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六卷 体育馆后的圣光
  5. Life.1 第二学期,开始!
  6. 繁体版

Life.1 第二学期,开始!
2017-06-23 12:26:04

		

夏天结束,已经进入新的学期——第二学期。
开学典礼早已结束,驹王学园开始准备迎接九月的大活动,运动会。
进入这个时期,总是会有令人不爽的事。
因为同班同学里会出现许多有所改变的人。也就是经过所谓暑期形象大改造的家伙。
隔了一个暑假,他们改变过去的自己,达成大胆的形象改造。虽然说和去年,也就是一年级时相比起来人数应该比较少,不过今年还是有这样的家伙。
男生开始上美发沙龙弄头发,女生的造型也变成时下最流行的辣妹风格!
夏天以前不起眼的人们带着新的形象,迎接第二学期!
去年我看到一堆这样的人,烦得受不了,同时也很不甘心!
——我也想要有所改变啊!
我好歹是个高中男生!对于染发、或是轻浮的打扮多少有点兴趣,也会想要挑战!更重要的是女生好像很喜欢那种造型!
隔了一个夏天改变形象的那些家伙,目的八成也是这样!
——想在夏天改变自己,交到女朋友!
「然后就是告别处男之身。夏天对高中男生来说,也是一道必须跨越的障碍。」
戴着眼镜的元滨也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他是我的损友之一。
「喔喔,元滨。那个传闻打听得怎么样了?」
听到我这么一问,他点头说道:
「那个啊,刚才松田跑去进行最后确认——」
「喂————!一诚、元滨!我打听到了!」
跑进教室的人正是松田。
「果然没错,隔壁班的吉田在暑假达阵了!而且对象好像还是三年级的大姊姊!」
「王八蛋!」
我和元滨当场忿忿地咒骂。
果然是这样吗!吉田那个家伙!我就觉得他在进入第二学期之后变得轻浮,态度也嚣张许多,果然是这么回事!
「听说同班的大场也和一年级的学妹搞上了。」
「真的假的!大场他!」
我转头往后看,大场面带爽朗的笑容对我挥手!混帐————————!罪该万死的非处男————!
男人的贞操可以这么轻易抛弃吗!当然可以!我也想要抛弃啊————!
我们从去年就像这样,一进入第二学期便着手收集认识的人的「夏季体验」。在夏天脱离处男的人很多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相关资讯对我们这些处男来说更是无论如何都想得到!
因为我们超级好奇哪个家伙还是处男、哪个家伙已经在夏天达阵!
根据我们收集的资讯,告别处男的男生比例比去年还要高!同年级的男生已经有不少人都做过了!
对于高中男生来说,有没有做过可是身分地位的一大指标!非处男看着我们时那种轻视的眼神,真是让人愤恨不平!
那种「是喔,这个家伙还不知道女人是怎么回事」的眼神让人好火大————!
我趴在桌上抱着头!
可恶!事情不应该这样啊!
今年夏天,我原本也可以潇洒地抛弃贞操才对!没想到会跑去冥界!哪有高中男生夏天是在地狱度过的!
有!就是我!
而且还在山上被喷火龙追着跑!这种蠢事谁会相信————!贵重的高二暑假都花在和怪兽赌命,这种事说出来也没人会信,我也不想说!
说到头来,夏天的情色事件只有温泉,其他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啊————!虽然和之前比起来已经是天差地远,我还是想尽可能往上爬!
和社长初体验!和朱乃学姊上床!和洁诺薇亚体验生小孩!
这些在冥界完全没发生!
所幸松田和元滨在今年夏天也没有任何体验。要是被这些家伙抢先,我一定会去自杀,我是说真的。
「好重的处男味——」
一面「咯咯咯!」嘲笑我们一面走来的是戴着眼镜的同班女生——桐生。她扬起嘴角,还捏着鼻子。
「桐生!你是来嘲笑我们的吗?」
听到元滨的问题,那个家伙点头说道:
「呵呵呵,反正就凭你们几个,这个夏天一定过得很没有意义吧。」
「罗嗦!」
「话说回来,兵藤。最近爱西亚偶尔会心不在焉,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桐生如此问我。
我知道为什么。应该是迪奥多拉那件事吧。我也觉得爱西亚不太对劲,在课堂上被点到时难得惊慌失措,还曾经把课本拿颠倒。
她本人倒是和其他女同学谈天说笑……
爱西亚在班上很受欢迎,无论男女都很喜欢她。一方面当然因为她是美少女,而且光是和她聊天就会受到疗愈。
有些男同学找她讲话并非封她有意思,而是为了寻求疗愈。据说他们想要近距离看着爱西亚得到疗愈的心情,比色心还要强烈。
这一点我可以理解。事实上我和爱西亚在一起时,心情确实比较安稳。
爱西亚发现我在看她,于是我对她挥挥手。她随即露出微笑,但是笑容有些不自然……嗯——看来她的确很在意。
这个求婚问题该怎么解决呢。
正当我为此沉思时,桐生一脸奇怪地看着我。
「干嘛?」
「没有。只是进入第二学期之后,女生对你的评价稍微好了一点。」
——!真的假的!不过这是为什么?
「你的脸上多了几分刚毅,而且就连我也看得出你的体格变得强壮许多。还有女生说你有种狂野的感觉。」
嗯——是喔。我摸摸自己的脸加以确认。我知道自己的体格变好。毕竟在山上和喷火龙生活了一阵子,体格自然会变好。那段期间的生活又那么原始。
不过狂野啊。原来如此,呵呵呵,有在注意的人就会懂。该怎么说,这个夏天让我的魅力大增,开始吸引女生了吗?
「呵呵呵,因为我有在锻链。也就是说,我在夏天也有所成长。」
看我摸着下巴露出酷劲十足的笑容,桐生的双肩垮了下去:
「……如果不要这样得意忘形就好了。」
怎、怎么了,干嘛那么失望……真搞不懂。
「喂、喂!不得了了!」
突然班上的一个男生急急忙忙冲进教室里。怎么了怎么了?
那个家伙从朋友手上接过矿泉水喝了一大口,稍微平复一下心情之后,以全班同学都听得到的音量大声宣布:
「有转学生要来我们班!是女生!」
隔了一拍——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班上所有人都发出惊讶的声音!
「呃——在这个时期或许不是很常见,不过我们班来了一名新同学。」
老师这番话让大家兴奋不已。
男生的情绪更是高涨到莫名其妙!谁叫转学生是女生!我们的情绪当然会变得冗奋!
女生一方面很受不了男生的反应,另一方面又和我们一样充满好奇。
「那么,请进。」
在老师的出声催促之下,转学生走进教室——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男同学发出阵欢呼声。
教室里出现一名棕发双马尾的美少女。
然而对我而言,惊讶更胜于开心,吓到眼珠快要蹦出来。
仔细一看,爱丙亚的反应也和我一样,洁诺薇亚甚至双眼圆睁、目瞪口呆。
这还用说!这、这个女孩突然像这样现身,和她有关的人当然会吓到!
棕发转学生深深鞠躬,笑容可掬地自我介绍。
脖子挂着闪闪发亮的十字架,发型和以前不同绑成双马尾,不过绝对是她不会有错!
「我叫紫藤伊莉娜。请大家多多指教!」
没错,就是在夏天之前的王者之剑抢夺事件时和洁诺薇亚一起来日本的紫藤伊莉娜!
—○●○—
「过来一下。」
下课时间,正当伊莉娜遭到男女同学的提问攻势时,我、爱西亚、洁诺薇亚三个人拉着她的手,连忙将她带到没有其他人的地方。
紫藤伊莉娜,基本上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她小时候就搬家到国外,在那里接受教会的洗礼,成为新教会专属的圣剑士。
之前教会保管的王者之剑曾经被堕天使的干部抢走,她也在那次事件和洁诺薇亚一起来到日本。
当时洁诺薇亚知道神的真相,自暴自弃变成恶魔留在日本,至于伊莉娜则是直接回到原本的归宿。
在那之后我们就没有见面……真没想到居然会这样重逢……
哎呀——我真的吓了一跳。也太突然了。她该不会是敌人吧?毕竟三大势力已经缔结和平协定。那、那么伊莉娜为什么会来这里——
「好久不见了~~一诚,还有洁诺薇亚!」
伊莉娜猛然扑向洁诺薇亚抱住她:
「洁诺薇亚!看你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立场上虽然有点复杂,但是我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是啊,好久不见了,伊莉娜。你好像也很有精神。伊莉娜胸前的十字架一点一滴地带给我伤害,这是天谴吗……」
前圣剑搭档的重逢啊。洁诺薇亚也露出笑容。
好了,接下来该从何问起?正当我如此犹豫时,洁诺薇亚开口: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嗯,好个单纯又能够问尽一切的问题。
「我是奉米迦勒大人之命转学到这里来当使者。详情等到放学之后再说。地点就选在有名的旧校舍吧?」
伊莉娜如此说道,可爱地眨眨眼。
我用手机写信询问社长:『紫藤伊莉娜来到这里,你知道吗?』结果社长回我:『是啊,好像是临时决定的。放学之后会再向大家详细介绍,在那之前你先陪陪她吧。原则上她还是转学生。』
这样啊,社长知道。这也很正常。这里是社长的根据地,没有事先联络过她,伊莉娜也无法擅自进来这里。
好,就等到放学吧。
「紫藤伊莉娜,欢迎你来到这所学校。」
放学后的社办。神秘学研究社全体社员、阿撒塞勒老师、苍那会长都来到这里迎接伊莉娜。题外话,小猫坐在我的腿上。这里快要变成她的固定位置了。
「是的!各位!初次见面——的人固然是有,但是多半都是曾经见面的人。我叫紫藤伊莉娜!我是以教会——不,是以天使方面的使者的身分来到驹王学园!」
啪啪啪。社员们鼓掌欢迎她。
听说她是天界方面派遣过来的支援人员。仔细想想,这里只有恶魔和堕天使,确实是没有天使。
不过原则上天界还是有支援我们。
伊莉娜开始说些「感谢主~~」、「伟大的米迦勒大人——」等等的话。大家一面苦笑一面听她说。
她依然是个信仰坚定的女孩……我有件事想向洁诺薇亚确认,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那、那个,洁诺薇亚。)
(怎么了?干嘛这么小声。)
(伊莉娜不知道神不在吧?〉
(至少在和我分开时应该还不知道。)
我想也是。
这样好吗?我们大家都知道神已经死了。如果她知道这件事应该会大受打击,事情会变得很严重吧?
然而老师也不理会我的操心,毫不在意地问道:
「你应该知道『圣经记载的神』已经死了吧?」
「老、老师————!劈头就这样问不好吧!」
听到我的吐嘈,老师只是叹了口气:
「白痴啊。她会来到这里,就表示包括这些真相在内她都知道,并且有任务在身。这附近是三大势力的合作范围里,被视为最重要的地点之一。既然有相关人士来到这里,就表示是具备相当程度的知识才会踏上这块土地。」
伊莉娜点头同意老师的话:
「那当然,堕天使的总督先生。放心吧,一诚。我已经知道主不在了。」
真的假的。那么我们这么操心岂不是蠢毙了!
「没想到伊莉娜这么坚强。你的信仰那么虔诚,竟然可以在没有遭受任何打击的状态来到这里。」
洁诺薇亚如此说完之后,隔了一拍,伊莉娜的双眼冒出大量的泪水!
她凑到洁诺薇亚面前大喊:
「我当然是大受打击啊————!心灵支柱!世界中心!万物之父已经死了————!我可是一路走来一直相信一切教义之人,米迦勒大人告诉我真相时受到超大的打击,当时的冲击害我整整躺了七天七夜————!啊啊啊啊啊啊啊,主啊!」
啊——她趴到桌上嚎啕大哭了。说、说得也是,对于虔诚的信徒而言,神已死可不是冲击两个字可以形容。我们家原则上没有信仰什么宗教,对于这方面不是很清楚,但是爱西亚得知这件事时,也是差点没晕过去。
「我了解。」
「我懂。」
爱西亚和洁诺薇亚也用力点头,温柔地对伊莉娜开口。
她们三个紧紧抱在一起。爱西亚和洁诺薇亚至今还是保持对神祈祷的习惯。我想她们现在还是很感谢神吧。
「爱西亚!之前我还叫你魔女,真是非常抱歉!洁诺薇亚也是,我在跟你分开时也说了很过分的话!对不起!」
爱西亚和洁诺薇亚对于伊莉娜的赔罪都是微笑以对。
「我没放在心上。我们都是敬爱主的同伴,希望今后可以好好相处。」
「我也是。那件事我也有错,谁叫我要做出这种自暴自弃的事,突然就说要转生成恶魔。不过可以像这样重逢,我真的很高兴。」
「喔,主啊!」
她们三个开始祈祷了……这样可以当作她们和解了吧?虽然发生过不少事,但是她们之间的芥蒂能够化解,我也很高兴。大家带着笑容相处是最好的。
这或许是教会三人组诞生的瞬间吧。虽然其中有两个是恶魔……
「所以可以把你当成米迦勒的使者罗?」
对于阿撒塞勒老师的确认,伊莉娜也点头回应:
「是的,阿撒塞勒大人。米迦勒大人正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天使方面的使者感到烦恼。大人觉得现场没有我们的人员是个问题。」
「是啊,米迦勒确实这么说过。天界、冥界的力量都对这个地方产生相当的作用,但是实际上在现场行动的只有莉雅丝以及苍那·西迪双方的眷属,还有包含我在内的少数人。虽然说只有这些人手已经很够了,但是米迦勒那个老实的家伙,说什么天界方面也应该有人员在现场行动,所以要特别派人。明明天界对这里的支援早已超越滥好人的等级。我跟他说过不用,但是他说这样不行,硬是要派人过来,因此来到这里的就是这个家伙。」
老师一边叹气一边说明。
是喔,原来是这么回事。毕竟这里只有恶魔和堕天使,派一、两个天使过来也不奇怪。
不过社长的根据地里,成员也越来越多了。明明一开始只有几个恶魔,现在却连堕天使和教会的信徒也混了进来,有说有笑的。
人生还真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社长一开始的心情也很复杂,但是一方面心想「应该可以学到不少东西」再加上魔王陛下把这个地方交给她负责,更让她觉得「这是很荣誉的工作」燃起责任心。
伊莉娜忽然站起来,摆出祈祷的姿势——然后她的身体发出耀眼的光芒,背上「啪!」一下子冒出白色羽翼!
喔喔喔喔!简直就像天使!应该说她变成天使吗!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只有老师摸摸下巴,冷静地询问伊莉娜:
「——你叫紫藤伊莉娜吧。你天使化了吗?」
「天使化?有这种现象吗?」
老师耸耸肩面对我的问题:
「不,目前为止没有实际发生。但是天界和冥界的科学家讨论过相关的理论……」
老师眯起眼睛像是在沉思,而伊莉娜承认他的说法:
「是的。我接受米迦勒大人的祝福,变成转生天使。听说这是在各位炽天使大人借用恶魔和堕天使使用的技术之后得以实现的。」
有这种事!原来三大势力的合作已经进行到这种地步了。听说在神消失之后,也不会再诞生天使,如此一来尽管是转生天使,但是天使的数量也可以继续增加了。
不过伊莉娜变成天使了。恶魔、堕天使、天使在此齐聚一堂了。
伊莉娜继续说道:
「四大炽天使,再加上其他炽天使成员总共十位,能够仿效扑克牌,配置A到Q等十二个称为『神圣使者』的部下。扑克牌中K的角色则是身为主人的天使大人。」
老师似乎对伊莉娜的话很感兴趣。这个人真的很喜欢技术方面的话题。
「原来如此,是『恶魔棋子』的技术啊。八成是应用了那个和堕天使的人工神器技术吧。真是的,才教给天界的那些家伙就开发出这么有趣的东西。恶魔用西洋棋,天使就用扑克牌啊。好吧,扑克牌原本就带有『王牌』的含意。神死之后无法增加纯正的天使,所以像这样增加转生天使,也能够强化他们的战力。」
原来他们创造了天使版「恶魔棋子」。现在的技术连这个都办得到。
「照这个系统看来,暗地里可能还有称为鬼牌的强者存在。十二个部下也是仿效十二使徒的形式吧。真是的,那个天使长大人真是会找乐子。」
老师忍不住笑了。这位堕天使总督大人真的很喜欢预测事情表面以外的部分。
「那么伊莉娜是哪张牌?」
我好奇地询问伊莉娜,她抬头挺胸自豪地说道:
「我是A!呵呵呵,我得到米迦勒大人的王牌天使这个光荣的位置!现在就算死了也无所谓!虽然主已经不在了,但是我能以米迦勒大人的王牌身分活下去就足够了——」
喔喔,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啊,左手手背上还有「A」的字样!
「啊——所以米迦勒先生就是你新的精神支柱罗。」
我一边叹气一边喃喃自语,洁诺薇亚也在一旁搭话:
「嗯。总比迷失自己来得好吧。」
好吧,这么说也对。与其因为神不在而迷失自己,不如在新的主人身边卖力工作,更能够向前迈进。
伊莉娜开心地对我们说道:
「而且米迦勒大人还说未来考虑举办『恶魔棋子』和『神圣使者』的游戏,当作是恶魔的排名游戏另一种延伸!目前这还是只有炽天使能够拥有的力量,但是将来可能会赐予炽天使以外的上位天使使用这套系统的权力,让天使也能像恶魔的排名游戏那样,在彼此竞争当中变强!」
游戏!而且还对上天使!「恶魔棋子」和「神圣使者」两个系统之间的对决吗!
我们社员还在惊讶,老师却自顾自地感到佩服:
「天使和恶魔当中也有不少对高层的决定提出异议的家伙。毕竟是长年以来争执的对象,突然要他们握手言和当然会有不满。不过米迦勒真是深思熟虑,像这样准备替代战争,能让他们透过竞技发泄彼此的郁闷。就像人类世界的世界杯、奥运那样吧。」
让心怀不满的人发泄郁闷的比赛啊。嗯——因为进入合作状态,各势力也采取了各种新政策呢……这个部分还真是复杂。
「那么我们吉蒙里眷属也有可能和天使的游戏系统对战吗?」
听到我的问题,老师歪着头说道:
「未来的确有这个可能。话虽如此,也不是立刻就会发生的事。至少也要过个十年……说不定要等到二十年后。不过到时候也差不多是你们这批新进恶魔培养出一定实力的时期,应该会很有看头吧。」
二、二十年后吗……还真是好久以后的事。原则上恶魔和天使都很长寿。
「看样子值得期待。」
苍那会长的语气虽然冷静,但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好像很有趣呢。」
木场也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们眷属的王牌好像很开心。
「我、我害怕教会……」
加斯帕一副心情很复杂的模样。也对,听说教会目前还在猎杀吸血鬼。毕竟他们没有和吸血鬼缔结和议。
三大势力签订协约之后,教会的每个教派表面上的传教活动还是和之前一样,但是背地里则是和恶魔、堕天使多方合作,便宜行事。
听说三大势力还组织专门的取缔小组,避免因为合作产生新的弊端。
我们和西迪眷属似乎也有这种取缔权限。也就是说,三大势力里如果出现行迹可疑的人,我们可以迳自逮捕。若斯可以,我实在不想碰上这种事。人家好不容易才决定好好相处,携手合作了……
还是和平最好。
不过尽管冒出什么「神圣使者」,所幸暂时应该不至于对排名游戏产生什么影响。目前光是对付新生代的上级恶魔就很吃力了。
「这个部分的话题到此结束吧,今天来举办紫藤伊莉娜的欢迎会。」
苍那会长笑着说道。
伊莉娜也再次环视大家:
「各位恶魔!我之前一直视各位为敌、消灭了你们不少同胞!但是米迦勒大人说过:『今后要和他们好好相处喔?』所以我也想和各位好好相处!其实我个人之前就一直很想和大家当好朋友!我会以教会代表的身分加油的!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虽然事情经过有点复杂,不过伊莉娜也成为驹王学园的伙伴。
之后学生会的成员也来到这里,一起为伊莉娜举办欢迎会。
—○●○—
伊莉娜转学过来过了几天——
「我我我!我要参加借物赛跑——!」
朝气十足的伊莉娜举手表示。
她已经融入班上了。多亏她天生的开朗,不分男女都很喜欢她。
我们正在开班会。目前进行到决定运动会时谁要参加什么项目的部分。
……唉。
我则是趴在桌上叹气。
伊莉娜也住进我家。住进在暑假时变成地上六层、地下三层的兵藤豪宅。
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几乎都搬来了,现在连伊莉娜也住进来。
反正空间很大,多一、两个人也没什么差别,但是我最近才发现,家里的女性比例越高,意外地越让我无地自容。
除了妈妈以外都是美少女!对于高中男生而言真是理想的居住环境!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然而现实没有那么美好。俗话说「三个女人就成了菜市场」真的一点都没错,让我连想插话都没办法……
比方说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三个人众在一起聊女生的话题,像这个时候我就超难插话!如果在这种情况再加进一个小猫,更是完全没有我能接触的空间!
只有我一个男生耶?我应该说什么才好?电玩?漫画?原本只是个好色男生的我就算和一群女生在一起也无话可说!
如果我觉得寂寞跑去找两位大姊姊,就会发现社长和朱乃学姊也在聊大姊姊版的女生话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即使突然喊着「社长~~」、「朱乃学姊~~」跑去找她们撒娇,想要参与其中,也只是让自己更空虚!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好震惊!原来我没用到连这种事都做不好!
这样的我还想当什么后宫王!这让我再次体会我这个人有多么没用!
后宫可是要同时应付好几个女生!才这么几个就陷入苦战还得了!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是不是应该去研究女生的衣服品牌来加入话题!还是去找几间时髦的店家再告诉她们!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要和女生聊什么才好————!
感觉我不受女生欢迎的原因好像就在这里,让我大受打击!
……不过家里的生活并非全是这样,所以也没关系。平常大家都相处得很融洽,只是女生有女生自己的生活,不要想太多……
而且偶尔也会有些色色的事件啦。但是这个时候又可能会引发女人之间的战争,所以有点可怕……
咦?奇怪,我明明过着理想的生活,却好像在为此烦恼?
……难道说后宫就是这么辛苦吗……?
呜呜,身在冥界的坦尼大叔,我正在趁年轻时烦恼受苦。
「兵藤。」
桐生忽然叫了我一声。那个家伙站在黑板前面,写下运动会的比赛项目人选。
「你的腋下破了一个洞。」
「咦,真的吗?」
听到桐生的话,我看向自己衬衫的腋下——等到我意会过来已经太迟。
因为我为了确认腋下而举手!当然,那里没有破洞!
「好!决定了!」
她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我的名字!
「呜哇!桐生,你竟敢骗我!」
中计了!都怪我想事情想得太出神,才会让她有机可乘!
我出言抱怨,但她只是奸笑!
「你要参加的是两人三脚。搭档是——」
桐生的粉笔指向某个女同学。对方是——
战战兢兢地举着手,似乎很不好意思的爱西亚!
「你就和爱西亚一起参加两人三脚吧!」
就是这样,我和爱西亚在桐生的设计之下成为参加两人三脚的拍档。
—○●○—
从隔天开始,全体学生都在练习运动会的项目。
我们班也换上体育服,男女一起在运动场上练习比赛项目。
「我们来比赛吧,洁诺薇亚!」
「正合我意,伊莉娜!」
伊莉娜和洁诺薇亚在场上赛跑,班上的同学也在大声帮她们加油。
真是的,这是怎样……话说回来,她们两个也太快了————!简直兢是在场上狂飙!不愧是恶魔和天使,这下我们班只论女生应该是稳赢的吧。能够和她们对抗的,顶多只有学生会——西迪眷属的几个同年级女生。
「……不过她们动得那么快,实在很难掌握胸部的动态。」
「就是说啊。」
「若想观察运动时的晃动,果然还是要在适当的速度。」
就像这样,我、松田、元滨,三个好色男生正在观察女生跑步时胸部的晃动。
无论大小,女生跑步时就是会晃动,真是叫人目不转睛!体育服超棒!
伊莉娜虽然苗条,但是也算是颇为丰满。这么说来,她穿着那套紧身皮衣式的战斗服时也是凹凸有致。只有这点我记得特别清楚。
这时有人跑来找我说话。
「喔,兵藤。」
「啊,是匙啊。」
匙的手上拿着皮尺等测量工具。
「你在干什么?」
「观察晃动的胸部。」
「你、你还真是没变。」
匙叹了口气。嗯?匙那个家伙右手包着绷带,受伤了吗?
「你怎么包绷带?」
「嗯?喔喔,这个啊。」
他稍微拉开绷带——底下的手臂有好几道像是黑蛇的淤青。
「……这是怎么了?」
我讶异地发问,于是匙回答:
「我问过阿撒塞勒老师,他说是因为之前在游戏中和你对决的缘故。好像是因为我用龙脉连接达到禁手的赤龙帝神器又吸你的血,对我的身体和神器都造成影响。我所切断的龙脉得到赤龙帝的情报,似乎也反映在我的身上。」
「真的假的。这样很糟糕吗?」
「不,好像不是什么不良的影响。只是有些出现在身体上的表徵。嗯——比方说这个。」
匙让我看他手上有如宝玉的小东西。我直觉认为那是宝玉……不过应该就是宝玉吧。和我、瓦利、老师手上的龙系神器的宝玉长得一模一样。
「……你不会是被诅咒了吧?」
此话一出,立刻换来匙满心厌恶的表情:
「呜哇,你不要把我最担心的事情说出来好吗……弗栗多留下来的传说,都不是什么好事耶?」
匙重新振作,问了别的话题:
「话说兵藤要参加什么项目?」
「我和爱西亚一起参加两人三脚。」
「唔!你这个家伙还是一样叫人羡慕!我是吃面包赛跑。」
喔——吃面包啊。那个项目好像也很好玩,不过我还是要和爱西亚相亲相爱跑到最后。
正当匙在羡慕我时,来了两个戴眼镜的女生。
「匙,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们还要去检查设置帐棚的地方,快点过来。」
「我们学生会的男生原本就很少了,请你好好工作。」
是苍那会长,还有副会长真罗学姊在叫他。喔喔,两位的眼镜都闪了一下。
「是、是的,会长!副会长!」
匙连忙回到两人身边。
会长和副会长好像都很严肃……说到眼镜,在冥界见过的阿加雷斯家继任宗主,也是个个性冷酷——又戴着眼镜。戴眼镜的恶魔好像多半都是态度平淡,个性冷静?
匙对我挥挥手,便和会长、副会长一起走向运动场的角落。
『——弗栗多啊。』
嗯?德莱格怎么了?
『不,你不用在意。但是看来是因为和我直接接触,因而急速提早了。看来即使被切成好几段导致灵魂变得稀薄,只要有适当的契机,一切又另当别论。』
所以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法夫纳和弗栗多近在身边,又和坦尼见面,看来这次的宿主和各个龙王都很有缘。』
嗯——德莱格好像进入自己的世界了。
「爱西亚!你的胸部有没有趁着暑假长大啊~~?」
「呀!桐生同学!请、请不要揉~~」
……啊,情色眼镜女在性骚扰爱西亚。那个家伙真是的,每次只要我一不注意,就会去性骚扰爱西亚……晚点再骂骂她。爱西亚会被她害得越来越色!光是社长和朱乃学姊的影响就已经让她对那方面的事很有兴趣了……
好吧,我和爱西亚也差不多该开始练习了。
我从准备给各班使用的比赛道具里拿出两人三脚用的绳子。
「爱西亚——!我们来练习吧!」
「好、好的!」
爱西亚先对正在捉弄她的桐生低头示意,然后立刻跑到我身边。
已经有同班的男女搭档开始练习。唉,跑得好的人的确很顺利,但是默契不佳好像会很惨。男生女生靠在一起,两边看起来都很不好意思。
我和爱西亚也紧紧靠在一起,拿绳子把脚踝绑住。
「好,我们开始练习吧,爱西亚!」
我在地上踏了几下,伸手环住爱西亚的腰,做好准备。
「好、好的!」
爱西亚尽管不好意思,也伸手搂住我的腰。
嗯——爱西亚就在我身边,她的头发散发好香的味道……大概是因为我们紧贴在一起的关系,爱西亚柔软的身体更是……
不行不行!我得屏除杂念!她可是爱西亚!自律自律!
我重新调整呼吸,和爱西亚彼此点头示意,然后向前踏出一步。
「预备——一、二——」
我们一面喊出声音,一面起跑——
绊了一下,失去平衡!
「呜喔!」
「呀啊!」
眼看着爱西亚快要跌倒,我连忙抓住她,让她重新站好!
「……嗯、嗯——看来我应该要配合爱西亚。」
如此心想的我无意看向爱西亚,发现她满脸通红,好像在忍耐什么。奇怪?怎么了?嗯?总觉得我的右手有种非常柔软的触感——等等,我的手正在揉爱西亚的胸部————!
这、这样啊,刚才爱西亚差点跌倒时,我情急之下抓住的地方就是她的胸部!
嗯嗯,感觉质量好像又增加了————!
不、不对,我不可以继续享受这种触感!赶紧放开爱西亚的胸部!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赶紧道歉!怎么会这样!嘴巴说着要好好珍惜爱西亚,我却揉了她的胸部!不过爱西亚的胸部触感也好棒喔————!
「……没、没关系,我不介意。可、可是,要摸时请先告诉我一声……我也需要作好心理准备……」
先告诉你一声就OK吗!不、不对!不是这样!我不是故意要摸的——
在自我厌恶与性欲的夹攻之下,我极度苦恼,但又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我再次调整呼吸然后开口:
「总、总之我们继续练习吧。」
「好、好的。可是,不好意思,我不太擅长运动。」
爱西亚有些泄气。
「没关系。重要的是我们得彼此配合,培养搭档默契。」
「搭、搭档默契?」
爱西亚可爱地歪头发问。嗯,为什么她的每个行动都这么可爱!
「没错,搭档默契。我们先一起喊出声音,一步一步往前走吧。先习惯这些之后再练习用跑的。」
「好的。」
没错,就像我的训练一样,一点一点累积就够了。只要持续进行一定会有什么收获。这是毫无天分的我一路走来学习到的事。
「那么再来一次!」
「好!」
就是这样,我们先从配合彼此的动作步行开始练习。
—○●○—
当天放学后。
我和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一起来到社办。
社长和其他社员都已经先到了,只不过一脸严肃。
嗯?怎么了吗?
「有什么事吗?」
我这么一问,社长便说:
「嗯,新生代恶魔的排名游戏,我们的下一个对手出来了。」
喔——已经决定啦。以吉蒙里对决西迪之战为开端,六家之间进行游戏。吉蒙里也要和西迪以外的其他世家战斗。
我没有特别吃惊,然而社长的下一句话让我理解到社员们为什么是那种反应。
「下一个对手是——迪奥多拉·阿斯塔蒂。」
「——!」
听到这个只会让人觉得是个糟透了的玩笑的对战组合,我也不禁哑口无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