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二卷
  5. Scene8
  6. 繁体版

Scene8
2017-06-23 12:08:05

		

Scene8 严岛勇吾:被学校里讨厌的老师责备的时候,预约好的游戏因为店员的失误而无法买到的时候,我的布丁被妹妹擅自吃掉的时候……拘泥于这些微不足道事情的日子,现在想来,也许那才是幸福的呢。
“哎呀,师傅真的是太厉害了!我也想成为师傅这样又厉害又聪明的冒险者呢!”
伊秀拉也好。
“勇吾先生这次成为了救国英雄呢。总觉得离勇吾先生越来越远了……”
蕾碧雅也罢。
“对教团来说,与像你这样的男人为敌也许是最大的不幸呢。”
艾尔也这么说道。
在回尕莱雅的归途上,伊秀拉她们还有士兵们都对我啧啧称道。
而我却心情复杂。
Lv78的歌德斯骑士,这份力量并非是我付出了努力得到的。
这次能阻止教团的阴谋也只是运气好,偶然为之。
明明是这样,却被夸奖为“厉害的不得了的战士”、“脑袋聪明到无与伦比的人”却让我感到太为夸张而没办法坦率地高兴起来。反而在心中的某处存在着像雨云一般忧郁的感觉。
(我还没有自信坦然接受大家的称赞。正因为没有自信,才会觉得大家的期待如此沉重吧。)
想变得更强。
想变得更聪明。
想要成为能有信心回应大家期待的真正的勇者。
(我能做到吗?能作为大家的领袖来与教团战斗,并且获得胜利吗?)
但是,教团是强大而危险的存在。比我之前所想像的厉害得多。
我回想起戴斯露出疯狂表情所说出的情报。
(看来他们不仅是这个埃塔纳尔,连原来的世界都想支配……但是,那种事情真的能做到吗?让埃塔纳尔的恶魔复活,并将其召唤至原来的世界……被召唤到原来世界的吉亚斯巴尔克,会是拥有能对抗有着核武器、BC武器、战斗机和坦克的世界各国的强大存在吗?)
之前次郎所说的话,现在让我感到十分在意。
(那家伙问了我们呢。你们觉得这里是真正的游戏世界吗?)
戴斯所说的话,就像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家伙在动手想杀死我们之前说了。在这埃塔纳尔如果HP变为零而死,和在原来世界死亡是一样的。)
我一开始以为埃塔纳尔是『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这一游戏中的世界。
但是,天空、大地、建筑、味道、气味、疼痛,还有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真实,我开始渐渐觉得这里并非架空世界而是真正的世界了。
(正因为如此,是不是为了去救蕾碧雅而赌上性命这点,让我很认真地烦恼了。正如在现实中面对这个试炼一般。)
但是,如果这里不是游戏中的世界,那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叫做埃塔纳尔的世界,究竟是什么?
这个答案现在还不清楚。
不。
也许如同艾米娜•拉邦卡事件一般,已经有了解答的提示了吧。只是我还没有注意到罢了。
(不管怎样,戴斯所说的话如果一切都是真的……)
我就会变成真的是为了拯救世界而战了。成了背负原来世界的父母、姐妹们的性命而战斗……
我不愿意这么想像。就在不久之前,我还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哦。
负担太重了。
(明明只要抓住教团的干部,让他吐出情报也许就能明白真相了。但是,一网打尽的策略却被打破真是让人痛心。明明下了大网却只收获了一个杂碎。唉,前途多难呢。)
是的。
对作为负有责任与教团正面战斗,想要成为真正勇者的我来说,只是拯救了尕尔冈西亚王国而已,可不能高兴得忘乎所以。
如果让教团成功复活了邪神吉亚斯巴尔克,支配了世界的话,这小小的胜利也就和没有一样了。
(虽然拯救世界的勇者或英雄是值得憧憬的,但是想当可真的是不轻松呢。)
没有松口气的空闲。
目前,我就需要考虑一下以后该怎样和教团战斗才行。
我们回到尕莱雅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还以为会因为昨天的谋反,王都会很骚乱……但事实却恰恰相反,平静得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会把俘虏投进城堡中的地牢里,然后去向陛下汇报情况。陛下应该不久后就会传唤你们了,暂时请等在旅店里吧。”
艾尔他们回了城堡,而我们再一次投宿于云雀亭。
“老板。最近好像经常听到迈尔兹殿下要举行婚礼来着,难道已经结束了吗?”
刚到旅店落脚,我就去了柜台向老板打听这个话题。
“啊!这件事啊,可真不得了呢。”
“不得了是指什么?”
“结婚对象的女孩子好像突然消失了呢!好不容易能飞上枝头作凤凰的,到底怎么搞的嘛。殿下也慌了手脚,带着手下的骑士团到处寻找自己的新娘呢。”
“哼嗯。”
“但是,到底为什么新娘会不见了呢?也有被反对平民和王子的婚礼的什么人暗杀了的传言。”
看来一般市民听说的版本是这样的呢。大概是按照国王的指示来散步传言,操纵情报的吧。看来事态并没有严重到城镇被波及,在城堡里大打出手的程度。
(尕尔冈西亚王并不是在王子谋反后,而是在他谋反之前就阻止了他吧。)
能在那么早的阶段就阻止了王子的谋反……也就是说尕尔冈西亚王也许早就注意到王子想要谋反了吧。
在旅店逗留的第二天,使者终于来了。
“陛下想要见你们。请到城堡来。”
于是,我们去了城堡。
这次我们被带到接待来宾的豪华会场。虽然这个城堡是以朴实刚健为主旨建造的,但是似乎只有这间会场是例外,非常豪华绚烂。闪闪发光的枝型吊灯也好,柱子上所描绘的雕刻也罢,简直如同凡尔赛宫一般。
已经是太阳落山的时间了,在被带到会场不久后,侍者就拿来了食物。虽然云雀亭的食物已经相当豪华了,但是这里的却尽是比那里精致得多的料理。比如就算是一块炸鸡,也会用黑豆制成眼珠和胡萝卜制成的喙来再现鸟的形态。
“这就是宫廷晚餐会吗?尽是好吃的!呀吼~”
“啊啊,真是的,该怎么办?我也许会因为在这里大吃特吃而胖的!”
翔和伊秀拉都高兴极了。蕾碧雅似乎也想自己做做看,正在向侍者询问关于食谱的事情。
当所有料理被吃完,侍者们撤下盘子离开了。接下来出现的则是由艾尔陪伴着的尕尔冈西亚王。
“勇吾,这次真是让你们费心了。”
坐上席位的尕尔冈西亚王面容憔悴。这也是没办法的。王子挑起谋反,这和亲身儿子想要杀死作为父亲的自己并没有任何区别。
“不。我只是说出了心中的猜想。”
“唔嗯……正因为你察觉到了谋反的可能性,才没有出什么大事。但是……迈尔兹他……虽然一切已经结束,但我现在依然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您相信着王子呢,他是您的儿子。”
“应该说是爱遮蔽了我的眼睛吧。”
“王子是被教团的手下,艾米娜所教唆的吧?”
“就算如此,那也是谋反。如果王子计划谋反传出去的话,就会变成国耻了。不仅如此,还会让想要侵略我国的不逞之徒以为是好时机也说不定。所以我才传出迈尔兹为了寻找消失的新娘而不见了的流言……迈尔兹作为罪人被关押在城堡的地牢中。而且,作为国王,我必须尽快处决迈尔兹。不这么做的话是没办法起到警示作用的。”
这是痛苦的言语。
“您打算怎样处置王子呢?”
虽然是未曾谋面的王子,我却控制不住问了出来。
“处决。”
国王立刻回答道。
“处决!那是指,那个……”
“正确的说是告诉知情者迈尔兹已被秘密处决,并立下墓碑。但事实上则把迈尔兹转移到我山中的别墅里,让他在那里度过余生。他将一生无法踏出屋子外,被软禁起来。但是,生命和生活还是能够保证无忧的。”
“……原来如此。”
“勇吾,嘲笑我吧。我作为国王依然太过天真。”
“不,作为父亲无法处决儿子,这是理所当然的。”
尕尔冈西亚王低下了头。
他拼命压低声音,肩膀颤抖,无声地哭泣着。眼泪滑过脸颊,汇聚到下巴处结成大滴大滴的泪珠滚落,沾湿了桌子。
要将儿子软禁一生,光是这样就已经让他痛不欲生了吧。
(国王吗……让人羡慕的国家权力者,却有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伤心和痛苦之处呢……)
说不定我也是如此吧。
作为率领大家与教团战斗的领袖,也会有像这样必须作出情非得已的决断来的一天吧。
“陛下,请用这个。”艾尔一边说着,一边递上了手帕。国王轻轻地点点头,擦掉了眼泪。
“勇吾,作为国王,我要再一次向你道谢。你是拯救了这个国家的英雄。但是,迈尔兹的谋反正如刚才所说,要当作没有发生过。所以,我没办法在众人面前表彰你。我会给你足够回报你活跃的赏赐,并以此来代替名誉。有什么想要的就说吧,请不必客气。”
当尕尔冈西亚王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露出威严的王者表情了。我觉得看着那张脸似乎就在看未来的自己——就算心在哭泣,也能冷静行事的领袖的脸。
突然,腋下吃了一记肘击。看向旁边,翔正在小声说着“钱。让他多给点钱吧,一定会有用的。”
“……是呢……”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
钱的确是很需要的。有钱也不是什么令人困扰的事情,而且想买好装备的话,有多少G也是不够的。
但是,即使我们买了奥拉之服,还剩下了40万G。就算现在没有援助也不会困扰。
(最重要的是,我通过这次的事件确信了一件事。与教团战斗最要紧的武器并不是弄齐个人的最好装备。这些事情以后慢慢来就行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人数,要增加伙伴才行。)
“那么,我就不客气的说了。”
我下定决心看向国王。
“唔嗯,随便说吧。”
“首先第一点,请派使者去友好国。关于教团的威胁有必要立刻告知他们。”
“好,我知道了。我也正打算这么办。”
“第二,请向阿尔达村附近的封印洞窟派遣精锐部队,严守那里。那个洞窟封印着魔神之一的博伊德。但是,守护着那个洞窟的只有阿洛奈一族的魔法封印。在教团已经感知到魔神存在的当下,如果不派人重兵防守是十分危险的。如果不严加管理的话也是十分危险的,这一点请一定要做到。”
“我立刻派人。”
“第三,请按照我和翔所写下的清单继续寻找日本人。日本人是教团成员的可能性很高。但是如果并非如此的话,就有可能成为我们的伙伴……还是非常强大的伙伴。这份清单也请让告知教团威胁而去各国的使者拿着,如果能让好几个国家都联合起来搜寻日本人的话就太好了。”
“明白了。我会选口才较好的人担任使者,努力让尽可能多的国家一同行动的。”
“谢谢。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至今只知道吉亚斯巴尔克的下仆,七柱魔神中的博伊德和纳丁古拉这两柱的存在。但是,教团却企图让所有的魔神复活。那么,剩下的五柱魔神究竟被封印在何处?一定要尽快找出这些所在,比教团更早部下重重警备才行。陛下,你知不知道魔神可能会在的地方?”
“完全没头绪。”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就要离开尕莱雅,去寻找剩下的魔神。所以希望陛下也能组织起搜查团去各地进行调查。”
“好的,我知道了。”
“就是这些,那么就拜托了。”
“唔嗯。勇吾,要求只有这些吗?”
“是的。”
“你是说你不要金钱吗?”
“不需要。现在我拜托陛下要办的这些事,已经需要用很多钱了。如果这样在资金上还有余力,不妨招募一些勇士来强化陛下的军队。教团是大规模的组织。魔神也是比想像更为强大的怪物。就算只是解开了一柱魔神的封印,想要打倒也是极为困难的。动用军队,以人数优势来战斗的时刻一定会来,这种危机总有一天会到来的……我有预感。”
“唔嗯……你的话将成为最锐利的剑,你的意志将成为最坚强的盾!真不愧是救国英雄,和那些庸俗的人完全不同呢!我明白你想说的一切了。这是为了应对危机,我作为王所应该做的。如果需要我军队的时刻真的来了,勇吾,请再一次来见我吧。我一定会帮上你的。”
“好的。那时候就拜托您了。”
“我儿子的事情虽然很遗憾,但是能与像你这样的高尚的勇士相遇,真的是必须感谢神灵呢。”
“我并不是那么了厉害的人物啦。说真的,我很害怕教团。但是,能得到陛下这样英明君主的帮忙,真的让我很安心。我才要感谢您呢。”
“唔嗯……唔嗯。艾尔。”
陛下将手帕还给艾尔并看着她。
“是的。”
“请继续和这些人一起旅行吧。成为我的眼睛和耳朵,将所得知的有关教团的情报告知于我。”
“请交给我吧。”
我们在尕莱雅阻止了教团的阴谋。
然后再一次踏上了旅程。
为了战斗。
为了拯救世界。
(不过,虽然在大家面前有注意使用毅然决然的态度……真伤脑筋呢。就算在考高中的时候也没有过这种想法。因为就算在考高中的考试中失败,我也不会死,世界也不会毁灭嘛。)
说真的,该怎么办嘛?
果然还是真的要上吗?
只有让自己成为真正的,能够拯救世界的勇者?
事已至此,也不可能说出什么“果然还是没有自信所以让我逃避吧”之类的话吧……就算我想逃,教团也已经完全盯上我了。
(要有自信!我要成为勇者!)
我为了鼓励自己,在心里说了好几次。
然后略微看了一眼蕾碧雅和伊秀拉。
(伊秀拉,蕾碧雅。我知道她们两个对我抱有好感。我并非迟钝到连这点都没有发现。但是,我希望她们能原谅我作出木头人一般的反应。不管是谁的感情,现在的我都没办法正视和面对。我还是对自己没信心……而且,虽然这种说法有点那个,但是现在可不是谈恋爱的时候。我必须将所有的才智和力量都倾注于和教团的战斗才行。)
但是。
(但是,如果能成为真正的勇者。能成为拯救世界,能自豪地报上姓名的什么人的话。到那时候,我一定会面对那两人的感情的。)
不知为何,脑袋中浮现起自己以穿着风衣,带着软毡帽的打扮抽着烟的形象。
男人都有想要无情的时候。
那应该并不是什么坏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