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七卷
  5. Scene1
  6. 繁体版

Scene1
2017-06-23 12:08:05

		

网译版 翻译 有希@轻之国度
Scene1 渡边理沙:即使自称为万物的灵长,但其实也不过只是猴子的一种。说是男女,也不过是雌雄罢了。
那个,是呢。与其他女孩子突然拉开差距的时候,应该是临近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吧?
总觉得啊,如果把其他女孩子比作史莱姆,那么我就是史莱姆王了,我的胸部就是大的这么离谱。
在那个年纪的女孩子,也有明明并不需要,却装大人穿戴内衣的孩子。但在我的情况下,内衣就已经成了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了。不带的话就会露点,还会摇晃不停。胸部的摇晃方式虽然根据大小和形状的差异而各不相同,但当时,我的胸部都已经到达了波涛汹涌的等级(顺带一提,在这等级下,会让肩膀僵硬,在田径竞技的时候也会让记录变差哦?我没有开玩笑)。
然后,那个年龄的男孩子对性都很兴趣盎然吧?所以啦,那些男孩子每天都以想把我盯出个洞来的目光注视着我的胸部。当时的我可是个纤细敏感,容易受伤的少女,因为被那样尽是盯着胸部看而感到害羞不已。
即使从小学毕业,成为了初中生,胸部还是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只是自说自话地继续变大,而吸引男生视线的引力也越变越大。
但是,要习惯还是能习惯的,很快我就对这方面的视线毫不在意了。不对,应该说是开始觉得自己有能够吸引男性注目的武器,而感到有了种优越感。要改变还真能改变呢,真是的~
然后,在初中二年级,临近暑假的那一天——
我被女孩子们所憧憬的足球部王牌给告白了。但是,那个人在告白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的脸,而是盯着胸部。我受不了地表示『你好好看着我的脸告白如何?』他倒是一脸认真的回答道『抱歉。但是,视线移不开』。我因为觉得太过可笑而爆笑了出来。顺带一提,那王牌君虽然很收欢迎,交往的女朋友也不停地换人,但似乎是被我一笑而伤到了自尊,生气地离开了。
嘛,就因为经过了这些人生,我才意识到原来男人都是笨蛋。
不管是如何一本正经的男生,在胸部面前,比起理性绝对会优先本能。他们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理性。
当然,这并不特指男性。以女性的角度来说,多数会以个子高、运动神经优秀这种能够轻易看出的生物学上的优劣来判断男性。事实上,我不觉得那个王牌君会有什么不错的内在。然而,光凭外表和运动神经就被吸引而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子可多的是。
要问我想说什么,那就是——
我觉得人类不管怎么说,都是本能优先于理性的生物。
再说的直白些,我觉得……人类并不是那么聪明的生物。归根到底,人类也只不过是猴子的一种罢了。
要把这当作信念或思想虽然有点言过其实,但这对我来说却是牢固的想法。
“我代表精灵诸氏族,向百忙之中还赶来的各位表示深切的谢意。本来应该将各位当作国宾,来尽可能地来招待各位但是,正如各位所见,本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事态依然十分紧急。请允许我们省略一切礼仪的事项,直接开始这个会议。”
优古德拉希尔的最高权力者,约束着精灵十二氏族的艾尔德拉斯大长老站起身来如此寒暄道。
这里是被魔神古梦所破坏,还没有重建的优古德拉希尔的大长老府邸。大长老、大神官和尕尔冈西亚王三方四处奔走,呼吁各国,终于开展了第一次针对教会问题的对策会议。
我……丽萨竼,也是作为反教团势力之一的旭日骑士团副团长(其实是团长啦!)来参加这个会议的。
(哼嗯。虽然是非常仓促地开展的第一次会议,但聚集的人数倒是不少呢。)
我观察着出席的人,如此想道。
大陆东边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种族,国家的规模也各不相同,但主要国家的数量大概有十五个。其中,被请来的一共有八个国家。因为在埃塔纳尔并没有国家联盟之类的组织,能叫齐八个国家,这个数字已经十分可观了。
(但是,并非首长,也就是像国王那样站在国家顶点的人亲自来参加呢。)
优古德拉希尔的大长老艾尔德拉斯,阿莱安的大神官德鲁邦,还有尕尔冈西亚王国的尕尔冈西亚王。这三人作为国家首席亲自参加。但是除此以外的其他五国则派遣作为首长代理人的大臣、将军或皇子来参加……我则作出了(除了呼吁展开会议的三国,其他五国对会议的认真程度看来相差甚远)的推测。
“虽然应该已经通过使者传达了召开此次会议的理由,但我还是再次说明一次吧。现在,埃塔纳尔全土面临着重大而紧要的危机。崇尚着被称为吉亚斯巴尔克的邪神的教团,正企图让埃塔纳尔全土陷入破灭。他们为了让沉眠在各地的魔神——被称为邪神的下仆的怪物们——而在暗中行动着。而实际上,教团的狂信者在这优古德拉希尔,成功地让水神贝利亚娜亚所封印的邪神古梦复活了。虽然大家齐心协力击败了它,但却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我们必须跨越国家的隔阂,齐心协力,打败教团才行。”
呼啊啊啊啊啊。
如同在嘲弄认真演说的大长老一般,坐在我正面的年轻人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头上显示的角色名叫做马丁。那是领土广阔,人口、军事力,一切都被成为东部最大的贝尔阿当王国所派遣的第二皇子。
“哎呀,失礼了。”
马丁道歉了。但是,他的视线黏在我的胸部上,完全没有表示出丝毫诚意。
“那个,该怎么说呢。大长老,从使者那里听到的这些就别说了,说些要点吧。我们可并不是那么闲的。嘛,也许当中也有很闲的人啦,但至少我并非如此。简而言之,为了击败那个教团,你们需要我们的协助吧?那么能不能说说你们的要求,以及对我们的回报呢?”
多么无理的态度!而且还是对着一国的代表,在其他国家代表们的面前如此说话!而且这家伙的视线还黏在我的胸部上!
不可能有这样还不发火的人。
但是,大长老并没有老糊涂。他(至少在表面上)没有表露出一点点生气的样子。
“皇子。相对于要求的回报,这个想法希望您能够舍弃。这关乎埃塔纳尔全土的存亡。所有的国家都应该为了维持和平而互相帮助,歼灭教团,正是为了这点才开了这个会议。”
尕尔冈西亚王静静地说道。但是,与大长老不同,虽然口吻十分平静,但太阳穴处却青筋暴起。
“呵。你是说要我们无偿帮助你们吗?”
“就是这么回事。”
“嘿诶诶~完全没有准备任何谢礼吗~”
马丁依然凝视着我的胸部。也就是说,对于皇子而言,似乎我这边比起会议更加重要。的确,我是拥有形状和大小都十分理想的美乳之人,但在关乎世界存亡的会议上展现出如此态度,不管怎么说也太那个了吧?
“如果您有什么想说的,请不要客气地说出来。这个会议就是为此而开的。”
大神官德鲁邦刺探道,马丁终于将视线从我的胸部上移开,环视了出席的所有人。
“那么,因为我讨厌浪费时间,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在这里聚集的所有国家中,最有力量的就是我们贝尔阿当。而对我国说什么想毫无回报地借助我们的力量?梦话就在睡觉的时候说吧。以上。”
尕尔冈西亚王已经发出愤怒的波动站了起来,而艾尔德拉斯长老则以手势制止了他。守在马丁背后的护卫已经将手置于剑柄之上,感觉已经不是大家能友好对话的气氛了!
“唔嗯,嘛……也有道理。”
“虽然说是埃塔纳尔全土的危机,但这也太过夸张了,让人难以相信——”
“不!这都是真的。虽然我也知道这让人难以置信。还是说,你们觉得艾尔德拉斯长老、尕尔冈西亚王和我会联合起来欺骗你们吗?”
“我是没有这么说啦。”
“哈,那又如何呢?毕竟很可疑。”
“你说什么!听好了,小子。这是必须迅速处理的问题,应该要舍弃那些小利益才行。”
“不不,等等,尕尔冈西亚。既然要让我们为了教团对策而拿出兵力和资金,这就不是『小利益』,而是大问题了。”
“我国最近的财政状况也十分严峻。”
以马丁的发言为首,各国也开始说起自己的想法。因为推心置腹的坦率发言很多,并没有变成奇怪的讨价还价的应酬……但是……被招来参加会议的马丁他们的发言,开始渐渐表露出『邪神和教团什么的总感觉是骗人的』『你们有些什么企图吧』『虽然不太明白,但我国不想出钱和兵力』的利己言行和不信任感。
(啊,这不行了呢。凭口头所说的话,完全无法理出个头绪来。)
我如此确信,并冷冷地看着那些变得渐渐失去理智的人们。
会议结束了。或者应该说是被迫中断了吗?
我离开了大长老的宅邸。
(嗯……虽然会议变成了那样,但天气还是毫无关系地十分不错呢。)
被浓绿森林包围着的优古德拉希尔,虽然小镇依然惨不忍睹,但空气却依然新鲜如故。那浪费时间的会议似乎让我十分疲劳,每次呼吸新鲜的空气,就有种HP都渐渐得到恢复的感觉。
“啊,丽萨姐。”
“会议怎么样了?”
“旭日骑士团今后也会被编入联合军中吗?”
一看到我的身影,滞留在优古德拉希尔的菜月、次郎和其他几位骑士团成员都立刻跑了过来。
“嘛,先等等。这里会被人看到的。”
我迅速向镇外走去,来到没什么人烟的地方后,才大大叹了口气。
然后,轻轻地缩了缩肩膀。
“我从结论开始说哦。会议失败了。虽然在发表了为了地狱教团的威胁,各国需要齐心协力的申明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但那只不过是原则话说的好听。真心话完全不同。总觉得要编制反教团联合军简直是痴人说梦呢。”
听到这些,团员们也都十分动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既然是埃塔纳尔全土的危机,那么不管是谁都应该出力吧?”
“完全搞不懂!不组织联合军,难道要各国各管各地战斗吗?”
我苦笑了起来。
团员几乎都是青少年,也就是初中生或高中生。作为女子大学的大学生,我比大家都要年长。而且,在这年龄段,即使只差一、二岁,精神上的差异也是十分显著的。
“大家齐心协力,我也认为这是十分优美的语句。但是,现实可并没有那么天真。”
我说出了在会议席上,各国的利害与自尊激烈对立,大长老、大神官和尕尔冈西亚王以外的参加者对教团的危机感十分欠缺的事情。
“但是,即使我们这边没有干劲,教团那边可也会攻击过来的。他们可是认真的想要让邪神吉亚斯巴尔克复活的。对吧?丽萨姐?必须齐心协力战斗才行!”
菜月露出了如同愤怒的猫一般的眼神。
“别对我生气啊。我也很困扰。”
“丽萨姐,你看起来很平静呢。难道不生气吗?”
“不会啊。因为我早有这种预感了。”
“咦……”
“人类啊,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聪明。而是更为愚蠢的生物呢。就算告诉他们埃塔纳尔全土陷入了危机,也只会说『哦,是这样吗』。即使让我赌上脑袋也行。如果事态没有发展到会让自己或家人的安全陷入危机,大家都不会认真起来的。”
“你凭什么依据那么说?”
菜月以尖锐的口吻向我质问。她的瞳孔闪烁着光芒,直直地凝视着我。那是接受世界上正义必胜,邪恶一定会毁灭的教育而成长起来的天真孩子的目光。而对我来说,总觉得有些太过炫目了。
“因为,你想想嘛。我们原来的世界——盖亚可是有好多的核兵器哦。那是能够将全世界的人类毁灭几十次的大量恶魔兵器。不管是谁,只要按下按钮,就会立刻开始冤冤相报的循环,让人类文明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但是,有没有认真想要废除核兵器的政治家呢?而普通的人们又如何?将可能毁灭世界的核兵器废止,认真思考,认真行动的人又有多少?菜月,你又如何呢?”
“————”
“我并不是坏心眼才这么说的。毕竟连我也没有参加过一次废止核兵器的游行和活动。”
我将视线从菜月身上移开,凝视着遥远的天空。
“以前,我也做过这种梦。人类因为核战争而灭亡了。虽然有少数的人们活了下来,但也只能够等死。我在无人的昏暗大楼中,站在窗边抬头仰望天空。灰尘如同雪花一般洋洋洒洒地飘落。那不是一般的灰尘。而是被放射能所污染的死亡灰尘。啊啊,我也很快就要死了呢,但是,既然都会变成如此,有什么是我能做到的呢?抱着如此的绝望,我依然漫无目的的,只是凝视着飘洒积累起来的死灰……”
呵呵,我微笑起来。
“那是真实到可怕的梦。连细节能让我记得如此清楚,所以我才能在现在都如此诉说。但是,从梦中醒来的我,也只不过想着『啊啊,是梦真是太好了』而已。完全没有抱有『为了不让那个梦成为现实,现在起开始行动吧!』之类值得表扬的想法。而是回到了专心游戏的日常生活中去。”
“但是,丽萨姐。”
菜月撅起了嘴。
“在盖亚,我们只不过是平凡的一般市民。没有能够伸张正义的力量,是无力的存在。但是,在埃塔纳尔则是不同的。我们都是拥有一骑当千力量的高等级战士和魔法使。而聚集了这些人的旭日骑士团,有能够影响世界,伸张正义的力量。你不这么认为吗?”
“是呢。希望你不要误会,我可没有说『一切都是徒劳的,我们还是放弃吧』之类的话哦。人类是愚蠢的生物,要将他们统合起来行动并不容易,我是想这么说啦。正如菜月所说,如今的我们拥有力量。我们必须用这力量,来尽可能地抵御最糟糕的事态才行。”
我让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菜月的心情似乎也稍微好些了,用力地点了点头。
“但是,那个……不管等级再怎么高,光凭我们来与教团战斗是不可能的。事实上,魔神古梦也是集万人之力才终于打倒的怪物。就如勇吾所说,结集人数来与教团战斗是不可或缺的吧?正因为如此才召开为了结成联合军的会议,就这么以失败而告终,这不会很糟糕吗……?”
次郎畏畏缩缩地说道。
“你真傻呢。正因为如此,为了结成联合军,我们才不能放弃,而要更加努力才行!简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吧?丽萨姐?”
我点头同意菜月的话。
“但是,要说具体该做些什么,这才是难题。”
“大陆东部的国家中最大且最有军事力的贝尔阿当的态度如何?我觉得只要他们能坚决表明参加反教团联合的立场,弱小的国家也会跟从的吧。”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艾尔德拉斯长老和尕尔冈西亚王恐怕也是这么认为的吧。但是,在会议席上,那个贝尔阿当所派遣的第二皇子可是最伤脑筋的问题人物呢。傲慢且俗不可耐的独裁者的儿子嘛,嘲笑了认真的大长老他们,还盯着我的胸部直看。”
“嘛,丽萨姐的胸部,只要是男人,大家都会看啦。”
次郎开了个玩笑,大家都笑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啦,但并不是光凭色诱就能左右的类型。一旦回国,恐怕是姬妾成群吧。”
我将视线移向城镇。
能看到精灵们正在努力工作,修复着被破坏的建筑物。
“嗯……比如说……以我们的力量让贝尔阿当的城镇或村庄陷入恐怖的地狱吧?”
我如此说道,全员一起发出了『咦!』的惊呼。
“我们变装成教团的成员,稍微做点坏事吧。让贝尔阿当能够认真起来,加入反教团联合组织。简而言之就是进行恐怖活动啦。”
菜月的眼睛几乎瞪出了眼眶,如同看着可怕的东西一般看着我。
“那个,丽萨姐。难不成……你所计划的应该不会是那种会死人的恐怖活动……吧?”
(菜月。你有为了正义而与敌人战斗的勇气。但是,又是否有勇气为了正义而玷污自己的双手呢?)
……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还是以『当然。我只是这么想想而已』来打哈哈混淆了过去。
菜月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放松了下来。但是,似乎是感受到我的眼中并没有笑意,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这么说来,勇吾君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我可盼望着他赶紧平安完成任务,回到这里来呢。”
我转变了话题。
“今天的天气不错呢。勇吾他们也一定在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吧。”
次郎这么说着,抬头眺望着天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