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六卷
  5. Scene2
  6. 繁体版

Scene2
2017-06-23 12:08:05

		

Scene2 村田豪:我觉得害怕并不一定是什么坏事。能认清危险,才能在埃塔纳尔这个残酷的世界中活下去。
“……这里也是吗……”
勇吾如同虚脱一般无力地嘟囔道。
杂草丛生。严重腐烂的房子排列在一起,让人焦躁。水井、钟楼、仓库,一切都是那么荒芜,没有人烟。已经完全生锈的农具和鱼叉之类的东西让人感到悲凉。
“有没有人啊!”
伊秀拉放声喊道。
…………
没有人回答。
“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从学生制服的口袋中掏出20G左右,撒向附近。
“嗯嗯?你在做什么?”
翔眨了眨眼睛。
“辟邪。为了避开灾祸啦。”
“辟邪?”
“是啊。我率领的饿狼团的手下们,大多数是逃走的山贼或海盗。所以啦,他们有非常相信的迷信啦。遇到荒废的村子就要撒些小钱。”
“为什么?”
“荒废的村子一般是被怪物袭击、或是遭到地震海啸这样天崩地裂的不幸并留下来的遗迹。这种地方会留有遭遇不幸的家伙们的怨念。要让到访的家伙也遭到同样的不幸,怨灵们正在严阵以待。所以啦,撒G就是代表希望他们高抬贵手的意思啦。”
“光这样都已经够恶心了,别说这种话了啦。”
伊秀拉的嗓门拔高起来,但似乎不打算反驳这个迷信。是啊,就是嘛。亲眼看到这种毁灭的村子,就算不是很迷信的家伙,也会不禁去想像的吧。这里到底住着些什么人呢?到底是怎么才会变成这样的呢?
“这种迷信,我在民俗学者所写的迷信集中看到过。除了撒G,还可以撒食物、水或酒来代替。”
艾尔披露了她的学识渊博。
“拉姆达先生害怕恶灵吗?我还当你是天不怕地不怕,莽撞冒失,胆子大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害怕的东西呢。”
蕾碧雅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那个,居然说我天不怕地不怕,还莽撞冒失啊。说的太过分了吧?
“是啊,害怕呢。我害怕那种无法理解的事物,也不认为害怕有什么值得羞耻的。我啊,完全不相信什么神的存在,但是我很喜欢靠这种事情来辟邪和转运。要问为什么会让我很困扰,不过我就是这种人啦。向流星许愿三次,愿望就会实现;在晚上剪指甲就会有蛇出现什么的,我很相信这种事情。你们也来试试如何?撒点G比较好吧?你们也不想被恶灵什么的诅咒吧?”
在我的催促下,勇吾他们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唔嗯,算了,如果花个二十、三十G就能驱除诅咒,那倒是便宜得很。”
翔这么说着,将G撒了出去。看到这些,勇吾、伊秀拉、蕾碧雅和艾尔,简而言之就是全员都做了相同的事情。
就是嘛。
每次找到村子都是这样的荒废村子,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已经没有再对我说的话嗤之以鼻的胆子了吧。
与蓝色的大海,白色的沙滩,四季如夏的乐园旗号完全相符的安蒂拉们的小岛……
在那个岛上生活,总觉得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但是,扳着手指数数,从那里离开也只不过是十天前的事情。
十天前。我们离开岛屿,被梵伊欧运到大陆西南部的海岸。
和度假生活说再见,也就是说,再次开始了肩负重任的生活。
我们的任务是弄清大陆西边的情势、找到剩下三柱魔神的所在,以及寻找教团本部所在的极寒之地。当前的目的地是位于大陆西部的阿达纳奇亚联邦。据精灵大长老所说,在百年前开始了内战,自此以后就音讯全无了。那么,现在究竟如何了呢?这要由我们自己亲眼去确认才行。只是,阿达纳奇亚据说自古崇拜光之神奥拉,也许那里会有封印着魔神的神殿……也说不定呢。
“不过,还真是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呢。别说是房子了,连像样的路都没一条。梵伊欧那家伙也真是不够机灵,反正都要送,把我们送到阿达纳奇亚领地内的村子或镇上不就好了嘛。”
我眺望着周围抱怨道。从这里起就要开始连马都没有的徒步旅行了吗……真是的,这也太麻烦了吧。
“啊,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啊,拉姆达。你为什么不对梵伊欧说这些呢?”
翔问道。
“别开玩笑了。既然你也想到同样的事,那你去说不就好了。”
虽然我这么吼回去了,但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明白,和那超变态级的笨蛋是不能乱说话的。
“有什么关系嘛。就算是徒步,我也喜欢旅行嘛。每天都能看到崭新的风景,也是很棒的嘛。所以啦,我们走吧,师傅!”
伊秀拉以精神饱满的音调说道。虽然一直对蕾碧雅和勇吾亲吻的事情感到郁郁寡欢,但不知为何,突然就高兴起来了。
“哼。算了,反正一直站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好事。走吧。为了用从梵伊欧那蠢货那里偷来的财宝好好玩乐也好,总之先要到达村子或小镇才行呢。”
我摸了摸装满财宝的袋子,为那坚实的触感感到满足。
“你擅自偷窃他人财物的行动是应该遭到谴责的。不过,那条龙是比哥布林更为劣等和愚蠢,让人不愉快至极,希望立刻就能让它掉下地狱最下层的存在这点,我倒是完全同意的。”
艾尔皱起眉头说道。那脸上清楚地写着,虽然讨厌我,但更讨厌梵伊欧。
“从现在起就徒步沿海岸北上,以阿达纳奇亚为目标对吧?虽然谁都不认识路,但阿达纳奇亚是位于大陆西部的大国这点是已经明了的嘛。”
蕾碧雅以确认的口吻向勇吾问道。
“是啊。阿达纳奇亚是沿海国家,都能造出进行远洋航海的船来,应该在渔业和海洋交易方面十分繁荣昌盛。只要沿着大海走,我想一定会有渔村或港口的。只要能到达村镇,就可以收集情报和购买地图,或是准备马和马车。”
“闻所未闻的村镇!真令人期待啊。名产品和景点遗迹在等待着我们!”
翔“啪”地一声竖起大拇指笑道。
“不过,能不能那么顺利还不知道呢大长老不是说了嘛。阿达纳奇亚是由小国组成的联合国,但百年前开始了内战,之后就毫无音讯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分裂了,还在继续内战呢。如果战争还在继续,那权利者应该不会欢迎从未知土地前来的旅行者的。会怀疑我们是伪装成旅行者的间谍吧。也许会叫来士兵,将我们抓起来,丢进牢中拷问也说不定。”
我向太为天真乐观的眼镜说道。
不过,这倒并不是我处于坏心眼才说的。
我是按我的想法加入了这个PT,并下定决心参加这个任务的。如果不能将可爱的手下还给我,这当然会很伤脑筋,不过也有想要享受一下朋友游戏,也许能得到些可以作为成长食粮的什么,这些种种不同的动机让我下定了这个决心。
我不想对自己的决定后悔。但是……自从加入PT,我越来越对这些成员感到不安。
我认为作为队长和勇者的勇吾是相当能干的家伙。但是,除他以外的家伙,就没一个能靠得住。翔虽然等级很高,但是轻浮而天真,是个会盯着女人胸部狂看的,从根子里就是色狼的家伙。艾尔冷静沉着的地方值得评价,但一直养尊处优,总有种柔弱的印象。伊秀拉是个只会哇哇乱叫吵死人的小鬼,蕾碧雅虽然既是美人,个性好,擅长料理,又是我喜欢的类型,但到关键时刻是否能够依靠,我还是抱有很大的疑问的。
所以啦。
我自己不振作点的话,会不会很糟糕?不,一定很糟糕吧。为了平安完成这个任务,不缺胳膊少腿地生还,必须得认真起来才行。
PT的其他家伙们因为我是原教团成员而对我并不是很信任。因为在拉兰输给了勇吾,也有些看不起我的因素吧。不过,我却开始渐渐有了想要作为PT的NO.2来支持勇吾,让这个任务完成的才行的想法。除了要让我自身活下去,还想支撑这靠不住的船进行航海。
“关于阿达纳奇亚的现况,我也正在担心。虽然我们的人数很少,但以战力而言是可以匹敌一个军队的,一点点危险算不了什么。但是,正因为如此就随意使用力量乱来,这是不行的。虽然还不知道教团在大陆西侧的势力有没有扩大,但可能的话,如果能对西边的权利者们诉说教团的威胁,让他们加入反教团联盟,那就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真不愧是勇吾,看来已经有好好认识到这个任务并非那么简单了。
“不过说真的,我觉得如果一下子就打出我们是来调查教团的旗号,那才是蠢到家了。”
“是啊,教团的势力也许比我们所想像的要渗透的多,不好好认清对方就亮出自己的身份是很危险的。在再次开始旅行之前,关于我们是什么人这一点,我想和大家统一一下口径。我们是被优古德拉希尔的大长老拜托,带着他亲笔写下的,想要再次进行贸易的想法的书信,送给阿达纳奇亚联邦政府的一介冒险者。因为阿达纳奇亚似乎持续内战,他将书信托付给我们这样等级特别高的PT……就这么说。”
“还算妥当吧。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当漏洞百出的谎话被拆穿时,也许事情会变得更加麻烦。如果人家问起什么,还是由一个人来回答比较好,决定个人选吧。”
“那我来吧。”
勇吾下达了决定后,向大家点头,示意出发。
哼……
对憧憬着当带领者的我来说,在勇吾之下扮演小兵什么的并不怎么有趣。
但是,组织越大,辅助首领的NO.2和NO.3的存在就会越为重要。事实上,在饿狼团的时候,多亏了吉利阿姆充当了这一角色,在各种方面都帮了我许多。
所以——亲自体验一把当NO.2的经历,一定会在让饿狼团成为更为庞大的组织这一目的上帮上忙的。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这也是十天前再次开始旅行时候的事情了。
但是,阿达纳奇亚似乎比我们所想象的要糟糕得多。
徒步北上的第二天,我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村子。
但是,那里是个荒废的村庄,尽是些完全腐烂风化的房子和底漏的船的残骸。完全没有人烟。
在那四天后,我们又发现了村子。
不过,那里也是荒村。连续两次发现荒村,果然还是有点让人毛骨悚然。大家的话都变少了起来。
自从离开了第二个荒村后,天气也变得有些奇怪起来。天空被厚厚的云层所覆盖,早晨和黄昏充满了浓雾,白天则尽下小雨,尽是这种阴沉的天气持续着。和岛上的阳光明媚完全相反,我们更加沉默起来。
然后……在离开第二个荒村的第四天。
登上了小小的山丘,我们在另一端看到了似乎是渔村的房屋。
“啊啊!是村子!村子啊,师傅!这次一定会有人的!”
虽然伊秀拉以开朗的声音欢叫起来,但那似乎是勉强发出的,音调有些上浮的声音。
(有第二次也许就有第三次哦。)
我将几乎冲出来的这句话咽了下去。将不吉利的话说出口,也许就会变成现实哦?我突然有了这种脱离现实的想法。
飞快地跑去村子……
果然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呢。
不管怎么说,这也太奇怪了。
我不知为何感觉到了危险。但因为太为暧昧,无法说得清楚。不过,总之就是觉得有种讨厌的预感。
不知何时,在与手下们喝酒的时候他们所说的迷信浮现在我的脑中。
于是我才无法对此嗤之以鼻,而撒下了G。
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我们去了视野中能看到的最大的仓库进行避难。
不过,因为那些都是就算有人打个喷嚏都能倒塌的破烂房屋,漏雨十分严重。首先必须收集木板,放到屋顶上,堵住洞口才行。即使这简单的工作能够防止漏雨,但从缝隙中钻入的风却让人感到浑身发抖。
“嗯……不行。必须弄个火堆才行。”
“最近都是雨天,看来尽是湿气呢。”
虽然翔和艾尔将木板收集起来,打算用火球术来点火,但总是不顺利。
“去捡些石头吧。用火球术烘烤,多少能取些暖。”
采用了我的提议,一块腌菜石大小的石头被搬了过来,用火球术将其加热成了温石。
伸出手取暖,心情上也有了些许放松,终于有了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但是,一旦到了晚上,从缝隙中钻入的风更为寒冷,雨也下的更大了。
“勇吾先生。今天要不要早点吃饭?”
“就这么办吧。”
蕾碧雅用小小的手提锅煮了些热水,倒入了杯中分给我们。调理道具的重量不可小视,没有马或马车是无法搬运的(话说,已经用冰之恶魔在搬东西了,如果东西能少点就再好不过了)。所以从岛上带来的调理道具就只有手提锅。因此,虽然有蕾碧雅这个名厨师,但从岛上离开后,我们就再也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
不过,我们还是从背包中拿出肉干和果干大嚼起来,身体也从内部开始温暖起来。
“不过,这还真是出乎意料呢。阿达纳奇亚居然荒废至此。我还以来来到这里就能去许多城镇,吃好吃的东西,看珍奇的风景,有许多快乐的事情等着呢。”
翔抱怨道。
“既然有群雄割据的激烈战乱持续,这里的权利者应该没有心思管魔神或教团什么的吧。”
勇吾似乎也很沮丧。
“简直像是被神所抛弃的地方呢。”
蕾碧雅说道。
“姐姐,你不觉得这里有些奇怪吗?虽然我无法清楚的表达,但自从找到了第一个荒村起,我就一直惶惶不安……”
伊秀拉问道。
“我也感觉到了,那讨厌的感觉。和在封印洞窟目击到魔神时候的那种恶寒感不同。但是,那是如同娟娟水流延绵不绝一般淡淡的不祥预感,一直缠绕在身边不肯离开。阿洛奈家族的人代代都拥有不可思议的直觉力,如果是因为这样而有这种不祥的预感,那真是不吉利呢。”
“不吉利吗?我也这么认为。并且有着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的具体理由。”
艾尔将视线投向房屋的一角。
“喂,这是什么意思?”
就像伊秀拉和蕾碧雅那样,我也觉得心中十分不安。但是,对这感觉的来源却完全摸不着头脑。
“看那个。”
艾尔所指的方向有着散落在地上的牛的骸骨。
“那牛骨头怎么了?”
“刚才,我靠近观察了一下。因为有绑成一圈的绳子掉落在那里,所以应该是脖子被拴住,在这里饲养的牛吧。因为没有村人,牛一定是饿死的。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如果这个村子是被军队或强盗所袭击,值钱的东西和食品应该会被洗劫一空。然而牛却被放置在这里,饿死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样啊,我明白了。最初的村子,接下来的村子,还有现在的村子。总让我觉得有些奇怪,感到有些不对劲的理由,我终于知道了!”
我拍了一下膝盖。
“每一个村子都没有受到过侵略的痕迹。虽然都破破烂烂,但既然房屋还残留着,就肯定没有遭受过燃烧的弓箭和火球术的攻击。还有,铁锹和锄头,水壶和盘子都留在屋子里,完全没有拿着家财道具逃亡的痕迹!虽然如此,却只有村民们消失了。太奇怪了。是的,这点实在太奇怪了。”
“就是这么回事。这个村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成为荒村的呢?虽然我有考虑这个理由,但现在还没有找到答案。”
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大家都不禁面面相觑。
“我也有在意的事情。虽然不想让大家感到不安,所以一直没有说——”
突然,勇吾开口了。
“没有尸体。”
“尸体?现在那里不就有牛的尸体吗?”
“不是啦,是人类的尸体,也就是人骨。至今为止找到的三个荒村中,到处都没有人骨散落。如果是受到什么人的袭击,就算有一两个进行抵抗的村名被杀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唔……
这也是十分尖锐的指摘。原来如此,这么一说还真是……
“只有村民突然消失的荒村。而且还是三个。虽然听说阿达纳奇亚陷入了内战状态,但说不定是发生了更为麻烦的事态呢。还有百年前在安蒂拉们的岛上复活的魔神摩尔达碧亚也是,真不吉利呢。”
“呜哇……什么啊真是,太恐怖了。我对恐怖游戏不行,所以对这种话题也很想逃避呢。”
翔的视线在屋子的暗处徘徊。如果这是零的话(零是一款灵异游戏,有续作零红蝶和零·刺青之声),就是拍摄浮游灵的场面了。
“如果是因为战乱,治安无可挽回地陷入了恶化的话,也许是进行了大规模的奴隶狩猎也说不定。”
我突然想到这点,而指出了这个可能性。
“奴、奴隶狩猎?”
伊秀拉重复了一遍问道。
“对袭击了这里的家伙来说,最棒的宝物不是家财道具,而是村民。如果不能活捉就不能换成钱了,所以才将村民全部活捉了。所以才没有村民的尸体。光要带走几十个人也是个大工程了,所以即使值钱,碍事的东西还是被丢下了。怎么样?”
“有值得考虑的可能性。但是,还是留有疑问呢。年轻男女的话作为奴隶,也就是劳动力来说是有价值的。但是,老弱病残并没有价值。那么,为什么这些人没有被留在村子里呢?”
艾尔的指摘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无法否定。
“……这个村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翔嘟囔道。
“师傅,我有个提议。明天,在离开这里之前,稍微调查一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会留有一些线索也说不定的。”
“是啊。那今天就早点休息,为明天做准备吧。”
勇吾采用了伊秀拉的意见,躺了下来。
因为睡起来很不舒服,我在晚上醒了好几次。毕竟除了一张毛毯,我们连枕头和床单都没有。从缝隙中吹进来的风很冷,一旦有强风,就会夹带着雨点一起吹进来。
迷迷糊糊眯上一小时就会醒过来,就这么重复不断直到天明。不只是我,恐怕全员都是那么觉得的吧,总觉得不断有人爬起来或翻来覆去。
但是,那个,该怎么说呢。
一开始,我、勇吾还有翔三个大男人睡成一堆,伊秀拉、蕾碧雅和艾尔三个女人睡在一起,应该是以这种形式睡觉的。
但是……一小时后,不知为何,伊秀拉睡到了勇吾身边。
两小时后,蕾碧雅也睡到了勇吾的另一边(在这个阶段,我和翔离开那三人,睡到了其他地方。这是没办法的吧,可恶!)。
三小时后,翔睡到了艾尔的身边。
四小时后,艾尔离开翔移动到其他地方。
五小时后,翔再一次睡到了艾尔的身边。
六小时后,还以为艾尔会再次移动,但她却就这么在翔的身边睡着了。
每个家伙都在挥洒着青春。切!好想赶紧找到村镇,好好玩一场,来消愁解闷啊!
虽然我这样烦躁,但在接近黎明的时候终于沉沉地睡着了。即使有冰之恶魔来搬运沉重的行李,但徒步旅行还是很要命的。积累了许多劳累。
“勇吾。今天在调查村子的同时,顺便稍微找一个好点的地方睡吧?花半天时间修缮一下漏雨和漏风的地方,再休息一晚上吧。”
第二天。一边嚼着作为早饭的果干,翔打开了状态栏。
FOOD值并没有完全回复。
“看起来这样做会比较好呢。”
勇吾看着女孩子们的脸色,这么决定了。蕾碧雅、伊秀拉还有艾尔,皮肤和头发的状态都有所恶化,难得的美人们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好了,女人们就休息吧。我先走一步,去调查村子了。”
我这么说着站了起来。我也很累。浑身都肌肉酸痛。但是,该怎么说呢,我想用这微不足道的体贴来稍微改变他们对我的偏见。一直被人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也不怎么有趣嘛。也、也不是说想要讨好那些家伙啦。我想要解开荒村之谜,也有这种冒险之心的作用啦。
(而且在房子里探索的时候,也许能稍微找到些宝物呢。)
就算只有十G或二十G,能找到的话就能让我稍微开心一些。那是和在勇者斗恶龙中拉开抽屉和柜子相同的乐趣。
(明明为了驱逐恶灵而撒了G,现在却想将值钱的东西拿走,这到底算啥啊?不过,把这个和那个当作不同的问题好了。)
关于这些方面,就怎么好怎么来吧。
走到外面,今天也是阴天呢。阴郁的天空,夹杂着小雨的冰冷寒风。大海似乎也很不平静,波浪拍打海岸的声音很大。而村民突然消失的荒村,今天也是恐怖游戏的气氛十足。
(切,很好嘛。我可是超过lv60的召唤大师,就算恐怖惊魂夜中的杀人鬼出来了,我也能反打回去。)
我绷紧神经,做好不管是鬼还是蛇出来的觉悟,按顺序从附近的屋子开始搜寻。
但是,尽是些桌椅和渔具,能够吸引眼球的东西完全没有。如果有辐射3的快速步骤或勇者斗恶龙的鲁拉那样的快速移动法,就算有这种无聊的道具,也有可以立刻拿去卖掉的乐趣……
这对游戏宅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一看到架子或抽屉,就会有特别想要打开检查的欲望。
(唔嗯,真郁闷啊。)
餐具、裁缝道具,尽是这种生活必需品。完全没有宝石箱这种让人开心的东西。而且海边十分潮湿,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破破烂烂了。不过,要期待在这种偏僻的渔村里有传说的武器防具什么的好东西,那也是太搞笑了。
就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我发现了好像是村长或首领的家那样,比其他房子要大一些的房屋。说不定那里会有好东西,这么想着,我决定要好好检查一下。
(哦!)
在过去好像曾是书房的一个房间,我在书架的上方找到了一个似乎是被特意放置的金属箱子。虽然挂着一个小小的锁,但因为被腐蚀而破破烂烂的。将它往地上一砸,就轻轻松松地坏掉了。
里面还以为有什么好东西呢,是魔法卷轴。尽是治愈术、睡眠、减速和火球术之类的初级魔法,但因为被盒子隔离了湿气,似乎还能够使用。数量也挺多的,姑且拿走吧。
“有什么收获吗?”
回过头去,勇吾站在那里。
“找到了魔法卷轴。总比没有好吧,给蕾碧雅和伊秀拉拿着,也许多少能派点用处。”
我将捡起来的魔法卷轴给勇吾看。
“不过,能看出这个村子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东西,完全没有呢。如果是生化危机里面的话,应该会留有日记或信之类的东西,记录着一些有关的事情才对。”
“我也有试着寻找日记之类的东西,但没找到类似的物品呢。不过……还是稍微有些发现的。跟我来。”
跟着勇吾来到外面,翔他们正看着放在镜框中的画。
“那是什么啊?”
“似乎是这附近的地图。根据这个来看,东北边有个似乎是小镇的村子。”
“嘿诶。”
被勾起了兴趣的我也注视起地图来。
是因为潮湿的关系吧,颜色掉的很厉害。但是因为线条很粗,还是能很清楚的明白,从村子延伸出去的路分为东北,东边和南边三条。东北的道路前方描绘着三个房屋的标志。
但是,和房屋标志重叠着写下的像是村子名字的文字化开了,无法看清楚。
“在南边的这呈锯齿状海岸应该可以认为是来找个村子的路上所经过的尽是岩石的海岸吧。既然如此,按比例来看,北束之村应该也不会远。”
“我也这么认为。恐怕半天左右就能到了。所以,现在想要听听大家的意见。现在,是按翔的意见,在村里把房子修缮并休息一天再出发?还是现在立刻出发去这个村子呢?你们认为怎么做比较好?”
“出发吧,师傅。只要有人住,我们就能住在温暖的旅店吃热腾腾的食物!”
伊秀拉第一个开口。
“我也赞成伊秀拉。虽然还留有疲劳,但只是走个半天,应该还是可以的。”
蕾碧雅说道。而艾尔则沉默着点头表示赞成。
“我随便啦。随大流好了。”
“那么就出发去村子吧。相信着今晚一定能在像样的地方睡觉!”
我保留,翔则赞成。
“好吧,出发。”
勇吾下了决定,我们拖着依然疲惫的身体离开了村子。
“好嘞!打起精神上路咯!”
伊秀拉装出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
“这阵子一直是野营,好想念像样的床啊。今晚真想要在柔软的床上睡个好觉啊!然后一直睡到第二天太阳晒屁股!”
翔说道。
“是啊。这么一想,就能再努力一把了。”
艾尔微笑道。
但是——
(勇吾的那家伙,决定得还真是干脆。不过,总觉得这并不是能够夸奖的选择呢。)
在埃塔纳尔,肚子饿或是积累疲劳就会让FOOD值减少。而这数值越是减少,各种状态数值也会随着下降,是非常麻烦的。
简而言之,就是说如果没有吃饱或休息够,那角色的数值就会比原本低。再说直些,FOOD值减少的状态下,即使等级高也无法发挥出本来的力量。当遭遇到危险时就惨了。
(不过,也许走个半天就能有温暖的床铺和热腾腾的饭菜……无法战胜这个诱惑呢。)
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因为我之前说过『随便啦』,现在就无法说出『不,还是等一下』的话了。
刚踏上向东北进发的路,我就在心里咂了下舌。
路也太荒凉了。
以前似乎是马车都可以行驶的气派石铺路。但是,现在却杂草丛生,简直如同兽道一般。
“这路人能走吗?”
我喃喃自语地问道。
“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
勇吾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来路。
“看着情况,也许地图上所记载的集落已经全部成为荒村了呢……”
蕾碧雅失望地垂下肩膀。
“不去看看可不知道呢。也许只是因为不再来找个荒村,路才不再使用而荒废了。”
虽然伊秀拉提出了反驳,但声音却是无力的。
我们沉默着走了起来。这阵子一直都是在荒郊野外露营,而且天气不好,无法睡好的夜晚持续着,都已经累得要命。腿好重……勇吾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些而安排了休息,但是一旦坐下再站起来行走则更觉得使不上劲,让心也越加疲累。
况且,坏事还接二连三,天气也差到极点。到了下午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而气温也随之降低。
但是,当快到黄昏的时候——
“看到了!快看,那个!”
突然,伊秀拉喊了起来。在空旷的草原之中,矗立着气派的石制城墙!
“哦!什么嘛,那能叫村吗?简直就是个大城市嘛!喂,你们,还差一口气啦!今天能在像样的床上睡觉咯!”
我也终于高兴起来。地狱里的佛,沙漠中的绿洲,指的就是这种事吧!我们挤出最后的力量,飞快地向城镇走去。
然而。
当我们以小跑到达城镇的时候,我觉得有些奇怪。
那是有几米高的石壁。有着巨大的门,却如同像是说着『请进』一般敞开着。
而且,那门边没有人在。
在埃塔纳尔世界,怪物和盗贼团如同理所当然一般出没着。所以不管是怎样的村子或城镇都一定会有自卫团。与和平的日本所有的危机意识完全不同。村子和城镇的门有着防御外敌的重要意义。
然而,这个城镇却没有看门的守卫。想要进去就随便进,只是敞开着的大门……太不自然了。
“这个城镇是怎么回事?难道连这里也没人住了吗?”
艾尔轻轻咬着下唇。
“唔嗯。不过在这里站着也不是办法。总之进去看看。没人就没人吧,总之必须找找能够遮风挡雨,今晚用来睡觉的地方才行。”
翔如此说道。不过,既然如此你就带头进城啊,别光观察其他人的脸色啦。
“……是呢,进去看看吧。”
勇吾点了点头。不过,那家伙果然还是将手置于剑柄之上,并没有忘记向我们全员示意『不要大意』的信号。
那是——极为寂静的城镇。
在穿过门走了几步后,立刻就出现了行走着的人影。
“什么嘛,这不是有人住的嘛。”
伊秀拉松了口气一般喃喃道。
但是,周围却是那样寂静。完全听不到人说话的声音。连狗或猫鸣叫的声音都没有。生意人和街头艺人那嘈杂的叫卖吆喝声完全没有。马上就要日落了,因为这是大家都该踏上归程的时刻,路上的人还算多,但却如同完全不愿发出脚步声似的,大家都以脚蹭地的步调走着。
男女老少,所有人都露出毫无生气,呆滞的表情。弯着身子低着头,衣服的颜色也很相似。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阴气十足的城镇。
“那个,不好意思。”
勇吾想要叫住一名通过的行人。然而,那家伙却就这么走了过去。
“喂,给我等等,别无视我们啊!”
我以粗暴的口吻喝到,那家伙终于停了下来,迟缓地转过身来。
那是秃头的半老男人。
眼神……很奇妙。那视线不知道有没有看着我们。虽然我和勇吾所穿着的学生制服在埃塔纳尔是很少见的设计,但他却完全没有表现出兴趣。
“在您忙碌的时候叫住您,真是抱歉。我们是旅行者。正在寻找旅店。如果有大一些的旅店,能麻烦您告诉我们吗?”
勇吾以手示意我控制一下,有礼貌地问道。
“……就这么走下去,会看到骑着扫帚的魔女招牌。去那里吧。”
男人以毫无起伏的低沉声音,如同在自言自语一般嘟囔道,以迟缓的动作离开了。
“什么都好啦。一想到这阵子风里雨里的,我就不会想着要奢侈啦。勇吾,快点去旅馆投宿休息吧。”
翔叹了口气看向天空。
雨越下越大了。太阳也已经落山,开始冷了下来。
“我同意。赶紧休息吧。”
我抖了一下身子。这份寒冷到底是怎么搞的。安蒂拉岛不是珊瑚礁极多的常夏之岛吗?明明并没有离得很远,为什么气候如此不同啦——
我们很快找到了骑着扫帚的魔女招牌。
虽然门面挺大的,但却依然让人觉得是有种落魄感觉的旅店。不过,已经没力气找其他旅店了,我们如同被吸引一般进入了其中。
一个长发的女人飘然站在阴暗的柜台里。
“我想要投宿。”
“一位10G。”
无法因为『好便宜!』而感到高兴。光从这价钱就可以看出不会有饭吃。只是提供睡觉场所,简而言之就是小客栈。明明拿着许多从梵伊欧的财宝中拿来的G,为什么非得在这种旅店投宿不可?
付了六人份的G,女人随便说出『只要是空着的房间都可以随意使用』的话后,就如同生了根一般站在柜台不动了。连路都不带,让我们随便选房间睡吗?
我们进入里面,长长的走廊里,左右都有门连着。
勇吾轻轻地敲了敲后,打开了门。所有房间都空空如也。
“就选这里吧。”
勇吾选了个能让所有人都住下的大房间,放下了行李。
吟唱了“光球!”的咒语,艾尔点亮了魔法之灯。那是除了床外什么都没有的煞风景的房间,一股霉味……木板床有些肮脏,房间的角落也尽是灰尘,完全无法想像这里有认真的打扫过。床单和枕套也灰扑扑的,让人不禁担心会不会有虱子或跳蚤。要是在『湮没』里住这种旅店,有可能会染上糟糕的疾病呢……(『湮没』是上古卷轴4的副标题)
“呜哇,累死了。赶快吃了饭睡觉吧。就这么办。一个劲的犯困。”
将腿放到床上,翔嘟囔道。
“光是找到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该感谢神灵了呢。”
蕾碧雅看向窗户。雨点猛烈地敲打着窗户。看来不知不觉间真的下大了。
我门打开背包,拿出冰冷的肉干和果干,吃了顿简便的饭。
“可恶啊,至少如果有酒的话,就能让身体稍微暖和一些了。”
我忍不住发起牢骚。
“食物也已经见底了,明天去镇上买东西吧。”
“话说,还是找找更像样的,至少会好好摆出热腾饭菜的旅店吧。不管怎么说,这么大的城镇不可能只有这样的旅店的。”
“赞成~师傅,稍微偷……拿了一些梵伊欧所存的财宝,G完全不是问题呢。明天不要在意G,好好去找个旅店吧!”
“也得准备好马和马车才行。徒步旅行实在太累人了。”
“只要有了马车,就可以买些调理器具带着走了。调味料也想买买全呢。”
虽然晚餐吃起来不怎么样,但肚子一旦填饱就有了闲聊的从容心情。
不过,睡魔立刻就侵袭过来,眼皮变得……重了起来……
“艾尔,快睡吧。我好困哦。大家也一样吧?”
“好。”
艾尔消除了光球魔法。
我们钻入被窝中,被卷入了沉眠之海中。
你有听说过明晰梦吗?自己知道自己在做梦,那种梦就被称为明晰梦。
我在那个晚上作了明晰梦。
在公寓的一个房间,在1DK大小的房间里,电视机和被炉让光是如此就已经很狭窄的房间显得更为狭窄。
老妈就站在那里。
虽然不是自夸,但看到老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就会知道那时候的她美得让人吃惊。
但是,现在却增加了小皱纹,头发也混入了白发,显得有些老……看着老妈的脸,我会有种无地自容的心情。一个女人独力将我带大,那生活的艰辛才会让老妈变成这样,我无法抑制这罪恶感的涌出。
“小豪。”
老妈叫了我的名字。别再加“小”了啦!但是,不管我抗议几回,老妈依然如此叫我。即使是像我这样是半个不良的坏儿子,也许对母亲来说,无论何时依然是可爱的孩子吧。这么一想,我就更加的无地自容。
(这么说来,老妈现在在日本怎么样了呢?会因找不到我而担心的吧。也许以为我是离家出走而报警了吧?喂,老妈。再稍微等等我啊。我在这里……在埃塔纳尔,可是一个不一般的男人哦。是个让他人恐惧的魔法师哦。正赚着大钱呢。只要将这些带回日本,就能让老妈轻松了。)
这么想着,我凝视精神恍惚的老妈。
“小豪!”
老妈再一次叫了我的名字。样子有些奇怪。不,连脸色都变了。
老妈开始以飞快的速度说些什么。以如同大神中的一寸法师那般飞快的语速说着什么,但内容却完全无法理解。但是,老妈以要吃人般的眼神看向了我。
“老妈,你冷静点。到底怎么回事?”
我摆出让她平静的手势问道,老妈一下子指向窗户。?
我看向窗户。
窗户的另一边十分黑暗。是晚上吗?不为什么,没有拉上窗帘。
我大吃一惊。
有什么在窗外的黑暗中动了。虽然看不清楚,但那是像人类却又并非人类的『什么』,正直直地紧盯着我。
(!)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
(刚才的梦是什么啊……)
我并不相信神灵。
但是却相信迷信,相信缘起的男人。
(从没做过这么奇怪的梦。是有什么意义的吗?)
是正梦吗?还是反梦呢?这是预知梦吗?可恶,胸中的不安无法停止。
我一下子撑起了上半身。
从床上爬起。
黑暗,还是半夜。现在大概几点呢?并没有睡够而消除疲劳的感觉。睡着的也只有二、三小时吗?那,应该还在晚上十点左右咯?
(老妈,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我想起老妈那惊恐的表情,将视线移向窗边。
听到了强风的声音。雨点正在拍打着窗户。沙沙地下个不停。
黑夜。
我慢慢地踏到地上,凝视着窗户。
身体里还残留这疲劳,十分慵懒。但是,五感却异常清晰。
(……有种讨厌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脖子上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继续凝视窗外。但是,这是既没有星星又没有月亮的夜晚,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橘黄色的光芒出现在视野中。
一点点地接近了过来。
来到近处,第二个……第三个……光芒增加了。
(怎么回事?究竟怎么搞的?)
光一边增加一边接近过来。但是却不知为何看不清楚。让人焦心,咬牙切齿——
突然,蓝色的光芒闪现,照亮了世界。
那只是一瞬间。但是,我却清楚地看到了闪电所照亮的一切。
数不胜数的男女老少向着这旅店接近过来!那橘黄色的光是那些家伙中的几人手中所提着的灯。而且,那些家伙全部拿着锄头、斧子、菜刀、火钩子之类的武器。
比闪电慢了数秒,巨大的雷声轰鸣起来。
“起来,全部起来!”
在我放声大喝的同时,闪电再一次亮了起来,正向着窗户挥起斧子的男人的身影浮现了起来。
窗户被割裂了。
风和雨吹入室内。
然后,恐怖的一夜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