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卷 校庆的狮子心
  5. Life.1 准备校庆!
  6. 繁体版

Life.1 准备校庆!
2017-06-23 12:26:04

		

「呼~~」
英雄秀的演出大致结束之后,我在后台稍事休息。
嗯——这边结束之后,再来就要回人类世界继续准备校庆。我们要准备的大道具还挺多的,所以男生要做的事很多,我和木场这几天都没有休息,拚命准备。
『……接下来是胸部龙猜谜的单元。』
「唔喔喔喔喔喔喔!地狱猫妹妹——————!」
负责主持猜谜单元的小猫好像引起大朋友热烈的欢呼。喜欢萝莉的大哥哥们都非常喜欢小猫。据说为了小猫进场的人也不少……
总觉得我们好像在奇怪的方面越来越出名了。虽然是很值得庆贺,不过真没想到「乳龙帝胸部龙」会这么受欢迎……可见冥界有多欠缺娱乐,才会觉得这些东西很罕见。
瑟杰克斯陛下说过,为了冥界的未来,他想在恶魔之间掀起一股热潮,看来陛下的安排可以说是大有斩获。
冥界的媒体报导洛基袭击和京都事件等相关新闻,对于参与作战的我们吉蒙里眷属也做了大规模的专题。
或许是因为这样,每次活动来到冥界时,总有一堆媒体记者围着我们,闪着镁光灯。
恶魔业界已经不再有大规模战斗,因此对于我们遭遇的事感到非常好奇,在因恐怖分子以及各个势力的同盟,情势变化令人目不暇给之际,我们的战功无疑是好消息。
新闻报导经常出现类似『胸部龙!再次建功!』之类的檩题,让冥界的小朋友将电视里的「胸部龙」和我实际的行动混为一谈。也就是说,在小朋友的心目中,是电视上的英雄在对抗洛基和「祸之团」。
我叹了口气,抱头苦恼。
……我一方面感到很高兴,一方面心情又很复杂!因为!为什么在少有战斗的恶魔业界当中,每每只有我们被卷进激烈的战斗?而且敌人都是传说中的旧魔王和神?甚至与过去英雄的子孙开打!我们遭遇超自然战斗的机率也太高了!
和平!和平才是福啊!我只想和社长和爱西亚和朱乃学姊过着和平的生活!我向往的是欢欣愉快、平凡的每一天,偶尔有点色色的事件就够了!恋爱喜剧!我最向往的就是有如通俗恋爱喜剧的日子!
到底我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被这种暴力的漩涡给吞没——
……不、不过小朋友的加油声让我很高兴,今天的活动也让我开心极了。
但是我可不想再面临激战了。我不想死,更不希望伙伴们暴露在危险之中。要是伙伴当中有人死掉,我真的会很难过……
可是正因为我们经常被卷入那样的战斗,才会有现在的这群伙伴也是事实。这种心情真的很复杂。大家之所以能够打成一片,也是因为如此。要组成一支最棒的队伍,就必须突破最险恶的考验吗……
果然是因为龙的特性——因为我身为天龙而吸引种种力量吧。这让我很烦恼……这一连串的事件该不会都是因我而起吧?这样的想法与日俱增。
阿撤塞勒老师也说了,这个时代的不正常现象多到不寻常……
…………
还是别想太多了。这种事只会越想越钻牛角尖。接受既定事实,尽最大的努力。只能这么做了。
……呼——
去厕所洗把脸吧。得转换一下心情才行。
在走廊走了几分钟——我听见吵闹吵闹的声音。
「我不要——————!」
好像是小孩子在大声哭闹。我从墙角偷看了一下,后门有一名带着小孩子的妈妈正在和工作人员交谈。
「我要去找胸部龙!」
小孩子不住跺脚闹脾气,妈妈好像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好意思,握手签名会的号码牌已经发完了……」
男性工作人员一面赔不是,一面开口。啊——看来是没赶上握手签名会发放号码牌的时间吧。那好像在表演开始之前就发了。冥界也仿照人类世界的类似活动,采取这个制度,不过恶魔们的生活、文化和人类不同,大概很少有握手签名会还得领号码牌的吧。
「这、这样啊……他们说发完罗。」
妈妈对小孩子如此说道,小孩子更加泪眼汪汪,不停哭喊。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人偶,是穿着铠甲的我。瞧他拿得好像很宝贝的样子,看得我有点于心不忍。
「不管啦——————!」
…………
我虽然刚解除铠甲,再度开始倒数。
——没办法。看到小孩子哭成那样,我哪里受得了。
我在走廊的一角发出赭红色的闪光,再次变身禁手。然后走向后门。目前是只有收起面罩的状态。
「怎么了吗?」
听见我的声音,母子和工作人员转过头来。
「是胸部龙!」
小孩立刻破涕为笑。工作人员为我说明。
「啊,兵藤先生。是这样的,这对母子没来得及领签名会的号码牌……」
我姑且确认一下,然后在小孩子面前单膝蹲下询问: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李连克斯。」
「李连克斯,谢谢你来看我。呃——有什么可以写的东西吗?」
我对着工作人员发问。
「有、有是有……」
他拿出麦克笔给我。
「这顶帽子。上面有我的图案的帽子,我在上面签名好吗?」
我指着小孩子——李连克斯的帽子如此问道,李连克斯用力点三下头。
潦草的恶魔文字。每次签名都让我忍不住心想「得再写得更漂亮一点」。因为孩子们都用如此闪闪发亮的眼神直率看着我。
我当然会觉得无论是写字还是战斗,任何事都得做得更好才行。
我在帽子上签名,然后戴回李连克斯头上。李连克斯露出灿烂的笑容,好几次把帽子脱下来又戴回去。
「太感谢你了!」
那名妈妈向我道谢。我把手放在李连克斯头上说道:
「李连克斯,男生不可以哭喔。男生必须要坚强,无论跌倒几次要爬起来保护女生。」
语毕的我站了起来,和工作人员一起离开。
工作人员一脸困惑地向我抱怨:
「兵藤先生,请你尽量别这么做。我们没有办法应忖所有粉丝……要是开了特例……」
……他说得没错。我也觉得自己的行动太过轻率。工作人员也相当努力,很想带给所有人梦想,却也明白这是办不到的事,才会画清界线。
我若是搞出特例,就形同辜负全体工作人员的心意。
这个道理……我懂。尽管如此,要我放着在眼前哭泣的小孩子不管……
不,是我不对。
「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
我真心感到过意不去,如此向工作人员道歉。工作人员也感受到我的心意,没有多说什么,回到他的工作岗位。
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我——
「太帅了,真不愧是我的一诚。」
是社长的声音。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社长就在那里。
社长走到我的身边,伸手轻抚我的脸颊:
「虽然行动有点轻率,但是你守护了那个孩子的梦想。」
「社长……」
社长!社长比任何人都还要懂我!光是这样就已经让我很高兴了。啊啊,她果然是最棒的女人。
正当我因为社长总是温柔看顾着我而感动时,一名曾经见过的女子出现在走廊前方。
「哎呀?贵安,莉雅丝、一诚。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
是名有着亚麻色头发、长相和社长一模一样的女子!
「母、母亲大人!还有米利凯斯!你们来了啊?」
社长好像也没料到她会过来这里,忍不住惊叫出声。
没错,这名长相和社长一模一样的女子,正是社长的母亲!
「莉雅丝姊姊、一诚哥哥,刚才的活动我看得很开心喔!」
娇小的红发少年——米利凯斯大人也跟在她的身边。他看起来还是那么活泼又聪明。他叫我哥哥……真是太惶恐了!
社长的母亲带着微笑说道:
「是啊,因为我想亲自在现场看一次吉蒙里家主办的活动。米利凯斯也说他想看。一诚,现场的气氛十分热烈呢。刚才的表演相当不错。」
喔喔,他们看了刚才的活动啊!我感到很害羞,一方面又很感激。毕竟吉蒙里家是管理「胸部龙」着作权的根本嘛。
「谢、谢谢!」
我如此答谢。我在面对社长的爸爸时也会注意避免失礼,然而在面对社长的妈妈时更有种无法忤逆她的感觉。虽然外表是个美少女。
社长的妈妈喀喀踏响高跟鞋,朝我们走近。
「这部以一诚为题材的特摄节目,将来想必会成为支撑我们吉蒙里家财政的重要产业吧。同时也已经成为冥界的孩子们重要的心灵支柱。身为吉蒙里家的一员,希望你未来也能够为了冥界,为了我们家、我的女儿而奋斗。」
「那是当然的,社长的妈妈!我会以粉身碎骨的精神继续加油!」
「『粉身碎骨』是日本的成语吧。回答得很好。不愧是吉蒙里家的男生。但是——」
社长的妈妈以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同时伸出食指滑过我的下巴。光是这样,她的成熟韵味就让我为之颤抖!
「『社长的妈妈』这个称呼,我不太能接受。你不该称呼我为『社长的妈妈』,而是妈妈,或是母亲大人。」
怎么又是这种要求。社长的家人到底对我有什么期待啊?
「但、但是这样好像有点失礼……」
「一点也不失礼喔?不如说一起出席社交场合时,如果你这样称呼我,反而会让整个吉蒙里家蒙羞。」
社长的妈妈脸色变得严肃。
「莉雅丝,你该不会没有告诉他吧?」
被自己的妈妈一瞪,社长回应:
「非常抱歉,母亲大人。但是——」
「说什么『但是』……既然要接纳他做为你的伴侣,这些事怎能不好好处理呢?还有我之前提过的顺序安排得怎样了?至少有爱西亚和朱乃吧?」
爱西亚?朱乃学姊?怎么回事?
「既然男方有那个心愿,那么管理这方面的事也是你身为宗主的责任。万一还会继续增加的话,更得从现在就开始确实管理。你爸爸年轻的时候也是由我确实掌握。既强大又有吸引力的男性会掳获其他女性的心,乃是世间常理。瑟杰克斯是因为身为魔王才只有葛瑞菲雅一个,但是他并没有成为魔王的打算吧?既然如此那个心愿也不成问题吧。难不成……你到现在还没有达到那个关键吗?真是的,原本还以为你应该遗传到我的强势,没想到在最后关头欠缺临门一脚……一旦有了那层关系,你就可以在他身边的女性当中取得主导权。莉雅丝,难道你就连最后一步都需要我或葛瑞菲雅介入才能有所进展吗?」
社长的妈妈这番话,似乎让社长相当困惑。唉,社长的妈妈也和葛瑞菲雅一样,有如连珠炮般对社长提出小满。看来她们两位对于现在的社长好像真的很不满意。
感觉起来是家庭内部的话题……不过我、我好像也被算进去了……的样子?
唔,嗯——……搞不懂。这是吉蒙里家的某种家训?还是活动?
对于我们在那个遗迹做的事,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我感觉得到,确实是有某种事正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进行。
可以的话,我只希望和社长的幸福生活能够继续下去……
接着社长的妈妈咳了一下清清喉咙,说声「算了,就这样吧。」结束说教模式。啊——这下总算解脱了。没想到我才刚这么想,她严厉的眼神便转到我身上。
「一诚也有不对。首先在称呼吉蒙里家的人这件事上,就应该有所自觉。先不论我,拿莉雅丝来说好了。都过了这么久还叫她『社长』……这明明是最重要的事。」
社长的妈妈指着我的鼻子开口。
「你喜欢莉雅丝吗?」
「喜、喜欢!当然喜欢!我也很尊敬她,她也是我很重视的人!即使要赔上性命,我也会一辈子保护她!」
我老实说出自己的心意。那是当然的!
身边的社长变得满脸通红。咦——我只是说出理所当然的事,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社长的妈妈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很好。我见识到你们美好的主从关系了。既然如此,你可以再向前迈进一步。请你好好思考,在私底下的关系,莉雅丝对你而言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对我而言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
根本不用多说。她是我爱的女人,是我最喜欢的人。
正因为如此——我想保护她。不,不仅如此……
我想和她更进一步——
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那实在太可怕了——
——可以请你去死吗?
我的脑中出现一名女子的身影。我摇摇头加以甩开。
社长的妈妈就此离开。看见米利凯斯大人转过来对我挥手,我也挥手回应。
站在我身旁的社长红着脸轻咳一声:
「好……好了,回去之后还要继续准备校庆喔?」
「是!」
无论如何,都得先解决眼前的事才行。校庆已经迫在眉睫!
——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
隔天,我来到学校的一年级教室前方。这里是小猫和加斯帕他们的班级。
今天菲尼克斯家的千金——蕾维儿转到这个班上。蕾维儿是个比社长还要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这是她第一次就读一般人念的学校。
她能在这所学校好好生活吗?这让我感到非常在意,所以我才会担心到利用下课时间跑过来这里察看……
「……那不是二年级的禽兽学长吗……?」
「……听说光是被他看一眼就会被施以神秘的催眠术,被他为所欲为……」
「所以校园偶像才会全部落入他的魔掌……好可怕……」
……总觉得一年级学妹看着我的眼神很夸张……不,反正也不是第一天了!这种小事别在意!眼睛流出来的不是泪水!只是心灵的汗水!
「哎呀,一诚也来观察情况?」
这是社长的声音。我转过头去,发现社长也来了。
「社、社长也是吗?」
「是啊,总是有点在意。」
于是我和社长一起看向教室里,小猫和(待在不起眼的地方)加斯帕好像在教室角落聊天,蕾维儿则是在……喔喔,有如钻子的直卷发!找到了找到了。喔——她穿起本校的制服还挺好看的。
「菲尼克斯同学,你有课本吗?」
「菲尼克斯这个姓氏好少见喔。好帅喔!」
「没想到继阿加之后还会有外国转学生,这个班级真是太棒了!」
就像这样,一群女同学围着她!也对,她才刚转学过来,同班同学会聚到她的身边发动提问攻势也很正常。而且又是从国外转来的美少女,至少今天会被当成偶像对待吧。
『呵——呵呵呵!有什么问题尽管来吧!本小姐都可以回答你们!』
因为蕾维儿有点高傲,我原本还以为她会做出高姿态的发言——
然而她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显得相当头痛。
瞧她结结巴巴,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视线也很飘移,不知道该看谁才好。
这时她的视线看向我和社长的方向。或许是因为社长的出现,使得一年级学妹当中的社长粉丝开始骚动的缘故吧。
她立刻说声「不好意思。」离开座位,朝我们走来。
蕾维儿拉着我和社长的手,头也不回地把我们拉到别的地方。最后在转过走廊转角之后放开我们……
「怎、怎么了吗,蕾维儿?」
我讶异地如此发问,蕾维儿便露出尴尬的表情,双颊泛红。
「我……我是第一次转学……所、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和大家相处……我、我又是个恶魔,不知道该和人类聊些什么……」
这样啊。恶魔——而且还是上级恶魔家的千金小姐,转学到人类世界的平民所就读的学校,确实是很难想到该聊什么。仔细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现在的她和态度高傲时不同,反应很可爱。
「你并非不想和他们说话吧?」
社长如此问道。
「那……那是当然。我、我好歹也有所成长了!我现在也认为认识非贵族的朋友,从平民的生活当中学习是很重要的事!」
喔喔,真了不起。和哥哥莱萨就是不一样。
说到莱萨,他在输给我之后出了点问题,不过在蕾维儿的拜托之下,我们好不容易让他恢复了。他也因此治好对龙恐惧症,恢复原本的生活。听说不久之后就会回归排名游戏。
其实他也不是什么大坏蛋,和我一样是个大色狼。
不,现在的问题是蕾维儿。嗯——总而言之,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大家聊天、相处,只要可以和大家对话,应该就可以理解与恢复状况了吧……
我想了一会儿,拍了一下手。嗯,只有这样做了。
「你等一下,我叫小猫——」
正当我打算回小猫和蕾维儿的班级时。
「……叫我吗?」
这才发现小猫就在我身边!还有加斯帕也在。他们也跟着我们一起过来。
于是我拜托小猫:
「小猫,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事?」
「你能不能陪蕾维儿聊天……应该说希望你可以在校园生活提供帮助。你们同年级,又是同班同学对吧?拜托你了。」
小猫是校园偶像之一,听说她和班上的同学相处得也很不错。只要透过小猫和大家一起聊天,我想蕾维儿应该更容易和同班同学打成一片吧。
然而小猫好像有点不开心。她皱起眉头,嘴巴也变成三角形。可爱是很可爱,不过这就怪了,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小猫稍微想了一下。
「………………既然学长开口了,也不是不行……」
她如此答覆!不愧是小猫!
「就是这么回事,蕾维儿。小猫会帮你——」
「…………没用烤小鸟公主。」
小猫的念念有词打断我的话。
…………
现场瞬间鸦雀无声。蕾维儿的太阳穴浮出青筋。她以颤抖的声音平静开口!
「你、你刚才,说什么……?」
「……没用。」
小猫立刻回应!现、现在是什么状况!
她们两个撇下搞不清楚状况的我,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你、你、你这个家伙!居然对菲尼克斯家的千金这样说话……!」
「……就是因为你到现在还说这种话,才会在紧要关头表现得那么没用吧?我原本以为你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会来到人类世界……居然还得劳烦一诚学长帮你……真是个不谙世事的烤小鸟公主。」
我听见蕾维儿发出什么东西「噗滋!」断裂的声音!蕾维儿散发令人毛骨悚然的气焰!一头卷发也随之飘动!
小猫也不落人后,以可爱的脸瞪了回去!
「姆姆姆姆姆姆!我、我才不需要劳烦一诚大人帮忙……!这、这个猫又……!」
「……烤小鸟。」
感、感觉是个会在她们两个背后看见猫和火鸟互瞪的场面!
「啊呜呜呜呜呜呜……我、我好害怕~~!」
加斯帕好像也因为两名女孩的震撼力心生恐惧,躲到我的背后!我也很害怕啊!
「等、等一下,你们两个!为什么突然开始互瞪!好好相处!你们可是同班同学!」
我站到两人中间试图制止……不过还是很害怕这场猫鸟大战!
可是不阻止她们又不行。她们都是我重要的学妹。
「好了好了,小猫、蕾维儿,你们都冷静一点。我并不觉得麻烦,有事情尽管找我商量没关系。」
「你到底是哪一边!」
她们两个异口同声发问。这、这样要我怎么回答啊……
「……一诚就是这么温柔。」
社长在我身旁轻声说道……
「啊。」
这时有其他一年级的学妹经过,手上的整叠讲义不小心掉到地上!啊——她一定是心不在焉才会手滑吧。
我原本也打算帮忙捡,但是第一个出手帮忙的人是蕾维儿。
「你还好吗?我记得在同一间教室见过你吧?你叫……我好像还没问过你的名字。」
「谢、谢谢你……你记得我啊,菲尼克斯同学。我叫室田。」
「叫我蕾维儿就可以了,室田同学。」
喔喔,你很善良嘛,蕾维儿!自然而然伸出援手,证明她果然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话说刚转学过来就记住同班同学的长相,应该加了不步分吧,蕾维儿!对方好像也很感动!
小猫和加斯帕也在一旁帮忙捡起讲义。
蕾维儿和小猫的视线对在一起。
「哼!」
我的两名学妹就这样用力转过头……
…………哈哈哈,真是前途多舛。
后来我听说蕾维儿因为帮忙捡讲义,开始和同班同学打成一片。小猫好像也很照顾她。
看来蕾维儿的校园生活有个好的开始。
—○●○—
「那么开始工作吧。」
「好——!」
现在是放学后。社长一声令下,我们也大声回答。
在蕾维儿打过招呼正式入社之后,我们神秘学研究社开始校庆的准备工作。
神秘学研究社要在校庆期间举办的活动……就叫「神秘学之馆」!
我们的企画是利用整栋旧校舍,进行各式各样的活动。有鬼屋、有算命馆、有咖啡厅、有神秘学的研究报告展示,采用大家提出的各种方案。
因为这栋旧校舍完全交给神秘学研究社使用,我们才决定毫不保留,整栋都拿来用。因为还有好几间教室不是没在用就是变成置物间,只要利用那些教室,鬼屋、算命、咖啡厅都做得到。
就是这样,我们正在将旧校舍改装成校庆版。如果使用魔力,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完成,但是社长表示想要让我们尽量自己动手做。我们也非常赞同社长的意见,所以正在进行准备。
这里虽然是吉蒙里眷属的根据地,但也是学校的一部分,我们又是学生,在参与学校活动时还是想以学生的身分亲自动手。
女生主要是负责缝制服装和布置场地。一面制作咖啡厅和鬼屋的服装,一面将空教室改造成专用空间。蕾维儿才刚入社,第一次参与社团活动,对她而言一切都很新鲜,她也在惊讶之余尽力帮忙大家。
身为男生的我和木场负责木工。我们把木材之类的用铁锤钉在一起,或是拿锯子锯开。
虽说女生也是恶魔,力气都比人类还大,要做这些也不是不行,但是既然要以学生的身分准备,我们也希望尽量比照办理,所以才会由我们男生负责挥汗敲敲打打、锯来锯去。
「一诚同学,帮我扶一下。」
「好。」
就像这样,我和木场在旧校舍外面和木材奋战。
阿撒塞勒老师和罗丝薇瑟前去参加放学后的教职员会议。听说校庆当天的细节有些还没决定。主要是关于家长的注意事项部分。
我家的老爸老妈当天都会过来。不过我看他们只是想来看爱西亚吧。
社长的家人在运动会时也来了,不知道这次又是如何。根本不可能同时应付瑟杰克斯陛下和利维坦陛下……这只能交给学生会了。
拿着锯子裁切木材的木场对我说道:
「对了,一诚同学,你知道迪豪瑟·彼列这号人物吗?」
他提出这么一个名字。
我记得这个名字。社长和朱乃学姊提过这个人,社长也研究过他的影片。
「我听过名字。他是排名游戏的王者吧?」
听见我的回答,木场点点头:
「没错,他是正规排名游戏的排行榜第一名。现任王者(champion),迪豪瑟·彼列。他是彼列家的现任宗主,也是彼列家有史以来最强的怪物。君临顶点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真正的游戏霸主——人称皇帝(emperor)彼列。」
——皇帝彼列。
皇帝啊。不是魔王却能得到如此的敬称。木场做着手边的工作说下去:
「一般认为排名前二十名是不同次元,前十名更是堪称英雄的等级。其中排名前五名的甚至号称无可撼动,长期君临恶魔业界,几乎没有变动。尤其是第三名的比迪斯·亚巴顿、第二名的罗伊根·贝尔芬格、第一名的迪豪瑟·彼列,他们拥有的力量足以匹敌现任魔王,是最上级恶魔中的最上级恶魔。听说他们三位只有在发生大规模战争时才会出马。人人都称颂他们是经过游戏的特性砥砺,身经百战之后诞生的结晶。」
历经游戏诞生的结晶——表示他们是非常厉害的恶魔吗——等等!现任魔王级?有这么厉害的恶魔参加游戏啊!
不,好吧,有也不奇怪。像坦尼大叔身为最上级恶魔也一样参加游戏,听说还曾进入高阶排名。他虽然还没退休,不过听说他把培育新生代的龙看得比游威还要重要。
「我没听过亚巴顿和贝尔芬格这两个家系。」
我说出我的疑问。我不记得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姓氏。在我背下来的七十二柱当中,没有这两个。于是木场回答:
「这也难怪。他们属于番外恶魔(extra demon)。番外恶魔的家系特色是不希望和现任政府有任何瓜葛,不过其中还是有些例外。他们为了参加游戏,好像和本家几乎没有往来。」
是喔,还有恶魔带着这种特殊状况参赛啊。即使离家出走也想参加吗?可见排名游戏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战斗、权力、财富、女人、地位,参加游戏获得胜利,就可以满足这些欲望。这对我来说也相当具有吸引力。
——这就是现任政府带给恶魔的梦想、野心。
「可是如果瑟杰克斯陛下或其他魔王陛下参加游戏,排名应该也会有所变动吧。」
「这是不可能的。根据游戏的规则,魔王不能参加。魔王的眷属倒是可以,但是他们几位也没有参加的意思。四大魔王的眷属们有个共通的理念,就是只想以魔王眷属的身分活下去。而且实战和游戏看似雷同,实则不然。虽然游戏是为了弥补恶魔的实战经验不足所设,但是游戏有特殊的游戏规则,在战术、战略的运用上,我觉得都和实战不太一样。所以即使是在实战当中很强的人,游戏成绩却不尽理想,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难得木场说了这么多自己的意见。这证明我和他的交情越来越深了?
不过如果木场所言属实,在游戏当中,现任王者的布局可能比瑟杰克斯陛下还要高明。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但是就游戏来说,现任王者的队伍可能比魔王队更强。
「虽说游戏有一部分是为了因应不再有战事发生所举行的模拟战斗,仍然应该和实战分开来看待就对了。」
木场闻言点了点头。说得也是,我们的实战经验或许很丰富,但是完全不习惯游戏的特殊规则。在对抗西迪之战当中也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参加游戏之后想必会时常碰上那种状况,看来有必要重新认清游戏和实战有所不同的事实。
木场一面拿着铁锤敲打钉子一面说道:
「无论如何,如果社长和你将来想要称霸排名游戏,迪豪瑟·彼列就是不可避免会遇到的一大阻碍。想要在恶魔的世界当中向上爬,就该把现在的前几名都当成必须打倒的对象。不过身为社长的『骑士』,我总有一天也得投身于那个世界。」
社长会在大学毕业之后正式参赛。也就是四、五年后的事。感觉好像很久又没多久。
到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能够爬到多高的地方?有办法和皇帝对战吗……
——不,得先顾好眼前的目标。我甩了甩头,高高举起锯子。
「首当其冲的还是对抗塞拉欧格先生之战啊。」
木场也用力点头。为了那场比赛,我和木场都在进行训练。其他成员也都各自锻链,我们可不能输给巴力眷属!
「他们也掌握了不少关于我们的情报。透过新生代之战的影像,可以得知我们的能力。我们这边的底牌当中他们可能不知道的,大概只有一诚同学的新招式和洁诺薇亚的王之杜兰朵了吧。」
比赛中的记录影像是公开资讯,对方当然会知道我们的能力。
我和木场的禁手,他们应该都摸透了吧。
「他们也会进行最完善的赛前调查吧。」
「那还用说。如果游戏前什么都没调查却说『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无论是身为『国王』还是身为眷属的能力都会受到怀疑。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在调查他们的情报……」
我们也参考巴力眷属和混混恶魔——格喇希亚拉波斯那一战研究他们。
只是他们的水准应该也在对战当时之上吧。他们好像和我们一样,是恶魔当中少有的,习惯不断训练的类型。
至少要当敌人会以比对付那个混混时还要强上许多的力量对付我们。
「但是对方应该会对一诚同学的强化有所防备吧。之前和他过招时,他好像感觉到什么了。他应该会有所警戒。问题在于要在什么时候使出那招吧。以招式的特性来说,在对手没看过那招的状况下进行攻击,效果是最好的。」
没错,教学旅行之前我和塞拉欧格先生在吉蒙里家打了一下,他好像在那场战斗当中感觉到什么。
我在教学旅行觉醒了新的力量,想必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还有我的新能力的内容也是——
「是啊,那招的特色很明显,对手如果是塞拉欧格先生,第二次应该很难彻底生效。」
「赤龙帝的三叉升变(illegal move triaina)」(我习惯简称为三叉升变(triaina)),或许因为是三种棋子的特化型,长处和短处也很显着。
「龙星骑士」(welsh sonic knight)能得到神速,不过由于铠甲会分离,防御力也会大幅下降。在遭受对手攻击前切换型态「龙刚城堡」(welsh dragon rook)的话可以弥补薄弱的防御力,不过体力的消耗也会变大,无法连续使用。
「龙牙主教」(welsh blaster bishop)能发射极为强大的魔力炮击,但是累积能量稍微有点费时,再说打不中的话就没有意义。
「龙刚城堡」拥有压倒性的攻防能力,但是因为铠甲变得厚重而失去速度。
就像这样,三招的威力都相当强大,但是弱点也都很明显。长处受到极度强化,短处也跟着变得更加明显。虽然只要以连续切换就能弥补短处,但是相对的,体力等方面的消耗也会骤升。
「连续切换虽然可以弥补各种升变的弱点,却也相当消耗一诚同学的体力。不过一旦陷入危机还是必须靠连续切换才能活下来,所以这么做比较好……长期战的风险太高了。」
「是啊,这招本身就是用在短期战。应该尽可能保留到最后。」
所以最好是可以一次定输赢。在京都面对曹操能有不错的表现,也是因为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招才会奏效。
而且无论是让敌人看过哪个升格,都很有可能让对方从中掌握其他棋子的新能力。
「啊,既然是骑士的特化型,其他可能也有特化?」对手也会如此猜想吧。不过只要靠着连续切换一口气分出胜负,至少能对当下的对手造成很大的伤害。
最大的瓶颈还是三叉升变版「主教」的蓄力时间吧。
无论如何,我的新招式都必须保留到最后才有意义。只不过在我陷入绝境时,大概也没有时间让我犹豫……
「还是只能靠着连续切换来解决对手……升格的时机和组合必须反覆模拟……」
连续切换在种类的搭配方面也很重要。应该不能先用三叉升变版的「主教」吧。因为必须累积能量,因此满是破绽。从远处发射,然后靠三叉升变版的「骑士」一口气拉近距离,冲到对手面前再用三叉升变版的「城堡」解决对手?
嗯……这样和在京都时一样嘛。我还真是变不出什么花样……
「我会照常陪你进行训练。我也和一诚同学一样,想要尝试构想新招式。」
喔?居然说出这么令人在意的话。
「新招式?真的吗?我有点好奇。你已经有想法了?」
「嗯,有一点。先别说这些,德莱格还好吗?最近好像比较少听到你们斗嘴。」
听到木场的话,我立刻变出手甲,对一直默不作声的德莱格喊话:
「……德莱格,你还是没什么精神吗?」
面对我的问题,德莱格以木场也听得见的声音回答。他的语气听起来还是很没精神。
『……是啊,最近有太多事要思考了……唉……』
赤龙帝大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从京都回来之后,德莱格就一直很消沉。他好像对我接连以夸张的方式增强力量有什么想法吧。
……他一直在哭。周遭的人都对我说,天龙哭泣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抱歉罗,搭档,我就是这么好色……
「喔,两个大男人偷偷摸摸聊些什么。赤龙帝的对象不分男女啊。」
一边开玩笑一边登场的人,是阿撒塞勒老师。
「老师,请别开这种玩笑。对了,关于校庆的教职员会议结束了吗?」
「我假装身体不适溜出来了。真是的,大概是因为有外国学生的关系吧,要决定的注意事项多到不像话,一群人意见不合只合争吵。所以我把事情交给罗丝薇瑟就逃出来了。」
太过分了!老师这个人还是一样,在这些方面既随便又不认真!罗丝薇瑟是那种在开会时很投入的人,交给她倒是没什么问题……
老师对我的手甲开口:
「对了,德莱格,你要我找的心理谘询师有着落了。」
『这样啊,麻烦你了……』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忍不住怪叫!
「等、等、等一下!心理谘询师是怎么回事?」
什么心理谘询师!在我不知道时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师抓抓脸颊说道:
「哎呀,是德莱格透过法夫纳的宝玉私下跟我联络,听说他最近忽然发现自己变得爱哭了。叹气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每次听见『胸部』、『乳』、『奶』这些字词时,心就会痛到仿佛快要裂开一样难受。」
老师的发言让我讶异得说不出话来……竟有此事………
我再次询问德莱格:
「这……!这是真的吗……?」
德莱格重重叹气,接着说道:
『是啊,真抱歉啊,搭档。我的状况一直不算好……虽然要提升你的力量不成问题,但是……唉……』
……德莱格身上好像发生什么超乎我想像的事!主要是精神层面!
「该、该不会是因为我潜入神器,学会新招式导致的……?」
我试着举出可能导致状况不好的原因,但是老师摇头否定。
「不,在我看来,是因为你凭胸部引发奇迹造成的冲击,导致他过度劳心。即使现在只是附在神器上的灵魂,仍然是世界上唯二的天龙之一喔?力量与尊严的结晶却是靠着胸部强化,会得心病也不奇怪。」
——!冲击性的事实使我当场跪倒。
怎、怎么会这样……!我因为胸部而强化使得德莱格的心灵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每次我进行有关胸部的行动时,德莱格都会哭。
没、没想到,这会让他的心积劳成疾……
「晚点再告诉你心理谘询师的联络方式。龙的专门谘询师找起来真的很辛苦。那么我先去旧校舍了。」
老师挥挥手,就此离开。
我在因为搭档的变化而惊愕之余,伸手摸摸手甲。
……对不起,德莱格。你平常总是帮助我,没想到我却害得你如此疲惫……而且原因还是我的色狼力量……
我本来只是想摸索有别于「霸龙」,毫不勉强的强化方式,结果却让德莱格变得如此凄惨……
『不,错不在搭档的强化……你的强化很了不起……只不过我的精神似乎比我原本以为的还要脆弱,如此而已……真对不起……』
别这么说!你只不过是比原本自认的还要经不起冲击……!照顾龙的精神卫生原本也是我该负责的领域……
「你道什么歉啊!错的人是我!我一直只想着自己的事,完全没有考虑到你!只在自己有需要时找你帮忙,要是在这种时候完全派不上用场,还算什么搭档!」
『……搭档……』
德莱格的声音带着哭腔,好像很感动。
我抱着自己的左手说道:
「我会好好珍惜你!未来我大概还是会胸部胸部,但是我会更加珍惜你的!」
『好,未来我的心大概还是会一样疲惫,还是一起走到最后吧……』
呜哇————————!德莱格——————!对不起——————!
在我们演出如此赚人热泪的场面时,木场却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苦笑。
——这时。
「一诚,你还在做木工啊。」
社长现身了。
「怎么了吗?这边的工作还要一点时间……不好意思,我们刚才在闲聊。」
我老实地如此道歉,但是社长挥挥手表示「不是这样的」。她不是来监督我们的?
正当我满心疑惑时,社长说道:
「塞拉欧格的执事好像有事想要私下拜托我和一诚。」
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
—○●○—
到了隔天。
我和社长两个人来到冥界的西迪领。豪华礼车在充满大自然风光的林荫道路奔驰。我和社长坐在礼车的后座。我的手里拿着一束花。社长说这是要带去的东西,交给我拿着。
「这次的事是透过母亲大人联络的。」
社长在车上开口。
听说是塞拉欧格先生的执事表示有件事务必要请我们帮忙,于是联络吉蒙里家,而社长的妈妈答应了这件事。
社长的妈妈是巴力家出身的。一定是因为这层关系,才会答应那名执事的请求吧。
「姑且不论为了什么找我们过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踏进西迪领,这里的生态资源相当丰富呢。」
「是啊,西迪领在众多上级恶魔的领土当中也是自然保护区特别多的一个。这里有许多景观美丽的地方。改天找大家一起来好了。」
是喔,这里是个充满大自然恩惠的领土啊。的确,前方绵延的群山长满各种颜色的树木,只能用美不胜收来形容。
在我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同时,社长继续说道:
「同时,这里也是医疗机构特别充实的领土之一。」
「医疗吗?」
「没错,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也是冥界最知名的医院之一。」
「医、医院啊……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医院吗?」
又是个出乎预料的答案。医院……?和塞拉欧格先生的——社长的亲人有关吗?是、是不是谁住院了……?总不会是塞拉欧格先生本人住院了吧?游戏即将到来,他因为过度训练而搞坏身体之类的……?
这个不太方便追问的话题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礼车开到一个宽广的地方。
这里是一大片经过人工整理的土地。土地上零落散布一些建筑物,视野的前方还有一栋大型建筑。那就是医院吗?
礼车又往前开了十几分钟,最后停在巨大建筑物的接送用出入口,我们在此下车。
「恭迎两位大驾。」
迎接我们的是一名执事打扮的中年男子。他鞠躬的动作一丝不苟,全身上下散发一种任何事情都能办妥的气息。
「你好,麻烦你带路。」
社长简单表示,中年男子便说声「在这边,请跟我来。」往前走。我和社长也跟着他。
我们在广大的医院里移动,然后走进电梯。在电梯里,社长轻声开口:
「一诚,你知道我的母亲来自巴力家吧?」
「知、知道。所以塞拉欧格先生是社长的表亲吧?」
「是啊,没错。我的母亲是塞拉欧格的父亲大人——巴力家现任宗主的姊姊。不过是同父异母。塞拉欧格的父亲大人是正室之子,我的母亲是第二夫人之女。」
同父异母的姊姊啊。这样啊,巴力家的现任宗主和社长的妈妈是姊弟。但是两位的母亲一个是正室,一个是第二夫人,感觉关系有点复杂……
「然后舅母大人——塞拉欧格的母亲来自原本的七十二柱,上级恶魔之一的瓦布拉家。瓦布拉是掌管狮子的伟大名家。」
「瓦布拉……狮子…………」
狮子啊。这样的血统真有塞拉欧格先生的风格。
说着说着,电梯已经停在上方的楼层。走出电梯之后,可以看出这层楼都是病房。我们又走了几分钟。在执事的带领之下,我们来到某间病房前面。
「就是这里,莉雅丝小姐。」
社长和执事走进病房。我也跟着他们一起进去——看见一位美丽的女子睡在单人房的床上。
「……贵安,舅母大人。」
社长以充满哀伤的眼神看着沉睡的女子。
舅母大人?根据社长刚才的说法,这位就是——
执事一边接过我递出的花束一边说道:
「……这位是密苏拉·巴力夫人。塞拉欧格少爷的母亲。」
——她果然就是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
她戴着呼吸器睡在床上……我从来没见过床边的机器,大概是生命维持装置吧?那和人类世界的装置,在形状等方面都不太一样,所以详情我也不知道。
既然她待在医院,就表示有哪里不舒服。
我看向执事——他拿着花束,涌上心头的情绪化作眼泪流下:
「……今天会请两位过来这里,不是为了其他事。莉雅丝小姐、赤龙帝大人,还请两位帮忙,让夫人……让密苏拉大人清醒好吗……?」
执事突然对着我落泪,让我倍感困惑。这时社长在一旁开口:
「为了让一诚了解状况,我稍微说明一下好了。」
那是一对母子动荡的命运。
塞拉欧格先牛,是由身为巴力家宗主的父亲,以及出身掌管狮子的名家瓦布拉的母亲所生。
出声当时,周遭的人都因为继任宗主的诞生而非常高兴。
然而才刚出生,塞拉欧格先生就面对一个痛苦的事实。
——他几乎没有魔力,更不具备巴力家的特色,也就是「消灭」之力。
历代宗主在魔力方面的天资都很优异,具备「消灭」之力更被视为理所当然。但是塞拉欧格先生天生就没肓这两样特质。
因为过于失擎,塞拉欧格先生的父亲将愤怒发泄在妻子身上。
『你把我们一族拥有的毁灭之力扔到哪里去了,居然生出这种瑕疵品?』
——瑕疵品。
只是因为生来不具备魔力和毁灭的力量,塞拉欧格先生就遭到父亲遗弃。同样的,生下这种小孩的母亲也遭到轻蔑。
——说她生下瑕疵品,有辱巴力家的门面。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凄惨。当时的巴力家,除了我和其他来自瓦布拉家的随从以外,几乎所有人都轻蔑、歧视塞拉欧格少爷和密苏拉夫人。」
眼中微微泛泪的社长也开口:
「当时这件事也传到吉蒙里家,母亲原本打算收留舅母大人和塞拉欧格,但是对方坚持拒绝。」
——既非正室之女又是已经出嫁的人,少管巴力本家的事。
吉蒙里家有继承强烈的毁灭之力,在冥界大肆活跃的瑟杰克斯陛下,让巴力家感到非常不是滋味。
这也不能怪他们。本家的小孩并未继承家族特色,反而是嫁出去的女儿生的小孩遗传这个资质,对巴力家来说是极度的讽刺。
「受封大王的巴力家,如果不算非世袭制的现任魔王,以家世而论是上级恶魔之首。其他世家也很难插手管巴力家的事。而且巴力家的人最重视的就是自尊,非常在意周围的眼光。所以舅母大人和塞拉欧格在那个家里只是累赘。」
之后瓦布拉家提出要求,想接塞拉欧格的妈妈和塞拉欧格先生回家,然而巴力家的回应相当残酷。
「唯有塞拉欧格少爷不能交给别人,宗主老爷是这么说的。老爷表示,不能让家丑流出家门。密苏拉夫人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失去密苏拉大人的保护,幼小的塞拉欧格少爷势必遭到软禁,独自活在轻视之中。」
执事继续说道:
「密苏拉夫人拒绝故乡的帮助,只带着塞拉欧格少爷以及我们这些随从,移居巴力领的边境。」
如果是巴力领边境,巴力家也能就近监视,最重要的是不让外人见到塞拉欧格先生。
于是巴力家答应让他们母子移居到巴力领深处。
在几乎得不到本家援助的状况下,塞拉欧格先生和妈妈任到偏僻乡下。
「对于出身上流阶级的密苏拉夫人而言,没有任何帮助的乡下生活,想必相当辛苦吧。尽管如此,夫人养育塞拉欧格少爷的表现还是相当出色。夫人在教育塞拉欧格少爷时非常严厉,该温柔的时候也很温柔。」
几乎没有魔力的恶魔,走到哪里都不会得到什么好待遇。
移居乡下的塞拉欧格先生成了歧视的对象。由于他的魔力比同辈的下级、中级恶魔的小孩还差,因此受到他们的霸凌。
「尽管如此,密苏拉夫人还是坚定地教诲哭着回家的塞拉欧格少爷。」
——即使没有魔力,你还有健壮的身体。知道自己的不足,就用别的东西弥补不足的部分!腕力也好、智力也好、速度也好,试着去弥补!无论任何人说什么,你都是巴力家的孩子。即使没有魔力、即使没有毁灭之力——
「——只要不放弃,总有一天会赢。这是塞拉欧格之前说过的话。他说这是母亲告诉他的重要道理。」
社长如此说道。
……只要不放弃,总有一天会赢啊。
这也是我一直铭记在心的一句话。
执事继续说道:
「夫人私底下一次又一次不断道歉。说她对不起少爷,没有生给少爷毁灭之力。密苏拉夫人在塞拉欧格少爷睡着之后,不知道有多少次待在少爷身旁哭泣……塞拉欧格少爷大概也知道这件事吧。有一天少爷突然就不哭了,然后也开始正面挑战所有事。」
对于瞧不起自己的人,自己的不足之处,塞拉欧格先生都正面挑战,就算倒下再多次也爬起来继续挑战。
同时塞拉欧格先生也找到他的梦想。
——他想建立一个无论任何出身的恶魔,都可以凭藉实力实现梦想的冥界。
恶魔业界虽然是实力主义,不过事实上,上流阶级和其他人的世界却是截然不同。即使力量再强大,能够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下级恶魔依然是少数。
关于这个部分,苍那会长也提出同样的想法。
我……已经算是得天独厚了。阶级虽然是下级恶魔,不过我是吉蒙里眷属,社长又是个非常温柔的主人。
尽管如此,家世渊源的上级恶魔依然对下级、中级恶魔有众多歧视。
巴力家是冥界的第一世家,塞拉欧格先生在那个家族受到的歧视肯定超乎我的想像。
到了塞拉欧格先生能和中级恶魔打得不相上下,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的身体出了问题。
「……这是恶魔特有的疾病之一。鸡然病例不多,不过只要染上这种病就会陷入沉睡,再也醒不过来。于是身体逐渐衰弱,最后死去。所以才必须像这样,在医疗机构以人工的方式延续生命。」
社长落寞地眯着眼睛开口。
……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染上怪病是吗?
他们摸索各种方法,还是找不到治疗法。尽管如此,塞拉欧格先生还是不断勇往直前。
「之后塞拉欧格少爷锻链出一身强健的体魄,回到巴力家,以实力比下老爷和继室夫人所生的弟弟,夺得继任宗主之位。」
……他的弟弟一定拥有毁灭之力吧。打倒自己的弟弟,得到现在的地位。塞拉欧格先生的身世比我所想的还要复杂许多……
啊,既然如此我有一个问题。
「塞拉欧格先生打倒弟弟回到巴力家了吧?既然如此,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的医疗环境比巴力领的医院更好吗?」
我如此问道。
「这也是原因之一……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巴力领可能有人会对舅母大人不利。」
这是社长的回答……对她不利?为、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危险的事!
「以继任宗主之位被抢走的塞拉欧格的弟弟为首,巴力家周边有许多人无法接受不具备毁灭之力却成为继任宗主的塞拉欧格。对他们来说,卧病在床的舅母大人是最好的目标。所以塞拉欧格才会透过苍那的关系,将舅母大人送到西迪领。」
原、原来如此……他们还在持续争夺继任宗主的权力罗。大王家真可怕……难道是吉蒙里家太和平吗?因为社长家太过和乐,害我觉得这种恶魔社会的内幕有点可怕。
执事一边拿出手帕擦眼泪一边说道:
「我请两位过来不为别的目的,能不能请两位帮忙治疗密苏拉夫人的病呢?据说赤龙帝大人拥有某种招式,能够听见女性心中的声音。我还听说那是某种不同于魔力、名为乳力的力量呼唤而来的奇迹。还请您务必对陷入沉睡的密苏拉夫人使用,试试看能否听见夫人的声音。我们已经取得主治医生的同意。医生表示只要不是有害的魔力就没关系……」
什么乳力啊!阿撒塞勒老师擅自命名的名称已经流传出去了吗!
即、即使他这么说……
也、也就是说要我在这里使用讧诞翻译?而且对象是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对方可是病人耶!真的可以吗?我的招式原本是情色招式喔!
不、不过我的乳语翻译的确是展开神奇的空间,让女性的胸部毫不保留地吐露心声的招式。
以某种层面来说或许有害……但是至少不是会对目标的生命活动造成影响的招式。只是这名执事的请求也太大胆了。
话、话说回来,在京都时我也在初代孙悟空的协助之下,成功透过心灵对目标喊话。
他是要我以那种方式,应用在因病沉睡不起的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身上吗!
……我的招式还可以拿来治病吗……
原本很严肃的话题急转直下,变得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话说我最近一直觉得大家太认真看待我的招式了!就连治病都找上我了,
社长红着脸开口:
「虽……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既然医生已经同意,凡事总得试了才知道。一诚的招式已经创造好几次奇迹,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功效。你就对舅母大人施展你的招式看看吧,一诚。」
连、连社长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理由拒绝。
况且执事也深深鞠躬,说声「还请您多多帮忙!」拜托我……
好、好吧!我决定了!那就试试看吧!
「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能有多大功用,还是试试看吧!」
我立刻变出手甲,在发动乳语翻译之前先累积神器之力。
『Boost!』
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我停止神器的倍化,准备发动招式!
「乳语翻译!」
神秘的魔力空间以我为中心逐渐扩展!在发动的同时,我对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开口:
「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请以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回答!你、你好吗——!」
我试着以莫名其妙的方式发问——
『…………』
然而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的胸部什么也没说。
……果然没用吗?还是出招失败了?嗯、嗯——
不,既然如此,我就试尽所有手段好了!
「这次穿上铠甲再试一次!」
经过京都那一战,我的禁手化的倒数变得更短,迅速穿上铠甲。在医院里变身禁手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这也是为了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还请见谅!
在社长和执事的守护之下,我将赤龙帝之力送进脑中,提升魔力!
『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
罩址次一定要成功!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的胸部!请对我说话吧!
赤龙帝的赭红色气焰包围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
我提升力量,又问了一次——
『…………』
然而塞拉欧格先生的妈妈的胸部还是不发一语。招式本身施展得很成功。看来因病失去意识的人,胸部也不会说话吧……
「……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传来第三者的声音。
我和社长一转头,便看见一头黑色短发、紫色眼睛、体格健壮的男子——等等,那是塞拉欧格先生!
「这样啊,真是不好意思。」
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后,塞拉欧格先生露出微笑向我和社长道谢。
由于在病房说话不太方便,我们移动到休息区。我也变回原本的状态。总不能在医院里穿着铠甲吧。
话说对病人使用胸部招式还被感谢……感觉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抱歉,我把你的事告诉一诚了。明明不久之后就要进行游戏……而且今天也没有派上用场。」
社长如此道歉,好像很过意不去。她一定是觉得那让我有了不必要的想法吧。
游戏近在眼前,我却知道塞拉欧格先生的过去,会不会害我在游戏当中绑手绑脚?——她大概是担心这个吧。
「没关系的。你们愿意过来,我就很感激了。家母应该也很高兴吧。而且争夺继任宗主之位的权力斗争,在七十二柱世家当中并不少见。只是这次刚好发生在现代的大王家。」
塞拉欧格先生把自己的过去说得好像没什么了不起。
……他的过去是很壮烈,但是能对此一笑置之的本人更让我觉得厉害。
即使我再怎么笨也能想像,他所经历的一切并非用那么一句话就可以随便带过。
「西迪家和吉蒙里家都对我多方关照。对此我感激不尽。」
「别这么说,这只不过是小事。」
表亲之间平淡无奇的对话。
然而能够进行这种平淡无奇的对话,也是因为塞拉欧格先生获得继任宗主之位吧。我忍不住如此心想。
然而塞拉欧格先生的表情一变,变得认真起来。
「但是游戏就另当别论。下次的排名游戏,我的队伍会获胜。你们要放下多余的情绪。我想要的不是同情或放水,而是拿出真本事的吉蒙里眷属。」
真亏他可以说得如此无所畏惧………
塞拉欧格先生看着自己的拳头说道:
「我拥有的只有这个身体,所以只要落败就会失去一切。累积至今的成就也会完全瓦解。我没有继承家传的『消灭』魔力,对我来说,唯一的生路就只有一直赢下去。所以我必须靠这双拳头获得胜利。」
接着他以充满战意的眼神看着我和社长:
「虽然称不上帅气,不过这就是笨拙的我对抗你们的方法。」
我咽下一口口水,直截了当地对塞拉欧格先生说道:
「我不会放水的。无论塞拉欧格先生过去有什么经历,和游戏都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打从一开始就不认为放水或是同情之后可以赢过你。我会拿出全力打倒你!」
这是我最真切的想法。
塞拉欧格先生闯荡至今的人生有多么艰辛,都和比赛无关。
参加比赛的吉蒙里成员也有痛苦的过去。对方阵营的成员想必各有奋斗的理由,重要的是为了实现将来的目标、目的、梦想而向前迈进。
「我的梦想是成为上级恶魔!我想成为最强的『士兵』!我觉得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打倒你才行。不,一定是这样吧。所以我要为了我的野心和塞拉欧格先生一战!」
听到我这么说,塞拉欧格先生满意地笑了:
「这样就对了。没错,这样就够了。还有你在京都果然有什么收获吧?我在你的眼中看见自信与强悍。」
……糟糕。每次见到这个人,我的心情就会自然而然为之激动,因而有多余的举动…要是在游戏之前,被他探出我的底细就糟糕了。
或许是因为他是少数认同我的男人,我的气焰才会为了回应他而在无意识里高涨吧。
「莉雅丝、兵藤一诚,我也是为了梦想、为了野心面对这场游戏。」
「是啊,我不会输给你的。」
听到塞拉欧格先生的发言,社长也大胆地如此回答。
之后我和社长向塞拉欧格先生和执事告别,踏上了归途。难得应邀跑了一趟却没有帮上忙,真有点过意不去……不、不过要是我的胸部招式有用,也不需要医生了。
坐在回程的礼车上,我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森林思考。
……不可以输。因为,我……在游戏中从来没有留到最后。
对抗菲尼克斯之战输得那么狼狈,在对抗西迪之战也输给匙。在平常的战斗确实打嬴过几次没错……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自己很窝囊。
我的目标是成为最强的「士兵」,梦想是成为上级恶魔。然后我一定要将胜利带给社长!这正是我该做的事。
塞拉欧格先生就由我来——
「……你露出男人的表情了。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我也……」
社长突然在我身边喃喃自语。
「咦……?什么?」
我为了确认而反问,不过社长只是轻笑。
她看起来好像有些落寞,是我多心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