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5. New Knight&New Rival.
  6. 繁体版

New Knight&New Rival.
2017-06-23 12:26:04

		

——我只想活下去。
一个人逃离研究设施,一面吐血一面在森林里狂奔时,我心中只有这个想法。
穿过森林,遇见某名上级恶魔少女时,我的生命已经有如风中残烛。
「你有什么愿望?」
搂着即将死去的我,红发少女如此问道。
在视野逐渐模糊之际,我只说了两个字。
——救我。
拯救我的性命。拯救我的伙伴。拯救我的人生。
拯救我的心愿。拯救我的力量。拯救我的才能。拯救我——
我只是抱持这些想法许愿。那是我以人类的身分说出的最后两个字。
「——以恶魔的身分活下去。这是我的主人所愿,也是我的愿望。我原本也觉得这样就够。但是——唯独对王者之剑的憎恨和同伴的会很,我无法忘怀。不……忘记才是好事。我已经——」
现在的我,已经有最棒的伙伴。
一诚同学,小猫。他们帮忙只顾报仇的我。
当他们和我一起寻找圣剑士时,我不禁这么想。我有愿意帮我的伙伴。我想——「这样不就够了吗?」
但是如果同伴的灵魂希望复仇,我也不能放下憎恨的魔剑。
然而这样的想法也在刚才得到解脱。
——别管我们。即使只有你也要活下去。
同伴不想复仇。他们没有如此希望!
「可是事情尚未完全结束。」
没错,尚未结束。我必须打倒眼前的邪恶,否则我们这样的悲剧只会一再重演。
「巴尔帕·伽利略。如果不消灭你,只会出现第二批、第三批像我们一样,生命不被当成一回事的人。」
「哼。研究必定伴随牺牲,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不就只是这么回事吗?」
果然,你太邪恶了!
「木场————!!给我狠狠教训弗利德那个混帐和王者之剑——————!」
——一诚同学。
「你是莉雅丝·吉蒙里眷属的『骑士』(knight),也是我的伙伴!更是我的好朋友!战斗吧,木场——————!别白费他们的心意和灵魂——!」
你愿意帮我。明明没有任何好处,明明可能受到主人惩罚——
「佑斗!动手吧!由你自己解决一切!超越王者之剑吧!你是我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我的『骑士』才不会输给王者之剑那种东西!」
「佑斗!我相信你!」
社长、副社长……莉雅丝社长!朱乃学姊!
「……佑斗学长!」
小猫。
「加油!」
——大家。
「哈哈哈!你在哭什么?还和那群幽灵一起在战场正中央唱歌唱得那么开心,烦死了。真倒霉,我最讨厌那首歌了。光是听到就会让我的滑嫩肌肤起疹子!我受够了,忍耐到达极限了!我要把你千刀万剐平复自己的心情!用这把整合四把王者之剑的无敌圣剑!」
弗利德·瑟然——他身上寄宿我的同伴的灵魂。我不能再让他继续用来作恶!我的泪水是决心之泪!
「——我要化身为剑。」
同伴。与我的灵魂融合的同伴。
我们一起超越吧——那时无法达成的意念、愿望,就是现在!
「我要化身为社长和伙伴的剑!回应我的意念吧!魔剑创造(sword birth)!」
我的神器(sacred gear)与同伴的灵魂彼此交融。两者同步,逐渐成形。
魔之力与圣之力逐渐融合。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是我的神器(sacred gear)、我的同伴告诉我的。这就是升华。
随着神圣的光辉与邪恶的气息,我的手上出现一把剑——
完成了,各位。
「——禁手(balance breaker),『双霸的圣魔剑』(sword of betrayer)。同时拥有圣与魔的剑,你就亲身体验它的威力吧。」
我朝弗利德冲过去。
身为「骑士」(knight)的我,特性是速度!弗利德用眼睛追踪我的动作,但我做了几个假动作,脱离他的视野。
锵————!
尽管如此,弗利德还是挡下我的攻击。真是了不起的「离群驱魔师(exorcist)」。
不过他的王者之剑上的气焰被我的剑消除了。
「嗯!那种烂剑,竟然凌驾真正的圣剑!」
他忍不住感到惊讶。
「如果那是真正的王者之剑,或许赢不了吧——但是凭那把王者之剑,绝对斩不断我和同伴的意念!」
「啧!」
忍不住咋舌的弗利德推开我,往后一退:
「伸长吧——————!」
他的王者之剑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开始扭转,在半空中剧烈舞动,无迹可寻,朝我直逼而来!
——是「拟态的圣剑」(excalibur mimic)的能力!
原来那把剑拥有四把圣剑的能力。接着剑从前端分岔,神速朝我落下。
这是「天闪的圣剑」(excalibur rapidly)吧。记得它的武器就是速度。
剑尖从四面八方,自由自在施展锐利的刺击,但是全部被我挡下。
你的杀气太明显了。只要知道杀气来自何处,轻轻松松就能挡住。
「为什么!为什么砍不到——————!你是无敌的圣剑吧——!你的最强传说不是从古代一直流传至今吗————!」
弗利德不禁大叫。他的身上除了快乐,显然也伴随焦躁的阴影。
「不然!不然再追加这一招试试吧——!」
圣剑的尖端突然消失。
穿透现象?这是「透明的圣剑」(excalibur transparency)的力量。使剑身变成透明的能力。
但是只要杀气的散发方式不变,即使看不见剑身——
锵——!锵!锵!锵————!
透明的刀身和我的剑撞出火花。我完全架开他的攻击。
「——!」
弗利德眼角抽搐,一脸惊讶。
「就是这样。继续和他僵持下去。」
洁诺薇亚从旁介入。她的左手拿着圣剑,右手高举向天:
「圣彼得、圣巴西流、圣狄尼修,还有圣母马利亚啊。倾听我的声音吧。」
她说的这段话似乎含有某种力量。她想做什么?
正当我感到怀疑时,眼前出现空间的扭曲现象。洁诺维亚将手伸进扭曲之中。
她随手摸索,好像抓到什么东西,便一口气从次元的缝隙里抽了出来。
——她的手中握了一把散发神圣气焰的剑。
「以寄宿在这把剑的圣人之名,我在此解放——杜兰朵!」
杜兰朵!
那是与王者之剑齐名的传说圣剑。而且听说只论锋利程度,杜兰朵堪称是最强的。为什么她有这把剑?
「你说杜兰朵!」
「你这个家伙不是王者之剑的使用者吗!」
不只巴尔帕,就连可卡比勒也难掩惊讶之色。
「真可惜。我本来就是圣剑杜兰朵的使用者,只不过是兼任王者之剑使用者。」
洁诺薇亚举起杜兰朵,摆出架式。
杜兰朵与王者之剑的二刀流——
「怎么可能!我的研究还没有到达能够掌控杜兰朵的领域啊?」
「我想也是。梵蒂冈也无法以人工方式培育杜兰朵的使用者。」
「那是为什么!」
「我和伊莉娜他们那些现存的人工圣剑士不同,是少数的天生圣剑士。」
洁诺薇亚的话令巴尔帕哑口无言。看来洁诺薇亚和我们不同,原本就受到圣剑祝福。
「杜兰朵是远超乎想像的暴君,会将任何碰触的东西粉碎,连我的话也不太听。所以必须关在异空间当中,否则危险至极。就连我这个使用者也拿它没办法。好了——弗利德·瑟然,多亏了你的帮忙,才能实现王者之剑与杜兰朵的顶尖决战。我现在因为欢喜不住颤抖,可别死在我的第一刀之下喔?尽管发挥王者之剑的力量吧!」
杜兰朵的刀身散发神圣的气焰,更胜弗利德手上的王者之剑。
那股气焰,能够发挥比我的圣魔剑更强的力量!
「哪有这样的————!都到了这个地步才冒出那种东西!你这个混帐王八臭婊子!谁需要这种设定啊————!」
弗利德一边大叫,一边将杀气转向洁诺薇亚。虽然肉眼看不见,但是几经分裂的透明剑锋想必已经朝她袭去。
铿锵————!
光是一招横砍,仅仅如此便让分裂的圣剑王者之剑粉碎。
杜兰朵的剑风余势,在操场的地面挖出一个大洞。
「——毕竟是已经折断的圣剑,和这把杜兰朵根本没得比。」
洁诺薇亚无聊地叹口气。
好惊人的威力。连她手上的「破坏的圣剑」(excalibur destruction)也难以望其项背。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传说中的王者之剑粉身碎骨消失殆尽!太过分了!这下真的太过分了!哇——!果然不应该拿折断的东西再利用吗?人类的肤浅、教会的愚蠢,窥见各种事由的我还想继续成长!」
我一口气逼近杀气减弱的他!
他无法因应我的动作!将军!
他还打算用王者之剑接下我的圣魔剑——
啪锵————
金属的破碎声响起——是圣剑王者之剑粉碎的声音。
「——看见了吗?我们的力量已经超越王者之剑。」
趁着粉碎圣剑之势,我砍向弗利德。
—○●○—
弗利德倒地,鲜血从我砍出的那道从肩膀到侧腹的伤口滴落。
——上风了。
我们超越了王者之剑。我仰望天空,紧紧握住圣魔剑。
比起感慨万千的感觉,没了目标的失落感其实更强烈。彷佛我活着的理由之一、我可以活下去的理由之一就此消失——
「什、什么圣魔剑……?不可能……互斥的两个要素怎么可能融合……」
巴尔帕·伽利略的表情僵硬。对,事情还没结束。
如果不打倒他,悲剧还会继续发生。不能再出现像我们一样的人。
「巴尔帕·伽利略。觉悟吧。」
我拿圣魔剑指着巴尔帕,准备砍向他。来吧,同伴。这是最后一剑!了结一切吧!
「……对了!我知道了!圣与魔,如果执掌这两种要素的平衡出现重大偏差,就可以说明一切!也就是说不只魔王,连神也——」
嘶。
巴尔帕似乎想出某个结论,伹是光之长枪贯穿他的胸膛。
——这是!
「咳噗。」
巴尔帕口中吐出血块,顺势向前趴在运动场。
我冲到他身边,想要确认他的生死——但是他早已断气。
「巴尔帕,你真是太优秀了。能够想到那个结论,就证明你确实优于常人。但是——即使没有你,我也无所谓。我原本就能独自完成一切。」
飞在半空中的可卡比勒语带嘲弄地开口。是可卡比勒杀了巴尔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卡比勒放声大笑,落到地面。
——压倒性的沉重压力。
带着凌人的自信与气焰,堕天使的干部终于站在我们面前。他露出狂妄的笑容说道:
「——你们把赤龙帝的力量提升到极限,然后转让给其中一个人吧。」
听见这番充满自信的发言,社长不禁暴怒:
「你的意思是想给我们机会?别开玩笑了!」
「别开玩笑?哈哈哈,是你们在开玩笑吧。你们真的以为能够打倒我吗?」
光是一个威吓的眼神,便足以让全身动弹不得。恐惧控制我整个身体。
……这就是从古以来便记录在圣经里的堕天使,散发出来的压力。
握着圣魔剑的手充满汗水,寒意甚至窜到指尖。
我在对抗菲尼克斯家那一战里,也没有抖得这么严重。
——死战。
这是必须觉悟一死,必须接受死了也不足为奇的状况才能站得住的状况。
我必须转换心情。即使仇人消失,战斗依然还没结束。
同伴希望我活下去。我必须活下去才行。
我要度过这个局面,以恶魔的身分、以吉蒙里眷属的身分,活下去!
助我一臂之力吧,由我和同伴的意念创造的圣魔剑!
「……一诚,发动神器(sacred gear)。」
一诚同学回应社长的话语。
『Boost!』
随着机械式的语音,他的神器(sacred gear)的宝玉发出鲜红的闪光。
接下来的几分钟——
我们没有移动半步,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等待一诚同学的倍增。
如果有破绽还是可以出手,但是眼前的堕天使只是站在那边,我却找不到任何破绽。
要是冲过去,倒霉的只是自己。脑中净是浮现这样的影像,使得我无法胡乱采取行动。我想现场所有人都是这样吧。
我只能咽下口水,一边发抖,一边等待赤龙帝的能力提升。
「——来了!」
一诚同学的手甲发出更强烈的光芒。这就表示倍增到达极限吧。
「好了,要转让给谁?」
可卡比勒兴致盎然地发问。
这时有人伸手指着可卡比勒——是社长。
「一诚!」
「是!」
听到社长的呼唤,一诚同学便开始转让。
两人伸手交握。交握的两只手让人感觉到信赖以及两人之间的爱。宝玉的光芒移到社长身上,包覆她全身的红色魔力气焰随之膨胀。
强大的魔力波动刺激我的皮肤,社长的手上出现强大的力量。
质量大到让我觉得只是挨了一招,大概会就此飞散,不留一点痕迹吧。要是中招,大部分的对手都会灰飞烟灭。
——然而我们的对手——
「呼哈哈哈哈哈!很好!这股魔力的波动!我感受到的魔力波动属于最上级恶魔的魔力!差一点就是魔王级的魔力了,莉雅丝·吉蒙里!看来你拥有的才能不在哥哥之下!」
堕天使的干部发自内心地开怀大笑,表情显得十分开心。
他——对战斗感到喜悦!
「灰飞烟灭吧——————!」
社长的手,发出带有毁灭之力的最大级魔力凝聚体!
轰——————————!
强大的一击飞向可卡比勒,造成的震动甚至连地底都为之摇晃。单手——不,可卡比勒双手向前伸,准备迎击: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魔王的妹妹!瑟杰克斯的妹妹!」
堕天使的气焰源头·光力,集中在可卡比勒的双手。
隆————————!
可卡比勒正面接住社长最强的一击。他的模样脱离常轨,散发惊人的气势!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社长的攻击慢慢失去力道,形状也逐渐溃散!
——连那么强大的魔力也打不倒他吗!
但是可卡比勒也不是毫发无伤。他身上的黑长袍四处绽开,接住魔力的手也在喷血。
不过魔力凝聚体确实慢慢在缩小。社长似乎也因为使出刚才的攻击疲惫不堪,肩膀剧烈起伏,喘个不停。
那么强大的攻击,大概无法连续发射吧。而且以魔力的消耗量来说,也不见得能够再次发射…
再来只要等一诚同学的(sacred gear)再次提升到最大之后转让给某个人就行,但是又有谁能打倒这么强大的可卡比勒?
朱乃学姊?持有圣剑杜兰朵的洁诺薇亚?
即使是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境界的我,顶多只能对可卡比勒造成轻微伤害吧。
至少给我一点时间习惯这种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变,但是我才刚达到这个境界,凭我的力量——
不,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我不能任凭他杀害我的伙伴、社员!即使会粉身碎骨我也要冲锋陷阵!
「雷电啊!」
趁着可卡比勒只顾着对付社长的魔力,朱乃学姊将天雷打在他的身上。
然而可卡比勒只是用黑色羽翼一挥,便轻易消除她的雷电。
「你想妨碍我吗,拥有巴拉基勒之力的家伙!」
「……不要把我和那家伙相提并论!」
朱乃学姊激动地瞪大眼睛,连续发出雷电,但是全被可卡比勒的羽翼挥开。
巴拉基勒——堕天使的干部。拥有「雷电」的异名,能够使唤雷电。
听说单纯比较战斗力,足以匹敌身为堕天使总督的阿撒塞勒。
而且巴拉基勒也是朱乃学姊的——
社长的魔力完全消失在可卡比勒手中之后,他放声大笑:
「你竟然堕落成为恶魔!哈哈哈!你的眷属真是一个比一个有趣,莉雅丝·吉蒙里!赤龙帝、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境界的圣剑计划残存者,还有巴拉基勒的女儿!看来你在喜欢怪东西这点,不在你的哥哥之下!」
「我不准你说哥哥——我们的魔王陛下的坏话!尤其侮辱我的仆人,更是罪该万死!」
听见社长的怒吼,可卡比勒只是哼了一声,说出挑衅的发言:
「那就毁灭我吧!魔王的妹妹!『红龙』(Welsh Dragon)的饲主!『红发灭杀姬』(ruin princess)啊!对你们恶魔来说,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长年的宿敌喔?如果不把握这个好机会,你的程度也不过如此!」
可卡比勒——不知道我的圣魔剑对他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但是只能上了!
哒!
身后的洁诺薇亚似乎冲了出去。她经过我身边时低声开口:
「我们一起上。」
听见她的话,我也冲了出去。
我将力量灌注在剑上,和洁诺薇亚一起袭向敌人!
洁诺薇亚抢先攻击可卡比勒。他在手上创造一把光之剑,单手迎击:
「哼!杜兰朵!和曾经毁坏的王者之剑不同,这把剑拥有真正的光辉!但是——!」
「——!」
嗡————!空气的震动引发耳鸣。
可卡比勒空着的手发出波动,将洁诺薇亚弹到空中。
接着又朝她的腹部踢了一脚。
「呜!」
洁诺薇亚发出痛苦的叫声,飞了出去。
「毕竟刀剑再强还是得看使用者,小女孩!你还没办法完全驾驭杜兰朵!杜兰朵的前任使用者可是强到脱离常轨喔!」
洁诺薇亚在空中重整体势顺利着地,直接一鼓作气冲去。我也配合她的攻势同时出招!
「可卡比勒,我要用圣魔剑消灭你!我不可以再失去任何人了!」
「呵!圣剑和圣魔剑同时攻击!有意思!不错!来吧!没有这点程度别想打倒我!」
可卡比勒另一只手上也出现光之剑,一一应付我们的招式!
我的圣魔剑,洁诺薇亚的杜兰朵以及王者之剑,所有的斩击都被可卡比勒轻松架开。
唔!就连剑术也是可卡比勒比较高超吗!
「看招!」
小猫从可卡比勒后方挥拳——
「太天真了!」
但是黑色的羽翼化作锐利的刀刃,毫不留情地砍向小猫。她就这么被打倒在地,全身上下喷出鲜血。
「小猫!」
「喂,东张西望会死喔!」
我因为小猫的伤瞬间露出破绽,可卡比勒的光之剑便朝我袭来。
锵————!
「什么!」
我的圣魔剑出现裂痕!唔!剑的坚硬度是依我的意志而定,要是我的集中力不够,那怕只有一瞬间,也会降低硬度。对手抓到稍纵即逝的刹那。
咚!
可卡比勒的身体发出冲击波,打飞无力抵抗的我和洁诺薇亚。好不容易站稳脚步……但是我和洁诺薇亚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赢不了。
这个想法闪过脑袋。无法推翻的实力差距。即使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境界,还是有如此差距。
堕天使的干部——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不行!我得抛开这种想法!非赢不可!打不赢就无法存活!我要打赢这场仗活下去!
一诚同学和爱西亚赶到小猫身边。爱西亚发动神器(sacred gear),开始治疗小猫的伤。
太好了。这样一来小猫也能保住性命。
「可卡比勒!还没结束!」
我再次在圣魔剑灌注力量勇往直前!圣魔剑的裂痕消失,我以万全的状态砍过去!
「哈哈哈!还想打吗!好啊,来吧!」
「——圣魔剑啊。」
唰!
可卡比勒周围出现散发圣与魔气焰的刀刃,将他团团包围。这样就能把对手固定在原地。接下来就是一口气猛攻!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
可卡比勒笑得十分狂妄,五对黑色羽翼彷叠在一起的剑,轻易地粉碎周围的圣魔剑。
唔!没用吗!
我从正面砍向可卡比勒,但是堕天使的干部显得气定神闲——只用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便接下我的圣魔剑!
「就这点程度啊。」
可卡比勒叹了口气。被他接住的圣魔剑动弹下得!我再创造一把圣魔剑挥去,但是也被他用左手的两只手指接住。
——还没结束!
我张大嘴巴,在嘴边创造出圣魔剑——第三把!
我咬着圣魔剑的剑柄,用力把头一甩!
看来第三次斩击总算是出乎可卡比勒的意料之外,他放开手上的圣魔剑,朝后方退开。刚才伤到他了?
我确认可卡比勒的状况,只见他的脸上多一道浅浅的伤痕,稍微渗出一点血。
刚才的攻击只能造成如此轻微的伤害。这就是堕天使的干部……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大口喘息,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
唯一一名表情游刃有余的人,可卡比勒苦笑说道:
「不过都已经失去必须侍奉的主人,真亏你们这些神的信徒和恶魔还能战斗。」
可卡比勒突然说出不明就里的话语。
他想表达什么?
「……什么意思?」
社长以讶异的口气询问。
可卡比勒以打从心里觉得好笑的模样大笑。
彷佛在嘲笑我们的无知。
「呼哈哈,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啊!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高层没有让底下的家伙知道那个真相!既然如此,我就顺便告诉你们。在之前那场三方大战之中,除了四大魔王以外,连神也死了。」
……什、什么……他说什么……?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
「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神已经死了?谁敢说这种话?人类是群不完整的家伙,没有神的他们,就连心理平衡和自己制定的律法都会失效喔?就连我们堕天使和恶魔都不敢让下面的人知道。谁知道神已死的消息会从哪边走漏。在三大势力当中,知道真相的也熙有领导者和部分成员。不过刚才巴尔帕似乎已经察觉这件事。」
……没有神?怎、怎么可能……
这是真的吗?不会吧?这种事……不可能……
那、那么我们在那个研究设施里饱受煎熬时,信仰的又是什么……?
「战后留下来的,是失去神的天使,失去所有魔王以及大半上级恶魔的恶魔,还有除了干部以外什么也不剩的堕天使。疲惫不堪根本不足以形容,所有势力都沦落到必须依赖人类才能延续种族的地步。尤其是天使和堕天使,如果不和人类结合根本无法繁衍后代。堕天使的数量还可以靠天使的堕落来增加,但是纯粹的天使在失去神的现在,已经不会再增加。纯血恶魔种也很稀少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
洁诺薇亚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全身虚脱,垂头丧气。
她的表情十分狼狈,令人不忍卒睹。
现任信徒。神的仆人。以侍奉神为使命活到今天的人——
如今在这里听见神已经不存在,失去生存意义,会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就连我……我也不禁咬牙切齿,心想之前的人生到底算什么。
「老实说,如果不是故意发起,不会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了。在先前的大战里,三大势力受到的损伤就是这么严重。一开始引发争执的神和魔王都死了,大家都认为战争再继续也没有意义。阿撒塞勒那家伙大概是因为在战争中失去大部分的部下,竟然宣布『不会再次挑起战争』!这叫我如何忍耐!如何忍耐!要我收回已经举起的拳头?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如果当时继续打下去,我们说不定会赢啊!他却做出这种决定!必须延揽持有神器(sacred gear)的人类才能存活的堕天使又有什么价值!」
可卡比勒高谈自己的论调,看起来相当愤怒。
事情的真相带给我们超乎想像的冲击。
爱西亚捣着嘴巴,眼睛瞪得老大,浑身发抖。
尽管变成恶魔,她依然没有抛弃信仰之心。
「……主不在了吗?主……已经死了?那么给予我们的爱,又是……」
可卡比勒以可笑的模样回答爱西亚的疑问:
「没错。没有神的守护、神的爱也是正常的,因为神已经不存在。米迦勒做得很好,他代替神统合天使与人类。反正只要神之前使用的『系统』还能正常运作,献给神的祈祷、祝福、驱魔师(exorcist)等等在某种程度都能执行——只是比起神还在时,遭到舍弃的信徒多上许多。那个小鬼能创造出圣魔剑,也是因为神与魔王的平衡瓦解。照理来说,圣与魔不应该融合。因为执掌圣与魔的平衡的神和魔王都不在了,自然会在各种地方发生特异现象。」
也就是说我能够完成圣魔剑并非偶然,而是因为神不在才能诞生。感觉真是讽刺。
听完可卡比勒所言,爱西亚当场瘫坐在地。
「爱西亚!振作一点,爱西亚!」
一诚同学搂着她,呼叫她的名字。大受打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她的大半个人生都奉献给神,相信神的存在,牺牲自己的人生——我能够体会她的心情。
尽管背叛了神,我也将大半个人生奉献出去。还有我的同伴也是——
心情实在复杂至极……
但是可卡比勒不理会我们,高举拳头说道:
「我要藉着这个机会,发起战争!以你们的首级作为见面礼!即使只有我一个也要延续之前的大战!我要让瑟杰克斯和米迦勒知道,我们堕天使才是最强的!」
路西法。米迦勒。
两个都是名见于圣经的强者,可是卡比勒想挑战他们。他的力量足以让他这么做。
这就是我们的对手。
——怎么可能打得赢。
格局和我们大不相同,目标和我们天差地远。
或许打从一开始,就不是我们应该对抗的对手……
尽管如此——
在握紧剑柄,准备上前的我眼里,出现一个刺眼的红色闪光。
——一诚同学。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以让你为了那种自私的藉口消灭我的城镇、我的伙伴、社长、爱西亚!而且我还要当上后宫王,你不要妨碍我的计划,找我麻烦!」
也许你是打算耍帅,但是这样行不通的,一诚同学。
「哼哼哼。后宫王?哈哈哈,这就是赤龙帝的愿望吗?那么要不要跟我来?这样马上可以当上后宫王罗?在四处征战时我可以帮你物色美女。你想和她们怎么乱来都随便你。」
可卡比勒对一诚同学施以言语攻势。哼,就算是一诚同学也不会被那种胡言乱语——
「…………」
一诚同学维持耍帅的姿势僵在原地。
「我、我才不会被那种甜言蜜语给骗了!」
你、你刚才为之停顿了!一、一诚同学,不会吧!
「一诚—真是够了!擦掉你的口水!为什么你连这个时候都这么好色!」
社长也大发雷霆。这是当然。你也太丢脸了,一诚同学!
「……不、不好意思,我就是对后宫两个字没有抵抗力……」
「这么喜欢女生的话,只要我们能活着离开这里,我会给你很多好处!」
「真的吗!如、如果我想吸胸部呢!」
「好啊!如果那样就能打赢这场仗,根本不算什么!」
铮————————————————————!
Boosted gear的宝玉发出前所未见的光辉!
「呼呼呼。吸。可以吸。我可以吸!」
一诚同学开始露出无畏的笑容:
「现在的我连神也能揍飞。啊,神好像已经不在了。哈哈哈哈!」
刺眼的红光!我感觉到他的神器(sacred gear)发出无比的强大力量!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了吸社长的乳头,我要打倒你,可卡比勒——!」
——这是什么理由?
神器会以宿主的意念决定力量强弱,Boosted gear回应一诚同学低级的好色性格发挥力量。这样好吗,「红龙」(Welsh Dragon)!
大概是因为一诚同学放声大叫,社长也羞红脸颊。
我可以体会您的感受,真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心只想吸女人的乳头就能解放力量的赤龙帝……你是谁?打从哪里来的?」
眼角抽搐的可卡比勒如此问道。
一诚同学挺抬头胸大方回答:
「我是莉雅丝·吉蒙里眷属的『士兵』(pawn)!兵藤一诚!给我记住了,可卡比勒!我就是为情色与热血而活的boosted gear宿主!」
刚才周遭还弥漫因为实力差距的绝望感,但是一诚同学充满朝气的呐喊,却不可思议地带给我活力。
真是太愚蠢了。自从和一诚同学扯上关系,我老是在奇怪的时候涌现力量。
我明明不是个性热血的人——不过这样也不错。
社长、朱乃学姊、爱西亚,还有小猫也是,明明已经满身疮痍,却表现出准备对抗可卡比勒的架势。
还能打。还没有输。没错,我们还不一定会输!
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就在此时——
「——哼哼哼,有意思。」
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这道声音不属于现场的任何人。
擅长判断各种力量流动的副社长朱乃学姊首先察觉。
她突然抬起头,仰望天空。接着社长也感应到了。
两人同时抬头看向漆黑的夜空。我一时感到讶异,但是随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抖……
不明就里的紧张与恐惧窜遍我全身——
散播压倒性的存在感以及足以令人感到绝望的力量差距,那个东西从天而降。
铮!
直线延伸的白色闪光,割开黑暗的世界坠落。以那种速度落到地面,想必会随着地鸣产生陨石坑,在周遭掀起漫夭尘土。
——但是没有发生这种事。
一道白影出现在我们眼前——
在黑暗里闪闪发光,没有一丝阴霾,没有一处黯淡的白色物体。它以贴近地面的高度,飘在战场上。
白色的全身铠甲(plate armor)。全身上下到处镶着看似宝玉的球体,连脸部都包覆在铠甲下方,看不见来者的表情。
背上的四对光翼划破黑夜,散发几近神圣的光辉。
我看过这个全身镜甲。虽然颜色和形状不太一样,但是很像——「赤龙帝的铠甲」(boosted gear scale mail)——
我想,在那个场面、那个地方、看过那个的人,肯定不只我这么认为。
同时我们也知道,眼前这个东西是什么。
「……『白龙』(Vanishing Dragon)。」
第一个说出这个名字的是堕天使的干部,可卡比勒。
果然没错。
与「红龙」(Welsh Dragon)相对的——「白龙」(Vanishing Dragon)。
我忍不住全身发抖。有种感觉揪住我的内心深处,使我完全无法动弹。我的心同时也被发出神秘光辉的白色形象深深着迷——太美了。
我的身心瞬间就被吸引——
可卡比勒看见身穿白色铠甲的来者,啧了一声:
「『神灭具』(longinus)之一,『白龙皇的光翼』(diving dividing)……既然已经化为铠甲,就表示这是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的(diving dividing scale mail)吗——和『赤龙帝的铠甲』(boosted gear scale mail)一样,厌恶至极。」
……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的「白龙」(Vanishing Dragon)。
「……被红色吸引过来吗?『白龙』(Vanishing Dragon),如果你存心妨碍——」
在可卡比勒的话说完之前,他的黑色羽翼兀自飞到天空。
他瞬间喷出鲜血。
「颜色脏兮兮的,简直是乌鸦的翅膀。阿撒塞勒的翅膀可是更黯淡、更深邃喔?」
以我的视力无法看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有个白色的东西袭击可卡比勒,
「白龙」(Vanishing Dragon)手里拿着黑色的羽翼。从声音听来,「白龙」(Vanishing Dragon)是个年轻男子?
「混、混帐!竟敢折断我的翅膀!」
失去羽翼的可卡比勒狂怒不已,但是「白龙」(Vanishing Dragon)轻笑说道:
「反正只是堕落的印记。你都堕落到地面之下的世界了,还需要翅膀吗?难道你还想飞吗?」
「『白龙』(Vanishing Dragon)!你想忤逆我吗!」
可卡比勒在空中制造无数的光之长枪,但是「白龙」(Vanishing Dragon)不为所动,明确说道:
「——我的名字是阿尔比恩。」
『Divide!』
随着语音响起,可卡比勒身上的气焰一下子减少。
浮在空中的光之长枪也有一半随之烟消云散。
「我的神器,『白龙皇的光翼』(diving dividing)的能力之一。每十秒使接触过的人的力量减半。你的力量将成为我的食粮。没时间罗?要是不快点打倒我,你会变得连人类都赢不了。」
——和传说一样。
赤龙帝的能力是将持有者的力量加倍,还可以转让给其他事物。
白龙皇的能力是夺取对手的力量,做为自己的食粮。
可卡比勒拍动剩下的羽翼,上前对付「白龙」(Vanishing Dragon)——阿尔比恩,但是遭到足以称为光速的动作戏耍,根本抓不到对手。
实力压倒我们的堕天使干部,在身穿白色铠甲之人的面前,也只能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Divide!』
「该死!」
可卡比勒用光之长枪和光之剑攻击阿尔比恩,但是白龙皇只是伸手横扫,便让这些攻击全部烟消云散。
在可卡比勒苦战的期间,他的力量也在逐渐减半。
『Divide!』
不知道第几次的语音。可卡比勒的动作已经退化到连我也能够轻易对付。
阿尔比恩叹了口气:
「……已经和中级堕天使差不多吗?真无聊。我还以为可以多玩一下……该结束了。」
呼。
先是从视野里消失,阿尔比恩接着划出光之轨迹,直线朝可卡比勒前进。
咚!
阿尔比恩的拳头深深陷进可卡比勒的腹部。
可卡比勒的身体弯成く字形,忍不住吐了满地。
他的身影没有任何一点不久之前还感觉得到的伟大——
「……怎、怎么可能……我、我……」
「搞什么,居然冒出这么老套的台词。怎么可能?我?再来是什么?不可能吗?」
阿尔比恩似乎觉得相当可笑:
「阿撤塞勒叫我用拖的也要把你拖回去——看来是你太任性了。」
「你!是吗!是阿撒塞勒——阿撤塞勒————!我、我——————!」
叩!
阿尔比恩的拳头打在可卡比勒的脸上。
滑……
可卡比勒身体瘫软滑落,直接趴在地面。
——拥有五对羽翼的堕天使干部,也会趴在地上啊。
阿尔比恩扛起自己打倒的可卡比勒:
「还得把弗利德带回去,有点事情要问他。至于怎么处置他之后再说。」
阿尔比恩走到倒地的弗利德身边,将他抱起来。
捡起两个人的他展开光翼,准备飞向空中。
『无视我吗?白色的。』
——第一次听见的声音。
声音是从一诚同学的方向传来。他的手甲发出光芒。
『你醒啦,红色的。』
阿尔比恩铠甲上的宝玉也发出白色的光辉。
寄宿在宝玉的两条龙开始对话了?
『好不容易见面,却是这种状况。』
『也罢,我们命中注定总有一天会交战。偶尔也有这种事。』
『不过白色的,你的敌意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强烈呢?』
『红色的,你的敌意不也降低很多吗?』
『看来我们彼此都对战斗以外的对象产生兴趣了。』
『就是这么回事。我要暂时独自享受一下。偶尔这样也不错吧?再会了,德莱格。』
『这也是种乐趣吧。那就这样了,阿尔比恩。』
赤龙帝与白龙皇的对话。
双方已经道别,但是一诚同学似乎无法接受,前进一步说道:
「喂!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又做了什么!话说都是你害我吸不到社长的胸部!」
一诚同学露出愤怒的表情……不不不,那是值得生气的事吗?
白龙(Vanishing Dragon)的所有者只留下一句话:
「为了理解一切,你需要力量。变得更强吧,我迟早得一战的宿敌。」
他化为白色的闪光飞逝——
所有人对于这场战斗意外的结束方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卡比勒画出的破坏魔法阵也已消失。
——结束了。
尽管有意外的插曲,这个城镇还是得教了。
无意间看向巴尔帕的尸体。说不定……事情还没有真正结束。因为梵蒂冈的本部还有人继承他的研究。
和那个人对峙时,我要如何使用这把圣魔剑……
我还不清楚,但是现在——没错,至少现在——
啪。
有人拍我的头。一转过头,就看见满脸笑容的一诚同学:
「干得好啊,大帅哥!喔喔,这就是圣魔剑。白色黑色混在一起,还满漂亮的。」
他兴致盎然地看着我的圣魔剑。
「一诚同学,我——」
「够了,那些小事别再提了。总之事情暂时告个段落,这样就好吧?不管是圣剑,还是你的同伴。」
「嗯。」
谢谢你,一诚同学。为了这样的我,你处处着想,采取行动。
「……木场同学,我们又可以一起进行社团活动了吧?」
爱西亚担心地问我。知道神已经不存在,她的内心应该受到相当大的打击,还是这么担心我。真是善良的女孩。
那当然——正当我准备回答时。
「佑斗。」
这是社长的声音。她以笑容迎接我。
「佑斗,你回来就好。而且还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让我也为你感到骄傲。」
「……社长,我……背叛各位社员……更不应该的是背叛曾经救我一命的你……真不知道要如何道歉……」
社长伸手抚摸我的脸颊。每次发生什么事,她一定会像这样安慰我。
「可是你回来了。光是这样就够了。不可以辜负他们的心意喔。」
「社长……我在此再次发誓。我,木场佑斗,身为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身为『骑士』(knight),我会终其一生守护您与伙伴。」
「呵呵呵,谢谢你。可是这句话不可以在一诚面前说喔?」
转头看到一诚同学以妒嫉的眼神瞪着我:
「我也想成为『骑士』保护社长!但是除了你以外,根本没有人可以担任社长的『骑士』!你给我负起责任,完成任务!」
他有些害羞地如此说道。
「嗯,我知道,一诚同学。」
「好了。」
嗡————社长的手发出危险的声音,围绕红色的气焰。
……这、这是怎么回事?正当我感到讶异时,社长嫣然一笑:
「佑斗,这是你任性妄为的处罚。打屁股一千下。」
等到魔王的援军抵达,已经是一切结束之后三十分钟的事——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被打屁股,逗得一诚同学爆笑不已。
虽然很痛,但也让我有种归属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