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四卷
  5. Scene4
  6. 繁体版

Scene4
2017-06-23 12:08:05

		

Scene4 宫本翔:虽然看上去这样,但我可是男女关系的专家啊!……虽然是在GALGAME里啦……
啊,真是的,别这样接连不断地发生战斗事件啦!从游戏性来考虑,比起那些还是恋爱事件更为重要吧!
来到埃塔纳尔后,我,宫本翔的行动方向就是贯彻到底,竖立恋爱FLAG,只有这个方向。至少我自己是这么打算的啦。但是,结果却连一个FLAG都没立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只能认为是有什么人的恶意在作蒜吧?
我已经都到了想说『魔神复活了?啊……但是,我没什么兴趣耶,就不去了吧』的程度了啦。想暂且呆在拉兰好好泡泡温泉休息个一周左右。想让称颂我的丰功伟绩的雕像建在休拉哈神殿之前,想举办联谊系的自助餐派对,并在那时候进行剪彩。
但是,那种毫无干劲的发言一定又会让女孩子们的信任度狂跌。光是竖FLAG就已经难得要命了,如果还尽挑会让FLAG夭折的要素那可怎么办啊,真是的。难易度已经不是HARD了,都是HARDEST了啦。可恶。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像勇吾那样,和女孩子培养出良好的氛围呢?伊秀拉和蕾碧雅的好感度很高这件事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了,勇吾却不予回应,这份从容的态度更让我感到不甘心!可恶啊啊啊!
话虽这么说……
来到埃塔纳尔后,看到勇吾成了受欢迎的焦点,最近我开始有了这种想法。
要让女孩子喜欢你,必须要有能吸引她们的某些特质才行。
勇吾自从来到了这边的世界,他的成长可是快的惊人。以智慧来战斗,以力量战斗,挤出自己的勇气,明明想要盯着胸部看却咬牙忍住,这些都是很厉害的。光是在旁边看,我就有了(这家伙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完全变了一个人)的想法。
所以啦。
想要吸引女孩子,我就要像勇吾那样好好磨练自己才行。我开始隐隐这么觉得。
虽然我是lv58的魔法师,但是并不能因为这轻易得来的力量而安安心心地停止不前。
急行军的第二天。
太阳一露脸就爬起来的我们迅速地吃了早饭,再次骑上马向优古德拉希尔飞奔。
(不过啊……)
我悄悄看了眼艾尔。
伊秀拉和蕾碧雅都为勇吾心动这件事,光是看就已经很明白了。那就是说,我的攻略对象……还算有兴趣的对象,自然就只剩下艾尔和丽萨竼了吧。
但是,这和别有用心什么的毫无关系,从次郎带来紧急报告开始,我就一直在意着艾尔。
艾尔是沉着冷静的类型。明明魔神在故乡复活了,但看起来却完全没有表现出动摇。
但是,这该说是异常吗?这也太奇怪了吧!普通而言应该已经动摇到慌了手脚才对吧?
(为什么呢?)
不管怎么思考,我都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但是,好在意……艾尔现在在想些什么呢……?
光是靠观察外表虽然看不出有什么感情,但所不定其实还是隐藏着什么感情——还是非常激烈的那种感情——的吧。我是这么想像的啦。
“嗯?”
艾尔注意到我的视线,看向了这边。
(哎哎呀!)
我慌慌张张地移开了视线,转向了前方。
(哎呀,哈哈哈。魔神都复活了,我还尽是考虑女孩子的事情。果然我太不正经了吧。)
在勇吾同意拉姆达成为同伴的时候,虽然我也和大家一样吓了一跳,但是在下一瞬间就这么想了。(算了,反正对我的立场构不成威胁,就算跟来也没关系)。
要问这是什么意思……
勇吾、我、蕾碧雅、伊秀拉四个人一起旅行的时候,女孩子对男性阵营的好感度是勇吾〉我。
而现在有艾尔、丽萨小姐、次郎、拉姆达的加入。好了,这个状态下,女性阵营对男性阵营的好感度会变成怎样呢?
在我的心里是勇吾〉我〉次郎和拉姆达,就是这样!毕竟次郎是诱拐了蕾碧雅的凡人,拉姆达则是攻击了拉兰的军队首领。
话说,如果拉姆达和红色彗星一样,虽然和主人公是敌对的,但却是帅哥,并且看起来会很受欢迎的家伙的话,我一定会全力阻止他加入PT的!怎么能让恋爱FLAG的难易度再被调得比现在更高呢!
(是的……拉姆达在竖立恋爱FLAG上对我构不成威胁。大家也把他当成危险人物而警戒着。从这层意义上来看,我也应该能够安心吧。不过,也有像圣龙战记那样可怕的特例在,所以绝对不可以大意。)
当然,也不能让事态就随意发展下去。光是沉默着咬手指可无法竖起恋爱FLAG。一边喊着“糟了!迟到啦!”一边啪嗒啪嗒飞奔,在转角处和咬着面包的女孩子迎面相撞,将她扶起后用手帕为她包扎伤口,然后跑到学校后,“啊,你是……”“哎呀,你是……”然后以此为契机,冲入了接下来十几个连续事件中去。光是等待着竖起这种纯属偶然的恋爱FLAG是不行的!必须要有行动才行!如果不露出男人值得信任的一面,就无法向女孩子展现自己的魅力了。
(为了这点……为了在接下来马上就会发生的战斗事件中表现出帅气的样子,必须要好好准备一下才行呢。)
接下来我应该会和暗精灵及魔神战斗才对。
那么,现在起就有必要要好好考虑作战方法了。不过,恐怕勇吾作为PT的队长、作为勇者,已经完全思考过这些了吧。
即使如此,也不能继续这样游手好闲。光是在马背上摇晃并说着『呜哇……大腿内侧被摩擦得好痛』之类的蠢话可不行。
(就是嘛。在拉兰,正是因为我不肯放弃,绞尽脑汁,最后才让我们得到了胜利。就算是我,只要肯做也一定能做到的!不能浪费时间,现在开始就好好考虑战胜暗精灵和魔神的策略吧。然后,也要作好面对战斗的觉悟。为了不输给勇吾。为了展现出男人的魅力!)
……
…………
(这些虽然也很重要,但是果然还是很在意艾尔啊。因为自尊心很强,所以觉得表现出自己的动摇是很丢脸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精神上应该会很压抑的吧。要不要紧啊?)
啊啊啊啊啊啊!注意力分散了!冷静下来!稳定思考的焦点啊!
就这样,虽然骑着马体会着剧烈的摇晃,但我的心还是忙的不可开交。
当夕阳西下,艾娜利亚湖被燃成一片红色的时候,我们到达了阿莱安王国西北的国境。
西边是山脉,东边是湖泊,那是一片被夹在其间的狭窄土地。因为是即使以少数人也可以守住的地方吧,虽然有矮人军的驻地,但规模很小。并非是国境守备军那样厉害的军队,让人感觉只不过是普通的守备军而已。
“停下,是什么人?”
“有点事情要去优古德拉希尔。让我们通过吧。”
“哦哦,那黑色的衣服和金色的纽扣!神官长已飞鸽传书联系了我们。艾丽·艾丽·莱雅·马丽德!您是拯救了拉兰的勇者大人吧!这次是要拯救优古德拉希尔吗?”
勇吾先作为许可证的戒指都没拿出来,士兵们就已经知道我们是谁了。大家都笑容满面,眼神如同小孩子看着职业摔角选手或偶像歌手一般。
唔嗯。扮演勇者的人好处就是多啊。不过我可没办法学勇吾。我就是我,要赶紧确立下自己是和勇者搭档的伟大魔法师的地位才行!
“根据国境监视员的报告,因为西边山脉的对面有暗精灵的军队出现,精灵君则正在与他们对峙。接下来请一定要小心啊。”
“那,精灵军至少还没有被打败吧?”
我问道,“直到昨天为止应该如此”这回答有些没底。
“快走吧。”
勇吾立刻策马飞奔,我们也紧随其后。
离开驻扎地,一边有些紧张地想着差不多该到国境了吧,一边爬上了小小的山丘……景色一变,开阔的风景展现在那里。
(啊……!)
我屏住呼吸。在长着稀疏灌木从的大草原,有许多士兵扎着营!各部队秩序井然地排列着,形成正方形和三角形,远远望去,在我们眼中是如同艺术一般美丽而壮观的光景。
“黑字与金色豹子的旗印!那是暗精灵军。”
艾尔指出。
“咦!那是暗精灵的军队?那,精灵军队呢?看来到处都没有耶……”
伊秀拉到处张望。
“不,精灵军也在。对面右边方向有森林吧?仔细看看,森林的树木之间能看到盔甲与剑的反光。那就是精灵军。森林的树木作为遮蔽物对防守是很有利的,是在森林中待机吧。”
艾尔说明道,拉姆达吹了一声口哨。
“这还真是绝景!暗精灵们全体采取了如同扇子一般的阵形,那难道不是鹤翼之阵吗?好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但魄力真是惊人啊。好像信长的野望哦。真壮观!”
你啊,这不是该高兴的时候吧!虽然大家都向其投去了这样诉说的眼神,拉姆达却似乎毫不在意。
“精灵军还没事吧。”
勇吾松了口气。
“似乎是如此呢。但是,魔神的封印被解开,优古德拉希尔陷入了危机之事应该已经联系了他们。虽然如此却依然与暗精灵对峙着,应该是被牵制着,即使想撤退也无法撤退吧。不管怎么说,如果轻易撤退,就会失去驻扎于森林之利,会从背面被攻击的……暗精灵只不过是和平时一样派来的远征军,离开本国进行远征的他们不就就会吃完兵粮,精灵军只要在有利于防御的森林中待机,就可以毫不勉强地获得胜利。事实上,以前就是以这种方法毫无损失地赢过来的。但是……”
艾尔咬住嘴唇。
“这次,精灵军想要尽早回到优古德拉希尔。但是却无法将前来袭击的暗精灵们打回去。这么说来,精灵这边觉得在正面对决上赢不了对方。也就是说,暗精灵军队的兵力比精灵军要多吧……?”
勇吾观察了一下。
“恐怕就是这样。而且兵力之差还是非常大的吧。伯父大人绝不是愚蠢之人。”
艾尔这么说着,将视线投向森林。
“伯父大人?”
我重复了一遍。
“我离开祖国后如果没有什么人事变更的话,率领着精灵军的应该是我父亲的哥哥,艾宾·阿伊鲁拉特卿。”
“拉姆达,有没有关于暗精灵的情报?”
勇吾寻求意见道。
“情报?才没有那种东西呢。定下复活优古德拉希尔的魔神计划的是戴斯,和我毫无关系。我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吧?”
“不管是多么小的情报,也比没有要强。真的没有吗?”
“是呢……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在我手下的饿狼团里有暗精灵哦。虽然是在国内犯下了罪行,所以翻过山脉逃走的家伙啦。这是我从他那里听说的,暗精灵之国和精灵一样都盛行魔法。而且,擅长使用弓箭的家伙也很多。”
“啊,原来如此。仔细观察看看,的确几乎都是由弓箭手职业和魔法职业构成的部队呢。”
我依拉姆达所言,注意到暗精灵的军队中,战士系的前卫职业很少。远远望去虽然无法看清各个士兵的样子,但是因为夕阳西下,照亮了整个草原,可以看到穿着金属重盔的家伙反射着阳光。那数量很少。
“也就是说,HP和防御力不高,对打击很弱……?”
勇吾沉思着。
“应该是吧。不过相应的,攻击力应该不弱。话是这么说啦,能匹敌我们的家伙根本就不存在。”
“总之,先下这个山丘和精灵军汇合吧。艾尔特莉赛小姐既然有军方关系的熟人在,应该不会被怀疑的。”
次郎说道。
“不,等等!”
我轻轻举起了手。
“勇吾,我能说说我的意见吗?”
“当然。”
“索性趁现在悄悄绕到暗精灵的后方,好好闹上一场吧。来一次偷袭。”
呵呵呵。在马上摇晃的期间我所考虑的策略就是这个啦!
“咦……”
似乎对我说出了十分强硬的意见感到意外,或是认为我这个意见太过乱来吧,蕾碧雅睁圆了眼睛。
嗯……不过确实,我认为,刚到埃塔纳尔的时候,我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但是经历了好几次战斗,该说是我胆子也多少变大了一些吗,还是说对这种乱来的事已经习惯了吧!
“从脸完全看不出来呢,居然会说出那么大胆的话。但是,真有趣呢,详细说来听听。”
丽萨小姐点头道。……等等,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啊!不,算了,的确我的脸是草食系·文系的老实面孔啦。
“嗯。从这个山丘看去就能明白,暗精灵军队的数量很庞大。但是,我们这里可是有一骑当千等级的家伙在,只要从背后进行偷袭,我认为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既然已经和精灵军对峙了好几天了,士兵们的集中力也差不过该磨光了。当然,敌人比我们要多得多,如果被包围的话可就糟糕了。但是,精灵军应该也认为此刻是祖国的危机而正心急火燎呢。不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要引起了骚动,我认为他们会一下子倾穴而出,前来攻击的。接下来大家只要齐心协力一口气击溃暗精灵,然后一起回优古德拉希尔就行了。这样一来,精灵军的战力也能够投入魔神之战了。”
“嘿诶!你挺能说的嘛!好像能像无双系列那样大展身手呢,真有趣啊。”
先投了赞成票的不出所料是有着冲动性格的拉姆达。
“哼。如果小看了智慧之将——宫本翔的话,可就伤脑筋了呢。毕竟将拉姆达打到落花流水的也是我的策略嘛!”
“……你说什么……!”
“哦哇!反对暴力!虽然我的职业是魔法师,但却是和平主义者啊!”
因为被十分凶狠的眼神瞪视,我不禁慌慌张张地策马躲到了勇吾的身后。呼……呼……好可怕。
“但是,如果精灵军没有回应的话呢……”
伊秀拉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液。
“是啊。如果被包围了会很可怕。但是,在那个情况下,可以强行突破暗精灵的包围,然后和精灵军汇合吧?勇吾那压倒性的攻击力用来突破是最适合的了。”
我用食指推了推眼镜的横梁,看向勇吾。
勇吾则……
“我认为这办法不错。不管怎么说,如果不对暗精灵军做些什么的话,精灵军还是会被绊在这里的。”
同意了!好!
“但是,再要补充一下的话,绕到他们背后,要看准时机再上才更为妥当吧。也差不多到了要吃晚饭的时候了。当然,不可能全军一起吃饭,应该是轮流吃的吧。”
“桶狭间之战吗?真不错啊,实在太棒了,有种成了战国武士的感觉呢。”
拉姆达似乎已经等不及开战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拉扯拉扯。
突然有人拉了我的衣服。是伊秀拉。
“但是啊,翔先生。信任那个叫拉姆达的家伙真的不要紧吗?如果在我们冲向暗精灵军的时候背叛了的话……因为暗精灵们是教团的同伴吧?”
唔。
这、关于这个嘛……
完全没有考虑过。诶嘿~☆
正当我哑口无言之时,勇吾策马向拉姆达走去。
“拉姆达。”
“哦。”
“我对高等级的召唤大师作为战力抱有极高的期待,能相信你吗?”
然后,拉姆达淡淡地笑了。
“哼嗯……是担心我会不会背叛吗?呵呵,乐趣要保留到后面嘛。”
喂喂!
“这个,那个,如果现在和我们一同战斗的话,就可以完全确定和教团唱反调了,今后我们也能对你抱有更大的信任的说……”
拉姆达并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了坏心眼的笑容。
“那,就由我来把话说死吧。我想将拉姆达作为战力使用,但是,在决定性情况下的背叛是很可怕的。所以我使出了一些手段,以防万一。”
勇吾静静地说道。
“说说看吧。”
“你在那个免费休憩所所说的话让我察觉到了。因为拉姆达率领着由小弟组成的军队加入教团旗下,所以和纯粹的教团信徒之间有些意见……对吧?”
“差不多吧。那又怎样?”
“所以啦,在出发前,我给士兵长迪罗姆先生下了指示。将拉姆达背叛了教团,跟随我们的这件事作为流言散布在俘虏之中。然后,故意放松警备,让几个人逃走……现在,以为自己已经成功逃走的俘虏应该已经将拉姆达的背叛四处奔走告知于教团的支部和或基地了吧。顺带一提,我还下指示跟踪在逃跑者的身后,找到教团支部和基地的所在,一石二鸟嘛。”
唔哦!勇吾果然不能小看啊。
“所以拉姆达,事到如今,你还是别考虑什么再一次回到教团那边去了。这也是为了你好。”
拉姆达哑口无言了一阵。
“……原来如此啊,即使想要背叛也无法背叛吗?干的真不错啊,真是的。不过啊,勇者。现在我的态度也许是有些差啦,但基本上都是开玩笑的。我可爱的手下都被你们当了人质,我不可能乱来的啦。那些家伙可是真的仰慕着我的。”
呼……别让我冷汗直流啊,真是的!
“决定了呢。姐姐我可要大闹一场咯~”
丽萨小姐调转了马头。
绕到暗精灵们的背后并没有花去许多时间。是没有想到会有敌人从后面或侧边攻击过来吗?还是单纯的大意了呢?连观望的哨兵都没有。
但是,暗精灵军布阵在只有稀疏灌木丛生长,视野良好的草原上,不可能靠近到至近距离再进行袭击。
我们隐藏在灌木丛中,观察着暗精灵们。
到处都有做饭的炊烟飘了起来。不用我们多等,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要偷袭的话现在就是好时机!
不仅如此,从敌军的正后方观察,就能明白部队尽是由步兵、弓兵、骑兵这样的兵种固定构成的。部队的数量一共有十五个。士兵排列的方法有二列纵队、三列横队,各部队各不相同,但所有的部队都是呈扇状展开。
从我们这边看,离得最近的是弓兵和魔法师组成的后方支援专门的部队。
“真是理想的配置呢。能突然直接攻击防御力低的家伙们了。”
勇吾对我所说的话点了点头。
“要以哪个队伍为目标进行突击呢……翔,你觉得哪个好?”
“嗯……果然还是魔法师比较好吧?即使是和怪物的战斗,只要回复职业被打倒了,高等级的PT都会被逼入压倒性不利的绝境。正前方稍靠右的地方能看到最大的魔法师部队,我认为先干掉那个比较好。”
“原来如此。”
嗯?
说什么原来如此啊,这种事情勇吾也应该能立刻看出来的才对。
难不成是想立我为参谋吗?
大概是那样吧。
但是啊,勇吾,你没有必要在这种地方还照顾我。不过,你的那份心意是让我很高兴啦。
“好,准备一下吧。叫出召唤兽好,然后加满辅助状态吧。”
OK!
“召唤骑士!”
“召唤狼!”
“召唤黑暗!”
“召唤恶魔!”
我叫出了两只无头盔甲骑士。丽萨召唤出了一只灰色巨狼。次郎则是小型(是指在恶魔中算小型,身高其实有三米)恶魔两只。而拉姆达则召唤了最强阶级的召唤兽——魔界怪物冰之恶魔两只。光凭这些也可以将附近的怪物秒杀,是十分豪华的阵容。
“那,辅助魔法要上了哟!闪耀之刃!力量之盾!生命之力!龙之怒!神之咆哮!”
我极有威势地连续使出辅助魔法。而且啊……虽然这话由自己来说有点那个,但每个可都是非常强力并且有用的魔法啊!
“那么,我就带头进行突击了。如果因落马而身陷敌阵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大家都要各自多加小心啊。对了,伊秀拉。”
“是的。”
“刚记住的音速斩立刻就有用武之地了……但是,不可以随便连续使用。每次使用都会消耗HP的。还是盯着打算吟唱魔法的魔法师使用吧。并不是为了打倒对方,只要让那家伙怕到夹着尾巴逃走就行了。”
“明白了!”
“还有,蕾碧雅。”
“是……是的。”
“伊秀拉使用了音速波,你就看情况用治愈术为她恢复HP吧。明白了吗?”
“是。”
唔嗯。
虽然伊秀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但是蕾碧雅却露出了因为紧张,似乎现在就快晕倒了的表情。
(要不要缓解一下她的紧张情绪呢?)
比如说……用在galgame里最王道的袭胸吧!
“喂,蕾碧雅。”
“是的?”
戳。
速度极快地一巴掌啪的一声飞了过来,我几乎被打下马去。(有希:蕾碧雅,看你弱不经风的,力气那么大……)
“翔先生,你冷不防地做些什么呀!”
不,那个,因为袭胸是性骚扰,我只是轻轻地戳了戳腰骨稍微上面一点的地方而已啊!光是这样就遭受了那种对待,会不会太严厉了啊,小姐?
“啊哈哈,那个……因为看起来你有些紧张。所以想让你放松。”
“咦?啊啊……”
“哎呀,没什么啦!勇吾和我都在!只要冷静点,一定能做到的啦。”
我啪得一声竖起大拇指,蕾碧雅稍微笑了笑,说了句好。
嗯。
美少女不适合阴沉的脸色。反正都要上,还不如笑着突击敌军嘛!
“心理准备都做好了吗?”
勇吾一个接一个环视了我们的脸。我们向他点点头。
“上了。音速波!”
勇吾踢了踢马的侧腹就冲了出去,挥下绯色之龙放出了冲击波。
“先下手为强!闪电风暴!”
跟在他身后的我也举起了迪摩尔柯之杖,使用了我能用的魔法中最强的范围攻击魔法。顿时雷云密布,如同龙卷一般卷起了漩涡,一边电闪雷鸣,一边蹂躏起敌军来……
惊讶之声与悲鸣混杂在一起,暗精灵们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之声。因被偷袭而吃惊,又被勇吾和我的攻击力所压倒,他们连逃跑或像样的战斗都无法做到,只是呆立着被渐渐打倒。
“黑暗龙卷!”
丽萨小姐摇着杖吟唱了魔法,令人毛骨悚然的黑风就疯狂吹起。虽然伤害值并不高,但那是会附加毒或麻痹这种异常状态的范围攻击魔法,暗精灵们脑袋上所显示HP的槽被染成了绿色和紫色。
“火焰烟花!”
紧接着,艾尔也举起杖,施放了赤红而闪闪发光的火焰范围魔法。暗精灵们的影子摇曳着,发出了更加大声的悲鸣和怒号。不过啊,艾尔,时机还真是好啊。魔法和技能越是强力,到再次使用所需要的冷却时间也越久。为了不要产生攻击的间隙,同伴就需要互相弥补冷却时间的时间差来吟唱魔法才是最有效果的。
“恐惧!”
次郎紧随艾尔之后,以几乎嘶哑的嗓音喊道。小小的,如同妖怪一般的一群骷髅就出现了,袭向近处的敌人。那是能够引起恐慌状态的魔法。亡灵法师有很多像这样能引起异常状态的魔法。
“龙卷风!”
拉姆达也不甘示弱地吟唱了魔法,产生的龙卷将敌人如同割麦子一般一扫一大片。不过,毕竟是召唤系的魔法职业,INT很低,攻击威力就算不上什么了呢,嗯。
不过与之相反,拉姆达所召唤的冰之恶魔强的离谱。虽然我所召唤的无头男也努力挥枪战斗着,但和它们简直无法相比。吐出冰之吐息,用长长的爪子疯狂攻击……简而言之就是大打出手。
伊秀拉和蕾碧雅……那个,因为等级还很低,所以不可能像我们那样活跃啦,但是她们也有拼命努力。勇敢无畏,十分可爱!
(不过,果然这个成员阵容很厉害呢。一骑当千就是指这种样子的吧!)
虽然也有大意的原因在里面,但是暗精灵只顾着四下逃窜,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进行。不过,因为我们这么迅速地深入敌阵进行突击,在这种时候本应该能发挥出力量的弓兵们都因为害怕误伤自己人而无法进行援护射击了,只能不知所措……
(哎呀,真是壮观!好舒服啊!在战国时代,被称为猛将的人也是以这样的心情驰骋战场的吧!)
“暴风雪!”
我因为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感,接连使用了强力的范围攻击魔法。魔法师的MP可是很多的,所以面对像这样多数的敌人时才更能够好好活跃!就算勇吾一击的伤害值比我的高,但在给与全体的伤害值总量上,我还是独占鳌头的嘛!
当然,我也有很注意伙伴们的HP,特别是冲在前头的勇吾,还有低等级的伊秀拉和蕾碧雅那三人。在我们压倒性的攻击力下,暗精灵们都失去了战意,别提进行反击了,尽是像蜘蛛的幼虫一般四散而逃!
“快看!精灵军行动了!”
领头的勇吾看着前方喊道。
真的耶!正如我们所期望的那样,精灵们陆续从森林中出现了。是骑兵!他们呐喊着,举起剑冲了过来!
带头冲过来的是身穿银甲的精灵,他一下子举起了剑。
这也许是信号吧,从森林之中一下子射出了许多弓箭和火焰弹。步兵比骑兵稍迟一步出现,并立刻进行了突击。
“伯父大人!伯父大人!是我!艾尔特莉赛!我听说了祖国的危机,就回来了!”
艾尔喊道。率领着骑兵的银甲精灵——脑袋上的角色名是艾宾——则回应“什么!这还真是令人惊讶,但是有话等会儿再说吧!将敌人一气拿下!”
“调头!在进行一次突击!”
勇吾则已经完全突破了暗精灵军,他再次调转了马头。
在我看来,这已经完全是一决雌雄的时候了。因为我们已经给与了负责恢复工作的部队巨大的打击!暗精灵们眼看着HP被削减,似乎明白已经大势已去了吧,部队长和像将军一般的人开始喊着撤退。
“大治愈术!”
我恢复了勇吾的HP,姑且确认了一下MP的剩余量。明明尽是使用那种夸张而强力的魔法,却还是剩下了三分之一。选择当魔法师真是太好了!
就这样……
再度开始突击后不久,暗精灵们的身影就从战场上消失了。那可以说是给与了毁灭性打击的巨大胜利。
耶!
耶!
耶!
精灵们举起剑与枪,进行了胜利的欢呼。
“好久不见了。”
艾尔立刻策马接近了身为总司令的伯父——艾宾先生。顺带一提,艾宾先生完全和被成为伯父的印象不同,看起来像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一样。
“好久不见,艾尔。感谢你们给了我们胜利的契机,这是值得嘉奖的功绩!不过,要说的话还是先等等吧。我们必须立刻回优古德拉希尔才行。”
“我知道。被封印在神殿的怪物复活了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
“在这里的是为了与想要复活邪神的仆从——七柱魔神的教团战斗,而一起旅行着的人们。也许是受到了命运的指引,我现在和他们一同旅行。虽然我觉得优古德拉希尔也许封印着魔神之一,并打算提出警示而前往的,但是并没有赶上。”
“七柱魔神……?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样,现在必须赶紧回优古德拉希尔才行。跟着一起来吧!”
于是,我们获得了兆头极佳的胜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