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5. Life.4 上吧!神秘学研究社!
  6. 繁体版

Life.4 上吧!神秘学研究社!
2017-06-23 12:26:04

		

「莉雅丝学姊,学园已经笼罩大型结界。这下子只要没有发生太夸张的事,结界外面就不会受害。」
匙向社长报告现况。
我们神秘学研究社以及学生会的成员,聚集在距离驹王学园不远的公园。但是——只有木场不在。你跑到哪里去了,木场……
我们把负伤的伊莉娜送到会长住的地方。多亏了爱西亚的力量,避免最糟糕的状况。
学生会的匙正在对社长说明结界。大概是因为被打屁股的影响吧,他站得不太自然。
根据他的说法,学生会会长支取仓那学姊接到社长的联络之后,便召集学生会的所有成员,在学园张设大规模的结界。
这是为了不让里面发生的事外泄所做的处置。
毕竟对手是圣经和相关文献上都看得到名字的堕天便干部,会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
「这只能把损害降到最低。老实说,如果科卡比勒拿出真本事来,别说学园,整个地方都市都会毁于一旦。更何况他好像已经开始在进行准备。我的仆人看见他人在操场,正在逐步解放力量。」
什么……
听到会长的话,我吓得说不出话来。不会吧!规模有这么大吗!
原来科卡比勒是这么强大的存在……
那位干部大人也太喜欢给旁人带来困扰了!只因为他的恣意妄为——想要引发战争,就打算破坏我住的城镇?!开什么玩笑!
别开玩笑了,臭堕天使!我不会让你那样乱来!
我要在这个城镇,和社长、爱西亚、所有人,大家一起快乐生活下去!
在怒气冲冲的我身旁,会长继续说明:
「为了尽可能抑制攻击,我和眷属会各自就定位,持续维持结界。我们想把灾情抑制到最低……学园有所损伤虽然难以承受,既然来者是堕天使的干部,也只能忍耐了。」
会长眯起眼睛,以充满恨意的眼光瞪着学园的方向。大概是在瞪里面的科卡比勒吧。
学园无可避免会受创啊。我、我们就读的学校……
「谢谢你,苍那。剩下的我们会想办法。」
「莉雅丝,对手是和我们不同层级的怪我喔?——你们肯定会输。现在还不算迟,找你的哥哥——」
社长摇头否定:
「你不是也没有找你的姊姊吗?」
「我……你的哥哥那么爱你。如果找瑟杰克斯大人,他一定会有所行动。所以——」
「我已经询问过瑟杰克斯大人。」
朱乃学姊在一旁打断两人的对话。
「朱乃!」
社长出声指责,但是朱乃学姊难得露出生气的表情:
「莉雅丝,我知道你不想给瑟杰克斯大人添麻烦。毕竟这是在你的领土、你的根据地发生的事,而且你刚和家里闹过不愉快。但是既然来者是干部,那又另当别论。问题已经远超过你个人能够解决的范围——我们还是借用魔王的力量吧。」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像那样对社长咄咄相逼的朱乃学姊。话说她私下果然称呼社长「莉雅丝」,口气也没那么客气。
社长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只是长叹一口气,轻轻点头。
确认社长的意思之后,朱乃学姊恢复平常笑咪咪的表情:
「谢谢您的谅解,社长。苍那大人,瑟杰克斯大人表示援军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到达。」
「一个小时……我知道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学生会将赌上西迪眷属之名,持续张设结界。」
听见会长的决心,社长似乎也有所觉悟:
「……一个小时啊。好了,我的恶魔仆人们,我们要负责进攻。冲进结界里的学园,吸引科卡比勒的注意。这和对菲尼克斯之战不同,是死战!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准你们死!你们所有人都得活着回来,继续在那所学园上学!」
「是!」
我们气势如虹地回答!
「兵藤!剩下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匙。你只要顾好自己屁股的伤就好。」
「闭嘴!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更痛了!你自己的屁股又怎么样?」
呜!被他那么一说,我的屁股也开始抽痛!
「呵呵呵,社长的爱好痛。不过现在的状况也有如火烧屁股。」
「不不不,这一点也不好笑。话说回来——木场还没现身?」
「是啊,我相信他没事。」
「说得也是,我也这么相信。」
我和匙握拳互击,祈望彼此好好奋斗。
决战时刻!到了紧要关头,我也会——
『交给我吧,搭档。科卡比勒啊。的确是个够格的对手。就让他见识一下吧。』
没错,德莱格。
让他见识恼羞成怒找神和魔王打架的龙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吧。
—○●○—
我们从正门大大方方走进校园。
一走进来,我就利用升变从「士兵」(pawn)升级「皇后」(queen),提升基础能力。我变成恶魔的时日尚浅,即使变成「皇后」力量还是输朱乃学姊一大截。
眼前异样的光景让我说不出话来。
操场中央有四把剑发出神圣的光芒,飘在空中。一个诡异的魔法阵以此为中心,占据整个操场。
一名老男人站在魔法阵中央——是巴尔帕·伽利略?
那个老头想用这个魔法阵做什么?
「这到底是……」
我忍不住说出我的疑问。
「我要将四把王者之剑合而为一。」
巴尔帕愉快开口。
「巴尔帕,统整王者之剑还要多久?」
「!」
有个声音从空中传来!所有社员看向天空,只见月光映照科卡比勒的身影。
他坐着椅子飘在空中,俯视我们……他是用堕天使的力量让椅子浮空吗?而且还一派轻松的模样翘脚!
「不用五分钟,科卡比勒。」
「是吗?那就拜托你了。」
科卡比勒的视线从巴尔帕移到社长身上:
「瑟杰克斯会来吗?还是赛拉芙露?」
「我们会代替兄长和利维坦陛下——」
咻!轰————隆——————!
在风切声之后,爆炸声随着爆风一起在周围扩散。
爆炸的来源是——不,应该说是原本的体育馆。消、消失无踪?灰飞烟灭吗!
「无聊。算了,至少可以当成余兴节目。」
体育馆原本的所在位置斜插巨大光柱。那该不会是堕天使的光之长枪吧?不、不会吧……?也、也太大了!那个跟之前的堕天使大姊的长枪相比,简直就像晒衣竿比牙签!
如、如果直接被那个击中……
『你害怕啦,搭档。』
德莱格直接对我的心说话。
看见那种东西当然会怕!那已经不只是超乎规格!根本就是不同次元了!
『是啊,你们的次元确实不同。那个家伙是见名于圣经,亘古至今的强者。是和过去的魔王与神交战之后,依然幸存下来的家伙。』
打得赢吗?我打得赢那家伙吗?
『情况危急时,即使把你的大半身体变成龙也会打倒他。即使无法打倒,也能让他受重伤,一个小时无法动弹。剩下的就交给魔王吧。』
……他有强到这种等级啊。
看来我也只能有所觉悟……不过铠甲具现化是最后手段,只能强化我十秒钟。
我不顾体力、魔力的极限得到的禁手(balance breaker)之力,一旦解放几乎可以说是无敌。但是使用过后会有整整三天无法使用神器(sacred gear)。
如果要用,也得等到非生即死的紧要关头。
「好了,你们就陪我从地狱带来的宠物玩玩吧。」
随着科卡比勒的弹指声,有个东西踏着足以摇晃地面的沉重步伐,从夜色的深处现身。
那是远远超乎我的想像的东西。
八……不,应该有十公尺的黑色的庞然大物。它有四只粗壮的脚,脚上还有极为锐利的爪子,让人光是看见就觉得背脊发寒。
血红色的双眼在夜色里闪烁光辉,突出的嘴巴露出极其凶恶的尖牙。尖牙一根根森然罗列,白色的气息从牙间缝隙流泄。
我所知道的生物里,和它最像的是——狗。
但是那怎么可能是狗!狗哪会有三颗头!
嘎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咆哮声震彻四周!而且是三颗头同时大吼!
「——塞伯拉斯!」
社长忿忿开口。
「塞伯拉斯?」
「是啊,别称地狱守门犬的知名魔物。」
地、地狱守门犬……!那只狗是这么可怕的怪物吗!
「它原本栖息在通往地狱——冥界之门的周遭,竟然把它带到人类世界!」
「很麻烦吗?」
「也只能上了!将它灰飞烟灭吧,一诚!」
喔喔,社长气势如虹!那么我也要振作!
「是的,社长!上吧,boosted gear!」
『Boost!』
好——臭狗,看来你的规矩不太好,就让我好好调教你!
就在我鼓起干劲时,社长拍拍我的肩膀:
「一诚,这次由我们掩护你。」
「是要我提升力量,负责最后一击吗?」
听到我的问题,社长摇摇头:
「不,我要你专职支援,把你提升的力量转让给其他伙伴。Boosted gear不但是提力量的神器(sacred gear),同时也能在团体战里让我方成员的力量得到飞跃性的上升。」
——用赠礼的能力强化其他伙伴。
将倍增的boost gear之力转让给远比原本的我强上许多的社长和朱乃学姊……需要恢复时也一样,强化爱西亚的能力更能发挥绝大的功效!
现在是要我以倍化后的力量,增强眷属恶魔的力量罗!
这样一来,说不定连科卡比勒都有办法对付?即使无法造成重大伤害,只要得到的力量足以抵销他的攻击就够了!
社长接着问道:
「对了一诚,转让加上你自己的强化,总共可以使用几次?」
没错,我的神器(sacred gear)在使用上有限度。能使力量倍增的神器(sacred gear)虽然十分强大,但是使用次数受到我这个持有者的力量影响。
如果我的力量耗尽,神器会停摆,身体也会瞬间无力。
「考虑到我目前的体力,以提升到极限来说可以用三、四次。不,可能到了第四次我就会不支倒地,所以算三次吧。」
「这样啊。那就不能浪费了。」
不好意思,补长。
如果降低倍化的次数应该可以多使用几次,但是眼前的对手不容许我们这么做吧。总觉得今天一整天,我好像成了便利的道具……这倒是没关系。
「朱乃!」
啪!
社长背上长出翅膀,和朱乃学姊一起乘上天空。
吼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塞伯拉斯出声威吓—然后一口气冲过来!
轰——
其中一颗头朝飞在空中的社长吐出火焰!呜喔!果然是怪兽!
「太弱了。」
朱乃学姊挡在社长身前,瞬间冻结火焰。不愧是我们的「皇后」(queen)!
「接招吧!」
从朱乃学姊背后飞出来的社长,朝塞伯拉斯发出黑色的巨大魔力凝聚体。
——毁灭的一击。
社长的魔力强大到足以将接触的一切事物消灭。
轰————!
那只怪狗的另一颗头也吐出火球!社长的魔力和塞伯拉斯的火焰在空中激烈冲突!
这时剩下的一颗头又吐出火球!可恶!原来是三连击!第一颗火球原本快要被社长的攻击压制,却得到第二颗火球的助力!火焰的威力大增,现在反而是社长的魔力快要被压过。
而且塞伯拉斯打算继续攻击!它要是再吐一颗火球,即使社长的魔力再怎么强——
「有破绽!」
咚!
从一旁闯进来的小猫朝塞伯拉斯的头部狠狠揍了一拳!
好大的声响!你可别用那么猛的拳头揍我啊,小猫!
「再赏你一记吧。」
朱乃学姊伸手朝向天空,夜空便产生雷光。
接着顺势指向塞伯拉斯——
铮!
瞬间的闪光过后,塞伯拉斯遭到剧烈的电击包围!朱乃学姊赏了那只坏狗一记特大的落雷!
此时社长的魔力也袭向它!
不过只有击中塞伯拉斯的侧腹,身体没有就此消灭。妖怪狗的侧腹喷出漆黑的鲜血。
塞伯拉斯即使身上冒烟,眼神依然凌厉。遭到那一轮猛攻,竟然还有办法动弹。
至于我的倍化——
还没有提升到极限。尽管我升变成为「皇后」(queen),但是不像朱乃学姊那么熟悉「皇后」的角色——也就是修炼还不够。
基本上以恶魔来说,我的能力还算很弱。
——我想变得更强。
我一定要在这场战斗之中活下来!然后进行更多修炼,让自己更接近社长说的「最强的『士兵』(pawn)」!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耳朵听到一阵危险的低吟声……
我战战兢兢转过头——
「还有另外一只啊!」
黑暗中出现另外一只塞伯拉斯!开什么玩笑!再来一只可不是闹着玩的!
嘎——啊————!
第二只放声咆哮,朝我和爱西亚冲过来!糟糕!该逃吗?只要我别攻击或被攻击,正在倍增的力量应该不至于归零。我只能抱着爱西亚到处逃命吗!
可是在校园里怎么逃都有限度吧!
「一诚,别管那么多了,这次先提升自己的力量!」
这大概是眼前最好的办法了。但是我觉得即使在此为了自己使用力量,光是逃跑就会耗尽时间!
但是为了保护爱西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就在我下定决心之时。
「唰!」
冲向我们的塞伯拉斯,有颗头飞到空中,
有人砍它!它被砍头了!
谁?是木场吗——
然而出现在我眼前的人,是挥舞王者之剑的少女——洁诺薇亚。飞上天的魔犬头颅化为尘埃,随风而逝。
「我来帮忙。」
哒!
话声一落洁诺薇亚便冲了出去,砍向少了一颗头,放声惨叫的塞伯拉斯。
嘎——啊————————!
中了破坏力惊人的一剑,塞伯拉斯受到重伤。随着烟雾弥漫,塞伯拉斯的身体消失了一大块。这就是圣剑的威力!
「圣剑的斩击,能对魔物造成无比的伤害——」
沙!
洁诺薇亚朝倒下的塞伯拉斯又是一剑,长剑深深剌进它的胸膛,给它最后一击。
塞伯拉斯的身体瞬间化为尘土,四散在空中。
呼。
我的手甲开始闪烁。明明还没提升到极限,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这时德莱格回答我的疑问:
『这是在告诉你,力量己经提升到转让给莉雅丝·吉蒙里或姬岛朱乃,就能打倒塞伯拉斯的阶段。』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多出这么方便的功能?
『这表示你和神器(sacred gear)每天都在不断进化、变化。神器(sacred gear)实现你的期望。你之前不是无自己和对手之间的实力差距,不知道该倍增到何种程度吗?所以现在才会像这样通知你。』
的确是这样没错,那就表示神器(sacred gear)因应我的弱点有所进化?而且连伙伴和敌人的实力差距都知道。
这真是太好了!我对飞在空中的社长和朱乃学姊大喊:
「社长!朱乃学姊!力量已经足以解决塞伯拉斯!」
听见我这句话,社长和朱乃学姊相视点头。
她们两个同时朝我的方向降落。
「一诚!你在和莱萨交手时,曾经同时强化十字架和圣水的功效吧?」
「咦?是啊,的确是那么回事。」
「那就表示可以同时强化罗!你把力量转让给我和朱乃吧!」
德莱格,当时我是情急之下才那么做,不过真的办得到吗?
『行啊,最多可以同时转让给两个对象。但是双方都只能得到倍化力量的七到八成。』
我对社长和朱乃学姊说明,她们好像都能接受。
「这样的力量已经足够。」
「没错,够了。」
「拜托你了!」
社长与朱乃学姊同时对我下达指示。
我把手放在社长和朱乃学姊的肩上,发动神器(sacred gear)。
「准备好了,boosted gear!Gift!」
『Transfer!!』
噗通。
我感觉到一股压倒性的力量洪流,透过我的身体流向社长和朱乃学姊。
她们两个的身上顿时发出惊人的魔力。双方都对满溢的力量感到惊讶。
「——没问题。」
社长露出无畏的笑容,朱乃学姊也跟着点头。
「朱乃!」
「是的!天雷啊!响彻云霄吧!」
朱乃学姊举手指向天空,控制雷光。接着把手指瞄准塞伯拉斯。
塞伯拉斯似乎是察觉到雷击,打算逃离现场!
唰咻!
无数的剑贯穿塞伯拉斯的四肢!剑是从地面长出来的!这是——
「别想逃。」
我们的「骑士」(knight)在此现身!
这是木场的「魔剑创造」(sword birth)!那个混帐,还真会挑时间!
铮!
雷击从天而降,落在被魔剑钉住,动弹不得的塞伯拉斯身上。规模与刚才差太多了!
雷柱占据大半个操场!
隆——————————!
「——!」
塞伯拉斯的叫声被雷声掩盖,身体也在雷光之中化为虚无。
虽然力量得到如此的强化,但是随着威力提升,魔力消耗也会跟着增加。
即使是社长和朱乃学姊,也很难连续发动攻击。
在大狗消失的瞬间,社长举手指向卡可比勒!
「接招吧!科卡比勒!」
呼————轰——————!
社长从手上发射巨大的魔力凝聚体!
「好大!」
我忍不住惊叫出声。这记攻击的大小比社长平常发出的魔力,还要大上不只十倍!
魔力凝聚体以凌厉的速度,袭向坐在空中的堕天使干部!
落在科卡比勒身上的毁灭攻击!就此毁灭吧!
但是——
那家伙只是朝前方伸出一只手。
轰——————————————!
只用一只手就挡下社长的攻击?不会吧!那么巨大的魔力竟然只用一只手就能接住!
呼!
科卡比勒举手向上,使社长发射的魔力凝聚体改变轨道飞向高空,消失在黑夜尽头。
看着掌心冒出的烟,科卡比勒露出开心的笑容:
「原来如此。只要有赤龙帝的能力,莉雅丝·吉蒙里的力量就能提升到这个境界——有意思。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科卡比勒心花怒放,兀自在空中放声大笑。
「——完成了。」
这是巴尔帕的声音。此时操场中央的四把王者之剑发出非比寻常的强光。怎么了?这是什么情况?
科卡比勒在空中拍手:
「四把王者之剑即将合而为一。」
神圣的光辉逐渐扩张,笼罩整个操场。
眩目的光芒让我们不禁伸手遮住脸。定睛看向操场中央,可以看见四把圣剑逐渐合在一起的模样。
王者之剑原本就是同一把剑。被拆成七把之后,如今其中四把又变一把。
眩目的光芒平息,操场中央出现一把散发蓝白气焰的圣剑。
「王者之剑合而为一时发出的光,使得下方的术式也完成了。不用二十分钟,这个城镇就会崩毁。想要解除术式,只有打倒科卡比勒才行。」
巴尔帕说出令人震惊的话语。
啥……
我吓到说不出话来。那还用说,再过二十分钟我所居住的城镇就会毁灭?
占据整个操场的魔法阵开始发光,累积力量。
魔法阵发动了?真的吗?我的城镇、我居住的这个地方会就此消失?骗我的吧!这绝对是在骗我!
说什么只要撑到瑟杰克斯陛下带领援军过来这里,事情一记不容我们那么悠哉!等到魔王陛下抵达,这个城镇早已灰飞烟灭!
「弗利德!」
科卡比勒呼叫那个臭神父。
「来了,老大。」
白发的少年神父从黑暗之中走出来。
「魔法阵里的王者之剑由你使用。这是最后的余兴节目,让我瞧瞧得到四把王者之剑力量的圣剑能打到什么地步。」
「好好好。真——是的,我们家老大真会使唤人。不过不过!我该说些可以使用升级为超强版本王者之剑,真是无上的光荣之类的话?呜嘿嘿!那我就去找那些恶魔试刀吧!」
弗利德露出疯狂的笑容,握住操场上的王者之剑。
他有办法使用吗?他曾经说过巴尔帕给了他什么因子。
洁诺薇亚对木场说道:
「莉雅丝·吉蒙里的『骑士』(knight),如果我们的共同战线还算数,就一起破坏那把王者之剑吧。」
「这样好吗?」
听到木场的问题,洁诺维亚以桀傲不驯的笑容回应:
「再怎么样,只要能将形成王者之剑核心的『碎片』带回去就没问题。既然使剑的人是弗利德,那把剑即使是圣剑,也不能算是圣剑。圣剑也和一般的武器一样,使用武器的人不同,情况就不同——那是异端之剑。」
「咯咯咯……」
听到他们的对话,巴尔帕笑了。
「巴尔帕·伽利略,我是『圣剑计划』的幸存者。不,正确说来是曾经死在你手下的人。我是转生成为恶魔才能活到今天。」
木场冷静地对巴尔帕开口,但是眼中蕴藏憎恨的火焰。巴尔帕的回应一有什么不对,他可能就会冲出去。
「喔?那个计划的幸存者啊。实在是造化弄人,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远东国家见面,我们还真是有缘。哼哼哼。」
他笑得好惹人厌,语气也很瞧不起人。
「——我很喜欢圣剑,喜欢到连作梦都会梦到圣剑。大概是因为以前读过的王者之剑传记,让我的心雀跃不已吧。正因为如此,当我知道自己无法成为圣剑士时,真的非常绝望。」
巴尔帕突然开始诉说。是老头子的讲古吗?
「因为自己无法使用圣剑,更是对能够使用的人抱持憧憬。憧憬的心日渐高涨,于是我埋首研究如何以人工方式,创造能够使用圣剑的人。多亏了你们的帮忙,研究成功了。」
「什么?成功?你明明把我们当成失败作处理吧?」
挑眉的木场一脸怀疑。依照木场、社长,还有洁诘维亚等人的说法,木场他们的研究应该失败了。所以才会认为他们没有用处,把他们处理掉啊?
然而事情出乎我们的意料,巴尔帕摇头说道:
「我察觉到使用圣剑需要有某种因子,便以因子的数值调查适性。参与实验的年少男女几乎都拥有因子,但是每个人的数值都不到能够运用王者之剑的程度。于是我得到一个结论——既然如此『不知道能不能抽取、收集那些因子』?」
「原来如此,我懂了。圣剑士在接受祝福时,放进体内的东西就是——」
洁诺维亚似乎察觉到真相,忿忿地咬牙切齿。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顾满心疑问的我,巴尔帕继续说道:
「没错,少女圣剑士。我们从拥有神圣因子的人体内抽出,加以结晶。就像这样。」
巴尔帕从怀里掏出一个闪耀光芒的球体,光芒十分耀眼。那个球体散发神圣的气焰。
「得到这个之后,圣剑士的研究有了飞跃性的进展。然而教会那些人却把我当成异端,将我排除,还把研究资料抢走。既然有你这样的剑士,就表示有人接续我的研究吧。该死的米迦勒,千方百计将我打成罪人,自己还不是一样。好吧,以那个天使的行事风格,即使抽出实验对象的因子,也不至于杀了他们,至少可以说是比我人道吧。咯咯咯咯咯咯。」
巴尔帕愉快地笑了。
原来如此,就连我这个笨蛋都懂了。这表示目前要以人工方式培育出圣剑士,就必须有所牺牲吧。
起源自巴尔帕研究的因果循环,木场与洁诺维亚都受到波及。
「——你杀了我的同伴,将他们的圣剑适性因子抽走了?」
木场以带着杀气的语气询问巴尔帕。
「没错。这个球体就是当时完成的东西喔?不过有三个用在弗利德他们身上。这是最后一个。」
「呀哈哈哈哈!除了我以外的家伙在过程之中就因为身体无法配合因子,全部死掉了!嗯~~这么看来我果然很特别!」
如果弗利德所言为真,就表示被他们抢走的王者之剑的另外两个使用者都已经死了。啧!要死也是弗利德先死吧!真是祸害遗千年!
「你是不是在想祸害遗千年啊,一诚?不不不,我才没有那么容易死。」
不准猜我在想什么,臭神父!
「……巴尔帕·伽利略。你为了自己的研究、自己的欲望,到底草菅多少人命……」
木场的手在发抖,怒意催生的魔力气焰将他整个人团团包围,充满惊人的震撼力。
「哼。既然你这么说,不如把这个因子结晶给你吧。我的研究已经进展到能够量产的阶段,只要备妥生产环境,随时可以进行。我现在要先和科卡比勒破坏这个城镇,之后便四处收集保管在世界各地的传说圣剑。然后量产圣剑士,使用统合为一把的王者之剑,向米迦勒以及梵蒂冈发动战争,让把我打成罪人的愚蠢天使以及信徒见识见识我的研究。」
这就是巴尔帕和科卡比勒联手的理由吗?双方都憎恨天使,双方都渴望战争——再也没有比这更差劲的组合了!
巴尔帕没兴趣地将手上的因子结晶随手一扔。结晶在地上滚了几圈,停在木场脚边。
木场轻轻蹲下,捡起结晶。
他摸摸那颗结晶,有点哀伤,有点心疼,又有点怀念。
「……各位……」
眼泪从木场的脸上划过。他的表情充满悲戚,也带着愤怒。
就在此时,木场手上的结晶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
光芒缓缓扩散,最后扩大足以笼罩整个操场。
操场的地面到处浮现一颗一颗的光球,逐渐凝聚成形。
形状越来越清楚——变成一个又一个的人形。
木场四周出现许多散发淡蓝白色光芒的年少男女。
难道他们是——
「弥漫在这个战场的各种力量,将灵魂从因子的球体之中解放。」
朱乃学姊如此说道。原来有这种事啊。在这种魔剑、圣剑、恶魔、堕天使全部混在一起的状态,会发生这种事也不奇怪。
木场看着他们,露出怀念又难过的表情。
「大家!我……我……」
没错,我也懂了。他们都和木场一样,是献身圣剑计划的人。
——被处理的那些人。
「……我一直……一直在想。活下来的我,只有我还活着真的可以吗……你们当中有人的梦想比我远大,有人比我更想活下去。只有我独自过着和平的生活真的好吗……」
其中一个少年的灵魂面带微笑,似乎在对木场倾诉什么。
他的嘴巴一开一阖,只可惜我不会读唇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于是朱乃学姊代替他说道:
「……『别管我们。即使只有你也要活下去』他们是这么说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传到木场心里,他的双眼流出泪水。
年少男女的灵魂开阖嘴巴的动作开始统一,刻划出某种节奏。
他们在唱歌吗?
「——是圣歌。」
爱西亚在一旁低语。
他们在唱圣歌……木场也一边流泪,一边跟着他们唱起圣歌。
那是他们在难熬的人体实验之中,为了保有希望与梦想所得到的唯一——
那是他们在艰困的生活当中,唯一能够支持他们活下去的食粮——
唱着圣歌的他们和木场,脸上挂着彷佛幼童的纯洁笑容。
他们的灵魂发出蓝白色的光辉。光辉以木场为中心,越来越眩目。
『我们如果只有自己一个,都派不上用场——』
『我们拥有的因子不足以掌控圣剑。但是——』
『如果结合大家的力量,一定没问题——』
连我也听得见他们的声音。
听说我们恶魔听到圣歌,会感到很痛苦。
或许是因为现在的操场里,有各种力量错综复杂形成特殊力场吧,圣歌没有让我感受痛苦。我反而感觉到温暖,那是思念友人、思念同伴的温暖——
我的眼睛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流下泪水。
『接纳圣剑吧——』
『没什么好怕的——』
『即使没有神——』
『即使神不眷顾我们——』
『无论何时,我们都是——』
「——一条心。」
他们的灵魂飞上天,化为一颗巨大的光球,落在木场身上。
温柔的神圣光芒包围木场。
『搭档。』
这时德莱格开口了。怎么了?在这么令人感动的场面!
『那个「骑士」(knight)办到了。』
那又怎么样!
『神器(sacred gear)会以持有者的意念作为粮食逐渐变化、进化,越来越强。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领域。当持有者的意念、心愿,产生剧烈转变足以违抗弥漫这个世界的「流向」时,神器(sacred gear)就会达到那个境界。没错,就是——』
德莱格发出开心的笑声:
『——禁手。(balance breaker)』
划开黑暗夜空的光,看起来就像在祝福木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