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四卷 停止教室的吸血鬼
  5. Life.4 高峰会议开始!
  6. 繁体版

Life.4 高峰会议开始!
2017-06-23 12:26:04

		

早晨。我和加斯帕在旧校舍旁边的林中空地进行时间暂停的修炼。
「呼————……一、一诚学长……我、我累了——」
加斯帕伸手揉着双眼。
「少说那种丧气话!我们必须实现梦想才行!」
我没理会他,照样把球丢过去。
「一诚先生,球!」
从一大早陪我们到现在的爱西亚又递了一颗球给我。
修炼的内容还是一样,丢球给加斯帕,让他把球停止在空中。
他现在差不多每二十次可以成功一次。果然练习贵在持之以恒。比起刚开始时简直是一大进步。
我一定要设法让他练到能够随心所欲控制神器(sacred gear)才行。否则无法实现我的目的!
我要赶快让他学会操纵时间暂停的能力,才能乱摸时间停止的女生!
我已经挑选好学校里的女生,停止的地点、时间以分钟为单位,安排缜密的时程表!她们落单的时间我都知道!再来就只要停止她们!只要停止她们而已啊啊啊啊啊啊!
题外话,我挑选的目标都是学校里美丽又丰满的有名女生。既然要下手,当然要挑选巨乳罗。
自从开始陪这家伙练习之后,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我忍不住会去妄想时间暂停的情境,每天都很难受。
虽说社长和爱西亚就睡在身旁,但这个和那个是两码子事。
老实说我很想趁社长睡着之役,从背后抱住她揉她的胸部……但是这样应该会惹爱西亚生气吧……
而且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社长一直到隔天放学都在钻牛角尖,根本不肯听我说话。
我本来以为社长真的讨厌我,还由衷感到难过。后来社长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地恢复原本的态度,但是仔细想想,我总是让社长伤心。
嗯?手臂好像怪怪的,只有手臂动弹不得。应该是加斯帕不小心把我的手臂停止了。
「噫、噫——对、对不起————!」
他蹲在地上缩成一团。我一边苦笑一边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就算停止我也不用介意。你现在还在修炼,而且能力尚未成熟,所以没关系。不过如果全身都被停止,确实有点伤脑筋。但是你把我停住的次数也渐渐变少罗?继续加油吧。」
我没有责怪加斯帕,反而安慰他。
但是加斯帕以复杂的表情说道:
「……无、无论是身为拥有神器(sacred gear)的人类,还是身为吸血鬼,我都是个半吊子,只会给大家添麻烦……如、如果我可以充分掌控自己的力量就好了……我、我真是个在任何方面都不上不下的家伙……呜呜……」
啊啊——他又哭了。
……仔细想想,他和朱乃学姊都是由不同种族的父母生的混血,因而怀疑自己、讨厌自己……
虽然无法深切理解,但是我知道他们一路走来一直背负重担,为此吃了很多苦。
可是我——
「加斯帕!我很喜欢你喔!不用在意!在你闷闷不乐之前,先把苦闷的心情对我述说!想太多就输了!这样比较简单明了,我也比较喜欢这样!」
我也只能对他这么说。这是我的真心话。无论朱乃学姊的真实身分,还是加斯帕的血统,我都没有理由讨厌他们。
好,好吧,加斯帕是有点畏首畏尾,偶尔让人有点烦,但是我不讨厌他。
「同样身为社员,又是莉雅丝社长的眷属,我们是伙伴!尽管来吧!」
我抬头挺胸说得很直接。虽然我不会说什么动听的话,但是无论如何只要态度太方就对了。如果我表现出我的不安,这个家伙也会跟着消沉。我是这个家伙的学长,必须在前面带领他才行!好吧,以恶魔来说他的资历比较久没错。
加斯帕看见我的态度,擦乾眼泪站了起来。
「一诚学长,我、我会加油的……!」
「好!在上课之前再练一百球吧!」
「我知道了!那、那么我戴上这个纸袋提升力量——」
「住手!我们家的爱西亚看见你那种模样会哭的!」
爱西亚和加斯帕的头上都浮现问号。嗯,我绝对不会让爱西亚看见纸袋加斯帕!说我保护过度也无所谓!
「加油!一诚先生、加斯帕!」
「加斯帕!连美少女学姊爱西亚都帮你加油,再加把劲吧!」
「好、好的————!谢谢你,爱西亚学姊————!」
于是练习再度开始。
加斯帕!跟我一起练习吧!然后还要帮我停止女生喔!
不过我独自心想——真希望有人可以当我们的师父、老师。难道就没有一个精通神器(sacred gear),、对龙也很了解的人吗?
一名黑色羽翼的男子突然浮现脑中……但是我立刻摇摇头打消这个念头。不可能!那家伙是我们的仇敌。但是……他的知识的确是货真价实。
如果有「老师」的指导,我们应该可以变得更强。
—○●○—
「——好了,该走了。」
听见社长这句话,在社办集合的神秘学研究社社员纷纷点头。
没错,今天是三大势力会谈的日子。这一天终于来临。
会场位于驹王学园新校舍的教职员会议室。今天是假日。开会时段则是在深夜。
听说各阵营的领袖都已经在新校舍的休息室等候。
更重要的是强力结界完全笼罩这所学园,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当然,在会谈结束之前,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天使、堕天使、恶魔的军队在外面将结界团团包围。根据探查情况的木场表示,现场充满一触即发的气氛。
如果今天的会谈出了什么差错,或是协议破裂,很有可能当场演变成战争……
好、好可怕!情况真的相当不得了。虽然我的感觉依然不是很确切,但是今天很重要,我也得振作才行!
我们跟着社长准备离开房间。
「社、社长!各、各位————————!」
一个纸箱被留在社办。里面当然是茧居吸血鬼。
「加斯帕,今天的会谈很重要,你还没办法控制时间暂停的神器(sacred gear),不能参加喔?」
社长温柔地告诉他。
的确,还无法使用神器(sacred gear)的加斯帕如果受到什么刺激,干扰会谈中的诸位大人,事情会变得很严重。所以这个家伙留下来看家。
「加斯帕,你乖乖待在这里吧。」
「是、是的,一诚学长……」
「我把我的掌上型游戏主机留在社办,你想玩也可以,还有零食可以吃。纸袋我也留在这里,觉得孤单寂寞时尽管拿起来戴吧。」
「好、好的————!」
好。我也点点头,跟在社长后面离开房间。
微笑的木场对我说道:
「一诚同学,你果然很会照顾人。」
「包在我身上,不过是个学弟,总会有办法的!」
虽然我回答得很有自信,不过是在逞强。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担心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帮忙加斯帕。
—○●○—
叩叩。社长敲了会议室的门。
「打扰了。」
社长打开门,只见——
会议室里放着一张特别准备的桌子,看起来相当豪华。几位熟面孔已经围着桌子坐下。寂静笼罩现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我感到极度紧张,咽下一口口水。爱西亚也不安地抓着我的衣角。为了让她放心,我轻轻回握她的手。
恶魔方面代表,瑟杰克斯陛下和利维坦陛下。啊,葛瑞菲雅负责招待,站在茶水推车旁边待命。
天使方面代表是金色羽翼的米迦勒先生和没见过的天使小姐,一般的天使羽翼果然是白色。话说回来,她长得真美。简直是天使级的美貌!啊,她的确是天使。
堕天使方面代表,长着六对黑色羽翼的阿撒塞勒,以及——「白龙」(Vanishing Dragon)瓦利。
阿撒塞勒一看见我,便愉快地扬起嘴角。喔喔,他今天穿的不是夏季和服,而是装饰精致的黑色长袍。毕竟这桓场合不太适合夏季和服。
瑟杰克斯陛下和利维坦陛下也穿着装饰华美的服饰。
「这是我的妹妹,以及她的眷属。」
瑟杰克斯陛下向其他阵营的大人物介绍社长。社长也点头致意。
「他们在之前的可卡比勒袭击事件里,表现得相当活跃。」
「我听过报告了。再次郑重向几位致谢。」
米迦勒先生向社长道谢。社长表现得很冷静,只是再次点头。
「抱歉了,我方的可卡比勒给各位添麻烦。」
阿撒塞勒虽然这么说,看起来没有过意不去的样子。那是什么态度。
社长的嘴角也开始抽搐。
「你们坐那边吧。」
接到瑟杰克斯陛下的指示,葛瑞菲雅示意要我们坐到墙边的椅子上。苍那会长已经坐在那里。
社长坐在会长身旁,然后把我拉到她的身边坐下,接着朱乃学姊、木场、爱西亚、洁诺薇亚、小猫依序坐下。
见我们就座,瑟杰克斯陛下开口:
「既然所有人都到齐了,我先确认一项会谈的前提条件。目前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最重要的禁止事项『神不存在』。」
嗯?会长也知道吗?——如此心想的我看向会长,但是她看起来并不惊讶。大概是事前听社长或是姊姊利维坦陛下说过了吧?
表现得一如往常的葛瑞菲雅大概也知道了。
「那么,我就当作各位都知道这件事,接着谈下去。」
于是以瑟杰克斯陛下这句话,开始三大势力的会谈——
会谈进行得相当顺利。
「就是这样,我们天使——」
先是米迦勒先生开口。
「是啊,或许这样比较好。再这样下去,三大势力确实会一起走上灭亡之路—」
瑟杰克斯陛下也有发言。
「不过我们倒是没有坚持的必要。」
阿撒塞勒偶尔会冒出这么一句话,让场面为之降温,不过我觉得这位堕天使的总督好像以故意制造这种气氛为乐。
喔喔,各位大人物在谈论有点复杂的话题,不过老责说,内容我实在听不太懂。毕竟我身为恶魔的资历太浅,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恶魔、天使、堕天使正在针对三方的事情进行重要的会谈,但是我根本无法理解。不,我觉得听不懂也应该记住内容,但是脑袋处理不来……
嗯——……在此枯坐也不是办法,所以我看向身旁社长的胸部。
啊啊,社长的胸部……好大啊——身为一个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的人,我觉得该是知道尝起来什么味道的时候了……但是想更进一步却是如此困难。
发现我盯着她的胸口,社长不禁苦笑。她牵起我的手,握在自己手中。社长的手徽抖——她在紧张吗?
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谈,而且等一下还要报告,会紧张也是当然的吧。就算她是社长,一样会紧张。更何况又是在自己的哥哥面前,而且还有其他代表在场,绝对不能说错话。而且大家都说这说不定是场名留青史的会谈。
我也默默回握社长的手。社长,如果这样能够帮助你,就让我出点力吧。
我会一直站在社长这一边。
(哎呀哎呀,社长和一诚在会谈之中还是这么恩爱。)
朱乃学姊面带微笑轻声说道。
(我是透过握手从一诚那里得到勇气。果然还是这样最有效。)
社长!我很荣幸!你若是需要我的勇气,请尽管拿去!
话说社长和朱乃学姊不知何时合好,真是太好了。我也松了一口气。会谈继续进行,终于轮到社长上场。
「那么莉雅丝,差不多该请你说一下上次的事件。」
「是的,路西法陛下。」
经过瑟杰克斯陛下的提点,社长、会长、朱乃学姊站了起来,开始说起前一阵子发生的可卡比勒之战的经过。三大势力的代表专心聆听。
社长保持冷静,淡然述说自己经历的事件概况。大概是因为极度紧张,她的手还是有点发抖。
自己的发言可能会对三大势力遥成某种改变。不管社长再怎么大胆,这里的气氛果然很难熬吧。社长毕竟是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子。
听到社长的报告,各阵营的领袖有的叹气,有的皱眉,有的微笑——反应各有不同。
「——以上就是我,莉雅丝·吉蒙里,以及眷属恶魔所遭遇的事件始末。」
报告完毕之后,听到瑟杰克斯陛下说声:「辛苦你了,回座吧。」社长终于可以坐下。辛苦你了,社长!
「谢谢你,莉雅丝☆」
利维坦陛下也对社长眨眨眼睛。
「好了,阿撒塞勒。听过她的报告之后,我想知道堕天使总督的意见。」
藉由瑟杰克斯陛下的发问,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黑发的总督身上。
阿撒塞勒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开口:
「之前的事件是我们堕天使中枢组织『神子监视者』(grigorl)的干部可卡比勒,瞒着其他干部以及我这个总督,独自发动的行动。我们也派了『白龙皇』加以处理。之后在组织的军法会议,将可卡比勒处刑。他接受的是在『地狱最下层』(Cocytus)执行的永久冷冻之刑。那个家伙不来了。关于这些的说明,不是已经全部写在前阵子传送给你们的资料上了吗?那就是全部。」
米迦勒先生叹口气说道:
「以说明而言是属于最差劲的那种——但是我也知道,你个人不想和我们发生严重的冲突。我想问你这是不是真的?」
「是啊,我对战争没兴趣。可卡比勒也为此对我多加指责。你们那边的报告当中不是也有提到吗?」
没错,正如阿撒塞勒所说,可卡比勒在当时说了自己的老大不少坏话。
他说——阿撒塞勒对战争的态度不积极,只对神器(sacred gear)有兴趣。
接着是瑟杰克斯陛下询问阿撒塞勒:
「阿撒塞勒,我想问你一件事,为什么你这几十年来一直在收集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收集那些人类是想增强战力,可能对天界或我们发动战争……」
「没错,等了许久你都没有发动战争。听说你得到『白龙』(Vanishing Dragon)的时候,我们还特别提高警戒。」
米迦勒先生的意见好像也和瑟杰克斯陛下一样。
听到他们两位的意见,阿撒塞勒也忍不住苦笑:
「那是为了研究神器(sacred gear)。既然这样,要不要我送你们一些研究资料?不过虽然说我在研究,也没打算靠那些发动战争。都什么时候了,我早就对战争失去兴趣。我对现在的世界十分满意。我还特地对部下千交万代『不准插手人类世界的政治』喔?我不打算介入宗教,也不打算影响恶魔业界。真是的——看来我的信用在三方之中也是最糟的。」
「这个当然。」
「是啊。」
「没错没错☆」
瑟杰克斯陛下、米迦勒先生、利维坦陛下都有同样的看法。堕天使的总督大人到底有多不受信任……
阿撒塞勒听到他们的意见,一脸无趣地挖起耳朵:
「啧。我还以为你们应该比神和前任路西法好一点,结果还是一群麻烦的家伙。再继续偷偷摸摸研究也不合我的个性。好啦,我知道了——不然我们就缔结和议吧。反正你们本来就有这个意思吧?天使和恶魔双方都是?」
——
和议。也就是说要共同追求和平吧?
阿撒塞勒的发言,让各阵营为之惊愕。
就连我身旁的社长,以及社长身旁的会长都相当震惊。看来阿撒塞勒的和平发言很值得惊讶。没想到这个家伙会如此提议——的感觉吧。
好吧,就连我这个不太了解情势的家伙,也觉得一个势力的老大说出这番话很不得了。说不定我正在见证历史性的一刻?
原本被阿撒塞勒的话吓到的米迦勒先生露出微笑:
「是啊,我和恶魔方面原本部打算向神子监视者(grigorl)提出和议。三方鼎立的制衡关系再这持续下去,只会对现在的世界有害。身为天使长的我好像不太适合说这种话——不过战争的根源,神和魔王都已消失。」
之前我已经听米迦勒先生说过,想要和平共处。
阿撒塞勒听到米迦勒先生的话,忍不住笑了:
「哈!那个死脑筋的米迦勒大人竟然会说这种话。以前明明动不动就把神挂在嘴边。」
「……我们的损失很大。但是一直追求已经不在的东西,也不是办法。我们的使命是指引人类,我们今后也会继续看顾、带领神的子民,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我们炽天使(seraph)的成员也一致这么认为。」
「喂喂,你这么说会『堕落』吧?不过——话虽如此,现在『系统』是你继承吧。真是个美好的世界,和我们『堕落』时截然不同。」
总觉得都是些我听不懂的专业术语,似乎是层次很高的玩笑。
瑟杰克斯陛下也提出相同的看法:
「我们也一样。为了在魔王已经不在的状况让种族得以延续,恶魔也必须向前迈进。我们也不希望发生战争——若是再次爆发战争,恶魔就会灭亡。」
阿撒塞勒也赞同瑟杰克斯陛下的说法。
「没错。再次爆发战争,三大势力这次将会同归于尽。然后对人类世界也会造成重大的影响,使得世界灭亡。我们已经无法再发动战争。」
原本态度轻佻的阿撤塞勒表情变得认真:
「你以为没有神的世界是错误的吗?你以为没有神的世界将会衰退吗?很遗憾的,事情并非如此。你我现在都像这样活得好好的。」
阿撒塞勒展开双手:
「——没有神,世界依然会继续运作。」
——我觉得光是这句话,就让我约略了解整个情况。
神不在之后,我还是活在这个世界。感觉其他人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在一堆复杂的话题里,阿撒塞勒那句「没有神世界依然会继续运作」深深烙印在我的脑中。
之后会谈进入今后的战力等议题。好像是在确认目前的兵力、如何应对各阵营,以及未来的势力版图等等。
感觉紧绷的气氛稍为缓解。大概是因为各个势力都表明不希望发生战争的缘故吧?
「——那么,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瑟杰克斯陛下此话一出,几位大人物都深深吐出一口气。看来重要的事大致谈完了。
距离会谈开始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吧?感觉好像过了很久。我实在很不习惯这种场面,活动身体对我来说轻松多了。
葛瑞菲雅开始送上茶水,这时米迦勒先生看着我说道:
「那么,既然会谈得到相当不错的结论,差不多可以听听赤龙帝先生的意见了。」
这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我身上。哇啊!我、我不禁紧张起来。话说他还记得之前在神社答应过我的事啊。真不愧是天使长大人!
我想问米迦勒先生的事——我面对爱西亚,下定决心。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已经在家里向爱西亚确认过了。
「爱西亚,我可以向米迦勒先生询问你的事吗?」
「若是一诚先生想问,我无所谓。因为我相信一诚先生。」
爱西亚带着微笑答应我。所以我非问不可。
「你们为什么放逐爱西亚?」
听到我向米迦勒先生提出的问题,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像是在说「为什么在这种时候问这个问题」。
非常抱歉。可是我就是想问天使方面这个问题。
——爱西亚对神的信仰那么坚定,为什么教会要放逐她?
比起杀了爱西亚的堕天使,我更加无法原谅天使方面的做法。
米迦勒先生以诚恳的态度回答:
「关于这件事,我只能说深感抱歉……在神消失之后,只有掌管庇佑、慈悲,与奇迹的『系统』得以留存。这个『系统』简单来说,就是引发神给予的奇迹。神创造『系统』,藉此为地上带来奇迹。驱魔仪式、十字架等圣具带有的功效,这些都是仰赖『系统』的力量。」
原来如此,我们恶魔碰到十字架会受伤也是「系统」的影响啊。于是我继续追问天使的领导者:
「神不在了,所以那个……『系统』出了问题……是吗?」
米迦勒先生点头回应我的问题:
「老实说,除了神以外很难操控『系统』。以我为中心的『炽天使』(seraph)集合所有成员之力,好不容易启动『系统』……但是和神健在时相比,给予信仰神者的庇佑和慈悲变得不够周全——很遗憾的,我们能够救赎的人非常有限。」
这么说来,可卡比勒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因为神不在了,能得到救赎的人数有限——等等。
「因此我们必须让可能影响『系统』的事物远离和教会有关的地方。所谓可能造成影响的事物,举例来说像是某些神器——爱西亚·阿基多拥有的『圣母的微笑』(twilight healing)也包括在内。还有你的『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以及『白龙皇的光翼』(diving dividing)也是。」
「爱西亚的神器之所以不行,是因为连恶魔和堕天使都能够治愈吗?」
米迦勒先生再次给了我的问题肯定的回答:
「没错。信徒中如果有人拥有『能够治愈恶魔和堕天使的神器』,对于周遭人士的信仰会造成影响。信众的信仰是我们居住天界者的根源。因此我们将『圣母的微笑』(twilight healing)列为会影响『系统』的禁止神器(sacred gear)。另外,再举个可能造成影响的例子——」
洁诺薇亚打断米迦勒先生的话,接着说下去:
「知道神不在的人——对吧?」
「没错,就是这样,洁诺薇亚。失去你对我们来说是一大打击,但是除了我们『炽天使』(seraph)和部份上位天使,如果还有其他知道神不在的人接近和本部直接相连的场所,会对『系统』造成重大影响——非常抱歉。我们只能将你和爱西亚·阿基多打成异端。」
米迦勒先生对爱西亚以及洁诺薇亚低下头——
喔喔,天使领导者在向爱西亚和洁诺薇亚道歉!两名当事人也瞪大眼睛。这确实是让人有点不知该如何反应。但是洁诺薇亚立刻摇头,露出微笑:
「不,米迦勒大人,您不需要道歉。我也是受教会养育到现在的人,虽然当时感觉教会有些满不讲理,但是知道理由之后也就不在意了。」
「你转生为恶魔,同样也是我们的罪孽。」
「没关系……我多少有些后悔,但是过去服侍教会时不能做的事、加以封印的事,现在都成了缤纷的色彩妆点我的日常生活。这样说或许会惹恼其他信徒……但现在的我对于这样的生活相当满意。」
洁诺薇亚,她是这么看待和我们在一起的生活啊……
虽然有点太过不谙世事,但是果然不是坏女孩。
爱西亚也双手合握说道:
「米迦勒大人,我现在也感到很幸福,因为身边有很多珍视的人。而且现在能够见到我崇拜的米迦勒大人,还能与您交谈,更是让我感到荣幸!」
米迦勒先生听见爱西亚和洁诺薇亚的话,露出放心的表情:
「不好意思。感谢你们的宽大胸怀。杜兰朵就交给洁诺薇亚了。既然是瑟杰克斯的妹妹的眷属,总比让其他功夫不到家的人使用来得安全。」
这时爱西亚发现阿撒塞勒盯着她,忍不住抖了一下。
「我们的部下好像欺骗那个女孩还杀了她吧。我也接到相关报告了。」
我明确地对阿撒塞勒开口:
「没错,爱西亚死过一次。我、我虽然也被堕天使杀过,不过重要的是爱西亚!或许是发生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但是爱慕你的女性堕天使为了你,曾经杀死爱西亚。」
我知道在这次会谈里,我根本没有发言权。刚才那是米迦勒先生给我的特别待遇,现在完全是我出自私怨的发言。
「冷静一点,一诚。」
社长也在我身旁劝阻我。
不好意思,社长。唯有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得说清楚……
「我们堕天使,确实会收拾那些可能造成危害的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以一个组织而言这样很正常吧?能够事先得知哪些对象未来可能成为外敌,就会想加以收拾,因此让你死过一次。理由是你一个没有任何才能的人类要是无法完全控制赤龙帝的力量而失控,可能会对我们以及世界造成不良影响。」
「所以我现在成了恶魔。」
「你不喜欢啊?至少你周遭的人对于你变成恶魔应该很高兴才对啊?」
社长、瑟杰克斯陛下,还有我的伙伴,确实都对我加入恶魔阵营感到很高兴。正如同阿撒塞勒所说,如果我还是人类,真不知道德莱格的力量会变成怎么样。现在的我已经变成恶魔还是无法完全掌控,照此看来凭我生前的能耐肯定会更惨。
「没、没有不喜欢!我知道自己身边都是些好人,对我也都很好。但是!」
「事情都过了这么久,我现在道歉也只是马后炮。所以我会以只有我才办得到的方式来满足你。」
咦?我不懂阿撒塞勒想说什么。什么意思?
「好啦,差不多也该来听听除了我们以外,可能对世界造成影响的人有什么意见了。也就是两位无敌的龙先生。我先问瓦利,你想怎么处置这个世界?」
对于阿撒塞勒的问题,白龙皇瓦利笑着说道:
「我只要能和强者战斗就行了。」
……这家伙的回答真的没问题吗?他真的只喜欢战斗?不过好像也会给旁人带来困扰。阿撤塞勒又将视线转向我:
「那么赤龙帝,你又是如何?」
这个嘛……我搔着脸颊回答:
「老实说,我不太清楚。该怎么说,听到太多复杂的事让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原本光是照顾我的恶魔学弟,就已经搞到焦头烂额,突然跟我说起世界的事,我也没什么感觉。」
这是我最直接的感想。跟我说世界如何如何,我真的没什么感觉。
「但是你也是力量足以撼动世界的人之一。如果你不做出抉择,包括我在内,各势力的领导者都很难做事。」
阿撒塞勒对我这么说,我也很伤脑筋。
「兵藤一诚,那么我把事情简化到匪夷所思的程度解释给你听。如果我们打起来,你也必须站上舞台战斗。这样一来你就没办法和莉雅丝·吉蒙里上床罗。」
「——!」
他、他说……什么……?
「缔结和议就不需要打仗。这样一来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种族的延续及繁荣—说不定你就可以每天和莉雅丝·吉蒙里努力生小孩。怎么样?很好懂吧?打仗就没有S○X。缔结和议就可以整天S○X。你要选哪边?」
我第一次完全理解阿撒塞勒说的话!这样啊!缔结和议就可以和社长做爱吧!等等,我有办法和社长做爱吗?我的立场是这样吗?
可是!如果一直和平下去,或许总有一天可以和社长做爱!这个愿望非常重要!
「请务必让我选择和议!没错!当然是和平!和平最好了!我想和社长做爱!」
我直接说出自己的欲望,就连社长人在我身旁也顾不得。社长害羞得满脸通红。
「一诚同学,瑟杰克斯陛下在场喔。」
木场忍不住苦笑对我说道。
啊……对了。
瑟杰克斯陛下只是轻笑。这样不行。我要赶快辩解!说点认真的理由!
「呃……我是个笨蛋,会谈的内容我有九成听不懂。可是我要说的是如果寄宿在我身上的力量有那么强大,我会为了伙伴使用。社长、爱西亚、朱乃学姊,还有其他社员,如果他们遭逢危险,我就会保护他们!不过……现在的我还很弱。我只能做到这样。我想奉献自己的一切,和伙伴一起活下去——」
正当我努力表达自己的心意时,那种感觉袭来。
——身体机能瞬间停止。
没错,这是中了加斯帕的时间暂停的那种感觉。
—○●○—
「……哎呀?」
等到我回过神来,会议室里的情况有点不太一样。
米迦勒先生在窗边看着外面,瑟杰克斯陛下和葛瑞菲雅好像一脸认真在讨论什么。
「喔,赤龙帝恢复了。」
阿撒塞勒看着我开口。
「发、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环顾四周,发现有些人能动,有些人停止。大人物们全都可以动。瑟杰克斯陛下、利维坦陛下、葛瑞菲雅、米迦勒先生和阿撒塞勒,还有「白龙」(Vanishing Dragon)好像也能动。
至于社员——
「看来眷属当中能动的只有我和一诚、佑斗,以及洁诺薇亚了。」
啊,社长!太好了,你能动啊!
反观其他人,爱西亚、朱乃学姊、小猫,还有会长也停止了。连朱乃学姊也停止了……
「一诚是赤龙帝的宿主。佑斗大概是因为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的境界,拥有特异的圣魔剑,所以才没事吧?洁诺薇亚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发动杜兰朵。」
正如社长所说,洁诺薇亚手上拿着一把危险之至的剑,持续散发神圣的气焰。她似乎正要把剑收起来,将圣剑放回扭曲空间。
「我的身体隐约记住时间暂停的感觉——在差一点被停住时,我想杜兰朵的力量应该抵挡得住,看来是正确的。」
什么叫身体记住时间暂停的瞬间,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体能还是一样强得可怕……
「先不管这些了,社长,到底发生什么事?」
「好像是——」
「恐怖攻击。」
社长正打算回答我的问题,阿撒塞勒从旁插话。
——!什么,恐怖攻击——————————!攻击这个讨论今后世界情势的重要会谈?
「你看看外面吧?」
阿撒塞勒用下巴指着窗户。我走近会议室的玻璃窗——
铮!眼前突然闪过一阵闪光!喔哇!怎么了?感觉整栋新校舍都在摇晃……
「有人在攻击我们。无论哪个时代,只要势力与势力之间准备缔结和议,就会有厌恶这个状况的人们试图阻碍。」
阿撒塞勒指着外面说道。我沿着他指示的方向看去,操场上、空中都有人影。再仔细一看,那群人身穿黑色长袍,看起来像魔术师,正朝着我们发动类似魔力弹的攻击。
所幸他们的攻击似乎无法对新校舍造成打击,但是看来也没有善罢甘休的迹象。他们就是恐怖分子?目的是什么……对了,是妨碍这场会谈。
阿撒塞勒不知何时站到我身边,带着狂妄的笑容说道:
「那些就是所谓的魔法使吧。所谓魔术、魔法那类的东西,是传说中的魔术师『梅林·安布罗修斯』将恶魔的魔力体系经过独自的诠释、再建构而成……根据他们发出的魔术威力来看,每一个都具备中级恶魔等级的魔力。」
也就是说操场上的家伙比原本的我还要强罗!而且还有这么多!
「简单来说就是人类也能够发挥类似恶魔的力量。当然,他们好像还可以做些恶魔办不到的事。如果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学会魔术,那可就麻烦了。不过因为我和瑟杰克斯和米迦勒展开强力无比的防壁结界,他们的攻击无法危害这栋校舍。只是这么一来我们也无法离开这里……」
这位总督先生真是博学多闻。身为领导者,这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他在表达时还可以把事情简化到连我也听得懂。
「刚、刚才时间好像暂停了,为什么?」
「我想恐怕是利用能够转让力量的神器(sacred gear)或是魔术,强制将那个混种吸血鬼小子的神器(sacred gear)提升到禁手状态吧。尽管只是暂时性的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效果却能扩及视线范围里建筑内部的人……看来那个混种吸血鬼的潜力真的很强。不过力量似乎还没强到连我们几个领导者都能您潮住。」
真的假的!那就表示留在旧校舍社办的加斯帕被他们抓去利用了吗?
「可是你说转让?还有其他神器神器(sacred gear)具备像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这样的能力吗?」
「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同时具备近乎无限的倍增能力以及转让能力。这两种都另有具备单一能力的神器神器(sacred gear)。倍增神器神器(sacred gear)和转让神器神器(sacred gear)。所谓的『神灭具』(longinus)拥有的全都是某种能力加上另外一种能力,而且都是些原本不应该配在一起的能力。『〈神灭具〉(longinus)会不会是神建构的〈神器神器(sacred gear)程式〉里的BUG、错误导致的结果?』这是我们『神子监视者』(grigorl)的看法之一。要说得连你也听得懂的话,就是还有其他力量能够转让。」
非常感谢这样简单易懂的说明!等等——所以加斯帕真的被抓去利用了?这时社长来到我身旁:
「待在旧校舍的加斯帕成了恐布分子的武器……他们到底从哪里得到关于我的仆人的资讯……而且还在伺机破坏重要会谈的攻击行动当成战力……!简直大受侮辱!」
喔喔!红色的气焰在大姊姊全身上下流窜!好、好可怕!
「对了,包围在这栋校舍外面的堕天使、天使、恶魔的军队似乎也全被停住了。唉,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真是太可怕了。」
阿撒塞勒的手轻轻放在社长的肩上,但是社长毫不客气挥掉他的手。
被挥开的阿撒塞勒一面叹气,一面举手朝向窗户。外面的天空出现无数看似光之长枪的东西——
哗!在阿撒塞勒向下挥手的同时,光之长枪化为阵雨,朝那群魔术师落下。
恐怖分子展开防御障壁,但是光之长枪轻易将其贯穿,一举解决那些魔术师!呜哇!超强的————————————!瞬间解决!
操场上到处都是魔术师的尸体!一下子就变成尸横遍野的凄惨景象!话说总督先生也太强了吧!光是一击就能歼灭敌人,是哪来的怪物?而且他也不像在攻击,只是轻轻挥手就解决了耶?
「这所学园由结界包围。尽管如此,这些家伙还是出现在结界里,这就表示有人在校地连接外面的转移魔法阵和传送门。无论如何,要是『停止世界的邪眼』(forbidden balor view)的效果继续提升,说不定我们之中也会有人被停止。他们大概是想靠这阵猛攻让我们留在这里,一旦我们的时间暂停就连同校舍一起葬送吧。对方似乎派了不少兵力过来。」
在阿撒塞勒的视线前方,操场各处出现魔法阵,发出诡异的光芒。一群打扮如同刚才阿撒塞勒解决的魔术帅的家伙从魔法阵里现身。那些根本就是魔术师吧?又出现罗?又来了这么一大票是怎么回事!
「打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重复这个情况,无论我们打倒多少人都会出现。不过无论是时机还是恐怖攻击的方式,都可以看得出敌人之中应该有个详知我们内情的家伙存在。搞不好我们之中有叛徒?」
阿撒塞勒叹了口气,看起来很无奈。叛徒?不要说那种吓人的话好吗?
「不能逃离这里吗?」
听到我的问题,阿撒塞勒摇摇头:
「我们不会逃。如果不解开笼罩整间学园的结界,我们就出不去。但是解开结界很有可能对人类世界造成危害。我正在等对方的老大出现。暂时在这里固守一阵子,说不定对方就会按捺不住而露脸。真想早点知道幕后黑手是谁。而且要是随便杀出去大闹一场,反而正中敌人的下怀。」
也、也太过气定神闲了。也就是要等到对方自己露出真面目罗!
「正如同他所说,我们首脑们在调查过程中无法行动。不过目前的首要目的,是到成为恐怖分子活动据点的旧校舍,把加斯帕抢回来。」
瑟杰克斯陛下也这么说道。原来如此,先把目前来说最危险的因素解决就对了?如果连魔王陛下他们几位领袖也中了时间暂停,害我们遭受攻击就糟了!
「兄长,让我去吧。加斯帕是我的仆人。我会负责把他抢回来。」
社长如此表示,眼神当中带着坚强的意旨。瑟杰克斯陛下轻笑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自己妹妹的个性我还算清楚。不过——你打算怎么到旧校舍?新校舍外面有一大群魔术师,一般的转移魔法会被挡下。」
「旧校舍那里——我当作根据地的社办里还放着未使用的剩余棋子『城堡』(rook)。」
「原来如此,『入堡』啊。他们应该会觉得我们会以一般的方式抢回加斯帕,这招应该可以出其不意,领得先机吧。」
我听说过入堡——能够瞬间交换「国王」(king)与「城堡」(rook)的位置的技巧。是排名游戏中的特殊招式之一。
也就是说,社长能够瞬间转移到旧校舍的社办!好厉害!真不愧是社长!
如果使用瞬间移动,不用到外面也没问题!可以一口气冲进敌阵的中心!这下子敌人也会吓一跳吧!阿撒塞勒所说的幕后黑手可能也会吓得跑出来!
「好。但是你一个人去太鲁莽了。葛瑞菲雅,透过我的魔力方式使用『入堡』可以转移好几个人吧?」
「这个嘛,看来这里只能展开简易术式,不过除了大小姐之外,应该还可以让另外一位一起转移。」
「莉雅丝和谁……」
「瑟杰克斯陛下,我也要去!」
我举手提议。他是我的宝贝学弟,我要和社长一起去救他!
瑟杰克斯陛下的视线先是看向我这边,然后又移到阿撒塞勒身上:
「阿撒塞勒,听说你之前在研究如何暂时随意控制神器(sacred gear)的力量?」
「是啊,确实有这么回事,怎么样?」
「你的研究能够帮助赤龙帝控制能力吗?」
「…………」
瑟杰克斯陛下的问题让阿撒塞勒陷入沉默。不过堕天使的总督在怀里掏了一番——
「喂,赤龙帝。」
阿撒塞勒在叫我。
「我、我叫兵藤一诚!」
「那么兵藤一诚,把这个拿去。」
他丢了什么东西给我。我接住一看——是类似手环的东西。上面刻了一行又一行未曾见过的文字。给我装饰品做什么?正当我满心讶异时,阿撒塞勒说道:
「那个手环能够稍微抑制神蹶的力量。找到那个混种吸血鬼之后就把手环套在他手上,多少能够帮助控制他的力量。
「可是有两个?」
没错,有两个手环。一个是加斯帕,那么另外一个——
「另外一个是给你的。你也还不能完全掌控『红龙』(Welsh Dragon)的力量吧?那就戴上那个。如果只是短时间,甚至能让你变成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不需支付代价。那个手环可似代替代价。」
——!真、真的假的?戴上这个手环我就可以使用禁手(balance breaker)了?
「副作用是施加在你身上的封印也会暂时解开。我记得你身为『士兵』的力量也被封印了吧?」
他从哪里知道这件事?虽然我是消耗八颗棋子转生而成的「士兵」,但是我本身的能力还无法适应棋子的力量,所以社长将棋子的力量抑制。
「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但是我相信八颗棋子的比例上应该是德莱格七,你一吧?不,说不定是七.九比〇.一。『升变』也是让德莱格发挥真正的力量必须的基本作业程序。无论如何,解开封印就等于同时解放德莱格的力量,对吧,莉雅丝·吉蒙里?」
听见阿撒塞勒的问题,社长只是眯起眼睛,没有多说什么。
「你若要使用那个手环,就把它当成最后的手段。因为那个没办法调整体力的消耗,一旦解放只会造成无谓的耗损。在你装备『铠甲』的过程中,会剧烈消耗体力或魔力。」
阿撒塞勒如此补充。这样啊,因为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在真正危急时刻再变身比较好。最后阿撒塞勒再次强调:
「你要记住,现阶段的你本身只是比普通人类强一点的恶魔。即使拥有强大的神器(sacred gear),如果宿主本身一无是处就没有意义。如果对手不成熟,凭现在的你也可以只靠胡乱使用德莱格的力量取胜,但是如果碰上力量比德莱格强,或是熟知其能力的对手,要制服你并非难事。毕竟你就是自己的神器神器(sacred gear)的弱点——无法完全掌控力量就是有那么多可乘之机。你再不好好习惯自己的力量,总有一天会死。」
「我、我知道。」
没错,关于这个我有切身的了解。但是或许是因为亲耳听到别人这么说,感觉更是痛彻心扉……是啊,我知道。厉害的不是我,是德莱格。
可是这个名叫阿撒塞勒的堕天使真的很会把事情说得浅显易懂,让人很容易再次体认事实。他应该很适合担任老师或讲师吧?
「阿撒塞勒,你对神器(sacred gear)到底研究得有多深入?」
米迦勒先生一面叹气,一面询问阿撒塞勒。堕天使的总督只是露出无畏的笑容:
「有什么关系。创造出神器(sacred gear)的神已经不在罗?有个能够尽可能剖析神器(sacred gear)的家伙也比较好吧?我听说连你也对神器(sacred gear)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吧?」
「问题出在那个爱研究的家伙是你……」
两位大人物你来我往,但是得到这个手环让我感到有点高兴。
……有了这个,我就能帮上社长的忙……
葛瑞菲雅从社长的额头将刚才所说的特殊术式传给她。
「大小姐,还请稍候。」
「麻烦尽快了,葛瑞菲雅。」
在我们准备的过程当中,阿撒塞勒和白龙皇也在热烈讨论。
「瓦利。」
「什么事,阿撒塞勒?」
「你到外面吸引敌人的注意。只要白龙皇上场,应该能多少打乱那些家伙的作战计划吧。或许这招可以让情况有所变化。」
「对方应该知道我在这里吧?」
「就算是这样,他们应该没猜到赤龙帝可以用『入堡』转移到敌阵中央。吸引他们的注意多少会有帮助。」
「干脆把旧校舍的恐怖分子连同引发问题的混种吸血鬼全部轰掉不是比较快吗?」
瓦利说得极为自然。这个家伙,说那是什么话!
「我们现在要缔结和议,不准你这么做。情非得已时当然只能这样,不过对方是魔王身边的人,能救的话还是要尽量去救,也算是为了今后的关系着想。」
「知道了。」
瓦利叹了口气,接受阿撒塞勒的意见。
铮!光翼出现在瓦利的背上。那就是他的神器(sacred gear)吧。
「——禁手化(balance breaker)。」
『Vanishing Dragon Balance Breaker!!!!!!!』
语音一出,一阵纯白的气焰将瓦和团团包围!光芒平息之后,他身上已经装备散发出白色光辉的全身铠甲(plate armor)。最后面罩「唰!」罩住瓦利的脸。
——这就是禁手化(balance breaker)啊。
我的……据说是宿敌的家伙轻而易举变成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然而我还不行。即使可以也得付出代价。
瓦利看了我一眼,打开会议室的窗户,飞到空中。
瞬间——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外面发生一连串爆炸!仔细一看,魔术师大军遭到身穿白色铠甲的人蹂躏。
他在夜空中拖曳光之轨迹冲进敌阵,展现一骑当千的风范。
……好强,就连我也立刻了解到他有多强大。他完全不在乎魔术师的集中炮火,在空中飞舞,朝着操场发射大质量的波动弹。
魔术师们毫无抵抗之力,一一被消灭,但是魔法阵随即出现,送进下一批魔术师。还真是没完没了!
「阿撒塞勒,继续刚才的话题。」
瑟杰克斯陛下询问阿撒塞勒。
「喔,怎么了?」
「你收集神器(sacred gear),到底想做什么?听说你甚至找到几名『神灭具』(longinus)的持有者?神已经不在了,你还想搞什么弑神行动吗?」
听到这个问题,阿撒塞勒摇头说道:
「这叫有备无患。」
「有备无患?你才刚否定战争,现在又说这种引发不安的话。」
米迦勒先生似乎觉得很受不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和你们打仗,也不会自己挑起战争,但是——还是需要自卫的手段。不过这可不是防备你们的进攻喔?」
「不然呢?」
「——『祸之团』(Khaos Bragade)。」
「……祸之团(Khaos Bragade)?」
是个很陌生的名词,而且瑟杰克斯陛下好像也没听过,皱起眉头。
「组织名称与背景其实是最近才得知,不过之前我们的副总督歇穆赫撒就盯上那个形迹可疑的集团。他们集结了三大势力的危险分子,其中还包括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境界的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而且已经确认其中几个是持有『神灭具』(longinus)的人类。」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米迦勒先生如此问道。
「破坏与混沌。很单纯吧?他们看不惯这个世界的和平——是一群恐布分子。而且恶劣到了极点。」
那么说不定这次的恐怖攻击就是他们……?
「而且组织的头目是比『红龙』(Welsh Dragon)与『白龙』(Vanishing Dragon)更强大凶恶的其他龙族。」
「——!」
阿撒塞勒的话让在场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咦?怎么了?
「……这样啊,他开始行动了吗?『无限龙神』(Uroboros Dragon)奥菲斯——连神都害怕的龙……从这个世界形成依赖一直稳坐最强宝座。」
瑟杰克斯陛下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怎么了怎么了?所有人的表情都很郁闷。应该说是畏惧?那条叫无限什么的龙有那么厉害?最强宝座,所以他就是瓦利所说的那个最强的家伙?
正当我不知道诙如何反应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
『没错,奥菲斯正是『祸之团』(Khaos Bragade)的首领。』
铮!声音传来的同时,会议室的地板上浮现出魔法阵!是恶魔吗?
我没看过这个魔法阵!不过我对其他恶魔并不熟悉!
「是吗?原来是这样!这起事件的幕后黑手——」
瑟杰克斯陛下啧了一声。咦?怎么这么突然?
「葛瑞菲雅,赶快把莉雅丝和一诚传送出去!」
「是!」
葛瑞菲雅催促我和社长来到会议室角落,在地板上展开小魔法阵,规模正好只能容纳两个人。
「大小姐,祝您武运昌隆。」
「等、等一下,葛瑞菲雅?兄长!」
传送的光芒逐渐笼罩我和社长——
Khaos Brigade.
社长和一诚同学消失在传送魔法阵后,我——木场佑斗眼前,随即发生难以置信的事。
看见出现在会议室地板的魔法阵,三大势力的首领无不为之惊愕。
不,阿撒塞勒笑了,瑟杰克斯陛下则是一副痛苦的模样。
「——那是利维坦的魔法阵。」
咦……?听见瑟杰克斯陛下的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至少据我所知,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的魔法阵并非这个样貌。
那么这到底是——我的疑问立刻获得解答。
「我在梵蒂冈的书上看过——那是旧魔王利维坦的魔法阵。」
洁诺薇亚指着魔法阵说道。
……原来如此,我听说过这回事。原来他们还活着。
魔法阵当中出现一名女子。她穿着胸前敞开,裙摆开高衩的礼服。
「你好,现任魔王瑟杰克斯大人。」
女子以无所畏惧的语气问候瑟杰克斯陛下。
「前任利维坦的血统继承人,卡特蕾雅·利维坦。这是怎么一回事?」
瑟杰克斯陛下如此说道。果然是旧魔王的族人吗!
我曾经听说在旧四大魔王消灭,恶魔准备推举新魔王时,有一派人马坚持抗战到最后,那就是旧魔王的血统继承者。
据说战后的恶魔战力已经极为贫弱,还是使出最后的力量,将鹰派的旧魔王军体系成员全都赶到冥界的角落。
之后以延续获族为中心思想的新政权就此成立,也就是现在的四大魔王陛下。
女子——据说继承旧利维坦血统的卡特蕾雅·利维坦露出挑衅的笑容:
「旧魔王派的人几乎全都决定协助『祸之团』(Khaos Bragade)。」
——!怎么会有这种事……到了这个时候,旧魔王派竟然——
「新旧魔王双方正式决裂啊。恶魔也满辛苦的。」
阿撒塞勒露出事不关己的笑容。
「卡特蕾雅,你这句话我可以照单全收吧?」
「没错,瑟杰克斯。这次攻击就是由我们负责。」
「——政变是吗?」
没错,这是政变。旧魔王派对现任魔王派的叛乱。竟然在这种时候、这种场面做出这种宣言……而且他们还帮助那群恐怖分子。
「……卡特蕾雅,为什么?」
「瑟杰克斯,我们只是想到和今天这场会谈的目的正好相反的方向。既然神和前任魔王都不在了,那么更加应该改革这个世界,这就是我们的结论。」
神不在了,三大势力的和议,这些他们全都知道,才会发动这次政变吗?
而且她们的思维和在场的几位众人完全相反。
「奥菲斯那个家伙有想到那么长远的事吗?我实在不这么认为。」
听了阿撒塞勒的问题,卡特蕾雅只是叹气。
「他的任务只是提供象征力量的身分,用来集结战力。我们是要借用他的力量,先毁灭这个世界,然后再重新建构——新世界将由我们掌管。」
竟然会有这种事。在外面作乱的那些魔术师也赞同他们的做法吧。
如果阿撤塞勒刚才的发言属实,除了旧魔王派、魔术师以外,堕天使和天使方面也有背叛者。
……他们就那么讨厌和议吗?瑟杰克斯陛下露出讽刺的笑容。
「……天使、堕天使、恶魔当中的背叛者齐聚一堂,想要得到只属于自己的世界、由自己统治的新地球是吧?统领那些人的正是『无限龙神』(Uroboros Dragon)奥菲斯。」
首领是连神都害怕的最强龙族——
传说中他比「红龙」(Welsh Dragon)、「白龙」(Vanishing Dragon)还要强,拥有无限的力量,有如神一般的龙——
「卡特蕾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于赛拉芙露陛下的呐喊,卡特蕾雅以充满憎恨的眼神回应。
「赛拉芙露,你抢走了我的『利维坦』宝座,竟然还有脸说这种话!我是利维坦血脉的正统继承者!魔王应该是我才对!」
「卡特蕾雅……我、我!」
「赛拉芙露,放心吧。今天我要在这里杀了你,抢回魔王利维坦的称号。然后我们会让奥菲斯成为新世界的神。他只要当个象征就可以了。剩下的『系统』和法制、理念,我们都会建立。米迦勒、阿撒塞勒,还有路西法——瑟杰克斯,你们的时代到此结束。」
卡特蕾雅这番话让瑟杰克斯陛下、赛拉芙露陛下、米迦勒大人的表情都蒙上阴影。
然而——只有一个人笑得很愉快。
「哼……哼、哼、哼、哼!」
只有他——
打从心底感到可笑——
露出有如顽童的邪恶笑容。
「阿撒塞勒,有什么好笑的?」
卡特蕾雅的表情和举止带有明显的怒意。
「哈哈哈。你——不,你们这些家伙众在一起想要改革这个世界是吧?」
「就是这样。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阿撒塞勒。这个世界——」
「已经腐败了?人类很愚蠢?地球会毁灭?喂喂喂,现在不流行这一套罗?」
阿撒塞勒捧腹大笑。卡特蕾雅的眼角开始抽搐。
「阿撒塞勒,你也有问题。明明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竟然满足于现在的世界……」
「随便你怎么说。你们的目的实在陈腐到让我受不了。可是就是这种人才厉害,真是有够伤脑筋。利维坦的后裔,你刚才说的可是第一个死的敌方角色的台词喔?」
「阿撒塞勒!不准瞧不起我们!」
暴怒的卡特蕾雅全身上下冒出魔力气焰。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瑟杰克斯、米迦勒,我来对付她。你们别动手喔?」
阿撒塞勒站了起来——面对战斗的堕天使总督似乎越来越激动,开始发出晦暗的气焰。  「…………卡特蕾雅,你不打算投降吧?」
这是瑟杰克斯陛下的最后通牒。卡特蕾雅摇摇头:
「是啊,瑟杰克斯。你是个好魔王,不过不是最好的魔王。所以我们要当上新的魔王。」
「这样啊。真遗憾。」
看见两入确认之后,阿撒塞勒举手朝着窗户。
轰!一记光力攻击将窗边一起炸飞!太夸张了!
阿撒塞勒展开六对黑色的羽翼。羽毛的颜色比夜色还要漆黑——
「旧魔王利维坦的后裔。『末日巨兽』之一。算是个不错的对手。卡特蕾雅·利维坦,要不要和我来场末世之战啊?」
阿撒塞勒下了魄力十足的战帖,卡特蕾雅也以桀傲不逊的笑容回应:
「正有此意,堕落天使的总督!」
嗡!阿撒塞勒与卡特蕾雅·利维坦飞离现场,在操场上方的高空展开光与魔的攻防战。
双方的气焰质量极为惊人,层次和我们完全不同。
我苦思该如何行动,但是既然情况已经演变至此,要不就是保护魔王陛下,要不就是去找社长吧。
这时瑟杰克斯陛下对我说道:
「木场佑斗。既然阿撒塞勒和卡特蕾雅打起来,损害可能会扩大。为了尽可能不让外界受害,我和米迦勒要待在这里持续强化包围这所学园的结界。葛瑞菲雅正在分析传送魔术师用的魔法阵,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在她分析完成之前,收拾外面那些魔术师吗?」
陛下命令我去讨伐魔术师。魔王陛下直接下达的命令。真是无上的光荣!
「是。」
「谢谢。幸好妹妹的骑士(knight)是你。请你为了妹妹和伙伴充分发挥禁手(balance breaker)的力量吧。」
「是!洁诺薇亚,和我一起来!」
「是啊,我也是莉雅丝·吉蒙里的『骑士』(knight)。木场佑斗,我认为我们两个连袂出击才是正途。一起上吧。」
我和洁诺薇亚互相点头,拔剑杀向操场。
—○●○—
「喝!」
我的圣魔剑将魔术师的身体连同防御障壁的魔法斩裂。
这已经是第几个了?我已经砍杀不少魔术师,但是立刻又有新的刺客从魔法阵出现。
「真是没完没了。」
唰——————!圣剑杜兰朵随着斩击发出波动,整个操场满目疮痍。她的攻击杀了许多魔术师。
洁诺薇亚,请你更加爱惜学校好吗?还是杜兰朵真的那么难以操控?
铮!轰!轰——
空中传来阵阵巨响以及眩目的闪光。我抬头一看,阿撒塞勒与卡特蕾雅·利维坦展开激烈的攻防战。
阿撒塞勒制造出好几把长度远远高过身高,相当粗的光之长枪,朝卡特蕾雅扔去。卡特蕾雅在空中张开好几道防御魔法阵,挡住光力攻击。
双方的攻防余波对操场造成严重的破坏。如果魔王陛下他们没有保护新校舍,建筑物肯定完全倒塌了。
幸好这所学校的校地完全包在强力的结界里,否则周遭的住宅区也会受害。
每次阿撒塞勒或是卡特蕾雅闪开的强力攻击撞上结界防壁,我就会吓出一身冷汗。
以实力来说应该是阿撒塞勒比较强,但是卡特蕾雅撑得比我想像中的还要久。
照理来说卡特蕾雅应该也有眷属恶魔仆人,但是听说旧魔王派不承认现在的恶魔采用的「恶魔棋子」(evil piece)。
卡特蕾雅大概没有辅佐她的「皇后」(queen),也没有守护她的「骑士」(knight)吧。
这样的卡特蕾亚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然后吞下瓶中看似小黑蛇的物体?
瞬间——轰!空间剧烈震动,力量波动席卷整个驹王学园。
卡特蕾雅全身散发的魔力随之高涨,荡漾令人毛骨悚然的气焰。质量甚至直逼瑟杰克斯陛下和赛拉芙露陛下……她刚才吞下的那条蛇到底是……?
阿撒塞勒朝卡特蕾雅掷出无数的光之长枪,但是她举起右手一挥,毫不费力地让长枪消失。怎么可能!堕天使总督阿撒塞勒的力量,以今天在场的几位大人来说也是数一数二!
然而我的眼前,发生更加惊人的事。
正当阿撒塞勒在空中与卡特蕾雅交战时,出乎意料的攻击从旁袭击堕天使的总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