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二卷
  5. Scene7
  6. 繁体版

Scene7
2017-06-23 12:08:05

		

Scene7 宫本翔:还能想着“糟透了”的时候,还不算最糟吧。
啊啊啊啊啊!什么都做不到!
越来越糟了!不连续使用治愈术的话,勇吾就会死掉!但是每次使用治愈术MP也会减少!再这样下去,MP总会完全用光的!
虽然想要逃跑,但是我们被逼进了死胡同里无法逃走。而且在『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中能脱出迷宫的咒语瞬间移动如果不在战斗结束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话无法奏效,所以此时也无法使用这个来逃走。如果是在浪漫沙加里的话,勇吾就能使用起死回生的残像剑或看穿技能疯狂闪避,从而引发奇迹也说不定了……啊啊,可恶,已、已经不行了!没有回天之策!这简直就是如同等着布兰卡却对上了盖尔那样的绝望(街霸的捏他)!虽然想在脑内配合这个紧急的情况来放送些相称的BGM,但是现在可没那份从容。
我无法从自己的状态栏上移开视线。当我的MP用完的时候,就意味着勇吾会被打倒。而勇吾倒下的话就意味着我们全部会被杀死。而我每次吟唱治愈术而慢慢减少的MP正如同通往死亡的倒计时。
“勇吾!有没有什么策略啊!这样下去真的糟了啦!喂!”
“别跟我说话!会分心!总之先坚持着!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就算拖延又能怎样?只不过是让死期稍微延后一下罢了。那样是不行的,现在重要的是改变这个状况!
但是和我同样玩了不少RPG的勇吾的话,也应该早就知道。
他一定也和我一样,拼命想着解决的办法,寻找活路吧。但是,勇吾是队长,所以没办法说泄气话。所以才想坚持着装出还有希望的样子吧……
“翔先生!”
突然,蕾碧雅抓住了我的袖子。
“什么事?现在我很忙啊!”
也许是因为太过焦躁,我不禁说出了不耐烦的话语。
“请使用这个!由我、伊秀拉和翔先生一起,三人交替使用回复魔法!这样一来能稍微多坚持一会儿!”
咦?怎么回事?伊秀拉和蕾碧雅能使用回复魔法吗?
不料蕾碧雅的手里拿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写满文字的纸张。
“啥米!!!那、那是魔法卷轴?”
“是的,是治愈卷轴。这是在买了食物后路过魔法店的时候发现的特卖品。想着也许有用上的时候,就全部买下来了!”
魔法卷轴是指封印了有攻击、辅助、回复效果魔法的卷轴。虽然从头到底有很多种类,但是如果封印其中的是低等级效果魔法的话,还是有便宜货的。
在『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中效果最差且最便宜的回复道具是药草。但是和勇者斗恶龙不同的是,药草有着在战斗时是无法使用的麻烦限制。所以虽然封印着治愈术的魔法卷轴要比药草贵,但是是在战斗时能够使用的道具。在序盘的时候帮了不少忙呢。
……话说,蕾碧雅拿在手里的纸张还真是够厚的,至少有一百张吧?
“真不愧是姐姐!值得依靠呢!”
“得救了!这样一来多少能减少一点MP的消耗!”
“是的!勇吾先生,要去了!治愈术!”
蕾碧雅立刻打开了一份治愈卷轴。回复魔法发动了效果,勇吾的HP恢复了。
“贤内助就是指这种吧?干得好,蕾碧雅!”
我竖起了大拇指。
一般来说,玩RPG的时候明明没买齐装备,却准备99个药草或恢复药的人几乎没有。因为要尽量节约钱,来够买更好的装备。
但是这种想法的前提是有重启键或存档点的存在。
如果死了,只要读档就行,回到存档点继续来就行,所以只要买点便宜的回复道具就行。
但是在这埃塔纳尔,当HP变成零就意味着真正的死亡。出生于这个世界的蕾碧雅很清楚这件事。正因为如此,她才自作主张大量购买了治愈卷轴吧。我和勇吾连想都没想过。这就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正如勇吾所说,即使是低等级的伙伴,人数也是力量。
“勇吾!蕾碧雅买了好多治愈卷轴哟!这样一来就能撑一阵了!”
“好!”
勇吾为了尽量多击落一些手里剑而忙得不可开交,背对着我们简短地答道。
“治愈术!”
“治愈术!”
“治愈术!”
但是……
(但是即使有那么多治愈卷轴,那又如何呢?能改变如同在怪物猎人中被从高处用弓箭瞄准的怪物那样的状况吗?用魔法卷轴来支撑勇吾的HP,而我使用攻击魔法和辅助魔法的话,能杀出一条血路吗?)
不管在脑内模拟了几次,答案都是NO。
寡不敌众就是这么回事吧。这些家伙们和在山里打过的风暴蝙蝠可不一样,有着更多的HP,用暴风雪或是闪电风暴这样的强力范围攻击魔法,也没办法秒杀掉。只要剩下一口气,在一瞬间他们就会回复HP,情况就会变回最初的样子。
(如果蕾碧雅买的不是治愈卷轴,而是大治愈卷轴就好了。勇吾就可以冲上去打接近战,连续使用消耗HP的技能,来赌一赌了。但是现实是——唔喵啊啊啊啊啊啊!结果还是不行嘛,可恶!用治愈卷轴能省下的MP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嘛!光是维持现状就已经很要命了!)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勇吾说要坚持下去,但是光是坚持就能赢吗?)
如果说打拖延战术能赢的话,只有在敌人的回复职业先用光MP的前提下。
但是穿过勇吾的肩看去,显示着敌人魔法师MP的蓝槽,却没怎么减少。不管怎么说,这边的攻击只有勇吾见机放出的音速波罢了。还剩那么多MP的话,靠拖延战赢得可能性不大,不,应该说是完全没有……
“戴斯大人,他们相当顽固呢。”
突然,忍者之一不安地说道。
“我不是说了别急嘛。就算是磐石,也不会影响到胜利。只要慢慢耗死他就行。”
但是戴斯那混蛋冷静到让人痛恨。他依然露出确信胜利的表情。敌人的领袖是戴斯。只要戴斯动摇起来,有了(不好,要撤退吗)的想法的话就好了,这样下去……
我回过头看向蕾碧雅和伊秀拉的手中。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么多治愈卷轴已经使用了一大半了。
坚持不了多久了。
“果然……果然不应该买这种衣服的……”
突然,蕾碧雅抽泣着嘟囔道。
“奥拉之服?”
我问道。蕾碧雅点了点头。
“比起给我买防具,还是应该为勇吾先生和翔先生购买一些强力的装备更好……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也许就能得救的……”
“…………”
“比起花钱在低等级又帮不上忙的我们身上,还不如……”
“没这回事!”
我用让自己也吃了一惊的巨大音量说道。挥着剑的勇吾也吓了一跳,朝这里看了看。
“才没有这回事,蕾碧雅。衣服是我推荐买的,这绝对没错。”
虽然这并不是谈论这件事的时候,虽然应该专心考虑解决办法,但我却无法让自己沉默。
“不管现在怎样弱小,只要积累经验,总有一天,蕾碧雅和伊秀拉也能拥有像我和勇吾那样值得依靠的力量!我是看中你们的发展前途,才选择了那件衣服!”
就是嘛。
虽然我不否定在看到奥拉之服的时候的确有好色之心。
但是,为了保住还很弱小的女孩子们的性命,要优先给她们买防具的想法自身是我自己得出的结论。
喂。
你认为玩RPG最棒的是什么?
能成为勇者?能成为魔法师?能和女孩子一起旅行?意见是多种多样的吧。
但是对我,宫本翔而言,RPG最棒的地方——那就是只要有努力就一定有回报这一点。
在现实世界的话,就算努力也不一定会有回报吧?虽然想成为憧憬中的足球或棒球选手,但是就算努力了,只要没有才能就会陷入穷途末路。真的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一切的,恐怕只有小学生罢了。一旦成了中学生或高中生,就算不愿意也会逐渐知道,现实并不是那么天真的。
所以……只要确信自己并没有什么才能,就会产生努力及付出的汗水和时间都是毫无意义的感觉……那是很恐怖的……虽然有理想但却不去努力的人有很多。
在努力之前就放弃,这样的家伙也有很多。
事实上,我就是其中之一。
现实世界真是残酷呢。
但是,RPG的世界则截然不同。
大家一开始都是十分弱小的。没有力量,也无法使用魔法。
但是,只要慢慢打倒怪物不断升级,一点点存钱买装备的话,就一定会变强。
不管你是否有才能。
努力和所付出的时间一定会对你有所回报。
这不就是很厉害的事情吗?像这样无论是谁都给与了公平机会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不正是理想的世界吗?你也好,我也好,只要认真地向前迈进,就总有获得力量的一天。
我认为,这就是RPG最棒的地方了。
就算是像我这样既没有只会也没有勇气和力量的人,总有一天也一定会……能让人充满希望,这就是RPG的优点。
不过,在『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像Wizar○ry一样,角色的初期属性乱七八糟,角色既可能在最初的时候就拥有很强的能力,也有可能会拥有平均以下的能力。在升级时各种属性的增加幅度严格来说也是因人而异,并非完全平等。明明只有lv15却能匹敌lv20的角色,像这样的天才虽然少见但也会有。
但是,就算如此,lv20的人与lv40的家伙之间还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是的,在埃塔纳尔,努力的差距一定能颠覆才能的差距。
“蕾碧雅,伊秀拉。就算现在弱小也没关系。那样也没关系的。我决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所以,你们要继续努力,一点点积累经验值。这样一来,总有一天你们一定会变强的。世界本身就能这样保证。所以,不要那么说了。再多些自信吧。”
两人像吃了一惊般凝视着我。
哈哈。
真伤脑筋啊。
在原来世界尽是玩游戏的我,却在这里讲着说教般的台词。学习也好,运动也罢,完全不作任何努力,毫无自信的我……哈哈,真是可笑。说得这么伟大,自己就该先带头努力才对吧。
但是如今的我却将两个女孩子护在身后与坏人战斗着。就算会因气氛高涨而想要逞英雄,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如果能活着离开的话,我也来努力看看吧。”
我苦笑着嘟囔道。
因为在这埃塔纳尔,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因为没有才能,所以努力也没用,这样的借口可无法通用。虽然我已经lv58了,但是,只要更加努力,再升点级,在这样的危机状况下,应该能更加成为大家的力量的。
而且,如果我能好好努力,证明自己能做到些什么的话……伊秀拉和蕾碧雅也一定能得到一些勇气的吧!
(是啊。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说真的,现在要打倒这些坏蛋是不可能的。但是,从这里逃走,继续旅行,踏踏实实地积累经验值,变得更强后再来一战的话……快想,快想啊!为了能活到明天,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就算没办法全部逃走,至少要让伊秀拉和蕾碧雅逃掉!那两人虽然还很弱小,但是,只要能从这里逃走,能继续活下去的话。只要活着,一点点积累经验值,总有一天能成为理想中的自己……)
我拼命思考,也许在我的人生中,像这样认真思考还是头一次。
(不行。想不出好办法。果然只有由我上了吗?)
其实……在我学习的魔法之中,有一个也许能打破现在僵局的魔法。
『Enigma』
它的效果很不安定,是被成为随机魔法的特殊系统魔法。相当于勇者斗恶龙的帕鲁布特。只有吟唱完才知道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发动。如果我没记错,应该会随机发动一下七种效果之一。
一    敌人全体陷入中毒状态
二    从战斗脱离,但是无法得到已经打倒敌人的经验值
三    敌我双方都陷入一定时间的沉默状态(无法进行魔法吟唱、技能使用)
四    我方全体陷入中毒状态
五    我方全体受到伤害。
六    敌我双方的辅助魔法解除
七    施术者的死亡
……如你所见,是十分微妙的魔法。至少像Wizar○ry的虹色光线那样『虽然效果是随机的,但是受害者限定为敌人,不会对施术者造成任何伤害』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毫不犹豫地使用,在这个走投无路的时候依靠一下。但是这算什么嘛,这个微妙的效果。
我将『Enigma』的各种效果与现在的情况一一比对。
(第一种让敌人全体陷入中毒状态是毫无意义的。戴斯他们立刻就会使用魔法治疗。第二种是立刻从战斗中逃走,如果这个出来的话就最棒,万万岁了。第三是让敌我都陷入沉默,这个很糟糕。前卫的力量对比就已经输了,会被一下子压制的。第四是让己方全体陷入中毒状态,虽然不说是最为糟糕的,但会让我们的死期提早。第五是己方受到全体伤害,如果这个效果出现了就该哭泣了吧。第六是解除敌我的辅助魔法,嗯……并没什么大影响。第七施术者的死亡……)
到底是谁把这条列入『Enigma』的效果里的?责任人给我出来!
从概率来看,吟唱『Enigma』得到最好结果的概率为七分之一。从百分比看是14%。
十四……玩过J·H·布莱安的游戏书的人一定会对这个数字感到不详吧……
但是,只有赌一赌了。没有其他方法了。
因为,再这样下去,全员最终还是难逃一死。这已经是很清楚的事情了。既然如此,就算糟糕的效果发动了,也只不过是让死期提早了一点罢了。不是吗?
而且,我的MP只剩下75了。『Enigma』的MP消耗量是20。现在的话还来得及。只要没有发动让我即死的效果,还能吟唱三次。乐观的想一下,三回中只要有一回发动离开战斗的效果就行了。
(如果是第七个效果,就变成特地自己吟唱魔法去死了吗?)
别想了。
就像是在俄罗斯转盘上赌一把,既然已经决定要做,就赶紧做吧。像我这样的胆小鬼,一旦犹豫的话就无法再下定决心了。而且在磨磨蹭蹭的时候就会使用治愈术而减少MP,我可不想让七分之一的生存率变成零。那种死法……就像是用尽一切努力来拖延时间,到最后时刻才一边后悔(那时候如果做了就好了)一边死去的那样。
因为勇吾是温柔的家伙。虽然他对艾尔用了那么强硬的态度让我有些意外,但是却不会对身为死党的我说“使用『Enigma』”的吧。
只有这么做了。
不得不这么做。
“勇吾,我要用随机魔法了哦。有七分之一的概率能从战斗脱离。只有赌一下了。”
我平静地说道。
“等等!”
勇吾回过头来。
“你打算使用『Enigma』?不行!再坚持一下,多拖延一点时间!”
“不,就算拖延时间也毫无意义,不是吗?……Enigma!”
在吟唱的瞬间,七色的光辉眼花缭乱地互相替换,照亮了周围。我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会死吗?
还是?
我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发现戴斯他们的HP槽变成了绿色。是让敌人全体陷入中毒状态的效果。
“呜……”
“这、这是……”
虽然有好几人都表现出了动摇的样子。
“别慌!只不过中了毒而已,赶快治疗!没问题的!”
在戴斯的高声指挥下,动摇被没有波及到更多的人,很快就被制止了。
“哈哈……再、再来一次。”
“停下!住手啊,翔!坚持下去!专心拖延时间!”
“所以说,就算那样下去也会死的啦!勇吾也很清楚吧!”
“没那回事!只要在这里拖住他们就会有援军来的!中了陷阱的并不是我们,而是戴斯他们!很快援军就会来了,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闭嘴!就算是我,该上的时候还是会上的!要用了!Eni……”
嗯?
咦?
喂,勇吾。
你刚才说了什么?
援军?
“援军?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伊秀拉鼓起干劲问道。话说,虽然我们也很吃惊,但是戴斯他们更加惊讶。因为连他们的连绵不断的攻击都停了下来。
忍者们都不假思索地看向戴斯。
“怎么可能。别被他的虚张声势骗了!继续攻击!”
戴斯不爽地咂了咂舌头,亲自架起了十字手里剑。
“火焰烟花!”
突然,似曾相识的凛然声音响起。
从戴斯他们身后的通道里飞出了火焰团,咚的一声四处炸开。吃了火焰范围攻击的敌人全体的HP都减少了。
“勇吾!抱歉来迟了。没事吗?”
手脚纤细的妖精体形,贫乳,火红的外套。
那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啦喂!那正是被勇吾赶走的艾尔!咦咦咦?这算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赶上了吗?虽然想引诱他们自投罗网,但还真是出乎意料的陷入了苦战呢。几乎都快被全灭了。”
在勇吾微笑的同时,艾尔身后持剑持杖的男女们一个个蜂拥而至!哦哦哦哦哦!好多人哦!来了好多人!比戴斯的人手还要多!
那些人所穿盔甲的图案在城堡里看到过!也就是说,那些人是城堡里的士兵吗?骑士吗?还有宫廷魔法师的同伴们吗?
“到此为止了,坏蛋们。正如你们所见,你们已经被完全包围了。赶紧丢下武器投降吧,如果抵抗的话就做好将丢掉性命的觉悟。”
在大好时机登场的艾尔,将法杖的前端指向戴斯。因为事发突然,戴斯还维持拿着手里剑的样子僵在原地。
“形势逆转了呢。人数是力量。这次轮到你好好体验一下了。”
勇吾也将屠虫剑的刀剑指向戴斯,飒爽地放出话来。
“戴斯,正如勇吾先生所说,你才是真正的教团成员呢。”
艾尔看着戴斯扭曲的表情冷嘲热讽道。
“你说什么?这不是虚张声势?我是真的中计了吗……”
“是的。我已经看穿了你十有八九是真正的教团成员。”
“咦咦?为什么?为什么啦?勇吾你不是有好好确认过警察证件了吗?对吧?”
虽然戴斯也应该会感到奇怪,但是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啊。
“那个……真正的警察证件会贴有本人的照片来着?还说看了电视剧,说如果没有照片的话,就是假警察……”
“是的,我有看过这样的电视剧。但是,其实警察证件有旧版本和新版本两种。”???
“旧版本……也就是以前的警察证件是黑色封面的手册形式,也就是横向打开的。但是从2002年起,警察证件则采用了和FBI相同,纵向打开的形式。”
“咦?”
“我在PS2上玩过ADVG的『流行之神2』。在那个游戏里有将与出现过的单词有关的知识整理起来的数据库,其中就有『警察证件』这一项。有关这一项,记载了旧版和新版两种警察证件的不同之处,而我还记得这些内容。”
你、你说什么!?
“总之,戴斯。在你拿出那黑色封面横向打开的警察证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装成警察的可疑家伙了。”
戴斯哑口无言。在知识的比拼上居然输给了高中生,在同伴面前大失面子,这样的奇耻大辱让他面红耳赤。
但是,勇吾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那样闪耀着精英之光?你真的和我所认识的勇吾是同一个人吗?还是说立场让人改变呢?是队长的责任让勇吾变成了能够依靠的男人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之后的也该明白了吧?特地使用小道具装成警察接近我们,肯定是有什么企图的。而且既然已经知道了我和翔的事情,那恐怕只能是教团成员了。那样的家伙却邀请我们去基地……于是,我就想到你是有杀了我们的打算。”
“…………”
“但是,要打倒像我和翔这样高等级的对手,单凭你是不可能的。你需要集合同伴或手下。所以我就装成没有发现你的真实身份,特地跳进你所准备的陷阱之中。就算你结集了同伙,只要以比你更多的人数包围住你们,就可以把教团成员一网打尽。因为抓住的人越多,就能得到更多有关教团的情报嘛。”
如果是我的话,此时恐怕已经笑容满面得意洋洋了吧,但是勇吾却淡淡地说着看向了艾尔。
“勇吾在给我日本人特有姓名清单的时候,把写着作战计划的纸一起给了我。先演一场戏,再把我从中途赶回去。我先回一次城向陛下说明情况,再带着驱除害虫所必须的人员赶回来。我与勇吾先生的争吵是一开始就定好的。”
艾尔也淡淡说道。
怎么会这样?一切都在计算之中吗?难道在战斗前勇吾和戴斯说个不停就是为了争取时间?不过,好不容易到了逆转的时候,为什么你们还能那么冷静?赶快说说“我反对!”“吃我一招”之类的决定性台词才对吧?这种机会在人生里可是少见的很啊!
“和艾尔的争吵可谓是即兴的胜负的关键,我心里可是慌得很,就怕露出什么破绽让你看出我们是在演戏。但是,能顺利进行真是太好了。”
“对了,在还没忘记前先让我为昨天的事情道歉吧。蕾碧雅,还有伊秀拉。让你们感到不快真是很抱歉。昨天只是演戏,原谅我吧。”
艾尔也添了一句。
“我也……要道歉才行呢。各位,向你们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真是很抱歉。但是如果被戴斯发现的话,好不容易定下的策略就白费了,所以才想保密到底的。而且,戴斯结集了那么多强力的成员也出乎了我的意料。我过于相信自己的力量了。差一点就全灭了……对不起。”
勇吾似乎真的很有罪恶感,他低下了头。
“你在说什么呀!勇吾,你果然值得信赖!要骗过敌人首先就要骗过自己人嘛。虽然当时我真的连汗都出来了,但没关系啦,没关系!别放在心上!”
得救了的喜悦与艾尔归来的欢喜让我高兴的能够原谅一切。虽然其实也想抱怨个一两句,但这也是勇吾作为队长深思熟虑后所下的决定吧。
“就、就是嘛!果然师傅值得依靠呢!是吗?师傅赶走艾尔的理由是这样啊!好了,坏蛋们!乖乖地被绑起来吧!”
伊秀拉也学着勇吾将锈剑指向戴斯,很有威势地说道。
至于蕾碧雅……喂、等一下,这是啥?凝视着勇吾的那双湿润的眼睛是怎么回事?那个,几乎被染成粉色的那脸颊又是怎么回事?那个……我也有像个男人一样的赌命使用了很厉害的咒语啊!啊啊,但是如果由我来絮絮叨叨地说明的话,反而会冷场吧……
不,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总而言之我们得救了!不仅如此,还战胜了坏蛋们!
“好了,戴斯你想怎么办呢?我们和你们可不一样,不想毫无意义地进行杀戮。还是投降比较好哦。”
戴斯以充满杀意的眼神瞪向勇吾。
不久后,他为了冷静下来一般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
“干的真不错呢。虽然认为在宽松教育下的你们这代都是笨蛋,但看来需要改观一下了呢。”
嗯?
怎么回事?
戴斯居然浅笑起来。我从那笑容中感到了危险。是在虚张声势吗?不,不对,那并不是确定会失败的人会露出的笑容。
虽然戴斯的手下都苦着一张脸,但是一点都看不出有真心着急的样子。
“看来我是真的太小看你们了。这点我承认。”
戴斯继续带着那讨厌的笑容,以冷静的口吻说道。
我向艾尔看去。
她似乎也感到了危险而紧皱眉头。
“但是,你们似乎也有点小看我了吧?像我这样准备周详的男人当然也会设想到最坏的情况。我就是这样的人。”
“戴斯!别做出任何可疑的举动!我不是说了如果抵抗就格杀勿论吗!”
艾尔一下子举起了法杖。随着这个举动,士兵们都摆好了架势。当她挥下手的那一刻,一瞬间就会爆发血战的吧!
“哎呀,我还没蠢到对这样的实力差距做孤注一掷的战斗。”
戴斯作出了时至今日连美国人都不再做的,夸张的耸肩姿势。
“在这种状况下能做的只有一件事。也就是……这样!”
他飞快地仰望天花板,掷出了十字手里剑。
咦?怎么了?
顺着手里剑飞行的方向看去,我看到了有像开关一样的东西,不禁“啊”了一声。
手里剑刺中了开关。
随着爆炸音的轰鸣,墙壁、天花板和大地都晃动起来。瓦砾从天花板上掉下,掀起了尘埃,阻住了我们的视线。我听到艾尔喊道“上!歼灭他们!”,但是在现在的状况下,没有任何人可以行动。
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我再说一句吧!把城里的士兵引到此处,反而对教团来说更有利!虽然这场战斗是我输了,但却是教团的胜利!”
戴斯高笑着的声音响起。不久后,一阵潮湿的风吹散了飘起的尘埃。
咦咦?这是啥米?!
墙壁的一角已经完全崩塌,在它的另一边是外面的景色。世界被厚厚的云层所覆盖而有些阴暗,不知何时下起的雨激烈地冲刷着大地。
戴斯所率领的忍者军团已经逃了出去,完全无视湿滑的地面,以超高的AGI很快就逃出了很远的距离。
“才不会让你们逃掉!音速波!”
勇吾紧盯他们的背影,挥下屠虫剑放出了冲击波。闪耀着蓝色光辉的迅猛冲击波击中了正在逃跑的教团成员中年纪较大的忍者的背部。
他无法抗下,直挺挺地摔进了水洼里。但是,戴斯他们不顾同伴,连头也不回地继续逃走。啊,他们逃走的路线前方有好几匹马!想骑马逃走吗?
“魔法导弹!”
我立刻吟唱了咒语。带有追踪机能的闪电就从指尖窜了出去。但是,啊啊,不行啊。距离实在太远了,已经在射程之外,无法击中!
戴斯他们一个接一个骑上马,冲向了雨幕之中。
越行越远。
逃掉了……
“抓住他们!至少要活捉一个人!”
士兵们听从艾尔的命令蜂拥而至,把勇吾打倒的忍者绑了起来。
“师傅!先回入口处,我们再骑马追吧!”
虽然伊秀拉这么主张,但是勇吾摇了摇头。
“不可深追。想要一网打尽的策略已经失败了。他们会预想到我们的追击,然后装出逃跑的样子来引诱埋伏……他们就是会做到这种程度的家伙嘛。”
总之,现在已经没办法了。我们放弃了追击,包围了俘虏。
“抱歉。还以为计划成功了,所以在最后大意了。”
艾尔摇了摇头。
“不,这一点我也一样。”
“总之,我们得到了俘虏。并不是毫无成果。只要加以审问,能从这家伙口中挖出情报,就应该多少能知道些教团的事情。”
被抓住的男人似乎在闹脾气一般地把头扭向一边。角色名是拉奇(lucky)。和名字明快的印象相反,是个眼神很凶恶的男人。话说,名字明明叫lucky,结果却只有他一个人被抓了,应该叫unlucky才对吧。哎呀,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
“勇吾,好不容易的好办法,真是可惜呢。话说……”
我掏出手帕擦拭被尘土弄脏的眼镜。
“嗯。”
“你听到戴斯临走时说的话了吗?”
“听到了。说什么把城里的士兵引到这里就是教团的胜利什么的来着。”
“在我看来,戴斯并不是那种会随便说出这种话的类型。只有在确信胜利的时候才会说出决定性的台词,我觉得他是这种人才对。”
“我也这么认为。”
这时,叫做拉奇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
“哼,这怎么可能不笑。你们如果知道那临走话语的意义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然而,当你们知道了,一切也已经太迟了。”
“啊啊,是哦。我们还有俘虏嘛。那么,关于这临走留言的意思就由你来说明吧。”
勇吾将屠虫剑的刀剑刺向拉奇的喉咙。但是,忍者那目中无人的态度依然没有改变。
“你是不会刺过来的。因为你不是会杀人的类型。”
“是吗?虽然我没办法杀好人,但是像你们这样的坏蛋,特别是刚才想要杀了我们的坏蛋可就不能一并而论了。就算让你痛不欲生,半死不活,只要能让你说出情报,我可是能毫不犹豫地做到哟。而且,这里是不管怎样殴打或砍杀,只要有回复魔法就可以立刻治疗的世界嘛。”
“呵呵,这样啊。那就在受苦之前告诉你吧。反正就算现在知道,赶回尕莱雅也来不及了嘛!”
拉奇明明是个俘虏,却抬头挺胸地瞪向我们。
“你说尕莱雅?王都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蕾碧雅似乎有了不祥的预感,手紧紧地揪住了胸前的衣襟。
但是勇吾却以冷静的目光俯视拉奇,这么说道。
“还真是故弄玄虚呢。要让我来猜猜你所说的事情吗?”
“什么?”
“迈尔兹王子装作为了举办婚礼而回到王都,其实是为了进行谋反计划吧。”
“咦?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真是可惜呢,这场游戏的赢家是我们。这份企图早已被看破了。和戴斯的事情相同,我已经让艾尔告诉尕尔冈西亚王要注意迈尔兹王子的动向。对吧?”
“是的,我已经传达给陛下了。”
哈啊?
王子的谋反?
我膛目结舌。但是,勇吾所指出的事情似乎是猜中了,拉奇一反之前那目中无人的态度,露出愕然的表情死盯着勇吾看。
“那个……怎么回事啊?勇吾,please说明。”
“我注意到了名字。”
“名字?”
“教团干部里有个叫玛丽的吧?因为她自己说漏了嘴,所以那家伙的本名应该是叫MARI。也就是说虽然是日本人,但却以和本名相近的音来取欧美风格的角色名啦。”
“是啊。”
“戴斯也是如此。作为日本人的本名叫做大介(daisuke),以此取下了戴斯(daisu)这样欧美风格的角色名。其实我在看破戴斯是假警察的同时就注意到这件事了。”
“……?”
“我考虑着列出日本人特有的姓名,并以此来找出教团成员。但是仔细一想,教团成员在这个西洋风格世界观的埃塔纳尔如果报出日本人的名字的话,就会因为这少见的名字而引人注目。对想要尽量低调在暗处行事的教团成员来说,像这样引起人们的注意就会很困扰了吧。你不这么认为吗?”
“啊,这么一说还真是。”
“所以脑袋里灵光一闪。取出玛丽和戴斯这样名字的方法,应该不是偶然,而是有意从本名引申出欧米风格的名字才对吧?虽然欧美风格的名字就算随便说说也有一大把,但是如果要取出和本名有所关联的名字的话,教团成员们也能轻易互相识别了吧。”
“唔嗯唔嗯。”
“在我想到这里的时候,迈尔兹王子的新娘——艾米娜•拉邦卡的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回想起那个名字,我注意到了一点。”
“咦?一点?”
“翔,你知道吗?在Wizar○ry里登场的魔术师Werdna是制作者Andrew的名字倒拼而成的。也就是文字游戏,字谜啦。”
“啊,我知道那个。Trebor王也同样是由制作者Robert的名字倒拼而来的嘛。”
“试着倒拼艾米娜·拉邦卡看看。”
“嗯嗯?但是我不知道艾米娜·拉邦卡要怎么用英语拼写嘛。”
“不,用片假名就行。”
那个……把艾米娜·拉邦卡倒过来……
卡巴拉·娜米艾。
KANBARA·NAMIE。
……神原奈美江?
“KANBARA·NAMIE!这是日本人的名字吧?”
“恐怕就是日本人,这是我的直觉。当作单纯的偶然也太过巧合了,所以我觉得有些不祥。”
“真亏你能注意到啊。”
“只不过是运气好啦。总之当我注意到这点的时候,不祥的想像就越来越多。被封印在城堡地下的魔神纳丁古拉应该就是吉亚斯巴尔克的仆人之一。教团应该是想解开它的封印吧。但是,纳丁古拉的封印是由重兵把守的,和阿尔达村的封印洞窟可不能一概而论。是由完全武装的士兵保护着,一般人连靠近都是不被允许的。而且,在我们进城堡的时候也把所有武器都上交了吧?拿着武器的人无法进入城堡。而想要解开纳丁古拉的封印,就一定要让某种程度的人手进入城堡才行,就算有内应,这一点也很难做到。但是……”
勇吾似乎有些难以说出口,面有难色地瞥了一眼艾尔和士兵们。
“我是这么考虑的。如果,艾米娜·拉邦卡是教团的手下并与拉兹迈尔王子合作起来的话,自称为了举办婚礼而返回尕莱雅,那么想要解开封印就不是不可能的事了。王子和新娘就算带着武装起来的护卫进入城堡,谁也不会过问的。而且如果举行华丽的婚礼的话,城堡里的人都会因各种准备而忙个不停,警备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放松。”
“原、原来如此。”
“我当然不希望这个想像成真。要尕尔冈西亚王去怀疑即将成婚的儿子,这也让我很不好意思……但是,俗话说有备无患。所以我就拜托艾尔去告诉陛下了。”
唔嗯嗯嗯。
怎么会这样?我也是将波多比亚连续杀人事件、釜井们的夜晚、神宫寺系列这样的解谜ADVG名作从头到底全通关过一边的啊。名字和规律吗?我完全就没有考虑过呢。
“这么说来,戴斯在给拉兹迈尔最后一击的时候,叫他乌丸来着吧?正如勇吾所说,也许使用由本名引申而来的欧美风格的名字,是教团的人的共同点。”
这么说完,我看向俘虏拉奇。此时的拉奇已经精疲力竭,垂头丧气了。
“拉奇吗……这家伙的本名,也许姓叫做白木或者原木吧。”
勇吾这么说道,似乎被说中一般,拉奇的肩吓得一哆嗦。
“居然能看穿谋反,好厉害……勇吾先生不仅是强大,头脑也很好呢……”
伊秀拉的眼中闪现出比之前更加尊敬勇吾的光芒。这已经完全和少女漫画中的星星眼没啥区别了啦。
“那么,我们已经完全阻止教团的阴谋了吧?我们胜利了吧?勇吾先生!”
蕾碧雅也发出了完全不像平时一般温顺的兴奋声音。
唔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真是的。INT是表示智力的数值吧?法系职业的我比起战士职业的勇吾来,INT要高得多耶。这难道是只影响魔法威力的数值?和本质上的聪明毫无关系?完全没办法接受啦!又被勇吾抢走了FLAG数值,总觉得我已经没劲了啦!
“好了,回城吧。要向陛下报告一下情况才行。”
艾尔往回走去。
“啊,在那之前先调查一下洞窟吧。也许会有关于教会的资料、宝物或是有用的东西也说不定。”
我的乐趣就只剩下寻宝了。真是的。
“是啊,调查一下吧。”
于是,大家分头开始调查起基地来。
但是,戴斯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放弃基地的打算了。虽然花了很长时间细心调查是否有隐藏房间之类的东西,但是却完全没有找到像样的东西,收获只有在拉兹迈尔房间里堆积的G和赃物罢了。
我们收起少量的收获回到了洞窟的入口处,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不只如此,已经变天放晴。山里的天气果然易变呢。
天空中驾起如画般美丽的巨大彩虹。
“好美!就好像在祝福师傅的胜利一般呢!咦?那个是……什么?”
看着彩虹的伊秀拉突然把手举上额头挡住刺眼的阳光。
我跟着看去,有着鹫头狮身的魔兽正向这边直直飞来。背上骑着握紧缰绳的士兵。
“是狮鹫。似乎是从城堡飞来的,是好消息吗?还是……”
艾尔以严厉地视线注视着魔兽。
啊,这样啊。
虽然勇吾让王准备好对付谋反,但是,迈尔兹却用某种高招避过了他们,解开了魔神的封印。这样的事情——也并非绝无可能。
狮鹫拍打着翅膀降落在我们面前。
“艾尔大人,有事向大家禀报。”
士兵维持骑着狮鹫的样子开口说道。
“是好消息吗?还是坏消息呢?”
“好消息……要说的话应该还算是好消息吧。迈尔兹殿下以自称为警备而带来的仅为骑士团进行了谋反。但是,在已经预先知道并做好了准备的陛下面前被很快地压制了。”
“这样啊。一切都如勇吾的想像一般呢。那迈尔兹大人与艾米娜呢?”
“殿下已经被关起来了,但是艾米娜逃走了。”
“…………”
“这也算是大事一件,接下来我就要飞往各个国境,将事态汇报给其他王子。”
“知道了。传递消息辛苦了。”
“是!那么,我就先走了。”
狮鹫飞了起来,豪爽地拍打着翅膀消失在空中。
“哎呀哎呀,迈尔兹殿下还真是做了蠢事呢。”
“是被那个叫艾米娜的女人教唆了吧?”
“就算是如此,这也是谋反吧?是向作为父亲和国王的陛下露出了獠牙哦?”
“不过,教团……还真是可怕的家伙们呢。到底有多少人数,是多么大的组织呢?连我们骑士团里说不定也混有教团的人呢。”
士兵们开始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艾尔静静地吹起了口哨。白马一步步走了过来垂下了头。
“回尕莱雅了。凯旋归国,你们是救国的英雄。”
她将手拍在了勇吾的肩膀上。
“也没那么夸张啦。我所做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别谦虚了。虽然我去过很多国家旅行,但是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武勇兼备的男人。我打从心底尊敬你。”
唔哦……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艾尔露出爽朗的微笑。
啊啊,好美……
但是,这微笑是为勇吾所展现的!!
这算什么嘛。
难、难道连艾尔都对勇吾抱有好感……?
怎、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事!我和勇吾到底有什么差别嘛!
这也太奇怪了吧?难道只有勇吾使了诈?
“不。光是看和戴斯作战的时候,如果没有翔、伊秀拉和蕾碧雅在背后支援我,恐怕我已经没命了。这份胜利并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我们的。”
呜……勇吾啊喂。你也太好了一点吧。偶尔也要稍微像这样,展现出一些让女孩子伤心的ドS腹黑部分嘛。这样一来我也能稍微有点行情了。
“才不会呢,哈哈哈,勇吾也越来越有队长的样子了嘛。嗯,这次真是非常活跃呢,真的。”
我爆着青筋夸奖勇吾。
该怎么说呢,勇吾干得这么不错却依然谦虚,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却不得不表扬他呢。唉……
“但是,翔先生也很努力了呢。能拼命吟唱治愈术支援勇吾先生,都是因为有翔先生的等级和MP才做得到的。而且还认真地说了很棒的话。那些言语还在我心中回荡着呢。让我觉得有勇吾先生一半帅气呢。”
伊秀拉向着那样的我笑道。
“是……是吗?真害羞啊。就算是恭维话我也很高兴。”
“咦?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说的是恭维话呢?”
“啥米~~!”
觉得滑稽而哈哈大笑的伊秀拉逃向了马车的驾驭台。
呜喵喵喵……居然是恭维啊。不对,在此之前,有勇吾一半帅气是怎么回事啊?可恶。伊秀拉,你啊,是以勇吾为目标的吧?那么就快点和他黏在一起啦。这样一来,剩下的蕾碧雅和艾尔就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来的(应该吧)。
“好了,总之先回尕莱雅吧。”
勇吾走向马车,蕾碧雅也紧追其后。
就这样,我们暂时在与教团的较量中获得了胜利。
但是……自从来到这边的世界,勇吾就一副勇者的样子,成长得也太快了吧。对我来说,与勇吾之间的差距已经不能再继续增加了。这样可不好玩!
也就是说……
(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光看胸部的时候了。为了成为更像魔法师的魔法师,我一定要努力才行。)
想着这些,我望向空中的彩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