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卷 校庆的狮子心
  5. Life.MAX VS Power.MAX 赤龙帝 对 狮子王
  6. 繁体版

Life.MAX VS Power.MAX 赤龙帝 对 狮子王
2017-06-23 12:26:04

		

已经穿上铠甲的我和社长来到团体战的战场,一片广大的草原。
或许是因为刚才爆发过一次,又对塞拉欧格先生放话,我现在已经冷静许多。
哎呀——没想到我会愤怒成那个样子。我好像很久没有涌现那么强烈的杀意了。这就表示看着伙伴一个一个消失,对我来说有那么难以忍受吧。
转播员拿着麦克风说得很激动:
『是的,巴力对抗吉蒙里的新生代巅峰之战终于来到最后局面!根据塞拉欧格选手的提议,最后一场比赛是团体赛!巴力方面有「国王」塞拉欧格选手,以及神秘的蒙面「士兵」雷古鲁斯选手。至于吉蒙里方面有开关公主,也就是「国王」莉雅丝选手,以及大家的好伙伴胸部龙,也就是「士兵」,赤龙帝·兵藤一诚选手!』
我们这边的成员介绍也太糟了!社长部有点脸红了!
『陷陷陷陷呀啊——!』
『胸部!』
观众席上的小朋友也以很胸部龙的方式为我们加油。谢谢你们!
我们把爱西亚留在阵地。理由我在游戏开始之前也提过,负责恢复的成员一定会成为第一个目标。老实说,让她上场的风险太大了。
虽然不至于会被抓去当人质,不过要是爱西亚在眼前遭到无情的攻击,我和社长肯定会坐立难安吧。
这么说或许有点残酷,但是爱西亚在这次的战斗巾大概不成战力。有人帮忙恢复固然可以放心,不过敌人可是塞拉欧格和消耗七颗棋子的神秘「士兵」。
要是爱西亚受到集中攻击,即使我有自信能让她安然无恙,自己肯定也会受重伤。如此一来,我们离胜利就更遥远了。
抱歉,爱西亚。情势就是如此。这次只好请你待命了。无论如何,只要身为「国王」的社长或塞拉欧格先生之一输了,游戏就结束了。
『好,最后一场比赛准备开始。』
裁判来到双方队伍中间。
『……那么,请开始比赛!』
最后一场比赛终于开始。我和对方的「士兵」立刻升变「皇后」,提升力量。
我和社长摆出应战架式,不过塞拉欧格先生只是轻轻一笑:
「莉雅丝,有些话我想先告诉你。」
塞拉欧格先生说得很直接。
「你的眷属非常棒。每一个都对你相当忠心,到了令我忌妒的地步。因此他们个个都是强敌。」
能让劲敌说出这种话,他们的战斗也算有价值了。再来就是打倒这个男人取得胜利。
「我这边有我和『士兵』两个人,你们那边也差不多——游戏就快要结束了。」
塞拉欧格先生站到我的身前。
「兵藤一诚。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上一次是在吉蒙里城的地下。那时我完全比不上他……但是我已经比当时强上许多!
「我对你既没有憎恨,也没有埋怨。因为游戏就是这样。」
我伸手指着他!
「——但是我要为伙伴们报仇。你重重打击我重要的伙伴,我没办法不带任何情绪对付你,我可没有那么成熟……!」
听到我的话,塞拉欧格先生似乎打从心里感到震撼。
「真是足以称为极限的台词……!我想也是。至少你不是能够忍受伙伴败北的男人。你能够忍到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爆发出来吧。没错,这样就对了。这才是最适合这场决战的序幕!」
轰——————————!
我将背后的喷射口火力调到最大,正面冲向塞拉欧格先生。
塞拉欧格先生也以大量的斗气包覆全身,踢击地面冲了过来!
我和对手的拳头正面交错!双方的拳头以交叉反击的要领直接击中彼此的脸!
铛————!
明明隔着铠甲,我的头部依然感受到强烈的冲击与剧痛,彷佛连脑浆都要爆出来!话说刚才那拳打坏我的头盔!
但是!我的攻击现在才要开始!上吧,德莱格!
『好!』
『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
倍增的力量累积在拳头上,在击中塞拉欧格先生的脸时提升劲道!
碰————————!
我的拳头爽快地击中目标,发出清澈的声音,在附近回响!
噗!
塞拉欧格先生的鼻子喷血,嘴角也流血了。
晃……
身体也有点不稳。
「刚才那拳是倒下的伙伴们没能打到你的一拳。」
听到我说的话,塞拉欧格先生擦擦嘴角:
「经过千锤百链的拳头……!感觉连你的气魄都传进我的体内了。你才成为恶魔不久,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你究竟对自己有多么严苛!这种力量不是凭着不成熟的决心可以达到的!你没有用上对付库依莎的新力量,我还有点觉得你是瞧不起我,看来是我想太多了。这种型态的禁手的力量也得到充分的提升了!」
还好啦……因为这种一般型态打起来最顺手,所以我锻链时也是忠于基础。
『我也没想到在新的招式觉醒之后,你还会以这个形态进行基础训练。真令人佩服。』
德莱格对也我如此说道,听起来相当讶异。
不过现在也证实有了基础训练,即使是对付塞拉欧格先生,只要以反击的要诀进攻就可以造成伤害。
德莱格,等一下在遭受对方攻击时,帮我增强防御的部分。
『我知道了。但是如果反覆那么做会很消耗体力喔。』
总比被打倒要好多了吧。都已经来到最后的局面,就让我奢侈一下吧。
如此告诉德莱格之后,我和塞拉欧格先生展开互殴。我们在近距离里拳打脚踢。
老实说,对手学过正统的体术,凭我从实战学来的格斗术要对付他还是有限。虽然我这已经是向老师学过某种程度的体术得到的成果!毕竟我和塞拉欧格先生之间,经验的差距还是太过于悬殊!
尽管如此,或许因为我经历过不少次激烈的实战,还算跟得上塞拉欧格先生的体术!
防御也交给德莱格负责,以经过强化的坚固铠甲抵挡带着斗气的拳头!
「在实战当中磨练的攻击吗!因为没有杂念,更能精准确实地瞄准我的中心点!」
他还在笑!真是的,我可是拚了命在打!
结束几轮近距离战,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时对方的「士兵」映入我的眼中。
正在和社长对峙的「士兵」轻轻拿下面具。
面具底下——是一张年纪和我相去不远的少年脸庞。
但是那张脸立刻有了变化。
啵!啪!
身体四处发出奇怪的声音,少年的身体逐渐隆起!
身体一点一点膨胀,身形也变化不同的姿态。全身长出金毛,手脚也开始变粗、变得越来越结实。
嘴巴向外裂开,露出尖锐的獠牙。最后长出尾巴,脖子周围也冒出茂密的金毛。
嘎吼——————————————!
战场上出现一头巨大的狮子。身长大概有五!六公尺吧。额头有颗肴似宝玉的东西。
狮子摇曳雄壮的鬃毛,站在社长眼前。
『喔喔喔!巴力队的神秘「士兵」真面目,原来是巨大的狮子——!』
转播员好像也很惊讶。那是当然,我也吓了一跳!竟然是狮子!
『莫非是涅墨亚的狮子?不,看那个宝玉,难道……!』
负责解说的老师似乎想通什么,语气显得相当惊讶。转播员问道:
『您是指什么呢?』
『……那本来是希腊神话里,海克力士的考验之一……而圣经里的神将那种狮子之一封印在神器之中,威力强大到足以名列十三个「神灭具」之一。当力量发挥到极限时具有一击劈开大地的威力,还可以变成巨大的狮子——那就是「狮子王的战斧」(regulus nemea)!同时可以保护持有者不受敌人发射的射击武器所伤。不过根据我得到的报告,这几年来持有者似乎失踪了,没想到成了巴力眷属的「士兵」……!』
真的假的!那只巨狮是神灭具?在令人惊讶的发展当中,塞拉欧格先生摇摇头。
「不,很遗憾的,持有者已经死了。在我找到『狮子王的驼斧』原本的持有者时,他已经被可疑组织杀害。只有化为斧头的神器安然无恙。没想到持有者死亡之后应该消失的战斧,竟然像是有了自我意识一般变成狮子,将杀害持有者的那群人全部消灭。」
没有持有者,神器却自己动了起来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事!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将它收为眷属。我想这应该是掌管狮子的母亲的血统带来的缘分吧。」
塞拉欧格先生的母亲的娘家瓦布拉家是掌管狮子的家系——所以是命中注定的邂逅罗。
『……失去持有者仍然凭藉自我意识行动的神器……而且还是神灭具?甚至转生成恶魔!不知道该说狮子厉害,还是恶魔棋子厉害……无论如何都非常有趣!真是太有意思了!嗯——这也难怪我们无法掌握。可恶!为什么这个世代的神灭具总是发生这种稀有的状况!话说塞拉欧格!改天带那头狮子到我的研究所!我很想调查它!』
呜哇——好灿烂的笑容。你的脸都在发光了,老师。可见那头狮子是因为多么罕见的现象才会转生为恶魔。
『我也很惊讶。原来还有这种事啊。以我来说,在持有者死亡时,我的意识也会立刻中断,等到回过神来已经在下一个持有者的神器里了……』
是喔,它的特性果然和德莱格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处于没有持有者的状态,力量非常不稳定。在这场游戏之前根本无法上场。因为只要一派出来,就会进入不分敌我的失控状态,完全无法比赛。这次能够上场的时机,也只有可以和我一起上场的最后一场比赛。因为要是有了什么万一,能够阻止这个家伙的人只有我了。」
塞拉欧格先牛如此说道。原来不到最后关头不派「士兵」上场的理由在这里啊。即使想派出场,没有能够制止的塞拉欧格先生也很困难……所以在骰数赛的规则下,是个很难运用的眷属罗。
「……无论如何,我的对手就是那个神灭具吧。」
社长对狮子摆出架式。社长,那家伙就交给你了!我会打倒塞拉欧格先生的!
我与社长一起面对敌人,我是挥出拳头,社长则是发射毁灭魔力!
可是,再这样下去根本没完没了!想打倒塞拉欧格先生还是只能靠三叉升变!再这样打去我很有可能因为逐渐消耗而落败!只能靠短期决战分出胜负了!
倒下之后站起来,躺在地上也要爬起来。我不断攻击这个男人,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嘴里的血越来越多。只要还尝得到血的味道就没问题!
我是很想以阿斯卡隆进攻……但是凭我不上不下的技术,大概很难对斗气如此充沛的这个男人造成伤害吧。还是像平常一样进行肉搏战比较有效率。
又经过好几轮攻防,我察觉塞拉欧格先生有些异状。
——右边的拳头打中我的时机比左边的拳头稍慢。威力感觉也比左边弱一点。
难道……
被木场他们用杜兰朵砍断手时受的伤造成影响……?用了眼泪也无法完全恢复……?
——要以最棒的状态把你送去见赤龙帝!
木场说过的话在我脑中响起。
眼泪「哗!」地涌现,我在铠甲底下热泪盈眶。
我接到你的传球了,好朋友……!
就在塞拉欧格先生再次打出右拳时——我在某种程度已经掌握他的拳速,也很清楚拳头的威力!
你或许没有所谓的弱点,但是现在不同!
「我的伙伴!」
塞拉欧格先生挥出右拳!就在他的右直拳延伸到底的瞬间,我趁隙以右手出拳!
『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
经过倍增的攻击瓦解他的右拳劲道,甚至还使他的身体稍微失去平衡。
——就是现在!
我找到决胜时刻了!我在体内变更棋子的模式,同时爆发赤龙帝之力!
『龙刚城堡————!』
『Change Solid Impact!!!!』
随着赭红色的气焰胀大,我身上的铠甲也变得厚实。我以极大的拳头对塞拉欧格使出上钩拳!同时将活塞前推,提升威力!
轰哗————————!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塞拉欧格先生飞在空中!
「在没有弱点的你身上制造弱点!就是你的右手!」
为了追击浮在空中的塞拉欧格先生,我再次变换体内的棋子!
『龙牙主教————!』
『Change Fang Blast!!!!』
铠甲变回正常的厚度,背包和加农炮分别在背上与肩膀成形。
我以炮口指向上空——对准塞拉欧格先生!
嗡————……
随着沉稳的震鸣声,气焰逐渐积蓄在炮口。三叉升变版的「主教」,蓄力时间一直都是问题。
但是在对手被打飞到空中时,时间就相当充裕!
「神龙爆击炮————————!」
嘶哗————————!
我射出强力的气焰炮击!塞拉欧格先生张开翅膀,试图在空中调整姿势——
「唔……!」
右边加农炮发出的神龙爆击炮击中他。左边……以些微的差距落空!达成使命的加农炮化为赭红色光芒,逐渐消散。
身上冒烟的塞拉欧格先生,从空中缓缓降落地面。
我大口喘气……这一招果然很耗费气焰和体力。而且还没完全解决掉对手。我必须有所保留。
着地站好的塞拉欧格先生受了不少伤。但是那还不是决定性的打击。在炮击即将命中之际,他以斗气包覆全身。斗气的来源是生命力。这个人的生命力那么充沛,覆盖在身上的斗气防御力,想必也是强到超乎常识吧。
塞拉欧格先生的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
「——好强。居然强到这种地步吗……!」
他好像对我的攻击威到很满意。好了,接下来该如何进攻呢?
就在我思考进攻方式时,忽然传出「呀啊!」的尖叫声。
这是社长的声音!我转过视线看去——
浑身是血的社长跪倒在地!尽管受了伤,那头狮子仍然挡在社长面前!
——社长有危险!
『再这样下去,莉雅丝·吉蒙里将因为失血而遭到淘汰吧。』
狮子讲话了!原来那头狮子会说话啊。
『若是想救她,只能使用不死鸟的眼泪。』
……它是故意的吧。看来这个家伙强到随时可以解决社长的地步。
之所以不那么做,是为了让我们使用眼泪。因为巴力那边已经用过所以不能再用,而我们这边还没使用。
那只狮子一方面看着我和塞拉欧格的对决,一方面也想解决这个后顾之忧。
「……如果现在说你『多管闲事』,我身为『国王』的资质也会受到质疑吧。好吧,我就承认你的做法。但是我必须与赤龙帝一战,雷古鲁斯。」
『我明白。非常抱歉,我是为了主人着想才会采取行动。』
狮子和塞拉欧格都没有继续攻击。我一边保持警戒一边走向社长,从社长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社长,我要用这个了。」
「……真是丢脸。我……居然成了你的累赘……」
社长看起来很懊恼。身为「国王」,她大概打从心底无法原谅抵挡不住狮子的自己吧。
但是现在请你忍耐。要是社长被解决,游戏就结束了。
我将小瓶子里的眼泪洒在社长身上。社长的伤口随即冒烟、消失。
如此一来眼泪的因素就扯平了。再来就看我能不能打倒塞拉欧格先生。
机会大概一半一半吧。不,如果能顺利逮到机会再次使用三叉升变,我打赢的可能性也很高。对方并非毫发无伤。正当我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时,狮子放声呐喊:
『塞拉欧格大人!穿吧!请穿上我吧!只要使用那招禁手,您可以远远超越赤龙帝!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打得赢的比赛因为没有发挥实力——』
那头狮子如此说道。
……穿?穿狮子?禁手?
塞拉欧格先生放声怒骂:
「住口!那招……那个力量只能在攸关冥界危机时使用,我早就这么决定了!在这个男人面前使用又能得到什么!我要靠自己的身体和这个男人战斗!」
…………这样啊,这个人还可以变得更强吗?
如果他发挥真本事,我……打得赢吗?可是我很感兴趣。他到底可以变得多强?我尊敬的这个男人若是拿出真工夫,究竟会有多么凶恶?
……塞拉欧格允许我使用近乎犯规的三叉升变。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没有权利否决塞拉欧格的真本事。
「——请你使用狮子的力量。」
我很自然地开口。身旁的社长也吓了一跳。
尽管如此,我还是说下去。抱歉了,各位。我是个笨蛋。大家特地为我制造获胜的好机会,我却打算加以抛弃。
但是——但是,我……
「我必须超越使用那个力量的塞拉欧格先生才有意义。这样我一路培养实力到今天才有意义!」
等我察觉到时,自己已经吐露真正的心声。
「——今天我要打倒最强的你,获得胜利!我们是为了梦想而战!打倒没有拿出真本事的对手又有什么意义!」
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呐喊。社长也无奈地说声:「真是个傻瓜。」把脸贴过来。
不好意思,社长。但是既然我这么说,就会负责赢得胜利!
隔了一会儿,塞拉欧格先生露出诡异的笑容:
「…………抱歉。我的心中一直有个声音,认为这不过是游戏,一定还有第二次,内心一直抱持这种不成熟的想法。我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想法……」
呼!
塞拉欧格身上的气势暴增。
「居然没想到这是毕生难求的战斗,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生气!雷古鲁斯——!」
『是!』
呼叫狮子的主人,回应主人的狮子!
巨大的狮子发出金色光辉,化为光之奔流朝着塞拉欧格冲去!
「好,就这么做吧。我判断今天的这个状况是场死战!即使被我杀了也别怪我啊,兵藤一诚!」
整个人沐浴在黄金光芒当中,塞拉欧格高声呐喊:
「我的狮子啊!涅墨亚之王啊!人称狮子王的你啊!回应我的激情,化为我的外衣吧——————!」
隆————————!
整个战场开始震动。这是怎么回事?塞拉欧格先生的真本事,连这个异空间战场都承受不住吗……?
塞拉欧格与狮子爆发力量,炸飞周围的景物。
『禁手化!』「禁手化——————!」
耀眼的闪光照亮附近。那个光芒是如此神圣,我和社长都不禁伸手遮脸。
……闪光平息之后,前方出现金色狮子造型的全身铠甲。
头盔的部分拖着长长的金毛,有如狮子的鬃毛。
胸甲部分长得很像狮子的脸,眼睛炯炯有神,仿佛拥有自我意识。
「——狮子王的战斧的禁手,『狮子王的刚皮』(regulus ray leather rex)!兵藤一诚,你让我认真了,对于这一点我由衷感谢你。正因为如此,我让你一招——用你那力量强大的『城堡』攻过来吧。」
塞拉欧格先生一步一步朝我走来,同时如此说道。身穿带着斗气的铠甲走近,那副模样具有压倒性的存在感……!
……真是的,我的敌人全都是些会用禁手穿上铠甲的人!
『对于重视直接攻击的使用者来说,那在某种意义上算是最接近极致的型态吧。穿上力量化身的铠甲,然后藉此直接动手。正是因为如此,最后难免会变成那种模样。』
德莱格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以肉搏战为主的话,将可以说是力量化身的铠甲穿在身上,在攻防两方面都相当均衡。本身也穿着铠甲的我都这么觉得,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来到极近距离的塞拉欧格先生对我说声:
「来吧,试着打我一拳。」
…………你可别后悔。我会以最大的力量出招!
『龙刚城堡——————!』
『Change Solid Impact!!!!』
我的铠甲变得厚实,手臂的部分也变粗好几倍!
我举起巨大的拳头,一口气挥出去!同时推出手肘的活塞,增加冲击的威力——
铿!
我巨大的拳头——被塞拉欧格先生的左手轻易挡下。
——!我不禁感到惊讶!不会吧!这可是特别强化攻防的新招!不,还没结束!我再次推出活塞,提升冲击的威力!
啪咻!
活塞前推,增强拳头的劲道——
铿鏮——!
我巨大的拳头被塞拉欧格一掌破坏得看不出原样……防御力明明也提升了……!
「——这就是你的极限啊。」
塞拉欧格喃喃开口。
铿锵——————!
塞拉欧格的拳头打在我厚实的腹部,轻轻松松就打碎铠甲。
拳头击中镜甲下方的肉体,破坏我的身体。
「咳噗!」
我从嘴里吐出大量鲜血——就此失去意识。
—○●○—
回过神来,我身在白色的世界里。
……我记得这里。没错,这里是神器的内部。在说服历代前辈时,我经常来到这里。
我目前就是在那侗地方。不过现在的我应该正在和塞拉欧格先生展开激战。
我一度将塞拉欧格逼进绝境,结果塞拉欧格先生拿出真本事,穿上狮子的铠甲,三叉升变的「城堡」又对他无效……
……我环顾四周,看见历代的前辈们。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面无表情。正当我如此心想之时——
他们冒出黑色气焰,表情也变得充满怨恨。
『霸龙……』
『……用霸龙。』
『想打倒那个男人只能靠霸龙。』
纷纷说出令人发毛的话。
霸龙?这是怎么回事!
白色世界的上空投影某种影像。画面当中的人——是我!是在社长怀中的我!铠甲遭到破坏,嘴里吐出大量的鲜血。光是这样就看得出来那是致命伤。
……塞拉欧格先生和我的战斗。塞拉欧格先生和狮子合体,挨了他一拳的我——
只有意识被打进神器内部吗……?
『霸龙。』
『只能使用霸龙了。』
『没错,只能用那招了。』
『那个男人想要的也是那招。』
历代的前辈们离开椅子起身,身上带着黑色的气焰,纷纷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我身上也出现黑色的气焰!逐渐覆盖我的身体!同时我心中的负面情感也开始蠢蠢欲动。
……这是,什么……怨恨……悲苦……阶恶……在我心中逐渐膨胀。
……我恨……那个男人…………我恨塞拉欧格先生!
我想打倒他……!我想要力量……!绝对的力量………
为了这个目的……我想消灭塞拉欧袼先生……想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我……!
唔……埃尔莎……贝尔萨德……我……!
就在力量即将吞噬我的心之时。
影像当中传来声音。是孩子们的哭喊声。
『胸部龙死了——!』
『我不要——!』
『站起来——!』
……我听见悲痛的叫声。
对不起,我已经……
就在我的意识即将遭到黑暗掌摔时,一个声音响彻整个白色世界。
『不可以哭——!』
小孩子的声音……?
影像切换,照出一个戴着帽子的小孩。
……我见过那个孩子……对了,是那个在我的英雄秀上,因为没办法参加签名会而哭泣的小孩……
那个孩子——李连克斯在观众席上对着啜泣的孩子大喊:
『胸部龙跟我说过!他说男生不可以哭!而且要坚强到跌倒好几次还是能站起来保护女生才可以!』
那是我对哭泣的李连克斯说过的话。
听到他的话,其他小孩子也站了起来。
『胸部龙才不会输!胸部!胸部!』
『胸部!站起来——!胸部龙!』
『胸部!』
『胸部龙!』
『乳龙帝!』
孩子的声音拚命呼唤我。各位……我……
我还听见熟悉的声音。
是身在孩子所在的座位区,担任应援团长的伊莉娜。
『没错!各位!一诚——胸部龙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站起来打倒强敌!所以我们要帮他加油!要相信他!因为胸部龙是大家的英雄!』
尽管哭皱了脸,伊莉娜还是拚命鼓励小孩子。
『大家喜欢胸部龙吗?』
「喜欢——!」
『我也很喜欢!虽然很好色,而且一天到晚都在想色色的事……但是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要热血、都要有毅力、都要努力、都愿意为了喜欢的人们而战!大家也知道吧!』
「知道——!」
『所以我们要帮他加油!让他听到我们的声音!胸部龙!在任何时候都会站起来!为了冥界、天界、各个世界的人们而战——!』
『胸部!』
『胸部!胸部!』
『大家一起喊——!胸部!』
『胸部!胸部!胸部!』
『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胸部!』
不知不觉——我流下眼泪。
……有这么多人在呼唤我。有这么多人需要我。有这么多小朋友支持我。
就在这个时候——
我听见一个声音。是我很熟悉的声音。总是在我身边鼓励我的那个人的声音!
『呐,一诚。你听得见吗?大家都在呼唤你。』
影像一换,映出声音的来源。
一抹红映入我的眼中——
和那个人的发色一样——
梆色——比自然的莓金色更加艳丽的鲜红发色。
没错,那个人美丽鲜红的长发,总是在我身边——
没错,确实如此。
那个时候,在将死之际,映入我眼中的——
是艳丽的鲜红。
就像血的颜色一样。
不过现在的我不这么认为。
高雅、温柔、温暖,总是包容我的鲜红——
『我也一样。我也需要你喔?因为,我对你……』
我最喜欢的女人——莉雅丝·吉蒙里。
我也对你……正当我想着她时,一个阴沉的声音靠近。
『来吧,现任赤龙帝兵藤一诚。大闹一场吧。发动「霸龙」吧。』
带着黑色气焰的前辈之一妯此说道。但是呼唤我的声音也越来越强烈。
『胸部龙!』
『加油!』
『站起来!』
『胸部!』
『胸部!』
也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了,兵藤一诚——结束了吗?这样就结束了吗?你不只这点本事吧?——站起来让我看看。你的意念应该没有这么脆弱!』
是啊……你说得对。还没结束。怎么可能就此结束!我还能打!
听见小朋友和塞拉欧格先生的声音,前辈们的邪恶气焰依然不见衰弱。
『来吧,破坏那个人吧。以霸道的力量——』
「吵死了。」
我望着前辈们说道:
「你们听不见吗?那些呼唤我的声音——不止社长一个,还有那么多小朋友的声音。」
『不,成为霸王才是天龙原本的道路。不可能。不可能会这样。』
「不——我…………才不会成为什么霸王。我是兵藤一诚!只是个普通的色狼,就算要当王也会成为好色之王!」
『不,霸王、霸龙才是原本建立在这个神器当中的——』
『——这样也不错吧。』
这时有一个人打断前辈的话。
那是个笼罩在白色光芒中的男人——前辈看见他,突然变得很激动。
『你这个家伙……』
笼罩在白色光芒当中的男人开口:
『我是历代的阿尔比恩之一。』
——他说什么……?
意思是……他是历代的阿尔比恩前辈吗?
『没错,之前你曾经将阿尔比恩的宝玉嵌进赤龙帝的手甲。看来那颗宝玉当中稍微带着我的残存意念。原本的我应该还在白龙皇的光翼里就是了。』
啊——我确实那么做过!也、也就是说,我在那时也吸收了这位阿尔比恩前辈……!
阿尔比恩前辈对我伸手:
『——赤龙帝,这也是种缘分,我就帮你一把。让我运用拥有的减半力量,抑制缠绕在赤龙帝的手甲上的东西吧。』
「这样好吗?我是赤龙帝,又不是瓦利……」
听到我的话,阿尔比恩前辈笑了。
『你很有趣。这样也难怪历代最强的两名赤龙帝会笑着消失了。你拥有足以驱散诅咒的热情和趣味,如果是你,应该能够将天龙,不,甚至是将二天龙导向新的可能性——正因为如此。』
前辈把手高举,发出光芒。
『你更应该和瓦利·路西法一起成为新的龙。』
哗————
淡淡的银白色闪光在白色空间当中扩展,除去历代赤龙帝前辈的黑色气焰!憎恶的意念消失一半,黑色的气焰也跟着减少一半。
这就是阿尔比恩前辈的力量!那些黑暗的东西、憎恨、怨慰的情绪,慢慢减少了!
『休想得逞!有憎恶!有哀伤!有怨恨悲苦才是赤龙帝的神器!心怀诅咒,口吐怨嗟,散播负面情绪才是天龙的——』
仍然不愿放下怨恨悲苦之心的前辈对着我说道。
「——胸部。是胸部救了我。而且未来我也要继续追求胸部。」
但是前辈们开始咏唱霸龙的咒文做为最后抵抗。
『吾,乃觉醒者,乃自神夺得霸之理之二天龙也——』
不!我自创不同的咒文开始咏唱!
「吾,乃觉醒者,乃舍弃霸之理之赤龙帝也!」
『嗤笑无限,忧虑梦幻——』
「胸怀无限的希望与梦想,追求王道!」
『吾,当成赤龙之霸王——』
「吾,当成红龙之王者——」
『将汝沉入红莲炼狱——』
「对汝等立誓!使汝等看见鲜红色的光明未来!」
我所咏唱的最后一段咒文使得前辈的表情为之一变。
『——未来。你说……要让我们看见未来。』
「没错!我会让你们看见未来!不对,和我一起看吧!和我一起让其他人看见未来吧!伙伴!朋友!喜欢的女人!小朋友!我们一起让他们看见未来吧!」
『未来……我们……让人看见未来……!并非破坏,而是未来……!』
没错,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就能办到!
「走吧,前辈们!——我是赤龙帝,也是胸部龙,也是爱上莉雅丝·吉蒙里的男人!我是兵藤一诚——————————————————————!」
影像中抱着我的社长,胸部发出鲜红色的光芒,我的身体也笼罩在鲜红色气焰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