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見文庫
  3. 惡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五卷 冥界集訓的地獄貓
  5. Waltz.
  6. 简体版

Waltz.
2017-06-23 12:26:04

		

遊戲開始之後幾分鐘,我——木場佑鬥和潔諾薇亞一起走進立體停車場。
我們保持警戒,在陰暗的停車場裏前進。或許是因爲我們都經常進行祕密偵查的任務,對於這種前進方式還算擅長。
我走在前面,在掩蔽處仔細觀察前方之後,再叫後方的潔諾薇亞前進。我們就這樣重複同樣的動作,在停車場裏慢慢前進。
我們的計劃是從二樓的停車場沿着車道下去一樓。雖然電梯的功能正常,但是在搭電梯的期間有遭到襲擊的可能。
所以只能以最確實的方式前進。
就在我們從二樓走下車道,踏進一樓停車場時。
——前方出現人影。
仔細一看,是一名戴着眼鏡的黑色長髮女子。
我知道這個人。她是會長的「皇后」,「學生會副會長」真羅椿姬學姊。手上還拿着一把長刀。
沒錯,聽說她善使長刀,而且擁有段位。
「兩位好。木場佑鬥同學、潔諾薇亞同學,我知道你們會來這裏。」
真羅學姊淡然開口。她的身旁又出現兩名女子——一名身材高挑,另一名是佩帶日本刀的纖細女子。
身材高挑的是「城堡」由良同學。佩帶日本刀的是「騎士」巡同學。
由良同學擅長體術,巡同學則是來自以驅逐惡靈爲業的家族。
原來加此,立體停車場這邊投入三個人,蒼那會長的判斷很正確。加強這邊的防禦……就表示她認爲我們纔是攻擊主力吧。
潔諾薇亞拔出腰間的劍,我也在手上創造聖魔劍。
潔諾薇亞不用杜蘭朵。根據這次規則的特性,很難順利使用杜蘭朵。因爲無法控制威力,可能會不經意地破壞建築物。
『莉雅絲·吉蒙裏大人的一名「主教」,淘汰。』
——!廣播傳來同伴戰敗的消息。不會是愛西亞。雖然不知道方法,但是被淘汰的應該是加斯帕吧。
真羅學姊說聲:
「你們真冷靜。」
「是啊,這種事不早點習慣身體會受不了。」
我回答得極爲冷靜,心裏卻是氣憤難耐。即使是我,在同伴被解決時也會不甘心。
加斯帕,你大概連力量都無法發揮就被解決了吧。我會連你的分一起揮舞手上的劍。
「真是的,那個小子還需要多多鍛鏈身體。」
潔諾薇亞也在一旁嘆氣。她看起來也很冷靜——我原本是這麼以爲,但是她的眼睛緊緊盯着敵人。
「不過既然你們解決我可愛的學弟,我也要爲他報仇。」
從她身上散發強烈的壓力,就連和她站在同一陣線的我也感受得到那股刺激。沒想到她對自己人這麼心軟。別看她這樣,平常可是很疼愛加斯帕的。聽到他落敗的消息,對她來說應該很難受吧。
我們握好劍,一點一點拉近距離——接着衝出去!
鏘——
我和真羅學姊,潔諾薇亞和巡同學兵刃相向。劍和劍撞出火花,響起刺耳的金屬聲。
碰撞的瞬間,巡同學察覺潔諾薇亞手上的東西是什麼,往後退了一步。
「……聖劍?」
她發出驚訝之聲。
是的,潔諾薇亞手裏拿的是聖劍。而且還是傳說級的。
「沒錯,這是阿斯卡隆。跟一誠借來的。」
「!」
潔諾薇亞的話讓所有對手都大吃一驚。
起因是阿撒塞勒老師注意到和赤龍帝的手甲同化的阿斯卡隆。
「一誠,那個拆得下來嗎?」
這句話讓我們發現阿斯卡隆可以從神器卸下。於是老師緊急將熟悉阿斯卡隆的修煉計劃交給潔諾薇亞。
之後她在外修煉,學會使用阿斯卡隆。阿斯卡隆兼具屠龍之力和赤龍帝之力,變成具備極大威力的兵器。
破壞力或許不及杜蘭朵,但是考慮到使用便利性,能夠使用的場面比杜蘭朵來得多。
只是現在的一誠同學沒有阿斯卡隆,希望不至於因此造成什麼損失纔好……
之後我、潔諾薇亞都和對手展開激烈的刀劍接戰。
雙方都在閃躲彼此的攻擊,然而我最在意的是第三個對手,「城堡」由良同學。
從她的動作可以看出,她準備看我和潔諾薇亞哪個比較危險再伺機出手。
我一面防備她,一面以聖魔劍持續攻擊副會長!我和潔諾薇亞的劍都具有神聖的波動,只要命中對手必定能造成重傷。到時候恢復手段有限的她們想必會遭到淘汰。
一刀,只要砍中一刀就是我們贏了!
持續攻防的潔諾薇亞,忽然在空間當中開個洞。所有人大概都認爲她會從這裏拿出杜蘭朵吧——但是並非如此。
空間的裂縫飄散神聖的氣焰,圍繞在潔諾薇亞手中的阿斯卡隆。
「——!杜蘭朵依然封印在空間裏?只有神聖的氣焰!」
真羅學姊瞭解這是怎麼回事之後,顯得十分驚訝。潔諾薇亞面帶笑容說道:
「沒錯,有人提出以這種有趣的方式使用杜蘭朵,我透過修煉總算學會了。對現在的我來說,能夠這樣使用就很足夠。」
社長和阿撒塞勒老師也很重視潔諾薇亞的杜蘭朵,同時也覺得她無法善加利用這把劍很可惜。
杜蘭朵是擁有傲人威力的聖劍,因此持有者若是無法妥善使用,反而會成爲兇器。事實上,潔諾薇亞雖然能夠使用杜蘭朵,還是無法操控破壞力。
有朝一日或許能夠完全掌控吧。但是在那之前,如果只是胡亂揮舞兇器會有危險。於是老師想到了。
「能不能把杜蘭朵放在異次元空間裏,只讓氣焰散發出來?然後把氣焰附加在阿斯卡隆,或是術場創造的聖魔劍上。」
無論是阿斯卡隆還是這個做法,他的着眼點都可怕到讓我爲之驚歎。
光是空間有所連結,杜蘭朵便持續散發強大的神聖氣焰。純粹將這股氣焰從異次元空間當中取出,把力量傾注在其他劍上。
如此一來,即使不及杜蘭朵,也能讓別的劍得到極爲接近的能力。這就是——潔諾薇亞手上的聖劍,阿斯卡隆的新力量。
墮天使的總督阿撒塞勒爲我們提出各式各樣的可能性。這樣的墮天使原本是我們的敵人。能加入我們的陣營實在太讓人開心了。
潔諾薇亞以加上杜蘭朵氣焰的阿斯卡隆猛攻對手!
鏘!鏘————!
陰暗的停車場裏閃耀銀光與火花。身爲「騎士」的巡同學擁有的技巧和手上的刀應該都很特別,但是潔諾薇亞的速度和力量仍然慢慢將巡同學逼得走投無路!
「看招!」
潔諾薇亞沒有放過瞬間的破綻,一舉進逼!解決了嗎!
但是有人闖進兩人之間——是「城堡」由良同學!
她向前舉起雙手——
「反轉(reverse)!」
潔諾薇亞發動攻擊,但是神聖的氣焰消失,變成魔的氣焰!
潔諾薇亞的斬擊變成空有威力的普通攻擊,由良同學直接接下,並且加以彈開。由良同學順勢追擊,但是潔諾薇亞已經重整姿態,閃過她的踢擊。
啷————————!
那一腳銳不可擋,一口氣踢飛好幾輛車。正面中招的話相當危險。
剛纔的現象令我啞口無言。神聖的氣焰變成魔的氣焰?
由良同學喊了一聲「反轉」。也就是說,她令神聖的氣焰變質成爲魔的氣焰嗎?那是由良同學的能力?神器?我不知道,不過這下麻煩了。
那也是所謂的反擊。雖然是特例,不過在由良同學和巡同學搭檔的狀態之下遭到反擊可就糟了。
阿斯卡隆的神聖力量會遭到反轉變成魔的力量,魔的力量只能對惡魔造成普通的傷害。因爲惡魔的根源就是魔力,攻擊會變成普通的斬擊。
潔諾薇亞的技巧雖然也很厲害,但是她一直以來的修煉和戰鬥,都是以聖劍爲中心,這樣的戰鬥應該讓她很困惑吧。若是遭到反擊,就連潔諾薇亞也會被打倒。
……算你們厲害,西迪眷屬。既然如此——
「潔諾薇亞!換人!」
我喊了一聲,和潔諾薇亞交換位置,替換彼此的對手。
這樣就行。「反轉」的效果對我的聖魔劍沒有意義。在聖與魔兩種力量混合之下,沒有所謂的反轉。
由良同學也不見有使用「反轉」的準備,和巡同學一起對付我。
潔諾薇亞和真羅學姊在一旁開打。潔諾薇亞的攻勢猛烈,終於把真羅學姊逼到牆邊!
——成功了!
潔諾薇亞,就這樣一鼓作氣解決她!
我的念頭彷佛傳達給潔諾薇亞,她高舉阿斯卡隆,擺出最後一擊的架式!沒問題!如果能拿下「皇后」,形勢會對我們相當有利!
「這樣就——分出勝負了!」
潔諾薇亞揮劍砍向真羅學姊——就在這個瞬間。
「——神器,『追憶之鏡』(mirror Alice)。」
真羅學姊身前出現一面裝飾華美的巨大鏡子!
潔諾薇亞沒有收手,斬擊粉碎了那面鏡子。
嘶————————!
「——!」
破碎的鏡子產生波動,襲向潔諾薇亞!
一臉困惑的潔諾薇亞噴出鮮血,染紅了這一帶。
「這面鏡子遭到破壞時,會將衝擊加倍,反彈到對手身上——我是反擊專家。木場佑鬥同學,讓力量型的潔諾薇亞對付我是個失策。」
真羅學姊露出冷笑。
「咳!」
躺在路上的潔諾薇亞口吐鮮血,看起來很痛苦。
——中計了!和我聽說的能力不同。她經過變化與成長,得到新能力了嗎!
「只剩下你了,木場佑鬥。」
三人朝我們逼近。我扛起潔諾薇亞,迅速躲到後方的掩蔽處。
我把潔諾薇亞放在汽車後面,打開剛纔在藥妝店拿來的治療用品。
完全中計了。沒想到他們派出兩個會使用反擊的人……看來蒼那會長打算先將我們兩個完全擊潰。如果她認爲我們是攻擊主力,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們兩個腳程又快又能使用聖劍,光是留在場上就足以構成威脅。社長讓我們兩個搭檔,彌補彼此的弱點,更進一步掛升力量。
——他們連這點都看穿了嗎?
潔諾薇亞的傷勢……相當嚴重。杜蘭朵與阿斯卡隆的威力直接加倍回到她的身上。
真羅學姊的神器如果能夠將神聖屬性的攻擊原原本本反擊,潔諾薇亞早就當場遭到淘汰,搞不好還會喪命。
照這個傷勢看來,她過不了多久就會脫離戰線。只要再挨一招肯定遭到淘汰。持有「不死鳥的眼淚」的是社長,現場沒有任何恢復的手段。
潔諾薇亞抓住我正在爲她治療的手:
「……丟下我先走,木場。就這個傷勢看來,我馬上會遭到淘汰從這裏消失。」
但是我拉開她的手,繼續治療:
「是啊,我知道。不過我發過誓,不會這麼輕易丟下同伴不管。」
「……你太天真了。簡直和一誠一樣。」
這句話讓我笑了:
「我很高興。因爲我也有點想變得和他一樣。」
沒錯,我想要一誠同學那種無論發生任何事都不放棄的精神。他太厲害了。
他明知自己很弱,還是勇於對抗敵人。他很看不起自己,事實上卻比任何人都要瞭解自己,並且付出努力。
我想只以體力來說,我已經比不上他了。他的努力和毅力已經到達值得驚歎的境界。他憑着努力一步一步前進至今,這段歷程比任何人都要來得了不起。
「變得和一誠一樣?你想變成色狼嗎?」
「那是一誠專屬的——我想得到所謂的毅力。」
這句話讓潔諾薇亞露出苦笑:
「……真是最不適合你的特質。」
我也這麼覺得。
「我想也是。不過只要還有一根手指能動,我就不能倒下!」
「……原來如此。你是說即使我傷得這麼重,只要有一根手指能動就該發揮剩餘價值吧。這傢伙真是無情。」
「既然要倒下,也該等到儘可能做了該做的事再說,那怕只有一分一毫也好。後悔——可是比死還要難受!」
『蒼那·西迪大人的一名「士兵」,淘汰。』
廣播響起。看來有人打倒一個對手,我們也得再加把勁才行。
對手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潔諾薇亞。
你再過不久就會遭到淘汰,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你也可以看見那幅景象。我出現在三名對手面前。
「作好覺悟了嗎?」
真羅學姊舉起長刀走向我。
我的背後應該出現一個小小的空間裂縫吧。那是潔諾薇亞製造,位置對於對手看不見的死角。接着杜蘭朵的氣焰流到我身上。
好了,潔諾薇亞,爍看着吧。
我和你,莉雅絲,吉蒙裏的兩名「騎士」創造出來的這一招!
唰唰唰唰!
立體停車場長滿聖魔劍。每一把的聖魔氣焰或許不多,但是加上杜蘭朵的氣焰可就另當別論。
「——杜蘭朵創造(Durandal birth)!」
這波攻擊刺穿由良同學和巡同學。兩人隨即發出光芒,逐漸消失。
擊破兩名。真羅學姊——看來是逃過攻擊離開停車場了。
潔諾薇亞的身體在我懷中發出光芒。
「木場,這是個好攻擊。」
即將離開的她滿臉笑意。所以我也帶着微笑目送她:
「是啊,只要我和你搭檔,就能讓聖劍再次綻放。」
她的重量消失,存在也逐漸淡去。
啪————
隨着虛無的破碎聲響,遍地盛開的神聖刀刃碎裂,飛舞在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