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三卷
  5. Scene3
  6. 繁体版

Scene3
2017-06-23 12:08:05

		

Scene3 宫本翔:虽然这是现代物理学已经解开的问题,拥有越大质量的物体,受到的地心引力也就越强。所以,巨乳自然也比贫乳要受到更大的引力。是的,这是以严谨的科学为根据的事实,并非迷信。对吧?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博士!
“呜哇……好热。太热了啦。已经不行了。稍微休息一下吧,好吗?”
我趁着其他人还没做作出回答之前,直接一屁股坐下来,舒展着腿部。
“这么快就要休息了?刚才不是已经吃过饭休息过了嘛,在努力一下吧?”
勇吾教训道。但是,勇吾自己不也汗流浃背,连发梢都有汗水滴落呢!别因为有女孩子看着就硬着头皮忍耐啊喂!
“这山路对于不习惯的人来说是很辛苦的。我最初爬这山的时候也是徒步走的,真的是很要命呢。如果因为太过着急而让身体变糟或受伤的话可是很无聊的。”
艾尔说道。
“就是嘛,师傅。我们慢慢走吧。反正景色那么好,匆匆忙忙的反而很浪费啦。”
伊秀拉拉住缰绳让马停了下来。
“是啊!正如她们所说啦!不过,就算勇吾反对我也要休息!决定休息!”
脚底心发麻,我脱下鞋袜,用指尖一路揉捏过去。
呼~无法以语言形容的舒服感觉扩散了出去。
但是,因为太阳十分火辣,就算什么都不做光是待着,却依然汗如泉涌。
我看向那身处高处的火山口。休拉哈山正精力旺盛地向蓝天吐着滚滚浓烟。将视线稍微移下,就能清楚地看到在半山腰的王都拉兰的街道建筑了。
但是……
“看来之后的路还很长呢。”
我叹了口气,继续揉脚。
“好吧。稍微休息会儿。”
结果,勇吾还是这么说着坐到了我的身边。顺带一提,我和勇吾都脱下了学生制服,只穿着一件衬衫。
我们是在昨天下午到达火山的山脚下的。那里有一个成为拜访拉兰的人们的中转站而存在的小村子。然后,我们在村子里好好休息了一晚上,养精蓄锐后,从今天早上开始爬山。
旅店的老板说。
“山道狭窄险峻,除了能运必要行李的马车外,其他一切都禁止通行。如果不是已经习惯爬山的人,在狭窄的道路上遇到其他马车的话是很难控制的,十分危险。如果要去拉兰的话,就要把马留下。”
……因此,我们的马车就留在了旅店,让女孩子骑马,而我和勇吾则徒步上山。
话说,村里有可以借马的牧场哦。在离开村子前,我们也有打算去借我和勇吾可以骑的马,可是因为正值观光季节吧,很不巧,并没有多余的马可以出借呢。
我除了玩敲冰块外,根本没有爬山的经历。所以最初还以郊游的心态,想着(步行能悠闲地看着景色爬山,也很不错嘛)什么的。但是,那份从容连一小时都没能维持就消失了!
而且,刚开始上山,斜坡就一下子变陡了耶……不用我多说,完全没有铺路,尽是砂砾的道路,对脚的负担很重。不仅如此,既然马车被放置在村里,行李什么的自然需要我们来拿。哎呀,像水桶这样的沉重的行李当然放在马车里了啦。就算如此,还是得拿粮食和水壶才行。唉……
“艾尔。我听说去拉兰的途中,在三合目的地方有作为中转站,可以免费投宿的休憩所?还要多久能到那里?”
勇吾学我脱了鞋袜,也开始用手指揉捏脚底。
“用这种速度前进的话,我想要到黄昏才能到达。”
“这样啊。只要想着坚持到黄昏就行,就能再次努力了吧。但是,就算是有着高等级战士职业的VIT值,还是会和普通人一样累呢。”
勇吾叹着气嘟囔道。看吧看吧,你明明也已经很累了。就知道在女孩子面前装模作样!
“话说,FOOD值减少的速度明显变快了呢。也就是证明了现在的疲劳积蓄速度很快吧。”
我打开状态栏端详起来。明明才刚休息过,吃了午饭,却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呢。而且,这数值越少,其他各种数值也会加速度地减少。
“我想,这份疲劳恐怕不只是因为坡度很陡。这周围的温度明显超过了三十度呢。”
“因为是火山嘛,也许与地热有关系。”
“虽然没来过拉兰,但根据攻略WIKI的大陆地图上,阿莱安王国的确应该在很南边的地方。”
“嗯……这座山上生长的植被与在尕尔冈西亚王国附近生长的完全不同呢。该说是南国风吗?到处开满了有着鲜艳颜色的野花呢。”
而且,在树丛中能听到“叽哇啊啊啊啊!叽哇啊啊啊啊!”那样既不属于寒蝉也不属于夜蝉的神秘蝉的叫声。而且还是以几乎要震破耳膜让脑袋涨开般的巨大音量,让人感到更加烦闷燥热……呼呜~
“话说,召唤怪的召唤时间还剩多久?能坚持到免费休憩所吗?”
“不,没办法坚持那么久啦。召唤时间已经差不多快结束了。”
我看向沉默着站着的两个无头盔甲骑士——无头男。
为了减少我和勇吾,还有马的负担,我召唤出他们来背一部分的行李。始终沉默着,完全不会说“累了”或“想休息”,他们是很能干的家伙。其实脖子以上的部分本来就没有,就算想要抱怨也无法开口吧。话说,光是看着他们就好热啊!就像在烈日下的车引擎盖一样,他们的盔甲一定吸收了阳光而热得不得了吧。
“怪物延续!”
我向无头男们伸出手吟唱了魔法。六芒星自空中出现,伴随着“噗哇哇哇!噗哇哇哇!”的奇怪效果音,将释放出的紫色的光辉注入无头男体内。
“这个魔法是什么呀?”
蕾碧雅好奇地问道。
“嗯?召唤怪物都有一定的召唤时间,越是强力的怪物能召唤的时间就越短。如果时间一过,召唤怪物就会消失。但是,如果想要再次召唤,就要等待一定的时间才行。不过,使用这个魔法的话,就可以延长召唤时间了。虽然消耗的MP值很多,但如果是像我这样lv58拥有着极高MP的魔法师的话,自然就可以毫不在意地使用啦。”
“原来如此。”
蕾碧雅点了点头。
……喂,我可是忍耐着喉咙冒烟在帮你解说啊,你就回我一句“原来如此”吗?至少要说“好厉害呢!”或是“真不愧是翔先生啊!”之类的嘛。
是因为太失望了吗?更加感到炎热和疲劳了……呜呜呜……
“好想吃冰棍啊。也想喝冰凉的可乐或是汽水~有没有自动贩卖机啊?”
“就算没有自动贩卖机,翔也有魔法可以用吧?”
啊!对哦。
“就、就是那个!就是那个啦,勇吾!这种事情要早说嘛!要去咯,暴风雪!”
我立刻使用了魔法。从手掌中释放出夹杂着冰块的冷气,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冷了下来。
“好,好凉快……活过来了……”
“我也是。得救了。”
“不过,矮人们还真是喜欢工艺品呢。连道路那边都有石像呢。”
精力十足的伊秀拉似乎已经坐不住了,开始从各个角度观察起座落在道路边的蜥蜴摆设来。
“那石像是拉兰的名物之一。矮人们对金属或矿物的加工技术十分先进,这也与他们是休拉哈的虔诚信徒有关。这是以侍奉休拉哈的神兽为原型,为了祈祷人们的安全而摆在险峻的山道上的。其中既有小孩子做着玩的,也有名匠倾注一切技术所制作的东西,边走边看也是一种乐趣。”
艾尔解说道。
“哦?这么说来,这并不是普通的蜥蜴吧?”
“那是火蜥蜴。是在火焰之泉中诞生的神兽,它作为石像的主题来说是最受欢迎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向上走一点路……在前往西山道的岔路的某处,有一座非常有名的沙罗曼蛇巨像。大概是在一百年前由名匠们齐心协力制作的,有房子那么大。”
“唔嗯。该说是跟旺达与巨像很像吗?还是像巴厘岛图腾柱呢?都是按照独特的样式来制造的石像呢。兼具美丽与力量,并且能感受到其中的神秘性。”
我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不过,这并非是为了在女孩子面前摆出一副理解艺术的样子。是因为真的感受到这些石像有一见的价值。
“在日本,路边有地藏菩萨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这山道边的石像数量和种类还真是庞大呢。既有长满青苔的,也有崭新的石像,能感受到矮人们虔诚的信仰和文化……对了,艾尔。趁现在我想问一句。”
“什么?”
“对信仰着休拉哈的矮人来说,有没有什么做了会很失礼的禁忌呢?我不想引起纠纷。还有,他们是否会宽待信仰其他神灵的人,对于这一点我也很在意。”
勇吾瞥了一眼蕾碧雅。她曾经接受过侍从风神法杜拉的神官的教育。
“没什么特别的忌讳,也没有会去迫害其他神灵信徒的狂信者。当然了,如果要是作出对休拉哈失礼的行为,肯定会觉得不愉快的。比如这神兽的石像,还是不要随便乱摸为好。虽然因人而异,但是作出无礼的行为,也有可能会遭到白眼。”
正摸着火蜥蜴脑袋的伊秀拉,慌慌张张地将手缩了回来。
“请吧。”
蕾碧雅将水注入马克杯中分给大家。
“诶诶!可以吗?谢谢!”
我水壶里的水已经全部喝光了。我打从心底感谢蕾碧雅的勤快与温柔,将水喝下。虽然有些变温了,但就和在沙漠里旅行的人一般,这时候水好不好喝已经完全没关系了,我咕咚咕咚大口喝了下去。
呼……
嗯?
不经意地看向来路的我眨了眨眼睛。
什么?
离我五、六米远的地方有一片树叶。
虽然这么说,但那并不是在地面上的落叶。而是在大概离开地面一点五米左右,空无一物的地方,一片树叶就那样静止着。
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摘下眼镜用衬衫轻轻擦了擦,再戴了回去。
但是,果然树叶还是静止在空中。???
(啊!)
我突然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有谁站在那里!使用了隐身魔法的什么人站在那里!因为我使用了暴风雪而挂起的树叶,正巧落在了那个隐身着的家伙头上!
咚、咚、咚、咚,心脏跳得飞快。
隐身跟着我们的究竟是谁?首先想到的就是教团的手下。他们正企图干掉我们。话说这不是很糟吗?隐身可是非常高级的魔法,而且魔法书在商店可没得卖,而是只能从怪物那里得到的超稀有物。既然学了这招,这家伙一定是法系职业,而且等级也很高……
“怎么了?翔,发生什么事了?”
“魔法导弹!”
我没有回答勇吾的问题,而是指向神秘的跟踪者,吟唱了咒语。
霎那间,那家伙现出形来,高喊着“魔法消除!”从我指尖释放出的电光被那家伙所张开的魔法光壁给吸收并消失了。
“敌人吗?”
勇吾立刻赤脚站起身来,拔出了屠虫剑。
“等等!等等!我可不是敌人啦!”
那家伙丢下法杖,举手投降。
嗯嗯?这人搞什么啊?
她戴着黑色的宽檐尖顶帽,该怎么说呢,就是普遍意义上那种女巫风格的女性。脑袋上显示着的角色名叫丽萨竼。
而且……她……那个……
有着令人吃惊的巨乳。
“哎呀,让大家受惊真是对不起呢!我没有恶意的,原谅我吧。”
发出“诶嘿嘿”的笑声,丽萨竼摆了摆手。
“你是谁?”
勇吾怒吼出声。就算你装可爱我也不会被你欺骗的。这样的猜疑心表露无遗。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旭日骑士团的副团长,能歌善舞的女大学生丽萨竼。叫我丽萨就行啦。请多指教!”
“什么请多指教啊。明显就是可疑的女人嘛。你说旭日骑士团?我连听都没听过呢,那是什么?”
艾尔用杖的前端指向她追问道。
“嗯……和教团战斗的日本人所组织的骑士团。简单来说,是你们的伙伴吧。”
“咦咦!?日本人的组织?除了教团之外居然还有这种东西吗?”
出乎意料的相遇,出乎意料的自我介绍,出乎意料的情报。但是,我的脑袋却被其他东西所占满。
该怎么说呢……简直是难以形容的大啊……
“对了,你们应该认识一个叫次郎的孩子吧?”
“是的。”
“我们为了与教团对抗,寻找来到这里的日本人,一个个和他们搭话,并以此来增加同伴。所以啦,不久前我们的团员在镇上看到了穿西装夹克的孩子,于是就上前搭讪了。然后,他将你们的事情告诉了我们。说他认识超高等级的二人组,希望我们一定要找到你们,让你们也成为同伴。其他的团员在尕莱雅得到了你们的情报,所以作为副团长的我为了看看你们是怎样的人,才亲自前来啦。”
“那你为什么要使用隐身悄悄跟着我们?希望你能好好说明,直到我们能够接受。”
勇吾并没有放松警戒。
“嗯。因为教团是不可大意的家伙,所以我们也养成先怀疑的习惯了。虽然是次郎自己说的,但他有段时间因为被恐吓而成了教团的手下对吧?像他这样有这种过去的人,大家都会先怀疑是否有诈而提防的。得出的结论就是,在让人加入成为伙伴之前,要先有谁来判断一下他是否是值得信任的人物。所以,我就接收了这个任务啦。从尕莱雅的云雀亭出发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悄悄地观察着你们。”
“唔嗯唔嗯,原来如此。这话讲的通呢。勇吾,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愉快相遇呢!啊,我是这个超强二人组之一,叫做翔。是lv58的魔法师,让大家所依靠的大黑柱!哎呀,突然就使用魔法攻击你,真是对不起啊!我完全不知道有这么回事,还以为你是教团派来的刺客呢。”
真是的,这胸部也太厉害了吧。让人完全无法移开视线。散发着引力……不对,散发着魔力……!
“等等等等,给我等一下!已经遇到过装成同伴接近我们的戴斯了吧?能这么简单就相信她吗?说不定她也是教团的手下呢!”
伊秀拉皱起眉头。
“是呢。居然隐身跟在我们后面……勇吾先生,果然还是很可疑呀。”
蕾碧雅似乎也难以接受。
“同感。虽然听起来像那么回事,但你有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证据吗?”
艾尔以尖锐的语气问道。
“咦咦?稍微等一下啊,各位,冷静点啦!别因为胸部输给人家就那么刻薄嘛!冷静点啦!”
“哈啊?你这个眼镜在胡说什么呢?和胸部毫无关系吧!”
“翔先生,你在说什么呀?你的脑袋没问题吧?是中暑了吗?”
“混蛋,你有种再说一遍!想让我撕了你的嘴吗?”
呜……伊秀拉也好,蕾碧雅也罢,连艾尔的语气都比平时粗暴得多……你们都冷静点啦,吁~吁~(小翔你拿人当马啊……)但是,这份心情我还是能够理解的。因为明摆着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嘛。而且腰也很纤细,简直就是刻意衬托乳量的体型嘛,这真的是,那个,敌不过!真的是敌不过!
“就算你们说证据也没办法啊。那,你们有办法证明我拿出的证据是真是假吗?这样一来可就没完没了了哟。我是旭日骑士团的副团长。是来劝诱勇吾君和翔君入团的。这就是一切。能相信我吗?”
丽萨竼轻轻地耸了耸肩。但仅是这样轻微的动作,她的胸部就噗噜噜地抖动了一下。不,应该是噗噜噜噜吗?不不,果然应该是噗噜噜噜噜吧。
“而且,如果我是教团的手下,也不可能一个人来的吧。因为已经从次郎君那里听说了勇吾君是lv78的歌德斯骑士,翔君是lv58的魔法师了嘛。”
“……原来如此……”
勇吾将屠虫剑插回鞘中。
“旭日骑士团吗?我并不是完全相信了你的话。因为在这之前,身为教团干部的叫做戴斯的男人,也装成是我们的同伴而接近过我们。只是……教团也不是笨蛋,应该不会三番两次地使用同样的手段。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和教团战斗的话,同伴还是越多越好。丽萨……小姐。是否要加入旭日骑士团还是先放一放,能说的更加详细一些吗?”
“好啊。”
“顺便问一句,你这几天一直观察着我们,那丽萨小姐对我们的判断如何呢?”
“嗯,我判断的依据是人品。旭日骑士团是认真和那危险的教团对抗的组织。有必要做好相当的觉悟,而且没有协调性的人是无法入团的。最重要的必须条件是,一定要本质善良。啊,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个问题很难啦。我说的是普遍意义上的善恶的意思啦。”
“请继续。”
“从这个观点出发,我认为勇吾君和翔君都是合格的。等级高也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却看不出你们沉醉于自己的力量而迷失了自我。和女孩子们一起旅行,一起快乐的吃饭,该怎么说呢,对了,像是青春洋溢的普通高中生的感觉?但是,来到埃塔纳尔的日本人想要维持普通,也是很难的呢。”
“…………”
“话说,你们离开尕尔冈西亚王国是要去哪里啊?打算做什么?爬上这座山的话应该能到达阿莱安王国的王都拉兰。是想体验修学旅行去温泉地观光吗?”
“不是啦……”
“呵呵呵。怎么可能嘛!虽然听到居然有和教团战斗的日本人组织让我们吃了一惊,实不相瞒,我们也在与教团战斗着哟。而且还很积极呢!”
我把至今经历过的事情和打算要做的事情整合了一下告诉了她。大概是以得意洋洋的表情吧。
听我说完后,丽萨竼睁大了眼睛。
“真令人吃惊!你们居然这么认真地和教团战斗着啊。我们旭日骑士团也在努力寻找着魔神的所在之处。就算次郎不告诉我们,命运也一定会让我们碰上你们的。”
“哼,也就是说,有邪恶出现的地方,也会有正义的同伴出现。”
“不仅是等级,在精神层次上也是难得的人才呢!请一定要和我们一起战斗!请加入旭日骑士团!我会带你们去骑士团本部,请一定和大家见见面,拜托了!”
唔哦。
丽萨竼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这、这倒是没啥关系啦,但是在近处能对她胸间的深谷一览无遗!眼睛!我的眼睛!
“旭日骑士团……要不要入团先不谈,我还是很有兴趣的。很像和成员们见上一次呢。但是,现在都爬了一半的山了,现在还是想去拉兰,确认一下那里到底有没有魔神。丽萨小姐,能暂时和我们一起行动吗?我认为骑士团的事情等调查完拉兰再说也不迟。”
勇吾的态度软化下来。
“好啊。那,就这么决定吧!从现在起我就加入你们的PT。我是丽萨竼。本名叫做渡边理沙。职业是女巫。请多指教啦!”
丽萨竼捡起地上的魔杖,像啦啦队女孩操纵着指挥棒一般骨碌骨碌地转动起来,打开了状态栏。
“怎么可能……日本人为何尽是高等级的人……”
艾尔睁大了眼睛。
丽萨竼已经lv60了。女巫是需要的经验值不高,容易成长的职业,但是lv60也是个很高的等级了。能转职成这个职业的只有女性角色,能学到的专用魔法,说好听点是独特,说难听点就是偏执的比较多。比如说女巫占用魔法之一,叫做黑暗龙卷的范围攻击魔法,虽然伤害值不高,但作为补偿会有一定几率让敌人陷入混乱或魅惑的异常状态中。
“召唤狼!”
丽萨竼挥杖吟唱了召唤魔法。像牛那么大的灰狼出现了,长嚎出声。胸部如同伴随着让人如同听到噗噜噜的效果音一般摇晃着,她飒爽地跨上狼背。
戳戳。
突然,背后被人戳了。回头看去,是伊秀拉。
“喂喂。”
她将声音压得很低。
“嗯嗯?怎么了?”
“你真的觉得让那么可疑的家伙轻易加入PT不要紧吗?难不成勇吾先生喜欢那种类型的?”
“那种的?”
伊秀拉立刻指了指丽萨竼,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胸部。
“去问一下本人不就好了?喂,勇吾。”
“哇!笨蛋!没什么啦!完全没有什么事啦!快出发吧,师傅!”
伊秀拉瞪了我一眼,怒气冲冲地跨上马去。
我看着她所作出的反应坏笑不已。
喂,勇吾。
与企图毁灭世界的邪恶教团战斗什么的,这事态未免也太夸张了。但是,我还是祈祷我们的故事能有个HAPPY END的啦。
能将这旅行中的点点滴滴当作快乐回忆,如果有那么一天到来就好了!
当第一颗星星开始闪烁,我们终于看到写着『休憩所』的看板。
这里也许是砍伐森林才建造的吧,有许多树桩,几十间圆木风格的山间小屋散布在周围。已经有许多早已到达的旅人在做晚餐准备,或是谈笑风生着,非常热闹。门口处有个矮人婆婆正在询问需要住宿的人数,勇吾上前告知了。
“还空着的有……是呢,使用第三号小屋吧。”
“谢谢。”
那第三号小屋已经有人先来了。
“哦!人类,还有那长耳朵的难不成是精灵吗?”
一副旅行商人打扮的矮人一看到我们就靠了过来。露出亲切的表情的脸上照例蓄着大胡子。身材矮小大概只有一百四十公分高,但肩上却隆起了发达的肌肉,胸膛也很厚实。那是就算悄悄混进格斗游戏,同时按下→AB键就能放出shoulder tackle也毫不奇怪的体型。头上显示的角色名是伍德拉克。
“我们正打算去拉兰呢。”
“唔嗯。有什么事吗?”
“只不过是观光游山的旅行罢了。”
勇吾似乎打算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
“是吗?这样啊。拉兰是有名的观光地嘛。话说,我是卖药的旅行商人,要不要为旅行买点药啊?虽然不能免费送你们,但是可以打点折嘛。”
……还想着干嘛那么亲切地搭话呢,原来是想做生意啊喂!
“唔嗯,正如你所见,我们既没有生病也没有受伤,而且有会使用回复魔法的我在,根本没有药出场的份啦……”
真是烦人的大叔啊,这么觉得的我不禁冷淡地说道。
“哎呀哎呀,这可不一定哟。也有使用魔法却束手无策的时候能派上用处的药啦。我,伍德拉克只有腿脚强健这一个优点,到远方去收集灵丹妙药已经超过三十年,在我的背筐中,听了惊人看了吓人的药可是多得很。比如让肌肤柔软嫩滑的美白膏、增强精力的龙爪垢、让胸部更加壮观的丰乳丹,还有让倾心的异性回心转意的媚药,简直无所不有……”
什么!媚、媚药!?你说媚药!?
“请一定要让我看看,务必。”
“看来都是能满足我求知欲的东西呢,我也想拜见一下。”
“师傅,稍微等一会儿可以吗?可以的吧?”
“勇吾先生,也许会有在旅行中用得上的药,我认为就算看一下也没有损失吧?”
在勇吾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矮人就将背筐中的东西摆了出来。于是我们开始对这些东西开始评头论足起来。
“好了好了,仔细看看吧。快快,用手拿起来也没关系的,快请吧。”
……好、好贵!这也太贵了吧!贴着媚药标签排列着的小瓶子,居然尾数有好几个零!一,十,百,千,万……那个,要三十万吗?总觉得气氛很奇怪耶~
“似乎有点贵呢。”
拿着丰乳丹的艾尔也看着标价面露难色。
“良药价高,这是自古以来的常识。但是,像这样在旅行中相遇也是一种缘分,我就给你们大减价打个五折好了。”
唔。
半价就是十五万吗……
“大叔,一句话!再稍微少算点吧?”
“唔嗯!唔唔唔唔……那,这样吧……一半的一半,这样总行了吧?”
一半的一半!七万五千G……从尕尔冈西亚王那里拿到的钱应该还剩四十万G。虽然现在是作为大家的G,但我应该可以使用其中的十万G左右吧?
“能稍微,再稍微降点吗?”
“说什么呢!我伍德拉克可是旅行商人啊,如果连成本都收不回来,就没办法做生意了!这样的话,唔嗯……哎呀!我知道了啦!那么,给你们打折,再拉掉零头,行了吧?”
“真的?”
“呜哇~在DQ里也遇到过这样的旅行商人呢~还真的会有上钩的人呢~”
丽萨竼嘲笑般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唔,这么说来在我的记忆中,的确有在阿萨拉姆中了商人的诡计,以高价买下东西来着……
“看来并没有什么需要看的东西呢。”
听到蕾碧雅的声音,我回过头去,女孩子们都露出了冷静的表情。
“这么说来,伍德拉克先生。”
勇吾开口道。
“什么事啊?”
“你难道是王都拉兰出身的吗?”
“正是如此。”
“听说拉兰有最古老的休拉哈神殿。你也是信仰休拉哈的吗?”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
“是呢……啊,请给我这个。”
勇吾从各种各样的药中拿了个标价最便宜的(话虽如此也要一千G)叫增毛丸的小瓶子。然后从制服的口袋里拿出了和标价相同数额的G,也就是一千G,爽气地递给了他。
“好,多谢惠顾。”
……
…………
“不再多买一些了吗?钱可是让人松口最好的药了哦。”
“别得寸进尺。”
勇吾静静地恐吓道,伍德拉克却完全没有吓到的样子,反而露出一副坏坏的笑容。
“我正是休拉哈的信徒。住在拉兰的所有人都是如此啦。”
“会买这些贵的要死,又可疑的药的顾客层是有限的吧。比如说有钱且不谙世事的人……难不成你的客人之中有神殿里的神官,还是比较高位阶的神官吧。”
“哦!你居然说是可疑的药。相信并喝下去的话,有时候也可能是真的药哟。”
“顾客里有神官吗?还是没有呢?”
“呵呵!别吓唬人嘛。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啦。在阿莱安最有钱的并非国王或贵族,而是神官啦。”
“是吗?既然你和神官关系不错,应该会听说一些一般人不知道的东西吧。”
“哈哈哈,那多少肯定是有的啦。在向我这样微不足道的人面前,总会有一些人无意中会说出些什么的。”
“听说在拉兰的神殿有一般人禁止进入的地方。如果你对那里知道些什么的话,希望你能告诉我。”
“你想打听的事还真奇怪呢。不过,的确是有禁止进入的地方啦。掌管着火焰的休拉哈也是锻冶之神。对我们矮人来说,开锻冶店可是谁都憧憬的职业,而能成为在其中拥有能被称为名匠的技术之人,则是最高的荣誉。神殿中设有宝物库,专门用于保管这些名匠向休拉哈所献出的名剑和名枪。那可是神圣的场所,自然不是一般人能进入的。”
“…………”
勇吾将摊在地上的药从头到底看了一遍,这次将标价最贵的(居然要二百万G!)标签写着无病免灾秘法书的家伙拿到了手里。
“伍德拉克先生。你有从某位神官那里听到过这样的话吗?休拉哈的神殿深处有怪物沉睡的地方。”
“唔嗯……”
矮人的眼睛眯了起来。是知道些什么吗?还是为了得到金钱而装成知道的样子呢?
“你要买那个吗?”
“看你的回答咯。”
勇吾立刻回道。
呵呵……
呵呵呵……
“不给出明确的答复吗?哎呀,小兄弟,你的眼睛也很毒呢。我们商人和你这种人最难做生意啦。”
投降了投降了,一边这么说着,伍德拉克啪的一声将手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神殿的怪物对吧?虽然我向神官们献媚,卖药赚了不少。但是,我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只是……”
“只是……”
“我的药并非尽是些假东西。其中也有能发挥原来药效的东西。虽然不如药名那样有着戏剧般的效果,但是我去远方采购这些药是真的。是呢,这大概半年前的事了。我在某处的旅店逗留的时候,穿着一身黑的男人向我搭话了。那家伙一副自来熟的态度接近了我,还请我吃了晚饭。当互相身上的话题都谈完后,他问了和你相同的问题呢。也就是『既然在卖如此高价的药,顾客里有神官吗?』『休拉哈神殿里有没有怪物封印?』这样的问题啦。”!
“……那家伙的名字,如果你还记得,能告诉我吗?”
“是个叫做戴斯的男人。身材高大,虽然在笑,但是眼中却没有笑意,就是那样的男人。虽然一下子买了一万G的药,但我的直觉告诉了我,他有一股火药味。我连等到白天都不敢,在半夜就离开了那家旅店。”
呜哇哇哇!那不就是那家伙嘛!也就是说教团也来这里寻找过魔神的所在了吧!而且还是很久以前就已经找过了!
“立刻离开旅店是聪明的选择。如果不那么做的话,恐怕你已经被那个男人抹杀了吧。”
勇吾将卷轴放了回去。
“唔嗯。那男人究竟是什么人?还有你们也……”
“还是别问那么多比较好。这是为了你着想。”
“唔嗯。”
伍德拉克抱住胳膊,以探究的眼神依次打量了我们。
“那,虽然不知有没有用,我还是给你们个忠告吧。与拉兰的神官说话时,首先要给他们带高帽子才是上选。那些家伙的自尊心都高的没边。在拉兰,谁都憧憬的职业是开锻冶店,只有这个。而当了神官的自然都是些没办法开锻冶店的人。我也实话实说,其实我也是本想开锻冶店,却因没有才能而放弃的。只不过,我没什么自尊所以活的很轻松罢了。”
“这很值得借鉴。谢谢。祝你这些可以的药能卖的顺利。不过,为了别得罪人,你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这不用你担心啦。我是就算杀也死不了的男人。话虽如此……在我看来,如果对手是你的话就难讲了。”
勇吾和大叔相视而笑。
“他好厉害呢。”
丽萨竼对我小声说道。
“嗯,勇吾可不是只有等级高的男人哟。值得依靠。话虽如此,最近开始觉得,正因为勇吾太过可靠,我们才会那么依赖他的,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呢。”
突然……就在那时,我突然在意起丽萨竼的名字。
丽萨竼。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
但是,这个时候就是想不起来。
夜晚……
女性阵营去山间小屋里面,我和勇吾则睡在了入口附近。勇吾说是“小心为上,以防万一”。也就是怕那个叫伍德拉克的大叔来盗窃我们的行李吧。
(不过,今天还真是遇上意想不到的人了呢。丽萨竼。旭日骑士团。如果是自己人的话,那可真是让人安心呢。)
在那个世界的我是个受人欺负的孩子。虽然勇吾成了我的朋友,但是却没有交到其他朋友了。
但是,来了这里的世界后,不知不觉间能够称为朋友的熟人越来越多,总觉得很高兴呢。
(说真的,比起朋友更想要女朋友啊。不过就算是维持现状,也已经很开心了。)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我渐渐迷糊起来。
咔嚓。
我因为觉得听到了细微的声音而醒了过来。虽然没到剑豪那样喊着“什么人!”并摆起架势的那种程度,但是在接触大自然的旅行中,我对这些轻微的动静变得敏感起来了。
(嗯?)
我悄悄睁开眼睛寻找起发出声音的东西,发现一个沐浴在窗口射入的月光中的蓝色人影。话说,那人影戴着那宽檐尖顶帽,是谁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
(什、什么啊啊啊啊!是丽萨竼吗?深更半夜的做什么呢!难、难道是夜袭吗?女大学生是这么积极的吗?日本年轻人的风纪淫乱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
虽然我心跳不已。
“丽萨小姐。如果你想趁着我们睡觉来袭击的话,还是放弃比较好。我可拿着剑呢。”
因为勇吾发出了如同带刺的刀具般尖利的声音,我那轻浮的心思一下子消失了。
“啊哈哈,我才不会做那种事呢。但是,这精神准备得分还真是高呢。我们旭日骑士团正是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呢。翔君呢?还醒着吗?”
“醒、醒着呢。”
“我有点话想跟你说,可以吗?跟我来啦。”
哈哈……就是嘛,在相遇的那天夜袭,这种像十八禁游戏那样的展开怎么可能会有嘛。
来到外面,跟着丽萨竼飞快地离开了山间小屋,找到了树桩坐了下来。
今晚是满月呢。白天的时候明明那么热,这就是山间夜晚吗?现在却十分寒冷。我立刻因为这个原因而甩掉睡意,变得清醒起来。
“勇吾君,翔君,因为有些事情想确认一下,所以趁现在我就问了。那些孩子并不是日本人,而是埃塔纳尔人吧?你们已经把自己是来自完全不同世界的事情告诉她们了?”
“不。”
“我们只对伊秀拉他们说自己是来自一个叫做日本的遥远国家。如果说自己是来自不同世界的话,总觉得会有很多麻烦事。”
“这样啊。不过,这样反而好吧。那么,就当作是这么回事吧。话说,你们两个是在玩『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时来到这边的世界的?”
我和勇吾点点头。
“大家,都是那样呢……果然,这个游戏是一种召唤装置吧……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那个,不是以埃塔纳尔的日期,而是以日本的。”
“我们在第三学期的结业式哪天来到这里的。那个,勇吾,那是几号来着?”
“三月二十日。”
“我是三月十三日。比你们大概早了一周来到埃塔纳尔的。但是,我已经在埃塔纳尔生活了近一年的时间。”
咦!
“那……那是什么意思……”
总觉得沐浴着月光的她突然变得可怕起来。
“也就是说在这边世界和那边世界时间的流逝方法是不同的。埃塔纳尔的时间流逝要快得多。就是浦岛太郎的相反版本啦。和被流放到埃塔纳尔的日本人相遇、闲聊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一点。”
我和勇吾不由自主地互看一眼。
“虽然现在问起来有点那个,你们对埃塔纳尔这个世界的规则有多少了解?”
“咦?就算问规则……”
丽萨竼向着露出莫名其妙表情的我抬起了手。
“黑暗龙卷!”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挡住了颜面,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你突然做什么啦!我还当要死了呢!”
“抱歉抱歉。我还以为用刚才的事情当例子,你们也许就能发现呢。”
“那个,什么意思啊?”
“关于魔法的规则。只要吟唱魔法的名字,就能发动魔法效果对吧?同样的,如果是战士系职业,只要吟唱技能名字就能发挥那个技能的效果。这个你知道吧?知道的对吧?”
“那是知道没错啦……”
“这个时候,在心中只有清楚地有『使用魔法』的想法,效果就会发动。相反,如果清楚地想着『不使用魔法』,就算说出魔法的名称,效果也不会发动。就像是切换开关的ON和OFF一样。还有,如果并没有特别的想法而说出魔法名称的话,那发不发动效果就是凭天意了。当然,这是要在习得这个魔法,并有足够MP的大前提下。”
“咦?这个我不知道,我先试试。”
我试着将手掌朝向天空,在心中默念『不使用魔法』,一边吟唱了“火球术!”
……火球并没有发射出来。这是真的!
“我最喜欢分析游戏的规则了。这一年间,在调查教团,结成旭日骑士团的间隙,我还研究着这个世界的规则。结果知道了很多事情。你们想不想听啊?”
“请务必让我们听听。”
勇吾也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向前探身。
“就是嘛。我啊,调查了各种事情。和其他日本人接触所知道的有,被放逐到埃塔纳尔的大家的共同点是玩『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这一点。不过,这点你们已经注意到了吧。所以,『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是一种召唤装置这一点基本上已经毫无疑问了。然后,被放逐到埃塔纳尔的时候所应用的规则……继承最后一次玩『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时的职业和等级。只是,在游戏中得到的G和道具都不见了。如果有学到的魔法和技能,就可以发动它们的效果,如果是战士系和弓系职业的话,则已经掌握了使用那武器的技术,仿佛能像精于此道的高手一样行动。还有,自己并非在『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中作成角色的样子,而是本来自己的样子……这些靠直觉就能理解了吧?”
我沉默着点点头。丽萨竼的表情非常认真,就算不是那种表情,我也能察觉到这是重大的话题。
“然后,脑袋上有HP和MP槽,打倒怪物也能得到经验值,大家首先就会想到的是,终于进入到现在正在玩的『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的游戏中的世界里了!我也这么认为过。你们也是吧?”
“是的。”
“嗯。”
“但是啊……我有在意细节的脾气,在来到某个城镇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建筑的构造和我记忆中所玩的『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里的街景有些微妙的不同。”?
“我还想着是不是我记错了。但是,我对自己的记忆力是很有自信的,所以对这件事感到十分在意。然后,我就决定要确认一下,埃塔纳尔世界的规则是否真的与那叫做『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的游戏相同。”
“怎么做的?”
“比如说让lv1的村民拿着攻击力很高的剑去打附近的怪物,记录下经验值上升的幅度。或雇人测量,并将城镇或村子的建筑配置正确地画在图纸上之类的。总之把能想到的都做了一遍。”
居然会有做到这种地步的怪人……想到这里,我的脑袋里突然浮现出了什么。
“啊!啊啊!”
“你怎么了?翔?”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就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丽萨竼的名字!的确是攻略wiki网站的主要成员,是上传了怪物的经验值和所持G报告的人吧?对吧!”
“是的,我就是那个丽萨竼。你知道我的啊?”
“能和你相见真是太荣幸了。哎呀,丽萨小姐的攻略情报真是太有用了。都让我想在同好会实际见上一面呢。这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巨……具有魅力的没人呢!”
“啊哈哈,就算夸奖我也没好处啦。好了,继续这个话题。在这样调查的期间,我慢慢明白了。这个叫做埃塔纳尔的世界和『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有微妙的不同。不,应该说明显就是两个世界。”
“嗯……?但是如果要这么说的话,会有玩游戏时所没有的味觉嗅觉和痛觉这一点来看,就已经完全不同了吧……”
“是啊,从本身来看的话正是如此。本来的话,也许在那个时候就该注意到这个世界和游戏是完全不同的。”
“…………”
“总之,持续调查的我已经基本上确定埃塔纳尔和叫『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的游戏是不同的。在这些规则的差异中让人最在意的是,来到埃塔纳尔的日本人不管有没有玩过『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都直到来到这里的世界才知道有企图让恶魔吉亚斯巴尔克及其下仆的七柱魔神复活的教团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在『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这个游戏中……不利于教团的情报完全没办法得到。”
“整理一下的话就会变成这样吧?”
勇吾以食指靠唇,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开口道。
“教团的家伙们把原来的世界叫做盖亚。他们知道能来去于埃塔纳尔和盖亚之间的方法。『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是教团的家伙们所制作的召唤装置,虽然能模拟体验埃塔纳尔的世界,但只不过是却刻意删除了对教团不利情报的普通游戏。还有,并非完全复制了这个叫做埃塔纳尔的世界,制作十分马虎,在许多地方都和埃塔纳尔的规则不同。是这样吧……?”
“对!就是这么回事!能理解的那么快真是得救了。”
丽萨竼用力点头。
“我们大家都是因为玩了那个游戏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所以才在直观上认为自己是进入了游戏的世界中。但是事情并非如此,我觉得是恰恰相反的。并非先有『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而是先有埃塔纳尔才对。『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是按照埃塔纳尔的世界所制作出来的,但是,两者却似是而非。我们并非进入了游戏的世界,而是被扔进了叫做埃塔纳尔的异世界,我是这么认为的。换而言之,这个世界并非游戏,而是真正的世界。”
唔呜呜呜。
这家伙并非胸大无脑之人呢。勇吾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在各种场面中都发挥的像精英一样,总觉得丽萨竼也有相同的味道。看来营养并非光给了胸部,脑袋也动的很快嘛。
话说,虽然怎么样都好啦,但是因为这过于繁琐的话题,脑袋里都乱成一团了啦!
“那个,也就是说,我们像指环王一样被丢到了西洋幻想风格的异世界里?但是,不觉得很奇怪吗?因为,既有HP和MP槽,又能使用魔法,而且明明是西洋风格的世界观,却以日语交谈,文字也是日语哦?该说这种异世界只可能在游戏中登场吗?并不是那么多见的……”
“太过于奇妙,也太别扭了。再说得难听点,很不自然。”
丽萨竼点着头说得理所当然。
“所以,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应该隐藏着教团或世界的秘密吧。”
“秘密……是指?”
“这我可不知道。现在连一点头绪都没有呢。”
丽萨竼耸了耸肩。这似乎是她的习惯,胸部也噗噜地摇晃了一下。
“总之,我把这话告诉勇吾君和翔君,是因为想让你们更正一下自己的理解。你们两人至今为止,说不定都是以游戏中的勇者心态来与教团战斗的。但是,如果我刚才的推测是正确的话,这埃塔纳尔并非游戏。虽然有HP和MP这样奇怪的设定,但恐怕是真正的世界,生活着的人类、生物,全部都是真实的。要拯救那些的话,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拯救世界。并且,在这个世界死亡的话,就是真正的死亡了。我说的你们都明白吗?”
“明白。丽萨小姐,请原谅我们一直无法轻易相信你。从刚才的谈话,我已经确定你绝不是教团的人。作为信赖的证明,我们也将教团的重要情报告诉你吧。”
勇吾绷紧了面孔。
“前几天,我们从身为教团干部,叫做戴斯的男人口中听到了他们的最终目的。他认为自己有绝对的把我杀了我们,说是带去冥界的土产,将这些话告诉了我们。”
“啊!你们居然有那种情报?请务必告诉我!”
“据他所说,教团的最终目的似乎是征服世界。但是,并非只是让恶魔吉亚斯巴尔克复活并征服埃塔纳尔。他们知道来去于埃塔纳尔和盖亚的办法。当他们让吉亚斯巴尔克复活并征服了埃塔纳尔后,他们会将那个邪神召唤到盖亚,再征服盖亚什么的……”
“咦咦?那、那真是不得了的事情嘛!这种事情要赶紧告诉我才对啦!”
“而且还说,吉亚斯巴尔克是真正的神,拥有着巨大的神力,核武器和BC兵器都不会有效的。虽然是难以置信的话,但如果是真的话,和教团战斗不仅是埃塔纳尔,也能拯救盖亚。这事情过于巨大,说真的,我真的不想相信。”
丽萨竼交替看着勇吾和我,沉默了一会儿。
“我们似乎被卷入了比想象中夸张的多的事里呢。”
终于,她叹了口气。
“不过,如果想要永远住在这个世界的话,就一定要和企图将埃塔纳尔弄得乱七八糟的教团战斗才行。想要回原来世界的话,也无法和知道那个办法的教团保持无关。只有上了吧……”
唔嗯。
对丽萨竼的第一印象有种搞笑的感觉。但是,她的本性却十分认真,看来那个有着开朗感觉的角色是故意扮演出来的。这么一想,就因无法看穿而觉得有些可怕起来。
“是呢。只有上了。话虽这么说,但还是只能踏踏实实地一步一步来吧。那叫伍德拉克的旅行商人的话是真的话,戴斯……教团从以前开始就寻找着魔神的所在,比我们要早得多。我们和教团相比,要慢的多了。除了要阻止魔神的复活而加强防卫,还要看准时机,袭击教团的本部,转入攻势才行。”
“勇吾君还真是仔细并可靠的人呢。真是优秀的人才啊。真希望你务必加入我们旭日骑士团。”
“先去拉兰调查魔神吧,这是最优先的。但是,等那个结束了,丽萨小姐,请让我见见旭日骑士团的成员。拜托你了。”
“知道了。总之,今天想要说的话就是这么些了。半夜里打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
“不,如果不是日本人,这些话可都是糊里糊涂听不懂的啦,如果伊秀拉她们在的话会很麻烦吧?”
“那,为了明天,赶快睡吧。”
丽萨竼轻轻地伸了个懒腰,离开了。
勇吾也跟在她身后。
(嗯……不过,该怎么说呢……对吧。)
我看着丽萨竼和勇吾的背影,总觉得很在意那两人的事呢。
话说,又让勇吾那家伙赚了FLAG点数了吧?不过,丽萨竼的胸部太大了,有点要命呢。还有,勇吾在玩胸部排球的时候明明还挺开心的说,不对,不是这种事情啦。
该怎么说呢,我是在意那两人看起来十分认真,非常深刻的表情吧。
我们正在与教团战斗。
正与企图征服世界,绘制着这个可怕蓝图的邪恶的秘密组织敌对着。
但是……
(居然认真到那种地步,真的不要紧吗?)
说真的,我并没有像他们两人那样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该说是更像游戏宅那样的参与吗?(想让女孩子看到自己与秘密组织战斗的帅气样子,以此积攒FLAG点数,哇哈哈哈)这样的想法啦。
因为啊。
背负世界的命运什么的,如果如此认真地考虑的话,可是会被压垮的吧?
那么一来反而会无法承受吧?至少对我来说,真的背负着世界的命运的话,恐怕是干不下去的。
这也许是不慎重的说法,但是,再稍微随便一点,再稍微放松一些,如果不以这种心态来做的话,就会做不下去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嘛。尽是玩着游戏的一般人嘛。我对自己完全没有自信啦。
(唔嗯……勇吾那家伙,太过认真这点虽然是优点,但同时也是缺点吧……总觉得有点担心呢。)
而我在当晚所感到的担心,在王都拉兰成为了现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