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八卷 恶魔的工作
  5. Life.1 恶魔的工作
  6. 繁体版

Life.1 恶魔的工作
2017-06-23 12:26:04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阳子ようこ
录入:zbszsr
修图:h5596137
阅读前请注意!
基于刊登在杂志上的时期,内容和本篇有时间关系上的差异。遗请各位多多包涵。
另外,这本短篇集涉及过度激烈的「胸部」描写。请避免放置在幼童可以取得的地方。
---------
虽然有点唐突,我正为了不知道该拿眼前的物体如何是好而感到困惑。
我的眼前有胸部。
是的,就是那个胸部。正是乳房无误。看起来柔软至极的浑圆物体出现在我的眼前,而且还是两个。
我应该用力吸下去吗……不,在那之前我先说明一下状况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吧。
上体育课时,我因为身体不太舒服来到保健室。不巧的是保健老师不在,所以我打算在老师回来之前先躺在床上…
看来我就是因为这样,不小心小睡片刻。
「嗯——」醒来的我睁开眼睛,便看见像雪一样白皙的胸部。
我看过这对胸部。话说我直接看见的裸胸只有老妈,以及另外一位。
我稍微移动视线,确认胸部的主人是谁。
「呼——呼——……」
留着一头鲜红长发的社长睡得正香。她是我的「大姊姊」。
……为什么社长会在我睡觉时出现在床上……而且还是全裸……
话说你的黑色翅膀从背上伸出来了,社长。是不是因为睡着之后毫无防备就跑出来了。
不久之前我也和社长同床共枕。详细情形在此省略,总之有这么回事就对了。
那时的社长也是全裸,当时的景象我还储存在脑中。
没错,当然要永久保存!偶尔也会在发泄我的年轻气盛时派上用场!
没想到第二次同床共枕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临……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抱着我的头入睡……
我的鼻尖可以感觉到胸部的触感……
胸部真是太棒了!好柔软啊!
可恶,泪流不止!宝物就在眼前,我却无法下手——!
难道我只能用鼻尖来享受吗!
就在我独自烦恼的这段期间,社长好像醒了,缓缓睁开眼睛。
「……哎呀,一诚。呼啊————」
社长打个呵欠。
「……社、社长,现、现在这是,什、什么状况……」
心跳加速的我如此一问,社长便摸摸我被她抱在怀中的头同时开口:
「我觉得有点累,所以想来保健室小睡片刻,没想到看见一诚躺在这里,于是钻进来叨扰一下。」
「叨、叨扰……」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遗有这种事!在我小睡片刻的时候居然会有这种发展!
「打扰到你了吗?」
「不会!太棒了!不是!应该说,该怎么说呢!」
打扰?
怎么会!我都感动到泪流不止了,社长大人!
「不、不过如果只是小睡片刻,全、全裸会不会有点夸张啊?」
「我要是不脱光就睡不着。而且如果有抱枕还是布偶可以抱着睡的话就更完美了。」
抱、抱枕。布、布偶。这样啊,我是抱枕、布偶的替代品吧。不不,这样已经很好了!
社长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怎么了吗,社长?
「……一诚喜欢女生的胸部吗?」
「是的!最喜欢了!」
我立刻回答。那是当然。
这是我的真心话。唯有这点我无法说谎。我是以情色为动力的高中男生。
听见我的回答,社长露出小恶魔的微笑。
她把脸贴近我的耳边。一头红发散发宜人的香味。我的脑袋快要因此融化了。
然后是最具杀伤力的这句话。
「想不想摸我的胸部?」
————!
听见她在耳边说出这句「想听女生说的台词」前几名的话语,某种无以名状的感觉在我的全身上下流窜。
我想摸!我想揉!我想吸!这是男人的梦想!
正当我脑中开满小花时,社长接着说道:
「那么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喔?」
「好!」
什么事!为了揉胸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大姊姊!你有任何要求我都答应!
正当我脑中充满桃色思想时,社长面带微笑开口:
「订个契约回来吧。」
—○●○—
「我们到了——」
爱西亚元气十足地打招呼。我和爱西亚一下课就来到社办。
「哎呀哎呀,一诚和爱西亚这么快就来了。要不要喝茶?」
笑咪咪的朱乃学姊面带笑容迎接我们。
今天的朱乃学姊,亮泽的黑发马尾一样美极了。胸部也还是那么大。
「我要喝!」
听见我的回答,朱乃学姊便将热水瓶中的热水注入茶壶。看来除了我以外的成员都已经到了。社长也已经在后面优雅喝茶。
「嗨,小猫。」
我向坐在房间角落的娇小少女打声招呼。
「……你好。」
呵呵呵。哎呀——她们两位,再加上全校第一美少女莉雅丝社长以及爱西亚,就是一支无敌美少女团队。充满美少女的神秘学研究社!真是最强的职场!
要说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见她们也不为过。啊啊,加入神秘学研究社真是太棒了!这里的空气既清净又新鲜!
「嗨。」
这时有个家伙举手向我打招呼……是木场。长相爽朗,是个令我感到不爽的型男。本校男生的公敌。啧。该死的型男。
「啊——你好你好。」
我半眯着眼睛冷淡挥手。啧。臭型男。
「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进入正题吧。」
社长确认我们之后如此说道。我和社员们围着社办里的桌子在沙发上坐下。首位当然是红发的社长大人。神秘学研究社的例行会议就此开始。
—○●○—
「我会以监督的身分陪一诚一起去。」
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在议题讨论到我身上时,社长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神秘学研究社的活动方针。表面上是在校内针对神秘学进行研究。像是鬼魂、魔术之类的,我们主要的活动就是调查这方面的事。
但是真正的活动内容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我们是恶魔。在天色昏暗之后,真正的「工作」才会开始。
恶魔的工作就是透过魔法阵接受召唤,和呼唤我们的人签订契约。内容是实现契约者的愿望,换取相对的代价。
代价可以是金钱,可以是物品,有时候也会取人性命。
最近很少有人主动画魔法阵召唤恶魔,所以现代的恶魔都是将印好魔法阵的传单发给看起来欲望很强烈的人类,藉此完成召唤手续。
话题回到会议上。有关恶魔的工作,我在这方面总是留下十分难看的成果。
直到现在为止,我遗没订过一个契约……呜呜,连我都觉得好丢脸。
不,我还是有我的工作。这个没问题。然而一旦前往契约者身边,老是会碰上莫名其妙的事,每次都谈不成契约。
可是又可以和那些召唤我的人交朋友……不过签订契约才是恶魔工作的重点,即使交情变得再好,无法实现他们的委托就没有意义。
社长也为了我的成绩不振感到烦恼,最后终于说出刚才那句话。
没想到还得劳烦社长……我真是个没用的男人。而且那些召唤我的人都是变态。
照这样下去,我又怎么能实现后宫王的梦想呢。是的,没错!我要以恶魔的身分不断签订一个又一个的契约,最后出人头地,让魔王陛下赏赐爵位给我!
成为上级恶魔之后,收一大堆美女、美少女作为恶魔仆人,建立专属我的后宫!
为了那一天,我迎接辛苦的基层员工生活……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可恶!我好想要左拥右抱,大谈一夫多妻制啊————!
「……禁止低级妄想。」
呜啊!小猫带着轻蔑的眼神如此说道。她好像识破我的妄想。
平常明明那么沉默寡言又面无表情,偶尔冒出的一句话却有相当有力。
「呵呵呵,因为你一脸猥亵的笑容。」
木场爽朗地大放厥词。
噗滋!我的脑袋里好像有哪个地方猛然断裂。
「吵死了————!!木场————!我和你不一样,只有在妄想中才有女人缘!只能在脑袋里做色色的事!我的妄想是属于我的!混帐!我也很想生来有张帅脸啊!地球上的型男都给我消失!拥有后宫的灵长类都是我的敌人!」
我喊出心中的怨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真是的,有什么好哭的。说什么灵长类,你该不会把黑猩猩、大猩猩之类的动物也视为敌人吧?」
社长叹口气,摸摸我的头。
「呜呜,如果能吸引女性,我也愿意展现媲美死亡金属乐的疯狂捶胸动作啊……为什么我们要从大猩猩进化成人类……」
我已经开始胡言乱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社长的摸摸头超棒的。
啊啊,让美少女对我做这种事,我内心的伤痛也逐渐消失。
铮!
这时画在社办地板的巨大魔法阵亮了起来。魔法阵发出蓝白色的光芒,轻轻照亮室内。
这个魔法阵发光,就表示我居住的城镇某处有人打算召唤恶魔。
也就是说,有充满欲望的人类正在呼唤我们。我们会从这个魔法阵转移到委托人身边,实现他的愿望。恶魔的工作就是从此开始。
朱乃一边摇曳马尾一边走过去,举手对着魔法阵,像是在调查什么。
花了几秒钟的时间确认,她朝我和社长露出笑容:
「社长,这好像是一诚也能解决的愿望。」
听了她的报告,社长点点头:
「我知道了。那么一诚,我们走吧。」
社长牵起我的手,准备拉着我走向魔法阵。
「社、社长!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吗?」
她真的要监督我的工作情形吗?这、这样一来我可能会因为不好意思,表现得比平常还要笨手笨脚吧!
正当我感到困惑时,社长伸出手贴着我的脸,面露微笑:
「因为你是我可爱的仆人,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所以跟我来吧。」
呜……太卑鄙了,社长。你都这么说了,叫我怎么能不想依赖你呢?
「是的,请多关照。」
我不禁满脸通红。
「一诚先生!请加油!」
在爱西亚的声援下,我和社长一起消失在魔法阵的光芒中。
—○●○—
耀眼的光芒退去之后,眼前是某个房间。从室内的格局来看,我们应该是跳跃到哪间公寓来了吧?
我环顾四周,室内充满战国摆饰!
墙上挂满收在刀鞘里的模造刀,随处贴着城堡的海报。还有一幅毛笔写的「风林火山」题字,笔力万钧。
架子上还摆着战国武将的头盔。室内有些昏暗,光源来自日式纸灯和灯笼。
「喔哇!」
我忍不住惊叫出声。那当然,因为眼前有一副武将的铠甲。
像这种铠甲,应该有个「○○具足」之类很复杂的汉字名称没错吧?看起来好昂贵。
在来自纸灯的光线照耀之下,显得更为诡异。
不过委托人是谁啊?是谁召唤我和社长?我四处张望,朝室内的各个角落看来看去,都不见人影。
「请、请问……」
喀嚓。
这时传来一个女生约声音,战国武将的铠甲也跟着动了一下。
「呜哇!」
我又不禁惊叫出声。
「两、两位是恶魔吗……?」
我感觉到盖住脸部的面罩底下射出锐利的视线!这个压力真不是盖的!但是声音却和气魄正好相反,可爱极了!那、那真的是女生吗……?
「啊,是的。我们是恶魔。」
我一面掩饰惊讶,一面用力点点头。
「还、还真的召唤出恶魔了……我……」
「不、不好意思,冒昧请教一下。你、你是女生吗……?」
铠甲武士以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不过真是太惊人了……原来真的有恶魔……」
什么太惊人了,我才想这么说!哪个世界会有女生在家里是穿铠甲的!
「我的名字是苏珊。如两位所见,我的兴趣是收集战国摆饰……」
苏珊?外国人啊!惊人的事实也太多了!
「请原谅我的打扮……因为深夜总是有点危险,才会忍不住像这样穿上铠甲护身……」
吐嘈「你的模样看起来才危险」就输了吧。
「文化交流的基本就是接触该国的特色。值得称赞。」
社长不住点头,似乎相当佩服。不不不,这样不太对吧。
「不过真是太好了。幸好来的是温和的恶魔。我原本心想如果出现可怕的恶魔,就不得不拔出这把『鬼神丸国重』……」
苏珊拿起收在刀鞘里的日本刀。好可怕!这样真的很可怕,苏珊!
「所、所以你召唤我们恶魔的理由是什么?你有什么愿望才会召唤我们吧?」
我这么一问,甲胄底下便传出啜泣的声音。
「……请陪我一起去留学的大学拿笔记本……深夜的大学好恐怖喔……」
对我来说你才是最恐怖的。这是绝对不能说的禁句。
喀嚓、喀嚓。
深夜里在住宅区徘徊的铠甲武士。这已经算是灵异现象了吧。我们这个城镇会变成灵异景点啊。
我和社长接受苏珊的请求,保护她前往位于市内,她所就读的大学。老实说,我觉得她并不需要我们的保护……
苏珊依然是一身铠甲武士打扮。现在可是深夜耶?她酝酿出来的感觉比属于夜晚的我们这些恶魔还要像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恶!果然会召唤我的全都是些怪人!
我和社长原本说只要我们两个去大学拿笔记本就可以了,但是苏珊表示「不行不行,我怎么好意思让两位恶魔去拿呢。我也要去!」便哭着跟过来。
「喔喔喔喔喔喔喔……」
或许是夜路让她觉得很可怕,苏珊边走边哭。不要用那种有如低吟的声音哭好吗?超震撼超恐怖的。
社长还说「让这种奇才当人类真是太浪费了。」对苏珊散发的独特氛围很有兴趣的样子。苏珊,你要小心恶魔的凝望!
她十分胆小,只要稍微感到恐惧就会挥舞日本刀保护自己。
她好像把明天要用的重要笔记本忘在大学,为此伤透脑筋。这时看见呼唤恶魔的传单,所以才会进行召唤。
原则上还是收取代价。我原本想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愿望,当成义务帮忙也无所谓,但是苏珊坚持一定要付,所以采纳她的意见。
题外话,代价是城堡的模型。看来只能放在社办当摆饰了。朱乃学姊看到或许会很开心吧。做为代价的城堡模型已经透过魔法阵传送到社办。
「别那样胆战心惊。有我跟着你,你大可昂首阔步。」
「呜~~谢谢你~~」
社长跟在苏珊身边为她打气。大剌剌走在马路上的铠甲武士也很恐怖啊,社长。
「不过穿着一身铠甲,你不觉得重吗?」
这是我提出的问题。穿着铠甲走路相当费力喔。而且她又是女生,这样应该很累吧?
「这不是问题。别看我这样,只要一有空我就会穿上铠甲运动。当然只是在室内运动。古代的武将可是穿着铠甲在战场上四处奔走,所以我也得有同等程度的能耐才行。」
你在和什么东西竞争啊……我真的搞不懂你,苏珊。
喔,看来半夜和铠甲武士的散步也到此结束。我们的目的地,大学就在眼前。
「啊,这里就是我就读的大学……看吧?阴森森的很吓人吧?」
不,我觉得你比较阴森。深夜的大学前面,站着一个铠甲武士。太恐怖了。
「好了,我们进去吧。啊啊,好恐怖喔……」
接下来铠甲武士将在大学里四处徘徊。光是想像就让我浑身发抖。
工作就这么顺利进行。
成功取得笔记本,我们回到苏珊的房间。
由于契约已经履行,社长也在室内的地板展开魔法阵,想必是回程用的吧。
「那么我们就先回去了。」
笑容满面的我向苏珊道别。
呼呼呼。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扬。那是当然。我顺利完成工作这件事,有很重大的意义。
没错,我完成和社长的约定了!完成工作之后,我就可以揉社长的胸部了!
一想到可以把脸埋进那对丰润的胸部之间,我就止不住性冲动!啊,血气方刚导致的亢奋逐渐高涨!
我的视线已经对准社长的胸口,眼睛片刻不曾移开!
我想一想,首先是右边的胸部,我要以画圆的方式揉来揉去!同时也伸手托住左边上下晃动,充分感受重量感——
「那、那个……」
正当我满脑子都是下流妄想时,苏珊忸忸怩怩地开口。
咦?怎么了?一个铠甲武士一边扭来扭去一边找我讲话,简直毛骨悚然到了极点……
「……这样或许有些逾越……但是如果不会太过失礼,其实我还有一个愿望,希望两位可以帮我实现……」
愿望?想多跟我们订一个契约吧。
咦——……我想早点回去和社长——
「可以啊,没问题。」
我明显露出嫌恶的表情,但是身旁的社长爽快答应了。等一下,社长!你还要帮这个铠甲武士少女实现愿望啊——
社长完全不顾快要哭出来的我,为了聆听苏珊有什么愿望而解除魔法阵。
呜呜……社长的胸部离我远去……
社长把大失所望的我丢在一旁,聆听苏珊说话。
苏珊像个羞赧的少女忸阻昵呢开口:
「其、其实……接、接下来我想下定决心对同一所大学的人发动攻势……」
「你是指会战吗?咦?难道你想试刀?」
「不、不是的!」
喔——不是啊。因为她说什么发动攻势,害我一不小心就联想到发动战争那方面。
「其、其实,我有个喜欢的男生……虽、虽然我的个性很内向,还是很想把我的心意传达给他……」
原来如此。有喜欢的人啊。
脑中第一个浮现的形象,是满脸胡子,外表严肃,彷佛战国武将的大汉。这个铠甲少女会喜欢的男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笑起来则是「哇哈哈哈哈!」的豪迈大笑。称呼对方会用「尔」之类的。
听完她的原委,社长笑着点头:
「好棒的愿望啊。好,我就接受你的愿望吧。」
「真的吗?太好了!恶魔小姐真是好人!」
听到社长答应,苏珊跳起舞来。不要穿着铠甲踏舞步好吗!很可怕耶!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才好?在你告白时帮你安排华丽的特效?或是干脆使用魔力帮你掳获对方的必?」
「不是不是!那、那个,如果可以我想凭自己的力量完成这件事……只是我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嗯。她不同意靠恶魔的力量强制将喜欢的男生变成她的情人。也就是说,她想靠自己的力量成就这段恋情。
不过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才找我们帮忙吧。
「直接把你的心意传达给他,是最快的办法吧。」
社长轻声表示,然而苏珊用力摇头:
「这、这么突然我办不到!」
「那么写信之类的呢?」
社长也赞同我的意见。
「也对。情书是个好主意。以文字来传达心意也是很棒的做法。」
「我、我知道了!我、我写写看!」
苏珊跑到屋内的一角东翻西找,拿出一堆东西。
是文房四宝。她在地上摊开一张长宣纸,然后开始在砚台磨墨。
磨——磨——……
室内的摆设搭配苏珊的打扮,磨墨的画面有如灵异现象。
磨墨的铠甲武士。感觉好像有很强烈的怨念……简直就像盘据这里的地缚灵。
在纸灯的照耀下,铠甲闪着诡异的光芒。谁来找个灵能力者除灵!这里受到诅咒了!
「苏、苏珊……用一般的纸笔写就好了吧?你想写什么啊?」
我一边发问,脸颊一边流下一道汗水。
「咦?当然是书信啊?我要写情书。我想想——『率尔修书一封,事无专擅,望君且宽心之』——」
「等等等等!那是哪国的语言!」
她突然拿着毛笔写起意义不明的字句,让我不由得出声吐嘈。
「是日文啊。就是『冒昧写信给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还请放心』的意思。」
「不不不,你歪着头帮我翻译也一样!问题不在这里!那怎么看都不是现代的年轻人看得懂的句子吧!没有人会用古文啦!你就这么爱战国吗!连文章都要走战国风才行吗!而且明明是情书却写『没有特别的用意还请放心』也很奇怪吧!这样对方感受不到你的干劲!话说如果没有传达爱意,这会变成普通的谵异信件吧!」
我的一番话似乎让苏珊大受打击,她不禁当场颓丧坐下:
「怎、怎么这样……我只会写这种信……」
「咦——!都来到日本留学,好歹会写一般的日文吧!不,写英语也可以啊!反正你是留学生!对方一定也会觉得很好奇,试着翻译内容在写什么!」
「这样我来日本就没意义了!日本男儿是『武士』之后!我想遵循正确的礼仪和『武士』交往!」
这个人没救了!得尽快处理才行!
她根本就是典型的对日本有错误认知的「自我感觉良好哈日外国人」的最坏强化版。谁有办法与她文化交流啊!
「我来到这个国家之后也不曾见过日本武士。原本还以为一个城镇至少会有一人。」
不行!连社长也严重会错意了!没有那种东西!引领时代潮流的现代日本才不会有武士走在路上!感觉会在路上砍人试刀的家伙,这个房间里倒是有一个!
话说可以让苏珊这种人如此着迷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应该是个超有男子汉气概的战国武将吧……
「这样的话,或许就连这个也没意义了。」
绷————
苏珊一面张弓拉弦一面叹气。
「箭书?苏珊!你穿成这样要是再拿副弓箭,马上会被逮捕的!会引发国际问题!」
(箭书穿心!铠甲武士的真实身分是外籍女留学生!)
啊啊,报纸一定会大篇幅报导吧……
『我好想射下他的心……』
可以想见苏珊肯定会这么说。之后的谈话性节目更会吵上好几天,名嘴们的评论想必也会很犀利吧。
「这样啊……我还以为箭书是最符合日本的潮流呢。」
「嗯,在几百年前的日本或许是吧。但是时代交替,现在是平成,不是安土桃山时代了。如果有时光机,我一定第一个把苏珊送到那个时代。」
我开始觉得她是个生不逢时又生错国家的可怜人……
忍不住抱头苦恼的我。社长也在一旁叹气:
「没办法。今晚熬夜教她如何写情书好了。」
和女生共处一室度过一个晚上——字面上看起来很浪漫,但是身边却有个铠甲武士。就算还有社长,这也太……
我不禁有点想哭。
—○●○—
几天后——
我和社长在某个公园的某个角落。
我们面前有个本阵,周围随处设置着绣上家纹的帐幕和旗帜。有个铠甲武士坐在正中央的椅子上。
那个人当然是苏珊。
后来她的情书总算顺利写成,似乎也交给她的意中人了。虽然没能见到当时是怎么样的光景,总之妣自己设法把情书成功交出去。
然后苏珊说对方今天会来到这个公园答覆她。她说希望我和社长见证这段恋情的结局,所以我们才会过来这里。
话虽如此,在告白地点拉个本阵是怎么回事。战国迷能做到这么彻底,那我也无话可说了。随便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妈妈,那是什么~~?」
来公园玩的孩子们指着我们询问妈妈。
「喂,不要乱看!」
妈妈们似乎也察觉到异样的杀气,连忙离开现场。嗯,妈妈说得没错。不可以到处乱看。看了这种场面以后不会成为顶天立地的大人罗。
「哎呀呀,那是在拍古装剧吧,老太婆。」
一对不知打哪来的老夫妻误以为这是古装剧在拍摄外景,坐在长椅上看着我们。
只是我的好奇心已经完全集中在等一下要来的男生身上。究竟会是怎么样的人?真的是我所料想的那种外型有如战国武将的豪迈男人吗?
我看向苏珊,铠甲正在微微抖动。
她想必很紧张吧,但是看在旁人眼中只觉得惊悚。大白天的就有灵异现象。
「好像到了。」
我顺着社长的视线看去,远方有个人影逐渐朝这里走近。
喀嚓、喀嚓、喀嚓。
金属磨擦的声响。我听过和这个很相似的声响。
从远方现身的,是侗今身穿着西洋甲胄的人物——
他右手拿着圆锥型的长枪,左手拿着盾牌。头部盖在全罩铁盔底下,看不见长相。
…………
我当场抱头蹲下。
我已经无话可说!那是什么!那是怎么回事!根本是个全身上下都违反枪炮弹药刀械管制条例的变态骑士嘛!
「社、社长……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我们要好好见证才行。哇,太精彩了。是武士和骑士的梦幻共演昵。」
「我一点都不想看到这种共演!」
我在满心钦佩的社长身旁放声呐喊。
此时我仔细一看,发现铁盔上插着一支箭!正中脑门!喂喂喂喂喂——!这是什么「箭骑士」啊!
「苏珊!有箭!有支箭插在他的头上!他是落败武士的同类,落败骑士吗!」
「是的,我想过各种送信的方法,但是唯一做得到的还是只有箭书。」
「亲手交给他啦——————!多想一下好吗!用邮寄的也可以啊!那已经是攻击了!还真的发动攻势了!完全是一箭毙命!都直接命中头部了!伤害罪成立了!所以他才会带着长枪护身吧!」
「好威武的长枪……」
苏珊忸忸怩怩地开口。不要看着那种足以剌穿人的武器发情好吗————!对你而言,那也是吸引你的特质之一吗!
「该死!为什么我的委托人全都是变态啊啊啊啊啊!」
说着说着,骑士已经来到苏珊眼前。
他一面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一面闯进苏珊的本阵。从旁看来这幅景象已经是会战了。
骑士在苏珊眼前站定。苏珊也起身与他对峙。
周遭笼罩着异样的氛围。好惊人的震撼力。四周充斥着敌意与杀nD。
两人散发的霸气几乎可以扭曲双方之间的空间。
光是看到这个场景,任谁都不认为现在是要告白吧。这怎么看都像是要决斗。
骑士猛力将长枪刺进地面,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是一封信。
「……这封信……我看过了……」
「是……」
忸忸怩怩的铠甲武士。拜托你别这样,很恐怖耶。做出少女的反应反而吓人。
「……真是了不起的箭书。居然能看穿我的破绽射中我……你的箭术真是高超……」
咦?了不起……?咦?这位西洋骑士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没、没有,我只是全心全意想着要射穿你……堀井同学。」
什么全心全意想射穿,这是打算杀人的家伙才会说的话吧!
等等,堀井同学?这样啊,这位中箭的甲胄骑士先生名叫堀井吧!
「如、如果你不嫌弃,我想和你在一起……」
吱呀呀呀。得到正面回应了。他应该不是「打在一起」的意思吧?弥漫在周遭的紧张感,让人有种他们随时会开打的感觉。
「堀、堀井同学……呜呜,太好了。呜呜……」
苏珊语带哽咽。她连脸孔都包在铠甲底下所以看不出来,不过应该在哭吧。
「苏珊……」
西洋骑士堀井同学温柔地拥抱她。拥抱时铠甲和铠甲发出金属的磨擦声。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我们来好好讨论你信上提到的《五轮书》吧。」
「好的。我一直很想和堀井同学聊聊宫本武藏的二天一流……」
身穿铠甲的两人手牵着手,朝别的地方走去。
「谢谢你们两位!」
苏珊对我和社长挥挥手。社长以笑容回应。社长看见这幅光景也无动于衷啊。真是太厉害了,莉雅丝社长。
…………话说我的眼前诞生了一对变态情侣耶。
—○●○—
后来,我收到一张照片。铠甲武士和甲胄骑士在照片里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看样子他们交往得很顺利。
不过前几天,电视上出现一个名叫「夜复一夜出现在○○市的铠甲武士与甲胄骑士!受到怨灵占据的恐怖城市!」的灵异特别节目就是了……
别在深夜约会啦,苏珊。我真不想知道这种讨厌的真相。
苏珊的两情相悦大会战——不对,是两情相悦大作战,代价是堀井同学拿的那支长枪,已经放在社办的一角当成摆饰。
精通西洋武器的木场偶尔会拿在手上把玩。
总之能够顺利完成契约真是太好了。一时之间我还有点担心事情会变成怎么样……
不过我的心思已经集中在社长的胸部上。在完成那个契约之后,我的视线就一直跟着社长的胸部。
呼呼呼呼。终于!我终于可以揉!可以碰!可以享受社长的胸部了!
口、口水都流出来了……呼呼呼。可是我还是笑个不停!
正好今天只有我和社长在社办!没有其他社员搅局!现在是大好机会!拿出勇气啊!
我下定决心,走向社长。
「怎么了,一诚?」
社长优雅地微笑。呜,你露出那么可爱的笑容会让我有罪恶感……
但是我咽下口水,下定决心!
「社、社长!我、我们之前的约定还算数吗!」
「之前的约定?」
听到我说的话,社长露出戏谵的笑容。她知道!她明明知道我想说什么!
呜呜,她正在享受这种状况……
「就、就是!胸、胸、胸、胸部!」
「呵呵呵。我知道啦。真是的,不需要这样一脸严肃吧。」
怎么可以这么说,这对我来说可是有如天地倒转的大事!
社长离开沙发站了起来,大大方方站在我的面前。
「好吧。从现在开始我数到五,这段时间里我的胸部任你摆布。准备好了,我要数罗。一——」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这是怎么样!数到五!怎么突然来这招!
「二——」
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数到二了!
糟糕,在我作好心理准备之前就开始了!呜哇啊啊啊啊!再这样下去,我就揉不到社长的胸部了!
为了平复心情,我用力深呼吸。振作气势啊!我应该已经早就作好准备了!揉!揉下去!我要揉社长的胸部!
「三——」
已经三了!没时间了!该揉右边的胸部!还是左边的胸部!不行!没时间烦恼了!既然如此两手一起揉吧!
我的双手手指进入揉捏模式,一鼓作气——
喀啦啦。
社办的门突然打开。
「一诚先生,你先过来了吗?」
「抱歉,来迟了。」
「……大家好。」
「哎呀——没想到扫地会扫这么久。」
是爱西亚、朱乃学姊、小猫、木场。社员们都来了!
「哎呀哎呀,你们在做什么?」
朱乃学姊笑眯眯地仔细观察我和社长。
「好,结束。太可惜了,一诚。」
这时残酷的通知传进我耳中!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难道在我看向走进社办的社员们的这段时间,已经数完五了吗!
不、不会吧……
我难掩失望,当场瘫坐在地……呜呜,我第一次摸胸部的机会……呜呜……
社员们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至于社长则是恐俊不住,笑个不停。
……唉,怎么会这样。我好不容易帮了那对不谙世事的铠甲情侣……但是我的酬劳、我的奖赏却……
社长蹲下来摸摸我的头:
「呵呵呵。一诚真是有趣。你就那么想摸我的胸部吗?」
「那还用说。呜呜……」
搂。
社长轻轻抱住我。
——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我的思绪瞬间停止。
「那么我就暂时抱你一下吧。」
社长以哄小孩的模样如此说道。感觉到社长的体温,我忍不住满脸通红。
话说还有其他社员在看啊!
「下次也要加油喔,我可爱的一诚。」
——啊,果然没错。
没错。社长果然是最棒的。
我不会忘记这股温暖的。我要在社长身边,以恶魔的身分闯出一片天!
心中怀抱如此的决心,我短暂地享受社长的拥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