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八卷 恶魔的工作
  5. Life.6 300(three hundred)一诚
  6. 繁体版

Life.6 300(three hundred)一诚
2017-06-23 12:26:04

		

我现在身在神秘的圆筒型太空舱装置之中!
「哈哈哈,你来得真是时候,一诚。」
这个露出爽朗笑容启动实验装置的人,是阿撒塞勒老师!
我端茶走进老师的实验室,结果他说声「喔喔,刚好。」就把我推进里面!莫名其妙!
咚咚!
我在里面敲打,但是太空舱文风不动!
「你想干什么啊,老师!」
「没什么,只是稍微想试点东西,却苦于没有实验材料。这时你正好端茶过来给我,所以忍不住……」
「什么『忍不住』啊!你忍不住就会把学生丢进不明实验机器里面吗!」
「实验总是伴随牺牲。」
「咦!我已经注定要牺牲了吗!不要,放我出去!不要啊————————!」
叽——————
我开口求救,但是装置顺利运转!隔壁还有一个同样的太空舱!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一个人被关在太空舱里吗!
「话说这是什么实验啊!」
我的疑问让老师转过头来,正打算开口时——
铮!轰——————!
光芒瞬间闪烁,发生了爆炸。
「咳!咳!」
……呜呜,好浓的烟。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离开那个装置。
仔细一看,原本关着我的太空舱已经坏了。是因为实验失败而爆炸吗?
在爆炸的影响之下,房间变得一团乱。各种东西散落一地,有些还坏了。
我环视室内,找不到老师。是因为实验失败,所以腻了跑到别的地方吧。
真想跟他抱怨一下。看到学生就抓来实验,算什么老师!不愧是堕天使的头目。想法真是太邪恶了。
「阿撒塞勒老师真是的,实验做完就丢着不管是吧。」
我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离开老师的研究室。
这里是驹王学园的旧校舍。
在我前往社办的途中——
「呀啊!」
是女生的叫声!这是爱西亚的声音!
我前往尖叫传来的地方,看见爱西亚——的裸体!
噗!
鼻血猛然喷出。嗯嗯!和我们刚见面时相比,你果然在各方面都成长许多了,爱西亚!哥哥好感动!
「太、太过分了,一诚先生。怎么突然把我的衣服粉碎了……」
爱西亚眼角带着泪水向我抗议。
咦……?爱西亚说出我完全没有印象的事。我的确是有招只能对女生使用的洋服崩坏,可以让触碰对象的衣物爆开没错。
但是我不可能对爱西亚用那招,更不记得自己刚才有用过。
「混帐,慢着,一诚!」
这次是洁诺薇亚的声音,她好像在追赶什么人。
正当我在观察发生什么事时——就看见我从走廊转角走过来!等等,为什么我会出现在我面前!
那个长像和我一模一样的家伙一脸好色,流着鼻血从我和爱西亚身边经过之后,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洁诺薇亚也在他之后现身——等等,洁诺薇亚也是裸体!
而且手上还握着自己的兵器。
她左右张望,看见我之后便摇晃胸部一口气朝我逼近——而且手上依然握着圣剑!
恶魔被圣剑砍中的话会死!
「——把找扒光却什么也不做是什么意思!」
你是为了这种理由生气吗!还是一样让人捉摸不着的洁诺薇亚向我袭来!
「到此为止,你们两个。」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洁诺薇亚停手,圣剑也在我身前停住。
我转过头去,看见朱乃学姊站在那里,还有阿撒塞勒老师——而且拖着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家伙?
—○●○—
「学校里到处都是一诚。」
神秘学研究社紧急会议。社长扶着额头一面叹气一面开口。
所有社员都站在窗边,拿着望远镜观察新校舍等处的状况。
——好、好多我!
周围到处都是我,追着放学后留在学校的女同学,对她们施展洋服崩坏!害我忍不住一直透过望远镜偷看女生的裸体!
「大量的一诚到处把学校的女学生变成裸体。」
社长待在我的身旁,一脸伤脑筋的样子。
小猫用力一捏,手上的望远镜应声碎裂,身上散发震撼力!
「……我在前来这里的路上也碰到了。虽然搞不清楚状况,还是先把他揍飞了。」
噫——————!好可怕!小猫大人生气了!可是我不记得做过那种事啊!话说出现那么多我是怎么回事!
「刚才提到的这个,该怎么处置?」
朱乃学姊望向社办的角落。
视线的前方是个笼子,里面关着山寨版的我!
「这个一诚就是害得爱西亚和洁诺薇亚裸体的那个。」
朱乃学姊正打算触摸笼子里的山寨版——
「让我看胸部!胸部!」
那个家伙一边吵闹,一边带着好色的表情打算袭击朱乃学姊!
喔喔,真是太凶暴了!
「你们可要小心一点。尤其是女生。看来一诚的分身性欲比本尊还要强烈。」
阿撒塞勒老师如此说道。
「所、所以,脱光我们的衣服的是这个一诚先生?」
「原来如此,他的表情着起来好像比平常的一诚更下流一点。」
换上新制服的爱西亚和洁诺薇亚兴致勃勃地看着我的分身。她们知道不是我做的就好,能够解开误会我也很开心。我把爱西亚当成妹妹一样疼爱,洁诺薇亚的尺度又那么难懂,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对她们两个使用洋服崩坏。
好、好吧,我曾经失手粉碎过爱西亚的衣服没错。
「喂,阿撒塞勒。你到底想做什么实验?」
社长如此询问阿撒塞勒老师。
「哎呀——我做了Doppelganger的实验,结果器材失控,导致实验体一诚暴增。不过我立刻制造笼罩学园的结界,所以一诚的Doppelganger应该没有逃到外面才对。损害已经控制在最小了。」
坐在沙发上的阿撒塞勒老师如此表示!
「咦——!原来那是这种实验!话说Doppelganger是什么?」
朱乃学姊回答我的疑问:
「所谓的Doppelganger,意思是『灵魂的复制』,是一种目睹自己的分身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现象。」
所以说那个家伙是我的分身?那个实验复制出好几个我?
「哈哈哈,一诚进来我房间的时机那么刚好,害我忍不住……原本可以分身出一个就够了,但是我不小心操作失误。结果就是大量制造只有性欲方面强化的一诚分身。哈哈哈哈!真伤脑筋!」
老师豪迈地笑了!这、这个人一点也没有反省的意思!
「这可是你『忍不住』做出的行为导致的现象耶!」
「所以你说一诚的分身暴增,是多出了几个?」
社长伸手扶着额头,叹气询问老师。
「大概三百个吧。」
「三百个!」
老师这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当然!冒出三百个我当然会吓到!
「竟有此事……阿撒塞勒老师!你知不知道自己闯了什么祸!你打算让这所学园陷入黑暗之中吗?一诚同学可不是普通的变态啊!」
木场难得如此暴怒。嗯,我觉得他刚才说的话严重冒犯到我。
「……大色狼大量增生,简直是恶梦。」
小猫也气得浑身颤抖!我感觉到她对我发出杀意!咦!是我的错吗?
「噫——————!居然有三百个一诚学长,我、我、我、我也会被脱光————!」
加斯帕也在纸箱里尖叫!你别闹了!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把男人脱光!
「虽然我也很想要一个,但是我可不要只有好色的一诚。果然还是本尊最好。」
朱乃学姊搂着我如此说道!我感觉到巨乳抵在我身上的触感——
不愧是朱乃学姊!果然很懂!
「是啊。总之我们得设法解决。」
社长一边拧我的脸颊一边开口。好痛喔,大姊姊……
木场拿着手机不知道和谁联络之后,对我们说道:
「学校里四处传出灾情。还留在学校的女同学多半惨遭洋服崩坏袭击,身上的衣物都爆开了。学生会的西迪眷属也已经开始处理一诚同学,但是学生会成员大多是女性,似乎陷入苦战。」
学生会的人也和我们一样是恶魔。木场刚才就是联络他们啊。只是这样不是给他们添了很多麻烦吗!苍那会长、匙,对不起!
嗡。
阿撒塞勒老师在眼前凭空展开小型魔法阵,像是在操纵触挂面板一般用手指操作起来。
然后——
铮!
瞬间闪过耀眼的光芒,感觉好像包围整个学校!
光芒止息之后,老师说声:
「总之为了避免事态继续扩大,我让待在学校的所有学生强制沉睡了。并且为了不让一诚接近,我也用小规模的结界笼罩女学生。这样一诚就无法对沉睡中的女学生乱来。」
真的假的。太厉害了,刚才那个瞬间就能做到这些。堕天使的总督大人真是法力无边。
「不愧是老师。」
全体女性社员对老师投以掌声和赞誉……这是怎么回事,心情好复杂。明明不是在说我,却好像是在骂我!
老师用力站了起来,对所有人说道:
「剩下的工作就是歼灭一诚。只要对他们造成伤害,他们就会烟消云散。」
我明白他不是在说我,但是听到「歼灭」两个字感觉好像被当成害虫……
「反正三百个一诚和害虫没什么两样。必须驱除才行。」
「不要说出我心申的想法好吗!太过分了,老师!」
追根究底还不是因为你——!
「一诚只要一个就够了。」
「是的,社长。太多也会造成危害。把他们全部消灭吧。」
社长和木场也斗志十足!
「……简直是女性公敌。糟糕透顶的现象。必须打倒他们才行。」
呼!
小猫猛力出拳,振作气势!平常面无表情的怪力少女充满干劲!
大家好像已经不在意老师干的好事,心思全部放在消灭我的分身这件事上。
你们真的太过分了!最大的受害者是我!我都快哭出来了!
「好,你们听着,我已经想好作战计划了。别小看堕天使的科学实力喔。」
「是!」
就是这样,大家开始拟定作战计划,准备打倒我的分身。
—○●○—
我们利用刚才抓到的分身,提出作战方案。
分身是这么说的。
「只、只要看见胸部,我的心情就会安稳下来……给、给我胸部~~」
以前老爸给我看的僵尸电影里的僵尸,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这也太夸张了。他们该不会一直处于胸部缺乏症发作的状态吧。
于是作战计划决定好了。
作战计划1  垂钓
老师不知道从哪里播放节奏轻快的音乐,同时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
「首先要准备钓竿。然后把色情书刊绑上去当成钓饵就完成了。」
阿撒塞勒老师将绑有色情书刊的钓竿发给各个社员。
好像是要社员们拿着钓竿垂钓,等待我的分身上钩的样子。
还有攻击人员在下面待命,负责击破上钩的分身。原则上我也是负责攻击的人……
不、不过这么简单的作战计划行得通吗?我相当怀疑。还有这就是堕天使的科学实力吗?这种劳作别说小学生,连幼稚园小朋友也做得来吧!
「就算我再怎么好色,也没有严重到会扑向这种怎么看都很危险的东西——」
「是色情书刊!」
「色情书刊!」
「我要看!」
「是我的!」
有好多分身聚集到社员垂下来的色情书刊那边!看见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我吓到眼珠快掉出来了!咦咦咦咦咦咦咦咦!这样也可以吗.我的分身——————!
「老、老师!才刚放下去就上钩了!」
在上面垂钓的木场似乎也因为立即可见的成果而感到惊讶。
咚!叩!
小猫将上钩的分身一一击破,分身逐渐消失。
「……收获丰硕到令人害怕。」
说着也是!我也吓到了,小猫!
「可是还有一些一诚学长躲在暗处观察情况!」
加斯帕指着躲在暗处的分身开口。有些我的警戒心比较强吧。
「那就用特定属性的色情书刊对付他们。肯定会扑过来。」
老师帮加斯帕的钓竿换了钓饵。不,怎么可能因此……但是我的想法再次落空——
「真、真的耶!好厉害!」
爱西亚以罕见的色情书刊钓到警戒心比较强的分身了!
爱西亚尽管惊讶,却又显得有点开心!爱西亚很享受色情书刊垂钓吗!
「……消灭变态。」
咚!叩!
可爱的学妹毫不留情地击倒我的分身!
「……这里也有!」
呼!
怪力少女的拳头甚至飞到我这边!她分不出我和分身的区别吗!
叩!
「咳!」……我的腹部中了一拳!好精准的心窝攻击!
「……小、小猫……我是,本尊……」
「我不会上当的。本尊的长相更猥亵。」
你在说什么!我平常在你的眼中是什么德性!
「小猫,那个一诚好像是本尊喔。中了一拳也没有消失。」
听到同样负责攻击的洁诺薇亚提醒,小猫才发现这个事实。
……呜呜,我今天的运势肯定很差。
垂钓作战十分有效,消灭了大约一半的分身……
但是我的心情依然很复杂。
作战计划2  色诱
我们又想了第二个作战计划。因为分身开始不上钩了。
「色情书刊钓法不管用了。看来就算是一诚也会学到教训。」
嗯,阿撒塞勒老师说的话都很过分。
老师叫了朱乃学姊一声:
「朱乃。」
听见老师叫她,平常一脸笑咪咪的朱乃学姊挑起眉毛,显得有点不开心。因为朱乃学姊好像不太喜欢阿撒塞勒老师。
「什么事?」
「我有个主意,但是需要你的协助。」
「……要执行你的计划我实在不太高兴,不过姑且听听看好了。」
老师对着朱乃学姊耳语。朱乃学姊闻言露出复杂的表情:
「……的、的确,这个方法或许有用。」
「我本来是想找莉雅丝,不过她还是留下来当最后的手段比较好。先从你开始吧。」
「……我、我知道了。」
朱乃学姊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老师的意见。怎么了?老师说了什么?
朱乃学姊以恶魔的力量——魔力,在房间角落变出类似简易试穿间的东西,钻进里面。
她要换衣服吗?我满心疑问地等了一会儿——从试穿问里走出来的是兔女郎打扮的朱乃学姊————————!
紧紧包覆美腿的网袜!强调胸口,角度相当危险的兔女郎装!再加上兔耳便达到完美无缺的境地!朱乃学姊的体型原本就很性感,再打扮成兔女郎,破坏力更是远远超乎想像!
「你看吧。本尊的反应都已经这么强烈,这招肯定效果绝佳吧?」
见我看着兔女郎朱乃学姊出神,老师笑着开口。看见兔女郎打扮的朱乃学姊根本就不可能保持冷静吧!
朱乃学姊走出旧校舍,立刻大声喊道:
「一诚——!有胸部喔——!」
经过一段短暂的沉兽——
「胸部!」
使用色情书刊钓法的时候也没出现的分身们大举现身!你们刚才都躲到哪去啦!
「给我胸部!」
「是我的!那是我的胸部!」
「胸部————!」
他们各个露出好色的表情,但是也十分认真!你们到底对胸部有多么饥渴!好吧,我也是一直都很饥渴没错!
就在分身扑向朱乃学姊的瞬间——
铮!隆——————————!
闪电瞬间一亮,雷光便笼罩那些分身。喔喔!是朱乃学姊擅长的雷电攻击!分身就这么一举消失!
这招相当有效。他们即使知道会消失也毫不犹豫,眼中只有朱乃学姊的胸部,不断扑过去,然后不断被葬送。
这个有如「飞蛾扑火」的景象,让身为本尊的我也丢脸到流下泪水。
……你们在干什么啊……
朱乃学姊兔女郎作战计划呈现单纯作业的状态。我从中感觉到无常,心情变得空虚。啊啊,我的分身们啊。你们幸福吗?朝着朱乃学姊的胸部冲锋陷阵,赌上瞬间的希望扑过去。然后无情地遭到葬送而消失。
「哎呀哎呀。如果是一诚的本尊,这种情况其实挺令人高兴的……也可以用兔女郎的装扮服侍一诚。抱歉罗,一诚的分身们。」
朱乃学姊诱人的话语让我心生感动,差点想要扑过去,但还是制止自己。
老师来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同时不住用力点头。他的表情充满哀感。但是手上却拿着摄影机:
「晚一点可以把我录下来的这段影像传给同僚吗?这实在太好笑了。」
「我觉得就算揍你一顿我也不会挨骂吧。」
我和老师当场大打出手。
我写出一首俳句。
瞬光乃闪电  犹如飞蛾急扑火  夏天的我们
by  兵藤一诚
作战计划3  堕天使总督的胁迫
朱乃学姊的兔女郎作战计划使得剩下一半的分身人数大减,只剩不到十个。
因此作战也进入最后阶段。
「呼哈哈!愚蠢的一诚们!」
阿撒塞勒老师站在旧校舍的屋顶!他身穿邪恶组织首领风格的独特服装,背上展开六对堕天使特有的黑色羽翼,看起来完全就是敌人的大头目。
他对着仍然不知道躲在哪里观察我们的分身高声呐喊:
「你们看看这个!」
身穿礼服的社长出现在老师身边!这是被抓走的公主模式。不过社长本来就是公主,礼服穿在她身上看起来好适合又好美!
这是最后的作战。让身为主人的社长呈现人质状态,激怒那些分身。
如果社长被坏蛋的大头目抓走,我会拚了命去救她!毕竟她是我的主人,同时也是我爱的女人!
无论如何,由老师提出的这个作战计划,乃是利用我对主人的爱意。真是太狠毒了!不愧是堕天使组织的大头目想出来的!
「呀——一诚,救命——」
但是最重要的社长好像有点兴致缺缺的样子,声音听起来也很假。没办法,这种计划的确是愚蠢的成分比较强烈。
看见她的表现,老师叹了口气:
「喂,莉雅丝,你叫得认真一点。叫得这么假,连我都快失去兴致了。」
「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再说一诚的分身真的会因为这种事而现身吗?」
正如社长所说,剩下的分身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这个嘛,如果这样没办法逼出他们,我也有别的想法。」
老师先是深呼吸一口气:
「听好了!我现在要开始揉莉雅丝的胸部罗————!不希望我揉就救出来救她!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喊出这种乱七八糟的话!
喂————!居、居然说要揉社长的胸部!我可没听说这个作战会做到这个地步!不,这大概只是演戏,但是有些不该做的事就是不该做!
「……唔!好邪恶的作战计划!居然把我的社长的胸部抓去当人质——不,是乳质!」
我握拳高举,浑身颤抖,感觉怒不可抑。这时小猫在我身旁叹气:
「……好低级的作战。」
就是说啊,小猫大人!
老师继续对分身们说道:
「我数到十你还不出来的话,我的手就要一把抓住莉雅丝的胸部罗!听见了吗!一把抓住喔!我要在你眼前做出你办不到的动作给你瞧瞧!」
他的五指动个不停,动作相当猥亵!
「……你演得很起劲嘛。」
社长眯起眼睛叹气。
「哈哈哈,我成为最后头目一般的存在那么久,可不是白白浪费时间。这种事交给我准没错。」
「我知道了。那我也得加把劲才行……」
社长似乎下定决心,吸了一口气。
「呀啊——!一诚!救命啊——!」
然后以可爱的声音求救!社长可爱的声音害我心动了一下!
「社长!」
听见她的声音,躲在暗处的分身纷纷现身。
喔喔!分身各个都是一脸认真!即使是只有性欲特别突出的分身,对于社长的爱依然忠贞!知道这件事让我有点感动。
「你们看!剩下的傻瓜跑过来了!不愧是我的作战计划!你们看见了吧,这就是堕天便的科学实力!」
这算哪门子的科学实力!不过这番话莫名地有种说服力,是因为老师尽管爱喜胡闹,却是个很厉害的人吗!
哔——!
老师毫不留情地从手指发射光线,攻击我的分身!
轰隆————————————!
光线引发大爆炸,炸飞了好几个分身!老师的攻击威力还是一样夸张!而且是留了好几手还有那种威力,所以更是可怕!
接着又以光线对持续前进的分身追击!
隆——————————!
分身无力抵抗,消失在庞大的光柱当中。
……一想到如果是自己遭受那样的攻击,我的背脊就发凉,但是老师愉快地笑道:
「看啊!一诚就像垃圾一样!」
而且打从心底享受这一切!
「喂,阿撒塞勒,稍微收敛一点。之后要修理毁坏的学校的人可是我们喔。还是向堕天使那边请款好了……」
社长也相当傻眼。
「哈哈哈哈。哎呀,别这么说嘛,莉雅丝。这很好玩耶。」
两人如此一来一往时,减少到只剩下一个的分身被光线的爆炸威力炸飞,依然挺起受伤的身体,朝老师那边前进。
「总觉得……那位分身先生好拚命。」
爱西亚在我身旁一脸担心地说道。
……的、的确,这是很难当成事不关己没错。
尽管受了伤,那个分身依然大喊:
「我要去救社长!」
——!
他的呐喊剧烈震撼我的心。没错……说得没错!
我不知不觉牵起那个分身的手。分身讶异地盯着我。
「走吧!话说回来一开始都是老师的错!我们一起去救社长吧!」
没错,事情会变成这样全都是老师搞出来的。我差点忘记这种不应该忘记的事。
我和分身握手致意,不知为何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嘿嘿嘿,毕竟我们很相似嘛。
「上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和分身朝阿撒塞勒老师冲去!没错!一切罪恶的元凶就是那个堕天使!我们必须打倒他,和平才会降临在这间学园!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我们现在才想通!
「哎呀呀?他们何时勾搭在一起想反抗我了?唉,真拿他们没办法。」
哔——!
老师毫不留情地从手指发出光线!
咚啪——————!
我和分身勉强躲过他的攻击!我们可不能在这里停下脚步!我们得打倒那个家伙!打倒那个最终头目老师才行!
「唔!居然躲过了!既然如此就这样吧。」
哔——!哔——!哔——!
光线连发!到处都产生爆炸,然而我们尽管受到爆炸余波波及,依然像特摄英雄一样朝坏蛋的大头目勇往直前。
即使有时其中一方倒下也会互相扶持,重新起身再次前进!
但是光线依然无情地袭向我们——
喀!
光线在即将命中我们之际弹开,命中远方的某处。弹开光线的——是举着剑的木场和洁诺薇亚。
他们两个面带微笑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自己动了起来。」
「嗯。我也和木场一样。看着你们,心里自然冒出念头,觉得必须协助你们。」
哗————
淡绿色的柔和光芒笼罩我和分身。伤势立刻痊愈,身体变得轻盈许多——是爱西亚。拥有恢复能力的爱西亚治疗我和分身。
「看着两位的表现……我的内心深处涌现一股热潮。」
爱西亚是这么说的。啊啊,有爱西亚的帮忙,真是让人勇气百倍!
「就是说啊。仔细想想,元凶还是阿撒塞勒老师。」
朱乃学姊也来到我们身边!
「……我觉得偶尔让老师学点教训也不错。」
「虽然搞不太清楚状况,但是我也要帮忙!」
小猫和加斯帕也和我们会合!
我和分身奋斗的模样似乎点燃大家心中的那把火。
……嘿嘿嘿,什么嘛。大家真是的……都是善良的家伙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再怎么说我们都是妤伙伴。
「上吧,打倒老师!」
「喔!」
我们知道真正的罪恶所在之处,重新团结起来!
然后我们一口气冲向老师——不,是罪恶的首领阿撒塞勒!
果然,最有问题的人就是你!
看见这幅光景,老师吓到眼珠都快蹦出来。
「哎呀呀!他们几个竟然联手了!」
「也好,你偶尔也该有这种下场。基本上你做的都是些坏事。」
社长也深深点头。
「怎、怎么会!」
或许是这样的发展太过出乎预料,老师大吃一惊。就在他展开黑色羽翼,打算逃往空中之际,同心协力来到屋顶的我们抓住他的脚。
「我、我!居然在这种地方!呀啊——————!」
有如最终头目的濒死惨叫。我们逮到老师了。
「啧。仗着人多欺负我。」
老师脸上贴了一堆OK绷,眯起的眼睛积满泪水,口中念念有词。
「你在说什么。全都是你不好吧?」
朱乃学姊苦笑说道。
「就是说啊,你稍微反省一下好吗,老师?」
「嗯…………」
社长也这么表示,让老师也无话可说。
我们逮到老师之后,狠狠地教训他一顿。偶尔像这样对他下点猛药也是必要的。再说这次的事件,也是老师一时兴起所引发的。
「啊,学长的分身好像要消失了。」
听到加斯帕的话,我转头看向分身——刚才还和我一起战斗的分身要消失了。看来我的分身是有时间限制的。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向他敬礼。他也向我敬礼作为回应。
虽然只是短暂的并肩作战,但是我们确实是同袍。
我环顾四周,爱西亚、洁诺薇亚、加斯帕也都跟着敬礼。看来他们也有某种心灵相通的感受吧。
我的分身逐渐消失。能够逮到老师,他的表情显待颇为满足。这个家伙在最后也做了一件好事呢。
然后被我的分身脱光光的女同学们,阿撒塞勒老师运用他的力量删除她们有关于这个部分的记忆。
太好了太好了。这下子就不会有我扒光女生的流言传遍全校——
「不,完全消除会造成记忆障碍,所以我消除的只有分身这件事。换句话说,被一诚炸飞衣服、脱得精光的记忆还留着。」
老师如此说道。
……咦?这是什么意思……?
正当我满心疑问时,木场指着楼下开口:
「不好了。有一大群女生杀到旧校舍来了。」
「什、什么————————!」
我立刻从旧校舍的楼顶探头往下看。结果——
「啊!兵藤在那里!」
「喂,变态!你竟敢脱光我们的衣服!」
「给我下来!我要杀了你!」
「你把我们害得有多惨,我们就要把你揍得有多惨!」
老师的术法已经解除,大家都清醒了!楼下有一大群衣服被分身粉碎的女生,各个眼中都闪着杀意!
我、我会被杀!
「哈哈哈,抱歉罗,一诚。改天我再请你吃饭,这个状况你就自己想办法突破吧。」
老师轻松笑了一下,就此离开现场!他、他跑了!该死的堕天使老师————!
咻!
我感觉整个人飘了起来!等等,是小猫用她的怪力把我举起来!
「……再这样下去会对其他社员造成困扰,请你挺身解决这件事吧。」
扔!
可爱的学妹把我丢进弥漫杀意的女孩子之中————!
抓!
几个运动型的女生接住我,把我丢在人群中央。
「…………」
一群女生围着我。乍看之下很像后宫。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美妙!
大家都瞪着我。沉默中酝酿一股压力。所有人都笼罩在敌意与杀意之中:
我蹑手蹑脚准备逃跑。这下肯定会死!
「别跑!兵藤————!」
女生同时追了上来!
「呜哇啊砰啊——————!老师————!你在哪里!可恶!我一定要把你也拖下水才甘心————!」
我一面哭喊,一面到处找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