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八卷 恶魔的工作
  5. Life.5 地狱教师阿撒塞勒
  6. 繁体版

Life.5 地狱教师阿撒塞勒
2017-06-23 12:26:04

		

大家好。
学校刚进入暑假期间!大家都想好好事受这段长假吧。
原本应该是如此,然而我却为了眼前的光景苦恼不已。
「一钱,抱抱。」
一个红发小萝莉要我抱她。
「呜呜,抱抱……」
她身旁还有一个金发小萝莉快哭了。
眼前有一对长得很像社长和爱西珏的小萝莉,但是最重要的社长和爱西亚却不住!
我一早起床就发现她们不在,我的房间里却有两个小萝莉,真是伤脑筋……
话说这两个小孩该不会是……正当我满心怀疑时——
叩叩。
有人敲门。
「一诚、莉雅丝、爱西亚,天亮罗?」
走进我房间的是朱乃学姊。
「哎呀哎呀……好多小朋友。」
看见房间里的景象,这是朱乃学姊脱口而出的感想。
「那、那个,朱乃学姊有什么事吗……」
两个小萝莉一下捏我的脸颊,一下乱抓我的头发。朱乃学姊托腮沉思了半晌,然后嫣然一笑:
「虽然是暑假期间,不过把所有社员都叫到这个家里来吧。」
就是这样,神秘学研究社决定紧急集合。
—○●○—
副社长朱乃学姊一声令下,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员便集合到我家的客厅。
大家都一脸奇怪地盯着两个小萝莉。长得像爱西亚的小女生躲到我身后,长得像社长的小女生坐在我的腿上。她们好像很黏我。
「不过她们长得还真像社长和爱西亚。」
洁诺薇亚歪着头,眼睛直盯着两个小萝莉。
「话说我觉得她们就是社长和爱西亚同学吧。」
木场如此说道。
「真的吗,木场?她们两个果然是社长和爱西亚吗?」
「嗯。」
木场点点头,说得很肯定。
我其实也稍微有这种感觉。她们怎么看都是社长和爱西亚。不过她们为什么会变成小萝莉呢?而且看起来好像丧失记忆。只是她会叫我「一钱」,好像没有完全失去记忆……
「……好像有变成小孩的术法。」
小猫好像想起什么,喃喃开口。
「小猫,有那种术法啊?」
「是的,恶魔可以运用魔力改变自己的钋貌。」
回答的是泡茶过来的朱乃学姊。她接着说明:
「你想一下,传说当中的恶魔,有时是以老婆婆的模样现身,有时又是以小孩子的模样现身吧?这样的记载都是真的,恶魔到达一定岁数之后,就可以随自己的喜好改变容貌。即使是实际年龄已经到了中高龄的女性,外貌依然年轻,这在恶魔的世界是很稀松平常的事。相反的,男性多半维持符合年龄的外貌。」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有足够的魔力就可以把容貌变年轻吧。
那么社长和爱西亚用魔力把自己变成小萝莉……到底有什么打算?
「但是这样应该不会失去记忆……」
朱乃学姊托着脸颊,一脸困惑。
「这大概是术法的反作用吧。」
阿撒塞勒老师一面喝着茶一面说道。
「反作用?」
听到我的反问,老师点头:
「没错,拥有高纯度魔力的人如果使用不常用的术法,偶尔会发生严重的失误。然后术法就会原原本本弹回自己身上。」
「那么社长是施术失败了吗?可是她们好像连记忆都丧失了。」
「大概就是这样吧。记忆或许是在术法的反作用之了变成幼儿时,暂时遭到封印。不过没想到强如莉雅丝的恶魔也会失败。大概是住展开术式的途中动了其他更强烈的念头吧。无论如何,要让她们复原的话,必须等上一段时间,或是有反转咒语的能力者才行。」
社长施术失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看向坐在我腿上的迷你社长,她只是一脸怀疑地偏着头:
「一钱的表情好奇怪——」
可是真的好可爱!社长小时候就长这样吧?也难怪她的哥哥会溺爱她!
「呜呜,爱西亚也想坐……」
从我身后探头的迷你爱西亚泪眼汪汪地看着坐在我腿上的迷你社长,好像很羡慕。啊啊啊啊,她也好可爱!该说是惹人怜爱吗,会让人不由得涌现保护欲!太奇怪了。我明明完全不控萝莉啊……
难道这就是父爱?或者是哥哥的爱情吗?无论如何,迷你社长和迷你爱西亚都是破坏力远超过想像的小萝莉!
「社、社长和爱西亚学姊……真是太可爱了……」
加斯帕战战兢兢地现身。
「喔,是加斯帕啊。你试着逗她们笑吧。」
我试着摆出学长的态度如此说道。加斯帕尽管吓了一跳,还是不太甘愿地点点头。
他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了一阵子——然后拿出一个纸袋。我有不祥的预感……
戳!
加斯帕伸出食指和中指,在纸袋上戳洞——
套!
然后猛然把纸袋套到头上!果然没错!
「你们看——社长,爱西亚学姊。是纸袋喔——戴上这个就会勇气百倍。」
纸袋开洞的地方露出闪耀红光的眼睛,盯着两个小萝莉。
「呜……」
「不要……」
迷你社长和迷你爱西亚抓住我,不住发抖!你看,我就知道!她们很害怕!怎么可以变成「纸袋加斯帕」呢!
顺道一提,所谓的「纸袋加斯帕」是我授予为对人恐惧症所苦的茧居吸血鬼的版本升级状态。戴上纸袋他就可以作好准备,调整心态面对人们!
但是外貌会变成变态,成为带给对方极大恐惧的怪物!我的说明到此结束!
「喂————混帐!加斯帕——————!」
我揍飞那个戴上纸袋的怪人!那当然!他在搞什么!
「做、做做做、做什么啦……!」
加斯帕大失所望地抗议。
「什么做什么!你干嘛变身纸袋版本靠近社长和爱西亚啊!她们会吓到啦!你这样真的很恐怖!」
「怎、怎么这样……我只是想告诉她们戴上纸袋就会涌现勇气啊~~」
「最好是啦!从旁看来你根本是逼近小女孩的变态!可恶!我怎么会笨到拜托你!」
「呜呜……好可怕~~」
「莉雅丝不怕!莉雅丝才不会哭!」
爱西亚浑身发抖,社长尽管嘴巴逞强,手倒足紧紧抓着我不放。好可爱啊,怎么会这么可爱!
「喔——好乖好乖。没事没事,我把加斯帕赶跑罗——」
我摸摸她们两个的头,安抚她们。
「呜,学长好过分。我要躲起来了——!」
加斯帕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大纸箱,钻进去里面了。
「纸箱吸血鬼」,这是加斯帕的待机状态。患有对人恐惧症,心灵纯洁的女装少年,一遇到什么挫折就会逃进自己带来的纸箱里,封闭在自己的世界!大家千万不可以模仿喔!小心被当成货物送出去!
「不过社长和爱西亚好可爱。干脆让她们维持这样,由我和一诚养育她们也不错。」
朱乃学姊开心地如此说道。
「我和朱乃学姊吗?」
「是啊,一诚是爸爸,我是妈妈。所以我们就是夫妻了。」
「夫妻!」
听见这个关键字,我在脑中描绘某种场景。
『我回来了。』
下班回家的我。
『哎呀哎呀,你回来啦,亲爱的。』
玄关出现身穿围裙的朱乃学姊!
『爸爸回来了!』
『爸爸,陪我玩!』
迎接我的是迷你社长和迷你爱西亚。我的两个女儿。
『哎呀哎呀,爸爸上班很累,你们不可以太任性喔。』
『不管——!我要跟爸爸玩!』
『爱西亚有乖乖等爸爸回来!』
『没关系的,朱乃。女儿们,我们一起玩吧。哈哈哈哈。』
『真是的,你老是那么宠她们。』
…………
赞。太赞了。令人向往。这种生活也很不错!
「……一诚学长的眼神充满色心,口水流下来了……看来心思好像飘到遥远的世界。」
「哈哈哈哈,他一定是在脑中过活了吧。一诚同学偶尔会从现实世界跑到别的地方。」
小猫和木场这么表示。啊——虽然很短暂,但是我看见幸福的妄想。
就在我们无谓地浪费时间时,阿撒塞勒老师起身说道:
「总之,我会帮你们找一下解除方法。你们自己也找找看。再怎么说,这样下去你们也很不方便吧?查到什么就彼此联络一下。暂时解散。」
「收到。」
老师一声令下,除了我以外的社员全都同意。
哎呀?已经要解散了?明明没有找到什么解决的方法耶?
「我尝试从莉雅丝的魔力留下来的痕迹加以解读好了。我去她施术的地方,一诚的房间调查一下。」
朱乃学姊如此说完,便前往我的房间。
「那么我和小猫从别的方面调查吧。」
「是。」
木场和小猫也离开客厅!
「嗯。魔力方面的东西我完全不懂。那么我来锻链加斯帕好了。喂,吸血鬼,从纸箱里出来。不然我砍你喔。」
「噫——————!洁诺薇亚学姊都欺负我————!」
洁诺薇亚扛着发出惨叫的纸箱走出客厅。
「所以她们两个暂时交给你了,一诚。」
老师也走了!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两个小萝莉。
「…………要,要我照顾啊。」
「一钱,陪我玩。」
「……抱抱~~」
我抱着她们两个,不知该去哪里。
—○●○—
「猫!」
「好可爱。」
「对啊,好可爱喔。」
我牵着她们的手,一同外出。一有什么东西来到眼前,她们两个的注意力就会被吸引,拉着我的手到处乱跑。
之所以会像这样跑到外面,是因为她们一直吵着「想去外面!」……
但是社长和爱西亚变小的原因至今仍然不明……她们两个到底是想干什么……
原则上,我们外出的目的地是附近的便利商店。因为我觉得买冰给她们吃,她们应该就会满足了吧。
不过即使社长是高贵的大姊姊,变小之后也只是普通的小萝莉。文静的爱西亚变小之后也变得比较爱撒娇又有点任性。
反正很可爱所以OK!只是……这样让我觉得生儿育女好像很辛苦。
「啊!是一诚!」
不知从哪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转头望去,看见和我同班的损友,松田和元滨。
现在是暑假,所以他们大概是一人早打算来我家玩吧?不过怎么会碰上这两个烦人的家伙呢……
「你在干嘛啊——等等,小孩!」
「喂喂,那两个萝莉是怎么回事?」
两人看见社长和爱西亚都吓了一跳。这也不能怪他们。
「难、难道是一诚的小孩!」
「从发色来看,是和莉雅丝学姊还有爱西亚生的……?」
还莫名其妙推测起来!没头没脑的说是我的小孩!
「我怎么可能有小孩!」
连做人的程序都没体验过,不准说我有小孩!我原本想接着说下去,伹是看看两位损友,便没说出口。我还想让他们多妒嫉一下和美少女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我!
尽管我稍微辩解,然而他们完全不理会,继续乱猜。
「看起来大概三、四岁……一诚现在是十七吧?勉……勉强生得出来?」
「真的假的!这、这个家伙,居然假装没有经验,然后暗中嘲笑我们吗……?」
松田和元滨瞪着我,脸上的表情凶恶到难以言喻。
「等、等一下!你们在计算什么!在想像什么!」
「紧急动员!是我!发生『D状况』!是『D状况』!」
松田拿出手机不知道在联络谁!你、你在跟谁联络?「D状况」又是什么?
喀嚓!
元滨用手机拍下迷你社长和迷你爱西亚!喂————!拍什么拍啊!
「松田!证据确凿!我们前往『一诚扑灭委员会』的开会地点吧!」
「很好!一诚!等到会议结束你就完了!我们随时都在诅咒你遭逢不幸!」
我的两个损友快步离开现场!于是我开口想叫住他们!
「喂!又是扑灭委员会又是诅咒我不幸是怎么回事!等等!你们想丢下自己的好友跑去哪里啊!」
「去死!」
然而远方只传来一句无情的话语。
—○●○—
……我好像有点累了。去过便利商店回来之后,待在客厅里垂头丧气。
「好冰喔。」
「好吃。」
迷你社长和迷你爱西亚津津有味地吃冰。不过这下问题大了。感觉暑假结束之后又会出现神秘奇怪的耀眼,太可怕了!
正当我抱头苦恼之时,阿撒塞勒老师现身了。
「查到解除方法了。」
老师穿着像是探险队会穿的服装,交给我一把像是西洋剑的东西和铁盾。
啥?这是什么?
「我们要去收集蕴藏魔力的材料。然后再使用术法调配,就可以作出解除孩童化的药。就是这么回事,一诚,我们走!」
阿撒塞勒老师随手一指,看起来很开心。
「啥?走什么?走去哪里?」
正当我满心疑问时,同样已经回来的木场为我说明:
「我们查到让社长和爱西亚同学复原的方法了。首先根据留在你房间的魔力痕迹,我们知道她们所便用的术式,目前正在加以反推,解读出解除术式。而且还有老师拿来的资料,这个部分有朱乃学姊或是我就可以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喔——原来如此。快搞清楚社长她们使用了什么术法吧。
接着老师补充说明:
「虽然只要有解除术式就够了,不过我们决定同时制造解除术法的药。药的部分需要材料,所以就由我和你去收集。」
「要去哪里收集材料?」
「世界各国。朱乃,你也来吧。有我和你在应该足以协助一诚吧。」
听到老师叫她的名字,朱乃学姊挑起眉毛,显得不太开心。朱乃学姊和阿撒塞勒老师的交情不是很好。她好像不太喜欢老师。
「……要听你的话我实在不太高兴,不过这也是为了社长、爱西亚,还有一诚。我就陪你们去吧。」
如此说道的朱乃学姊挽住我的手表示接受。喔喔,我的手碰到胸部了!
「老师,我呢?」
洁诺薇亚拖着加斯帕发问。加斯帕……你接受了不少锻链吧。
「你就锻链加斯帕吧。」
「收到。走吧,加斯帕。接下来练习闪躲圣剑杜兰朵的波动。」
「噫——————!这次真的会变成猎杀吸血鬼————」
拖着脸色苍白的加斯帕,洁诺薇亚离开客厅。洁诺薇亚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加斯帕,你可要变强喔。
「一钱,你要去哪里——?」
「……不要丢下我——」
社长和爱西亚拉着我的裤管下摆。哎呀呀,这下该怎么办。
「好吧,带她们去。反正我也在场,应该不会遇到太危险的状况吧。」
的确,只要有无敌的总督大人,我们的人身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
就是这样,我们透过堕天使特制的超长距离移动式魔法阵,开始收集材料。
虽然开始了……
「咆喔——————————————————!」
极度危险的咆哮冲击我!
在某国的深山里,我拿着剑和盾面对巨大的怪物!
敌人是叫什么弥诺陶洛斯的牛头人身魔物!身高有四、五公尺,大得夸张!两手粗壮,胸膛厚实!头明明是牛,牙齿却是尖锐的獠牙?它吃的肯定不是草!绝对是肉食性的牛!
只有我一个人遭逢危险————!
呼————!
震荡空气的闷响!弥诺陶洛斯手拿一把比我还大的战斧!它刚才拿起来挥舞!会死!被那种东西砍中一下,上半身就会跟下半身永别了!
老师说第一种材料就是弥诺陶洛斯的肝脏!不过现在看起来我的肝脏比较有危险!
「快啊,一诚,再加把劲——」
后方传来的声音属于正在准备吃火锅的堕天使总督大人!
「老师!我会死!我哪有办法对付这种对手!」
我放声求救!那选用说!拿一把这样的剑怎么打得赢这种怪物牛——————!
「你在说什么。贯彻你对莉雅丝和爱西亚的爱吧~~我在这里看顾着你喔。」
总督大人一边开口,一边试火锅高汤的味道!你在干什么!连桌子和瓦斯炉都有!
「阿撒塞勒老师,材料都切好了。」
「喔喔,朱乃,辛苦你了。再来只等那个笨蛋打倒那头牛啦。反正需要的只有肝脏,剩下的部分就由我们一起吃吧。」
「我没吃过弥诺陶洛斯的肉呢。」
「这里的弥诺陶洛斯可是极品,一吃就会上瘾。我觉得吃起来很像野生的松阪牛。来,莉雅丝、爱西亚,你们的盘子。」
「肉——」
「牛先生。」
「喂——————!我在这边赌命战斗时,你们在旁边展开神秘温馨剧场啊!我都快被你说的野生松阪牛宰了!」
我惊险闪过弥诺陶洛斯的攻击,陷入九死一生的绝境!
「莉雅丝、爱西亚,三河屋马上就会送牛先生过来罗。很棒吧~~」
「老师!你说的三河屋快死了!快要被牛先生杀了!这只牛先生太强啦!我在送肉过去之前就会死!」
呜哇!它由上往下挥了一斧,在地面挖出一个洞!这种攻击我连一下也挡不住!
「稍微帮我一下吧!你在叫什么『堕天使的总督』的作品里面的定位,不是类似最终头目吗!」
「是啊。我很强喔。以RPG来说算是破关后的隐藏头目等级。有这么强的人和你们站在同一阵线,算你们运气好。」
「既然如此就帮帮我!让我一个人跟魔物战斗会死的!」
「这样很无聊耶~~要是我从手上发射光线打倒魔物,整个场面只要几行就结束罗?」
阿撒塞勒的手上发出光芒。
牛死了。
得到道具。
「你看,几行就结束了。很无聊吧。」
「无聊就无聊!比我强上几亿倍的总督大人!请大发慈悲————!」
正当我们如此应对时,远方传来地鸣声!
我转头看去——一群弥诺陶洛斯蜂拥而至!
呀啊——————————————————野生松阪牛随便抓————它们是察觉到同伴正在战斗,跑来帮它的吗?这次真的会死!我要被牛先生吃掉了!
「哎呀哎呀,来了一大群呢。」
朱乃学姊一脸很伤脑筋的样子!至于她身旁的老师则是露出嫌麻烦的表情:
「啧,烦死了。」
老师朝那群魔物伸出手指——
哔!
手指发射光线——
轰——————————————————————————————————!
光线引发超级巨大的爆炸,那群弥诺陶洛斯和周遭的风景随之灰飞烟灭!
简直超乎常理!这个攻击力真的是最终头目级!
「哼。碍事的家伙消失了,一诚。你好好打吧。」
老师用力竖起拇指!不对吧!事情不是这样吧!有那么多只的话,肝脏也是要多少有多少!结果你让它们全部化为灰烬了!还真的只花了几行就解决了,
「你好歹射一发刚才那种光线过来好吗!这样战斗就结束了!话说刚才那一群里,好像有怎么看都比我现在对付的这只还大的吧!」
「我叫你打你就打。不过你尽管放心,若是还有其他对手,即使是魔王我也会解决。」
「你别闹了,最终头目老师————!」
不知道该说我的运气好还是不好,刚才的攻击让弥诺陶洛靳显得很害怕!我可以理解!很可怕吧!敌人当中有个最终头目等级的家伙,简直可怕到不行吧!
但是我将同情收在心里,抓紧这个机会砍过去!
—○●○—
好不容易得到弥诺陶洛斯的肝脏,我来到别的国家。
眼前是身穿单薄衣服的朱乃学姊!
「这样可以吗?」
充满魅力的胴体刺激着我身上的各种地方!啊,朱乃学姊的胸部果然很大!衣缝之间露出白皙的大腿!美丽的腿部曲线太棒了!
「很好,独角兽只有面对清纯的处女才会卸下心防。」
正如老师的说明,接着我们来到这里取得独角兽的角。地点是在森林里。我们身在清澈的泉水前方。听说独角兽只会出现在清净又纯洁的少女身边。
因此朱乃学姊雀屏中选,我们则是在后方的阴暗处屏息等待独角兽出现。那身单薄的衣服好像是为了抑制恶魔的魔力。因为老师表示独角兽可能不会接近女性恶魔,以防万一所做的准备。
朱乃学姊站在泉水前方,我们在暗处看着她。社长和爱西亚都乖乖坐在我的大腿上。嗯,好乖好乖。
老师压低声音说道:
「哎呀——这种话由我来说虽然很怪,不过朱乃的身材真是相当惹火啊。」
老师仔细打量朱乃学姊,然后平淡地说出感想。那与其说是充满色心的眼神,更像是家人为女儿或妹妹的成长而高兴的视线。
「我也这么认为。她的体型为什么会那么性感呢?」
「因为朱乃继承堕天使的血统。女性堕天使多半都很惹火。」
「真的吗!」
的确,之前见过的堕天使小姐好像也是如此!
「是啊,因为诱惑其他种族的男人也是她们的工作之一。因此体型总是容易变成受男人喜欢的状态。但是即使和她们相比,朱乃也有顶级水准。如果能得到她,你一定要把握啊。」
「那、那当然,能得到她的话,我也会好好把握……」
「很好很好。我好歹也是负责看顾她的人,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老师不知为何兀自点头。他在想什么……
「嗯?是、是这样啊……」
「一钱,色狼脸——」
「色狼——」
两个小萝莉捏着我的脸颊,看起来好像在生气。她们到底怎么了……
「呜呜,不要捏我~~」
「看来你是前途多舛啊——等等,出现了。」
我转头看去,泉水附近出现一匹白马!还真的有长角。
「自古以来,独角兽的角就被视为能够治百病的珍贵药材。对于解除术法也有效果。所以我们要借用一下。」
「这样没问题吗?角还会再长出来吗?」
「只要在角的根部涂上特制的药就会再长出来,不成问题。」
很好,照护方面也很完美。
独角兽逐渐靠近朱乃学姊。朱乃学姊伸手抚摸,就在这个瞬间——
「喝!」
咚!
朱乃学姊的手刀一闪,打在独角兽的脖子!遭受出其不意的攻击,独角兽当场倒地。
看见独角兽倒下,我们从暗处走出去,取下它的角。
抱歉了,独角兽。
别看朱乃学姊这样,她可是个了不起的恶魔。
不过牛之后是马啊。搞不好下一个猎物会是猪。
这时的我——真是有欠思虑。
—○●○—
最后一样材料……糟糕透了!
轰哗——
我的眼前有只全长十五公尺以上的怪兽正在咆哮。那只大展双翼,浑身赭红色鳞片的巨大魔物——是龙!
「这家伙叫朱炎龙(Flame Dragon),是掌管火焰的龙。最后一样材料就是只有长在它背上的特殊鳞片。」
老师冷静地说明!
不可能啦!不可能打得赢的!怎么看都是怪兽!呜哇啊啊啊啊啊!成年的龙这么大啊!小只的龙我有看过!爱西亚的使魔就是只迷你龙,小小的,还可以抱抱它。而这个家伙怎么看都不是可以抱起来的大小!
这种剑对那个家伙而言,连牙签都称不上!
「老、老帅……再怎么说,这也太……」
我不由得发抖,但是老师坚定地说道:
「寄宿在你身上的龙远比这个家伙强多了。自己想办法解决。」
我身上寄宿着传说中的龙——赤龙帝的力量。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我还没有办法充分运用那股力量,没办法对付这个家伙!
轰————————————————!
龙从它的大嘴喷出大质量的火焰!
「呜哇————————————!」
我只能哭着四处逃窜!直接被那种火焰烧到一下,可是会变成黑炭的!
好烫!真的好烫!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今天总是面临这种生死关头!
「喂,老师!仔细想想,老师和朱乃学姊今天不是为了协助我才跟来的吗!」
在出来周游列国之前,老师确实说过!可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给我任何协助!
「刚才你看过朱乃惹火的模样了吧?」
「是的!」
当然,我已经储存在脑中了!
「所以我们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真的假的——————!」
听见这个过于离谱的回答,我的眼珠差点没掉出来!真的吗!那样就结束了!我是看得很高兴,是很养眼没错!
「老师,再怎么说这样都太过分了。」
朱乃学姊替我打抱不平!啊,不愧是朱乃学姊!好温柔!
「没问题的。难道你不想看一诚帅气的一面吗?」
「…………我、我是很想看没错。」
咦?朱乃学姊,那么一句话就说动你了吗!
我在惊愕之余,仍然不断闪躲龙的甩尾攻击和火焰吐息!但是闪躲也很费力!我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老师!我会死!我的体力撑不了多久——————!」
大概是察觉到我有多拚命,老师说声「知道了。」终于点头!
「没办法!出来吧——————!」
阿撒塞勒老师弹响手指,地土便展开巨大的魔法阵。
随着黑色的波动,一个巨大的物体就此现身!
「这是什么啊——————!」
喀唰——————!
从魔法阵当中出现的,是和巨大龙差不多大的——人型超级机器人!
等等,机器人————————!这个世界观也飞跃得太快了!
「从哪里冒出来的!宇宙吗!」
「当然是从驹王学园的游泳池底下的地底秘密基地啊!这是传统吧!」
老师边眨眼边说!
「请不要擅自改造我们的学校!」
居然在我们游过的游泳池底下制作这种东西!暗中统治学校的社长知道一定很生气!
「这是我运用堕天使的科学技术制造的恶魔助手机器人!名为魔王铁金刚!是瑟杰克斯拜托我做的!动力是飘散在世界各地的人类的憎恶!憎恶这种东西会从全世界不断涌现,相当环保!」
不知何时坐到机器人肩上的老师如此说明。
「魔、魔王铁金刚——————!这很显然是跑错棚了!根本就不应该在这个故事里出现!话说憎恶能源是哪招!太邪恶了吧!这怎么想都是坏蛋用的武器吧!为什么瑟杰克斯陛下会订做这种东西!而且还是找这个邪恶的总督大人!」
「别在意那种小事。重要的是气势和冲劲。上吧,魔王铁金刚!吸收人们的憎恶!你是这个黑暗时代孕育出来的武器杰作!」
魔王铁金刚伸手对准那只龙。你的点子果然太邪恶了,老师!
「接招吧,金刚飞拳——!」
老师如此大叫——
轰——————————————!
铁金刚的手喷出火,朝前方发射!还真的是金刚飞拳!
轰——————————————…………
猛然发射的金刚飞拳被那只龙轻松躲过,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咦?这样就结束了吗?还有——
「老师。不、不好意思,冒昧请教一下……」
「怎么了?」
「金、金刚飞拳飞出去之后不会飞回来吗?」
听到我的问题,老师闭上眼睛:
「…………憎恶就这么烟消云散。」
然后带着爽朗的笑容如此回答!
「那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台词!话说金刚飞拳用过就没了?一点也不环保——!」
不知飞向何方的金刚飞拳!八成会命中哪个国家的某个地方吧?啊啊啊啊啊,陌生土地的人们!突然射了一个巨大的拳头过去,真是非常抱歉!
「真是悲哀。毕竟机器人只不过是武器……瑟杰克斯,你听到了吗?我们还得让邪恶弄脏自己的手多少次,才能从这种生活方式当中解脱呢……?」
「不要以为露出充满哀伤的表情说出那种有点厌伤的台词就可以蒙混过去——!我顺便问一下,那架魔王铁金刚和老师哪边比较强?」
「当然是我啊!」
老师自信满满地指着自己!
「那就不要做!根本是浪费资源!你发射光束还比较强吧!」
「就算是我也有发不出光束的日子。」
「你刚才不就『哔——』发出来了吗!」
在老师和我争论不休之际,那只龙发出「嘎喔————!」的吼声袭向我们!
「闭嘴!」
哔——!
愤怒的老师从手中发射光线!
轰————————……
只靠一招就让大怪兽等级的龙当场倒地!你看!我就说不需要我上场嘛!不需要魔王铁金刚上场嘛!
「哼。区区一只流浪龙怎么可能动得了我。」
老师的最终头目发言让我为之语塞。
就是这样,在我们——不,是在老师的活踪之下,材料收集齐全。
明明只需要老师一个人就够了,为什么我要搞得这么灰头土脸……?
—○●○—
我好不容易回到家里。
我们外出收集材料。而我……身心都疲惫不堪。
今天一整天,我到底在鬼门关前走过几遭……?
听其他人表示,社长和爱西亚好像是在我的房间里进行某种仪式,然后失败才会变成小萝莉。
现在为了进行相反的仪式,我们得在她们发动术法的地方执行术式。
我让社长和爱西亚坐在解除魔法阵的中央,并且把刚才收集回来的材料烤乾捣碎磨成粉煎成药,喂她们喝下。
「好苦喔~~」
「呜~~」
两人含着泪水,勉强喝下解除药。
「那么接下来就由我展开术法,让她们两个复原。」
朱乃学姊将魔力输入魔法阵,魔法阵便开始发光。
喔喔,这样社长和爱西亚就会复原了啊。感觉一路走来十分漫长……
松了口气的我在一旁看着。这时老师对我说声:
「呐,一诚。」
「是?」
「如果因为药和解除法的某些因素,她们两个只有一个可以复原,你会怎么办?」
这是老师的问题。我不假思索,立刻回答:
「使用赤龙帝的手甲,将效力倍增为两人份!」
听见我的回答,老师笑了:
「哈哈哈哈!你想也不想就这么回答啊!好答案!是啊,说得也是。你的确办得到。传说中的龙就是要两个一起救。」
「?」
我满心疑问。不过我说无论如何都会两个一起救是真心话。
这时魔法阵的光芒变得更亮,把社长和爱西亚都笼罩其中——就在同一时间。
「噫————!一诚学姊!救救我————!我会被洁诺薇亚学姊杀掉————!」
加斯帕突然闯进房间里。看来他好像是被洁诺薇亚追得四处逃窜——
「唔!不准逃!我只是要叫你喝下这杯加了一堆蒜头的营养饮料而已!」
洁诺薇亚也追着加斯帕冲进来,手上还拿着一杯颜色很诡异的饮料。
———等等!加斯帕朝我这边跑来了!
「一诚学长救我——————!」
会、会撞上——
咚!
追着加斯帕过来的洁诺薇亚一记冲撞,把我撞向魔法阵!
铮!
魔法阵光芒大作,瞬间闪烁!
接着社长和爱西亚恢复为原来的模样,出现在魔法阵中央。
「好像复原了。」
「啊呜~~终于复原了~~」
太好了!两个都变回原来的样子!社长的胸部还是那么大,爱西亚也是那么可爱!
「话说你们怎么会搞成这样?」
老师如此询问她们。社长和爱西亚害羞地互看一眼,然后开口:
「……我和爱西亚一直对一诚小时候的模样很感兴趣。然后我发现有种术法可以让施术对象暂时变小……」
「尝试之后造成反作用是吧。真是的。」
老师有点受不了地叹气。社长和爱西亚都露出有点不好音宙i的表情。
等等,所以她们本来是打算把我变成小孩子啊。啊——这么说来她们在看我以前的相簿时,两个人都相当兴奋,所以才会想这么做吧。
「非常抱歉。」
「真是不好意思。」
两人对着我们低头道歉。
「没关系啦。你们能够恢复原状真是太好了。」
我以笑容回应她们。
「一诚……我还记得变小时的事喔。」
「是啊。一诚先生对我们非常好。」
「为了我们搞得自己遍体鳞伤……」
「我好高兴……」
哎呀呀,她们两个怎么用那种水汪汪的眼神看着我?这样反而让我很害羞。
咦?总觉得社长和爱西亚好像变大了?
这么说来周遭的景物似乎也跟着变大了……大家原本就长得这么高吗?
正当我不知如何反应时,老师带着笑容对我说道:
「这次是你啊。哈哈哈哈,有够小的!」
「耶?」
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好奇的我看向自己的手和其他地方——好小!
我照了一下房间里的镜子,镜子里是正太版的我——————!
「这是怎么样————!」
老师笑着对放声惨叫的找说道:
「看来是你刚才被撞进魔法阵里时,术法莫名发动了吧。」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这次是我吗!可是我的记忆还在耶!」
「大概是术法只在你身上产生完整作用吧。恭喜你们啦,莉雅丝、爱西亚。」
听到老师的说法,所有社员都露出开心的表情!
「呀啊——!一诚!这样果然很可爱!」
社长把我抱过去,紧紧搂住!「呀啊——!」什么啊,我又不是布偶!
「社、社长!也让我抱一下!」
「哎呀哎呀,那我排爱西亚后面吧。」
爱西亚和朱乃学姊好像也很心动?眼睛闪闪发亮!
「一诚,我也觉得你这样很可爱。」
「我、我也这么认为!」
撞到我的罪魁祸首,洁诺薇亚和加斯帕也举起手来若无其事地开口!给我道歉!全心向我道歉!变得这么小,要怎么出去见人!要怎么向老爸老妈解释才好!这下问题人了!
「你暂时维持这个模样吧。莉雅丝和爱西旺和朱乃看起来都很高兴,不会造成任何人的不幸。」
老师随口说出很过分的话!我觉得我会很不幸!
「等一下!那种药呢!」
「已经没了。」
老师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回答!怎么这样!太无情丫吧!
「老师!请帮我拿材料回来!凭你的力量立刻就能解决了吧!」
「不要。今天我已经玩够了。你就暂时忍耐一下吧。我回去罗。」
老师真的很过分!他今天一定只是为了自己要找乐子才行动的,肯定没错!我今天的运势真是糟糕透顶!
「那么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我也要回家做自由研究的作业。」
木场和小猫也要回家了?这是怎样!已经变成我的不幸故事了吧!
「等一下,我不要!谁来救救我啊——————————!」
我们的暑假才刚开始。可是我却有种只有自己遭逢不幸的感觉,好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