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見文庫
  3. 惡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八卷 惡魔的工作
  5. Life.5 地獄教師阿撒塞勒
  6. 简体版

Life.5 地獄教師阿撒塞勒
2017-06-23 12:26:04

		

大家好。
學校剛進入暑假期間!大家都想好好事受這段長假吧。
原本應該是如此,然而我卻爲了眼前的光景苦惱不已。
「一錢,抱抱。」
一個紅髮小蘿莉要我抱她。
「嗚嗚,抱抱……」
她身旁還有一個金髮小蘿莉快哭了。
眼前有一對長得很像社長和愛西珏的小蘿莉,但是最重要的社長和愛西亞卻不住!
我一早起牀就發現她們不在,我的房間裏卻有兩個小蘿莉,真是傷腦筋……
話說這兩個小孩該不會是……正當我滿心懷疑時——
叩叩。
有人敲門。
「一誠、莉雅絲、愛西亞,天亮羅?」
走進我房間的是朱乃學姊。
「哎呀哎呀……好多小朋友。」
看見房間裏的景象,這是朱乃學姊脫口而出的感想。
「那、那個,朱乃學姊有什麼事嗎……」
兩個小蘿莉一下捏我的臉頰,一下亂抓我的頭髮。朱乃學姊托腮沉思了半晌,然後嫣然一笑:
「雖然是暑假期間,不過把所有社員都叫到這個家裏來吧。」
就是這樣,神祕學研究社決定緊急集合。
—○●○—
副社長朱乃學姊一聲令下,神祕學研究社的社員便集合到我家的客廳。
大家都一臉奇怪地盯着兩個小蘿莉。長得像愛西亞的小女生躲到我身後,長得像社長的小女生坐在我的腿上。她們好像很黏我。
「不過她們長得還真像社長和愛西亞。」
潔諾薇亞歪着頭,眼睛直盯着兩個小蘿莉。
「話說我覺得她們就是社長和愛西亞同學吧。」
木場如此說道。
「真的嗎,木場?她們兩個果然是社長和愛西亞嗎?」
「嗯。」
木場點點頭,說得很肯定。
我其實也稍微有這種感覺。她們怎麼看都是社長和愛西亞。不過她們爲什麼會變成小蘿莉呢?而且看起來好像喪失記憶。只是她會叫我「一錢」,好像沒有完全失去記憶……
「……好像有變成小孩的術法。」
小貓好像想起什麼,喃喃開口。
「小貓,有那種術法啊?」
「是的,惡魔可以運用魔力改變自己的釙貌。」
回答的是泡茶過來的朱乃學姊。她接着說明:
「你想一下,傳說當中的惡魔,有時是以老婆婆的模樣現身,有時又是以小孩子的模樣現身吧?這樣的記載都是真的,惡魔到達一定歲數之後,就可以隨自己的喜好改變容貌。即使是實際年齡已經到了中高齡的女性,外貌依然年輕,這在惡魔的世界是很稀鬆平常的事。相反的,男性多半維持符合年齡的外貌。」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有足夠的魔力就可以把容貌變年輕吧。
那麼社長和愛西亞用魔力把自己變成小蘿莉……到底有什麼打算?
「但是這樣應該不會失去記憶……」
朱乃學姊託着臉頰,一臉困惑。
「這大概是術法的反作用吧。」
阿撒塞勒老師一面喝着茶一面說道。
「反作用?」
聽到我的反問,老師點頭:
「沒錯,擁有高純度魔力的人如果使用不常用的術法,偶爾會發生嚴重的失誤。然後術法就會原原本本彈回自己身上。」
「那麼社長是施術失敗了嗎?可是她們好像連記憶都喪失了。」
「大概就是這樣吧。記憶或許是在術法的反作用之了變成幼兒時,暫時遭到封印。不過沒想到強如莉雅絲的惡魔也會失敗。大概是住展開術式的途中動了其他更強烈的念頭吧。無論如何,要讓她們復原的話,必須等上一段時間,或是有反轉咒語的能力者才行。」
社長施術失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看向坐在我腿上的迷你社長,她只是一臉懷疑地偏着頭:
「一錢的表情好奇怪——」
可是真的好可愛!社長小時候就長這樣吧?也難怪她的哥哥會溺愛她!
「嗚嗚,愛西亞也想坐……」
從我身後探頭的迷你愛西亞淚眼汪汪地看着坐在我腿上的迷你社長,好像很羨慕。啊啊啊啊,她也好可愛!該說是惹人憐愛嗎,會讓人不由得涌現保護欲!太奇怪了。我明明完全不控蘿莉啊……
難道這就是父愛?或者是哥哥的愛情嗎?無論如何,迷你社長和迷你愛西亞都是破壞力遠超過想像的小蘿莉!
「社、社長和愛西亞學姊……真是太可愛了……」
加斯帕戰戰兢兢地現身。
「喔,是加斯帕啊。你試着逗她們笑吧。」
我試着擺出學長的態度如此說道。加斯帕儘管嚇了一跳,還是不太甘願地點點頭。
他在自己的包包裏翻找了一陣子——然後拿出一個紙袋。我有不祥的預感……
戳!
加斯帕伸出食指和中指,在紙袋上戳洞——
套!
然後猛然把紙袋套到頭上!果然沒錯!
「你們看——社長,愛西亞學姊。是紙袋喔——戴上這個就會勇氣百倍。」
紙袋開洞的地方露出閃耀紅光的眼睛,盯着兩個小蘿莉。
「嗚……」
「不要……」
迷你社長和迷你愛西亞抓住我,不住發抖!你看,我就知道!她們很害怕!怎麼可以變成「紙袋加斯帕」呢!
順道一提,所謂的「紙袋加斯帕」是我授予爲對人恐懼症所苦的繭居吸血鬼的版本升級狀態。戴上紙袋他就可以作好準備,調整心態面對人們!
但是外貌會變成變態,成爲帶給對方極大恐懼的怪物!我的說明到此結束!
「喂————混帳!加斯帕——————!」
我揍飛那個戴上紙袋的怪人!那當然!他在搞什麼!
「做、做做做、做什麼啦……!」
加斯帕大失所望地抗議。
「什麼做什麼!你幹嘛變身紙袋版本靠近社長和愛西亞啊!她們會嚇到啦!你這樣真的很恐怖!」
「怎、怎麼這樣……我只是想告訴她們戴上紙袋就會涌現勇氣啊~~」
「最好是啦!從旁看來你根本是逼近小女孩的變態!可惡!我怎麼會笨到拜託你!」
「嗚嗚……好可怕~~」
「莉雅絲不怕!莉雅絲纔不會哭!」
愛西亞渾身發抖,社長儘管嘴巴逞強,手倒足緊緊抓着我不放。好可愛啊,怎麼會這麼可愛!
「喔——好乖好乖。沒事沒事,我把加斯帕趕跑羅——」
我摸摸她們兩個的頭,安撫她們。
「嗚,學長好過分。我要躲起來了——!」
加斯帕那個傢伙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一個大紙箱,鑽進去裏面了。
「紙箱吸血鬼」,這是加斯帕的待機狀態。患有對人恐懼症,心靈純潔的女裝少年,一遇到什麼挫折就會逃進自己帶來的紙箱裏,封閉在自己的世界!大家千萬不可以模仿喔!小心被當成貨物送出去!
「不過社長和愛西亞好可愛。乾脆讓她們維持這樣,由我和一誠養育她們也不錯。」
朱乃學姊開心地如此說道。
「我和朱乃學姊嗎?」
「是啊,一誠是爸爸,我是媽媽。所以我們就是夫妻了。」
「夫妻!」
聽見這個關鍵字,我在腦中描繪某種場景。
『我回來了。』
下班回家的我。
『哎呀哎呀,你回來啦,親愛的。』
玄關出現身穿圍裙的朱乃學姊!
『爸爸回來了!』
『爸爸,陪我玩!』
迎接我的是迷你社長和迷你愛西亞。我的兩個女兒。
『哎呀哎呀,爸爸上班很累,你們不可以太任性喔。』
『不管——!我要跟爸爸玩!』
『愛西亞有乖乖等爸爸回來!』
『沒關係的,朱乃。女兒們,我們一起玩吧。哈哈哈哈。』
『真是的,你老是那麼寵她們。』
…………
贊。太讚了。令人嚮往。這種生活也很不錯!
「……一誠學長的眼神充滿色心,口水流下來了……看來心思好像飄到遙遠的世界。」
「哈哈哈哈,他一定是在腦中過活了吧。一誠同學偶爾會從現實世界跑到別的地方。」
小貓和木場這麼表示。啊——雖然很短暫,但是我看見幸福的妄想。
就在我們無謂地浪費時間時,阿撒塞勒老師起身說道:
「總之,我會幫你們找一下解除方法。你們自己也找找看。再怎麼說,這樣下去你們也很不方便吧?查到什麼就彼此聯絡一下。暫時解散。」
「收到。」
老師一聲令下,除了我以外的社員全都同意。
哎呀?已經要解散了?明明沒有找到什麼解決的方法耶?
「我嘗試從莉雅絲的魔力留下來的痕跡加以解讀好了。我去她施術的地方,一誠的房間調查一下。」
朱乃學姊如此說完,便前往我的房間。
「那麼我和小貓從別的方面調查吧。」
「是。」
木場和小貓也離開客廳!
「嗯。魔力方面的東西我完全不懂。那麼我來鍛鏈加斯帕好了。喂,吸血鬼,從紙箱裏出來。不然我砍你喔。」
「噫——————!潔諾薇亞學姊都欺負我————!」
潔諾薇亞扛着發出慘叫的紙箱走出客廳。
「所以她們兩個暫時交給你了,一誠。」
老師也走了!客廳裏只剩下我和兩個小蘿莉。
「…………要,要我照顧啊。」
「一錢,陪我玩。」
「……抱抱~~」
我抱着她們兩個,不知該去哪裏。
—○●○—
「貓!」
「好可愛。」
「對啊,好可愛喔。」
我牽着她們的手,一同外出。一有什麼東西來到眼前,她們兩個的注意力就會被吸引,拉着我的手到處亂跑。
之所以會像這樣跑到外面,是因爲她們一直吵着「想去外面!」……
但是社長和愛西亞變小的原因至今仍然不明……她們兩個到底是想幹什麼……
原則上,我們外出的目的地是附近的便利商店。因爲我覺得買冰給她們吃,她們應該就會滿足了吧。
不過即使社長是高貴的大姊姊,變小之後也只是普通的小蘿莉。文靜的愛西亞變小之後也變得比較愛撒嬌又有點任性。
反正很可愛所以OK!只是……這樣讓我覺得生兒育女好像很辛苦。
「啊!是一誠!」
不知從哪傳來熟悉的聲音。我轉頭望去,看見和我同班的損友,松田和元濱。
現在是暑假,所以他們大概是一人早打算來我家玩吧?不過怎麼會碰上這兩個煩人的傢伙呢……
「你在幹嘛啊——等等,小孩!」
「喂喂,那兩個蘿莉是怎麼回事?」
兩人看見社長和愛西亞都嚇了一跳。這也不能怪他們。
「難、難道是一誠的小孩!」
「從髮色來看,是和莉雅絲學姊還有愛西亞生的……?」
還莫名其妙推測起來!沒頭沒腦的說是我的小孩!
「我怎麼可能有小孩!」
連做人的程序都沒體驗過,不準說我有小孩!我原本想接着說下去,伹是看看兩位損友,便沒說出口。我還想讓他們多妒嫉一下和美少女住在一個屋檐下的我!
儘管我稍微辯解,然而他們完全不理會,繼續亂猜。
「看起來大概三、四歲……一誠現在是十七吧?勉……勉強生得出來?」
「真的假的!這、這個傢伙,居然假裝沒有經驗,然後暗中嘲笑我們嗎……?」
松田和元濱瞪着我,臉上的表情兇惡到難以言喻。
「等、等一下!你們在計算什麼!在想像什麼!」
「緊急動員!是我!發生『D狀況』!是『D狀況』!」
松田拿出手機不知道在聯絡誰!你、你在跟誰聯絡?「D狀況」又是什麼?
喀嚓!
元濱用手機拍下迷你社長和迷你愛西亞!喂————!拍什麼拍啊!
「松田!證據確鑿!我們前往『一誠撲滅委員會』的開會地點吧!」
「很好!一誠!等到會議結束你就完了!我們隨時都在詛咒你遭逢不幸!」
我的兩個損友快步離開現場!於是我開口想叫住他們!
「喂!又是撲滅委員會又是詛咒我不幸是怎麼回事!等等!你們想丟下自己的好友跑去哪裏啊!」
「去死!」
然而遠方只傳來一句無情的話語。
—○●○—
……我好像有點累了。去過便利商店回來之後,待在客廳裏垂頭喪氣。
「好冰喔。」
「好吃。」
迷你社長和迷你愛西亞津津有味地吃冰。不過這下問題大了。感覺暑假結束之後又會出現神祕奇怪的耀眼,太可怕了!
正當我抱頭苦惱之時,阿撒塞勒老師現身了。
「查到解除方法了。」
老師穿着像是探險隊會穿的服裝,交給我一把像是西洋劍的東西和鐵盾。
啥?這是什麼?
「我們要去收集蘊藏魔力的材料。然後再使用術法調配,就可以作出解除孩童化的藥。就是這麼回事,一誠,我們走!」
阿撒塞勒老師隨手一指,看起來很開心。
「啥?走什麼?走去哪裏?」
正當我滿心疑問時,同樣已經回來的木場爲我說明:
「我們查到讓社長和愛西亞同學復原的方法了。首先根據留在你房間的魔力痕跡,我們知道她們所便用的術式,目前正在加以反推,解讀出解除術式。而且還有老師拿來的資料,這個部分有朱乃學姊或是我就可以了。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喔——原來如此。快搞清楚社長她們使用了什麼術法吧。
接着老師補充說明:
「雖然只要有解除術式就夠了,不過我們決定同時製造解除術法的藥。藥的部分需要材料,所以就由我和你去收集。」
「要去哪裏收集材料?」
「世界各國。朱乃,你也來吧。有我和你在應該足以協助一誠吧。」
聽到老師叫她的名字,朱乃學姊挑起眉毛,顯得不太開心。朱乃學姊和阿撒塞勒老師的交情不是很好。她好像不太喜歡老師。
「……要聽你的話我實在不太高興,不過這也是爲了社長、愛西亞,還有一誠。我就陪你們去吧。」
如此說道的朱乃學姊挽住我的手表示接受。喔喔,我的手碰到胸部了!
「老師,我呢?」
潔諾薇亞拖着加斯帕發問。加斯帕……你接受了不少鍛鏈吧。
「你就鍛鏈加斯帕吧。」
「收到。走吧,加斯帕。接下來練習閃躲聖劍杜蘭朵的波動。」
「噫——————!這次真的會變成獵殺吸血鬼————」
拖着臉色蒼白的加斯帕,潔諾薇亞離開客廳。潔諾薇亞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加斯帕,你可要變強喔。
「一錢,你要去哪裏——?」
「……不要丟下我——」
社長和愛西亞拉着我的褲管下襬。哎呀呀,這下該怎麼辦。
「好吧,帶她們去。反正我也在場,應該不會遇到太危險的狀況吧。」
的確,只要有無敵的總督大人,我們的人身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
就是這樣,我們透過墮天使特製的超長距離移動式魔法陣,開始收集材料。
雖然開始了……
「咆喔——————————————————!」
極度危險的咆哮衝擊我!
在某國的深山裏,我拿着劍和盾面對巨大的怪物!
敵人是叫什麼彌諾陶洛斯的牛頭人身魔物!身高有四、五公尺,大得誇張!兩手粗壯,胸膛厚實!頭明明是牛,牙齒卻是尖銳的獠牙?它吃的肯定不是草!絕對是肉食性的牛!
只有我一個人遭逢危險————!
呼————!
震盪空氣的悶響!彌諾陶洛斯手拿一把比我還大的戰斧!它剛纔拿起來揮舞!會死!被那種東西砍中一下,上半身就會跟下半身永別了!
老師說第一種材料就是彌諾陶洛斯的肝臟!不過現在看起來我的肝臟比較有危險!
「快啊,一誠,再加把勁——」
後方傳來的聲音屬於正在準備吃火鍋的墮天使總督大人!
「老師!我會死!我哪有辦法對付這種對手!」
我放聲求救!那選用說!拿一把這樣的劍怎麼打得贏這種怪物牛——————!
「你在說什麼。貫徹你對莉雅絲和愛西亞的愛吧~~我在這裏看顧着你喔。」
總督大人一邊開口,一邊試火鍋高湯的味道!你在幹什麼!連桌子和瓦斯爐都有!
「阿撒塞勒老師,材料都切好了。」
「喔喔,朱乃,辛苦你了。再來只等那個笨蛋打倒那頭牛啦。反正需要的只有肝臟,剩下的部分就由我們一起吃吧。」
「我沒吃過彌諾陶洛斯的肉呢。」
「這裏的彌諾陶洛斯可是極品,一吃就會上癮。我覺得吃起來很像野生的鬆阪牛。來,莉雅絲、愛西亞,你們的盤子。」
「肉——」
「牛先生。」
「喂——————!我在這邊賭命戰鬥時,你們在旁邊展開神祕溫馨劇場啊!我都快被你說的野生鬆阪牛宰了!」
我驚險閃過彌諾陶洛斯的攻擊,陷入九死一生的絕境!
「莉雅絲、愛西亞,三河屋馬上就會送牛先生過來羅。很棒吧~~」
「老師!你說的三河屋快死了!快要被牛先生殺了!這隻牛先生太強啦!我在送肉過去之前就會死!」
嗚哇!它由上往下揮了一斧,在地面挖出一個洞!這種攻擊我連一下也擋不住!
「稍微幫我一下吧!你在叫什麼『墮天使的總督』的作品裏面的定位,不是類似最終頭目嗎!」
「是啊。我很強喔。以RPG來說算是破關後的隱藏頭目等級。有這麼強的人和你們站在同一陣線,算你們運氣好。」
「既然如此就幫幫我!讓我一個人跟魔物戰鬥會死的!」
「這樣很無聊耶~~要是我從手上發射光線打倒魔物,整個場面只要幾行就結束羅?」
阿撒塞勒的手上發出光芒。
牛死了。
得到道具。
「你看,幾行就結束了。很無聊吧。」
「無聊就無聊!比我強上幾億倍的總督大人!請大發慈悲————!」
正當我們如此應對時,遠方傳來地鳴聲!
我轉頭看去——一羣彌諾陶洛斯蜂擁而至!
呀啊——————————————————野生鬆阪牛隨便抓————它們是察覺到同伴正在戰鬥,跑來幫它的嗎?這次真的會死!我要被牛先生吃掉了!
「哎呀哎呀,來了一大羣呢。」
朱乃學姊一臉很傷腦筋的樣子!至於她身旁的老師則是露出嫌麻煩的表情:
「嘖,煩死了。」
老師朝那羣魔物伸出手指——
嗶!
手指發射光線——
轟——————————————————————————————————!
光線引發超級巨大的爆炸,那羣彌諾陶洛斯和周遭的風景隨之灰飛煙滅!
簡直超乎常理!這個攻擊力真的是最終頭目級!
「哼。礙事的傢伙消失了,一誠。你好好打吧。」
老師用力豎起拇指!不對吧!事情不是這樣吧!有那麼多隻的話,肝臟也是要多少有多少!結果你讓它們全部化爲灰燼了!還真的只花了幾行就解決了,
「你好歹射一發剛纔那種光線過來好嗎!這樣戰鬥就結束了!話說剛纔那一羣裏,好像有怎麼看都比我現在對付的這隻還大的吧!」
「我叫你打你就打。不過你儘管放心,若是還有其他對手,即使是魔王我也會解決。」
「你別鬧了,最終頭目老師————!」
不知道該說我的運氣好還是不好,剛纔的攻擊讓彌諾陶洛靳顯得很害怕!我可以理解!很可怕吧!敵人當中有個最終頭目等級的傢伙,簡直可怕到不行吧!
但是我將同情收在心裏,抓緊這個機會砍過去!
—○●○—
好不容易得到彌諾陶洛斯的肝臟,我來到別的國家。
眼前是身穿單薄衣服的朱乃學姊!
「這樣可以嗎?」
充滿魅力的胴體刺激着我身上的各種地方!啊,朱乃學姊的胸部果然很大!衣縫之間露出白皙的大腿!美麗的腿部曲線太棒了!
「很好,獨角獸只有面對清純的處女纔會卸下心防。」
正如老師的說明,接着我們來到這裏取得獨角獸的角。地點是在森林裏。我們身在清澈的泉水前方。聽說獨角獸只會出現在清淨又純潔的少女身邊。
因此朱乃學姊雀屏中選,我們則是在後方的陰暗處屏息等待獨角獸出現。那身單薄的衣服好像是爲了抑制惡魔的魔力。因爲老師表示獨角獸可能不會接近女性惡魔,以防萬一所做的準備。
朱乃學姊站在泉水前方,我們在暗處看着她。社長和愛西亞都乖乖坐在我的大腿上。嗯,好乖好乖。
老師壓低聲音說道:
「哎呀——這種話由我來說雖然很怪,不過朱乃的身材真是相當惹火啊。」
老師仔細打量朱乃學姊,然後平淡地說出感想。那與其說是充滿色心的眼神,更像是家人爲女兒或妹妹的成長而高興的視線。
「我也這麼認爲。她的體型爲什麼會那麼性感呢?」
「因爲朱乃繼承墮天使的血統。女性墮天使多半都很惹火。」
「真的嗎!」
的確,之前見過的墮天使小姐好像也是如此!
「是啊,因爲誘惑其他種族的男人也是她們的工作之一。因此體型總是容易變成受男人喜歡的狀態。但是即使和她們相比,朱乃也有頂級水準。如果能得到她,你一定要把握啊。」
「那、那當然,能得到她的話,我也會好好把握……」
「很好很好。我好歹也是負責看顧她的人,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老師不知爲何兀自點頭。他在想什麼……
「嗯?是、是這樣啊……」
「一錢,色狼臉——」
「色狼——」
兩個小蘿莉捏着我的臉頰,看起來好像在生氣。她們到底怎麼了……
「嗚嗚,不要捏我~~」
「看來你是前途多舛啊——等等,出現了。」
我轉頭看去,泉水附近出現一匹白馬!還真的有長角。
「自古以來,獨角獸的角就被視爲能夠治百病的珍貴藥材。對於解除術法也有效果。所以我們要借用一下。」
「這樣沒問題嗎?角還會再長出來嗎?」
「只要在角的根部塗上特製的藥就會再長出來,不成問題。」
很好,照護方面也很完美。
獨角獸逐漸靠近朱乃學姊。朱乃學姊伸手撫摸,就在這個瞬間——
「喝!」
咚!
朱乃學姊的手刀一閃,打在獨角獸的脖子!遭受出其不意的攻擊,獨角獸當場倒地。
看見獨角獸倒下,我們從暗處走出去,取下它的角。
抱歉了,獨角獸。
別看朱乃學姊這樣,她可是個了不起的惡魔。
不過牛之後是馬啊。搞不好下一個獵物會是豬。
這時的我——真是有欠思慮。
—○●○—
最後一樣材料……糟糕透了!
轟譁——
我的眼前有隻全長十五公尺以上的怪獸正在咆哮。那隻大展雙翼,渾身赭紅色鱗片的巨大魔物——是龍!
「這傢伙叫朱炎龍(Flame Dragon),是掌管火焰的龍。最後一樣材料就是只有長在它背上的特殊鱗片。」
老師冷靜地說明!
不可能啦!不可能打得贏的!怎麼看都是怪獸!嗚哇啊啊啊啊啊!成年的龍這麼大啊!小隻的龍我有看過!愛西亞的使魔就是隻迷你龍,小小的,還可以抱抱它。而這個傢伙怎麼看都不是可以抱起來的大小!
這種劍對那個傢伙而言,連牙籤都稱不上!
「老、老帥……再怎麼說,這也太……」
我不由得發抖,但是老師堅定地說道:
「寄宿在你身上的龍遠比這個傢伙強多了。自己想辦法解決。」
我身上寄宿着傳說中的龍——赤龍帝的力量。的確是這樣沒錯!但是我還沒有辦法充分運用那股力量,沒辦法對付這個傢伙!
轟————————————————!
龍從它的大嘴噴出大質量的火焰!
「嗚哇————————————!」
我只能哭着四處逃竄!直接被那種火焰燒到一下,可是會變成黑炭的!
好燙!真的好燙!話說回來,爲什麼我今天總是面臨這種生死關頭!
「喂,老師!仔細想想,老師和朱乃學姊今天不是爲了協助我纔跟來的嗎!」
在出來周遊列國之前,老師確實說過!可是到目前爲止都沒有給我任何協助!
「剛纔你看過朱乃惹火的模樣了吧?」
「是的!」
當然,我已經儲存在腦中了!
「所以我們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真的假的——————!」
聽見這個過於離譜的回答,我的眼珠差點沒掉出來!真的嗎!那樣就結束了!我是看得很高興,是很養眼沒錯!
「老師,再怎麼說這樣都太過分了。」
朱乃學姊替我打抱不平!啊,不愧是朱乃學姊!好溫柔!
「沒問題的。難道你不想看一誠帥氣的一面嗎?」
「…………我、我是很想看沒錯。」
咦?朱乃學姊,那麼一句話就說動你了嗎!
我在驚愕之餘,仍然不斷閃躲龍的甩尾攻擊和火焰吐息!但是閃躲也很費力!我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
「老師!我會死!我的體力撐不了多久——————!」
大概是察覺到我有多拚命,老師說聲「知道了。」終於點頭!
「沒辦法!出來吧——————!」
阿撒塞勒老師彈響手指,地土便展開巨大的魔法陣。
隨着黑色的波動,一個巨大的物體就此現身!
「這是什麼啊——————!」
喀唰——————!
從魔法陣當中出現的,是和巨大龍差不多大的——人型超級機器人!
等等,機器人————————!這個世界觀也飛躍得太快了!
「從哪裏冒出來的!宇宙嗎!」
「當然是從駒王學園的游泳池底下的地底祕密基地啊!這是傳統吧!」
老師邊眨眼邊說!
「請不要擅自改造我們的學校!」
居然在我們遊過的游泳池底下製作這種東西!暗中統治學校的社長知道一定很生氣!
「這是我運用墮天使的科學技術製造的惡魔助手機器人!名爲魔王鐵金剛!是瑟傑克斯拜託我做的!動力是飄散在世界各地的人類的憎惡!憎惡這種東西會從全世界不斷涌現,相當環保!」
不知何時坐到機器人肩上的老師如此說明。
「魔、魔王鐵金剛——————!這很顯然是跑錯棚了!根本就不應該在這個故事裏出現!話說憎惡能源是哪招!太邪惡了吧!這怎麼想都是壞蛋用的武器吧!爲什麼瑟傑克斯陛下會訂做這種東西!而且還是找這個邪惡的總督大人!」
「別在意那種小事。重要的是氣勢和衝勁。上吧,魔王鐵金剛!吸收人們的憎惡!你是這個黑暗時代孕育出來的武器傑作!」
魔王鐵金剛伸手對準那隻龍。你的點子果然太邪惡了,老師!
「接招吧,金剛飛拳——!」
老師如此大叫——
轟——————————————!
鐵金剛的手噴出火,朝前方發射!還真的是金剛飛拳!
轟——————————————…………
猛然發射的金剛飛拳被那隻龍輕鬆躲過,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咦?這樣就結束了嗎?還有——
「老師。不、不好意思,冒昧請教一下……」
「怎麼了?」
「金、金剛飛拳飛出去之後不會飛回來嗎?」
聽到我的問題,老師閉上眼睛:
「…………憎惡就這麼煙消雲散。」
然後帶着爽朗的笑容如此回答!
「那是什麼莫名其妙的臺詞!話說金剛飛拳用過就沒了?一點也不環保——!」
不知飛向何方的金剛飛拳!八成會命中哪個國家的某個地方吧?啊啊啊啊啊,陌生土地的人們!突然射了一個巨大的拳頭過去,真是非常抱歉!
「真是悲哀。畢竟機器人只不過是武器……瑟傑克斯,你聽到了嗎?我們還得讓邪惡弄髒自己的手多少次,才能從這種生活方式當中解脫呢……?」
「不要以爲露出充滿哀傷的表情說出那種有點厭傷的臺詞就可以矇混過去——!我順便問一下,那架魔王鐵金剛和老師哪邊比較強?」
「當然是我啊!」
老師自信滿滿地指着自己!
「那就不要做!根本是浪費資源!你發射光束還比較強吧!」
「就算是我也有發不出光束的日子。」
「你剛纔不就『嗶——』發出來了嗎!」
在老師和我爭論不休之際,那隻龍發出「嘎喔————!」的吼聲襲向我們!
「閉嘴!」
嗶——!
憤怒的老師從手中發射光線!
轟————————……
只靠一招就讓大怪獸等級的龍當場倒地!你看!我就說不需要我上場嘛!不需要魔王鐵金剛上場嘛!
「哼。區區一只流浪龍怎麼可能動得了我。」
老師的最終頭目發言讓我爲之語塞。
就是這樣,在我們——不,是在老師的活蹤之下,材料收集齊全。
明明只需要老師一個人就夠了,爲什麼我要搞得這麼灰頭土臉……?
—○●○—
我好不容易回到家裏。
我們外出收集材料。而我……身心都疲憊不堪。
今天一整天,我到底在鬼門關前走過幾遭……?
聽其他人表示,社長和愛西亞好像是在我的房間裏進行某種儀式,然後失敗纔會變成小蘿莉。
現在爲了進行相反的儀式,我們得在她們發動術法的地方執行術式。
我讓社長和愛西亞坐在解除魔法陣的中央,並且把剛纔收集回來的材料烤乾搗碎磨成粉煎成藥,喂她們喝下。
「好苦喔~~」
「嗚~~」
兩人含着淚水,勉強喝下解除藥。
「那麼接下來就由我展開術法,讓她們兩個復原。」
朱乃學姊將魔力輸入魔法陣,魔法陣便開始發光。
喔喔,這樣社長和愛西亞就會復原了啊。感覺一路走來十分漫長……
鬆了口氣的我在一旁看着。這時老師對我說聲:
「吶,一誠。」
「是?」
「如果因爲藥和解除法的某些因素,她們兩個只有一個可以復原,你會怎麼辦?」
這是老師的問題。我不假思索,立刻回答:
「使用赤龍帝的手甲,將效力倍增爲兩人份!」
聽見我的回答,老師笑了:
「哈哈哈哈!你想也不想就這麼回答啊!好答案!是啊,說得也是。你的確辦得到。傳說中的龍就是要兩個一起救。」
「?」
我滿心疑問。不過我說無論如何都會兩個一起救是真心話。
這時魔法陣的光芒變得更亮,把社長和愛西亞都籠罩其中——就在同一時間。
「噫————!一誠學姊!救救我————!我會被潔諾薇亞學姊殺掉————!」
加斯帕突然闖進房間裏。看來他好像是被潔諾薇亞追得四處逃竄——
「唔!不準逃!我只是要叫你喝下這杯加了一堆蒜頭的營養飲料而已!」
潔諾薇亞也追着加斯帕衝進來,手上還拿着一杯顏色很詭異的飲料。
———等等!加斯帕朝我這邊跑來了!
「一誠學長救我——————!」
會、會撞上——
咚!
追着加斯帕過來的潔諾薇亞一記衝撞,把我撞向魔法陣!
錚!
魔法陣光芒大作,瞬間閃爍!
接着社長和愛西亞恢復爲原來的模樣,出現在魔法陣中央。
「好像復原了。」
「啊嗚~~終於復原了~~」
太好了!兩個都變回原來的樣子!社長的胸部還是那麼大,愛西亞也是那麼可愛!
「話說你們怎麼會搞成這樣?」
老師如此詢問她們。社長和愛西亞害羞地互看一眼,然後開口:
「……我和愛西亞一直對一誠小時候的模樣很感興趣。然後我發現有種術法可以讓施術對象暫時變小……」
「嘗試之後造成反作用是吧。真是的。」
老師有點受不了地嘆氣。社長和愛西亞都露出有點不好音宙i的表情。
等等,所以她們本來是打算把我變成小孩子啊。啊——這麼說來她們在看我以前的相簿時,兩個人都相當興奮,所以纔會想這麼做吧。
「非常抱歉。」
「真是不好意思。」
兩人對着我們低頭道歉。
「沒關係啦。你們能夠恢復原狀真是太好了。」
我以笑容迴應她們。
「一誠……我還記得變小時的事喔。」
「是啊。一誠先生對我們非常好。」
「爲了我們搞得自己遍體鱗傷……」
「我好高興……」
哎呀呀,她們兩個怎麼用那種水汪汪的眼神看着我?這樣反而讓我很害羞。
咦?總覺得社長和愛西亞好像變大了?
這麼說來周遭的景物似乎也跟着變大了……大家原本就長得這麼高嗎?
正當我不知如何反應時,老師帶着笑容對我說道:
「這次是你啊。哈哈哈哈,有夠小的!」
「耶?」
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好奇的我看向自己的手和其他地方——好小!
我照了一下房間裏的鏡子,鏡子裏是正太版的我——————!
「這是怎麼樣————!」
老師笑着對放聲慘叫的找說道:
「看來是你剛纔被撞進魔法陣裏時,術法莫名發動了吧。」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這次是我嗎!可是我的記憶還在耶!」
「大概是術法只在你身上產生完整作用吧。恭喜你們啦,莉雅絲、愛西亞。」
聽到老師的說法,所有社員都露出開心的表情!
「呀啊——!一誠!這樣果然很可愛!」
社長把我抱過去,緊緊摟住!「呀啊——!」什麼啊,我又不是布偶!
「社、社長!也讓我抱一下!」
「哎呀哎呀,那我排愛西亞後面吧。」
愛西亞和朱乃學姊好像也很心動?眼睛閃閃發亮!
「一誠,我也覺得你這樣很可愛。」
「我、我也這麼認爲!」
撞到我的罪魁禍首,潔諾薇亞和加斯帕也舉起手來若無其事地開口!給我道歉!全心向我道歉!變得這麼小,要怎麼出去見人!要怎麼向老爸老媽解釋纔好!這下問題人了!
「你暫時維持這個模樣吧。莉雅絲和愛西旺和朱乃看起來都很高興,不會造成任何人的不幸。」
老師隨口說出很過分的話!我覺得我會很不幸!
「等一下!那種藥呢!」
「已經沒了。」
老師帶着不懷好意的笑容回答!怎麼這樣!太無情丫吧!
「老師!請幫我拿材料回來!憑你的力量立刻就能解決了吧!」
「不要。今天我已經玩夠了。你就暫時忍耐一下吧。我回去羅。」
老師真的很過分!他今天一定只是爲了自己要找樂子才行動的,肯定沒錯!我今天的運勢真是糟糕透頂!
「那麼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我也要回家做自由研究的作業。」
木場和小貓也要回家了?這是怎樣!已經變成我的不幸故事了吧!
「等一下,我不要!誰來救救我啊——————————!」
我們的暑假纔剛開始。可是我卻有種只有自己遭逢不幸的感覺,好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