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卷 校庆的狮子心
  5. Life.4 身为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
  6. 繁体版

Life.4 身为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
2017-06-23 12:26:04

		

第四场比赛结束后,我方的眷属剩下社长、朱乃学姊、木场、洁诺薇亚、爱西亚、罗丝薇瑟、还有我共七个人。
对方只剩下「国王」塞拉欧格先生、「皇后」,以及那个戴面具的「士兵」。
以人数来说,我方占有压倒性的上风。
『战斗进行到这里,中场似乎也接近尾声!塞拉欧格·巴力选手的队伍剩下三个人!相对的,莉雅丝·吉蒙里选手这边还有七个人!虽然是吉蒙里队有利,不过巴力队剩下的成员部很强!他们是否能够扳回一城呢!』
转播员炒热会场的气氛。
「木场,对方的『士兵』所用的棋子是七个吧?」
我向木场确认。木场点点头:
「嗯。感觉不太对劲。不过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他应该比目前为止上场的巴力眷属都要强吧。」
我想也是……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上场,总之小心为上。
为了决定第五场比赛的出场选手,「国王」开始掷骰子。
毕竟塞拉欧格那边的成员变少,一旦掷出的数字太小,就得重掷。
重掷了好几次之后——数字合计是九。
……我们这边每个人都可以上场。这正好是「墓后」可以上场的数字。
「对方终于剩下三个人。九点表示只有『皇后』和『士兵』可以上场……但是我想他应该还不会派出『士兵』。」
社长如此说道。
「有什么根据吗?」
这是我的问题。
「我觉得塞拉欧格似乎想要尽量避免运用那个『士兵』。完全不觉得会派他上场。即使是想保留实力也保留过头了。之前有好几场比赛,塞拉欧格都可以派『士兵』上场,像罗丝薇瑟和小猫上场的第二场比赛就可以。」
社长如此表示。她指是的第二场比赛,是数字总合为十那次吧。在那场比赛里,对方的「士兵」可以和一名「骑士」或「主教」搭档。
社长之所以想在那场比赛采取稳扎稳打的策略,大概也是顾虑到这一点吧。对方在看到数字这么大时,就某种程度也猜得到我们会派出擅长魔法,威力强大的罗丝薇瑟。
唔,嗯——……我搞不懂!看来我可能真的需要可以胜任军师的眷属!
「这么一来,接下来的对手就是『皇后』吧,社长。」
「是啊,佑斗。塞拉欧格的『皇后』——库依莎·亚巴顿。那个『番外恶魔』亚巴顿家的一族会出场吧。」
——「番外恶魔」亚巴顿家。
我记得排名游戏的前几名,排名第三的正是亚巴顿家。听说是相当强大的恶魔家族。
不过本家似乎是和现任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默默在冥界的角落生活……
「——由我去吧。」
朱乃学姊对社长提出建议。
——!由朱乃学姊上场吗!
「……朱乃,这样好吗?对方的『皇后』可是亚巴顿家的人喔?从纪录影像当中也看得出来是个高手。」
社长说得没错。在对抗格喇希亚拉波斯之战中,他们的「皇后」以强大的魔力以及亚巴顿家的特色「洞穴」(hole)制服其他对手。
那个「洞穴」相当棘手,可以吸入任何东西……圆形的「洞穴」是在空间里打个洞,据说那个洞连接到异世界。
「还是由我去吧?我有办法打赢她。」
听到我的话,朱乃学姊摇摇头:
「你要使用那招三叉升变吧?现在还不是时候喔,一诚。应该等到出现更大的数字——在终场才能展现。在那之前我会设法剖弱对手的战力。后面还有佑斗和洁诺薇亚、罗丝薇瑟,以及社长和一诚,我也可以稍微冲动一点。」
朱乃学姊依然满脸笑容。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了,朱乃学姊……
「……我知道了,朱乃。那就拜托你了。」
「好的,莉雅丝。我们要赢,大家一起获得胜利。」
最后只留下这句话,朱乃学姊便消失在传送魔法阵——
朱乃学姊抵达的场地,伫立着许多高大石塔。朱乃学姊就站在其中一座塔的塔顶。
——眼前的塔顶有名金发马尾大姊姊。
那就是塞拉欧格的「墓后」——库依莎·亚巴顿。巧合的是……这场比赛正好是黑发马尾「皇后」朱乃学姊对上金发马尾「皇后」亚巴顿!
『果然是你啊,雷光巫女。』
亚巴顿如此说道。
『是啊,小女子不才,还请多多指教。』
朱乃学姊毫不畏惧地回应。
裁判接着现身,看着他们两人。
『第五场比赛,请开始!』
做出开始的指示!
朱乃学姊和对手都振翅飞向空中!
接着双方展开壮烈的魔力对轰!
朱乃学姊发射大质量的火焰魔力,对手便发出巨大的冰冻魔力!
朱乃学姊接着使用水,亚巴顿便使用风。运用魔力的空中战是势均力敌!朱乃学姊似乎也透过训练提升魔力,每一次使出的攻击都比之前还要强大。
两人的魔力之强,光是余波便使得周围的高塔逐渐崩塌!
然而还不能大意。因为对手还没使出「洞穴」。
朱乃学姊以魔力制造乌云,从乌云当中发出大质量的雷光!
哔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电光一闪,落雷逐渐包围亚巴顿——然而在干钧一发之际,空间产生扭曲!扭曲成中空的「洞穴」!——在这个时候使出来了!
大质量的雷光毫无抵抗能力,被「洞穴」吸进去!
『就是现在!这招怎么样!』
朱乃学姊似乎是在等这个机会,在天上制造更多雷光!
轰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好几道大质量的雷光轰炸四周!周围的高塔在雷光大作之下,纷纷化为瓦砾!
占据大半个战场的舞动雷光袭向亚巴顿!如果直接命中,即使是上级恶魔也会受到致命伤吧!
而且无处可躲!成功了!我和大家都相信朱乃学姊会获胜——但是亚巴顿扩展「洞穴」,甚至还开启更多个「洞穴」!
巨大的「洞穴」和周围出现的「洞穴」轻易吸收朱乃学姊的雷光!朱乃学姊见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亚巴顿带着冷笑开口:
『我的「洞穴」可以放大,也可以同时开启好几个。另外,在吸收对手的攻击之后,还可以在「洞穴」里面加以分解再释放——就像这样。』
无数的「洞穴」包围朱乃学姊!而且全部对准她!
『从雷光当中除去雷——只留下光回敬给你。』
哔————————!
无数的「洞穴」发出好几道光带,直直朝朱乃学姊射去——
对于恶魔而言,光……是剧毒。朱乃学姊被光芒包围——
『莉雅丝·吉蒙里选手的「皇后」,淘汰。』
裁判无情的宣告传进我们耳中。
—○●○—
「不只可以吸收,还可以像那样用来反击啊。」
木场好不容易挤出声音。
失去朱乃学姊的我们大受打击。魔力的对决不相上下。只要那阵雷光击中,我们就赢了。这样就赢了!
——太小看亚巴顿的「洞穴」,是我们的败因。
可恶……果然还是应该由我上场,迅速打倒她才对……我不禁感到后悔。
「……大家打起精神来吧。接下来即将进入终场,绝对不能松懈。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社长如此说道,同时也像是在说服自己。
第六场比赛的掷骰子时间到来。双方「国王」掷出骰子。
数字总合为——十二!
——!居然在这种时候掷出最大的点数!
『出现了!终于掷出十二!这个数子代表一件事,就是塞拉欧格选手可以出场!』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转播员的声音使得观众大肆喧腾。
像是在回应观众的反应,塞拉欧格在阵地里脱掉上衣——
上衣底下是紧身黑色战斗服,看来是专门为了战斗而准备。这样的服装更能突显他的强健体魄。
要上场了——!塞拉欧格要上场了!他的视线看向我们。
充满战意的双眼令人不寒而栗。浑身散发的压力强到吓人。沉重的压力让我全身的毛孔扩张。这些全都针对我们。
「一诚同学。」
木场把手放在我的肩上,直截了当说道:
「我和洁诺薇亚和罗丝薇瑟去对付塞拉欧格。」
两个「骑士」是六,一个「城堡」是五,总和是十一一
「……这样啊。」
我如此回答。他想必心意已决。事到如今,无论我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他的意志吧。
「我们会尽量消耗他的体力。为了你和社长。」
木场扬起嘴角,露出型男笑容开口——着来他已经有所觉悟了。
「好,交给你们了。」
「佑斗!你该不会……」
那个家伙察觉到社长想说什么,点了点头:
「我一个人打不赢塞拉欧格·巴力,这种事我非常清楚。那么我的任务是什么?很简单,就是尽可能削弱对手的战力。即使牺牲自己也无所谓——洁诺薇亚、罗丝薇瑟,你们愿意陪我吗?」
捷诺薇亚和罗丝薇瑟点头回应木场:
「是啊,那当然。原来光是想到我们后面还有一诚和社长,就能让人勇气百倍啊。我现在很能体会朱乃副社长的心情。」
「既然任务如此明确,要做的事情也非常简单明了——让我们尽可能缠住对手,使他疲惫不堪吧。」
大家都露出有所觉悟的表情。我——即使紧握的拳头已经渗血,依然以笑容回应——我不可以让他们的觉悟白费。必须以笑容送他们上场。
我们是为了和莉雅丝·吉蒙里一起赢得胜利而迎接这一天。
为了胜利、为了伙伴,我们要尽可能制造将军的机会。
「……如果让一诚和佑斗,或是洁诺薇亚搭档——」
社长如此说道,但是木场摇摇头:
「不行,一诚同学不可以在这个时候上场。爱西亚同学,这场比赛之后应该是由对方的『皇后』和一诚同学对战。如此一来——」
木场叙述自己的策略时,社长接着说下去:
「如此一来对手只剩下两个人,根据规则一诚无法连续出场。所以下下一场比赛就由爱西亚上场。上场之后不要战斗,立刻投降。在最后的决战里,负责恢复的爱西亚就不是必须成员,淘汰之后就可以让一诚接着上场。然后再下一场比赛,以塞拉欧格的个性来看,应该不会派出『士兵』,而是由他和一诚进行决战——就是这样吧,佑斗?」
听见社长的问题,木场满意地点头:
「是的。社长果然也拟定了这样的计划。」
……木场和社长都已经预测到最后一场比赛吗?
「因为如此,这场比赛正是紧要关头——我们去削弱塞拉欧格的力量。」
木场露出无比爽朗的笑容。
「而且有办法,我们也会打倒他!」
气势如虹的洁诺薇亚如此说道。木场苦笑表示: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社长似乎也下定决心,重重叹口气:
「那就拜托你们三个了。尽可能对塞拉欧格多造成一些伤害。对不起……我明明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却又被你们上了一课……我真的是个很不成熟、很没用的『国王』。」
听社长如此自嘲,木场摇摇头:
「因为遇见社长,我们才能得到救赎。我们能走到这一步,全都是因为有社长的爱——我们一定会为您带来胜利。」
木场只留下这么一句,就和洁诺薇亚以及罗丝薇瑟一起走向转移魔法阵。
私教捞身而逦时,木场带着笑容开口:
「——再来就交给你了。」
「好,包在我身上,朋友。」
于是三人传送到战场——
他们三人来到的地方,是湖泊的湖畔。先过来的塞拉欧格先生双手抱胸等待。
看到他们三个的塞拉欧格先生问道:
『这是莉雅丝的主意吗?』
看来他是知道一切才会这么问。我们的想法应该立刻就被他看穿了。
木场等人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不过塞拉欧格先生还是扬起嘴角,露出佩服的笑容。
『这样啊。看来莉雅丝也脱胎换骨了。』
塞拉欧格放下抱胸的手,对着三人宣告:
『你们打不赢我的,这样好吗?』
『我们不会平白牺牲——要以最棒的状态把你送去见赤龙帝!』
木场充满觉悟的发言,似乎让塞拉欧格兴奋到颤抖:
『说得好!就来看看你们能够将我的战意提升到什么程度吧……!』
『第六场比赛,请开始!』
裁判做出指示。
瞬间——塞拉欧格的四肢浮现奇妙的图样。
『这是束缚我的身体,加重负担的枷锁——我要加以解除。发挥全力回应你们!』
哗……塞拉欧格的四肢冒出淡淡的光芒,图样接着消失。
下一个瞬间,以塞拉欧格先生为中心,周围「咚!」炸开!风压往四周扩张,塞拉欧格的脚边出现一个大洞,形成陨石坑!
湖水剧烈晃动,扬起波涛!
陨石坑的中心,是发出白色光芒的室拉欧格先生。
围绕在塞拉欧格先生身上的——看起来很类似小猫身上的斗气。不,根本就是!难道塞拉欧格先生学会了仙术吗?
就在我冒出这个疑问之时,负责解说的老师说道:
『那家伙太厉害了……身上居然冒出斗气。而且如此清晰可见……』
『这么说来,塞拉欧格是否学会运用气的战斗术呢?』
转播员向老师提出和我一样的疑问。
『不,我没有得到塞拉欧格学会仙术的情报。』
皇帝彼列接着老师的话说下去:
『没错,他没有学会仙术。那是将体术锻链到极致而觉醒的斗气。一路走来纯粹追求力量的他,现在凝聚在身上的是不同于魔力的力量,可以说是生命的根源。或许可以说是源源不绝的活力与生命力从身上喷出,化为肉眼可见的状态吧。』
塞拉欧格先生在修炼到极致的同时,得到不同于魔力的能力,学会了纯粹的力量波动吗……!
感受塞拉欧格先生散发的压力,三人的表情都沉了下来。
塞拉欧格先生大吼:
『我绝对不会大意!你们是下定决心,即使牺牲也在所不惜的战士,并非可以等闲视之的对手——我也要以不惜牺牲的决心应战!这才是我的作风,也是面对对手的礼仪!』
嗡!
塞拉欧格先生脚下的地面大大凹陷,他的身影就此消失!那是开场冲刺吗!
『休想得逞!』
罗丝薇瑟接连展开魔法阵,准备全方位魔法轰炸。
『罗丝薇瑟,那边!』
木场掌握到塞拉欧格的动向,将圣魔剑的剑尖指向他所在的方向!
罗丝薇瑟便朝那里发出全方位轰炸!而塞拉欧格也在轰炸地点现身。
大质量的各种属性魔法齐射!数量多到让我都快看不见发射魔法的罗丝薇瑟本人!洁诺薇亚的神圣波动也混在魔法攻击当中一起飞去!
『哼!』
砰!
随着震荡空气的爽快挥拳声,塞拉欧格先生以他的拳头将朝他射去的大量魔法打飞!开什么玩笑!那个人的攻击连魔法都可以轻松弹开!就在我感到惊愕时,眼前看见塞拉欧格先生在密如雨滴的魔法与神圣波动当中高速穿梭,一口气拉近与罗丝薇瑟的距离!
『快逃——』
在木场开口想叫罗丝薇瑟逃跑之前,塞拉欧格先生的拳头已经打在罗丝薇瑟的腹部。那拳的力道之强,足以在命中的瞬间震荡大范围的空气。
女武神的铠甲随着拳头无情粉碎!
罗丝薇瑟的表情显得很痛苦,那一拳的威力更让她朝湖的方向远远飞去!同时身上发出淘汰的光芒,最后掉进湖中!
——淘汰了吗!就那么一拳!
『——先解决一个。』
『唔喔喔喔喔喔喔!』
就在罗丝薇瑟消失的同时,洁诺薇亚从正面砍向塞拉欧格先生!
呼!
塞拉欧格先生的身影瞬间消失,随即出现在洁诺薇亚背后。他顺势踢出一脚,洁诺薇亚也转身躲过。
喝!
洁诺薇亚躲过的那一脚剧烈撼动空气,风压甚至将前方的湖泊分成两半!把湖水一分为二……那一脚的威力也太夸张了!
『——对手的动作太快了!』
洁诺薇亚感到十分惊讶。
『先击破烦人的魔法师……剩下两名剑士。而且拿的是圣剑。』
见塞拉欧格先生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洁诺薇亚和木场的身上发出气焰!
『木场——!这个家伙太危险了!必须拿出全力中的全力才能打赢!』
『我知道,洁诺薇亚!现在不该想太多!光是在脑袋的某个角落浮现保留力量的想法就会被解决……!他就是这么强!』
见到两人如此紧张,塞拉欧格先生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样就对了。有本事就挡下我的拳头!』
嚏!塞拉欧格先生奋力冲出,挥出带着斗气的拳头攻击木场!
木场在身前创造好几把圣魔剑,形成一道墙——
但是塞拉欧格先生的拳头轻松就将圣魔剑破坏,毫无抵抗能力!
『——!圣魔剑!』
『太脆弱了。这样挡不住我的攻击。』
木场感觉距离太近过于危险,便高速冲刺离开现场,但塞拉欧格先生也追了上去!以我的动态视力很难掌握两人的高速战斗!好快!他们两个都太快了吧!
啪锵!
『……唔……』
钝重的金属声!木场——连同圣魔剑挨了一拳!那拳简简单单就打断圣魔剑!
『在加强长处的同时,也不忘追求技术。最重要的是非常关心主人和同伴——你是个好「骑士」。莉雅丝,你的「骑士」优秀到让我己i妒。但是……防御。这是你唯一的弱点吧,木场佑斗。不过你不需要因为这一拳而感到挫败——因为换成是别人也承受不了我的拳头。』
『杜兰朵——!』
洁诺薇亚在木场陷入危机时挥舞杜兰朵!
剑上发出好几道波动,逼近塞拉欧格先生!
『圣剑的波动吗!这个有意思!我的霸气和传说中的圣剑所发出的波动!来比比看哪一边强吧!』
轰!
塞拉欧格先生身上的斗气变得更加旺盛,正面承受杜兰朵的波动!
…………塞拉欧格先生毫发无伤!甚至连身上的斗气都没有损耗!
『——正面接卜那个攻击还毫发无伤…………真是个怪物。』
洁诺薇亚浑身颤抖,好不容易才从口中挤出这句话。
塞拉欧格先生活动一下脖子,喀吱作响。
『很不错的波动。但是还不足以阻止我。』
『洁诺薇亚,搭档进攻!』
木场对着洁诺薇雅开口,洁诺薇亚也站起来,两人一起砍向塞拉欧格!
圣魔剑和王之杜兰朵,两把剑的高速斩击,都被塞拉欧格先生以最小的动作躲过。
木场拉开距离,迅速将圣魔剑变为圣剑,创造龙骑士团!
『上吧——!』
木场一声令下,成群的龙骑士高速攻向塞拉欧格!
『是新的禁手啊!求之不得!』
塞拉欧格先生正面迎战骑士团,在高速斩击当中穿梭,并且一击又一击地解决木场创造出来的甲胄骑士!
木场的骑士团像是纸糊的一样逐渐瓦解!
『数量够多,速度也很快!但是要对付我——』
随着金属碎裂的声音,最后一个甲胄骑士遭到破坏。
『硬度还不够。』
|他只用普通的拳脚就全灭那支骑士团。
木场再怎么厉害,也不禁因为塞拉欧格先生脱离常轨的体术而战栗。
……可恶!他们两个从京都回来之后,都做了更进一步的修炼!在对抗齐格飞之战尝到屈辱,他们两个都更加用心锻链!
——即使如此还是比不上那个男人吗!
『你们的动作洋溢才华。感觉你们的攻击充满可能性——不过现在还是我比较强。』
咚!叩!
完全躲过两人的斩击,塞拉欧格先生一掌打在捷诺薇亚的腹部,又对木场的侧腹使出一记回旋踢。
两人身上发出可怕的碎裂声。
『咳哈!』
木场和洁诺薇亚当场吐血倒地。
我的伙伴……一起历经激战的重要伙伴……
一一被他的拳头打倒。光是拳头就摆平了。
——力量的化身。
带着斗气站在两人身前的他,看起来有如鬼神。
木场吐了口血,轻笑一声:
『……一诚同学挨了这样的攻击,还可以勇往直前啊……他果然很厉害……』
那家伙边说边站起来:
『……身体还能动……太好了。我还能战斗。还可以削弱对手……』
木场在手上创造圣魔剑。洁诺薇亚也跟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还不到倒地不起的时候。』
『走,再去削弱他吧,洁诺薇亚。为了一诚同学、为了社长挥剑吧。』
两人举剑站在塞拉欧格先生面前。身上带着斗气的鬼神露出最开心的笑容:
『你们还想陪我玩啊……!』
『是啊,还有得玩呢……!』
就在洁诺薇亚如此说道时——罗丝薇瑟突然在她的背后现身!
她手上握着一把剑!是把刀身透明的剑!
『你松懈了吧!近距离的魔法全方位轰炸总该有用了吧!』
在贴近塞拉欧格先生身边的状态下,复活(?)的罗丝薇瑟展开无数的魔法阵——从近距离发射魔法!
轰轰轰轰轰轰————————!
在爆炸声轰然作响中,塞拉欧袼先生的身体冒烟了!他的身体终于向后仰了!
社长露出笑容:
「刚才塞拉欧格打倒的罗丝薇瑟,是化为王之杜兰朵的剑鞘的王者之剑其中一把!拟态的圣剑变成的!然后现在出现的——是拿着透明的圣剑的罗丝薇瑟本人!在改良为王之杜兰朵的同时,附属的王者之剑的能力也跟着进化,现在的那把剑可以连持有者一起变透明。只要有原本的主人洁诺薇亚同意,即使没有圣剑的因子,还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王者之剑的能力,可以让剑拟态为持有者,或是让持有者的身体变成透明。话虽如此,圣剑本身还是无法拿来当作武器,一天之内能够发动的时间也很有限。」
这是社长的战术,还是木场他们的战术?无论如何都太厉害了——————!所以裁判才没有宣布罗丝薇瑟遭到淘汰!
「罗丝薇瑟朝塞拉欧格使出全方位魔法轰炸时,洁诺薇亚也跟着射出神圣波动吧?我想她是在那个时候将拟态和透明两把王者之剑混在波动之中。而罗丝薇瑟也成功接到两把剑创造自己的拟态,自己本人则是化为透明,等待对手露出破绽。」
社长在一旁解说。
「那么飞进湖里的假罗丝薇瑟为什么会发光?」
「大概是先对拟态施加魔法吧。这是为了让对手松懈进行的安排。罗丝薇瑟之所以能够拿着圣剑而不受影响,是因为在手上展开好几道减缓圣属性伤害的术式。她说这样在短时间内还撑得住。」
「太强了吧!居然能想出这种作战方式!」
「因为我一直在思考洁诺薇亚手上的圣剑有那么多能力,能不能加以运用。我告诉过他们几种应用套路,看来他们以这种方式呈现出来了。」
哇——他们三个太厉害了。临时能够有那样的默契很足够了!
近距离承受全方位魔法轰炸的塞拉欧格先生——尽管身体渗血,还是站稳脚步。
『……我就觉得没有广播很奇怪。原本还以为你是处于淘汰边缘,在光芒的笼罩之下昏倒在湖底——算你们厉害。』
塞拉欧格先生称赞木场他们的合作。
然而他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他用力握着右拳,缓缓向后移动。原本覆盖全身的斗气集中到拳头上,右手手臂瞬间隆起!
『为了表示敬意,我想送给你们这个。』
『——!』
三人似乎察觉什么,连忙从原地退开。在拉开距离的同时,木场大喊:
『洁诺薇亚!现在才是真正的关键时刻!实行那个计划——』
就在木场对着洁诺薇亚大喊的瞬间。
塞拉欧格出拳了!
隆————————————————!
影像剧烈摇晃——!仔细一看,塞拉欧格前方的地面破裂,一直朝遥远的前方延伸!看起来就像地面出现巨大裂缝!
『莉雅丝·吉蒙里选手的「城堡」一名,淘汰。』
「——!」
我和社长听见广播同时大吃一惊!刚才那一拳解决了罗丝薇瑟吗?看来这一次是真的淘汰了!
塞拉欧格甩手挥去拳压造成的烟,再次用力握拳缓缓往后拉。
『这拳光是擦过就可以给予对手致命伤。不成气候的攻击可是挡不下这一招!』
他再次打出凝聚大量斗气的右直拳!
木场和洁诺薇亚向时挥剑砍去!砍向塞拉欧格的——右手!
木场朝塞拉欧格的右手挥下圣魔剑,然而不但砍不断,而且光是斗气就震碎剑身!
洁诺薇亚的杜兰朵也跟着挥落!——不过还是一样,斩击被斗气抵销,无法砍得更深。
正当洁诺薇亚因此咬牙切齿时——木场也握住杜兰朵的剑柄!木场和洁诺薇亚一起握着杜兰朵!杜兰朵瞬间释放庞大的闪光与气焰,砍断塞拉欧格先生的右手!带着斗气的右手住被圣剑砍断之后并未消失,只是掉在地上。难道塞拉欧格先生的生命力比神圣的气焰还要强吗!
不过木场居然在这时握住杜兰朵!这么说来,只要得到洁诺薇亚的允许,那个家伙也能使用杜兰朵!两个人一起握住杜兰朵,真是令人佩服的攻击!
但是我的欣喜就此结束。
『做得好。右手就给你们吧。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使用不死鸟的眼泪——因为我想以万全的状态面对决战。』
如此说道的寒拉欧格先生将洁诺薇亚向上踢,在她稍微浮起来时连续使出拳打脚蹋,最后将她打向地面!
洁诺薇亚的眼睛——失去光芒。刚才那波攻击让她失去意识了!
木场看见刚才的连续技,试图拉开距离,但是塞拉欧格先生巨大的左手锁定他的脸。
接着他奋力将木场的脸往地上一砸,然后拖着木场的身体向前冲。塞拉欧格先生一面冲刺一面以木场的身体挖开地面,最后将木场向上踢,趁他浮在空中时以左手挥出正拳,深深剌进他的腹部!
咚叩!
那一拳发出豪迈的声音,足以震荡周遭的空气。正拳的拳劲穿透木场的身体,令后方的湖面水花四溅。
无力倒下的木场以惨不忍睹的脸孔笑道:
『……我们的任务……已经达成。之后……我的主人,和我的好朋友会解决你……』
只留下这句话,木场和洁诺薇亚便消失在光芒中。
『——我只能说你们打得很好。我很感谢能和你们交手。』
捡起被砍断的右手,塞拉欧格先生如此说道。他的话中没有任何矫饰,确实带着感谢。
『……一诚同学。社长。请你们一定要赢。一定要赢过这个人——』
『莉雅丝·吉蒙里选手的「骑士」两名,淘汰。』
Pawn
看着对自己被砍断的右手使用眼泪的塞拉欧格,我——莉雅丝·吉蒙里发现自己的心情是安心大于悲伤。
那是佑斗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一点一滴造成的伤害。最后终于逼迫塞拉欧格使用不死鸟的眼泪。
——他们打出非常漂亮的一战。
不久之前的我,现在大概会沉浸在悲伤之中吧。失去眷属的痛楚肯定让我苦不堪言。
但是现在不一样。距离将军塞拉欧格更进一步的欣喜反而较为强烈。
……是我习惯冷酷?还是我的爱变淡了?
我觉得两者皆非。看着可爱的眷属为了我、为了同伴拚命战斗,我的内心产生某种剧烈的变化。
我想是我变强了吧。不只是我,大家也都变强了。除了身体以外,心灵也是。
好了,准备下一场比赛吧。接下来对方应该会派出「皇后」。我方则是派出一诚——
就在我的视线看向他时,眼前异样的光景令我说不出话来。
……一诚身上散发的气息,很明显是杀意。锐利的杀意直指对方的阵地。
爱西亚也因为判若两人的一诚而微微发抖。
『好,终场(last game)也接近尾声了!请双方「国王」掷骰!』
在转播员的催促之下,我站到台前……掷骰子这个动作对精神造成的负担其实很大。
因为光是思考会掷出什么点数,脑中的思绪就会停不下来。思绪不停打转,精神越陷越深。骰数赛……对于「国王」而言,这颗骰子比外表看起来沉重多了。
骰子在台座上滚动。掷出的点数是——五。塞拉欧格那边呢?
我看向转播画面——上面是一颗四点的面朝上的骰子。
总数为九。一次就掷出这个数字。我方派一诚上场,对方应该是「皇后」应战吧。
沙……
一诚向前踏出一步。回头的他,脸上露出带有莫名震撼力的笑容。
「社长、爱西亚,我出发了。」
只说了这么一句,他便走向传送魔法阵。
……转移的瞬间,我稍微瞥见他的脸孔。
——他的表情因为愤怒而扭曲。
接下来的战场是不见人迹的竞技场,一诚被传送到擂台上。
对方的「皇后」库依莎·亚巴顿也出现在相对的位置。
她看见一诚异常冷静的样子,显得有些讶异。
『兵藤一诚,你看起来异常冷静。原本还以为对上身为女性的我,你应该会更开心一黠才对……』
『…………我很高兴啊!我相当欢迎美女!』
隔了一拍,一诚才露出刻意的笑容。
「……莉雅丝姊姊,一诚先生……」
「嗯,是啊。他一定是在忍耐。」
我和爱西亚都很了解他,所以我们都懂。
——他快要爆发了。
比任何人都在乎伙伴的他,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特别激动。每当伙伴倒下时,他总是比任何人都还要伤心、愤怒,只有今天几乎没有露出任何情绪。
就在裁判出现在两人中间,战斗即将开始时。
一诚张开双手,喃喃自语。
『已经够了吧?我已经不需要再忍耐了吧?木场、朱乃学姊、小猫、洁诺薇亚、加斯帕、罗丝薇瑟——我已经不行了。』
亚巴顿似乎对他的自言自语感到讶异……
『第七场比赛!请开始!』
比赛宣告开始!但是亚巴顿没有动作,似乎是在等待一诚。
『赤龙帝,变成禁手吧。我的主人塞拉欧格希望看见你拿出真本事,所以身为「皇后」的我也如此期望。』
这名女子有着坚定的决心。她想必对塞拉欧格抱着……
倒数结束之后,穿上铠甲的一诚只对亚巴顿说了一句:
『……我无法手下留情。要是不想死,请将全副心力灌注在防御。这样一来应该只会遭到淘汰。』
『你倒是很敢说嘛。很好。我也使出全力对付你吧。即使你是赤龙帝,为了我的主人,我——』
『——我已经警告过了。』
赭红色的闪光笼罩一诚的身体——
『龙星骑士——————————!』(welsh sonic boost knight)
『Change Star Sonic!!!!』
铠甲分离,一诚以神速飞出去——
咻!
一诚以有如神助的速度缩短距离,在亚巴顿察觉之前来到她的眼前。就连我也完全看不见他贴到亚巴顿身边之前的动作!
一诚的身上冒出红色气焰,接着大喊!
『龙刚城堡——————————!』
『Change Solid Impact!!!!』
一诚的铠甲变得厚实。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放声怒吼。手肘的活塞向前推,喷出气焰大幅强化拳头的劲道。拳头毫无保留地落在亚巴顿身上——
哗————
在那之前,亚巴顿的身体发出光芒,从战场上消失了!
轰——————————!
划过空气的强力攻击,将眼前的竞技场破坏殆杰。
『塞拉欧格·巴力选手的「皇后」,淘汰。』
裁判如此宣告——获胜的人是一诚。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以三叉升变一口气拉近距离,连胜负都是瞬间决定。
亚巴顿连打开「洞穴」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那一拳没有击中。感觉是在击中之前,有人让「皇后」强制淘汰。
不,确实是如此——这么做的人,就是她的主人塞拉欧格。
塞拉欧格出现在萤幕上。
他的表情充满苫涩。
『…………我让库依莎强制淘汰了。依照那个发展,应该会被赤龙帝杀了吧。你打算杀了她吧?』
塞拉欧格对着还在战场上的一诫喊话。
一诚收起铠甲的面罩,露出脸来。
『不好意思。我无法抑制对你们的敌意。刚才那拳就当作是我为了学弟妹打的,还请见谅。』
冷淡的声音和残怒的发言,让我不禁觉得异常冰冷。
……最在乎伙伴的他,果然是将情绪累积到最大之后一口气释放。
理解这件事之后,塞拉欧格开心地笑了。
『……居然对我们露出那种眼神……!眼神当中充满杀意?……』
塞拉欧格看着摄影机开口:
『我连作梦也会梦见和赤龙帝交手——我有问题想请教委员会。应该已经够了吧?让这个男人因为规则无法出战实在太愚蠢了!下一场比赛——我希望能够以我方的全体成员和对方的全体成员进行团体赛……!』
——!团体赛。塞拉欧格的意思是要我和一诚、爱西亚,一起对抗他和他的「士兵」吗?
我想就是这么回事吧。与其隔个空档再开战,不如维持现在的气氛直接展开决斗。这大概就是塞拉欧格的想法。
他希望可以和处于最佳状态的赤龙帝战斗。现在确实也正是最佳时机。
塞拉欧格的提议让会场议论纷纷,转播员也大喊。
『喔喔!塞拉欧格选手在此提议——!』
皇帝迪豪瑟·彼列也带着微笑开口:
『的确,接下来的流程很容易猜想得到。根据无法连续出场的规则,接下来应该是巴力的「士兵」对手吉蒙里的「主教」,再下一场……想必会是塞拉欧格与赤龙帝进行实质的决赛吧。由于已经可以预测,确实是过于无趣。』
阿撒塞勒也摸着下巴,说出自己的意见:
『既然如此,不如下一场就以团体赛来分出胜负。胜负更加简单明了,观众也可以维持现在的心情看下去。那么委员会的高层会选择遵守规则进行可以想见的流程,还是维持这个状态进行团体赛呢?』
「如果他的方案可以通过,我倒是无所谓。」
我也赞成他的意见。反正下一场比赛也没什么意义。能够排除这种因素直接决一高下也好。这样比较简单明了。
时间过了几分钟,最新消息传进转播席。
『是的,好。刚才接到来自委员会的报告!委员会表示——可以接受!下一场比赛将以团体赛的方式进行实质的决赛!双方阵营将以剩下的成员展开整体战!』
这番报告令会场为之沸腾。
下一场就是决赛,会有这种反应也是当然。
塞拉欧格听见委员会的决议,以强势的态度对一诚说道:
『——就是这么回事。我可能会下手不知轻重。我不会说死了也别怨我,但是还是请你作好可能会死的心理准备。』
一诚也扬起嘴角回应:
『——我会带着杀了你的打算应战。不然我大概打不赢你,也没有脸去见已经淘汰的伙伴们。』
『那真是太好了……!』
这两个男人的战斗——就连我也无法阻止了吧。
决战即将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