吸莉雅丝的胸部来提升力量吗?』
谁管你啊,臭老师!那明明是在记者会上有人听错,却让大家印象深刻的台词吧!而且还在早报上刊登全版报导!我也想用吸的来变强啊!我好想吸胸部啊!
看见我的变化,身穿狮子铠甲的塞拉欧格先生说道:
「——这可以称为『真红赤龙帝』(cardinal crimson promotion)吧。你的颜色和魔王陛下称号当中的红色一模一样——也和莉雅丝的发色一样。」
我深深吐了口气,带着决心开口。总觉得我现在应该可以说得很坚定。
而且刚才老师已经帮我趁乱告白了!
「这是我喜欢的女人的代表色。社长,莉雅丝·吉蒙里就是我喜欢的女人。我想让喜欢的女人获胜。我想保护喜欢的女人。我想为了喜欢的女人而战。我——我!」
说出来了!我真的说出来了!
我已经不想理会说出来之后会怎么样!我要告白了————!
我仰天长啸!
「我要在需要我的冥界小朋友们,还有喜欢的女人眼前打倒你!为了我的梦想!为了孩子们的梦想!为了莉雅丝·吉蒙里的梦想!我今天要超越你!莉雅丝·吉蒙里我爱你——————啊啊啊啊!」
社长的脸变得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红。
我说出自己的心意了!再来只要言出必行就对了!其他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塞拉欧格先生豪迈地大笑:
「看来在莉雅丝的胸部发出的光芒照耀之下,你的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觉醒了。既然如此,就让我打倒这样的你,作为我实现梦想的动力吧!」
我身上带着庞大的鲜红色气焰,发挥神速飞去!
『Star Sonic Booster!!!!』
光是飞行的余波,仿佛就要吹跑周围的景物。只论速度应该和三叉升变版的「骑士」相当。不,感觉速度还有提升的空间。端看今后怎么锻链吧……?
塞拉欧格先生的身体也涌现斗气,准备迎战。
『Solid Impact Booster!!!!』
攻击和防御应该也和三叉升变版的「城堡」有同样水平!但是攻击所需的消耗比三叉升变还少!不不不,这方面也还有成长的空间!我还可以变得更强吗!
『不,在这个状态下,铠甲的防御力还不稳定!就像刚脱壳的螃蟹一样!要是太过逞强会对你造成莫大的伤害!』
这样啊,德莱格!不过即使如此还是得硬上,否则无法打倒这个男人!
我只顾着揍他!只顾着挨揍!只是不断揍他!只是不断挨揍!
脸、腹部、胸膛、手。只是一直揍他,一直挨揍。铠甲被打爆的地方即使来得及修复,下一拳又接着到来。拳拳到肉的攻击不断破坏我和塞拉欧格先生的身体——
每攻击一次,战场便大幅晃动,地面裂开,次元出现破洞。
单纯得离谱,同时力量也强到离谱的拳脚攻击。
不管防御。也没空防御。我必须继续揍他——尽可能多揍他一拳才能让他躺下——
所以我要揍他!光是破坏对方的肉体无法结束这场战斗。
必须凭着足以打断意识、断绝灵魂的气势才能打倒他!
转播员大喊:
『是互殴!战场中央展开壮烈的互殴!没有华丽的战术,也没有经过凝众阿凝聚的魔力,而是在极近距离像小孩子一样互殴!一下子揍人,一下子挨揍,两人的震撼力几乎快要摧毁这个坚固的战场,还是不断重复如此单纯的动作!观众们全都站起来了!观众席进入全体起立致敬的状态!单纯的互殴让男女老幼为之兴奋!他们真是太厉害了————!』
「塞拉欧格——!塞拉欧格——!」
「胸部龙——!胸部龙——!」
这样啊,观众们也跟着热血沸腾。
如果这么笨拙,甚至略嫌拙劣的互殴可以让大家看得这么高兴,那我就多揍他几下吧!只要能够打倒这个人,要我再揍他几拳都可以!
『搭档!「皇后」的状态还没有完全融入你的身体!力量的提升要视接下来的锻链而定,但是再这样打下去,禁手状态会遭到解除!』
这个就靠你想办法维持了,德莱格!再撑一下就好!
我不能输——
我要奋力打到这个人,继续前进!为了社长,也是为了我自己。
「我要!打倒你!继续往上爬……!」
鲜红色的气焰包覆我的右手,只在右手形成三叉升变版的「城堡」状态!我推出活塞,提升破坏的力道!
『Solid Impact Booster!!!!』
我的拳头刺进塞拉欧格的腹部!打碎狮子的铠甲!拳头陷进他的身体当中!
这次轮到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中了我这一拳,塞拉欧格先生跪倒在地。
他的脚不住颤抖。看来伤势相当严重。
塞拉欧格先生激动地对自己的脚说:
「怎么了,我的脚!为什么在发抖!还没结束!接下来才是关键啊!」
用力踏了一步,塞拉欧格先生站了起来。
他的身上依然带着斗气。但是质量比刚才更少。
——我打得赢!我打得赢这个男人!
我感觉胜利近在咫尺!
但是这个男人提升自己的战意!
「撑住,撑住啊我的身体……!如果无法打从心底享受这样的战斗,我又怎么能自称是巴力大王家的继任宗主……!」
好强烈的气势……!我也是!我必须打倒现在的你,否则无法前进!
面对袭来的塞拉欧格先生,我先是准备出拳,然后收手朝对手的大腿踢出下段踢。塞拉欧格先生露出短暂的破绽——这是假动作。我在这个极限状态办到了!
我又在此发挥一项修炼的成果!我每天进行的训练可没有白费!没有白费!
喀嚓!
我一脚踢穿对手的铠甲,破坏他的大腿。既然你的脚不听使唤,那我就瞄准那里吧!塞拉欧格先生的身体晃了一下。我迅雷不及掩耳地攻击失去平衡的对手,朝脸挥出锐利的一掌!我的拳头打破头盔,结结实实打在他的脸上。
趁着塞拉欧格先生被我的拳劲打得往后飞时,我展开龙的双翼,伸出加农炮瞄准他。在这个「皇后」的版本,加农炮是收在翅膀里。
嘟——————……随着沉稳的震鸣声,加农炮以超过三叉升变版「主教」的蓄力速度累积能量!
『根据阿撒塞勒刚才的发言,那个狮子神器应该能够抵挡射击武器!与其发射广范围的炮击,不如尽可能缩小范围比较可能造成伤害吧?』
好,德莱格!我尽可能缩小范围,相对的也可以集中威力!
「真红爆击炮——————————!」
『Fang Blast Booster!!!』
鲜红色的气焰从炮口发射,淹没塞拉欧格先生!在强大的爆炸之后,烟雾止息,地上出现一个大洞,形成巨大的陨石坑——塞拉欧格先生就倒在陨石坑中央。看起来动也不动——我的魔力炮击发挥效果了!
就在这一刻,会场欢声雷动——
他应该已经站小起来了。他的身上累积相当严重的伤害,感觉我刚才的一炮使得那些伤害的影响都显现出来。
正当我确信自己获得胜利时……视野当中出现一个飘匆的女性身影。
……除了我以外部没有人发现?只有我看得见吗?是幽灵?还是残存意念?
『——起来。』
女子以平静而坚定的语气开口。
——我的眼前出现令人惊讶的光景……
塞拉欧格先生稍微动了一下。他抬起头,露出伤痕累累的脸。
他的眼神空洞,但是眼睛深处感觉得到强烈的意志。
女子呼唤塞拉欧格。
『塞拉欧格。』
那是——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吗?我仔细看了一下她的长相,确实是曾在医院见过的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
塞拉欧格先生好像也看不见他的妈妈。只有意识……只有意念飞到这里吗?她靠在塞拉欧格先生的身边看着他。
她从口中发出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她的话语——并非温柔的母亲对拚命战斗的儿子所说的慰劳、担心的话。
『站起来。站起来!塞拉欧格!』
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表情显得严厉、自豪、坚强——她不是在加油,而是以母亲的身分斥责儿子。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变得比饪何人都强吗?』
塞拉欧格先生的身体——动了。动作越来越明显,先是手指,再来是手臂,接着脚也动了,撑起自己的身体。
『实现你的梦想!实现你所期望的世界,为了冥界的未来,为了不让后世尝到你吃过的苦头,你不就是为了这些才握紧拳头的吗!』
我不知道塞拉欧格先生是否听得到她的话。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
『无论出身只论结果,只要拥有出色的能力,任何人都可以得到相符的地位——你所期望的应该是这样的世界!让今后出生的孩子不要再经历那些悲伤——!你不是要建立一个这样的世界吗!』
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逐渐消失,直到最后一刻,她才露出短暂的笑容。那个表情就像是母亲看着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
『好了,去吧。我可爱的塞拉欧格。你可是——我的儿子。』
就在这个瞬间。
用力踩踏地面,即使鲜血不断滴落,眼前的男子还是站起来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狮子放声咆哮。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声音如此雄壮,其中隐约感觉得到悲哀——极具穿透力,震撼人心的狮子王咆哮。
会场为之一震。我也忍不住颤抖。
恐惧、战栗——不,除此之外还有昂扬、兴奋,互相矛盾的情感盘旋我的心,振奋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我还能和这个人战斗。
可以做个了结。光是想到这个,力量就从我的身体深处涌现,流遍全身。
「兵藤一诚!我不会输!我!我还有很多事必须实现!」
塞拉欧格先生冲向我!明明已经疲惫不堪、体无完肤了!
「我也一样!我也不能输给你——————!」
我也呼应他的动作冲过去!
我和塞拉欧格先生的拳头同时深深剌进对方的脸!这是第几发打在脸上的拳头了!可恶!还是很有力!
他没有倒下。无论我揍了几拳,寒拉欧格先生都没有倒下。他炯炯有神的双眼没有失去光彩,不断朝我挥拳。每一拳的威力都像是要把我体内的一切全部打爆。
是哪里,他是哪里还潜藏这样的力量……
即使攻击腹部,即使从正面打脸,眼前的强敌依然没有片刻停止攻击。
要是我有零点一秒停止攻击……就会被打垮!意识就会中断!
我该怎么做才能打断这个男人的意识?到底要发动多少攻击他才肯倒下!
没有毁灭之力的大王!即使没有社长和瑟杰克斯陛下那种力量,这个男人还是很强,同时也是可怕的强敌。
不行!只要我脑中稍微冒出「败北」两个字,我就会立刻被打倒!
瓦利也是强敌。曹操也是可怕的对手。
塞拉欧格先生……他的腕力、速度、防御,一切的一切都很强。不过他更有一个和瓦利与曹操完全不同的决定性差异。
——对于胜利有着近乎疯狂的执着。
输了就一切结束。没有第二次机会。宁可死在这里的觉悟。为了梦想赌上所有的气概。
我强烈认为在这个人背后支撑他的,就是放弃后退这个选项的强韧精神!
——我拥有的只有这个身体,所以只要落败就会失去一切。累积至今的成就也会完全瓦解。我没有继承家传的「消灭」魔力,对我来说,唯一的生路就只有一直赢下去。所以我必须靠这双拳头获得胜利。
——虽然称不上帅气,不过这就是笨拙的我对抗你们的方法。
太帅了!你太厉害了!现在的你,是个优秀到无法以言语形容的男人!
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如此,我更想打倒这样的塞拉欧格先生——!
我不知道你带着多强的意念,一路累积多少努力至今。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对你有一点同情,要对你挥出我的拳头!
全力对抗塞拉欧格先生才是我该有的礼仪!我的气概!我的答案!
「……呼、呼……我、我也有梦想……!我要让社长……当上排名游戏的冠军……」
我的力量流失,差不多快要无法维持铠甲。尽管如比,我还是继续前进,对着塞拉欧格先生出拳。
「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冠军……!变得比任何人还要强!我!要成为最强的『士兵』——————————————!」
咚叩!
我的拳头撼动塞拉欧格先生!我可以感觉到这一拳的劲道贯穿他的体内。
塞拉欧格先生站不住脚步,整个人摇摇晃晃——依然没有倒下。
……还要再打啊。但是我终于失去维持铠甲的力量,禁手解除。
……可恶,明明只差一点,还是办不到吗……?
尽管我的脚步也不稳,还是挤出最后的力量,凭着血肉之躯面对塞拉欧格先生。
就这么直接上吧!这样就够了!只要还能握拳,我就能再打!
我以血肉之躯握着拳头,准备对抗塞拉欧格先生。就在这个时候——
『……赤龙帝……够了……』
塞拉欧格先生胸甲上的狮子出声了。
『……我的主人……塞拉欧格大人……』
狮子的眼睛流出眼泪。
「塞拉欧格先生……?」
塞拉欧格先生——
塞拉欧格先生维持挥出拳头的姿势,维持看来正准备攻击我的姿势——失去意识。脸上还挂着笑容—
尽管如此,他的眼中依然充满战意,闪闪发亮。
『……塞拉欧格大人……不久之前就已经失去意识……』
……它说什么……那么为什么还想前进…
『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迎向你……心情既纯粹……又直率……对于和你这场赌上梦想的战斗,他真的乐在其中……』
狮子放声痛哭。
……他只凭着气概……和我战斗吗……就连失去意识……还是勇往直前……
只想着往前进——
为了梦想——
我不知不觉对着这个男人深深鞠躬,然后紧紧拥抱伤痕累累的身体。
我以颤抖的声音大喊:
「……谢谢你……非常感谢你————!」
『塞拉欧格·巴力选手,投降。判定为淘汰。游戏结束。莉雅丝·吉蒙里队获胜!』
最后一次宣判响起,会场群情激动。
Emperor.
比赛结束之后,在记者们面前现身的皇帝迪豪瑟·彼列回答记者的提问。
「这是一场很棒的比赛。双方眷属在成为职业选手之后,肯定都可以立刻进入排行榜吧。我感觉到新时代来临了。」
如此回答之后,有个记者提出一个问题。
「在那场比赛的最终局面,如果塞拉欧格·巴力对他的眷属『士兵』下令击破莉雅丝·吉蒙里的话,应该会是塞拉欧格·巴力获胜吧?」
皇帝以颇为热血的语气回答:
「在那种局面,在这个会场上,真的存在那种选项吗?所有人的期望都是看见赭红色的天龙对抗没有毁灭之力的大王。这种事连小孩子都知道——如果不是那样的战斗,任何人都无法接受。除了那样的发展以外,还有其他可能吗?」
听到这个回答,所有记者都沉默不语。
LION HEART.
我睁开眼睛,看见陌生的天花板。
「……这里是?」
我四处张望,发现自己满身绷带,躺在病房的床上。姑且不论伤势,身体的消耗真不是盖的。我已经没有半点体力……手完全使不上力。
……我还记得自己赢了那场比赛,接着……在那之后我昏倒了吗?
「你醒啦。」-
是个熟悉的声音!我看向隔壁——是满身绷带的塞拉欧格先生。
「塞拉欧格先生……原来你在隔壁床啊。」
「就是这么巧。明明应该还有多的病房吧。看来是瑟杰克斯陛下还是阿撒塞勒总督特别做了这样的安排,让我们在体力恢复之前可以好好聊聊。」
哈哈哈,我可不想躺在病床上还要和你战斗……
「……我输了啊。」
塞拉欧格喃喃说道。
「……还不坏。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输得这么充实。但是我不太记得最后一刻是什么状况。等到我回过神来,已经躺在这里了。」
「我也是……老实说,我的记忆也是断断续续。」
「只有一件事我很确定——那是一场最棒的互殴。」
——的确。甚至有种舒畅的感觉。
「我被你打得鼻青脸肿,也把你打得鼻青脸肿,感觉莫名畅快。」
两个满身绷带的人相视而笑。这时有人走进病房。
「打扰一下。」
来者是名红发男子。是瑟杰克斯陛下。
「瑟杰克斯陛下。」
「嗨,一诚、塞拉欧格。真是一场好比赛。我强烈地这么认为,其他高官也都看得很满意。经过这一战,更让大家期待你们两个的未来了。」
瑟杰克斯鼓励我和塞拉欧格之后,在附近的椅子上坐下。
「言归正传,我有点事要告诉一诚。塞拉欧格,暂时让我跟他聊聊好吗?」
「我无所谓……需要回避吗?」
「不,不要紧。你在一旁听或许也不算损失。」
瑟杰克斯陛下一脸认真地说道:
「一诚,我要找你谈关于升格的事。」
…………
我无法理解刚才听到什么。
然而瑟杰克斯陛下还是继续说下去:
「正确来说是你和木场和朱乃。至今以来你们抵挡过不少恐怖分子的攻击。三大势力会谈时的恐怖攻击、旧魔王派的恐怖攻击,甚至还击退恶神洛基。再加上不久之前在束都的事件以及这场精彩的比赛,于是就此定案——不久之后你们三人的阶级就会升格。恭喜你们。这可以说是特例,在近期也是很少见的升格。」
瑟杰克斯陛下带着笑容开口。
…………
「啥……?」
我只能如此回应——不过我的脑袋慢慢理解刚才听见的内容。
等、等、等一下……!升、升、升、升、升格——————!
「我、我升格?咦?不是在说升变之类的吗?」
听到我的问题,瑟杰克斯陛下笑了。
「这表示你的表现有这个价值。虽然还有所欠缺,不过这是加上我们对你的未来的期待做出的决定。」
……见我仍然搞不清楚状况,塞拉欧格先生对我说道:
「接受吧,兵藤一诚。你的表现就是这么杰出。无关乎出身如何。你这个男人——注定成为冥界的英雄。」
你……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见到我陷入混乱,瑟杰克斯陛下也露出苦笑:
「嗯。细节改天再另行通知。我们想让你们依照正式的礼仪进行升格。包括准备会场、必须核准事项等等,接一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处理。那么我先走了。」
语毕的魔王陛下离开病房。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塞拉欧格先生。
到了现在我还是以为自己在作梦。因为、因为我竟然要升格了!
没、没错,这的确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目标,但是我没想过会来得这么快……
糟了,糟了!怎么办!我搞不懂!
塞拉欧格先生对混乱的我说道:
「升格固然很好,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莉雅丝。你喜欢莉雅丝吧?」
——社长的事。我立刻理解到是哪件事。因为我已经在众人面前那样大声告白了!
「这个嘛……是啊。我很喜欢她。」
「既然如此,你应该再次表达你的心意吧?这次要在两人独处时,面对面告诉她——都已经在那么多人面前大喊她是你喜欢的女人了,应该做得到吧。」
话、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在会场上算是凭着冲劲和情势所逼,两个人独处的告白又是不同领域了!
我战战兢兢地说道:
「……我……我可以抱持自信吗?」
「要是失败就来找我吧,我可以请你和杯咖啡,好好听你诉苦。」
「……塞拉欧格先生,谢谢你。我……我!」
他真是个好人,让我忍不住哭了出来。我是和这样的男人赌上梦想互殴啊。
我不禁心想,下次要和这个人和杯茶好好聊聊。
Indra.
结束游戏的解说工作之后,我——阿撒塞勒前往贵宾用的观战室。
游戏途中,虽然我要负责解说无法离席,但是我接到下属的联络,得到「那个人」出现在贵宾观战室的消息。
贵宾观战室是包厢式,在巨蛋会场里有好几个像这样的观战室,这次好像全部都用上了。奥丁老爷子在「瓦尔哈拉」专用,宙斯和波赛顿则是「奥林帕斯」专用,祂们应该分别带着随扈进到各自的观战室了。
我走向那些贵宾用的观战室之一。
——这时,我正好撞见「那个人」带着随扈从我准备前去的房间里走出来。「那个人」剃了个短短的平头,戴着圆形镜片的太阳眼镜,身穿夏威夷衫,脖子挂了一串念珠,打扮实在不像贵宾。不过……我也没什么立场说他。
我向「那个人」——帝释天开口:
「帝释天大人,游戏还精彩吗?」
「喔?哟——是正义的堕天使老兄!这场比赛真是太屌了!对于和现任魔王派挂勾的堕天使老兄来说,赢的是你的『学生』,应该很高兴吧?吉蒙里队啊,那支队伍聚集合太多脱离常轨的成员啦。一般的队伍哪能对付他们啊。」
……他的语气还是一样充满嘲讽。在所有势力的领袖当中,实力亦属最高等级的强者。天帝。赢过战神「阿修罗」的武神……
我有件事无论如何都想问问天帝。是关于之前发生在京都的英雄浓恐怖攻击的事。
「我有件事想问你。」
「HAHAHA!干嘛,正义的堕天使老兄!如果是我能回答的问题就尽管问吧。」
「……你早在我们之前,就知道那个神灭具的持有者,知道曹操的存在吧?」
初代孙悟空是帝释天的下属,他认识曹操。一诚曾经向我报告过这件事。没错,这个家伙——从曹操小时候就认识他了。祂和持有最强圣枪的那个男人有所接触。
——而且是在我们不知情的状况下。
帝释天意味深长地扬起嘴角,愉快地笑道:
「是又怎么样?本大爷在那家伙还是小鬼时就认识他了,你有什么不满吗?不满我没跟你报告?还是……不满我跟他有联系?」
……这个混帐还真敢说啊……!居然自己坦承了………
「因陀罗……!」
我以带着怒气的声音叫出那个名字。帝释天无畏地笑道:
「HAHAHA!居然用那个名字叫我,很内行嘛。干嘛那么凶啊,阿撒。这种小事就让你气成这样,冥府之神黑帝斯怎么办,他正在进行的事可是严重到会改写势力图喔?」
祂连黑帝斯的事都知道吗……这个家伙到底和多少人「有联系」……?
帝释天伸出手指抵着我:
「有件事我先说清楚了,年轻小伙子。每个势力表面上都在赞扬和平、和谈,但是肚子里各怀鬼胎,心想『我们的神话才是最强的!其他神话都该灭亡,混蛋!』喔。只有奥丁那个臭老头和宙斯那个臭大叔是特别天真的例外。毕竟能信仰的神越少,越能统一人类的思想,真是再好也不过!异教什么的都去吃屎,这才是各个势力的基本态度吧?再说有多少神被你们的神话攻击,抢夺信徒,沦落为民间传说的信仰等级,你知道吗?你还是重新去看各种神话吧——神对于仇恨可是比人类还要老实喔?」
……这个我知道。每个神话的众神表面上都愿意接受合作体制,但是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不,就算祂们想要趁隙反攻,恐怕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尽管如此,现在这个时期,这种表面上的和平还是很重要!
要是势力图产生变化,人类世界三两下就会灭亡……
帝释天叹了口气:
「好啦,表面上我会协助你们的。因为奥菲斯那些人确实很烦。」
奥菲斯那些人是吧。呐,帝释天,那些人包括曹操吗……?
「还有帮我转告那个乳龙帝。他真是太赞了。要是他会威胁到世界,我会把他连灵魂一起消灭。称号中有『天』的只要有我们就够了。」
只留下这么句话,帝释天便离开了。
……帝释天……黑帝斯……这个世界即将动荡不安。
奥菲斯,你所授予的黑蛇正在收集力量、提升力量、使人醉心于力量,威胁这个世界。你的梦想……让世界变得混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