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八卷 恶魔的工作
  5. Life.4 网球胸部
  6. 繁体版

Life.4 网球胸部
2017-06-23 12:26:04

		

大家好。今年夏天好热啊。
现在的我坐在社办的一角盯着字典。嗯——……好深奥啊。没想到我正在查的东西有这么深奥。
「一诚先生,你在查什么啊?」
爱西亚在我身旁跟着看向字典。
「喔,我在查『欧派』这个词的起源。」
「……欧、欧派吗……」
爱西亚不知该如何反应,然而我是认真的。我从很久以前就对这件事非常好奇。
——欧派。
多么美妙的发音。第一个发出这几个音的日本人理应留名青史。能像这样紧紧抓住男人心的词汇不多了。足以震撼身心的词汇,据我所知只有「欧派」和「裸胸」。
我很想知道日本人为什么称呼女性的胸部为「欧派」,所以查了一下。
「……说法有很多呢。有一个说法是说从『喔。好吃』转变而来。还有另一个说法是古朝鲜语中称呼『吸食的东西』为『派』,这也有可能是起源。最有力的说法是牵着。爱西亚觉得呢?」
「我、我觉得吗……我想对婴儿来说,胸部应该是好吃的东西吧?所以还是『喔,好吃』的说法吧。」
尽管困惑,老实的爱西亚依然可爱地歪着头,如此回答我的问题。咦?这算是性骚扰吗?算、算了,先不管这个。
——我觉得不管活到几岁,对男人而言胸部都是好吃的东西!
我差点脱口说出这种话,但是总算忍住了。好险好险。爱西亚打从心底信任我,我可不能教她一些太奇怪的事。还是换个话题吧!
「社、社长去学生会办公室也玄太久了——」
我硬是换个话题。这时——
「社长大概是和会长聊得很开心吧。对了,一诚、爱西亚,你们要喝茶吗?」
朱乃学姊帮我和爱西亚泡茶。
我们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都在等前往学生会办公室的社长回来。
社长和苍那会长是朋友,大概是聊到忘我了吧……
「将军。是我赢了。」
「姆,无路可走。我输了。」
木场和洁诺薇亚在附近的桌子下将棋。
「……这样洁诺薇亚学姊就输五局了。」
小猫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一较高下。
「加斯帕要不要喝茶?」
朱乃学姊对着社办角落的大纸箱开口。
「谢、谢谢学姊~~!」
纸箱里面传出声音。没错,加斯帕就在那个纸箱里。
「加斯帕,喝茶时给我离开纸箱。」
我一边叹气一边开口,但是这样只是让他哭着表示:
「对、对不起——!我不要!我不要去外面!」
他就像这样,不擅于与人应对,所以总是待在纸箱里。是个令人伤脑筋的学弟。
「各位,我回来了。」
走进社办的人是社长。
社长进来之后,社员就此到齐。
—○●○—
在神秘学研究社的例行会议上,社长一脸困惑地开口:
「我们得提交社团活动报告才行。」
「咦?那不是才刚提交吗?」
这是我的反应。基本上社长之所以离开这里,就是为了将社团活动报告交给苍那会长。社长叹气说道:
「表面上的活动报告有我刚才交出去的『UFO与恶魔的关联』就OK。问题在于我们身为恶魔的活动报告。最近发生太多事件,害我完全忘记提交期限。今年和去年不同,截止日期稍微早了一点。」
「恶魔的活动报告……啊。」
对于第一次听见的事,我歪头表示疑惑。这时木场为我补充说明:
「照埋来说,身为纯血种的社长必须就读位于冥界的上级恶魔学校。但是社长以特优生的身分来到日本留学。如果不在驹王学园修完原本该在恶魔学校修的学分,就必须强制返回冥界。」
现代的恶魔面临绝种的危机,甚至严重到必须接纳人类成为转生恶魔的程度。嗯——社长身为两位纯种恶魔的结晶也很辛苦。
朱乃学姊针对木场的说明进行补充:
「关于取得学分的方式,以社长来说,除了和人类签订契约之外,还包括研究人类世界的——日本的魔物、妖怪等种族。其实为了协助社长的研究,我们眷属也因此得到相当程度的活动自由。」
喔——原来如此。所以社长才会成立神秘学研究社啊。我们眷属能够在人类世界生活,也是因为身为社长的仆人,为了从事神秘学研究社的活动而得到许可。要在人类世界生活,必须有所属单位、负责职位,以及实际业务才行。
社长环视围着桌子坐定的全体社员,郑重其事地开口:
「就是这么回事,现在开始我要制作提交冥界的活动报告。我想知道住在这个镇上的魔物和妖怪近况如何。依照惯例,先去郊外沼泽找住在那里的博学河童打听一下好了。」
河童?是指头上顶个圆盘、最喜欢吃小黄瓜、住在水边的那种河童?
不理会满心讶异的我,木场举手对社长说道:
「社长,那个河童回老家了。他说要继承家业种植小黄瓜。」
「……这样啊,回老家啦。总比在这里梦想当个饶舌歌手踏实多了。」
社长不住点头,好像在表示赞同。
「那、那是怎样,什么饶舌歌手河童?」
我适么询问木场。
「不想继承小黄瓜农家的河童离家出走,住在这个镇上。它会唱点饶舌歌。我经常听他唱那首『尻子玉狂想曲』。」
这个歌名也太莫名其妙了……是哪门子的狂想曲啊。
「……几乎要晒乾圆盘的都会之光,无法传达我的愤怒是为哪桩,拿走你的尻子玉看有什么名堂。」
喔喔!小猫突然唱起饶舌歌来了!
「小猫是他的歌迷。」
木场如此说道。真的假的啊,小猫。她喜欢饶舌歌喔?话说这个歌词也太独特了……因为是河童写的吗?
「可是因为父亲罹患圆盘缩小症,所以回老家了。他的老家采用现在很少见的传统妖怪式耕种法栽种小黄瓜,这下总算可以维持传统了。」
妖、妖怪式耕种法和圆盘缩小症又是什么……出现许多我完全没听过的词汇,害我脑袋一团混乱。
「那么,去找住在四丁目那栋老旧洋房,喜爱八卦的无头骑士好了。」
「无头骑士?」
社长又说出我没听过的词汇,害我忍不住复诵。于是洁诺薇亚回答我的疑问:
「就是没有头的铠甲骑士。骑着巨大的马,拎着自己的头颅,是种会预言死亡的魔物,主要在欧洲活动。我也打倒过好几个。」
不愧是待过梵蒂冈的驱魔师!驱除魔物是拿手好戏!
木场在我面前放了一本很厚的书。这是什么?
「魔物大图监。说出你想看的魔物名称,就会自动打开页面。比方说『无头骑士』。」
话声一落,书便自行掀开,书页也自动翻动。喔喔,好魔法的方式!接着书页在我的眼前静止。看了一眼,上面是骑着马,没有头的骑士的插图,还写着我看不懂的文字。这是恶魔的文字吧。我还没办法完全看懂。
我看不懂上面的说明,但是能从插图明白无头骑士的特征。
坐在我身旁的爱西亚也看着书上的插图和文字,好像很感兴趣。
「那位无头骑士不久之前因为严重的颈部椎间盘突出,住进专科医院了。」
朱乃学姊看着手边的资料,向社长报告。
没有头还会颈部椎间盘突出!莫名其妙嘛!把头拿在手上也会造成椎间盘突出吗!
听到朱乃学姊的报告,社长也叹了口气。
「这样啊,无头骑士也很辛苦呢。要好好爱护脖子才行。」
这样听下来,社长她们的情报来源好像都联络不上。于是我指着装有混血吸血鬼加斯帕的纸箱开口:
「社长,既然如此,要不要试着把少见的纸箱吸血鬼写成报告交出去啊?睡的不是棺材而是纸箱的罕见吸血鬼,应该没几个。」
「学、学、学长——————!你、你在说什么啊————!」
纸箱中传出惨叫。我来到纸箱旁边拍了两下:
「你已经是社长的眷属了,就应该配合才对。你喜欢怎么样的纸箱?纸箱里面住起来的感觉如何?不同厂商的纸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话说干脆就这样把他整箱传送到冥界比较好吧?」
「呜哇————!一、一诚学长要把我打包出货吗————!」
「纸箱吸血鬼。还是产地直送的喔!」
我和加斯帕闹了一阵子,社长语带叹息地开口:
「好吧,我知道了。就采取其他手段吧。」
「其他手段?还有其他人选吗?」
社长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学园里有个人类,对于魔物的知识相当丰富。」
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事。
—○●○—
啪——叩——
网球场传来挥拍击球的声响。
社长带着我来到网球场。听说社长想找的人好像就在这里。
话说回来!女生的网球装果然赞!铁丝网的另外一边可以看到迷你裙和底下的安全裤!尽管不是真正的内裤,但是那也很棒!更棒的是大腿!大腿超棒的!夏天的网球果然是最棒的!
「是野兽兵藤!不准看这边!」
「变、变态!」
呜喔喔喔!女生们发现我在铁丝网旁兴奋地看着她们,发出强烈的抗议!大概是因为我太好色了,女生都很讨厌我。哼!无所谓,我可以亲近社长还有爱西亚就够了!只是让我参观一下有什么关系!
「罗嗦!看一下你们也不会少块肉,有什么关系!」
「被你看到就是我们的损失!想看就带木场同学过来!」
「不要!不准让我进入你的视野里!救命啊,木场同学!」
可恶!居然把我当成脏东西!型男就那么好吗!该死的木场!下次请跟我一起过来!只要有你在场,我就可以看到爽了!
「过来,一诚。走罗。」
社长伸手扶着额头,显得十分伤脑筋。不好意思,社长。我的情色感应器一旦启动,注意力就会忍不住偏到那边…
「那么社长,那个人知道社长是恶魔吗?」
「姑且知道。这所学校也招收和恶魔有所交情,生活在特殊环境的人类。在这种人入学时,我们会针对以这所学校为根据地的恶魔稍微说明。」
我和社长坐在网球场附近的长椅,聊着这些话题。
喔——原来这所学校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
我们和对方预计在这里碰面,但是好像稍微来得太早一点,对方还没现身。
我很好奇女生那边的状况,动不动就看往网球场。这时,一阵达达的马蹄声传进耳中。
「呵呵呵呵呵!日安啊,莉雅丝小姐!真难得你会过来这里!欢迎你啊!」
一名高声大笑的女子骑着巨大的马现身!棕色头发带着高雅的卷度。话说她竟然在学校里骑马!
我认得她。她是网球社社长——三年级的安倍清芽学姊。我不会漏掉任何美少女!
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安倍学姊身后的东西!一个没有头的甲胄骑士也骑在马上!呜哇啊啊啊啊啊,真的没有头!
嘶嘶嘶嘶嘶——
那匹马放声嘶鸣!肤色黝黑的大马!眼睛闪烁诡异的光芒!鼻子喷出的气息也很沉重!这匹散发危险气息的世纪末霸者专用马是怎么回事!
安倍学姊下马之后,发出「答——答——」的声音安抚马。同时无头骑士也一起下马。
「呵呵呵,这匹马很棒吧?前一阵子,住在这个镇上的无头骑士史密斯先生的头住院了,这段期间由我照顾它。」
学姊说得颇为自豪。等等,这匹马是魔物?难怪,我觉得它身上散发奇怪的气息!不过一个高中女生不应该骑这种马吧!
「这位是史密斯先生的身体。」
明明没有头,无头骑士依然做出好像低头的动作。大概是在打招呼吧。原来这就是无头骑士啊。魔物在学校大摇大摆不太妙吧!我记得他的头因为颈部椎间盘突出,住院去了……身体倒是没事。现在是夏天,光是用看的都觉得铠甲很热。
还有他手上抱的那颗西瓜是怎么样……
「哎呀,把魔物带进学校是违反校规喔。」
社长对安倍学姊如此说道。我觉得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违反校规了,社长!
「头住院的期间,总不能让身体单独行动吧?所以我才把他和马一起带回来照顾。不过也不能让他白吃白喝,所以找了一个工作给他。就是网球社的吉祥物!无头骑士『无头本田同学』!以西瓜来代替头!很适合夏天吧?」
「吉祥物?不不不,这行不通吧!他怎么看都是魔物!完完全全没有头!太可怕了吧!没有头还会动!拿西瓜来代替更是莫名其妙!还有本田?本田是怎么回事!」
我如此吐嘈——但是社长好像接受了,点头表示:
「既然是吉祥物就没办法了。」
「社长?咦咦!这样真的可以吗?没有头耶!」
「头不是问题。」
问题大了,社长!没有头耶!没有头的东西应该不会动吧!那个无论怎么看都是怪物一类的东西吧!
「会长答应我时也是这么说的。」
这是学姊的反应。岂有此理!连会长也这样!没有头耶!
「呀啊——!本田同学——!你的西洋甲胄今天依然闪闪发亮呢——!」
「没有头的吉祥物真是创新!好可爱喔~~!」
铁丝网另外一边的女子网球社员发出欢喜的尖叫!无头骑士举手回应。
喔喔喔,好惊人的人气!总觉得他这么有人气是一件很不对的事,难道无头骑士在高中女生族群当中正流行吗!
「兵藤去死!」
「离开莉雅丝学姊!畜生!害虫!」
「本田同学!砍下兵藤同学的头!」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无头骑士比我还有人气吗!怎么可能!怎么看都是我比较像人吧!尽管是恶魔,但是总比没有头的魔物骑士要来得可爱吧!而且有头!
无头骑士拍拍极度震惊的我的肩膀——不对,是本田!
「本田——————!你明明没有头为什么比人模人样的我还有女人缘!没有头反而比较受网球社欢迎吗?是这样的吗?原来是这样啊!社长,请把我的头砍下来!如果这样就有女人缘的话,很划得来的!断头PLEASE——!」
「冷静一点,一诚。这样会死喔。」
呜呜,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在我乖头丧气时,学姊话锋一转,詾问社长:
「那么莉雅丝同学,你找我有什么事?」
「网球社社长安倍清芽同学,不好意思,我想采访身为魔物驾驭者的你,不知道方不方便?如果可以针对你驱使的魔物和妖怪请教你几个问题的话就更好了。」
社长如此请求,但是——
「我不要。」
安倍学姊立刻拒绝。
「为什么我得把自己的事告诉你这个恶魔?我很感谢你接纳在特殊环境长大的我进入这所学校,不过这和你的要求是两回事吧?莉雅丝同学在各种业界都有人脉,应该不需要拘泥在我身上吧?」
唔唔唔,她对待社长的态度让我有点不爽!但是社长维持一贯的冷静,继续交涉。
「建立我们之间的人脉,也是一个选择吧?」
安倍学姊把手放在嘴边,高声大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你也太自抬身价了!不过若是和你建立关系,之后会很可怕吧!同样的,我和身为恶魔的会长也想保持一定的距离。和恶魔交易要慎重,否则连灵魂都会被拿走。
「…………」
安倍学姊的反应让社长无奈叹气。
啊——对喔。这就是非恶魔的人们对我们的认知。
我变成恶魔,开始在恶魔的世界奋斗之后,不知不觉间已经颇为融入恶魔的行事方式。
然而对于非恶魔的人而言,恶魔是魔性的象征。签订契约,就表示必须支付相对的代价。大家都觉得和恶魔进行交易是很可怕的事吧。
如果我还是人类,有恶魔找我交易的话,我也会害怕吧。
因此就连社长也只能苦笑说道:
「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不会为了这种程度的交易做出那么夸张的事喔。我会以一般的方式,请你喝茶或是吃饭作为答谢。这样也不行吗?」
「朱乃学姊泡的茶超好喝喔!」
社长如此邀约,我也在一旁帮腔。这时安倍学姊好像想到什么,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呵呵呵呵,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依照一般的方式交涉太无趣了,不如这样吧。我和我驱使的魔物一组,莉雅丝同学和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一组,来场网球比赛如何?赢家可以无条件要求输家任何事。」
喂喂!怎么突然说要比网球!而且这种条件是怎样!
「哎呀,这个主意听起来很有趣。网球的话我也会打。如果我们赢了,你就得接受采访,协助我写报告喔?那么如果清芽同学赢了,你有什么要求?」
喔喔!社长答应得好干脆!你真的很喜欢比赛呢,大姊姊!
安倍学姊的视线忽然移到我身上,盯着我端详起来:
「……莫非,你就是现在业界蔚为话题的『赭红色的龙之帝王』赤龙帝?」
「是、是的,我就是。」
美少女学姊以很感兴趣的眼神看着我,照理来说感觉应该不坏……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人的眼神很可怕……该怎么说,那是种危险收藏家的眼神……因为不曾有人以这种眼神看过我,真的很可怕。
「我决定了。如果我赢了,可以把他借给我吗?稀有的龙族真是棒极了!既然是恶魔的眷属大概不能给我,但是如果暂借一下——」
「不行。」
社长立刻带着笑容回绝。她的笑容虽然灿烂,却散发一股恐怖的气息。太、太吓人了,社长!
社长很重视自己的眷属恶魔。而且她有特别宠爱我,大概是因为这样,只要出现类似这样的话题,她就会非常严格。社长把我拉到身边,一副不打算交给任何人的样子:
「他是我重要的仆人。如果你有这种想法,我绝对不会让你碰他一下。」
见了社长的反应,安倍学姊叹口气:
「既然如此,就当作没这件事——」
「我们接受。」
突然冒出第三人的声音,盖过安倍学姊的意见。
我转头一看,来者是朱乃学姊。
「如果我们赢了,清芽同学就要协助我们写报告。如果清芽同学赢了,一诚就暂时借给你。这样可以吧?」
咦?无视我本人的意愿吗!本田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表示同情。啊,本田说不定是个好人……
「等一下,朱乃!」
社长试图对朱乃学姊表示异议,但是朱乃学姊说声:
「社长,只要打赢就好。只要你赢了就万事顺利。」
面对朱乃学姊不由分说的态度,社长原本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果然,我的意愿还是不被当成一回事吧!
「好吧,我明白了。」
得到社长的同意之后,安倍学姊高声大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那就成交罗!老实说,你们想和我这个网球社主将对决真是太有勇无谋了!你们好好练习吧!我驱使的可爱魔物可是连网球都打得很好喔!」
「我会让你见识一下上级恶魔的网球。我才不会把我可爱的一诚交给你这种人!」
「那我可要好好地拭目以待!呵呵呵,这个嘛,等我得到兵藤学弟,到时候一定要用和你不同的方式来好好疼爱他!」
双方脸贴着脸,相视而笑。好可怕!脸上虽然在笑,身上却散发惊人的杀气!你们两个都是来真的!我、我变成赌注了!我之后会有什么遭遇啊!
「对不起了,一诚。」
朱乃学姊抱着我向我道歉。胸、胸部的触感!
「我要是不那么说,社长就不会继续谈卜去。我也会努力的。」
「好、好的!我没关系!」
能得到朱乃学姊这样的对待,我也没什么好抱怨了!
只要社长赢了就万事OK,但是我也很好奇暂时被借给安倍学姊会发生什么事。那种收藏家的视线是很吓人,但是她长得那么漂亮,而且还说会好好「疼爱」我。说、说不定我会碰上入浴事件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好处!我不禁如此妄想。我这个仆人怎么会如此不忠于主人又好色啊!
不过我没打过几次网球就是了……
—○●○—
决战当天——
「呵呵呵。光是你们没有逃跑敢来赴约就值得称赞。」
已经先到球场等待的安倍学姊以得意的笑容迎接我们。铁丝网的另外一边有各式各样的怪物瞪着我们。那些就是安倍学姊驱使的妖怪和魔物啊。还挺多的。它们全都散发异样的气息,超可怕的!
至于那个吉祥物,也就是无头骑士的身体——本田,则是对我挥手致意。本田!你果然是个好人!
「今天赢的是我们。」
社长也充满信心,如此宣战!社长好有斗志啊!
「比赛方式如下,单打两场、双打一场,总共比三场,由取得两场胜利的一方胜出。我和莉雅丝同学一定要出赛。剩下的选手双方各自抽签决定。」
安倍学姊已经准备好签了。准备得真周到。只是绝对不要让我抽到啊——!我真的毫无自信!由我上场一定会拖累社长,这种时候还是让朱乃学姊、木场,或是洁诺薇亚抽到吧!拜托了!签的前端如果是蓝色就是单打选手,是红色就是双打选手。
「我是单打。」
「单打。」
喔喔!马上就有人抽到了!单打选手是朱乃学姊和洁诺薇亚!我的祈求灵验了!
「我是双打。」
社长是双打之一!
那么拜托让双打的社长和木场还是小猫搭档吧!没有运动细胞的爱西亚和不擅长打网球的我一定派不上用场!
我闭上眼睛抽签之后,提心吊胆地睁开眼睛——签的前端是红色的!
「看来我的搭档是一诚。一起加油吧。」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假的!」
社长面带笑容,相对的我则是一脸苍白。我的背上窜过一阵寒意!这股压力也太大了!我绝对会扯社长的后腿!
于是来到第一场比赛。出战的是朱乃学姊。对手是——
「请多指教~~」
双臂化为翅膀的——魔物女孩!呜哇————!好可爱!原来还有这种女性魔物!
「是哈比啊。那是一种长了翅膀的魔物。多半都是女性。」
社长为我说明!真的假的!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女生,魔物业界也太广大了!而且胸部又很大!虽然脚上长了鸟爪,却有七分像人,又是美少女—真叫人受不了!
哈比运用翅膀上的手掌灵巧地拿起球拍,和朱乃学姊在球场上各据一方。
「朱乃学姊加油!」
我放声为朱乃学姊加油。同时也在心中喊着「哈比美眉也加油!」这是我别有用意的真心话。我怎么这么好色!可是有那么可爱的魔物陪伴我,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啊——我开始觉得建立魔物后宫也不错了。
「哎呀哎呀,真是漏洞百出啊,哈比小姐!」
「讨厌~~这位恶魔大姊好强~~」
比赛是由朱乃学姊获得压倒性的胜利,我们得到一胜!好!这样一来只要下一场洁诺薇亚赢了,我们就赢了!我也不需要双打了!
「好,轮到我了。」
洁诺薇亚一面拿着球拍转动,一面走向球场。虽然洁诺薇亚说她没什么球类运动的经验,但是她的运动神经超群,应该有办法吧!
「请多指教。」
洁诺薇亚的对手是下半身是蛇的女子。唔喔喔喔!虽然下半身是蛇,却别有一番韵味!话说这个女性魔物也是相当不错的美少女!没、没有大腿虽然让人非常遗憾,不过还有胸部!光是这样我就可以!
「是拉米亚族啊。她们同样也是女性较多的魔物种族。」
什么!都是女性的魔物还不只一种!太棒了!世界真是太大了!下次去收服魔物好了。我想去都是女性魔物的村庄!
我的梦想逐渐扩张,妄想也越来越膨胀,这时无头骑士本田过来请我吃西瓜。有西瓜吃我是很感谢,但是把代替头的东西当成甜点端出来是怎么回事啊,本田……
不过那个小姐的蛇身动起来不太方便吧?这么一来应该是动作灵活的洁诺薇亚会赢——正当我如此心想之时。
「唔!厉害!」
洁诺薇亚陷入了苦战!
「看招!」
没想到蛇女小姐意外地强!或许是因为下半身是蛇吧,她不太需要移动,光是伸长身体就可以占据整个球场!而且还像蛇一样难缠,是那种撑过攻击,等待机会逆转的类型!
「非常抱歉,是我能力不足。」
洁诺薇亚向社长道歉。经过长期抗战之后,最后是洁诺薇亚输了!
呜哇——这样一来,要打最后一场的我岂不是责任重大吗——
「没问题,我和一诚会赢的。你们也放心吧!」
社长干劲十足!我也得下定决心才行吗!
「我也要在最后的双打上场。搭档嘛——是雪女。来吧,我可爱的雪女!」
安倍学姊朝着那群怪物大喊。
真的假的!雪、雪女!我在脑中想像穿着单薄和服的妖艳美女妖怪!
就是在雪山和遇难男子有段命运的邂逅,之后化身人类走进人类社会的那个雪女吧!就是最后还嫁给那名男子的雪女吧!
继哈比、拉米亚之后是雪女!让我冻死吧,雪女小姐————!
「呵哮——————————————————!」
一只巨大的白色大猩猩在我眼前放声咆哮。
咚咚咚咚咚咚!它举起粗壮的双手敲打厚实的胸膛,做出大猩猩的捶胸动作。安倍学姊向我们介绍那只大猩猩:
「我来介绍一下。它就是雪女——也就是雌性雪怪,名叫克莉丝蒂。」
「克莉丝蒂——  」
超乎想像的清灵名字以及残酷的报告让我吓到眼珠快要蹦出来!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雪女?你少骗人了!那种东西明明就是巨大的白色大猩猩吧!啊,可是它的头上的确有个可爱的蝴蝶结没错!但是它的猩猩度已经达到令人无法原谅的程度!
「开什么玩笑!雪女小姐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体毛茂密又会捶胸的家伙————!你知不知道捶胸是什么!是大猩猩吓阻外敌的动作耶!那根本就是捶胸!它明明就是大猩猩!是大猩猩啦!」
听到我的血泪控诉,安倍学姊怒不可抑:
「你别胡说!克莉丝蒂是称职的雪女!这女孩的妈妈更是极为称职的雪女,为了保护雪山,不知赶跑了多少支登山队伍!」
「当然会逃跑!看到这种东西出现当然会跑!在山上遇见巨大的白色猩猩你会怎么办!除了逃跑以外没有其他选项吧!在雪山连可以用来与它建立友好关系的香蕉也会冻得硬梆郴而派不上用场!只能拿来敲钉子!」
你看你看你看!它都在我们眼前做出大猩猩的特有动作,握拳撑地步行了————!那是大猩猩!学名叫「西部大猩狸」的大猩猩!雪山大猩猩走进人类社会啦——在冻死之前就会被那健壮的体格挥出的拳头打死了!
「呜呵呜呵。」
叫声还是「呜呵呜呵」——————!完全就是猩猩!
「一诚!雪女的冷冻喷气很厉害喔!若是中招立刻会变成冰雕!」
「社长!咦?那真的是雪女吗!书里、电视上出现的雪女不都是美女吗!头上戴的那个蝴蝶结可爱过头反而让人涌现杀意!再说冷冻喷气是哪招!我没听过那种网球用语!」
「所谓现实比小说更离奇。一诚,这句话你要铭记在心。」
「我不要————!不需要这么离奇吧————!就算是作梦也好!我喜欢的是性感的雪女啊————!口吐冷冻喷气的大猩猩岂不是怪兽吗!那是冷冻大猩猩怪兽猩莉丝蒂才对————!滚回去!给我滚回山上去————!」
「克莉丝蒂。他好像对雪女很有兴趣的样子喔。美丽真是罪过啊。」
安倍学姊做出极度危险的发言!别这样!我对大猩猩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要说那种话让大猩猩注意我好吗!
但是大猩猩盯着我看了一会儿……
「呜呵呵(笑)。」
露出嘲弄的笑容瞄了我一眼!
噗滋!我脑中有个地方猛然绷断!
可恶!我怒火中烧,干劲一涌而上!克莉丝蒂!不对,猩莉丝蒂————!
「一诚先生,加油!不要输给克莉丝蒂!」
「加油喔,一诚。期待你帅气的表现。」
爱西亚和朱乃学姊为我加油!唔喔喔喔喔!听到她们的声音,我可不能辜负社员的期待!对于大猩猩的愤怒以及来自美少女的声援,使得一股热流瞬间流遍我的全身!
「可恶!事到如今只能上了!社长,我会努力的!」
「说的好,一诚!这样才是我的眷属恶魔!」
我对网球完全没有自信,但也只能硬上了!现在不能退缩!我可不能让女孩子看见我窝囊的一面!我总算是靠色狼毅力振作起来。
但是在我振作气势之时,一个难以置信的物体映入我的视野。
嗡————!振荡空气的低沉声响!猩莉丝蒂挥舞可怕的东西!
「那支大到不像话的球拍是怎么样!」
猩莉丝蒂手上拿着一只巨大的球拍!那怎么看都是武器————!
我再次吓到眼珠差点蹦出来,安倍学姊却是稀松平常地回答:
「是特制球拍。」
「根本是钝器!那是武器吧!那个大小就算拿来对付巨大怪物也足以撂倒对手!那算哪门子的球拍!咦?我会死在那个东西下吗!」
要是那个从头上打下来,我会被线切成一块一块吧!
于是一较高下——不,是一决生死的时刻终于开始。
掷硬币猜中的社长选择发球权,安倍学姊则是得到选择场地的权利。
砰、砰。准备发球的社长拿球在地上弹了几下,然后高高抛起——一口气打出去!
社长打出的球在场内弹了一下,被安倍学姊打回来!接着一连串的来回击球就此展开。
「呜喔!呜哇!」
我也很想对球作出反应,但是两位高手的动作实在太轻快,我完全跟不上!
话说社长和学姊都具备不需要搭档也足以对战的球技!
……唔,嗯——虽然振作气势参加比赛,但是我真的有需要上场吗?仔细一看,猩莉丝蒂也不像有所行动的模样,只是待在一旁。不过只有全身上下那股吓人的震撼力不见衰退。
无所事事的我决定欣赏社长的美腿和安全裤。啊啊,社长白皙的腿看起来好滑嫩!大腿的光泽更是棒极了!
「克莉丝蒂!球到你那边去了!狠狠打回去吧!」
安倍学姊如此叫道。在我看社长的美腿看得入迷时,球好像飞往猩莉丝蒂那边。雪山大猩猩眼中闪现锐利的光芒,摆出架势!果然怎么看都不像雪女————!
「呜呵!」
轰隆!回荡在球场的巨响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拿球拍击球的声音!
瞬间有个东西以超高速度掠过我的身边————!
咚咙——————!爆炸声从我身后传来!
……我战战兢兢转头往后看……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陨石坑!喂————!球场被它破坏了耶!
我知道这是猩莉丝蒂刚才那球所造成的!但是球呢?球上哪去了?
「一诚同学!小心一点!刚才那拍把球打爆了!」
木场如此大喊。木场不愧是「骑士」!动态视力很好!
…………不对不对,球被打爆了?真的假的!猩莉丝蒂的击球可以破坏球和球场喔!会死!正面被这种球打到会死!
「滚回丛林去!这只大猩猩!」
双方的来回击球依然持续。我也参了一脚,设法把求打回去。
「不!克莉丝蒂的故乡是日本阿尔卑斯!」
「日本产的还叫克莉丝蒂!你不会想跟我说日本阿尔卑斯是外国吧!」
一面来回击球还一面和安倍学姊斗嘴。我也越打越顺手了!正当我如此觉得时,猩莉丝蒂嘴巴大张——
「噗呼——————!」猩莉丝蒂口中吹出风雪!呜哇,好冰!冷死了!适就是所谓的冷冻喷气吗!真的是怪兽!
僵。啊,我拿着球拍的手不知不觉结冻了——
我的动作变得迟缓。球毫不留情地夺得分数。
「呵呵呵呵呵!这下我们赢定了!」
安倍学姊把手放在嘴边高声大笑。
唔……面对冷冻大猩猩的威胁,我无计可施。我会就此变成网球社社长的玩具吗……这、这样也不见得是坏事,但是仔细想想又有之后可能遭到社长怨恨的预感……因为社长最近对这方面特别严格……
正当我陷入苦战时,没有头的甲胄骑士走到我身边。
「本田,你想干嘛?」
本田拆下自己的铠甲,用拇指指着率洞。
「难道你要我穿上你的铠甲?」
我这么一问,本田便竖起拇指做出「没错」的手势。
「为什么,我和你可是敌对关系喔?」
本田拿出类似纸板的东西,用签字笔在上面写字。
『雪女是母雪怪这件事让在下也为之愤慨。穿上吧!宰了那个家伙!』
我压抑不住涌上心头的情感!本田——————————————!果然没错!先是哈比、拉米亚,之后接着出现是雪女,任何人都会觉得是绝世美女吧!很好,我明白,本田!那种怪兽不应该存在!
「本田!我和你只是不擅长打网球的恶魔和没了头的半吊子吉祥物骑士!但是!」
『没错,我们搭档就有机会获胜!』
本田在纸板上写字,回应我的想法!
「没错!我们一定办得到!」
我穿上本田,再次站上战场!热死我啦————!大概因为是夏天,穿上铠甲好像地狱一样热!但是这点小事凭气势就能解决!
「社长,有头了!有头之后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是、是啊,说得也是……」
连社长也受到我发出的莫名震撼力所震慑。
「长出头的龙骑士!让人有点热血沸腾!」
「不愧是一诚学长!穿上无头骑士铠甲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不知道该说炫还是逊。」
洁诺薇亚和加斯帕看见我的模样显得兴奋不已,小猫则是歪头思索。
「就让那只冷冻大猩猩见识见识,长出头的无头骑士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吧——!」
这天我们合而为一,一起奔驰在战场上——
—○●○—
「是我们输了。没办法,我就接受你们的访问吧。」
安倍学姊百无聊赖地这么说道。
我们赢了!穿上无头骑士铠甲的我的力量,在与对大猩猩的愤怒相辅相成之下,发挥超乎想像的威力。结果我们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取得胜利!但是——
「……本田,这拆不掉耶?」
我无法脱下铠甲。我的手擅自动了起来,在纸板上写字。
『抱歉。穿上在下会受到诅咒,暂时无法脱下。』
「怎么会这样!你骗我吧!原来你是受到诅咒的铠甲!不会先说吗!」
我忍不住放声大叫。这时安倍学姊说道:
「这下子伤脑筋了。根据吉祥物的契约,在无头骑士的头康复以前,本田同学都得待在网球社才行。」
「那要我怎么办!」
「不然就请兵藤同学以目前的状态,在网球社工作好了。这样好吗,莉雅丝同学?」
「好啊,只是在网球社帮忙的话就无所谓。反正有那身铠甲,清芽同学也无法对一诚为所欲为,我可以放心。」
社长接受了安倍学姊的提议。不是吧社长!这样太狠了!
「呜呵……」
冷冻大猩猩对快要哭出来的我投以热情的视线。咦……这是什么反应……?
「克莉丝蒂真是的,她在刚才的比赛当中爱上穿了铠甲的兵藤同学罗。」
安倍学姊说出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话!呜喔喔喔喔喔喔!怎么会有这种蠢事!我们的努力换来胜利,也衍生出悲剧吗!
「呜呵呵!」
猩莉丝蒂靠近我,眼睛变成爱心型!我感觉事关自身安危,于是拔腿就跑!本田的心情似乎也和我一样,跑起来健步如飞!
但是那只大猩猩也以拳步发挥惊人的速度追上来!别闹了!为什么连脚程也那么快,你这只冷冻大猩猩————!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怪兽大猩猩爱上我——!」
就是这样,穿上无头骑士本田的我,以网球社的吉祥物之姿,和猩莉丝蒂暂时共事一段时间。猩莉丝蒂的视线是那么热情,本田里面又是这么闷热,简直是地狱!在这段期间里,社长也顺利完成报告。太好了太好了。
对我而言,我在这个夏天体验到什么叫最差劲的职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