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四卷
  5. Scene6
  6. 繁体版

Scene6
2017-06-23 12:08:05

		

Scene6 蕾碧雅•阿洛奈:当意识到神与自己同在的时候,人也许能表现出比平时强得多的自己。
“不,我只带伊秀拉去战场。你们两个立刻下山吧。”
在拉兰的决战前夕勇吾先生所说的话,我至今都无法从脑中挥去……
为什么?勇吾先生。
为什么明明呆了伊秀拉去,我却不行呢?
为什么……我也想和你生死与共的啊……
我,蕾碧雅·阿洛奈认为妹妹伊秀拉还是个小孩子。因为在阿尔达村时的伊秀拉,是个尽和男孩子们一起漫山遍野地疯跑的女孩子。而我则精通于料理和洗涤工作,又当姐姐又当妈地把她拉扯大。
但是。
自从出来旅行后,伊秀拉的成长是有目共睹的。
并非光是等级的增加。她日日夜夜都学着勇吾先生的行为,吸收智慧与勇气。而实际上,伊秀拉在拉兰时,发挥出了即使违背勇吾先生,也要和教团战斗的坚强意志。
勇吾先生也认同了那样的伊秀拉吧?
所以才把伊秀拉带往了决战之地,而没有带我去?
说不定,这也许只是我的误会吧。勇吾先生说不定是因为与我所想完全不同的原因才那样做的。
但是。
但是……
我至今为止都把伊秀拉当成小孩子,从没有觉得会成为恋爱的威胁。
但是,在那个瞬间,这个想法被颠覆了。
我不想输给妹妹。
我也想成长起来。
想即使面对身为勇者的勇吾先生,也能抬头挺胸地说出自己是谁。换而言之,就是想成为与他对等的存在!
所以,我在去优古德拉希尔的路上,骑在马上摇晃的期间,努力思考着这个旅行的意义。
勇吾先生和翔先生有着与企图征服埃塔纳尔的教团战斗这一伟大的目标。伊秀拉则在憧憬着的勇吾先生身边努力修行,想要升级并变得更强。艾尔则受尕尔冈西亚王之命,作为宫廷魔法师为这个旅行出力。
大家都对进行旅行的目都十分清楚。
那么,我呢……?
回想了一下,我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十分明确的目的意识就参加了这个旅行。对救了我的勇吾先生的思慕之情,想要得到像他那样自己开拓道路活下去的坚强,还有……因为在村子里呆不下去了而逃走的那份软弱,这些想法都混杂在一起,让我走出了这一步。
但是……在持续旅行的期间,一个想法渐渐占据了我的心。
那就是,希望能为这个旅行带来神的加护。
风神法德拉通过梦境,以温柔的语言安慰了离开了神殿,身为背叛者的我。火神休拉哈则对我拙劣的祈祷做出了反应,为我取得了重大的成效。不管是哪一个,都让我戏剧般地体会到了震撼。
我是弱小的人类。意志薄弱,等级也低,是如同被风一吹就会飘走的叶子一般的存在。
但是,认为自己被神所眷顾的想法,让我稍微坚强了一些。通过至今为止的旅行,我明白了这一点。
并且,我有了个想法。
如果我能成为神与人的中间人,那一定是非常棒的事情吧。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勇吾先生那样又强又杰出的。不,我知道就算是身心都十分强大的勇吾先生,也有会说出丧气话的时候。
人都是软弱的生物。我自己就是弱小的存在,所以对这一点心知肚明。
和教团战斗困难重重。他们是比怪兽更加可怕的怪物。要与他们相抗衡也需要勇气。如果不是人们燃起心中的勇气之火去面对的话,是绝对战胜不了的吧。
法德拉与休拉哈都慈爱地接受了我,给与了我勇气。而同样,我也能以慈爱之心接受他人,分一些勇气给他们的话……我是这样想的。
也就是说,那是……
我认为那是想要成为真正的神官。
“哦哦,艾宾大人。”
“各位,士兵们回来了!”
“赢了暗精灵了!”
“凯旋了……!”
似乎都在翘首盼望着军队的归来,看到了我们的市民露出了高兴的神情。无力地坐着的人们都站了起来,从他们那依赖的目光,就算不愿意也能想像出他们的期待是多么的巨大。
但是,艾宾先生的脸色并没有好转。虽然他有些尴尬地举起手回应市民们的期待,但并没能露出笑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进入城镇的瞬间,那怪物太过巨大,就算不愿意也会闯入视线之中。
那是复活的魔神,它的名字是古梦。
那怪物就算是在远处眺望,也是会让身经百战的士兵们心惊胆寒的可怕存在。外貌恐怖,十分邪恶,并将绝对无法无视的压倒性波动以瘴气的形式释放着。
(多么巨大!比起在封印洞窟看到的魔神博伊德来足足要大上两圈。)
被博伊德俯视的恐惧感被再次唤醒,我不得不拼死忍住翻腾而上的呕吐感。
与博伊德交战的勇吾先生的身姿,也自然在脑中浮现。
那是将身为Lv78歌德斯骑士的勇吾先生,仅以一击就被逼成濒死状态的恐怖攻击力。
就算使用了借军神歌德斯之力才能放出的究极必杀技——歌德斯纹章,也只削掉了博伊德一点点HP……
(但、但是。这次和那时候不同。我们有许多一起战斗的同伴。一定能打倒怪物的。一定……)
我为了压下没有止境的不安感,拼命依靠所观察到的乐观因素。
“长老他们在哪里?”
“神殿和议会所都崩塌了,以大长老为首,大家都呆在中央广场。”
“这样啊。”
询问了市民,艾宾先生调转了马头。
没过多久,我们就到达了中央广场,那里和城镇的其他地方一样,一派惨象。虽然在中央广场有巨大的喷水池,但现在却尽是散发着恶臭的浑水积在其中。广场周围被花坛所包围,但花草全部都枯萎了。
不仅如此,这个广场在以巨树优古德拉希尔为中心所展开的光之魔法阵的边缘处,魔神古梦那令人恶心的身姿几乎占了一半以上的视野,似乎非常恐怖的地方。
“你们在这里啊?”
正当我们要踏入广场,一匹白马出现了。那是艾尔。
“艾尔,和家人相见了吗?已经好了?”
“是的。因为有我必须要去做的事嘛。”
在我看来,艾尔还是和以往一样,毫无表情,令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是,看到这种惨状不可能毫不动摇的。我……有种想要说些什么鼓励她的心情,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地看着她。
“哦哦,回来了吗!?”
“我们都等得急死了!”
我们刚进广场,在广场里围成一圈正在商量着什么的人们就立刻向我们跑了过来。都是些老人,容貌都干瘦到让人联想起枯树。
“艾宾啊,你终于回来了!击败暗精灵们了吧?”
高举双手迎接了我们的,是虽然很瘦,但背却挺得笔直的老人。
“大长老。拖了那么久才回来,真的是万分抱歉。让您操心了。”
艾宾先生下马后立刻以右手抚胸,行了一礼。看来这就是精灵式的行礼吧。
“什么话,能赶上就行!虽然你才刚回来,但请使用一切军力,将这个怪物打败吧!”
大长老恶狠狠地指向古梦说道。
“不,我认为这主意不怎么样。”
勇吾先生下马上前说道。
“唔嗯……?”
“大长老。他是从暗精灵背后实施了偷袭,给了我军胜利机会的英雄。勇吾,这是统率我们精灵十二氏族的大长老——艾尔德拉斯大人。”
“初次见面。”
“你不是精灵呢。是人类吗?”
“是的。我们是与企图想让邪神吉亚斯巴尔克复活,并统治埃塔纳尔全土的教团战斗的人。”
“哦!哦哦,你是!”
大长老的目光停留在次郎先生身上。
“您记得我吗?是的,我就是前来将有关教团威胁的事告知给你们的旭日骑士团的次郎。在神殿被袭击的当晚,勉强成功逃离,将伙伴们带了过来。”
“哎呀。居然明知道危险还回到这里来吗?感谢你的那份心意。”
“不……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奖的事啦……对了,请问菜月回来了吗?她应该去带团长来的。”
“和你一起来拜访我的女孩子吗?没有接到她回优古德拉希尔的报告呢。”
“是这样啊……那,大长老。总之,我们的队长——”
虽然次郎先生看向了丽萨小姐,但丽萨小姐却摇着头,将视线转向了勇吾先生。
“……请先听听队长——也就是我勇吾的话吧。”
勇吾先生点了点头,再一次向着大长老说道。
“大长老。看看这城镇的惨象就不难明白,魔神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但是从刚才你所说的话看来,你是认为只要让精灵军全力出击,就能打败魔神吧?”
“唔嗯……是这样没错。”
“这个想法十分危险。我曾有一次与七柱魔神之一的博伊德交战过——好了,请看看这个。”
勇吾先生打开了状态栏,不仅是长老们,连在远处观望着这边的市民都摒住了呼吸。
“这并不是炫耀,我的数值就是你所见的这样。但是,就算我全力战斗,也完全不是魔神的对手。只是稍微让它后退了几部,压回了封印之门的后面而已。”
“什么!那魔神博伊德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由在这里的蕾碧雅·阿洛奈吟唱了封印咒语,再一次成功封印了。”
“唔嗯。”
“那么,我想商量一下对应那魔神的对策。首先,有没有办法能再次像原来那样封印魔神呢?”
“没有。”
大长老用力摇头。
“我们是通过从太古流传至今,不知是谁建造的水神贝利亚娜亚的神像来封印魔神古梦的。而解开封印的咒语与再度封印的咒语则传承于此地。但是……那宿有神之力的神像被破坏了。只有咒语的话是什么都做不到的。”
“……那现在封印着魔神的那光之魔法阵,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请详细告诉我吧。”
“那是为了防止万一本来的封印被破坏的时候所发动的招数。以消耗母亲之树优古德拉希尔的生命来维持魔法阵。”
“……所以那棵树才那么惨不忍睹……那由魔法阵放出的封印大概还能撑多久呢?”
“怪物每次横冲直撞都会让光慢慢变弱,可以想像得到,已经撑不久了。顶多再一两天吧。”
“原来如此。我还有一点想问。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有没有试着攻击魔神古梦的家伙?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比如说魔神有没有弱点属性啊,这些都能成为和魔神战斗的重要情报。”
“结集了市民的所有力量,我们已经试着攻击过两次了。”
咦?
“被光之魔法阵所遮蔽,不是应该无法攻击的吗?”
我问道,大长老摇了摇头。
“魔神被魔法阵封印后,我立刻就作出了放弃此地,立刻避难的决定。但是,我看到因魔神最初的攻击而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哭泣着捡起石头砸向了魔神。虽然孩子们所扔出的石头并没有打到魔神,但的确是掉落在了光之壁的另一边。看到这些,我注意到了。魔神无法从里面出来。但是,却能从外面向魔法阵里面丢进东西!调查了一下后立刻就明白了,看看这个吧。从魔法阵中产生的光之壁,是由粗粗的光之锁链所构成的,有网眼,也就是间隙。比网眼大的魔神无法出来。但是从外面通过穴口却能丢东西进去。”
我观察了一下大长老艾尔德拉斯先生的为人。从那睿智的眼神,毫不停滞的流利口才,就能看出是个非凡之人。和拉兰的大神官德鲁邦先生完全不同,是值得依靠的人物。
“咦咦!从里面到外面就不行,但从外面到里面就OK吗?好厉害,这是啥啊?简直太幸运了不是吗!因为外面是安全的,可以单方面的进行攻击哦?”
翔先生的脸色明朗起来。但是……
“不,不对哦,翔。尽管有这样压倒性的有利因素,魔神依然像这样生存着呢,也就是说……这个怪物有着难以想象的强大。大长老,市民们所发动的总攻击都没有打倒魔神,是这样吧?”
勇吾先生的表情反而更加僵硬了。
“是的……我呼吁了市民,齐心协力一起进行攻击,打算打败怪物。毕竟,优古德拉希尔是魔法盛行之地,不能使用魔法的也只有婴儿罢了。只要能在外面安全的攻击那个怪物,就不可能不去试试吧?让市民们总动员,包围了魔法阵的外侧,按信号一齐使用魔法攻击。但是……”
大长老叹了口气。
“结果正如你们所见。尽管使用了那种规模的攻击,却依然没有打倒魔神。”
“攻击完全不起作用吗?不管怎么说这也不太可能吧?”
伊秀拉极有气势地问道。
“我们的攻击是有效的。这毫无疑问。魔神明显十分痛苦,HP也减少了。可是,当HP只剩下一半的时候,突然间,魔神的HP就不再下降了。虽然我们拼命使用MP攻击,但最后总是我们的MP先用完……鼓励绝望了的大家,等待消耗掉的MP回复,第二天,我们再试着攻击了一次,但结果却没有改变。”
“那个……大概有多少人进行了攻击呢?”
我如同喘息着一般问道。
“大概一万人吧。我将其分成千人一组的队伍,分十组进行了攻击。”
一、一万人!
这么庞大的人数用完了MP都打不倒,这怎么可能——
“翔,刚才所说的话,你怎么想?”
勇吾先生转向了翔先生。
“这是贵重的情报呢。最终幻想Ⅻ里的神龙王(隐藏BOSS),勇者斗恶龙中的最终BOSS也似乎是那样呢,HP下降到一定值,攻击力和防御力就会上升。也有通过变身来强化所有能力的BOSS。大概这个魔神也有这种能力吧。”
减少HP的话能力就会上升……?居然有这种怪物存在!虽然现在才说有点那个,但拥有这么渊博的知识,翔先生果然不是普通人。
“看来是比我想像的更加强大的怪物呢。要不要试着打打,看看HP的回复速度如何呢?翔,好好看着那怪物的HP槽哦。”
“OK。要上辅助技能吗?”
“全部都上吧。”
勇吾先生将魔剑绯色之龙从鞘中拔出。
“那要上了!闪耀之刃!力量之盾!生命之力!龙之怒!神之咆哮……啊,没必要防御,根本就不需要力量之盾嘛。算了,随便啦。”
“什么!?居然习得了这么强力的辅助魔法!虽然一看就是出色的魔法职业,我能问问你是什么职业,有多高等级吗?”
大长老眨了眨眼睛。
“咦?啊,我吗?我是勇吾的搭档,名叫宫本翔!是lv58的魔法师。只要是系统魔法就都能使用的魔法专家,是PT的顶梁柱!请多指教!”
长老们都骚动了起来,连艾宾先生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需要超多经验值的魔法师,居然还是lv58……”
“而且连神之咆哮都学会了……”
优古德拉希尔是魔法盛行之地,有许多魔法师在这里……虽然如此,但精灵们仍以称赞的眼神看着他。虽然翔先生的性格有许多缺陷,但作为魔法师果然是十分出色的实力派呢。
“啊啊,你们能明白吗?能明白这一点吗?哎呀,就是嘛,我作为魔法师可是超一流的哟,是的。不过,因为我太过厉害了,作为一般民众的各位一定是无法理解我的厉害之处的啦~虽然lv78的勇吾的确是战士系职业中出类拔萃的,但论魔法系职业的话,我也是不可小视的男人哟?哎呀,能受到正经的评价真是令人高兴呢。”
……是呢。这种立刻得意忘形的地方、会狂看女性胸部的地方,如果能改善这些缺点,我也会好不吝啬地给与他评价的吧。
“啊真是的,这种事情现在随便怎样都好吧?喂,勇者,快点试着打打看啦。”
拉姆达先生摆了摆下颚,示意去打魔神古梦。虽然对他加入PT,我是很有意见的,但是……但是观察他至今,我很明白,这个人虽然难以捉摸,但并非等闲之辈。如果能成为值得信赖的同伴,就能让人十分安心,我能理解勇吾先生的这个意图。
“首先,必须要确认这点才行呢。”
勇吾先生将剑架到腰间。
“音速波!”
发出蓝色光芒的冲击波向着魔神疾奔而去。
但是,冲击波击中光之锁链的部分时,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消失了。
魔神的HP完全没有被削减。
“唔嗯。真的像在攻击铁笼子里的敌人一样呢。如果打中光之锁链的部分,攻击就会被弹开。”
啊,原来如此。我还当是没打中呢,勇吾先生原来是想确认这点啊。
“接下来才是问题呢。”
勇吾先生这次将剑高高举起。
摆出这样的姿态,是的——
“歌德斯纹章!”
一口气挥下的剑之轨迹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作为军神歌德斯纹章的光之剑出现了,朝着魔神疾刺过去。
魔神似乎大吃一惊,停下了触手的动作僵硬在原地。然后,那毫无人性的怪物第一次看了我们,那是非常有情绪感的动作。
噜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在军神之剑刺入它身体的同时,魔神抽搐着发出了令人恶心的惨叫。那声音从光之壁的间隙中漏了出来,我们只听到了含混不清的喊叫。
“哦——哦哦!”
“快看,魔神的HP!”
长老们紧紧盯着怪物头上所显示的HP槽。
表示着魔神HP的红槽,大约有十分之一左右变白了。
“太厉害了!居然以一人之力给与了那种程度的打击!”
“你是军神歌德斯的化身吗?一骑当千就是指这种吧?”
以大长老为首,精灵们也异口同声地夸奖起勇吾先生。
但是,勇吾先生并没有放松,侧脸闪过了一丝紧张。
“多么可怕的家伙。简直是怪物。就算用歌德斯纹章,也只能给与了这么一点伤害。有着比博伊德多两倍以上的HP,或是拥有着两倍以上的防御力……”
“大治愈术!”
翔先生吟唱了回复魔法,将勇吾先生大大减少的HP恢复。我也回过神来,吟唱了治愈术,虽然力量微薄,但依然想要治愈他。
“快看那个!魔神的HP……”
丽萨指着魔神喊道。
看过去——魔神的HP一点点地……不,是以肉眼能看得出的速度恢复着!
“嘿诶,真是厉害的怪物呢。出类拔萃的防御力,高速的HP恢复能力,而且HP减少的话就会力量升级?怪不得教团要竭力让它复活了。如果能将这家伙作为召唤兽,当作手下来使用的话,那可就太有趣了。”
拉姆达先生如同与自己无关一般吹了声口哨。
“啊啊,怎么会这样。居然要和这种家伙战斗啊?骗人的吧混蛋。菜月,快点把团长带来啦。”
次郎露出了想要逃走的表情。
勇吾先生将剑收入鞘中,不知为何向我走了过来。
并且,以认真到无以复加的表情——这也是我最喜欢的表情——看着我。
“蕾碧雅。”
来到我的耳朵能够感受到他呼吸的至近距离向我低语,我不禁红了脸。
“是……是的。”
“精灵们似乎对矮人抱有嫌恶的感情,希望你能说服他们。为了打倒那怪物,希望他们能接受矮人军。”!
勇吾先生。
这是对在拉兰说服了市民的我,予以评价吗?
谢谢你,给了我任务——
“大长老,艾宾先生,还有现在集合在广场的各位市民,请听我说。”
我想要回应勇吾先生的期待,绷紧了脸。
“我们一直与企图复活七柱魔神,统治埃塔纳尔的教团战斗至今。并且前几天,在优古德拉希尔的邻国,阿莱安王国的王都拉兰与教团的军队战斗,并战胜了他们。在那里听说了优古德拉希尔所发生的事情才赶来的。”
打倒怪物的话能得到经验值,等级会上升。和那一样,我有在拉兰说服市民的经验,所以得到了一些自信。
“我们在离开拉兰的时候,从大神官德鲁邦先生那里得到了矮人军的暂时指挥权。现在,矮人军正在像优古德拉希尔急行军。我想大概一两天就能到达了。”
我的话引起了骚动。市民们都露出了不安的表情。正如艾宾先生一样,精灵们对矮人所抱有的感情并不怎么好呢。
“我能理解对他国的军队进入自己的领地的不安。但是,各位。敌人的敌人是自己人。魔神和企图让它复活的教团,对居住在埃塔纳尔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威胁。如果魔神们破坏了所有神灵留下的封印而获得了自由,这对住在埃塔纳尔的所有人来说都代表着毁灭。而现在,魔神的一柱已经在优古德拉希尔复活了。这已经并非优古德拉希尔一国的问题!必须跨越国与国之间的界限,无视些许利害关系和国家的体面,齐心协力对抗邪恶才行。”
虽然我认为自己已经作了热情的演说,但精灵们明显都没有接受。
突然……脑中浮现起在拉兰回应了我的祈祷的眼神休拉哈的身姿。
(如果精灵们所崇拜的水神贝利亚娜亚能在这里现身的话,就更能说服大家了。)
虽然涌上了这个想法,但我慌忙将其打消了。
(不行,这是不对的。不能依赖神灵!)
在阿尔达村作为神官继承人而学习,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爸爸在最开始就告诉了我。
“听好了,蕾碧雅。以后你要侍奉神灵,成为带领大家的人,必须要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无论发生什么都绝对不能忘记这个前提。不可以依赖神灵。明白了吗?”
“咦……为什么?明明大家都在像神灵祈祷,希望病能好,或是能发生些什么好事之类的。”
“是啊。但是,神是守望者。如果将大家所说出的愿望全部实现的话,所有人就都会成为懒惰的人了。只要像神灵祈祷,希望他守望着自己,而自己为愿望而努力就好。但是,如果尽是依赖神灵来为自己实现愿望,那可是不好的哟。这点对于侍奉神灵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必须要严于自律。这样一来,就能够信仰着神灵却不依赖神灵,那才是神官的职责。”
这些话的意义现在的我能够理解。
埃塔纳尔的神灵们有时会心血来潮地引发奇迹。是的,正如休拉哈帮助了我一般。
但是,如果还没有竭尽所能,就去期待神灵的帮助,这是不行的。
“各位。刚才挥剑的勇吾先生是lv78的歌德斯骑士。是强的不可方物的人。但是……”
我犹豫了一下,打开了自己的状态栏。
“请看看吧。我只是刚超过lv10程度,到处都有的非常普通的女孩子。”
我看到许多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看到翔先生是强大的魔法师,所以都有了勇吾先生的伙伴们都是高等级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了吧。
“虽然如此,但对我来说这在短期间内已经算得上以极快的速度升级了。毕竟,和勇吾先生相遇,离开故乡阿尔达村出来旅行的时候,我只有lv4而已……勇吾先生让这样的我参加了为拯救埃塔纳尔这种大义揭竿而起的壮大旅程。他以前曾如此说过。人数就是力量。要与强大的魔神及教团战斗,人数的力量是绝对必不可少的。换而言之,就算是lv78的勇吾先生,光凭一己之力也是无法战胜魔神和教团的。我们为了战斗,必须要齐心协力才行。”
我关上了状态栏,暂且观察了一下精灵们的反应。
“据说你们精灵与矮人们关系并不好。我完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让你们抱有了这样的感情。只是……魔神在这里复活对于邻国阿莱安来说,就好像是从邻居的房子里窜出了火焰一般。想要阻止这一切,和政治毫无关系,只是从很自然的生存本能所引发的感情。能不能请你们相信他们呢?”
这就是现在的我所能做到的一切了……
(水神贝利亚娜亚啊。请守护如同你孩子一般的精灵们吧。请指引他们不要作出错误的选择。)
最后,我向贝利亚娜亚献上了祈祷。
大长老和各位长老都面露难色。
“也让我添一句吧。”
勇吾先生开口道。
“魔神古梦。这家伙是强得离谱的怪物。我以前跟各种各样的魔物战斗过。从那些经验看来,现在即使结集了我们、精灵军及所有市民倾尽全力攻击,也无法打倒那怪物。在打倒前,我们的MP就会用完。然后攻击就停了下来,魔神的HP会渐渐回复。该说是即使加上矮人军进行总攻击,能不能胜利也只有一半的几率。”
精灵们哑口无言。
“能确定的只有封印着魔神的魔法阵的效力很快就会消失这一点吧。如果还有能够打败这怪物的可能性的话,我就会孤注一掷地战斗。但是,如果没有矮人和精灵两军的帮助,那就连一点希望也没有。如果各位只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做些什么的话,非常可惜,我们会立刻离开这里。必须在魔神毁灭了优古德拉希尔并开始移动前,呼吁尽量多的国家来编制联合军,来部下防卫线才行。磨磨蹭蹭的时间可是一秒钟都没有的。”
啊啊……
是这样呢,勇吾先生。
就算神灵不出现,我的身边就有你,有翔先生、伊秀拉,有伙伴们在。
谢谢,我最喜欢的人。谢谢你为我拙劣的演说增添了力量。
“大长老。”
艾宾先生露出下定决心的表情走上前来。
“我支持这些人的意见。击退了暗精灵也是多亏了这些人。他们都是值得信赖,拥有高洁灵魂的人。”
大长老闭了会儿眼睛。
“我知道了。必须下决定才行呢。艾宾,向国境派遣带路的部队。这也是为了让不熟悉森林的矮人军能够尽快赶到优古德拉希尔。你们可要以礼貌的态度来为对我们的危机伸出援手的邻居带路哦。”
“是!”
我不禁看向勇吾先生,握紧了手。这可是历史的决断吧,精灵们哇得一声沸腾起来。
“哼……要高兴未免太早了吧?我可认为胜机连一半都不到哦。”
但是,拉姆达先生冷笑着给我的感动模式泼了冷水。
“毕竟,魔神古梦解放作战的指挥者可是那戴斯嘛。喂,勇者,虽然你让戴斯吃了不小的亏,但可不要小看那家伙哦。那家伙是教团中的武斗派,非常残虐,很记仇的。就算作战失败了,应该也不会离开这里的。他一定潜伏在某处。如果我们要和魔神古梦战斗,看上去会赢的话……我可以和你打赌,他一定会出现的,为了援护魔神。”
“那么,只要连戴斯一起打倒就行了。”
勇吾先生静静地说道。
“这样的话,果然战力还是越多越好呢。勇吾君,我有个好主意。”
丽萨小姐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
“说来听听。”
“那个啊,在优古德拉希尔所在的森林东边有山岳地带,那里应该栖息着非常强力的怪物。名字叫岩龙。对吧?”
丽萨小姐问道,艾宾先生点了点头。
“那个叫岩龙的怪物攻击力很高,HP和防御力也不差,但是行动很迟缓,跑得很慢。而且有着优先攻击给与自己最大伤害敌人的性质。将他们集中起来,诱导到优古德拉希尔——这个方案如何?”
“原来如此,将大量岩龙拉过来,然后让它们转为攻击魔神吗?”
“没错。最终要将它们拉进魔法阵之中。看吧,魔神为了弄坏魔法阵,现在也像那样挥舞着触手。只要魔神攻击了岩龙就搞定了。收到了巨大创伤的岩龙就会将目标转移向魔神,对我们来说就是成为了敌人的敌人啦。”
“等等!如果将那么强大的怪物大量带过来的话,这个城镇会怎样?”
艾尔提出了抗议。
“是呢,城镇会变得一塌糊涂吧。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只要打倒了魔神就能重建城市。但如果没有打败魔神,就连重建也无法做到了吧?”
“…………”
“我认为丽萨小姐的意见值得考虑。如果还有足够往返于山岳地带的时间的话,我认为很有试一试的价值……”
勇吾先生将视线移向大长老。
“勇吾,来自异国的勇士。”
大长老庄严地说道。
“我们精灵遵守着光辉的传统,生活至今。然而,在历史上却没有像你这么强大的战士出现过。如同战神歌德斯的使者一般,你在这里陷入生死存亡的时候出现了,这就是命运吧。听刚才的话,阿莱安的大神官似乎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你们了吧。我也学学他们,想把这一战的指挥权交给你。你就按你的想法决定一切吧。”
这比刚才的决断还要重大吧,周围响起了“哦哦哦哦哦”的喊声。
但是,其他长老却没有一个反对。
“明白了,我会尽绵薄之力的。”
勇吾先生露出勇者一般的表情,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么,就立刻行动吧……艾宾先生,为了将岩龙引来,请将由弓兵和回复系所构成的军队借给我。有二、三十人就足够了。次郎,拉姆达,这个部队就交给你们了。现在立刻就去山岳地带。”
“我吗?算了,无所谓啦。”
“哼嗯?我和次郎吗?也就是背叛教团倒戈的二人组嘛。你到底是有什么打算才将这任务交给我们的?说来听听。”
“没什么深意啦。岩龙攻击力很强,太过接近是很危险的。能够给与那种怪物伤害,成为诱饵的,你不认为召唤兽是最好的吗?召唤者可以保持安全距离,只要差遣召唤兽就行了。所以我选择了能够使用召唤魔法的你们两个。对这样的说明有什么不满吗?”
“这样啊?那就当成是这么回事吧。”
“岩龙是行动迟缓的怪物。也就是说,诱导很花时间。快去吧。”
拉姆达先生和次郎先生点了点头。
“其他人继续讨论与魔神战斗的布阵及战术,归纳一下细节。那可是从未有过的强敌,而且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请多提出些意见吧。”
勇吾将绯红之龙收回鞘中,瞪视着魔神。
我……
我下定决心,向次郎先生走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诱拐过我之后十分内疚吧,在拉兰加入PT后,他一直窘迫地避着我。
“次郎先生。”
我静静地向他搭话,他吓得浑身一抖。
似乎十分害怕地看着我。
但是,我可以下断言。他害怕的并非他眼中所映出的我,而是通过看到我,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这份感情我十分理解。
起誓会侍奉神灵的我离开了神殿,我对法德拉心怀歉疚。
而法德拉却在梦中现身,并没有生气,而是鼓励了我,那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对那份慈爱深铭肺腑!
要将这些话说出口我的确十分踌躇。
但是,想要像神灵对待我那样去对待他人的这个想法胜利了。
(是啊,我不能输给伊秀拉。我也想按自己的方式成长。成为能够自豪地报出姓名的什么人,获得勇吾先生的认同……)
“次郎先生。你的确做了错事。但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幸运的是,这并非无可挽回的事。所以,请向前看吧。现在,我们已经是一起和教团战斗的同伴了。请将你的力量借给我们。我会——原谅你。”
次郎先生用力地眨着眼睛,喉结也上下蠕动。
“……谢谢……”
他行了一礼,转身背向了我。
为了去做他现在必须做的事。
“这样可以吗?真的要原谅他?”
当次郎离开后,至始至终看到事情全部的伊秀拉轻声问道。
“嗯,没关系。这样就好。”
我确信地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