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四卷 停止教室的吸血鬼
  5. Life.5 红龙(Welsh Dragon)与白龙(Vanishing Dragon)!
  6. 繁体版

Life.5 红龙(Welsh Dragon)与白龙(Vanishing Dragon)!
2017-06-23 12:26:04

		

等我回过神来,人已经在社办里。
虽然是在一阵兵荒马乱之中进行,看来传送成功了。只是—
「——!怎么可能,竟然转移到这里来!」
「该死的恶魔!」
室内有几个穿着诡异长袍的魔术师!喂——————!这里果然变成敌阵中心了!
「社、社长!一、一诚学长!」
是加斯帕的声音!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女装少年就在那里!加斯帕被敌人用绳子绑在椅子上,头上还有纸袋的碎片!你、你真的戴了……
看见加斯帕平安,社长也松了一口气。
「加斯帕!太好丁,你没事。」
「社长……我受够了……」
然而加斯帕立刻哭了起来:
「我还是……死了比较好。拜托你们,社长、学长。请你们杀了我吧……都是因为这蠢眼睛,害我和任何人都没办法好好相处……老是给大家添麻烦……又是个胆小鬼……」
加斯帕的眼泪流个不停。他大概是觉得自己被敌人抓住、利用,给我们添了很多麻烦吧。但是社长对加斯帕露出温柔的微笑:
「不准说那种傻话。我可不会抛弃你喔?我在让你转生为眷属时曾经说过吧?既然重生了,你就要为我而活,并且找到自己满意的生存之道——」
可是加斯帕听不进社长的话,摇头说道:
「……我找不到。我的生命价值……不值得给大家添麻烦……」
「你是我的仆人、我的眷属,我可不会轻易抛弃你。我好不容易才解除你的封印啊!」
「没错,加斯帕!我和社长不会抛弃你的!」
没错!我的学弟!就算无法顺利操控神器(sacred gear)我也会接受——
喀!
加斯帕在我眼前被女性魔术师殴打。魔术师抓住加斯帕的头发,露出冷笑。仔细一看这里的魔术师全都是女性!魔女?魔女也不错!
「你们真是愚蠢,居然想用一般的方式利用这么危险的混种吸血鬼,简直是脑袋有问题。果然和旧魔王派说的一样。吉蒙里一族特别重感情,力量又强大,就是太笨了。」
魔术师以轻蔑的视线看着社长。
「这种吸血鬼应该干脆将他冼脑,当成道具有效利用,更能提升自己的评价吧?把他丢到敌对堕天使的领地,让他的神器(sacred gear)失控,说不定还可以打倒一个干部。你为什么没这么做?难道连差使仆人时还想着要和他当好朋友?」
「混、混帐——」
敌人的出言不逊让我几乎要冲出去动手,但是社长伸手制止我。
为什么要阻止我,社长!这、这个家伙根本一点也不了解社长,只是在说你的坏话!我无法原谅她!就算是女生,有些话还是不能说!可恶!
「珍惜自己的仆人……这就是我的作风。」
社长冷静回答。你可以生气的!那种家伙不值得这么冷静的对待!
咻!砰!
魔术师朝社长发射小型魔力弹!社长的制服缺了一块,露出白皙的肌肤……胸、胸部也稍微露出来了。
「说话真是嚣张,吉蒙里家的丫头。明明是个恶魔却长得那么美,也让人看不顺眼。」
女魔术师话中充满嫉妒。她拿刀抵在加斯帕的脖子:
「你敢动的话他就死定了。我们来玩一玩吧。」
魔术师伸手向前,准备再次施放魔术!社长似乎不准备闪躲!可恶!在她再次发弹的瞬间,我站到社长身前以身为盾!
砰!
魔力弹击中我的脖子下方。好痛!不过这点小伤无所谓!话说这个位置!她瞄准的是社长的脸?不、不可原谅!竟然想打社长的脸!
我怒上心头,但是社长从我身后走出来,柔声对加斯帕说道:
「加斯帕,尽管给我添麻烦。不管几次我都会责骂你!安慰你!——绝不会放弃你!」
——!社、社长!呜呜,明明不是对我说,我却超级感动!啊啊,我们的主人果然是最棒的!好了,加斯帕!社长都这么说了!你会怎么回答?
「社、社长……我……我!」
加斯帕哭了。但是我知道那不是出自恐惧或悲伤——而是喜极而泣。
好。很好!既然如此,加斯帕,再来轮到我送你提振士气的礼物了。
「加斯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喊叫声响彻室内!加斯帕!听好了!我要将我的心意传达给你的灵魂!
「不准逃避!不准害怕!不准哭!我!社长!朱乃学姊!爱西亚!木场小猫洁诺薇亚!大家都是你的伙伴!绝对不会抛弃你!不会排挤你啊啊啊啊!」
我高举左手!发动吧,我的神器(sacred gear)!
「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
『Boost!』
我的左手装备赭红色的手甲。
顺便升变!
「社长!我要升格为『皇后』(queen)!」
社长点头,我的基础能力得到提升!再来!
「阿斯卡隆!」
『Blade! 』
随着新的语音,我的新武器阿斯卡隆从神器的手背部分延伸!
女魔术师们对我保持警戒,但是我把剑尖从敌人转向自己的手。
唰。
我暂时中断剑的力量,以刀刃勃开自己的右掌……好痛。但无所谓!右手流出鲜血。
「一诚……?」
社长因为我的行动显得讶异。请放心,这是送给加斯帕的礼物!
「可是加斯帕!你自己不站起来一切都不会开始喔?既然有女生为你打气,再来就该自己站起来!你还是有○蛋的吧——————————————!」
我伸出左手,沾了我的血的阿斯卡隆便朝加斯帕延伸!
在魔术师有所反应之前,附着在阿斯卡隆上的血液已经碰到加斯帕嘴边。
「——喝吧。这是最强的龙的宿主我的血。让我瞧瞧你的男子气概!」
听到我的话,加斯帕带着坚定的眼神点头。他伸出舌头舔了嘴边的血。加斯帕刚尝到我的血,室内的气氛瞬间为之一变。
一股难以言喻的诡异寒意窜过全身。我看向被绑在椅子上的加斯帕——
他不见了!加斯帕不在椅子上?消失了?椅子只剩下原本绑在加斯帕身上的绳子。女魔术师也因为加斯帕突然消失感到惊讶,环顾四周。我的视线扫过整个室内——
吱吱吱吱吱吱。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响起。社办的天花板附近有无数的蝙蝠在飞。红色眼睛的蝙蝠对女魔术师展开攻势。
「啧!变成蝙蝠了吗,臭吸血鬼!」
「可恶!」
她们的嘴巴不停咒骂,举手朝着蝙蝠准备发射魔术弹,但是有东西将她们往下拉,让她们站不住脚。
——女魔术师的影子里伸出无数的黑手!
从影子里伸出来的手,试图将她们拉进影子里。
「是吸血鬼的能力吗!」
「看招!」
轰!魔术师朝影子发射魔术弹,但是黑影之手只是略微散去,毫发无伤。在这段时间,蝙蝠将魔术师团团包围,啮咬她们的全身上下。
「他——他想吸我们的血?」
「不,我们的魔力也被吸走了!」
魔术师陷入苦战,任由蝙蝠和来自影子的手摆布。
这是——加斯帕?加斯帕身为吸血鬼的能力?
「一诚,那是加斯帕原本的能力的一部分。因为喝了你的血,解放他的隐藏能力。」
社长如此说道。这样啊,那果然是加斯帕的力量!
「啧!既然如此,只能这么做!」
魔术师将手指向我们!想攻击我和社长是吗!
咻!她们对我和社长发射无数的魔术弹,然而——
攻击全部停止在空中。这是!
『没用的。你们的动作、攻击,我全都看在眼里。』
加斯帕的声音在室内回响。蝙蝠的红眼闪耀光芒。原来如此,他是透过蝙蝠的视线发动神器(sacred gear)
而且成功地只有停止魔术弹!大概是因为喝了我的血,神器(sacred gear)的掌控相当完美!
『我要停止你们!』
铮!无数的蝙蝠眼睛发出红光,将身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女魔术师的时间全都暂停。
『一诚学长!请解决她们!』
「交给我吧!」
我冲了出去,一一触碰那些魔术师!然后在房间中央摆出帅气的姿势,放声大喊!
「洋服崩坏(dress break)!」
啪啪啪!时间暂停的魔女身上衣物全都爆开!我的眼前有如裸女展售会!爱看就看,爱摸就摸!
噗!我一面喷着鼻血,一面露出胜利的笑容。
「加斯帕,只要我们合作就是无敌的。」
『是!』
学弟停止对手,学长爆破衣物。简直是最强,简直是无敌!
这样一来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就能实现——
啪。
「不是这样吧?」
社长一边叹气,一边往我的头轻敲一下。
—○●○—
「话说回来,德莱格,奥菲斯是什么?」
我一面捆绑那些魔术师,将她们放进社办的魔法阵里,一面询问。
『——奥菲斯。好怀念的名字。』
所以那是谁?
『是龙族最强的家伙。』
比德莱格和白龙(Vanishing Dragon)还强吗?
『是啊,他比神还强。他是唯一让神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对手,拥有等同无限的力量,是真正的怪物。』
『真的假的!原来还有比你和阿尔比恩更强的龙!」
『唯一超越我们的只有那个家伙。他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
喔……这该怎么说……而且那个家伙好像还是那些恐怖分子的老大。
社长展开魔法阵,将魔术师们送到位于冥界的行政单位。社长说她们会在那里遭到逮捕,关进牢里。题外话,社长已经换上备用的制服。
这下子我们姑且抓到恐布分子的活证人。不过,拿绳子紧紧绑住女生真是令人……呼呼呼。我忍不住冒出这种下流的想法。
「学长,你的手还好吗?」
从蝙蝠和影子变回原来的模样,加斯帕如此间我。他现在戴着阿撒塞勒给我的手环,绷艇应该不会再失控了。
「还好,这点小伤我习惯了。我好歹是曾被堕天使在肚子上开了一个大洞的男人。」
「咦————————!真、真的吗……?学、学长那么暴力啊……」
会、会吗?仔细一想,我变成恶魔之后好像过着颇为暴力的日子……因为和社长她们一起生活太开心所以不太在意,其实我身处死地的机率好像还满高的?
呜呜,一定是我想太多了。这种事情还是别想得太深入!
「喝过我的血,感觉怎么样?」
「是的,刚才有股力量从身体深处暂时涌现……但是现在已经恢复原本的状态。」
这样啊,有时间限制吧。尽管如此,喝下我的血还是可以让他变成十足的战力。
「嗯。全都送到目的地了!那么一诚、加斯帕!我们回魔王陛下那里!」
社长辛苦了!
「是!」
如此回答的我相加斯帕跟在社长后面。
我们离开社办,来到旧校舍的玄关……在这段路上,加斯帕一直贴着我的背。总觉得……喜欢躲在我背后的人真多,像是爱西亚,还有这个家伙。总之这个家伙的茧居族体质也得治好才行。
正当我再次下定决心,从玄关走到外面时。
咚——————————!
有个东西掉到我们眼前!在漫天尘土落定之后,我们看见——
「……啧。在这个时候造反啊,瓦利。」
是受伤的堕天使总督。
「就是这样,阿撒塞勒。」
白龙皇闪着耀眼的光芒,降落在我们前方。他的身旁还跟着一名没见过的大姊。
「我们原本的计划就是在和议谈成的瞬间,让我们绑架的混种吸血鬼强制发动神器(sacred gear),开始恐怖攻击。然后白龙皇伺机和我一起大闹,设法葬送三大势力的领袖之一。只要能破坏会谈就行。」
喔喔!好性感的衣服!竟然有露出那么多胸部的衣服!裙、裙摆的开衩也很高,简直情色到了极点!好一双美腿啊!
「我感觉到下流的视线——他就是赤龙帝吧,瓦利?」
「是啊,虽然遗憾,不过没错。真的是个令人感到遗憾的宿主。」
「不准一直说我遗憾!我也是拚命过活!等等……为什么你和阿撒塞勒对立了?还有,那名大姊又是谁?」
那名大姊以怜悯的眼神看着一头雾水的我:
「原来如此,看来真的是个令人感到遗憾的家伙。瓦利,要不要杀了他?」
「说真的,我还在犹豫。老实说,我对他没有什么太大的期待。」
啊?完全听不懂。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是的,看来我也老糊涂了。亲信竟然做出这种事……」
阿撒塞勒说得颇为自嘲。咦?也、也就是说白龙皇真的是恐布分子的伙伴?那名大姊也是敌人?瓦利把面罩收到头盔,露出脸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是从什么时候背叛我?」
「他们在我带可卡比勒回本部的途中来找我的。抱歉了,阿撤塞勒,他们这边好像比较有趣。」
「瓦利,『白龙』(Vanishing Dragon)决定降服奥菲斯了吗?」
「不,纯粹只是合作。他们提出的条件很吸引人。『你想不想和亚斯格特开战?』——他们都那么说了,我又很想试试自己的力量,实在无法拒绝。阿撒塞勒,你不会想和瓦尔哈拉——和阿萨神族战斗吧?你那么讨厌战争。」
「我的确说过要你变强,但是我同时也说了『只有一件事不能做,就是制造世界毁灭的因素』才对。」
「那不关我的事。我只要能够一直战斗就好了。」
「……是吗?不,或许我内心的某个角落早就料到你会离开我的身边吧——因为从我们见面那一刻起到今天,你一直在追求和强者交战。」
「这次的事前准备和情报都是白龙皇提供。明知道他的本质却置之不理,实在不像你的作风。到头来,你的作为是作茧自缚。」
那名女子放声嘲笑阿撒塞勒。
阿撒塞勒面露苦笑,但是瓦利没有理他,把手放在自己胸口对我说道:
「我的本名是瓦利——瓦利·路西法。」
…………什、什么?……路西法?
「我是已故的前任魔王路西法的血统继承者。不过,我是旧魔王的孙子和人类女子生下的混血——能够得到『白龙』(Vanishing Dragon)的神器也是因为我有一半是人类。尽管纯属巧合,但是真正继承路西法的血脉,又是『白龙』(Vanishing Dragon)的我诞生了。如果真有所谓的命运、奇迹,大概就是在说我吧——开玩笑的。」
语毕的他背上除了光翼之外,又长出好几对恶魔翅膀。
恶、恶魔?白龙皇是恶魔……?而且姓路西法……什么旧魔王,那是什么东西!
「不可能……怎么会……」
社长也露出惊讶的表情。然而阿撒塞勒肯定这件事:
「这是事实。如果有所谓彷佛恶作剧的存在,那么非他莫属。据我所知,从过去到现在,甚至未来直到永恒,这个家伙都是最强的白龙皇。」
……就、就算你这样说,我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总、总之他是最强的。这样啊……
总觉得最近发生太多我完全不知道的事,根本来不及整理这些情报!
话说我身边也太多混血了,朱乃学姊也是,加斯帕也是,这个家伙也是。
「你也该作好觉悟了,阿撤塞勒。」
女子依然在嘲笑阿撒塞勒。她到底是谁?我只知道她的杀气很惊人。
「……啧,刚才看你的气焰突然高涨,奥菲斯那家伙给了你什么?」
听到阿撒塞勒的问题,女子箕道:
「没错,他是拥有无限力量的龙。为了改革世界,我稍微借用一点他的力量。多亏有他的力量,我才能跟你一战,甚至有机会打倒瑟杰克斯和米迦勒。他们都是愚蠢的总督。你也是。」
「……我或许是很愚蠢。若是没有歇穆赫撒,我只是一个什么也做不来的神器(sacred gear)爱好者。但是——我不觉得瑟杰克斯和米迦勒有我这么笨喔?他们至少远比你优秀许多。」
阿撒塞勒的话让女子的表情为之扭曲:
「废话少说!好啊,我现在就在这里给你最后一击。消灭身为堕天使总督的你,做为创造新世界的第一步!」
女子以强硬的语气宣告。然而阿撒塞勒还是一派轻松的模样。
接着从怀里拿出看似短剑的东西。
「那是——」
阿撒塞勒将短剑指向一脸诧异的女子:
「……因为我太热爱神器(sacred gear),偶尔也会自己做点东西。像是复制品之类的。不过我作出来的大多都是没用的废物。开发神器(sacred gear)的神真的很厉害,这是他唯一令我尊敬的地方。但是——他太天真了。居然留下『神灭具』(longinus)、『禁手』(balance breaker)之类的『BUG』就死了,这只会破坏神与魔王之间,还有世界的均衡。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神器(sacred gear)才会如此有趣。」
「放心吧。等到我们创造新世界,绝对不会制造神器(sacred gear)那种东西。即使没有那种东西,世界还是会正常运作——不久之后我们也会让北欧的奥丁有所行动,使世界产生变动。」
阿撒塞勒扬起嘴角,不屑地说道:
「听到你这句话,更让我觉得你们的目的真是让我想吐。瓦尔哈拉?阿萨神族?你们想从奥丁那里抢走一切吗?不过更重要的是,夺走我的乐趣的家伙——都得消失。」
阿撒塞勒手上的短剑变形了!变成一块块零件,发出光芒。
「——!不、不会吧!阿撒塞勒,你!」
女子好像察觉什么,堕天使的总督说出有力的发言!
「禁手化(balance breaker)……!」
闪光瞬间笼罩周遭。光芒平息之后,原地出现身穿黄金全身铠甲(plate armor)的人——
他的身上闪耀金色光芒,有着生物的轮廓——简直像头龙。
啪!背上展开六对漆黑的羽翼,黑色的羽毛在周遭飞舞。
外型像龙的黄金铠甲加上黑色羽翼。可恶,我居然觉得这样很帅。阿撒塞勒穿上龙之铠甲!手上还拿着巨大的光之长枪!
「这是我研究『白龙』(Vanishing Dragon)和其他龙系神器(sacred gear)之后制作的杰作,人工神器(sacred gear)。『堕天龙的闪光枪』(down fall dragon spear),以及模拟禁手状态——『堕天龙的铠甲』(down fall dragon another armor)。」
铠甲传来龙的波动,而且非同小可!他的全身上下散发强烈的气焰,在我至今曾经感受的气焰之中可以说是遥遥领先的第一,可卡比勒根本比不上!
呜喔喔喔喔!这是什么禁手(balance breaker)的跳楼大拍卖!那不是很罕见的现象吗?
『不,那不是正确的禁手(balance breaker)。』
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德莱格?
『那大概是将神器(sacred gear)转换至超频状态,藉此强制觉醒吧。算是种失控。看样子战斗之后神器(sacred gear)就会坏掉。他是想把那个什么人工神器(sacred gear)当成抛弃式道具来用吗?』
抛弃式的人工神器(sacred gear)!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明白他怎么会发出龙的气焰。不过阿撒塞勒的神器(sacred gear)开发技术也太夸张了!
对了,原本的具现化神器(sacred gear)只要持有者没死,无论损坏几次都可以复原。
反过来说,如果透过特殊的仪式抢走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就有可能死亡。
我左手手甲的宝玉还有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的铠甲上那几颗宝玉只是神器的功能之一,即使破坏也可以复原。既然和我成对,那么白龙皇的情况应该也一样吧。
「哈哈哈!真有你的,阿撒塞勒!你果然厉害!」
瓦利放声大笑。看到强者还笑得出来!胆大包天?不,根本就是疯了!
阿撒塞勒对着瓦利说道:
「瓦利,我也想陪你玩一玩……不过你还是跟『红龙』(Welsh Dragon)好好相处吧。」
开什么玩笑!谁想跟这种家伙好好相处!
「可是和阿撒塞勒战斗应该比较好玩。」
瓦利也这么说。那就跟他打啊!我对什么宿敌对决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用了强大的龙作为基础吧?」
阿撒塞勒肯定女子的问题:
「是啊,我把『黄金龙君』(Gigantis Dragon)法夫纳封进这个人工神器里了。算是模仿二天龙——『红龙』与『白龙』的神器吧。目前看来是成功了。」
模仿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话说回来,又冒出一条我没听过的龙……
『是「五大龙王」之一。之前阿撒塞勒也提过弗栗多吧?剩下的还有「天魔业龙」(Chaos Karma Dragon)迪亚马特、「西海龙童」(Mischievous Dragon)玉龙、「终结巨龙」(Sleeping Dragon)密特迦欧姆。话虽如此,弗栗多很早以前就被制伏遭到封印。根据阿撒塞勒的说法,法夫纳似乎也被封印了。话说回来,龙王原本有六条啊。』
啊——我开始混乱了。突然跟我说这么多,我也记不住。
迪亚马特这个名字之前好像在哪听过。其他的我根本不知道。
『说不定你很快就能见到那个家伙。迪亚马特很讨厌我。』
呜哇,又听到这种麻烦事了。我已经不想再见到那些什么龙了!
啊,所以米迦勒先生才会给我那把屠龙剑(dragon slayer)吗?
「阿撒塞勒!你已经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居然还做出这种事!」
「——卡特蕾雅,靠『无限龙神』(Uroboros Dragon)撑腰的你还敢说这种话。」
「……你的神器(sacred gear)研究应该没有进展到这种程度才对……」
「听你这么说,我想那些背叛我的组织的家伙大概带了一些神器(sacred gear)研究的资料过去吧。不过那只是白费心机,接近真理的部分只有我和歇穆赫撒知道。」
女子啧了一声,身上冒出蓝黑色的气焰:
「我是伟大的真正利维坦血统继承者!卡特蕾雅·利维坦!我不会输给你这种可恨的堕天使!」
女子放声大吼!只是她自称利维坦陛下?也、也是,她和我想像中的利维坦陛下是很接近。阿撒塞勒对著名为卡特蕾雅的女子招手:
「来啊。」
「别小看我!」
带着特大的气焰,女子猛然以高速冲过去!
沙!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名叫卡特蕾雅的女子冲向阿撒塞勒,阿撒塞勒也举起长枪迎击。
刹那间——噗!女子的身上喷出鲜血。她浑身一软,当场跪倒在地。
仔细一看,女子身后的地面裂开,一直延伸到远方。大概是阿撒塞勒那记攻击的余波挖开地面吧。好强大的威力!经过刚才零点几秒的攻防,胜负已分。
「——我不会平白牺牲的!」
卡特蕾雅将自己的手臂变成有如触手的模样,缠住阿撒塞勒的左手。
她的身上浮现诡异的纹路!
「那是自爆用的术式!」
社长如此说道。真的假的!那会自爆?那个女人决心一死吗!
阿撒塞勒试图拉开触手,但是怎么拉都不见松脱。
「阿撒塞勒,你想杀死这个状态的我也没用!一旦和我连接在一起,就会发动强力的咒术,一旦我死了你也会没命!」
「——抱着必死的决心让我重伤啊。想法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成效很大。」
「一诚、加斯帕!我们退后!待在这里会被自爆波及!」
「可是社长!阿撒塞勒呢?」
「身为组织的总督,他应该有什么办法!反而是我们受到波及会死的!」
那就糟糕了!和社长一起死是很凄美,但是死在这种地方,而且还是被别人的战斗波及而死,我可不要!
我们赶紧拉开距离。退得差不多之后,社长展开好几道防乐障壁,准备抵挡爆炸余波。
「哇!」
加斯帕发出尖叫!转头一看发现他的双眼多了某种咒术的纹路。
「抱歉,我把那个封印住了。让他发动时间暂停的话太麻烦了。」
——是瓦利干的好事!
「不过只要知道能力和发动条件,那个神器(sacred gear)就没什么了不起。弱点太多了。剥夺视觉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而且如果中了幻术还会变成可能危害同伴的双刃剑。」
他飞到天空。这才是最好的方法!不过他说得对,目前的加斯帕和我一样充满弱点。「神器(sacred gear)很强大=实力坚强」这句话在我心中逐渐化为幻想!
阿撒塞勒,你说得对。就算神器(sacred gear)再怎么强,持有者没用还是没用!
话说我甚至不会飞!可恶!我也没资格批评加斯帕。修炼得不够!
我们都躲到远处观察阿撒塞勒,阿撤塞勒依然没有挣脱触手。他想拿长枪砍断触手,然而触手毫发无伤。
「那是吸取我的生命的特制触手,砍不断的。」
女子笑得十分得意。耸耸肩的阿撒塞勒好像放弃砍断触手,只是下一个瞬间——
啪咻!
他把左手连同触手与自己切割开来!呜哇!真的吗!他把自己的手砍下来了!
阿撒塞勒左手的伤口不断冒出鲜血,砍下来的手臂化为尘土。
「你竟然砍断自己的手臂!」
卡特蕾雅大吃一惊,这时阿撒塞勒扔出光之长枪,贯穿她的腹部!
「不过只是一条手臂,送给你。」
咻哗。
卡特蕾雅的身体没有爆炸,就这么化为尘土消失在空中。大概是受到光力的重创而毁灭了。因为她是恶魔,光对她而言也是剧毒。这一点毫无例外。
铮!阿撒塞勒的铠甲消失了。堕天使的总督似乎毫不惋惜失去的手臂,只是咋舌:
「啧。到了人工神器(sacred gear)的极限了吗?看来还有很多改良的余地……只要核心的宝玉没事,就可以重新再做一个。还要请你再多陪我一阵子了,『黄金龙君』(Gigantis Dragon)法夫纳。」
于此说道的他轻吻手上的宝玉。
……那个自称利维坦的女子和阿撒塞勒之间分出胜负,只剩下——
身穿白色铠甲的瓦利,从夜空降落。
「不愧是阿撒塞勒,不过你的铠甲解除了。看来人工神器(sacred gear)还需要更多研究。」
阿撒塞勒调整姿势面对瓦利:
「好了,瓦利。你要怎么做?我还能打喔?即使没有铠甲,只剩一只手,我还是可以和你打一场。」
阿撒塞勒在手上制造光之长枪,指向白龙皇。伤得那么重还想打吗?好强烈的斗争意志!瓦利看了摆出架势的阿撒塞勒一眼,忽然对我们说道:
「不过,你们不觉得命运真的很残酷吗?」
…………?怎么这么突然?这个家伙想说什么?
「一边是像我这样,魔王加上传说中的龙,结合可以想见的最强力量组合,另一边却是传说中的龙附身平凡人类的组合。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认为这样的偶然太残酷了。虽说是互为劲敌的龙系神器,两个持有者之间的鸿沟也太深了。」
他、他是在说我吗?我指着自己。瓦利带着笑意点头:
「我稍微调查了你的背景。父亲是平凡的上班族,母亲是平凡的家庭主妇,偶尔会去打零工。双亲的血缘极为平凡,祖先当中没有具备特殊力量的能力者或术士,当然也不曾接触过恶魔与天使。真是乏善可陈。你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朋友,本身在转生为恶魔之前只是一个极为平凡的高中男生——除了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你什么也没有。」
他以怜悯的表情嘲笑:
「真是无聊。因为你实在太过无聊,当我得知有关你的资料时,比起失望更是想笑。心想:『唉,我的宿敌是这种人。真头痛。』如果父母是魔术师之类的,至少还有点看头……对了!你觉得这样的设定如何?让你成为复仇者!」
……?我不懂这个家伙说的话。话说回来,不同路线的聪明人就是这样吧。无论如何我都无法理解。
我只知道这个家伙和朱乃学姊还有加斯帕不同,并不讨厌自己的身世。
想必他一定对自己的血统感到很自豪吧。有人为自己的出身感到痛苦,也有人为之欣喜。这个世界复杂到我的脑袋无法处理。
但是接下来这句话我听得懂。相当明确。
「我来杀掉你的双亲好了。这样一来,你的际遇也会变得有趣一点。父母被像我这么贵重的存在杀死,你也可以光荣背负沉重的命运吧?嗯,就这么办。反正你的双亲以后也只会过着平凡的生活平凡变老,迎接平凡的死亡。比起那种无聊的人生,我刚才说的设定要来得精采许多!对吧?」
…………
无法言喻。我无法形容内心涌现的想法。
前所未见的强烈情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我只能说一句话。
「宰了你喔,混帐。」
我的口中冒出这句话。
这时我才第一次了解。啊,这就是所谓的「杀意」吧。
「……正如你所说,老爸是个非常平凡的上班族,从早到晚为了家人辛勤工作。老妈是平凡的主妇,早午晚为了我们这些家人煮好吃的饭菜。可是……他们还是把我养到这么大。对我来说,他们是最棒的父母。」
为什么老爸老妈得被这种家伙杀掉?
而且还是为了那种无聊的理由。老爸老妈和你这个混帐无关。
「……你要杀死他们?杀死老爸老妈?为什么他们还得配合你的需求,非死不可?说什么宝贵、命运,谁理你啊!」
唯有这个家伙我无法饶恕。瓦利·路西法。
「你休想。」
唯有这个家伙,我绝对无法饶恕!
「你休想杀死我的爸妈——————————!」
『Welsh Dragon Over Booster!!!!』
或许是呼应我的愤怒,神器(sacred gear)解放强大的红色气焰。
大概是阿撒塞勒给我的手环发挥作用,我没有付出任何牺牲便装备「赤龙帝的铠甲」(boosted gear scale mail)。
不过左手手甲的宝玉开始倒数。以时间来算,不到十五分钟。但是总比只有十秒的未完成禁手(balance breaker)强多了。
「——看啊,阿尔比恩。兵藤一诚的力量提升到另一个层次了。虽说导火线是愤怒这么简单明了的理由,不过……哈哈哈哈,这还真是令人心旷神恰的龙之波动。」
『越单纯越强烈的意念,越容易成为神髋的力量来源。这表示兵藤一诚的愤怒,纯粹是冲着你来——直率的心,正是发挥龙之力的真理之一。』
「这样啊。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和龙的匹配度比我还好。」
谁理你!总之如果不设法解决这个家伙,我身边的人都会遭逢不幸!不会让你得逞!
「但是!脑筋不好就另当别论了!兵藤一诚!你的智慧实在是不足以将德莱格的力量运用自如。那可是罪过。」
「从刚才就一直讲些我听不懂的鬼话——————!」
「没错!笨蛋的表现就是像你这样!」
我从背上的魔力喷嘴喷射气焰,轫瓦利飞过去!瓦利用面罩遮住脸部,这表示他进入备战状态吧!虽然这只是我的第二次禁手(balance breaker),但是可不能像对付莱萨一样攻击失败!
然而瓦利只是轻轻闪身,躲过我的冲撞!还没完!
我在空中调整姿势,再次冲向躲过第一记攻击的瓦利!同时从手甲延伸阿斯卡隆,使出不灵光的斩击!
但是光是拿剑乱挥,根本砍不中以光速四处闪躲的瓦利。
『瓦利,那把剑带有屠龙者(dragon slayer)的力量。只要中了一刀必定会受重伤。』
「是吗,阿尔比恩?但是砍不到我就没有意义!」
他说得没错,以我的本事根本没办法让他受伤。可恶!早知道会这样,就该多向木场学习剑术!下次我要好好学!
在这个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我可以在任何时刻依任何比例暂时使用倍增能力。
『但是每次使用都会消耗体力或魔力。倍增的能力越高,相对的也会剥夺越多持久力。这才是我原本的禁手(balance breaker)能力。虽说是暂时性的禁手(balance breaker),但是你可别蠢到只用了一次能力就连维持铠甲的力量都消耗殆尽喔?阿撒塞勒给你的手环也有它的极限。每次使用,能维持禁手(balance breaker)的时间都会缩短。』
光是维持这个状态就会消耗体力吧!瓦力看起来比我轻松多了!
『你的对手瓦利的魔力似乎高到惊人。白龙皇是与我成对的存在,当然每次使用能力会削减宿主的力量,不过持有者的力量够强,能够使用的时间当然也越久。』
啧……!真是令人厌恶的现实!我和瓦利的力量有着决定性的差距!我果然比他弱上许多!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对方是完全的禁手,我的是在各种辅助之下才能达到,而且限制条件很严苛的禁手(balance breaker)。不,在讨论这些以前,我和那个家伙——基本能力就是天差地远!
咚!
呜……!我一时无法呼吸。胸口中了一记重拳!好结实!话说刚才那一拳快到我看不见。好凌厉的一拳!光是那一拳就让我差点站不住!镗、鍚甲也被打出裂痕!多挨几下这种拳头,马上就会完蛋!
「这就是我的宿敌吗!哈哈哈哈!真是伤脑筋!好弱!太弱了!」
瓦利相当瞧不起我。我想他是真心这么认为。
「一诚!」
社长在一旁看着我,似乎很担心。我可不想在喜欢的女人面前表现得太没用!
我只是平凡家庭的双亲所生,转生成为恶魔,偶然得到了龙的力量。
那个家伙是旧魔王的血亲,也拥有传说之龙的力量。
我八成没有任何才能,而那个家伙的才能恐怕多到不行。
能够完全驾驭强大的神器(sacred gear),强力的持有者——理想中的存在。这就是瓦利。
『Divide!』
白龙皇的宝玉传出语音,我的力量骤然消失。他把我的力量变成一半吗?发动的原因是刚才胸口那一拳?
『Boost!』
不过,我的神器(sacred gear)也跟着发动,力量随之复原。
『搭档,你的力量减半可以靠我的力量复原——不过棘手的是「白龙」(Vanishing Dragon)另一项能力。』
德莱格,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家伙可以将对手的力量减半,以减少的部分强化自己的力量。也就是说,他会夺走你的力量纳为已有。不过无法恢复持久力,纯粹只有力量。』
也、也就是说即使我从减半恢复原样,那个家伙却一直在增加罗!
『没错。但是无论宿主再怎么厉害,还是有极限。他会从背上的光翼将超过范围的力量释出,藉此维持在力量的极限不至于自灭。』
也就是说他可以随时将力量维持在最高峰,并且不会因为超过负荷自爆……
「喝啊喝啊喝啊!」
瓦利像是在玩游戏一般不断发射趋近无限的魔力弹,我连逃都逃不了。他大概只是随手发出每一发魔力弹,却在我的身上留下严重的伤害。可以想见我全身上下应该都是瘀青。
唔……至少也要打中他一下,否则我无法压抑心中萌生的这种晦暗情绪……!
瓦利依然持续攻势,同时以令人火大的语气不停说道:
「攻击也很单调,只会横冲直撞,这样根本没有意义。暴殄天物的家伙。连力量都用得那么蹩脚。」
喔——这样啊。我很蹩脚吧。既然如此,那我知道了。
「这样一来自龙皇与赤龙帝的宿敌对决——」
轰————————————————!
在他说个不停时,我从背上的喷嘴一口气喷射魔力,冲进弹幕之中。魔力弹命中我身上的各个部位。
好痛!可是那又怎样!只要一拳——只要一拳就够了!
我用力握住左手。力量集中在这里就行。不需要分散力量到其他地方!
事到如今,也不用管什么防御!
魔力弹打在我的铠甲,一点一滴加以破坏。魔力弹也命中我的脸,打壤了面罩。
「又是冲撞啊。果然笨蛋只会一千零一招。那种攻击——」
瓦利在前方展开看似光盾的东西试图防御,不过——
「德莱格——!把力量转让给收起来的阿斯卡隆!」
『知道!』
『Transfer!』
噗通!强大的力量波动流进我的左手。反正我对剑术一窍不通,不如把剑收在手甲里,只把屠龙者(dragon slayer)的力量加在拳头上!
如果只要揍他一拳,那么我也办得到!
咚!
我的拳头轻而易举破坏他的光盾,用力打在他的脸上。
「——????????」
大概是因为中了出乎意料的一拳,他的姿势跟着不稳。
啪喀……
裂痕从面罩延伸到白龙皇的头盔,装甲剥落的地方露出瓦利的部分脸孔。
——就是现在!
我伸手抓住光翼的根部,也就是白龙皇用来释出多余力量的地方。
「你的神器(sacred gear)好像是从这里发挥功效吧。既然如此!」
『Transfer!』
过度的转让将我的力量传进白龙皇的铠甲(diving dividing scale mail)。瞬间我感觉到力量一口气离开我的体内。看来消耗不少体力和魔力!不过这样就好!
「我就一口气提升你吸收的力量和排出的力量!提升到你无法处理的程度!」
「唔!」
哔——
白龙皇的铠甲(diving dividing scale mail)上面的宝玉开始混乱闪烁白、红、蓝、黄等各色光芒。接着我从他身上感受的惊人龙之力逐渐消失。
我利用那个家伙的神器(sacred gear)特性。
他能够夺取对手的力量,纳为己用。然而能够增加的力量有所极限,视宿主的接受程度而定。力量超过上限时,会以透过光翼喷到外部的方式处理。
那么如果将夺取的能力和喷出的能力同时加速会怎么样?
他所夺取的力量多到无法处理,同时过度喷出庞大的力量。我让白龙皇的功能陷入过度驱动的状态。于是白龙皇的铠甲(diving dividing scale mail)的功能跟着停止!
『——!竟有此事……!瓦利,先设法重整态势!』
瓦利对阿尔比恩的声音做出反应,交叉双手试图防御,但是——
啪铿!
我挥出蕴含阿斯卡隆之力的左拳,轻易地将瓦利的防御连同双手手甲破坏殆尽,一拳打在他的腹部。原本发出灿斓白光的白龙皇的铠甲(diving dividing scale mail)就这么遭到破坏。
这就是屠龙剑(dragon slayer)的威力吗!对手的铠甲简直像纸一样!
咳……
口中喷出鲜血的瓦利捣着腹部,摇摇晃晃往后退。即使嘴角流血,他还是开心笑道:
「……哈哈哈,真厉害!打飞了我的神器(sacred gear)!只要有心你还是办得到嘛!这样才算是我的宿敌——」
铿!我的直拳毫不留情地打在他的脸上。
「……尝到我的拳头了吧。不揍你一拳我不甘心。」
好!总之先报了他瞧不起我爸妈的仇。但是德莱格啧了一声。
因为就在我动手时,瓦利的铠甲又恢复原本的状态。
不会吧,我刚才破坏的部分复原了!难道得破坏好几次才能打倒他吗!
『在持有者陷入无法战斗的状态之前,战斗都不会结束。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会僵持不下。要在控制装置的限制时间内打倒他太困难了。目前最好的方法是逃跑,但是你应该不会想这么做吧?』
那当然!我怎么可能丢下社长他们!话说在这个结界里,能够逃到哪里去!
『那么你想怎么做?你们的实力差距依然很大。虽然托了那个控制装置的福弥补不少,但是有时间限制实在没有多大的作用——你会输喔?』
…………我该怎么办?这时我突然看见一个东西。
看见那个的瞬间,我脑中浮现想法……要试试看吗?不,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反正再这样下去,我也只会在耗尽时间之后落败!我必须在那之前设法打赢他!
「呐,德莱格。神器(sacred gear)会呼应我的意念进化吧?」
『对啊,是这样没错……怎么了?』
我捡起掉在脚边的那个——「白龙」(Vanishing Dragon)的宝玉。这是刚才我揍那个家伙,打坏铠甲时掉出来的东西。不过他本身铠甲的破损已经连同宝玉完全修复。
对瓦利而言,这颗宝玉应该是微不足道,过一阵子就会化为尘土的东西吧。但是这上面应该还留有些微白龙皇的力量。
「我把脑中的意象传送给你——你试试看吧!」
我要把脑中的想像传达给体内的德莱格!用力在脑中描绘!
如果这个意象可行,我——
『——搭档……你送来的意象真是危险。不过有意思!这么做说不定会丧命喔,你有一死的觉悟吗?』
「我可不想死。我都还没有夺走社长的贞操——不过如果是痛楚,我还可以忍耐!如果忍耐一下就能超越眼前那个混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见识到你的决心了!那么我也该下定决心!虽然这是很疯狂的举动——不过我可是人称力量结晶的赭红色龙之帝王!你我都要好好活着,超越敌人啊,搭档!不!兵藤一诚!』
「好!」
「你想做什么?」
瓦利出声询问,似乎很感兴趣。
「『白龙』(Vanishing Dragon)!阿尔比恩!瓦利!你的力量我收下了!」
我敲破右手手背的赤龙帝宝玉,将刚才捡起来的「白龙」(Vanishing Dragon)宝玉塞进去!
——我要把你的消失之力!移植到我的神器(sacred gear)!
在战斗时,我的脑海浮现某个场景。就是之前对付可卡比勒那一战。在那场战斗里,木场达成被视为不可能的圣与魔的融合。
我的右手发出银白色的气焰,笼罩我的右半身——是宝玉造成的现象吗?
扑通。我的体内产生某种脉动,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随即从嵌入宝玉的右手传来,瞬间扩散全身……!
唔……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好痛!痛死了!可恶!这是怎么样!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到我无法思考。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跟这个相比,以前被光之长枪剌穿的伤痛根本不算什么……唔、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你想吸收我的力量吗?」
瓦利察觉我想做什么,显得相当惊讶。
『竟然做出这种鲁莽的举动。德莱格,我们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你这么做只是自取灭亡——你想因此害得自己消灭吗?』
阿尔比恩说得十分平淡。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幄喔幄幄喔喔!』
德莱格也发出痛苦的声音。寄宿在神器(sacred gear)上的龙帝也感受到和我一样的剧痛吗?但是尽管忍不住惨叫,德莱格依然带着笑意说道:
『阿尔比恩!你还是一样死脑筋!长久以来,我们寄宿在人类身上,一直彼此争斗!每次都在重复同样的事!』
『没错,德莱格。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即使彼此的宿主有所不同,唯有战斗方式是一样的。你提升力量,我夺取力量。较能纯熟使用力量的一方做出最后一击结束宿敌之战。至今为止是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听到阿尔比恩的话,德莱格回以狂妄的笑:
『我遇见这个宿主——遇见兵藤一诚,学到一件事!那就是——有些事情只要笨得彻底就有可能成功!』
笨又怎么样!反正论才能我赢不了,不如笨个彻底藉此取胜!
「回应我的意念吧————————!」
『Vanishing Dragon Power is taken!』
我的右手散发耀眼的白色光芒!纯白色的气焰笼罩着我的右手!
然后——我的右手出现白色的手甲。
「……嘿嘿嘿,这可以叫『白龙皇的手甲』(dividing gear)吧?」
不过一身红色的铠甲,只有右手手肘以下是白色,显得有点难看。
『不可能!不可能会有这种事!』
阿尔比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惊讶。
「不,可能性虽然很小,不过还是有。我有个伙伴融合圣与魔,创造出所谓的圣魔剑。听说那是因为神不在,造成圣与魔失去均衡才得以实现的现象。借用几位大人物的说法,就是什么系统错误、程式BUG的状态?我只是把稍微利用这一点而已。」
『……利用「神器(sacred gear)程式」的不备之处加以实现?不,可是,这种事……即使想到也不会有人蠢到实际去做……融合两种相反的力量,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尤其是和龙有关的力量更是如此,搞不好会死喔?不对,照理来说你应该会死。』
阿尔比恩似乎依然无法置信。老实说,这也是狗急跳墙的举动。
「是啊,这是很鲁莽的举动——不过,我还活着。」
德莱格接在我的话之后叹口气:
『但是你的寿命确实缩短了。即使恶魔的生命几近永恒——』
「我可没有打算活一万年。不过我想做的事还有很多,至少想活个一千年。」
啪啪啪。
瓦利对我鼓掌。这是什么意思?
「有意思。那么我也该拿点真本事!如果我赢了,我要用白龙皇的力量将你的一切以及周遭的事物全都变成一半!」
瓦利浮在空中张开双臂,光翼也跟着延伸变大。
「一半?如果是我的力量也就算了,把我周遭的事物变成一半是什么意思?」
听到我的问题,他放声大笑:
「无知真是可怕!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死去,对你而言或许不是坏事!」
我火大了!这个家伙真的很瞧不起我!
『Half Dimension!』
随着宝玉的语音响起,笼罩耀眼气焰的瓦利对着底下的一片树木伸手。
啪!
树木的粗细瞬间变成一半!喔喔!真的会变成一半?
啪啪啪啪啪!
周围的树木也像是被压缩一般,接连变成一半。不准破坏旧校舍的风景!
「赤龙帝,兵藤一诚。我就用你也听得懂的方式说明一下好了。」
阿撒塞勒在一旁开口。喔喔,拜托你了,总督。请说明到连我这个笨蛋也听得懂吧。
「那种能力可以把周遭的一切全部变成一半。也就是说如果白龙皇认真起来,连莉雅丝·吉蒙里的胸围也会变成一半。」
…………
————
…………
啥?我的思绪从来没有这么严重停顿,脑中充满问号。
我无法理解。这番话简直是根源颠覆我所有的世界观。我完全无法理解。然而我的心底产生某种非同小可的激动情绪,占据我的全身。
胸部  会  变成  一半。
社长  的  胸部  会  变成  一半。
我以僵硬的动作转头,看向社长。社长看见我的表情,吓得抖了一下。
啊啊,社长的胸部。美好的胸部。我最喜欢的胸部。
我的一切。我的世界。我的——会变成一半……?社长的胸部?
「开——」
嗯。我决定了。
「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打倒瓦利——绝对要打倒他——!
「你这混帐!社长的——————!你想把我的社长的胸部变成一半是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
存在铠甲各个地方的宝玉相继发出语音。
「我不会原谅你!我绝对不会原谅你这个家伙!我要打倒你!我要彻底将你摧毁!瓦利——————————!」
『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
周遭的一切都被我炸飞!连我站立的地面也变成殡石坑。
旧校舍的窗户全部破裂,外墙也逐渐崩塌。
笼罩全身的气焰质量超越过往。
「啊哈哈哈!这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吗!只因为主人的胸部可能会变小,龙之力就这么提升好几倍!」
阿撒塞勒放声大笑。
不好笑!这一点也不好笑!对我来说简直比天地倒转还要严重!没错,这是紧急情况!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具威胁性的危机!
正因为这样,我才会无法原谅!竟然想把我的社长的胸部变成一半!我绝对不容许这种事发生!那对胸部是我的!休想把它变小!我还没摸够!还没吸到!还没夹过!
不准剥夺我的梦想,这个混帐东西——
我再次体认这个家伙绝对无法和我互相理解!我的梦想是让社长的胸部倍增!但是这个家伙却说要把社长的胸部变成一半!
我伸手指向瓦利!光是指着他的动作,余波便将他身后的树木炸飞。
「敢对莉雅丝·吉蒙里动手就试试看!我会把你彻底破坏到无法再次转生——!这个该死的一半狂————————!」
我的吼叫划开夜空的云层,令躲在后面的满月现身。
「今天真是惊奇连连。没想到女人的胸部可以将你的力量激发到这种境界。不过,有意思!」
白龙皇朝我飞过来——感觉起来好慢。
啪!我离开原地,然后从旁将飞近的瓦利踢飞!
「好快!你的速度超越我了?」
谁理你!你自己慢慢惊讶吧!不可原谅!我不会原谅你的!如果放任这个家伙不管不只社长会遭殃,连朱乃学姊的胸部都会被变成一半!
唔!光是想像就让我的全身冒出鸡皮疙瘩!把那对美好的胸部变成一半,是连神都无法原谅的行为!我轻易抓住以光速移动的瓦利——
「这是社长胸部的分!」
然后用右手给了他的腹部一拳!社长的胸部在我脑中摇晃!
『Divide!』
刚移植过来的白龙皇之力同时发动,我感觉到瓦利身上的气焰骤减。
「唔!」
瓦利吐了!但是我不予理会,继续攻击!
「这是朱乃学姊胸部的分!」
我朝他脸上又是一拳!好!头盔完全破坏!朱乃学姊的胸部在我脑中弹跳!
「这是成长中的爱西亚胸部的分!」
我破坏制造光翼的背后喷嘴!爱西亚的胸部在我脑中发育!
「这是洁诺薇亚胸部的分!」
我猛力一踹,把他踢上高空!洁诺薇亚的胸部在我脑中欣喜!
「最后!这是变成一半会完全消失的小猫萝莉胸部的分————————!」
我以猛烈的远度撞上去!小猫的胸部在我脑中哭了!
「咳!」
我猛烈的冲撞让瓦利吐血了。好啊,活该!
铿!
瓦利重重摔在地面上。我的怒气未消,靠近他的身边说道:
「你知不知道!小猫有多在意她的小胸部!你还想把那对胸部变成一半?我饶不了你!我不准你再从她的身上夺走胸部!你能够理解她的痛苦吗!混帐一半狂!」
可恶!我的怒气无法平息!是不是应该再揍他一拳?
相对于愤怒的我,瓦利只是笑容满面好像很高兴,真让人火大!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瓦利,他的减半能力已经分析完成。依照我们抑制力量的方式就能对付。』
「这样啊。那就不用担心那招了。」
不会吧,这招已经不管用了吗!亏我还承受那么多痛楚!
「阿尔比恩,现在的兵藤一诚应该有展现白龙皇的『霸龙』(juggernaut drive)的价值吧?」
『瓦利,以现状来说不是很好的选择。胡乱变成「霸龙」(juggernaut drive)不定会解开德莱格的束缚。』
「那更是如我所愿,阿尔比恩——『吾,乃觉醒者,乃遭霸之理——』」
怎么了?瓦利那个家伙似乎念念有词——
『自重一点,瓦利!受到我的力量摆布不是你的本意吧!』
阿尔比恩生气了?虽然搞不太清楚,不过我要在他再次发动攻击之前打倒他!我正准备要给瓦利最后一击,这时——
夜空的月亮浮现一道人影,落在我们身边。那个人影迅速闯进我和瓦利之间……是个身穿类似三国志武将铠甲的男子。
「瓦利,我来接你了。」
男子看起来相当年轻,长相颇为爽朗。他轻松地向瓦利搭话。
「是美猴啊。你来做什么?」
瓦利一面拭去嘴角的血迹,一面站起身来。
「你说这种话未免太过分了吧?因为你这个搭档陷入危机,我还特地千里迢迢赶来这个岛国耶?其他人在本部也闹得不可阑交喔?他们说我们还得和北方的乡下神族(阿萨)交战,既然任务失败,你就该赶快逃回去才对喔?卡特蕾雅刺杀米迦勒、阿撒塞勒、路西法的行动失败了吧?那么你身为监察者的任务也结束了,和我一起回去吧。」
「……这样啊,时间己经到了吗?」
你们怎么自己聊起来了?
「你是谁?」
我指着突然出现的家伙问道。
「——他是斗战胜佛的后裔。」
阿撒塞勒如此回答。啥?我完全没听过这个名号喔?
「换个你马上就能听懂的说法——那个家伙是孙悟空。就是西游记那只有名的泼猴。」
……咦?咦——————————————————————!
「孙、孙、孙悟空————————?」
我吓到怒意全消!可是这个家伙,就是那本知名小说里的!
「正确来说,是继承孙悟空力量的猴妖。不过没想到你也加入『祸之团』(Khaos Bragade),看来这个世界没救了。不,『白龙』(Vanishing Dragon)配孙悟空啊。或许是个好组合。」
听到阿撒塞勒的话,那个家伙笑道:
「我和修炼成佛的初代不一样,只想自由自在过活。我叫美猴。请多指教罗,赤龙帝。」
他就这么随意地跟我打招呼。
那个名叫美猴的妖怪手中出现一把长棍,手拿长棍灵活转了几圈,然后刺进地面。
瞬间在地面扩张的黑暗抓住瓦利和美猴,将他们一点一滴拖进去。他们想逃吗!别开玩笑了!你应该再好好听一次我的胸部论!
「等等!别想逃!」
我正想抓住他们——
铮!我的机器就此解除。铠甲消失,辅助我的力量的手环也为之粉碎。手环帮助我的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解除了!
「阿撒塞勒!那个手环还有吗!不能让那家伙逃走!」
「要精制那个得花上一段十分漫长的时间,也无法量产。而且就算有,如果太过依赖,会降低能够达到完全的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的可能性——那只不过是用来应付紧急情况。」
现在就是紧急状况!这个家伙把我们整得这么惨!怎么能够放他走!
——剧烈的疲劳突然朝我袭来。我双脚无力……连拳头也握不起来……
「尽管只是瞬间,你爆发性地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体力等等也会消耗殆尽。以现在的你来说,能够储备的持久力太过有限,无法进行长时间的战斗,」
阿撒塞勒如此说明。但是……瓦利不是一直穿着铠甲吗?
——这样啊,我和瓦利之间果然有着决定性的差距。即使我能够暂时超越他,但是无法长时间维持就没有意义。
「身为旧魔王的血族又是白龙皇,我可是很忙的。我的敌人不只天便、堕天使、恶魔。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战,到时候肯定会更加激烈吧。你我都要变得更强——」
说到这里,白龙皇和孙悟空一起消失在黑暗之中。
The Festival Ends.
我们踏进操场时,三大势力的军队已经在为战斗进行善后。
有人搬运魔术师的尸体,大家都在收拾战斗之后的残局。
来到操场中央时,我看到瑟杰克斯陛下、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米迦勒先生正在对下属做出指示。
瑟杰克斯陛下看见我们,举手示意:
「你们没事啊,太好了——阿撒塞勒,你的手怎么了?」
看见只剩一只手的阿撒塞勒,瑟杰克斯陛下对爱西亚伸手。爱西亚见状,便对阿撒塞勒的伤口使用恢复的神颛。淡绿色的光芒治好阿撒塞勒手臂的伤势,但是无法连同失去的手臂都复原。
「卡特蕾雅抓住我的手打算自爆。无可奈何的我只好砍下来了。」
「这样啊。关于她的问题是恶魔方面的责任,对于你的伤势——」
瑟杰克斯陛下似乎想说用别种形式补偿,但是阿撒塞勒举手表示「不需要」制止陛下。
「我也一样……瓦利也给你们添麻烦了。」
「……他背叛了吧?」
「那个家伙原本就只对力量有兴趣。从结果来看,会觉得『啊,原来如此』可以接受这个发展。不过——无法防患未然还是我的过失。」
阿撒塞勒的眼神隐约有点落寞。他是不是从与瓦利的相处感受到了什么?
这时米迦勒先生介入瑟杰克斯陛下与阿撒塞勒之间:
「好了,我得先回天界一趟,讨论和议的事以反因应『祸之团』(Khaos Bragade)的对策。」
「抱歉,没想到这次会发生这种事。身为安排会谈场地的一方,我们感到过意不去。」
「瑟杰克斯,请不要那么自责。我对于三大势力能够携手走上和平之路感到非常高兴喔?这样一来无益的争斗也会减少吧。」
「不过应该会有些部下无法接受吧。」
阿撒塞勒嘲讽地表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我们长年以来一直彼此憎恨。但是未来应该会一点一点改变吧——问题在于『祸之团』(Khaos Bragade)不会善罢干休。」
「关于这个问题,未来我们可以一起好好讨论。」
阿撒塞勒和米迦勒先生也点头赞成瑟杰克斯陛下的提议。
「那么我先回天界一趟。我会立刻回来,到时候再签订正式的和平协定吧。」
正当米迦勒先生准备离开时,我明知冒昧还是叫住他。
「米、米迦勒先生!」
「有什么事吗?赤龙帝少年。」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也好,虽然我没时间,如果只有一件事我就听听看吧。」
这是我无论如果都想请他答应的请求。
「爱西亚和洁诺薇亚对神祈祷时会受伤,是因为『系统』的缘故吧?」
她们原本都是教徒,无法完全排除以前的习惯,偶尔会因为祈祷而受伤。
「是的。如果恶魔或堕天使向神祈祷,『系统』会自动运作,给予对象轻微的伤害。无论神存在或不在,这都是『系统』安排的程序,自然会运作。怎么了吗?」
「有没有办法只让爱西亚和洁诺薇雅在祈祷时不受伤害呢?」
这就是我的请求。平常看到那个模样,我虽然也会苦笑,还是希望她们能够照常祈祷。我觉得尽管是恶魔,还是可以享有信仰的自由。
「——」
听到我的请求,米迦勒先生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个请求有那么出乎意料吗?
站在我身旁的爱西亚和洁诺薇亚也吃了一惊。
不过米迦勒先生只是面露轻笑,点了两下头:
「我知道了。只有两个人的话,或许有办法吧。她们已经是恶魔,应该也不会接近教会本部。爱西亚,洁诺薇亚,我问你们。神已经不在罗?即便如此你们还是会祈祷吗?」
面对米迦勒先生的询问,两人都点头回应:
「是的,即使主已经不在,我还是想向弛祈祷。」
「我也一样。我想透过祈祷感谢主——以及米迦勒大人。」
听到她们的回答,米迦勒先生露出微笑:
「我知道了。回到本部之后,我立刻着手进行。呵呵呵,有两个即使祈祷也不会受伤的恶魔也不错吧。应该会很有趣。」
太好了!事情果然还是要说了才知道!
「这样爱西亚就可以放心对神祈祷了!……虽然已经不在了。」
爱西亚眼中闪耀泪光,伸手抱住我:
「一诚先生,」
好好好。我也温柔抱住他。太好了,爱西亚。今后我也会为了爱西亚的幸福努力。
「一诚,谢谢你。」
洁诺薇亚也向我道谢。我摸摸爱西亚和洁诺薇亚的头:
「别客气。以后你们可以尽量祈祷,不需要顾虑那么多。」
洁诺薇亚的脸有些红,是因为害羞吗?哈哈哈,都说别客气了!
「米迦勒大人,那件事就拜托您了。」
木场好像也拜托了米迦勒先生什么事。
「我对你送给我们的圣魔剑发誓,会妥善处理你提到的圣剑研究问题,今后不会再有牺牲者。毕竟再让他们舍弃重要的信徒,也是严重的过错。」
喔喔,米迦勒先生!你也愿意解决木场那边的问题吗!不过他是什么时候和米迦勒先生说这些事的。
「太好了,木场!」
「嗯,谢谢你,一诚同学。」
米迦勒先生带着微笑看着我和木场的互动,一旁的阿撒塞勒向他说道:
「米迦勒,瓦尔哈拉那边就交给你去说明了。要是奥丁有什么动作,我们也很伤脑筋。还有最好也跟须弥山交代一下,否则不知道他们又会罗嗦什么。」
「好。如果是堕天使的总督或魔王向他们说明,大概没什么说服力吧。我会转告他们的。反正我也很习惯向『神』报告。」
如此说道的米迦勒先生带着大批部下,飞上天空。
至于阿撒塞勒对着堕天使的军队宣告:
「我选择和平。今后堕天使不会再与天使以及恶魔有所争执。不服的家伙尽管离开。但是以后被我见到,我会毫不留情地杀掉。愿意跟着我的人兢跟我来吧!」
『我们的性命,直到灭亡的那一刻,都是为了阿撒塞勒总督而存在!』
部下们的忠诚化为具体的吼叫。阿撒塞勒见状,轻声说句:「谢谢你们。」真是了不起的领袖风范。
阿撒塞勒对自己的军队下达指示,堕天使们便展开魔法阵回去。
恶魔的军队似乎也一样透过魔法阵传送离开。
原本挤满大批军队的操场渐渐变得空荡,最后只剩下我们几个成员。
唯一留下来的是堕天使阿撒塞勒,他用力叹口气,朝着校门口走去。
「善后工作就交给瑟杰克斯。我累了,先回去了。」
他原本挥手准备离开,但是又停下脚步,指着我说道:
「对了,赤龙帝。我暂时还会待在这里一阵子,所以我会好好照顾你和那个莉雅丝·吉蒙里的『主教』。看见不受控制的稀有神器(scared gear)我就不爽。」
「咦?」
我愣了一下。总督先生刚才说了什么?
「红的追求女人,白的追求力量——两边都纯粹而单纯到令人惊讶。」
阿撒塞勒最后留下这句话,便吹着口哨离开。
当时我还以为阿撒塞勒那句话只是在说笑。
西元二〇××年七月——
天界代表天使长米迦勒。堕天使中枢组织「神子监视者」(grigorl)总督阿撒塞勒。冥界代表魔王瑟杰克斯·路西法。三大势力的代表签订和平协定。
从此以后,三大势力禁止发生任何争斗,进入协调体制——
由于这项和平协定是以我们的学园为舞台签订,因此称为「驹王协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