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三卷
  5. Scene5
  6. 繁体版

Scene5
2017-06-23 12:08:05

		

Scene5 伊秀拉·阿洛奈:我不想一直都是小孩子,也不想被当作小孩子对待!
“这、这件事对镇上的人先保密吧。明白了吗?如果惊慌失措引起大骚乱的话,就无法收拾了。”
德鲁邦先生慌慌张张地向瞭望台的士兵们说道。
保密?在说什么呀?双足翼龙在头顶盘旋,山脚下军队的呐喊都传到镇上来了哦?我觉得大家都注意到有些奇怪了吧。如果是比较敏锐的人,应该已经登上高高的建筑物,而目击到山脚下的军队了才对吧?比起冒冒失失地隐藏情报,还不如好好说明发生了什么比较好吧。
我不禁回想起在阿尔达村生活的日子。
阿洛奈一族世世代代都是法德拉的神官兼任村长。也就是说我的父亲和统治着拉兰的神官长德鲁邦先生是站在相近地位的人。
看着德鲁邦先生行为,虽然事到如今,还是让我我突然觉得……爸爸还真是个好村长啊。
那是让我有些骄傲,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我的体内也流有爸爸的血液嘛。
“该、该怎么办呀?”
“事情大条了啦。”
“神官长,请下达指示。”
神官们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的视线聚集在德鲁邦先生身上,但是神官长却只是发出“唔嗯,唔唔嗯”的哼哼,满头大汗而已。真没出息!
(师傅。赶快吼这个白活了一百五十年,除了装了不起啥都不会的老头子一句!)
我饱含着期待凝视着勇吾先生。
“先回神殿一趟吧。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师傅以冷静的声音催促德鲁邦先生。真不愧是师傅啊!但是,会不会太过谦逊了?商量?让这种人参与协商只会成为障碍罢了吧?我觉得在这种时刻就算说“你完全靠不住,给我消失。接下来由我来指挥”都可以了!
“唔,唔嗯,是啊。”
也许是太阳被遮住的关系吧,德鲁邦先生的脸色看起来也非常不好。简直如同这王都黑暗的未来呢。
(但是,只要有师傅在就没问题!只要是师傅的话,一定能做到些什么的!)
就算大军当前也没关系,我对此依旧表示乐观。因为,勇吾先生真的是很厉害的人嘛!从巨蚁手中救了我的命,如同命运般相遇的那一天起,直到今天为止,师傅好几次打破了绝望的状况。这次也一定——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
勇吾先生的脸色也不好看。侧脸和德鲁邦先生一样,或者说更为阴沉,我都无法和他搭话。
在南山脚下结集的教团的军队。
在明天中午前就会到达拉兰的预告。
就算智勇双全的勇吾先生也没办法吗……?
我不想那样认为。因为,师傅是我的英雄嘛。
“哦哦,神官长!”
“德鲁邦殿下!”
“聚集在山脚下那些家伙是什么人呀?”
我们回到神殿的入口处时,已经有许多市民露出不安的表情聚集在那里了。看吧,真如我所想。德鲁邦先生虽然封了瞭望台士兵的口,但是还是完全没用。
“哎呀,让开,快让开!那些家伙直到明天中午为止是不会攻上来的啦,预告是这么说的!你们别引起骚乱,现在我们要商量着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攻上来?那、那究竟是……”
“到底怎么回事啊!”
纠缠不休地质问着的市民们被保护神殿的士兵们拼命压制了。但是士兵们的脸上也明显露出『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我们好不容易逃进了神殿,回到了一般人禁止进入,有着休拉哈神像的那个大厅里。
“去把士兵长迪罗姆叫来!立刻!”
德鲁邦说完,长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其他神官们则有的跪在地上向神像祈祷,有的给神官长倒水,有的从隔壁把桌子和椅子运过来,开始忙碌地工作着。但是发表意见说“该这样做”“该那样做”的人却完全没有。
“不行了。师傅,这些人不行啦。完全帮不上忙。真是的,我觉得该怎么做由师傅一个人决定比较好哦。”
我终于忍耐不住,以大家都能听到的音量说道。神官们虽然都露出了一副不爽的表情,但我认为,如果想抱怨的话,你们就好好干啊。
“伊秀拉,那种话是不可以说的。”
勇吾先生立刻告诫我。但是,看到我吐了吐舌头,就露出了些许苦笑。
(师傅,我并非不经过大脑就说出这话的。只是我想,师傅就算想说也无法说出口,但是由谁说出来比较好的这种话也是存在的。)
我认为将这种话说出来,也是PT成员的工作。
“丽萨小姐。我认为由日本人组成的旭日骑士团应该都是些高等级的人,能把他们叫来这里吗?”
“别说明天中午之前了,一周后能不能来都是问题。为了寻找魔神,大家都散在各地嘛。”
“这样啊。既然如此,这个王都有多少战力呢……”
“要打吗?师傅。”
我插入了师傅和丽萨的对话之间。
“……关于这点,要在接下来的商议中决定。”
但是,师傅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了。
“久等了,神官长殿下。士兵长迪罗姆,现在参上。在山脚下出现的那个军队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哪里的国家攻过来了吗?镇守着国境的军队到底在搞什么呀?”
不就,担任士兵长,叫做迪罗姆的人慌慌张张地来了。对于矮人来说算是相当高大的人了,穿着银胸甲,长着黑胡子。但是表情十分僵硬。在我看来是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态而非常不安的样子。
“你来了,迪罗姆。那些家伙是企图来解放被休拉哈封印在王都的那个怪物的邪恶教团的军队。明天早上就会开始进军,说是如果不想死就要把拉兰交给他们。”
“什么……!”
“坐在那里吧。这是王都的要紧事,必须要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做。”
德鲁邦先生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坐到了被搬来的椅子上。
“勇吾阁下。大家也请坐吧。请一定让我们听听您的意见。”
说阁下了呢。知道刚才为止还是那么傲慢的态度,这大叔倒一翻脸成了低三下四的低姿态了呢。
总之,我们围着大圆桌坐了下来。
“到底该不该战斗。我想听听和那教团战斗过的你们的坦白意见。你们认为能赢吗?”
“咦……如果问就凭我们去战斗能不能赢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吧?因为他们的数量可不一般啊。总之,能不能先告诉我们,这个王都里有多少士兵,有没有在此时能派上用场的投石机或是超大的石头人之类的兵器之类的?”
翔先生问道。虽然说出的是正经的意见,但德鲁邦先生却只说“哦、哦哦,是这样啊。”依然惊慌失措着。唉,真的不行了。
“拉兰没有能和那种数量的敌人战斗的兵器,也没有什么兵力。顶多只有百人,还并没有作为军人参加或实战训练,尽是只参加过作为取缔犯罪的警备兵和卫兵训练的人。因为长时间的和平,放到警备上的预算也一年比一年少。”
迪罗姆先生叹着气说道,翻着白眼看向德鲁邦先生。
会削减预算,也都是统治着王都的德鲁邦先生的责任嘛。比起让神殿金光闪闪,还有许多其他应该做的事情……不过,现在就算责备他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镇守着阿莱安王国国境的军队大概有多少兵力?”
艾尔问道。
“全部加起来有二万二千人左右。”
“能让他们立刻赶到王都来吗?我的祖国优古德拉希尔在这种时候都备有联络用的狼烟……”
“在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我们有用传信鸽送信方法,但是敌人明天早上就会开始进军,就算现在立刻向国境求援,最后也赶不上。”
“也就是说,果然只有以王都内的人战斗了吧。城镇的人口有多少?”
“大约二万不到。男人大概有一半,八、九千人左右。而在其中如果除去老人孩子,只算能拿武器战斗的人,是呢……顶多也就五千人左右……吧。”
每次回答艾尔接连不断的问题,迪罗姆先生就会沉思一下再做回答。
“虽然数量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等级啦。一般市民的等级一般在5或6左右吧。”
丽萨用食指揉了揉太阳穴,露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也对。皇家骑士团也好,机器人大战也罢,还有大战略也是如此,如果个体的数量和质量无法势均力敌的话,就无法战斗了。那个,一百人左右的优秀士兵,等级大概在多少上下?”
翔先生问道。
“大概在lv20左右。”
那绝不是很低的等级。应该说,如果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那已经是能够安心将城镇的警备交付于他们的等级了。
但是。
那并非是能和真正的军队对抗战斗的等级,这点连我都立刻明白了。而且,以百敌三、四千的数量之差也……
“真是令人绝望的状况呢。就算能拿起武器的男人有五千人,也只不过在数量上有了一点点优势罢了。而且,还都是完全没有战斗经验的乌合之众。就算这里是名剑和名枪的产地,让全员都装备上优良的武器和防具,也完全无法对抗。如果中了范围攻击魔法的话,很快就会全灭的。”
勇吾先生静静地断言道。
我竖起耳朵。
“敌、敌人的,那个,你认为敌人有多强呢?勇吾先生。如果不先设想一下的话……”
姐姐似乎有些惊慌失措,如同打圆场一般地小声说道。
我凭直觉意识到,姐姐也和我受到了同样的打击吧。姐姐和我一样,好几次看到勇吾先生创造了奇迹,一定也认为这次说不定也能……
“那种事情,早就知道了吧。”
勇吾先生一反常态,以带刺地口气说道。
“你也看到那大量的召唤兽了吧?虽然很远,但能清楚识别到那些都是大型怪物。连独眼巨人和下位魔神都有……那在召唤兽里也算比较高位阶的了。丽萨小姐,独眼巨人和下位魔神到底有多强,你知道正确的数据吗?”
“那个,独眼巨人是lv35以上的召唤师才能召唤的怪物,应该有lv30的战士职业,lv35的法系职业那么强吧。下位魔神则是lv40以上的死灵法师才能召唤的怪物,大概有lv35的魔法战士职业那么强吧。还有,独眼巨人能同时召唤三只,下位恶魔能同时召唤两只。”
“虽然在瞭望台大略确认了一下敌人的数量,敌人的总数如果包括怪物的话恐怕会有三千七百左右。”
迪罗姆先生沉吟道。
“虽然不是非常庞大的数量,但以一般市民是对抗不了的。在向我们表明一切之前,在教团聚集了那样庞大军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输了。”
勇吾先生低下了头。
怎么会……
那,勇吾先生。
是要不战而逃吗?
“神官长,现在应该立刻通知市民避难。既然要逃,还是早点逃跑比较好。”
“唔嗯……但是……要将先人守护至今的封印就如同威胁所说一般交给他们,而自己逃走……那个……”
德鲁邦先生以依赖的目光凝视着我们。那是倾诉着『有没有什么办法呢?有没有什么能突破这个危机的策略呢』的目光。
虽然他担心的恐怕并非这个王都,而是能不能保住地位继续逍遥地过日子吧。
我觉得他有些可悲,但同时也觉得非常不爽。
“请等一下,勇吾先生!”
我以让自己都吓了一跳的巨大音量喊道。
“要不战而逃吗?那样真的好吗?因为,拉兰封印着魔神的一柱吧?不战而逃就意味着魔神会被解除封印而再现于世啊!你也看到阿尔达村的封印洞窟中的魔神了吧?如果让那种怪物出来的话会怎么样……你到底明不明白呢?师傅!”
“我当然明白。但是,打不赢就是打不赢。既然已经知道结果会输,却还是去战斗,那样才是愚蠢的。”
师傅静静的说道。
“这个道理我懂。但是,这么轻易地作下那么大的决定,这样真的好吗?说不定也有阻止教团军队的方法啊!既然他们要从明天早上才开始进军,那就还有时间,再想想办法嘛!”
“那,我问你,伊秀拉。”
也许是对放声大喊的我的态度感到不快,师傅皱起了眉头。
“该怎样阻止教团的军队?如果你有什么好方法的话,就别摆架子说来听听。”
“那……那是,那个,我没有啦。至少现在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勇吾先生。我觉得很奇怪啊。”
“奇怪?”
“是的!”
我用力看向师傅。
然后一个接一个环视了大家。
“要说哪里奇怪,就是教团的干部作为使者来到了这里的这件事。她通知了我们,如果不将城镇交给他们,就会进行屠杀。这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吗?”
“嗯嗯?这很奇怪?为什么?如果能不战而胜,那不是最好的了吗?如果能不战而胜,就可以不用枉杀无辜了吧。”
翔先生眨巴着眼睛。
“以常识来考虑的话,的确如此。但是,好好想想吧。我们与教团战斗至今,应该很清楚他们与伦理或骑士精神什么的无缘吧?如果他们想攻陷拉兰的话,完全没有必要派使者来吧?有必要等到明天早上吗?现在立刻上山攻打城镇,把大家都杀掉就行了。那些家伙能毫不犹豫地做到这些,对吧?但是,他们却首先派出了使者来城里通知了我们。这很奇怪吧?你们不这么认为吗?”
“啊……原来如此,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奇怪呢。”
姐姐睁大眼睛盯着我看。就是嘛,姐姐。我可不是光粘着勇吾先生的啦。我也是好好抱有与教团战斗的意志而出来旅行的。
我不想一直都当小孩子。我想一点点学习和思考,想成为能和勇吾先生并肩战斗的人……
“勇吾先生,这是我的直觉。教团也许并非是我们所想像那样强大的组织。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强大,就没有偷偷摸摸地在暗处行事的必要了吧。率领大军镇压封印洞窟,然后解开魔神博伊德的封印就成了。但是,他们却没有那样做。这是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即使很想这么做,但是却没有能做到这些的组织规模和战斗余力吗?”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你想说的话了。”
艾尔抬起头来。
“来攻击拉兰的军队对于教团来说也是下血本的战力,他们一定不愿意让战力减少。毕竟魔神有七柱,而他们是想要让所有的魔神都复活。派遣使者来命令将拉兰拱手相让并非出于骑士精神,而是不想让兵力因为以死相拼的抵抗而减少,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能毫无损伤的获得胜利。你是想说这个吧?”
“对!而且,我觉得能聚集召唤怪物的魔法师这一点也有些奇怪。以少数人确保多数兵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苦肉计吧?”
“我觉得这是敏锐的观察。对教团来说,最重要的是在暗地里解开七柱魔神的封印。但是,越是持续非法活动,就越难在暗处进行活动。而现在,勇吾君你们和我们旭日骑士团开始在各处散布教团的威胁。因此对教团来说,虽然应该花更多时间去准备,但不得已只好放手一搏了。”
丽萨也同意我的看法!我更是趁此机会加强了语气。
“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师傅。虽然即使拼死相搏也可能赢不了,但如果什么都不去做,只是将城镇交出去的话,那就正中教团的下怀了吧?就算无论如何都赢不了,只有撤退这一个选择,该说是怄气吗?至少也要砍教团一刀,削减他们的战力,我认为这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战斗,砍他们一刀,然后逃跑,包括这种做法也有稍微考虑一下的必要吧?你不这么想吗?勇吾先生。”
我还算挺有自信地陈述了自己的意见。因此,对师傅的反应很期待。
但是,勇吾先生慢慢地摇了摇头。
“说这样虽然有点不好听啦。这种程度的事情,我自然也注意到了。”
那是非常痛苦的表情。
“我现在正是因为将伊秀拉所说的考虑在内,才认为应该放弃拉兰并迅速撤离的。”
“咦……为什么……呢?”
“听好了,伊秀拉。那样的军团,不管我们怎么高级,也是无法抗衡的。这点你明白吗?”
“是的,当然。”
“事实上,在聚集了数人的戴斯他们面前,就算有我和翔这样高等级的人也很危险,这件事你还记得吧?”
“……是的。”
“数量的差距在战斗上,就是如此绝对的因素。”
“但是,那个,不是说将所有男人动员起来的话有五千人左右嘛……”
“那五千人可是弱小到不能当数哦。尽是些如果中了范围攻击魔法,很快就无法忍受的不满lv10的人啊。你是让那些人去战斗吗?只会白白送死罢了。”
那些……
那些我都懂……但是……
但是……
“但是,师傅!魔神可是恐怖到吓人的怪物吧?如果让其中一柱复活的话,就会发生难以想象的可怕事情吧?果然,果然直到极限为止,都该考虑有没有什么办法才对吧?”
“不。剩下的时间已经很少了。应该要迅速撤退才行。必须争取早一刻回到尕尔冈西亚王身边,向他报告魔神在拉兰复活的消息。然后让他动用军队,为了讨伐魔神而回到此地。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迪罗姆先生,你怎么认为呢?”
勇吾先生看向士兵长。
“是、是呢。如果是命令的话,不管是乱来还是怎样,我都做好了战斗的觉悟。这是我的工作嘛。但是,神官长。下决定到底该怎么做,这是你的工作。”
迪罗姆将师傅的问题抛给了德鲁邦先生。
“唔……唔嗯……”
……大叔一副无法决定的样子,抱头苦思……
“那个,神官长。”
突然,见习神官(我是这么想的啦)的矮人少年探出头来。
“怎么了?”
“大家都为了谋求说明而闹起了大骚动呢。叫喊着让我们交出神官长呢,如果放着不管恐怕会暴动的。能让大家都安心下来吗?”
我这时候才听到神殿外传来含混不清,如同哼哼一般的声音。
“唔、唔嗯。那么各位,我先失陪一下。喂,迪罗姆,跟我来。”
“是。”
德鲁邦先生和迪罗姆先生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房间。
被留在室内的我们只好等待他们的归来。
一旦安静下来,神殿外传来的市民们的怒吼声听的更清楚了。
……
…………
还不回来。发生什么了吗?
师傅发出“咔嗒”一声的声响站了起来。
“我回旅店去打包行李,做好逃跑的准备。”
“咦?咦咦?师傅,不等德鲁邦先生他们回来了吗?”
“是啊。继续和这些无能的家伙们商议也是白搭。只会浪费贵重的时间罢了。”
该说不像师傅吗?那是撇开他人,草率马虎而冷淡的态度。
他正打算飞快地走出会议室。
“勇吾。”
突然,翔先生开口了。
“伊秀拉的意见也很有道理。虽然剩下的时间不多,我还是要留在这里,再试着想想能引发奇迹的办法。不是有俗话说,输的话理所当然,赢的话就赚了嘛。现在就算想想办法,也不会死的啦。”
咦咦咦咦!眼镜!一直都靠不住的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也许是对翔先生的话感到意外,勇吾先生先是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紧接着怒火中烧。
“随便你。”
接着,勇吾先生就离开了。
不愉快的沉默持续着。
我变得非常伤心和寂寞。
师傅说不去封印洞窟的那天的记忆在我脑中复苏。
(师傅。我对师傅非常尊敬。也希望师傅能一直成为值得尊敬的人。所以,我对师傅那如此冷淡的态度感到痛苦……师傅,真的只有撤退一条路了吗?难道不能和大家一起再稍微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吗?)
果然还是不行吧。
师傅应该已经把我们所能想到的办法都考虑过了吧,是以此为前提才作下如此决定的吧。
但是,勇吾先生。
我还是觉得奇怪。
不仅是教团,还有勇吾先生也是如此。
刚才的勇吾先生,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奇怪。似乎在害怕着什么一般,又好像在钻牛角尖……我对这件事也……不,应该说更为在意这件事吧。
我似乎快要哭出来一般,吸了吸鼻子。
“那个,伊秀拉。”
突然,翔先生开口道。
“正因为认识久了我才明白,勇吾有些太认真了。因为他的责任感很强,所以有想要独自背负一切的坏习惯。该怎么说呢,我们至今为止都是依靠着勇吾的,那个……也许我们也该稍微分担一下他的负担比较好吧。”
“…………”
“一起想想吧,能突破这最糟状况的办法。如果像伊秀拉所说的那样,在山脚下结集的军队是教团仅有的战力的话,从这点来看,对教团来说,我们才是占有优势的一方。”
我点了点头。
艾尔也点了头,姐姐也一样。
“喂!我有点事想要拜托你,可以吗?”
丽萨把站在一边无所事事的神官叫了过来。那是收了伍德拉克的贿赂而给我们带路的,叫做古力摩的半老神官。
“有什么事吗?”
“我想了解一下周边的地形,能为我准备一下周边详尽的地图吗?如果想指定作战的话,没有这个可不行……对吧?”
“我、我立刻去准备。”
看着他的背影,刚才想哭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
集合大家的智慧,我们一定要想出能够说服师傅的好办法。
然后,我想精神饱满地向勇吾先生说『一起战斗吧,师傅!』这句话。
师傅,你发现了吗?
临战时师傅的侧脸真的是很帅的哟。那是虽然有痛苦和恐惧,但是却忍耐着这些,被为了什么而战的意志所充满的,凛然的侧脸。
我认为,那就叫做勇气。
我认为,能够露出那种表情的师傅,才是值得被称为勇者的人。
我从这样的师傅那里得到了勇气哦。
(呐,勇吾先生。勇吾先生是非常温柔的人,我真的非常感激你为了保护等级低微的我和姐姐而伤透脑筋。但是啊,勇吾先生。我并不是完全没有做好觉悟就跟出来旅行的哟。我做好了真的到紧要关头时,会和你共同战斗,共同赴死的觉悟。如果你认为我并没有那种觉悟,那你才是太过小瞧我了呢。)
我觉得我加入了这个旅行,真是太好了。
如果只是在乡下的小村子里过和平的生活,那花上一辈子都无法有这么激烈的想法。
虽然也有觉得过平凡而宁静的生活比较好的人,但对我来说,那并非是我的幸福。
我想激情地活下去,勇吾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