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一卷 末路人十香
  5. 第五章 暴虐的鏖杀公
  6. 繁体版

第五章 暴虐的鏖杀公
2017-06-23 09:44:00

		

时间是下午六点。
天宫车站前的高楼大厦被夕阳染成一片橘红。
少年与少女两人正走在位于高台上,能将如此美景尽收眼底的小公园里。
少年的身分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一名普通的男高中生。
但是,至于那名少女——
「……呼!」
日下部燎子眯起眼睛舔着嘴唇。
「存在一致率百分之九八点五。这个数据可不能用偶然来解释啊。」
精灵。
摧毁世界的灾难。
三十年前将这块土地化为焦土、五年前招来大火,相当于最凶狠瘟神的少女。
「…………」
但是,如今照映在燎子视网膜内的那个身影,却只是一名可爱的女孩子。
「狙击许可呢?」
然后,燎子的背后响起平静的——反过来说,是让人冷彻心腑的声音。
无须回头。身后的人正是折纸。
身上穿戴着与燎子相同的接线套装与飞行推进器,右手拿着比自己身高遗要长的对精灵步枪<CryCryCry>。
「……尚未下达唷。只有要我们待命而已。那些大人们应该还在协商吧。」
「是吗。」
没有安心、也没有沮丧,折纸点点头。
现在,燎子他们这些AST成员总共有十人,以两人一组的方式分成五班,在精灵所在的公园一公里范围内待命中。
两人目前的所在地也是其中范围的地点之一。
这里是比公园更远离都市中心、兴建住宅中的台地。虽然白天会有大排长龙的货车、起重机、作业车等等,但是到了这个时间就会变得十分安静。
几个小时前,当折纸确认自己看见的那名少女是精灵后,马上就得到了启动CR-Unit的许可。
但是,防卫大臣与参谋总长似乎还在协商对策。
简单来说,就是在讨论是否应该发动攻击的议题。
由于这次的现界没有观测到空间震,所以空间震警报并没有作响。
也就是说,所有居民都没有前往避难所。如果现在精灵突然失控的话,将会酿成严重灾情。
话虽如此,万一现在发布警报而刺激到精灵,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相当棘手。
但是——
「这是一个好机会。」
折纸以一如往常的冷淡语调提出自己的看法。
折纸说得没错,现在的情况同时也是一个好机会。
因为现在精灵并没有将灵装显现在身上。
与燎子他们的随意领域相似,那件能让精灵变成最强、最终极的无敌生命体的外壳,并没有穿在精灵身上。
如果把握这个时机,我方的攻击应该可以直接命中。
但是,那毕竟只是一种可能性,而且还必须确实地给予一击毙命的致命伤才有办法成功。这就是为什么折纸要携带不属于平时装备的步枪之理由。
使用者发出悲鸣、弹道隆隆作响、目标喊出临终前的惨叫声。
因此称为〈CCC〉(crycrycry)。
如果没有展开随意领域,那把枪会让狙击手因为反作用力的影响而变成手臂骨折、精神错乱的状态。
但是,燎子不认为现在是使用那把枪的好时机。
「……那些不知人间疾苦的大人们,应该不会在这种情况宣布允许攻击的命令。」
「如果不允许的话,会让我感到很困扰。」
燎子说完后,折纸没有迟疑地立即回话。
「……哎呀,待在现场就是这么一回事。一种情况是下达允许攻击的命令之后,因为无法一击毙命所以导致精灵开始肆意攻击;另一种情况是即使精灵四处作乱,但是依旧可以强调『不知道精灵在这个世界现身了』。当外界追究责任时,这两种情况所代表的意义可以说是天差地远。」
「只因这种理由来决定,会让我感到很困扰。」
「话虽如此,但是将自己的地位看得比那些无辜老百姓的性命还重要的大人们,可是不胜枚举呢。」
说完后,她耸了耸肩。
折纸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但是不知道为何,看起来似乎显得有点不悦。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燎子的耳边响起混杂着杂音的声音。
「喂、喂,这里是地点A。结果如何——咦?」
燎子听见传进耳朵鼓膜里的情报后,睁大了眼睛。
「——了解。」
她只有说了这句话,便结束通讯。
「……真是令人吃惊。已经下达允许攻击的命令了。」
老实说,有点意外。原本以为铁定只会下达待命的命令而已。
不——如此说来,就连昨天攻击校舍的命令也是如此。都是目前为止相当罕见的强行攻击政策。难道是上层出现人事异动了吗?
不过,燎子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即可。具体来说——是将扣扳机的重责大任交付给在我方之中作战成功率最高的队员。
「——折纸,由你来射击。在所有现场人员之中,你是最适任的人选。不容许失败。绝对要一击毙命。」
听见这段话,
「了解。」
折纸毫不动摇地如此回答。
◇
位居高地,被夕阳染红的公园里,如今只有士道与十香的身影而已。
除了偶尔从远方传来的车声以及乌鸦的叫声之外,四周一片寂静。
「哦哦,好美的景色啊!」
十香从刚刚开始就不断将身子探出防止坠落的栏杆,眺望笼罩在夕阳余晖中的天宫街景。
在(佛拉克西纳斯)船员们巧妙(?)的领导下踏上安排好的路径时,刚好是太阳西下之际。两人最后抵达这座风景优美的公园里。
士道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应该说这里其实是他相当喜爱的秘密场所。
选择这里当作终点的人……哎呀,一定是琴里吧。
「士道!那个是怎么变形的?」
十香指着向远方奔驰而去的电车,目光闪闪发亮地此说道。
「非常可惜,电车是不会变形的。」
「什么?属于合体的种类吗?」
「呃,的确是可以彼此连结。」
「哦哦!」
十香表现出理解的样子点点头之后,身体转了一圈,一边将全身体重倚靠在扶手上,一边转身面向士道的方向。
十香伫立在以晚霞为背景的景色中,美丽得犹如一副画。
「——话说回来。」
彷佛想要改变话题般,她一边发出「嗯~」的声音一边伸了个懒腰。
然后,脸上浮现一个无忧无虑的笑容。
「约会这种东西真是不错啊。事实上,那个……该怎么说呢?很快乐。」
「…………」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所以虽然士道自己看不见,但是他的脸颊应该已经是通红一片。
「怎么了吗?士道,你的脸很红唷。」
「……是夕阳啦。」
说完后,他低下头。
「是吗?」
接着,十香走到士道身边,做出仰望的姿势查看他的脸庞。
「咿——」
「果然很红,这是什么疾病吗?」
待在几乎可以感受到呼吸气息的距离里,十香如此说道。
「不……不……不是的,所以……」
士道移开视线——同时,「约会」这个名词也不断在他的脑海中打转。
曾经在漫画或电影里看过相关知识。
大致上,如果恋人们在约会的最后阶段来到如此美丽的场所,一定就会——
士道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十香那看似柔软的嘴唇上。
「嗯?」
「——!」
十香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士道却觉得自己的邪恶思想彷佛被人看穿般,再次地移开视线,拉开两人距离。
「什么嘛,真是忙碌的家伙呀。」
「罗……罗唆……」
士道用袖子擦拭额头渗出的汗水,并且偷看了十香一眼。
十天前以及昨天,浮现在十香脸上的忧郁表情已经渐渐消失。他从鼻间轻轻呼了一口气,往后踏一步,转身面对十香。
「——怎么样?根本没有看见要杀害你的人吧?」
「……嗯,大家都好温柔。老实说,我到现在都还无法相信。」
「啊……?」
看见士道的疑惑,十香露出自嘲的苦笑。
「大部分的人类居然都没有拒绝我,也不会否定我的存在——但是,那个机器人军团……
呃,叫什么名字呢?A……?」
「AST吗?」
「对,没错。假设街道上的那些人都是他们的手下,目的是为了欺骗我。这种说法的可信度似乎还比较高。」
「喂、喂……」
虽然这种想法非常不符合逻辑……但是,士道却完全笑不出来。
因为对十香而书,那种情形反而才是正常的。
被人否定、持续不断地被否定,那样才是正常的。
这种处境——真是悲哀啊。
「……那么,你认为我也是AST的手下吗?」
士道说完后,十香用力摇头。
「不是,士道不一样。对方一定是抓走了你的兄弟姊妹当成人质来威胁你。」
「那……那是什么角色设定啊……」
「……我不认为你是我的敌人。」
「咦?」
「没什么。」
士道提出反问之后,这次换成十香别过脸去。
她彷佛要强迫自己改变表情般,用手使劲地拍拍脸,然后再次将视线转回来。
「——但是,说真的,至少今天对我而雷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天。没想到这个世界是如此温柔、如此有趣、如此美丽……」
「是吗……」
士道微微牵动嘴角,叹了口气。
但是,十香却与士道相反,将眉毛皱成八字眉后露出苦笑。
「他们——AST那些家伙的想法,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咦……?」
士道惊讶地皱起眉头。然后,十香露出略为悲伤的神情。
与士道最讨厌的忧郁表情有点不同——但是,仍然会议看见的人感到揪心,是一种充满悲壮感的表情。
「我……每一次现界的时候,就会破坏如此美丽的世界。」
「——————!」
士道屏住呼吸。
「但……但是,那并不是你自愿的吧……?」
「……嗯,无论是现界或是当时所引发的现象,都不是我能控制的。」
「既然如此——」
「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居民而言,这种破坏的结果并没有任何差异。我总算明白…AST想要杀死我的理由了。」
士道突然说不出话来。
十香的悲痛神情在胸口拉扯出一道痛楚,让士道难以呼吸。
「士道。我果然——应该消失吧?」
说完后——十香露出微笑。
不是今天白天时所见的天真笑容。
简直就像是察觉到自己死期的病人——既虚弱又痛心的笑容。
士道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液。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的喉咙变得相当干渴。感受到紧绷的喉咙因为缺水而产生微微痛楚的同时,士道努力地开口说话:
「没有……这种事情……!」
为了将力量注入到声音里,他握紧拳头。
「因为……今天没有引起空间震啊!一定是因为与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要查明这件事情……!」
但是十香却缓缓摇头。
「就算那个方法确定可行,也无法阻止自己不定期地被送来这个世界的情形发生。现界的次数并不会减少。」
「那么……!只要你不回去那里就可以了吧!」
士道大叫出声。然后,十香抬起头来睁大眼睛。
她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想法。
「这种事情——应该……」
「你有尝试过吗?即使只有一次也好!」
「…………」
十香紧闭双唇陷入沉默。
士道压住胸口想要平息异常的心跳,并且再次咽下唾液。
虽然只是瞬间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但是如果真的可行,或许就不会再发生空间震了。
记得琴里曾经说过,精灵从异空间移动到这个世界时所产生的余波会形成空间震。
然后,既然十香会非自愿性并且不定期地被强拉到这个世界来,那么只要从一开始一直待在这里就好了啊。
「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不了解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那些东西我都能教你!」
士道立刻回覆十香所说的话。
「还需要住处跟食物。」
「那些……总会有办法的!」
「或许会发生预料之外的情况。」
「等实际发生后再来考虑!」
十香沉默一会儿后,微启双唇说道:
「……我真的……可以活下去吗?」
「没错!」
「真的可以待在这个世界?」
「对!」
「……会对我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只有士道一个人而已。AST当然不用说,对于其他人类而书,肯定不会容许像我这样的危险存在待在自己的生活空间里。」
「谁要理那些家伙啊……!AST?其他人类?如果那些家伙否定十香的话!那我就会超越他们!更加地肯定你!」
士道放声大喊。
他朝着十香伸出手。
十香的肩膀微微颤抖。
「握住我的手!现在——只需要这么做就可以了……!」
十香低着头,沉默不语地稍微沉思了一会儿后,缓缓抬起头来,然后慢慢伸出手。
「士道——」
然后,
就在士道与十香的手快要碰触在一起的那一瞬间。
「——————」
士道的手指突然抽动了一下。
不知什么缘故——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恶寒。
犹如被粗糙的舌头舔遍全身般,令人厌恶的感觉。
「十香!」
在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士道开口叫唤那个名字。
然后,在十香尚未回答之前……
「……!」
士道便已经用双手大力地推开十香。
纤细的十香承受不住这突然的冲击力,像漫画的情景般往后翻滚。
然后,分秒不差地…
「——————啊!」
士道在胸部与腹部之间,感受到了一阵猛烈冲击。
「你……你做什么啊!」
他听见全身沾满泥沙的十香发出谴责的声音,但是,他连要回话都有困难。
无法……呼吸。
很难……维持意识与姿势。
总而言之,感觉……非常痛苦。
「——士道?」
十香目瞪口呆地如此说道。
为了寻找原因,士道试着将颤抖的右手伸向腹部侧边。
奇怪。
因为,摸不到……任何东西。
「啊——」
折纸用经过随意领域强化过的视力看着士道倒下的身影,同时也听见从自己喉咙里泄漏出来的叫声。
匍匐在为了兴建住宅而被整平的地面上,维持手持对精灵步枪〈CCC〉的姿势,全身僵直了好一段时间。
几秒前。
折纸启动〈CCC〉的显现装置,在填装完成的特殊弹头上施予攻击性结界,完美地瞄准目标后扣下扳机。
完全没有发生任何失误。
——只要士道不推开精灵的话。
折纸发射的子弹——在代替精灵的士道身上,整齐地挖开一个大洞。
「——」
这一次,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折纸知道自己的手指,那根扣着扳机的手指正在微微颤抖。
因为,就在刚刚……自己对士道——
「——折纸!」
「——!」
她听见燎子的声音后才回过种。
「晚一点再后悔!之后我会骂死你!所以现在——」
说完后,燎子一脸惊恐地盯着公园。
「只要专心思考,活下去的方法……!」
「士道……?」
十香呼唤着他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也难怪。因为他的胸口开了一个比十香摊开的手掌还要大的窟窿。
十香头脑一片混乱,无法理解状况。
「士——道!」
十香在士道头部的旁边跪下来,戳了戳他的脸颊。
没有……反应。
刚刚朝向十香伸出来的那只手毫无空隙地沾满鲜血。
「呜,啊……啊……啊——」
数秒之后,她的头脑才开始理解状况。
……十香认得这些飘散在四周的焦味。
为了杀死十香而不断发动攻击的那群人——AST。
攻势锐利的一击。恐怕是——那个女人所为。
如果在没有穿上灵装的状态下遭受到那种攻击,即使是十香也不可能会毫发无伤吧。
更何况是由毫无防卫的士道来承受这一击。
「————」
十香感受到一阵不知所以的晕眩,将手放置在依旧眺望天空的士道眼睛上,缓缓地将他的双眼阖上。
然后,脱下原本穿在身上的制服,温柔地盖在士道的遗体上。
紧接着,十香缓缓站起身来,拾起头仰望天空。
——啊啊,啊啊!
不行。果然,还是不行。
有一瞬间——十香以为自己或许可以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身边有士道的陪伴,或许自然就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尽管困难重重,或许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但是……
啊啊,但是啊……
果然……不行。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否定了十香。
而且,还是以所能想到的最卑鄙、最恶劣的手段——!
「——〈神威灵装·十番〉……!」
她从喉咙深处硬挤出那个名称。灵装。无与伦比、最强的、十香的领地。
瞬间,世界发出了悲鸣声。
周围绵软歪斜的景色缠绕在十香身上,构成庄严的灵装。
然后,闪耀光芒的光膜点缀着内里与裙子——灾难降临。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天空嘎然作响。
彷佛在对突然将灵装显现出来的十香叨念着不满。
十香稍微垂下视线。
刚刚击毙士道的人就在那个犹如整座山被拦腰削平的高台上。
即使杀死也不足为惜的人类就在那里。
十香用脚跟大力地踏向地面。
瞬间,脚边出现收纳着巨剑的王座。
十香咚一声踢向地面,跨上王座的扶手,从椅背的部位将剑拔出来。
然后……
「啊啊!」
振动喉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响彻天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鸣地面。
感觉就像是要麻痹自己的头脑、毁灭自我一般。
「竟敢!」
双眼含泪。
「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竟敢!」
十香将力量灌入握着剑的那只手,然后毁灭视线前方的所有距离。
「什——?」
「——」
不到一眨眼的工夫,十香立即移动到方才远眺的高台上。
眼前是一名目瞪口呆的女人,以及面无表情的少女。
令人憎恨,在看见那张令人憎恨的脸孔同时,十香大声咆哮。
「〈鏖杀公〉——【最后之剑】!」
刹那间,十香踩在脚下的王座出现裂痕,零零碎碎地开始破裂瓦解。
然后,王座的碎片缠绕在十香握在手上的那把剑,剑的外型也因此变得更加巨大。
全长应该有超过十公尺以上,体型庞大的剑。
但是,十香却轻松地高高举起那把剑,往两名女性挥砍下去。
刀身的光芒变得更加强烈,在一瞬间沿着攻势延长线上的地面奔驰而去。
下一瞬间,猛烈的爆炸袭向四周。
「什……!」
「————呜!」
在千钧一发之际往左右两侧逃窜的两人,发出充满恐惧的叫声。
这也难怪。因为十香的轻轻一击,就让偌大的台地纵向裂成两半。
「这个……怪物——!」
身材高挑的女人大叫出声,挥舞着粗犷的大剑朝十香展开攻击。
但是那种东西根本无法伤害身穿灵装的十香。十香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让对方的攻击烟消云散。
「骗人——」
女人的脸上布满绝望。
但是,十香对她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将视线落在另一名少女身上。
「——啊啊,啊啊。就是你呀、就是你呀。」
平静地张开双唇。
「杀死我的朋友、我的挚友……杀死士道的人就是你吧!」
十香说完后,虽然不明显,但是少女脸上第一次出现扭曲的神情。
但是,这些事情并不重要。
因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将【最后之剑】显现出来的十香了。
她一边以平静无波的纯黑眼瞳俯视着少女,一边冷静地发狂。
「——杀戮、毁灭、赶尽杀绝。死吧、毁灭吧、消失殆尽吧!」
◇
「司令……!」
「我知道了。不要吵吵闹闹的。又不是处于发情期的猴子!」
琴里一边滚动着嘴里的糖果,一边对表现出慌张模样的部下如此说道。
这里是(佛拉克西纳斯)的舰桥。监视器的平面萤幕上显示出身体被挖掉一大块而倒卧在地上的士道以及精灵十香的战斗画面。
其实琴里也不是不明白部下动摇的原因。
目前呈现出压倒性的、不容置疑的、毁灭的、绝望的状况。
空间震的警报声总算响起。但是,在居民还没疏散完毕的状态下,十香与AST就开始战斗。
战斗地点是在无人居住的开发地。原本这是唯一的补救方法——但是,十香的一击却轻而易举地粉碎了这个乐观的想法。
这种异常的破坏力,让以前的十香显得格外地天真可爱。
仅仅一击就将宽阔的开发地一分为二,并且在中心画出一道深渊。
再加上——原本应该是〈拉塔托斯克〉最强武器的士道突然死亡。
琴里一行人目前正处于所能想到的最恶劣状态中。
但是……
「哎呀,虽然不够优雅,不过作为一名骑士,分数算是及格了。如果刚刚公主被杀死的话,那可就惨不忍睹了。」
语气听不出任何严肃,琴里转动着糖果棒子。
船员们全都以恐惧的眼神看着这副模样的琴里。
哎呀,这也没办法。毕竟她的哥哥才刚刚去世。
但是在这些人之中,只有令音与种无月表现出不同的反应。
令音保持冷静的态度,对十香的战斗情形进行监控与撷取资料。
神无月的模样则是稍微有点不一样。脸颊泛红,口水从嘴边流出来。
表情看起来似乎是在想:「啊啊……身体都已经开了那么大一个洞……还能不断抽搐。好厉害呀!一定、一定不是普通人物吧。但……但是如果就这样死掉的话,那可就徒劳无功了呀。」
「喝!」
「呜啊!」
琴里用力踢开神无月的胫骨后,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
然后,用鼻子哼了一声,眯起眼睛向大家宣告:
「好了,继续做自己的事!士道是不会就这样死掉的!」
没错。
接下来才是士道真正该做的事情。
「司——司令!那个是……!」
然后,位于舰桥下方的部下一边看着画面左侧播放出来的公园景象,一边发出充满惊讶的声音。
「——来了啊。」
琴里改变糖果的位置后,扬起嘴角微笑。
画面中,原本播放着躺在公园里,被制服上衣盖住的士道身影。但是——
那件制服却突然开始燃烧。
并非精灵的生成物开始消失,也不是因为阳光的照射而起火燃烧。
因为起火点并不是制服。
制服燃烧殆尽后,露出被整整齐齐贯穿出一个洞的士道身体。
此时,(佛拉克西纳斯)的船员们再次发出惊讶的声音。
「伤……伤口——」
没错,那个伤口——突然消失裂开的残缺断面正在燃烧。
火焰高高燃起,几乎让人看不清士道的伤口——不久之后,火势才又慢慢变小。
然后,被那道火焰舔噬过的地方,出现已经完整重生的士道身体。
接下来——
「——嗯?」
画面中,躺在地上的士道……
「嗯…………………好烫呀啊啊啊!」
看见还在腹部上冒烟的火苗后,从地上一跃而起。
急急忙忙地拍打腹部,好熄灭火苗。
「痛——呃,奇怪?我………为什么……?」
舰桥内引发一阵骚动。
「什……司……司令,这是——」
「我说过吧。士道即使死过一次也能立即重生唷。」
琴里一边舔嘴唇一边对部下如此说道。
部下们一起对琴里投以诧异的眼神,但是琴里却不予理会。
「立刻回收——现在能阻止她的人只有士道。」
◇
——无法理解。
士道不断触摸着自己的腹部并且紧紧皱起眉头。
穿在身上的西装外套与白衬衫漂亮地开了一个大洞,领带也断成一半。
即使身上的装扮显得相当丢脸,但是士道却无心介意。
因为,现在有一个更值得关心的问题—
「我——为什么还活着?」
士道再一次触摸肚子,喃喃自语地说道。
那个时候,他在感觉到令人厌恶的预感之后,便把十香用力推开。
下一瞬间,腹部就开了一个洞——然后失去意识。
实际上,衣服确实也破了个大洞,还沾满大量血迹。所以应该不是在作梦。
「对了——十香……!」
那个攻击毫无疑问是冲着十香而来。
十香后来怎么了?为了找寻她的身影,士道环顾四周。
然后,从地势比士道目前所在的公园更高的高台上,发出了黑色光芒——紧接着,猛烈的爆炸声与冲击波往四处扩散。
「呜喔……!」
由于事情发生得过于突然,士道还来不及使上力就以被强风刮起的姿势跌倒在地上。
「什……什么……这到底是……!」
士道一边大声喊叫,一边望向那个地方——他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与士道失去意识前相比,那个地方的景色看起来已经变得截然不同了。
那个方向原本可以看见兴建住宅中的工地现场,以及从三十年前地形改变过后就未曾开发的群山野岭。但是——
如今那些景色犹如遭到空袭般全数坍塌。
不——其实情况稍稍有点不同。正确来说,是可以看见好几块彷佛经过巨剑无数次、无数次劈斩过后所形成的锐利断面。
「那是……」
就在士道目瞪口呆喃喃自语的瞬间。
「呜啊……!」
士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失去重量。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是(佛拉克西纳斯)的转移装置。
当士道察觉这件事情的时候,士道眼前的景象已经从位于高台的公园改变成(佛拉克西纳斯)内部。
「请往这边!」
然后,在那里待命的(佛拉克西纳斯)船员大声说道。
「好……好的……」
依旧处于混乱状态下的士道就这样被带往舰桥。
然后,就在抵达舰桥的同时,
「——睡醒后的感觉如何,士道?」
坐在舰桥上方的舰长席,琴里一边转动着加倍佳糖果棒一边如此说道。
「……琴里。」
士道轻轻敲着还在耳鸣的耳朵,皱起眉头。
「……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因为士道被AST的攻击杀死,所以愤怒的公主打算杀掉AST唷。」
说完后,她频频指向右上角——舰桥的大萤幕。
「怎么会……」
萤幕上显示着挥舞巨剑劈开山地的十香,以及与敌方作战的AST的身影。
不——应该不能称之为「作战」。
无论AST展开多么猛烈的攻势,都无法伤害十香一丝一毫。
相反的,十香的斩击即使没有直接命中,光是攻击时所产生的余波就能让巫师们的随意领域失效、扰乱他们的飞行,并且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吹走。
那是全面压倒性的——王者的行进。
「完全失控了。看来她无法原谅对方将士道杀死呢。」
说完后,琴里耸了耸肩。
「……那是怎么回事……!对了!我为什么还活着?」
士道大声说道。琴里很明显地似乎知道一些内情,嘻嘻地窃笑。
「哎呀,那件事情之后再说明吧。因为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琴里看着画面里的十香如此说道。
「更重要的——事情?」
「没错。以我们的立场来说,我们不希望有任何人因为精灵的关系而受伤。」
「……那是当然的啊!」
士道大声说完后,琴里高兴地眯起眼睛。
「OK,说得好呀,骑士大人——那么,出发吧。赶快阻止公主的行动吧!」
琴里说完后,将视线从士道的身上移开,以高亢的声音大声说道:
「(佛拉克西纳斯)回转!往战斗地点移动!将误差距离缩小到一公尺以内!」
「是!」
看似掌舵手的几名船员们齐声回答。
紧接着,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佛拉克西纳斯)开始轻微震动。
「琴……琴里!」
「嗯?什么事,士道?」
「你说要阻止十香——那种事情……有办法做到吗?」
「你在说什么呀?重点不在于能不能做到,而是必须去做。由士道去做。」
琴里高高地挑起眉毛,露出讶异的表情。
「我……我吗?」
「那是当然的啊。你要发呆到什么时候——除了士道以外,其他人不可能做到。」
「到……到底要怎么做……!」
额头冒出汗水的士道提出疑问。然后,琴里将加倍佳从嘴里拿出来。
接着,浮现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不知道吗?拯救受到诅咒的公主的方法只有一种呀。」
说完后,琴里噘起嘴唇亲了一下棒棒糖。
◇
最恶劣的状况。
原本待命中的十名AST成员全员参战,但是别说是伤害精灵,连接近她都无法做到。
不——在以前,精灵就已经不把折纸以外的人类放在眼里了。
彷佛是——毫不在意蚂蚁而行走其上的狮子一般。
「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声喊出的咆哮声听起来就像是充满泪水的哭泣声,精灵高高举起那把体积庞大的巨剑往下挥去。
「…………!」
折纸发动飞行推进器,转身飞向天空躲过这一击。
但是,剑压所引发的冲击波侵入随意领域后,打进折纸的身体。
「呜——」
仅仅一瞬间的不留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精灵大声咆哮。
然后,用力地转动肩膀,举起巨剑切开风、劈开空气,并且再次瞄准折纸砍过去。
「——折纸!」
燎子的声音变得十分慌张。但是——为时已晚。
精灵的剑已经碰触到折纸的随意领域。
——瞬间……
「————」
折纸察觉到自己的判断太过天真了。
原本以为利用创压的余波就能大致推测对方的实力,但是——折纸错了。很明显地,那种力量是属于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种威力简直就像是暴虐王者的铁鎚,让人觉得想要与自己相比,或是思考对策等想法都是一种亵渎。
以时间来计算的话,只花费了一点五秒。
就将随意领域…
将折纸引以为傲、拥有绝对力量的城堡…
「————」
无声无息地,粉碎了。
折纸的身体从天空被摔往地面。
「啊——」
「折纸!」
燎子的声音听起来相当遥远。
或许是因为随意领域被强制解除的关系,脑内负担虽然稍微减缓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全身变得疼痛不已。绝对不只是一、两处骨折的轻微伤势。不知从哪一道伤口流出来的鲜血堆积在接线套装里,形成让人感到相当不适的触感。重新感受到重力的头部突然变得非常沉重,只能稍稍移动而已。
朦胧的视线中,只能清楚地看见精灵伫立在天空中的身影。露出非常哀伤的表情,手里握着剑,身形相当娇小的少女的身影。
「———受死吧!」
精灵将剑高高举起后便静止不动。
精灵的周围开始产生无数个绽放黑色光辉的光粒,犹如受到吸引般全部聚集在剑刃上。
即使没有任何说明,也一目了然。
那是精灵使尽浑身力气的一击。
若是在没有展开随意领域的现在的情沉下承受这一击,绝对必死无疑。必须想办法逃走才行。
但是,身体感到既沉重又疼痛,简直无法动弹。
以燎子为首的其他AST成员们也都已经陷入无法战斗的状态。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精灵了。
接下来,等待剑开始散发暗色的光辉之后,
精灵便将力量注入握着剑的手。
然后——就在此时……
「十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天空中,
从比精灵更为高空的地方,
传来那样的叫声。
「咦——?」
明明攸关生死的危机就迫在眼前,折纸却发出如此错愕的声音。
因为那声惨叫声的主人正是方才被折纸射死的少年。
「公主滞留在空中呀……既然如此,就在这里将士道丢下去吧?降落伞?不需要那种东西。
因为现在已经降到低空飞行的高度了,而且等到士道接近精灵时,我们会帮你调和重力。啊啊,嗯,没问题、没问题。前提是你必须待在(佛拉克西纳斯)的正下方……什么?如果偏离正下方的话会怎么样?嗯……那当然是会在地面上开出一朵美丽的花朵呀,颜色是鲜红色的唷~」
向士道说完「阻止十香的方法」之类的事情后,琴里眺望着萤幕如此说道。而且表情还浮现一抹窃笑。
「等……等一下!这方法听起来太困难了,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方法……!」
「真讨厌啊,既然成功率相同,当然要选择比较有趣的方法呀。」
「觉得有趣的人只有你吧啊啊啊啊!」
「真是罗唆,带走吧。」
「是!」
琴里说完后,不知从哪里冒出两名身强力壮的男人架住士道的双手。
然后便以这个姿势将士道强行拖走。
「啊,你这家伙,给我记住!琴里——」
「好的、好的。我会记住的,一路顺风:」
听见这个回答的同时,士道也被人带到位于船身下方的舱口。
「祝你好运。」
他连抱怨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推到空中。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强烈的风势让身上的衣服与脸颊肉不断地随风颤动。
几乎快要使人失禁的漂浮感。以后再也不会害怕坐云霄飞车了。
然后——处于快要使人昏厥的恐惧中,士道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名少女。
「——!」
手脚使出力气稳定姿势,在摇摇晃晃的视线中捕捉那名少女的身影。
然后……
「十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竭尽力气大声呐喊那个名字。
然后,分秒不差地,原本加诸在身上的重力与漂浮感渐渐趋于缓和。
应该是〈拉塔托斯克〉的支援吧。虽然身体还在往下坠落,但是如此一来——
「————」
十香似乎有听到士道的声音,维持将巨剑高高举起的姿势抬头往上看。
脸颊与鼻头一片通红,眼睛红肿。模样看起来有点狼狈。
与十香……四目相交。
「士……道……?」
彷佛尚未理解状况般,十香低声呢喃。
坠落的速度渐渐变慢,士道将手搭在十香的双盾上。藉由飞翔在空中的十香的助力,士道得以停留在那个地方。
「你……你好呀……十香。」
「士道……是……是本人吗……?」
「啊啊……应该没错。」
士道说完后,十香的嘴唇颤抖了起来。
「士道、士道、士道……!」
「啊啊,什——」
刚要回答,士道的视野边缘突然出现强烈的光线。
被十香高高举起在天空中静止不动的剑,散发出足以将周围变成合夜的纯黑光芒。
「这——这是什么啊……」
「啧……!糟糕……力量已经——」
就在十香皱眉的同时,如雷的光线从剑刃窜出、贯穿地表。
「十……十香,这是——」
「支配【最后之剑】的过程出现失误……!现在只能朝着某个地方释放力量……!」
「某个地方是指哪个地方啊?」
「——」
十香沉默不语地看往地面。
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可以看见奄奄一息的折纸正躺在那里。
「十香,你……!不….,不可以,不可以朝那边攻击!」
「那……那么你说该怎么办!已经濒临临界点了!」
即使在谈话间,十香握在手上的那把剑仍然朝着四周发射黑色雷电。犹如机关枪的扫射攻击般,不断刨挖地面。
然后,就在此时,士道想起琴里的话。
—阻止十香、封印那种力量的唯一方法。
「……十香。那……那个呀,请你冷静下来听我说话。」
「什么!现在没有时间——」
「那个方法!或许可以……解决问题……也说不定喔!」
「你说什么?到底该怎么做?」
「啊,啊啊。那个——」
但是,士道却无法立刻说出口。
因为琴里所说的那个方法实在是过于杂乱无章,既缺乏根据又毫无脉络可言——
「快说!」
「……」
士道下定决心后,开口说道:
「就……就是……那个啊……!十香!你和我……接……接吻吧……!」
「——什么?」
十香皱起眉头。
这也难怪。居然在如此紧急的状态下说出这种事情。如果被当成是恶作剧也只能莫可奈何。
「抱……抱歉,忘了吧。果然还是想想其他方法——」
「接吻是什么?」
「啊……?」
「快点告诉我!」
「……接……接吻就是……像这样,将嘴唇与嘴唇重叠在一起——」
然后,士道的话还没说完……
——十香毫不犹豫地,将樱花色的嘴唇按上士道的嘴唇——
「——」
士道用尽全力睁大眼睛,发出不成声的叫声。
因为十香的嘴唇非常柔软湿润而且还带有一种香甜味道,那种触感让他的脑袋犹如挨了一记天堂地狱破(注:《勇者王GaoGaiGar》中所出现的绝招)。接吻的滋味是柠檬口味,这句话是骗人的。应该是十香白天吃过的圣代味道。
一秒过后。
——原本高耸天际的十香的剑出现裂痕,零零落落地崩离瓦解并且消失于空中。
紧接着,构成十香身上那件礼服的内里与裙子的光膜彷佛绽开般地消失不见。
「什——」
十香发出充满惊慌失措的声音。
「……!」
但是,真正感到惊讶的人其实是士道才对。
并不是对于十香的剑与衣服消失这一点感到惊讶。因为即使当时半信半疑,但是士道已经从琴里那里听说过这种情形。
正确来说,是因为十香在两人接吻的状态下说话,所以让士道感受到与自己接触的嘴唇微微蠕动并且陷入难以言喻的混乱状态。
—十香的身体失去力气,开始往地面坠落。
在意识朦胧间,尽管有些踌躇,不过为了不与十香分开,士道还是相当温柔地、提心吊胆地抱住了十香。
两人以头朝下,嘴唇与身体紧紧贴合的姿势往下坠落。
十香的灵装化成光粒,徒留轨迹。
那或许就是所谓的梦幻景色吧。
但是士道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的余裕。
他一边支撑着十香一边缓缓坠落——让自己的身体垫在下方,然后在地面上着陆。
就这样重叠片刻后……
「噗哈……!」
彷佛换气般,十香移开嘴唇,撑起上半身。
「抱……抱抱抱抱抱抱抱歉,十香!因为我听说只能这么做……!」
当十香从自己身上离开后,士道立即跳了起来快速地退到后方,同时将身体缩成一团,做出一个标准的跪地求饶姿势。
哎呀,严格来说虽然是十香主动献吻的,但是该怎么说呢?总觉得问题不在那边呀。
但是,经过几秒之后,十香既没有将脚踩在士道头上,也没有痛骂他一顿。
「……?」
他惊讶地拾起头来。
十香正坐在原地,一脸讶异地用手指摸着嘴唇。
话说回来,比起这件事情——
「噗哈……!」
士道彷佛要喷出鼻血般地涨红了脸,全身僵硬不能动弹。
因为穿在身上的灵装逐渐剥落,十香变成看起来十分引人遐想的半裸状态。
「——!」
似乎是注意到士道的反应,十香慌慌张张地遮住胸部。
「这……这这是误会呀十香!我只是——」
「不……不准看!笨蛋……!」
虽然不明白接吻的意思,不过还是拥有普通人该有的羞耻心。十香羞红了脸瞪视着士道。
「抱……抱歉……!」
他惊慌失措地闭起眼睛。
「这样不行!你还是会眯着眼睛偷偷看吧!」
「那……那么你说该怎么办嘛……!」
士道说完后,经过数秒,全身上下再次感受到温暖的触感。
「咦——」
下意识地睁开原本闭着的眼睛。
眼前是十香漆黑的头发以及赤裸裸的肩膀。简单来说——两人的身体正紧紧地贴在一起。
「……这样一来,你就看不到了。」
「啊,啊啊……」
这样真的可以吗?虽然心里觉得疑惑,但是身体却无法动弹,就这样僵直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
「……士道。」
十香发出微弱的声音。
「什么?」
「你还会……和我约会吗……?」
「会呀。那种东西,无论何时都可以喔。」
士道用力点头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