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五卷 冥界集训的地狱猫
  5. Life.5 社长VS会长 下半场!
  6. 繁体版

Life.5 社长VS会长 下半场!
2017-06-23 12:26:04

		

和匙开始互殴了几分钟。
我和那个家伙至今还在用拳头互殴,无论怎么看都是我比较有利。匙——已经满身是伤。他将龙脉聚集在一起当成盾牌防御,但是无法完全抵销我的拳劲。
中了我的拳头还是飞得老远,直到撞进后方的店铺。体术几乎对等,但是我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已经提升到无法相提并论的程度。虽然还是不及赤龙帝真正的力量……
我好几次揍到他倒下,尽管如此他还是站起来。明明两脚都已经不听使唤开始发抖!
同时他的拳是打在铠甲上面,拳头早已伤痕累累。他的手皮开肉绽,血迹斑斑。
即使匙射出龙脉,赤龙帝的气焰也会将它弹开,无法连接。
但是只有我们遇见时连接到右手的龙脉,在铠化之后也没有消失,我好几次试着用气焰震开也没办法!这到底连接到什么地方了?
如果有借给洁诺薇亚的阿斯卡隆或许还有办法,但是现在说这些也无济于事。只能等之后会合时再请她切断了。
除此之外还有奇怪的现象。我的铠甲明明很坚固,但是每次匙的拳头打过来都会对我的身心造成影响。这种影响逐渐加剧,痛楚更让我知道铠甲底下确实肿起——我同样确实受到伤害!
「……我要赢……今天,我要打倒你……踏出梦想的第一步……!」
眼前的那个是什么?大口大口吐血的那个是什么?
这时坦尼大叔在修炼时对我说过的话在我脑中播放。
『小子听好了。最可怕的攻击,是「灌注的一击」。』
『灌注的一击?』
『没错,你接下来要参加排名游戏,那里有各式各样的人带着各式各样的意念在战斗。为了欲望、为了娱乐、为了家族、为了女人、为了财富,还有为了梦想。各种意念在游戏当中交错,其中更不乏将一生都投注在游戏上的人。在那些像地狱大锅一样龙蛇混杂的参赛者里,有种最需要当心的攻击。那就是「灌注的一击」。』
『那是必杀技?神器之类的?还是魔法?』
『——都不是。小子,你试着握起拳头。你的拳头握住什么?』
『…………我不知道。』
『你要自己「灌注」进去。像是梦想,或是灵魂。有些人会将一生「灌注」在自己的拳头,再也没有什么比这种攻击更危险了。其他的攻击只要有时间作好心理准备,在某种程度都有办法应对。但是只有「灌注的一击」不行。那桓攻击会传进身体的中心,非常有效。有效到让人害怕。即使是存在着魔力和科学的冥界,也无法明确定义这种攻击的伤害程度。但是被打的人自己会很清楚——啊,这招很危险。能够使出这种攻击的对手实力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强敌,千万不能手软。即使对手的等级在你之下,能够使出这种攻击就另当别论。即使只中了一击也会让战况骤变。那招肯定管用。无论怎么防御,那种攻击都会打进身体里。』
现在我懂了,大叔。匙的攻击对我起了作用,穿透铠甲打在我的身上!
『这股气魄。沉睡在神器之中的「黑邪龙王」弗栗多的力量回应了匙的意念吗?』
龙系神器真是可怕,德莱格。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兵藤——————!」
尽管身心受到严苛的现实折磨,匙的攻击依然没有趋缓。
我也回应他,和他展开互殴。
「我问你——!那种感觉是什么!主人的胸部很软吗!听说触感就像棉花糖是真的吗!女人的身体就像不会场的布丁也是真的吗!」
匙的眼中带着熊熊妒火,挥拳打过来!
他看准我的破绽,射出龙脉连接后方的长椅使劲甩过来,但是我交叉双臂挡住。长椅化为粉碎,散落在地。
这点小伤有跟没有一样!
「揉胸部的感觉是什么!你这个混帐———————!」
总觉得现在的攻击,好像比他在大谈梦想时还要猛烈?
接着他朝家具店伸出好几条龙脉,从店内拖出一大堆大型家具,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移到我的正上方!他打算把那些家具全部砸下来吗!
呼!
在所有大型家具落下之际,我对着空中发射压抑到最小限度的神龙弹!调整威力也太难了!这样发射不了几次!
隆!
赭红色的魔力波动一举消灭大型家具——
叩!
不过一阵冲击袭向我的背!仔细一看,匙将其中一根龙脉的轨道错开,把橱柜砸过来!伤害本身不大,但是冲击传遍全身!
这种冲击即使无法造成伤害一对身体也不好!一直中招应该会有不良影响吧!
「我也想揉!也想揉啊——————!」
哗啦!匙终于流下悔恨的泪水!
「我连胸部都没看过!这辈子都更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拜见乳头!然而你却可以随心所欲想看就看——!」
叩!
我揍飞这样的匙,但是他立刻站起来!可恶!好强的气势!
「可是兵藤!最重要的不是胸部!是老师!是老师啊!我要当老师!想当老师不行吗?为什么他们要嘲笑我们!」
匙对我大吼。不,是对观看这场战斗的许多人——
「我们的梦想可不是为了遭到嘲笑而昭告天下……!」
「我不会笑你!我怎么可能笑赌上性命的人!」
面对冲过来的匙——我挥拳揍他!揍到让人不禁怀疑有没有必要这么做!
匙的脸部肿了起来,牙齿也断了,嘴巴不断滴血。
尽管如此匙还是站起来,一次又一次迎向我,直率得有些蠢——
「今天!我要!超越你!」
匙的呐喊深深传进铠甲里,重重在我的心头敲了一下。
之后我不知道揍了他几十拳。
「咻……咻……」
曾几何时,匙的口中只能发出极为微弱的呼吸声。
他应该已经到达极限了。他的嘴里有好几道伤口,出血怎么样也止不住。就连像样的话语也说不出口。
脸肿得连左眼都睁不开。
身体摇摇欲坠,脚步也虚浮不稳,手指甚至有几根朝不可能的方向弯曲。尽管如此——尽管如此,匙还是以坚强的眼神看着我。
「来啊,匙。来啊!匙——————!还不到最后吧!你不打算就此结束吧!我们这种笨蛋能做的,只有勇往直前!」
他一步一步缓缓向前迈进。
匙没有逃走,而是走向我。他的视线不偏不倚地盯着我,笔直朝我前进。
他这副模样就好像面对菲尼克斯时的我。我也透过记录影像看过自己的模样,即使遍体鳞伤依然向前迈进,只为了接近对手。
「你也拚了老命修炼吧?我的修炼也是十分拚命。」
我在匙身上感受到惊人的压力。我的优势明明如此明显,却有一股恐惧感袭击我。
无论怎么打都打不倒——
没想到这种对手会让我觉得如此可怕、如此伟大……
呐,莱萨·菲尼克斯。你在面对我时,心里也是这种感受吗?现在的我知道了。知道你那时为什么会默不吭声地一次又一次打倒我——
「匙,我要打倒你。」
匙用扭曲变形的手,对我发动攻击。攻击从几近慢动作的速度伸来,而我以最小的动作闪过,打出一记反击。
哒!
「——」
我的拳头命中匙的脸部。手感也很扎实,完全是能够中断意识的一拳。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匙还是用双手抓住我的右手,紧握着不放。
匙已经失去意识。但是他的手还是没有放开我的右手。
于是他就这样握着我的右手,身体开始发光。
我——直到匙完全消失那一刻,都没有把视线从匙身上移开。
因为我总觉得只要移开视线,他又会复活。
『苍那·西迪大人的一名「七兵」,淘汰。』
「小猫。」
我将铠甲的面罩收进头盔,露出脸部:
「可以握住我的手吗?」
「……学长?」
我勉强挤出笑容:
「这还是我第一次打倒朋友。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会这样,可是……」
小猫带着微笑,温柔地握住我颤抖的拳头。隔着手甲也能够感受到她的温柔。
「学长很帅气。我以学长为荣。」
只要有她这句话就够了。
—○●○—
结束和匙的对决之后,我打破附近的自动贩卖机,拿出里面的宝特瓶一饮而尽。小猫也藉此补给水分。
可恶,还是有点摇摇晃晃。是因为穿着铠甲的影响吗?和匙的战斗确实让我受了不少伤,但还不至于无法战斗。
根据刚才的广播,我们好像有个「骑士」被打倒了。是木场吗?还是洁诺薇亚?不知道是哪一个,但是少了一们主攻已经不是损失惨重可以形容。
对方也有「骑士」、「城堡」各一名遭到击破。
我们还有六名,对方还有四名。这个比数还不能掉以轻心。我能够维持这个状态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钟,必须趁早搞定。
「……一诚学长。」
小猫指着我的右手。没错,匙消失之后,只有连接在我右手的龙脉没有消失。即使穿上铠甲,这条龙脉也没有消失。只能确定这条龙脉通往西迪的大本营。
这代表什么呢?感觉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自从匙消失之后也没有不见这点来看,想必灌注了相当强热的意念吧……匙,你到底对这个灌注了什么?
这时通讯器传出声音。
『攻击方的各位,听得见吗?我们也要朝对方的大本营前进了。』
是社长的联络。这样啊,终于连社长也要出动了吗?开场和中场结束,直接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我大口深呼吸之后,对小猫说道:
「走吧。」
小猫也点点头,我们便赶赴最后的决战。
购物中心的中央有个类似广场的地方。
广场四周围着一圈圆形长椅,中央有根顶着时钟的立杆。逛累了的客人经常坐在这里休息。走到这个地方,我停下脚步。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苍那会长就在眼前!
「两位好,兵藤一诚、塔城小猫。原来如此,那就是赤龙帝真正的模样。我可以感觉到极为强烈的波动。难怪所有人都认为你很危险。」
她以冷静的语气对我开口。
会长身处在结界里。制造出结界的是学生会成员的「主教」之一。连接我右手的龙脉好像也是延伸到那个「主教」那里?
难道他们准备透过龙脉把我的力量吸到「主教」张设的结界上?要是赤龙帝的力量流入结界就糟了!
等到木场或洁诺薇亚过来会合,一定要叫他们用圣剑切断这个。
过不了多久,戴着眼镜的副会长,真罗学姊现身了!她也是个美少女!而且身材出人意料地丰满!
木场也接着从我和小猫的相反方向现身——被解决的是洁诺薇亚啊。
「……苍那,你真是大胆,居然跑到中央。」
是社长的声音!转头看见社长也过来了。
「这么说来身为『国王』的你自己不也来到这里吗,莉雅丝?」
「是啊,因为无论如何都已经进入终场。话说回来,这样的形式和我当初预料的还真是相差甚远……」
社长的表情很严肃。的确,依照计划,我们的目的是靠木场和洁诺薇亚打倒会长。我则是达成目的的诱饵……现在看来这些计划全都被看穿了!
会长的策略比较高超?不,我相信社长!
我的意识瞬间有点模糊……奇怪…………怎么会这样?
我感到头晕,有点站不住脚……奇怪?我的意识好像变得越来越模糊?
最后我忍不住跪下。
「……一诚?」
社长察觉我的变化,爱西亚也对我使用恢复的神器。柔和的光芒散发淡淡的绿色,包围我的身体——疼痛退去,但是意识逐渐模糊的现象没有消失!
社长似乎想拿出「不死鸟的眼泪」,还是停下动作。大概是认为爱西亚的神器都无法完全治疗,眼泪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吧。
所有眷属都察觉我的变化,开始感到困惑。这时只有会长轻笑一声:
「爱西亚的神器和『不死鸟的眼泪』都没有用。莉雅丝,我看过你和莱萨那场游戏的记录影像。所以我知道兵藤不愿放弃战斗的意志,坚定到令人害怕。为了同伴,为了自己,更为了莉雅丝——」
会长继续说下去:
「光是伤害你,或许无法彻底打倒你。无论打倒你几次,你都会站起来。对于我们而言,你的『毅力』特质和赤龙帝的力量相辅相成,成为惊人的能力。没错,你完全相信只要自己毫不放弃、一直站起来,总有一天能够打倒敌人。这种心态直接影响赤龙帝的力量,将你的威力增强为好几倍。这就是兵藤最强大的武器。」
是、是啊,我的优点只有毅力……
「正因为如此,我们只好采取不同的形式打倒你。」
一名「主教」从手上的包包里——拿出一包东西。
里面装着红色的东西,看起来很像血。龙脉正是连接到那包东西——难道那个是……会长说出那包东西的内容:
「——里面是你的血。你是转生恶魔,原本是人类。人类的失血量只要超过体内血液的一半就会致死,你知道吧?根据排名游戏的规则,游戏当中眷属恶魔只要陷入无法战斗的状态,就会被强制传送到医疗设施。」
——匙!你这个家伙!你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吗!
我顿时浑身无力!
咻!
木场丢出一把圣魔短剑,切断连在我身上的龙脉——断裂的龙脉喷出红色血液。我的血就是像这样透过龙脉流出去吗?
「太慢了。你的失血量已经达到足以被传送到医疗设施的程度。」
会长说得十分冷淡。
「——苍那,你——!」
社长赶到我的身边,表情充满焦急。
社长和我们完全中计了……
「没错,匙用神器将兵藤的血一点一点吸走——直到濒临危险状态为止。他的神器原本的能力是吸收目标的能量,要用来一直吸取血液需要相当程度的修炼和精密的控制。但是匙做到了。」
原来他在那种状态下依然持续攻击我的原因不只是毅力,还是为了争取时间!因为只能一点一点吸血,在这段期间内牺牲自己的身体争取时间!
可是如果要争取时间,选择逃离我应该也可以。然而那个家伙没有这么做,而是正面对抗——匙!你这个家伙!
——一切都是为了正面打倒我吗!
「兵藤,你不久之后就会遭到淘汰。接下来应该只能发动一、两次攻击吧。理由是失血。你的铠甲很坚固,攻击力很强。但是只要多找找,其实有很多打倒你的方法。即使无法以武力打倒你,也能够让游戏规则让你无法战斗。」
我——已经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完全被摆了一道……
居、居然还有这种方法……这表示会长的战术凌驾于我们之上吗?会长询问社长:
「莉雅丝,你打算在这场战斗赌上什么?我打算——赌上性命。要实现我的梦想十分艰难,必须突破一个又一个障碍,才能够开拓解决之道。」
会长当面对着社长放言!
「莉雅丝,我要打破你的自尊和评价。」
会长这番话让社长一脸痛苦。她现在一定很不甘心!这次对战确实对社长有利,太过有利了,甚至有人觉得社长理所当然应该获胜。
在这种状态却打成这样。敌人的计谋成功,社长的评价就会下滑!道就是会长的目的!
苍那·西迪!你也太会计算了!
会长的视线移到我身上:
「匙——他一直说要超越你。对匙而言,你是同期的『士兵』,是朋友,也是想要超越的目标。」
会长这番话让我恍然大悟。匙对我散发的气势和霸气显然十分强烈。
那个家伙——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吗?
「可是你身上有传说中的龙。光是这件事,就让他深深觉得自己比不上你。我想告诉他——即使没有那种东西也能奋战。而匙也领悟到这一点。龙脉在匙战败之后仍然没有消失,就表示他在其中灌注多么强烈的意念。就让我告诉即将离开这个战场的你吧。就像一直想向上提升的你,匙也以你为目标一路奔跑至今——带着梦想拚命活着的『士兵』不只有你一个!打倒你的是匙元士郎!」
——今天!我要!超越你!
匙的那句话在我脑中响起。
匙——你这个家伙……你所做的修炼都是为了打倒我吗!
……可恶。匙。匙,你确实很厉害,无除怎庆挨打,还是一心只想着要打倒我,一心相信即使自己无法直接打倒我,只要造成影响,就能靠同伴打倒我——
不过你不需要担心,光是你的攻击就足以打倒我。
但是我不想在展现新必杀技之前消失!
我使尽最后的力量站起来!然后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站在能够看见吉蒙里与西迪双方目前在场所有人的位置!
就算要倒下,我也要在闹场之后倒下!我伸出双手,对准社长的胸部!
「在淘汰之前……我想先实现我的欲望再消失……」
没错,反正我都要消失了。既然如此,就让我在最后关头使尽全力再走吧!我将体内残存的力量全部集中脑内。闪耀吧,我的妄想!
最后的气焰笼罩罩我的全身!这些不是要灌注在力量!而是灌注在脑中,
喜同涨吧,我的欲望!烦恼解放!」
我要使用赤龙帝的力量,迈向更高的境界!再多撑一下,我的身体!我要超越不久前的我!这招只要使用得当,可是天下无敌!
「扩展吧,我的梦想世界!」
一个谜样空间瞬间以我为中心展开。面对切身的奇妙感受——吉蒙里与西迪双方眷属的女性都做出保护自己的动作。
不过请放心,我的新必杀技不会造成直接的伤害。效果和洋服崩坏相比,可以说是一点也不华丽。
然后我对着社长——对着社长的胸部喊话。
「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一诚不知道要不要紧……如果做了什么太过奇怪的事对身体不好……』
胸部传出可爱的声音。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呵呵呵。我听见了。我听见了!效果良好!
「社长,你现在很担心我吧?担心我做出太奇怪的事对身体不好……」
我这番话令社长露出惊讶的表情:
「一诚!你、你怎么会知道……?」
接着我对会长——对会长的胸部发问:
「你现在在想什么?」
『他该不会是开发出能够听见心声的招式吧☆苍那伤脑筋了☆』
原来如此,苍那会长是这么想啊。
看来胸部的个性不见得和胸部的主人一样。社长的胸部声音听起来很年幼,会长的胸部则像她的姊姊,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
「苍那会长,你刚才在想我的新必杀技是能够听见心声的招式对吧?」
听我的发言,会长大吃一惊。
「哼哼哼,不对。你猜中了,但是不对。我想听的是深埋在胸中的想法!不!是胸部的声音!」
我摆出帅气的姿势,大方喊出新必杀技的名称!
「新招式,『乳语翻译』(pilingual)!我的新招式只能对女性使用,可以听见胸部的声音!呼呼……只要我提出问题,胸部就会老老实实地把答案告诉我一个人!呼呼……是能够探知对方内心的最强招式!呜,血不够……」
成功了!简直是成功过头!因为失血过多让我脚步虚浮,感觉好像快死了,但是我很满足!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我早就想听听看了!
当我在山上闭关时,性欲根本无从发泄。这时我感受到对胸部压倒性的渴望。
——我想看。
但是山上连色情书刊都没有,当然更不可能有女性,只有一只庞大的龙。
我日复一日地在山上一面过着野外求生的生活,一面被龙追着跑。我身为一个现代小孩,又正值多愁善感的青春期,到了那种环境会怎么样?
一开始很想和女生聊天、很想看到女生,最后——就会开始摸索情色欲求的心理。
我知道有名的高僧也会上山闭关修行,藉以寻求开悟,追求平静的内心。他们是在忘却烦恼的状态修行,那么如果反其道而行,只靠着烦恼修行会怎么样?
——人的心灵将会开始探索情色的源头。
深夜的山上。我裹着巨大叶片,盯着天空不断思考胸部。
有时我还会打坐,还曾经让脑中恢复最自然的状态,只留下烦恼承受瀑布的拍打。
想揉。想摸。想吸。想戳。想夹。
就这样思考了好几天,我忽然有所领悟。
——我想和胸部说话。
当我察觉到自己对胸部有多么深沉的感谢,知道胸部有多么可贵时,我突然想和胸部聊天。胸部在想些什么,会说出什么话来?我突然好想知道。
当时我的力量不足,无法实现这个想法,但是现在有了赤龙帝的力量,可能性便随之拓展!于是我终于完成了这招!
「嘿!那边的『主教』大姊的胸部,你在想什么!」
「不要,别问啊!」
那名「主教」大姊感觉到危机,遮住胸口——不过已经太迟了!
『木场同学!可以和木场同学站在同一个战场真是太幸福了!』
「什么嘛!为什么只有木场受到女生欢迎!另一个『主教』大姊的胸部又在想些什么!」
我光是看过去,对方就原地蹲下!
「快住手!好恶心!」
『兵藤好可怕……明明身上穿的铠甲好像很强,为什么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变熊……』
…………连续问了两个都是这种结果,我不禁倒在地上。呜呜,身体到达极限了吗……
可恶!有些事果然不该问!果真是这样!
我无意间环视全场——发现所有人的眼角都在抽搐。
……咦?怎么会,这种最强的招式,大家为什么没有感到惊讶?
会长的眼角不住抽搐,社长则是扶着额头叹气。
「莉雅丝……这实在有点……」
「对不起……」
「这的确是很可怕的招式,不过也会侵犯个人隐私,再这样下去会没有女性恶魔敢跟他对战喔?」
「是啊,我会严正警告他……」
咦咦咦咦!这种反应是怎样!我觉得这种能力肯定很有用!话说看在你们眼里——
「……我好像真的是个大变态!」
「你的确是大变态!」
吉蒙里与西迪双方所有人一起对我吐嘈!
「——」
我……说不出话来!怎么会……我的耳中听得见大家的胸部之声喔。
看啊!新招式成功了!
「爱西亚的胸部,你现在在想什么!」
『一诚先生老是受伤,真是拿他没办法!不、不过要我帮他治疗也不是不行!』
啊啊,怎么会有这种事。爱西亚的胸部是个傲娇!
就像这样,胸部会把对手的心思都告诉我耶?
「……刚才明明那么帅气……猥亵的赤龙帝。烂透了。」
呜!小猫强烈的言词攻击!
呜!不行了……我的意识已经到达极限。严重缺血……
……好,最后就让我尽可能问出会长的策略吧。
「会长的胸部!告诉我你们现在的大致策略!」
『这个特殊的结界是两名「主教」制造出来的诱饵☆结界里只有我的精胂,身体是立体投影☆只要精神来到这里,就可以消除身体的气息,也能够让结界里看起来好像打气焰什札☆真正的我在楼顶——☆我们的作战是用结界里的我引诱你们攻击,尽可能多多消耗你们的体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是投影啊。但是精神确实来到这里。
总之我将会长的胸部之声告诉大家:
「各位,会长的那个结界……是诱饵。那只是结界当中的立体投影,是两名『主教』的法术……这个策略的目的是嘻我们在这里白费力气攻击结界,尽量消耗我们的战力……真正的会长在楼顶!她好像只有把精神移到投影……小猫的搜索能力无法掌握楼顶的会长,原因也是这个。可是大概是因为精神来到这里,乳语翻译也能发挥作用,让投影的胸部告诉我这些……?」
说完这些话,我当场瘫倒。
「一诚先生!」
爱西亚试图赶到我的身边——但是会长的「皇后」不让她这么做。
于是爱西亚原地摆出祈祷的姿势,身体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笼罩这块区域。这是爱西亚的恢复能力的范围扩大版吗?这就是她修炼的成果!
她明明知道恢复也没有用吧。尽管如此,与生俱来的善良还是让她为我担心。爱西亚,你果然是个乖孩子。而且胸部还是傲娇,简直无敌了!
「我就是在等这个!」
对方的一名「主教」解除会长的立体投影。结界和会长的影像就此消失,但是那个「主教」丝毫不在意,踏进爱西亚的恢复领域。
她想要恢复自己吗?不,她没有受伤。
那个「主教」张开双手大喊:
「反转!」
咚!淡绿色的光芒瞬间变质,散发红色的危险气息。
「——啊!」
同一时间,爱西亚开始发光,逐渐消失……?
「……恢复反转之后就是伤害……阿基多同学的恢复能力非常强大……一旦遭到反转……」
那个踏进爱西亚恢复领域的敌方「主教」口吐鲜血,脸上却浮现满足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我打倒吉蒙里的恢复主力了……会长……」
会长的「主教」和爱西亚同时消失,
……可恶。他们击破爱西亚了……我、我也……
光芒逐渐笼罩我的身体。我也不行了吗……真想冲进敌人的大本营升变为「皇后」……没想到连这个都办不到就被打败……我真没用!
不过可以使出「乳语翻译」,我已经很满足了……
——匙,我——
『苍那·西迪大人的一名「主教」,淘汰。』
『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一名「主教」、一名「士兵」,淘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