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八卷 恶魔的工作
  5. Life.2 使魔的条件
  6. 繁体版

Life.2 使魔的条件
2017-06-23 12:26:04

		

现在的我正看着壮观的景象。
扩展在我眼前的——是女同学的更衣模样!没错!这里是女生更衣室!
我正在欣赏一年级女生不检点的模样。居然在学妹更衣时偷窥……这种不道德又是犯罪的感觉正好成为香料,营造情色的氛围。
哎呀——虽然说是学妹,发育得好的人倒是很有料。即使包在胸罩下,胸部依然极力彰显自己的存在!
咦?你问我在哪里偷窥?呼呼呼,我躲在一个贴着禁止使用字样的铁制置物柜里。也因此我才能够欣赏这个足以登录为世界遗产的极致美景。
喔喔,那个学妹的脚真赞!感谢你的美腿!我好想这样大喊!
顺道一提,不远处的置物柜也贴着禁止使用。我的同袍,松田和元滨正躲在里面。
「有个超棒的贵宾席。价值可比偶像演唱会的S区座位。」
今天早上他们两个损友才这么向我介绍。嗯!根本是SS区!
嗯?有个特别娇小的学妹……等等,那不是小猫吗!
喔喔喔,这个班级是小猫就读的班级!真是巧合!
呜哇,小猫真的很小!各方面都是!
骚然。
一股难以言喻的霸气从元滨的贵宾席飘散出来。没错,他是真正的萝莉控。
看见小猫如此不检点的模样,一定让他难掩亢奋吧。我想现在的他应该正在将此情此景烙印到脑内记忆体吧。今晚有得忙了,元滨!
不,小猫是我的宝贝学妹。我总不能像这样一直盯着她的萝莉身材细细端详……哎呀?其实这样或许也挺不错的。奇怪,我应该没有萝莉控倾向……
女学生一个接着一个走出更衣室。然而只有小猫在换好衣服之后,依然一直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奇怪?她怎么了吗?这么一来我们也出不去……
就在更衣室里只剩下小猫一个人时,她慢慢站起身来——
咚叩!
喔喔喔喔喔喔!她朝我躲的置物柜挥出一记猛拳!我在里面扭转身体好不容易躲过,但是小猫的拳头打穿铁门!不愧是怪力少女,太可怕了!
啪叽!
接着门被用力扯下。铁制的门也不算什么吗!
我和小猫就此面对面。
「……哈、哈罗。」
我带着僵硬的笑容,举手向小猫打招呼——
「……真差劲。」
叩!咚!喀!
「咕呼!喔啊!等等!小猫!等一下——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骑在我身上,不发一语不停挥拳!会死!好痛!会死————!
之后松田和元滨对我说,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目睹什么叫血祭,说的时候还脸色发白。
—○●○—
当天放学后。
「好痛。」
「你还好吧?」
脸被打到肿得像猪头的我,在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办里由爱西亚以治愈之力进行治疗。
爱西亚看起来很担心。
「……自作自受。」
小猫坐在离我们不远的沙发轻声开口。她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很不开心。好吧,换衣服时被人偷窥,会生气也很正常。不过那一阵乱拳还真是手下不留情。我还以为自己会死。
「真是的,你怎么老是这样……」
社长叹了口气,似乎有点受不了。
「哎呀哎呀,偷窥女生换衣服也该适可而止喔。」
总是笑咪咪的朱乃学姊帮我泡茶。
「哎呀——我承认是有点得意忘形了。」
「如果是看我换衣服,随你爱怎么看都可以喔。」
木场给我说这种「甲甲」的话。
「吵死了——————!男人的裸体有什么好看的!我宁可看发育不良的女生换衣服还比较开心!」
「发育不良……」
瞪。小猫锐利的视线刺中我。对、对不起,小猫大人!
「一诚先生,不可以跑去偷看女生换衣服喔。如……如果你真的那么想看女生的裸体,我可以……」
爱西亚忸忸怩怩地开口。
「不不,爱西亚不用勉强自己!我是很想看,但是用不着这样!」
她最近越来越大胆了。这样是很可爱,不过爱西亚是我应该保护的对象,听她对我说这种话,心情挺复杂的。
「对啊。想看裸体跟我说一声就好了。看是要在浴室或是床上我都OK。」
社畏大人轻描淡写地开口!其实我现在和社长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在这种状况下说出这种话!太感激了!我快要流泪了!社长总是向我发动情色攻势,害得我的身体快要撑不住了!可是家里还有爸妈又不能乱来。而且——
「…………」
捏。
爱西亚也会像这样嘟起嘴巴,不发一语地拧我的脸颊……
—○●○—
「使魔……是吗?」
我以讶异的语气反问,社长便点点头:
「没错,使魔。你和爱西亚都还没有吧。」
使魔。对于恶魔而言,那是能够任意使唤的存在。之前好像也有人说过那在从事恶魔的工作时很管用。
发传单之类的工作,平常都是由使魔来做。虽然那也是新人的工作。我之前也在深夜骑脚踏车发了一堆……
砰。
社长的手上发出像是在变魔术的爆炸声,一只红色蝙蝠随之现身。
「这就是我的使魔。」
和社长的发色一样颜色的蠕蝠。总觉得光是如此就散发出一股高贵的感觉。
「我的是这孩子。」
朱乃学姊召唤出来的是手掌大小的鬼……小鬼?
「……它叫小白。」
小猫把一只白色小猫抱在胸前。小猫的使魔是名副其实的小猫啊。真可爱——
「我的——」
「啊,你就算了。」
「真是冷淡。」
看见我的反应是立刻否决,木场尽管露出苦笑,还是在肩上叫出一只小岛。
原来如此,除了我和爱西亚之外大家都有使魔啊。社长的蝙蝠飞到我头上了。
「使魔对恶魔而言是基本配备。从协助主人到传递消息、追踪都很管用,可以视情况进行妥善运用,一诚和爱西亚也得要有才行。」
社长一面开口,一面抚摸我的脸颊。啊——被社长这么一摸,我一整天的各种烦恼就此烟消云散。我的大姊姊……
我原本还想多沉浸在这种感觉里一会儿,适时占据社办地面部分面积的魔法阵发出光芒。这是怎么回事?
「社长,准备好了。」
朱乃学姊向社长报告。准备好了?正当我和爱西亚满心疑问时,社长带着笑容说道:
「所以我们立刻出发去收服你们的使魔。」
一旦开口就立刻去做。这就是我的主人。
—○●○—
转移魔法阵的光芒平息之后,眼前是一片陌生的森林。
「这个森林里栖息了许多可供恶魔使唤的使魔。今天我们就要在这里取得一诚和爱西亚的使魔。」
使魔森林。喔……原来还有这种地方。周围长着异常高大的树木,日光也照不太进来。不过即使在黑暗当中恶魔的眼睛也可以看得很清楚,这倒是没什么影响。
树木相当茂密的森林。总觉得湿气也很重,感觉有什么东西跑出来都不奇怪。
「收服使魔了!」
「啥!」
「呀!」
喔!突然有人大喊,我和爱西亚都吓得跳了起来。爱西亚甚至还躲到我的背后。
我们眼前出现一名把帽子压得很低,一身休闲打扮的青年。
「我是魔新镇的小知!我的目标是成为使魔大师,是个修炼中的恶魔!」
嗯,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家伙。恶魔?这个家伙是恶魔?嗯……
「小知先生,我把之前提过的两个孩子带来了。」
社长如此介绍我们给那个什么使魔大师认识。
「喔喔。一个是长相普通的男生,一个是金发美少女啊。OK!包在我身上!只要有我在,任何使魔都可以当天收服!」
这位大师把「收服」两个字喊得特别用力,听起来挺不舒服的。话说回来,不准说我长相普通!
「一诚、爱西亚。他是使魔领域的专家。今天你们要遵循他的建议,在这座森林里得到使魔。懂吗?」
「是。」
我和爱西亚点头回应社长。
这样啊。我们也要有使魔了。嗯——不知道有怎么样的使魔。
正当我抱持如此疑问时,小知和善地对我们说道:
「好了,你们想要怎么样的使魔?很强的?动作很快的?还是有毒的?」
「请不要突然提什么有毒的这种听起来就很危险的选项。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听到我的问题,小知咧嘴一笑,拿出一本看似型录的东西。
他指着一张横跨两页、震撼力十足的图画,上面是一只看起来很凶猛的野兽。
「我最推荐的是这个!龙王之一——『天魔业龙』迪亚马特!她可是传说中的龙喔!也是龙王当中唯一的雌性!从古至今没有一个恶魔能够收服她!那是当然的!听说她和魔王差不多强!」
未曾被收服又和魔王差不多强!等等,他是白痴吗!
这怎么看都是RPG里最终头目才有的外型吧!
「这超出使魔的等级了!已经是大头目了!是最终头目吧!而且没有任何人收服得了?你真的理解推荐的意思吗?感觉好像突然被丢到最后的迷宫里!」
「这个好。既然同样是传说中的龙,你们应该可以合得来。一诚,身为我可爱的仆人,收服这种程度的使魔也很合理。」
社长大人干脆地说出强人所难的话。您想杀死可爱的仆人吗!我的左手的确是寄宿着赤龙帝的力量,但是这样会死人的!
「不可能的,社长!即使是透过这本图监,我也感觉不到任何一点可以跟她合得来的可能性。」
「那是你的错觉,一诚同学。嗯,可以可以。」
「吵死了,木场————!不然你去把她抓回来啊,混帐————!」
一开始就这样也太有问题了!我沉淀一下心情,重新发问:
「不好意思,能不能不要一开始就找这种顶尖的使魔,有没有其他更容易收服、更友善一点的啊?」
「哈哈哈!这样啊,那就是它了!九头蛇!」
他让我看了一张有好几颗头的大蛇的图片……嗯?我从图片上感受不到友善的气氛耶?该不会是虽然长成这样,特技却是裁缝或茶道之类的吗?
它的目光和獠牙一样锐利又吓人,上面还画了一个让人联想到毒物的骷髅头标志……话说这张图上还有一堆散落的骨骸。
「这个家伙很猛喔!它有剧毒!任何恶魔都承受不了它的毒!而且还是不死之身!是个连主人都会毒杀的凶恶魔物!如何?很有用吧?」
…………伤脑筋,我压抑不了这股黑暗的冲动。
「我可以揍他吗?社长,我可以揍这个家伙吗?」
「冷静一点,一诚。九头蛇很棒啊,既罕见又厉害。我看看,就在这座森林的深处……今天之内应该回得来吧。」
社长看向森林深处。你就这么想要我收服它吗!凭我的本事只会一去不返!马上就会遇难失踪!一不小心最终下场就是跑到这只友善又有用的九头蛇肚子里!
小知摆出姿势、竖起拇指说道:
「哈哈哈,体验一下冒险也不错!」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想要比我还强的怪物!」
「这个男生要求真多。不然你想要什么类型嘛。」
小知开始闹脾气了。嗯,我好想用寄宿在我身上的龙之力宰了他。
「有没有什么可爱的使魔,看起来像女孩子的那种。」
没错,仔细想想,应该会有这种使魔。小知一听我这么说,立刻露出不开心的表情:
「看吧,就是这样我才会说初学者对于使魔的价值观有问题。听好罗?所谓的使魔,就是要收服有用又强大的魔物。而且每一只魔物的能力都不同。如果想成为真正的使魔大师,必须抓好几只同样种类的魔物,选出其中能力最高的雌、雄各一。然后让这两只交配,生下能力强大、极有未来性的后代。再来——」
他好像开始阐述自己的使魔理论。呜哇,好烦。
「我也想要可爱的使魔。」
爱西亚从我背后采出头来开口。
「嗯,我知道了。」
小知立刻闭嘴,带着笑容如此回答。这个家伙是怎么样……看样子收服使魔之路相当漫长啊。
—○●○—
「你们听着,精灵会聚集在这处泉水。」
小知压低声音说道。
我们眼前是一大片极为透明的泉水。波光潋滥,呈现神圣的风貌。
我们在泉水附近找了掩蔽物躲在后面,并且消除气息。
「没错,因为住在这个泉水的水之精灵『温蒂妮』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现形。」
根据小知的说明,身为水之精灵,温蒂妮兼具澄净的心灵以及美丽的外貌,形同清纯的少女。而且还是治愈系!
喔喔,真是太棒了!少女!澄净!美丽!虽然我身边有个爱西亚已经体现这些要素,只是一想到可以收服爱西亚级的精灵当成使魔,我就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
呼呼呼,这是我实现后宫的第一步。从使魔开始就要先找可爱的女生。温蒂妮一定是身穿透明羽衣,一头水蓝色头发,身材纤细的美丽精灵吧。
啊,温蒂妮!我的温蒂妮!好,我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膝枕!接着就这么进入掏耳朵的步骤,然后以透过亲密接触和使魔培养感情的名义,揉、揉、揉、揉胸部!
受不了!我受不了啦!
「社、社长,既然是我的使魔,我爱怎么处置都可以吧?」
总之我还是向社长确认一下。该不会有禁止对自己的使魔性骚扰之类的规定吧?
「是啊,做什么都可以。毕竟是你的使魔。」
社长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却因为这句话流下感动的泪水。不久之后,我即将得到可以任我摆布的女孩子!叫我怎么能不带着泪水开口呢!
「喔,泉水开始发光了。温蒂妮要现身罗。」
小知指着泉水说道。喔喔,终于!我满心欢喜地看向小知指示的方向。带我进入梦幻的世界吧!
出现在前方的,是有着一头闪闪发亮的水蓝色头发,身穿透明羽衣的——巨大身躯。
肌肉结实的手臂鼓了起来。粗壮的大腿比我的腰围还粗。厚实的胸膛,几乎让人以为里面塞了铁板。脸上满是伤疤,有如身经百战的战士。
这副光景夸张到让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我一次又一次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愿意相信这是现实。
…………
那是什么鬼玩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就是温蒂妮。」
小知残忍的话语传入我的耳中。这是别种意义的梦幻吧!
「不不不,那怎么看都是修炼中的格斗家跑来冲凉吧。你看手臂那么粗,怎么想都是锻链来破坏人类的躯体吧。感觉光靠正拳就能称霸世界。完全看不到任何破绽。那是实力惊人的强者,强者。」
「嗯——因为温蒂妮时常爆发争夺地盘的战斗。没有两把刷子可是抢不到泉水的。精灵的世界也奉行实力主义呢。不过那只温蒂妮看起来真强,稀有度应该很高吧。我建议你收服。有只攻击力强大的水之精灵也不错。」
攻击力强大的温蒂妮?这是什么让人不想念出声的句子!我一点也不想听见这么危险的发言!
「错大了!什么嘛,这算什么治愈系!根本就是杀戮系!我才不要什么攻击力强大的治愈系精灵!」
我流下悔恨的眼泪,痛哭失声。太残酷了!怎么会有这么残酷的事!
「可是那是女性型喔?而且实力相当不错。」
「我不想知道这种事实!」
我双手捣面,嚎啕大哭!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那也算是小女生——啊啊,居然有如此残酷的事,这样可以吗!
「一诚,世界可是瞬息万变的喔。」
社长把手放在我的肩上,用力点头的同时如此说道。谁需要这种变化啊!
「可是她有一双澄净的眼睛,一定是个心灵澄净的女孩子,不会有错。」
爱西亚带着灿烂的微笑开口。嗯,爱西亚,不要称呼那种东西为女孩子。咦?怪了。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泪流不止。
「啊,又出现一只了。」
听见朱乃学姊的声音,我带着期待的眼神转头望去,希望这次会有好结果——
结果现身的依然是拥有类似躯体的水色壮汉(精灵)。
…………呜呜。怎、怎么会这样……
「呜呜、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一、一诚同学,你也用不着哭成这样吧?」
「木场————我原本梦想着奇幻的经历,想要追求梦幻般的美感。你看,社长身为恶魔就超美的,我当然会作梦啊。可是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得目睹这种有如综合格斗技选手进场的场景!我受够了!我最讨厌奇幻世界了!」
「放心吧。我想一定有哪个奇幻世界可以实现一诚同学的梦想。」
木场安慰大哭的我,拍拍我的背。虽然他是讨厌的型男,有时又让我觉得他是好人。
「喔,快看。」
小知指着泉水。仔细一看,两个外型健壮的温蒂妮(女生)怒目相视。激烈的敌意笼罩附近,斗气扭曲两人之间的空间。
接着——
轰!咚叩!喀叩!
粗壮的手臂时而刺进对手的腹部,时而化为上钩拳冲击对手的下巴。锐利的下段踢命中对手的大腿发出巨大声响,凭着率直的傻劲挥出的直拳陷入对手的脸。
双方打到七孔喷血,演出壮烈的互殴戏码。
散发神圣气息的精灵之泉,瞬间变成竞技场。
……不,事情不是这样吧。咦?那两个女生在干嘛……
「开始争夺地盘了。而且双方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
小知托着下巴不住点头,好像很感兴趣。
「什么争夺地盘……她们就不能打得更奇幻一点吗?没有什么精灵魔法之类的吗?」
「说到头来,腕力才是最强的。」
「社长,可以回去了吗?我差不多真的要哭罗?」
其实我已经哭了!我想回去!我想和爱西亚一起回家!就算收服她,她大概也不会使用魔法吧!她的攻击力绝对比魔法还强,长得那么巨大又不能派她出跟踪任务!想躲在柱子后面都没办法!
「哈哈哈!看吧,少年!打赢的那个就是你的使魔!温蒂妮的顶尖对决!真是绝妙的冒险啊!喔!是竖拳,好罕见的攻击招式!」
小知一面拍着我的肩膀一面开心说道。
「哈哈哈个头————!一直说什么冒险冒险的烦不烦啊————!我一点也不想要这种冒险!」
「名字就取温蒂妮的最后两个字,叫小蒂妮怎么样呢?」
爱西亚心惊胆战地看着眼前的比试,同时轻声开口。
咦!这个孩子很想收服她吗!
「爱西亚,那个小蒂妮无论怎么想都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角色。爱西亚如果收服那种使魔,光是待在她身旁就会怀孕喔?她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如果是一诚先生的小孩,我愿意生下来!」
爱西亚说得很明白。
「嗯。你在说什么啊。话不是这样说的吧……咦?你真的愿意生我的小孩吗?不对,问题不在这里!放弃那只小蒂妮吧!爱西亚无法控制她的!」
「可、可是小蒂妮从出生到现在,一定都是孤零零一个人吧……我有这种感觉。」
嗯——好像有什么东西和爱西亚心灵相通了。这让我觉得更加危险,于是把手放在爱西亚的肩上,像是在教诲她一般开口,表情也尽可能保持笑容。
「即使是这样,那孩子一个人也能活下去。你看,不管怎么看,她都已经练成一身足以破坏强敌的躯体。放弃小蒂妮吧。话说回来,小蒂妮这个名字是什么。不可以帮她取名字啦。而且哪只才是小蒂妮啊!」
「喂,少年!小蒂妮有危险了!她刚才被过肩摔了!」
「小知————!你给我闭嘴————!」
「唉……好吧。总之我们先到别的地方去再说。再这样下去也没完没了。」
社长一面叹气一面开口。
于是我们放弃小蒂妮,移动到别的地方。
—○●○—
「苍雷龙(Sprite Dragon)?」
我如此反问,小知点头表示:
「没错,苍雷龙。正如其名,是会使用蓝色雷击的龙。」
我们吉蒙里一行人离开温蒂妮的打击道场,在移动途中听说一种罕见的龙。
听说有种极为罕见,名叫苍雷龙的龙,目前来到这座森林的深处。根据小知的话,收服它成为使魔也不错。
可是他才刚介绍过那只凶恶至极的最后头目龙迪亚马特耶?现在听到这个夸张的名字,我不禁浑身发抖。
「那家伙应该很强吧?」
我发问的同时,肩膀还抖了一下,但是小知得意笑遒:
「不过那只好像还小,要收服就趁现在。等它长大之后绝对收服不了。虽然不比龙王,但是在龙族当中也算是上位之首。」
还是小龙啊。这样我们应该能够收服吧?嗯——真是让人烦恼。上位的龙。我本身也拥有赤龙帝的力量,感觉跟龙应该很合得来,更重要的是龙有种强大的感觉,很帅。
可是——还是女生使魔比较……嗯——好烦恼!超烦恼的!要选胸部,还是选龙呢?
也不管我正在认真思索,小知突然「喔哇!」大叫一声。我心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眼睛看向前方——
发出蓝色光辉的鳞片——有只大小相当于海雕,外型近似龙的生物,正停在大树的枝干上休息。
「是苍雷龙!就是那只!」
小知尽量压低音量,语气显得兴奋不已。
……喔、喔喔喔!那、那就是龙啊!哇——第一次看见实体!体型虽小,不过还是很帅!又圆又大的眼睛更是可爱。
「苍雷笼。我也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它。鳞片真漂亮。就像蓝钻一样,闪烁蓝色的光辉。」
社长感动到两眼发亮。社长也是第一次啊。看来真的很罕见。
好,决定了!可爱的使魔固然不错,但是罕见的龙也很棒!我的使魔就决定是你了!
——正当我在心中暗自下定决心时。
「呀啊!」
爱西亚放声尖叫。我转过头去想确认发生什么事——
结果看见一团黏糊糊的胶状物体正在袭击爱西亚!
「这、这是!」
社长惊叫出声!喔喔,社长身上也有那种黏糊糊的物体!
仔细一看,所有女性社员都遭受黏糊糊的物体攻击。
啪嚓!啪嚓!
黏糊糊的胶状物体接二连三从空中飞来。是从周围的树上掉下来的吗?
这些胶状物还会蠕动!是生物?魔物?原来是活的!
「是史莱姆啊。」
木场如此说道。这就是史莱姆!游戏里常见的那种吗!
不会吧!应该没有毒吧?我脑中闪过这种危险的预测,但是在下一个瞬间,这些想法全都飞到九霄云外。
「衣、衣服……融化了!」
如同爱西亚的惨叫,胶状生物开始融解女生的制服!
全体女性社员的制服都彼融解,露出内衣裤!
噗!我不禁喷出鼻血!多么美妙的发展!
史莱姆的猛攻不见止息,连内衣裤都开始融化了!呜喔喔喔喔喔!不容错过的光景即将呈现在我的眼前——
咚叩!
小猫一面遮住重要部位,一面揍我!
「咕呼!」
「……不准看。」
就、就算你这么说……这说不定是种危险的史莱姆……啊,社长和爱西亚和朱乃学姊也走光了。脑内存档脑内存档。
木场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转头看向其他方向。你真是绅士。我可是不会客气地看下去。
接着树干上更伸出看似触手的东西,缠到女性社员们的身上!
「不、不要————」
爱西亚放声尖叫。触手缠住爱西亚的脚,慢慢向上延伸,从衣物破损的部分钻到里面,不住蠕动。爱西亚的大腿!胸部!臀部!要被玷污了!
仔细一看,社长等人的遭遇也和爱西亚一样,蠕动的触手缠在她们的重要部位上。
不、不过这么说或许不太恰当,但是这真是美好的情景!
偷偷大饱眼福的小知流着鼻血说道:
「这种史莱姆没有特别的名称,不过具备融解衣物的特性。然后触手只是普通的触手,它们经常一起攻击猎物。虽说是猎物,史莱姆的目标只有衣物,触手的目标也只有女性的分泌物,并没有特别值得一提的危害……」
——
……他说……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融、融解衣物的史莱姆?专吃女性分泌物的触手?
「虽然不是罕见的史莱姆和触手,却是会在探索森林时造成困扰的生物。像这种东西,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用火焰魔力一口气让它们蒸发——」
「社长,我要收这些史莱姆和触手为使魔!它们会融解衣物!会吃女性的分泌物!正是我追求的人才!」
我打断说明应对方式的小知,以闪耀光芒的双眼如此宣告!
哼哼哼。找到了。我总算找到了!我的使魔。只属于我的使魔!
社长一面放火烧史莱姆和触手一面叹气。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史莱姆和触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全都烧焦啦——
「我说一诚,使魔对恶魔来说很重要喔。你好好想一想。」
「我知道了。」
我闭起眼睛,思考了一下。
「我还是要收它们为使魔!」
「一诚,从你摆出沉思的姿势到现在还不到三秒钟。」
朱乃学姊也在社长身旁把史莱姆和触手烤得金黄酥脆!啊啊啊啊!我的!我的使魔们一一升天啦————!烤得恰到好处————!
毫不手软的小猫扯烂触手扔在一旁,像是和它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快住手!不要欺负我的触手,
「让开,一诚。像这种没有用处的生物就该烧光。别碍事。」
社长真是无情,太过分了!
「我不让!我不让!我要让这些史莱姆和触手当我的使魔!」
我保护攻击爱西亚的史莱姆和触手,拚命摇头。
至少我要死守它们!它们是我重要的伙伴!朋友!使魇是朋友!是伙伴,社长——!
这种好色使魔!我不想要别的了!
「我追求的就是它们!我想靠它们振翅高飞!靠它们努力向上!」
在建立后宫之后肯定派得上用场!它们在各种色色的场合必定都能大显身手!
「一诚先生,你……居然抱住我……」
爱西亚满脸通红。忍耐一下,爱西亚。我想保护这些史莱姆和触手。有些东西是一定得保护到底的!
「呜呜,史莱太郎~~触手丸~~我重要的伙伴们~~我一定会保护你们~~」
我一面流泪,一面怀着疼惜的心情将它们连同爱西亚一起拥入怀中。
「哎呀哎呀,已经连名字都取好了。」
如此说道的朱乃学姊像是在看戏。没错,我已经帮它们命名了。我认为这是它们的灵魂之名。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有恶魔如此渴望收服这种史莱姆和触手……惊人的事还真多啊。世界真是大呢,吉蒙里小姐。」
小知以打从心里感到惊讶的模样开口。
「不好意思……因为这孩子很忠于自己的欲望,不太会动脑……」
社长的表情充满悲伤。那种眼神彷佛是在看着可怜的孩子。
呜呜,在让它们成为我的使魔之前,我绝对不会回去!
正当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会移动半步时,却听见有某种东西飞来的声响。我稍微瞄了一眼——看见一只飞在空中,长满蓝色鳞片的小龙。
苍雷龙——在不知不觉间靠到这么近的地方来了。
啪哒啪哒。
小龙身上闪现蓝色的电流……咦?这该不会是——
哔哩哔哩哔哩哔哩哔哩哔哩!
我无暇躲避,剧烈的电击窜过我的全身上下!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全、全身都、麻、麻痹了…………如果是漫画的话,刚才那招一定把我电到看得见骨头吧……
「那、那个,一诚先生……?你还好吗?」
……被我抱住的爱西亚看起来好像没事……这是怎么回事……
「苍雷龙的电击只会伤害它认定为外敌的对象。看来它不觉得那个女孩是敌人。」
同样被电成焦炭的小知在我身旁如此说明。你受到的伤害也不小啊!只是依照你刚才的说明,我和你都被它当成外敌了吧!还有木场也被电焦了。他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但是隐约可以感觉到他对那只龙发出杀气。
啊!仔细一看,攻击爱西亚的史莱姆和触手也化为焦炭了——————!
怎么会!我的伙伴!我的使魔!
「史莱太郎——————!触手丸——————!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抱着两具死状凄惨的遗骸放声痛哭。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个世界太不讲理了吧!
「看来它是要消灭攻击爱西亚的史莱姆和触手。这孩子大概是公的吧。我听说雄性的龙也很喜欢其他生物的雌性。」
社长摸摸小龙的头,如此说道。没想到它还挺乖的。
不过还是太过分了。我的史莱太郎和触手丸……都离我而去……
我不禁失魂落魄。可恶!原来龙是好色之徒!所以女生都毫发无伤,却连木场也被电焦了!……把木场电焦其实是GOOD JOB!但是我无法原谅它!史莱太郎和触手丸色归色,但不是坏人!大概!它们活得很努力!
我擦乾眼泪,缓缓站起来走到小龙面前。
「史莱太郎和触手丸都是好人……它们真的都是好人……是我最好的伙伴……然而你却把他们电成黑炭……」
怒意让我浑身发抖。没错,我不会原谅它!我要帮它们报仇!
「嘎——」
小龙在张嘴呜叫的同时,打了一个呵欠。
我感觉到脑中有某种东西「噗滋!」断裂。我的身上浮现薄薄的魔力气焰。
看来我散发出一股异常的震撼力,社员们都被我震慑了。
「……我生气了。苍雷龙——————!」
随着剧烈的魔力爆发,我把拳头指向我愤怒的对象。周遭的树木因为我的魔力而沙沙作响,地面也因为魔力的冲击而炸开。
「太厉害了。我之前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魔力波动!一诚体内还潜藏着这种力量啊。没想到居然会因为这种事而觉醒!」
「好强大的气焰!一诚,为什么你就不能把这种力量用在别的地方呢!」
朱乃学姊和社长在惊讶的同时也有点傻眼。不好意思,两位大姊姊。欲望和烦恼遭到阻断的愤怒,使我觉醒了。
「下流的欲望以及纯粹的性欲,因为这些都落空而产生的剧烈怒意。这就是推动一诚同学的动力吗?」
木场冷静地说明我的状况。就是这样!型男!我的愤怒已经无人可挡!
「……只是个生气的大色狼。」
你说得没错,小猫!最切中核心的就是你!
但是苍雷龙!唯独你这个家伙我无法原谅!融解衣物的史莱姆——史莱太郎!吸食女性分泌物的触手——触手丸!我在遇见它们的瞬间便深深受到吸引。然而你却把它们……
即使是社长或是朱乃学姊也无法阻止我!不对!请不要阻止我!男人!男人有些时候就是必须有所行动!
「人称究极!无敌!地上最强的龙!你就亲身承受我的龙之力,消失殆尽吧!」
我喊出类似莱萨·菲尼克斯的决胜台词之后,对小龙打出围绕魔力的拳头——
抱。
「不可以欺负它。」
但是爱西亚搂住小龙,以训诫的语气对我开口。
…………我在差点打中苍雷龙的地方停住拳头。
……呜呜,爱西亚对我而言就像可爱的妹妹,听到她这么说,我当然拿她没辙……
我瞪着那只小龙,它似乎黏上爱西亚,和她玩在一起。
「听说苍雷龙只会对心灵纯净的人卸下心防。看来它完全接受这个女孩。」
小知如此说明。也就是说那个家伙已经完全缠上爱西亚罗。说得也是,爱西亚的心灵那么纯净。她是个乖孩子。
「这次是一诚输了。」
社长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苦笑开口。
唉……我的魔力散去,瞬间浑身乏力,叹了一口气。
「请、请问,我可以把这只小龙收为使魔吗?」
爱西亚尴尬地发问。
「这就要看一诚的意见了。一诚,你觉得呢?」
社长如此问我。所有社员的视线都集中到我身上。呜呜,搞得好像我是坏人。不,我的确是坏人。是我任凭性欲驱使擅自乱来。那只龙没有错。其实它是救了受到史莱姆和触手袭击,碰上麻烦的爱西亚……
我含着泪水说声:
「好,就交给爱西亚吧。」
史莱太郎、触手丸,我没办法帮你们报仇。我流下悔恨的泪水。
—○●○—
「……我、我以爱西亚,阿基多之名命令!汝、汝,成为我的使魔,回应契约吧!」
我们回到森林的入口。眼前的爱西亚展开一个发出绿色光芒的魔法阵。魔法阵的中央是苍雷龙——也就是那只小龙,目前正在进行它和爱西亚的使魔契约仪式。
当然,因为爱西亚是第一次,所以朱乃学姊在旁边协助她。不过契约仪式的进展好像相当顺利。朱乃学姊看起来也很放心。和我相比,爱西亚身为恶魔的能力也颇为优秀。
「一般来说,苍雷龙是不会听命于恶魔的龙,看来是因为那个女孩的心灵特别纯净。这真是前所未见的状况,契约似乎结束了。」
小知如此说道。
是喔。那么爱西亚就是以罕见的条件收服罕见的龙罗。果然厉害。
说着说着,魔法阵的光芒逐渐消失。大概是因为契约完成,小龙飞到爱西亚身边,和她玩了起来。
「呵呵呵。会痒啦,雷诚。」
「雷诚?」
我对这个疑似小龙的名字的称呼提出疑问,爱西亚回答:
「是的。因为这个孩子会施展雷击,我又从一诚先生的名字里借了一个字。我希望它是个不但会施展雷击又像一诚先生一样有活力的孩子……这样会造成困扰吗?」
「不,这是无所谓……好吧,算了。请多指教罗,雷诚——」
我才抱持轻松的态度接近它,小龙的身体便发出蓝色的光芒——
啪吱!哔哩哔哩哔哩哔哩哔哩哔哩!
「啊嘎嘎嘎嘎、呀呀呀呀呀呀呀!」
……咳咳……那、那个,雷诚为什么毫不留情地对我发出雷击……
「我忘记说了,雄性的龙最讨厌其他生物的雄性。」
同样被电焦的小知如此补充。在他的身后,面带爽朗微笑的木场也是焦的。只要是雄性就会一视同仁电下去是吧,雷诚。
「雷诚真是淘气。」
淘气过头啦,社长……
「呵呵呵。讨厌男生这一点倒是和一诚很像。」
我懂了,这就叫做同性相斥吧,朱乃学姊……
「……我还是觉得史莱太郎和触手丸比较好……」
我再怎么心有不甘,它们也不会回来了。呜呜,你们为什么要留下我自己先死!
「……色狼必须死。」
是的,小猫大人永远是对的。
看来我要收服使魔还早。不过既然爱西亚得到使魔,这次的行动也算是告一段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