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一卷 末路人十香
  5. 终章 精灵所在的风景
  6. 繁体版

终章 精灵所在的风景
2017-06-23 09:44:00

		

「——以上。」
这里是只有身为司令的琴里才能进入的(佛拉克西纳斯)特别通讯室。
靠着摆放在昏暗房间中央的圆桌,琴里以那句话作为报告的结语。
与攻略·回收作业有关的报告。
包含琴里在内,圆桌上总共可以感觉到五个人的气息。
但是——实际上待在(佛拉克西纳斯)内的只有琴里一个人。其他成员都是透过设置在圆桌上的扩音器来参加会议。
「……也就是说他的能力是货真价实的吗?」
发出有点含混不清声音的,是坐在琴里右手边的丑陋猫咪布偶。
哎呀,正确来说,发出声音的应该是摆放在布偶前方的扩音器。不过从琴里的角度看过去,看起来就像是那只丑猫在说话。
那是因为对方看不见这里的影像,所以才被琴里擅自摆放在那里的东西。
拜此所赐,位于(佛拉克西纳斯)最内部的这个房间变成了相当奇妙的幻想空间。简直就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疯狂茶会般。
「我不是说过了吗?士道一定能成功。」
琴里得意洋洋地抱起手臂。然后,这次换成坐在左边的哭脸老鼠发出平静的声音。
「——只靠你的说明根本不足为信。除了死而复生的能力……还拥有吸收精灵力量的能力。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呀。」
琴里耸了耸肩。
哎,这也没办法呀。
因为使用各种观测装备来确认士道的特异性所需花费的时间——大约是五年。
尽管如此,但是在这段期间内成立(佛拉克西纳斯)、召集所有船员,以时间点来说其实是十分恰当的。
「精灵的状态呢?」
下一位出声的是坐在丑猫旁边,滴滴答答流着口水而且外型设计得十分愚蠢的牛头梗。
「目前由(佛拉克西纳斯)代为收容观察中——状况非常稳定。没有观测到任何空间震与杂音。虽然还需要详加调查才能确认剩余的影响力,不过,至少已经不再具有『只要存在就会摧毁世界』这种等级的危险性了。」
琴里说完后,放在圆桌上的四只布偶当中的三只不约而同地屏住气息。
「那么,你的意思是至少在现阶段而言,精灵即使存在于这个世界也不会发生问题罗?」
明显泄漏出紧张情绪的丑猫大声说道。尽管琴里的视线参杂着厌恶,但是仍然用平稳的语气回答「没错」。
「反过来说,她应该也很难靠自己力量消失于邻界吧。」
「——那么,他的状况如何呢?吸收了那种程度的精灵力量,都没有发生任何异常吗?」
这次轮到哭脸老鼠提出疑问。
「现阶段还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不管是士道还是这个世界。」
「什么?那可是足以摧毁世界的灾难喔!将那种力量封印在人体内,居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笨狗如此说道。
「不是已经评估过不会发生问题,所以才允许使用他的能力吗?」
「……他到底是什么人?那种能力……简直就像精灵一样啊。」
与布偶的长相无关,而是个货真价实的……蛋。尽管在内心如此叹息着,琴里还是规规矩矩地开口说道:
「——关于死而复生的能力,就如同以前的说明一样。至于吸收能力这一方面,目前还在调查中。」
琴里说完后,布偶们陷入短暂的沉默。
然后经过数秒后,至目前为止不发一语,抱着核桃的松鼠布偶静静地开口说话了。
「——总而言之,辛苦你了,五河司令。成果相当精彩。期待你往后的表现。」
「是!」
琴里在此时初次做出端正姿势,将手摆在胸口前。
◇
「……呼啊。」
那件事故发生之后,经过了礼拜六、日,来到礼拜一。
被复兴部队完全修复的校舍里,已经聚集相当多名的学生。
待在这些学生之中的士道无精打采地叹了一口气,呆呆地眺望着教室的天花板。
——那一天。
在那之后,士道便立即昏厥过去。等到再次睁开眼睛时,士道发觉自己又再次躺在(佛拉克西纳斯)的医务室里了。
接下来,士道在设施里接受一连串精密的医疗检查——但是自从昏倒后,就再也没看到过十香的身影。即使表示想要与十香对话,却还是被要求一定要完成所有检查,结果到最后还是无法见她一面。
「……啊:」
与十香邂逅后,这天旋地转的十天彷佛就像是场梦一般。至于平静无波的假日,老实说——
空虚与无力感几乎让人想要就此死去。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士道感到相当介意。
那一天,士道的确与十香接吻了。
在那个瞬间,原本穿在十香身上的灵装溶解消失——同时,士道记得似乎有某种温暖的东西流入自己体内。
——那到底是什么呢?
「…………」
他沉默不语地碰触嘴唇。
明明已经过了三天,却还能感受到那种触感。士道的脸稍微变红了。
「……真是恶心呀。你在做什么,五河?」
「殿……殿町。既然在的话就出个声啊!」
突然间被搭话,士道赶紧将头转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很正常地待在这里喔。而且还有跟你说话。殿町如果太寂寞的话,可是会死掉的唷。」
殿町一边说话,一边跨坐在没有人坐的前方椅子,将手肘撑在士道的桌子上。
「不,我没发现呀。话说回来,回去自己的座位坐好啦。班会快要开始了。」
「没关系啦。反正小珠一定会稍微迟到。」
「你这家伙……她至少是我们的导师吧。不要帮她取这种听起来像是小猫或海豹的名字啦!」
「哈哈,有什么关系,很可爱呀。虽然年龄差距有点大,不过依旧落在我的好球带内啊。」
「啊……那么向她求婚吧。她应该会答应喔。」
「啊?你在说什么啊?」
然后,此时传来教室门喀啦喀啦被打开的声音,士道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瞬间,教室里出现一阵骚动。
这也难怪。因为那位鸢一折纸到学校上课时,额头、手脚等部位都缠满了绷带。
「……!」
就连士道也屏住呼吸。
只要使用显现装置就能治愈大部分的伤势。经过三天后还包着这么多的绷带,代表伤势应该相当严重吧。
「…………」
集教室里所有注目于一身的折纸,踏着摇摇晃晃的步伐走到士道面前。
「早……早呀,鸢一。看到你没事就——」
就在士道尴尬地开始说话的时候,折纸突然消失在士道的视线中。
经过一秒后,士道才发现折纸朝着自己深深一鞠躬。
「鸢……鸢一……?」
教室陷入一片骚动,每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士道与折纸的身上。
但是折纸似乎完全不介意,继续说道..
「——对不起,尽管我的道歉根本无济于事。」
根据之后我所听到的消息——据说狙击十香的那一枪就是由折纸所发射出来的。所以应该是针对那件事情在道歉吧?
「什……五河,你到底对鸢一做了什么事啊……?」
「我才没有!如果有做的话,应该是我要道歉吧!」
面对以惊讶视线盯着自己的殿町,士道如此回答。
话虽如此,详情遗是不便向其他人说明。士道转身面对折纸。
「好……好了,总之你先抬起头来……」
士道说完后,折纸居然乖乖恢复原有的姿势。
「但是——」
然后,下一瞬间,她将士道的领带根部拽起。
「咿——?」
折纸维持冷淡的表情将脸凑过来。
「不准……花心!」
「……………………啊?」
以士道为首,包括注意着折纸一举一动的每位同学都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
然后,彷佛是刻意配合这个时间点般,宣告班会开始的钟声响起。
尽管每位同学都兴味盎然地往折纸与士道的方向看过来,不过还是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但是,只有折纸仍然继续盯着士道的脸。
然后,就在此时救命女神出现了。
「好了~各位同学,班会要开始罗~」
小珠老师打开门进入教室。
「……?鸢一同学,你在做什么呢?」
「…………」
折纸沉默不语地瞥了珠惠一眼之后,放开士道的领带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
话虽如此,她的座位就在士道旁边。所以根本让人无法安心地喘口气。
「好……好了,大家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吗?」
珠惠似乎察觉到教室里的异常气氛,刻意发出精神奕奕的声音。
接下来,彷佛突然想起要事般拍了拍手,然后不断点头。
「对了、对了,今天在点名之前,老师要给大家一个惊喜——进来吧!」
「嗯。」
然后——传来那样的回应声。
「什……」
「——」
伴随着士道与折纸的惊讶。
「——我是从今天开始转入本班的夜刀神十香,请大家多多指教。」
穿着高中制服的十香露出迷人的微笑走进教室。
光是看着就会让人感到双眼刺痛的美丽,在教室掀起一片骚动。
十香完全不介意那些视线,拿起粉笔,以歪七扭八的字迹在黑板上写上「十香」两个字。然后满足地说出「嗯」一声,点了点头。
「喂,你……为什么……」
「嗯?」
说完后,十香朝着这边看过来。散发出闪耀着不可思议光辉的幻想光彩。
「哦哦!士道!我好想你呀!」
她大声呼喊士道的名字,轻盈地跳到士道的座位旁边——刚好就是方才折纸站立的位置。
士道再次引起全班注目的眼光。
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周围响起的吵杂声都在胡乱揣测两人的关系,以及猜测刚才折纸的举动与这件事情的关联性。
额头浮现汗水,士道以师生们听不见的音量说:
「十……十香……?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
「思,因为叫作检查之类的东西已经结束了——我体内九成以上的力量似乎都已经消失。」
彷佛在模仿士道般,十香也以微小的声音如此说道。
「哎呀——总而言之算是歪打正着吧。因为我的存在,世界才会停止悲鸣。因此呀,你的妹妹也帮了我多忙。」
「姓……姓氏呢……?」
「她叫什么名字?总之就是那名一脸睡意的女人帮我取的。」
「那些家伙……!」
士道胡乱搔着头发,然后将头抵在桌子上。
十香能重获自由确实是件好事,但是应该还有其他方法吧?
但是,十香却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怎么了,士道。你看起来很没精神耶。啊啊,难道是因为我不在身边所以觉得很寂寞?」
她以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这种话。
而且还是以周围每一个人都听得到的音量如此说道。
全班的骚动到达最高潮。
即使士道面临到前所未有的窘境,还是想尽办法大声说道:
「你……不要乱说话!」
「什么嘛,真是薄情的人。明明那个时候是那么粗鲁地渴求我……」
说完后,十香用双手遮住脸颊,嘴里说着「讨厌~」,脸上露出害羞的表情。
「————!?」
清楚感受到周围气氛的转变。甚至于已经有人在桌子底下打简讯了。如此一来,士道的名字应该会在一瞬间传遍整个学校吧。
士道硬着头皮提高音量。
「不……不对吧,十香!那……那种说法会让大家误会!」
「嗯?你想宣称那是个误会吗?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呀……」
「——,…………!?」
——致命一击。这应该是琴里或令音替她想的馊主意吧。
不理会导师的制止,同学们开始喧哗吵闹。
然后,就在这个瞬间——十香将凑近士道的脸往右边移动。
「咦……?」
愣在原地的士道眼前,有一支看似原子笔的东西迅速地飞过去。
「呜啊!」
震惊的士道往那只笔的来源看过去。在那里,可以看见仍然维持射出原子笔的姿势,以冷淡眼神看着这边的折纸的身影。
「……嗯?」
「…………」
十香与折纸,两人四目相交。
「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那是我的台词。」
简直是一触即发的氛围。
——不过,两人似乎都没有在这里挑起战端的意思。
这也难怪。因为一方是几乎力量尽失的状态;另一方则是没有装备而且还受伤的状态。
「好……好了!结束!到此为止吧!你们好好相处吧!」
因为冈峰老师慌慌张张地介入两人之间,这一回合总算是进入中场休息。
但是……
「那么,夜刀神同学的座位是——」
老师开始寻找十香的座位——
「不需要,让开。」
十香朝着坐在士道隔壁——折纸对侧的学生,投以锐利的眼神。
「咿……咿—,」
受到那股气势的压迫,原本坐在位置上的女学生从椅子上摔下来。
「嗯,抱歉啦。」
说完后,十香就从容不迫地坐到那个位置,然后往士道的方向看过去。
但是如此一来,与她四目相交的人就不是士道,而是折纸了。
「…………」
「…………」
两个人沉默不语地互相瞪视。
不,士道非常高兴十香能够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也很感谢琴里他们倾全力帮忙。
而且,关于折纸活下来这件事情,老实说自己也觉得松了一口气。
这种状况一定就是所谓的完美结局吧。
但是,现在这种情形……
「哦哦呜……」
士道置身在从左右两侧发散出来、犹如怪异光线的眼光之中,抱起头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