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棺姬嘉依卡(棺姬柴卡)
  4. 第二卷
  5. 序章 龙骑士的归来RETURN OF THE DRAGOON CAVALIER
  6. 繁体版

序章 龙骑士的归来RETURN OF THE DRAGOON CAVALIER
2017-06-23 14:12:36

		

台版 转自 lak@轻之国度
乍见时真的不会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块小小的石柱告同度大约只到她的膝盖左右——若称之为墓碑,也未免太过于寒伧了。
以“石柱”称之似乎也不对,其实那只不过是路旁的石头堆叠在一起罢了。既无人打理过、亦没有刻上碑文,仿佛小孩的积木一样。由于那墓碑实在是太过于简陋,以致丝毫感觉不出对死者的哀悼及敬畏之意。如果没人告诉她,她恐怕会不知不觉地走过去吧。
“这……这就是……?”
多明妮卡,斯考达颤抖着声音问道。
灰色乌云似乎快要压将下来,触目所及的风景仿佛被涂满阴郁的颜色,暗得完全不像正午时分,而眼前的墓碑看起来似乎变得更为破烂不堪。
“是……是……露婕大人的……”
带着她来到此处的老人点了点头回答。
老人低着布满皱纹的脸,声音里夹杂着一股浓浓的恐惧。
当然,他会恐惧也许是因为面前正站着他的领主——一位刚结束漫长的激烈战争而凯旋鲈来的领主;但真正令老人感到害怕的其实应该是——多明妮卡背后那只巨大的异形怪物。
白银与漆黑——怪物的庞大身躯上缀着两种完全相反的颜色。
巨大的暗色翅膀阖起、修长的脖子静静地蜷曲着——即使如此,仍远比牛或马来得庞大,甚或可以说庞大到很有可能是以牛、马作为掠食的对象吧。
虽说是野兽,但四肢、头部的位置分布却又近似于人类。
但若说它具有“人型”,它的脖子却又太过于细长了,,手臂和脚的长度也和人类的比例迥然不同。像马一样的长脸,头上又长着一对角,此外还有一条占全身将近一半长的尾巴——人类身上绝不可能会有的器官。
似人非人。
有翅非鸟。
有尾非兽。
除了称它为“异形”之外,还能称之为什么呢?
然而,它最特殊的地方,并不在于它的外形。
它的身体表面既非毛皮、亦非光滑的皮肤。有人称之为“鳞片”,但其实和蛇、蜥蜴等动物的鳞片有明显的不同。其身体表面是由好几个巨大的平面组合而成,样子就像是骑士们随身
携带的板金铠甲一样。
因此,人们都如此称呼这只怪物。
装着镗甲的龙——即“装镗龙”。
即使领主大人再怎么拍胸脯保证“没事的”,但旁边就站着这么一只压迫感十足的怪物,
任谁都会害怕吧。何况老人居然没有尖叫逃跑,甚至还带着多明妮卡来到了此处,已经可以说明他很有胆量了。就连多明妮卡自己第一次被迫对上这只装锁龙时,也是吓得双脚发软呢。
“露婕……”
多明妮卡梦呓般地叫唤着埋葬在石碑下的亡者。
她的妹妹——露婕已经是她唯一仅存的亲人了啊!
‘姊姊,姊姊——’
她最爱的妹妹。与自己流着相同血脉、这个世上唯一的血亲。
即使是现在,她闭上眼都还可以在眼里见到她的笑容。
一旦四周安静下来,甚至可以在脑海里听到她的声音。
‘姐姐,你看这朵花。我觉得这朵花和姊姊的头发很配喔。’
‘对了,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墓前也要供奉几朵才行——’
斯考达家是个没落的骑士世家。
具体而言,其实斯考达家是个小小的乡下贵族,拥有的领地根本就是少得可怜。而身为骑士世家,斯考达家为了维持最低限度的体面、为了不卑不亢地生活下去,简直耗费了他们所有的心力。
本来应该要重振斯考达家的父亲……在露婕尚未懂事前上了战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虽说是骑士世家,但每个人天生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多明妮卡想,她的父亲恐怕不擅于战争吧。
母亲也……在父亲赴战场之后过没几年,就因病去世了。
母亲的为人,和父亲一样,认真到有点傻的地步。依靠微薄的税收养育两个女儿、还要维持住斯考达家的面子,背后所付出的辛劳想必非同小可;原本可以治愈的病情,也是因辛劳过度而恶化至药石罔效。
‘姊姊,我今天有分到鸭肉喔。’
‘姊姊,你再等一下喔。我要来做姊姊最喜欢吃的芥末酱。’
父母亲双双离开人世之后,多明妮卡和妹妹露婕便过着两人相依为命的生活。
当然,领地虽小,但毕竟还是她们的领地;而原本的税收就两个少女的基本生活开销而书,其实算是非常足够。然而,属于斯考达家领地的村落,却开始明目张胆地拖欠税金、甚至逃税。斯考达家虽是贵族,却是最低阶的贵族,而且原本的领主战死、遗留下来的又是两位二十岁不到的少女、又没有半个佣人——这样子的领主,也难怪村民们敢如此轻匆怠慢了。
而斯考达家,也已经毫无能力去责备村民们的不逊了。
多明妮卡那时候心里想着……再这样下去不行。
这场战争已经拖了很久,至今仍未见消停。
不仅如此,战线还常常变动不定——多明妮卡的家乡随时都会变成战场也说不定。更何况,这儿只不过是块低阶贵族的领地,何时会被国家弃之不顾也不晓得——因此他们随时都有身陷战火的危险性。
‘姊姊,姊姊,为什么……?’
当露婕听到姊姊告诉她要前往加入战争时,她不禁一脸哀戚。
虽然心中有很多不舍——但多明妮卡决定要上战场的决心,却绝无动摇之可能。
一旦在战场上建立武功功勋之后,就很有可能可以要求增加所属领地,或是要求把领地换到离战线更远的内地去。除此之外,领地居民们也会对领主“斯考达家”重新抱持敬畏之意吧。
在这战乱之世……毫无后台可言的多明妮卡,再也想不出其他可以守护妹妹的办法了。
‘姊姊,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当然……多明妮卡虽然出自骑士世家,却从未好好地学过武术。
应当传授她武术的人——即她的父亲,很早就已经身亡,而如果要另外拜其他有名的人师,又必须耗费掉不少金钱和漫长的时间……多明妮卡当然没有那些多余的金钱和时间。
因此,即使多明妮卡进了军队,她想建立武功功勋的方法也很有限。
哦不,应该可以说只有唯一一种方法吧。
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没有什么选择权。
在对方的要求之下,多明妮卡也只能奉献出她自己了。
亦即……
“露婕……”
多明妮卡在那小小的墓碑前双膝跪下。
“好不容易——战争终于结束了啊……”
她好不容易立了功勋,因功领赏得到了新的领地,衣锦还乡、凯旋归来了啊。
“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呃……”
村人低着头,叽哩咕噜地告诉她关于露婕死去的经过和原委——但多明妮卡几乎没有听入耳里。眼前是宣告妹妹已经死亡的粗陋墓碑,光是要接受这个残酷事实就已经耗尽她全部的心力了。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她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妹妹而已啊。
对多明妮卡来说,除了妹妹之外,再没有其他需要守护的东西了。
不管用其他什么东西作为代价,她也只想要守护妹妹而已——正因如此,多明妮卡才会献出自己,选择一种连顽强的战士、道地的骑士也会踌躇迟疑的方法,好让自己尽快能立于战场之上。
然后,她拚死地战了又战,最后终于赢得了莫大的奖赏。
但是……
“我……”
那样反而错了是吧。
如果她没有离开妹妹的身边——就算妹妹仍旧无法躲过死亡的命运,但至少在妹妹死前她可以守护在妹妹的身边,或者与妹妹共赴黄泉。
露婕肯定是天天度日如年、焦急地等待着姊姊的归来吧。
露婕肯定是抱着深深的孤独与绝望而逝去的吧。
一思及此——多明妮卡便再也忍受不住了。
“呜喔……哦哦……呜喔喔喔喔喔喔…:    ”
多明妮乍在墓碑前放声大哭。
她完全不顾白银铠甲是否会沾满泥土,只是双手抱拳,不停地敲打着地面好几次、好几次同时不住地发出呜咽声。在自己心中无止尽地满溢出来的悲伤,她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处理才好她只能将这令人坐立不安的痛苦情绪化为拳头,一再地往下敲打着地面。
然后——
呜喔喔喔喔……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笼罩在多明妮卡和村人们之上的阴郁天空,一道咆啸声响彻云霄。
仿佛就像是与她共同怀有一样的悲伤……身披白银镗甲的装铠龙头仰向天空、震动着它的巨大身躯,对着灰暗浑浊的天空,放出恸哭的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