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二卷
  5. Scene5
  6. 繁体版

Scene5
2017-06-23 12:08:05

		

Scene5 严岛勇吾:只有靠自己的判断前进了。人生就是没有攻略书的游戏吧。
早餐的气氛依然很僵。
毕竟发生了那种事情,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但是,还是这样做比较好。我这样告诉自己。
我……严岛勇吾是这个PT的队长。虽然并不是自己提出要做的,但是因为等级高,自然而然地得到了这个位置。
我完全没有做过年级委员长或学生会会员这样负有责任的职位。
但是现在的我却认真地在面对作为队长所应负的责任。
曾经的我玩着RPG来梦想自己成为勇者或英雄。讨厌平凡的人生,想要成为能骄傲报上姓名的存在。
那样的我在命运的恶作剧之下,得到了也许能成为真正勇者的机会。没完没了地过着一尘不变的日子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也许能得到新生……
我自从离开阿尔达村出来旅行,为了让所憧憬的自己成为现实,一直都在思考一个受大家信赖的队长是什么样的。
你认为作为队长最必要的资质是什么?
从在多数RPG中率领众多PT的经验中,我得出的结论,是直截了当的决断力。
如果队长动摇或态度优柔寡断的话,大家就会不安起来。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如果PT全员不遵从队长所下达的命令,结果可是致命的。
希望你能想像一下。比如说在勇者恶龙之中,如果你下达的指示是『全力攻击』,可成员却擅自开始『不使用魔法』,会怎样呢?那是不行的。PT成员必须遵从队长的命令。队长在必要的时候要成为绝对的帝王才行。
为此,队长在日常生活的行为中也要注意表现出坚决。
所以那天早上,我也努力表现出自己与往日相同,淡淡地吃着早饭。
“从这里到支部连半天都用不着。哎呀,只要抓住教团干部的拉兹迈尔回城,国王大人就会既往不咎的啦。”
似乎感知到大家的动摇,戴斯先生这么说道。为了作为PT队长的我而作出的支援,这就是大人的智慧吧。
“但是啊……勇吾。这样真的好吗?”
另一边,翔十分不满地抱怨道。
“虽然我也觉得艾尔的态度很差劲。但也许她是从来没做过饭,捡过木柴,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说不定啊。就算不那么狠狠地责备她也是可以的吧?该说是有其他方法吧……”
“不,这样就好。”
“是吗?虽然勇吾的确是会带领PT的队长。我、伊秀拉还有蕾碧雅都没办法当队长。但是,在做某些重大决定的时候也应该跟我们商量一下吧?”
有道理。虽然队长有时候需要成为独裁者,但是这并不是藐视其他PT成员的意思。
“我明白翔想要说的了。我会记住的。但是,艾尔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以后就别提这件事了。我也是通过思考才下决定的。”
“嗯……”
虽然翔还是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但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走吧。”
继续谈论昨天的事情的话,PT的士气只会会低落罢了。我决定立刻出发。
“勇吾先生。”
坐上驾驭台控制马车前进时,伊秀拉小声地向我搭话了。
“我是支持勇吾先生的。那家伙态度傲慢,我从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没什么好印象了。”
“是吗……但是,立刻就把看不惯的东西排除掉,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
“咦?”
伊秀拉眨了眨眼睛。这也不奇怪,刚才的话和我昨天的行动十分矛盾。
“人类如果只有一人的话,能做到的事情是有限的。人数就是力量,数量只要增加,力量也会增加。人数的力量越大越好。”
“那是……的确如此。”
“我至今为止曾与许多强大的敌人战斗。像是佐玛(出自勇者斗恶龙3)啊、Exdeath(出自最终幻想系列)啊、路西法之类的。他们都是拥有强大力量的怪物。但是我们却战胜了他们。要问怎样才会赢,那是因为敌人只有一个,而我们却不是一个人,而是有共同战斗的同伴。相反的,不管是拥有怎样强大的攻击力或防御力,不管拥有多么充沛的HP和MP,一个人的力量都是有极限的。就算是作为lv78的歌德斯骑士,我的力量在人数的力量面前也是无力的。”
“咦?师傅也是吗?”
“是啊。所以,要与强大的敌人战斗,伙伴是必须的。人数的力量是绝对不可缺的。能够信赖的伙伴,那才是打倒怪物的最强武器。”
“…………”
“人类的性格有许多种,有合得来的,也有合不来的。有时也会发生争吵。我不擅长学习,但是,只有历史学习我还是喜欢的。所以我知道,人类之间的争吵上升到一定高度时,就会变成战争……那样的事还是不要发生比较好吧?”
“是的。”
“所以,在有些意见相左的时候就要睁只眼闭只眼。互相尽量忍耐对方看不顺眼的地方,虽然不要求变得要好,但是至少关系不能坏到决裂。如果想要单独生活的话,只要不理讨厌的人就行。但是如果想要增加同伴的话,一旦觉得对方是讨厌的家伙就立刻排除,这也是不能做的。”
“那,勇吾先生为什么那时候要把艾尔赶走呢?”
这是当然的疑问。
“嗯,那么做是因为我自己的判断。”
“判断?”
“总有一天伊秀拉会明白的。现在只要知道我并非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将她赶走的就好。”
伊秀拉也许并没有理解,以探究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后,才说了句“好”。
我在心里松了口气。
不管怎样,我是第一次当队长。虽然以决断的口吻装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大放厥词……但是说真的,我对作为队长该如何行事还处于摸索阶段。如果因为昨天的行为而犯下众怒被讨厌的话,我一定会无法应对而丧失信心的吧。
虽然说要采取毅然的行动,但是一想到翔、伊秀拉和蕾碧雅会因为昨天事情而怎样看待我,还真是有点胆战心惊。
(教团是组织。要与其战斗的话,只有我自身成长起来才行。Lv78的歌德斯骑士,只是依靠这个力量是不行的。昨天也因为我的大意让蕾碧雅差点死掉,一定要小心不能骄傲自满。)
我是真的想要成为让大家能够依靠的队长、真正的歌德斯骑士,想要成为真正的勇者……
再次下定了决心,我开始小心预防怪物的袭击。
因为感受到带着凉意的风,我看向西方的天空。
云随着风飘了过来。虽然此刻还是大晴天,但看那势头恐怕很快就会阴沉下来了。
“看来要下雨了。”
我轻声嘟囔道。
“在那里。”
戴斯先生让马停了下来,指向悬崖。
在哪里树木丛生,实在没办法看出哪里是戴斯先生所说的“那里”。
“在远处看的话完全看不出来吧?洞窟的入口被设了障眼法。”
“外面似乎没有看守的人呢。里面呢?有没有什么暗号?”
“完全没有看守啦。会来这种偏僻地方的怪人本来就没有。在入口处布下障眼法就已经算是很小心了。”
“构造图……”
我打开戴斯先生所画下的洞窟内部地图。
有几条岔路连接着几个房间。不过那并非什么复杂的构造。
“在话锯齿状线的地方布下了绊脚线,如果碰到的话就会警铃大作,让各个房间里的人都知道有入侵者。不过就算万一中招让基地全员出动,有lv78的你在的话,应该也没问题啦。不过,毫无意义的战斗还是尽量避免比较好,还是小心点吧。”
“好。”
“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个画了星星标志的房间吧?那是在最深处也是最大的一个房间。拉兹迈尔就在那里生活。他是这个基地的指挥官,没有特别的事一般不会离开那个房间。特别是现在的时间,他肯定在那个房间吃午饭呢。”
“那么就趁他吃午饭的时候袭击他吧。织田信长就是趁今川军团吃饭休息的时候以寡兵击破了他们。而且搞突袭的话这样更好。”
“是啊。”
“话说拉兹迈尔的这个房间从构造图来看,在入口的对面似乎有像通路一样的东西以不完整的长度延伸着呢。那是什么呀?是紧急的逃离通道吗?如果是的话,就要先去出口堵人才行了呢。”
“那是拉兹迈尔为了以防万一而挖的逃跑通道啦。但是,不仅石质坚硬而很难挖,而且工程会产生的大量砂土,这样一来就没办法使用房间了。那家伙为此抱怨不已,在途中就终止了这个计划。我是为了以防万一而画了下来,但是那是条死路。”
“这样啊。既然没有退路,那只要以力量打败他就行了吧。大家,正如你们所听到的。”
翔和蕾碧雅已经下了马车。
挥手示意出发,我们徒步接近了洞窟。
“好窄哦。”
我看了看里面确认了一下宽度。虽然有高度,但是宽度却很窄,只能容两人勉强并排通过。
“戴斯先生,道路的宽度只有这样吗?”
“是的,很窄。但是,道路尽头的房间还是很大的。”
虽然能容得下两人勉强通过,但是我要挥剑的话就很不自由了。既然如此,还是以一列的队形前进吧……
“好,以我→戴斯先生→伊秀拉→蕾碧雅→翔这样的顺序前进吧。翔,就交给你殿后了。如果后面有敌人袭来的话,就拜托你了。”
“OK,后方的敌人就交给我吧。”
“戴斯先生,基本上由我来战斗,请你不要勉强。虽然我只是高中生,但是在埃塔纳尔要比身为警察的你更强。”
“这一点我知道的很清楚。真可靠啊,全指望你啦。”
我点了点头,抽出了屠虫剑。
“光球!”
翔使用魔法照明。然后喊着“能量盾!生命之力!野兽精神!神之咆哮!”,加上了增加攻击力与防御力的辅助魔法。
我慎重但却以毫不磨蹭地速度进入了洞窟。
(集中精神。只要能平安完成这个任务,我作为队长的评价也会水涨船高吧。但是冒险往往伴随着无法预料的事态,这一点在封印洞窟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一定要慎重……)
据戴斯先生所说,在这个基地活动的成员应该一共有二十人左右。
但是,难道是全在吃饭吗?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
不过,在抓作为干部的拉兹迈尔时一定会陷入战斗。只要战斗就一定会闹得天翻地覆,洞窟里的人一定会全过来的吧。
(太狭窄了,在通道中的话就无法利用人数优势。但相反,只要进了宽敞的房间,就能够善用人数进行战斗了。)
也就是说?如果可能的话,尽快抓住拉兹迈尔并堵住通道,然后利用通道的下载把聚集过来的敌人逐个击破的话,如果能这样就好了。歌德斯骑士是特化了单体攻击力的职业,在BOSS战或一对一的战斗中能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强大。
没有经过多久,我们就已经到达了拉兹迈尔的房间。
没有门。通道的前方变得宽敞起来,从那里透出了一些光亮。
悄悄靠近竖起耳朵听的话,可以听到咀嚼的声音。似乎正如我们预料是在吃饭,这样的话就和胜利没什么区别了……
(大家,要上了!)
我挥手示意,拔出屠虫剑沉默着冲了进去。
在哪里的是个宽敞到能容下二十几个成员的房间。在角落里杂乱地堆放着像是赃物的东西。在中央有几个书架和烛台,还有几张样式老旧的桌子。
大口咀嚼着烤小鸟的巨大男人正坐在桌边。脑袋上显示的名字是拉兹迈尔。没错,就是他了。
注意到脚步声,他抬起头来。
“你……你们是谁?”
在拉兹迈尔站起身之前,我吟唱着“音速波”,挥下了剑。桌子被一刀两断,结结实实地遭受了先制攻击的拉兹迈尔和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据戴斯先生所说,这家伙是lv55的剑斗士。剑斗士是以在武器防具装备上几乎没有限制为特征的战士职业,还有能装备两把单手剑战斗的二刀流作为特典。也就是说,如果有两把高属性的单手剑,这个职业就能发挥出相当的实力。
但是,正在吃饭的拉兹迈尔并没有装备剑或盔甲。
会很轻松吧?
不,那家伙并没有起身而是就地一滚,而剑正靠在他前方的书架上!
“才不会让你得逞呢。缝影!”
话音未落,戴斯先生就射出了十字手里剑。手里剑刺中了拉兹迈尔的影子,而拉兹迈尔的手则依然离剑有一段距离。
缝影是有一定几率能封住对手行动的技能。虽然奏效时间很短,在忍者固有技能——忍术中像这样方便的技能有很多。
“火焰强袭!”
翔从后方放出了火焰弹。被火焰所吞噬,拉兹迈尔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缝影解开了。拉兹迈尔终于拿到了剑,但是代表着HP的红条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左右。
“音速波!”
在他反击之前,我再一次发出了冲击波。虽然歌德斯骑士还有其他更为强力的技能,但是杀死他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活捉。
拉兹迈尔的HP只剩下一点点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住手啊!戴斯!你这混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表示出投降的意思,丢下剑举起手来,拼命地吼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如果说想要脱离教团的话,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吧。”
“混蛋!你想杀了我吗?住手!别杀我!”
“去死吧,乌丸。你的灵魂将作为祭品献给我们的神。”
戴斯先生……
戴斯先生再次射出了手里剑。
深深地刺入了拉兹迈尔的额头。
代表拉兹迈尔HP的红槽一下子空了,他带着因恐惧而扭曲的表情向前扑倒。
四肢痉挛起来,想要抓住流逝的生命一般将手伸向虚无。
但是那也立刻就停止了。
拉兹迈尔完全地死去了。
一时,我、伊秀拉、蕾碧雅还有翔都说不出话来。
“咦?杀掉了……吗?”
伊秀拉眨巴着眼睛。
“戴斯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要杀掉啊!这样一来不就没办法问出教团的情报了嘛……你是警察吧?杀人可是很糟的吧?杀人的话……”
在翔责备出声的时候,戴斯如同真正的忍者一般飞快地堵住了我们的来路。
“不会不会,这样就好。”
他淡淡地笑了。紧盯着我们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要说预料之外的也只有精灵被赶出了队伍这一点吧。但是能减少你们的战斗力对我来说也是好事啦。”
“……什么意思?”
我摆好了架势。感觉到不平稳的气息,伊秀拉、蕾碧雅还有翔都聚集到我的身边。
“拉兹迈尔是不配当干部的男人。他忘记了我们崇高的目标和理想,最近不断作出了对教团表示批判的言行,然后终于提出了要离开教团。到了现在才说想过普通的生活,真是乱来的家伙呢。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但是不通过干部会就以我的独断而下手的话,就会给其他干部留下坏印象……所以就想到了让你们来杀死拉兹迈尔啦。”
“那、那就是说,难道你……骗了我们?”
伊秀拉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就是那么回事啦,小姐。我是真正的教团成员,同时也是干部之一。我们的人比你们想像的要多得多,在你们来到尕莱雅的同时就已经接到了报告。然后我就欺骗了你们。向干部会报告的剧本是这样的。因为你们袭击了这个基地,我率领部下应战。而拉兹迈尔很可惜地死在了你们的手中,而我打败了你们……呵呵……这样一来我的功绩可就不可言喻,在教团中的发言权也会增加的吧。”
蕾碧雅指向戴斯身后的阴影,发出了小声的悲鸣。
穿着如同乌鸦般纯黑的忍者装束的男人们接连从通路出现,毫无升息地四散开来。背负着忍者刀,只露出眼睛查看的那个样子简直和时代剧中所看到过的一模一样。
忍者的数量包括戴斯的话有十人。但是,并非如此。还有八个穿着长袍带着三角帽,从外观上看应该是法系职业的男女出现了。
“勇吾君,是你说的吧?人数就是力量。”
戴斯淡淡地笑道。那是已经确信能够获得胜利的笑容。
“正如你所说呢,人数,就是力量。”
“…………”
“你和你朋友的等级的确非常突出。那灵魂之力值得称颂。如果从正面攻击的话,我一定没办法打赢。但是……你们让玛丽看了你们的状态栏真是失策呢。在这埃塔纳尔,不管是怎样强大的敌人,只要知道了等级和职业就有办法制定策略。不管是什么游戏,怎样强大的BOSS,只要事先知道攻略方法就一定能够战胜,和这点是相同的。”
忍者们都附和着一般嘲笑出声。
“我召集在此地的都是lv40左右,实力不错的人。加上我有18人,分成了2PT。回复魔法、辅助魔法、装备,一切都准备完全。能轻松的杀了你们。我可以断言我们会胜利。”
“…………”
“对了对了,虽然认为不太可能,但是没弄明白的话可不行,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说一下吧。在埃塔纳尔死掉也只不过是在游戏里挂掉罢了,并不是真的死了。你们应该不会认为是这样吧?在这个世界里,在HP变成0的时候就是真正的死亡了。和在原来世界中死亡是一样的。而且也像在原来世界一般,没有复活魔法或道具这么好的东西。”
我哑口无言,连在口头上回击都做不到。不由得回想起拉兹迈尔因对死亡的恐惧而扭曲的绝望表情。
“好了……接下来就要踏入死亡深渊的感觉如何呢?”
我咬紧牙关抵抗对死亡的恐惧,沉默地瞪着他。
“哈哈,别那样瞪我嘛。虽然部下了重重包围,但是你们都是杀之可惜的人才。听好了,如果成为我们的同伴的话就可以留下一条小命,我也会向猊下求情的。”
戴斯似乎在观察我的反应停下话语。
“但是!作为向教团宣誓忠诚的证明,要把在那里的两位小姐杀死并丢下武器。只不过是杀个人罢了,如果没办法按命令迅速实行的毅力都没有,根本就是毫无用处嘛。这个交易如何?要接受吗?”
“怎么可能接受!”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忍者们们接连摆出了前倾的姿势。
“……作为去冥界的土产,我想问一句。”
冷汗顺着背脊狠狠滑下,我强作镇定地问道。
“想问什么?我也不是恶鬼。如果是临死的愿望,我也会为你实现一个的啦。当然,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才行。”
“现在,我想亲口听你说出教团的最终目的。让吉亚斯巴尔克复活究竟是要做什么?是想毁灭这个如同王道RPG一般的世界吗?还是想要作为邪神的信徒得到力量,成为埃塔纳尔新的统治者君临天下?”
“不错的问题。”
戴斯点了点头。
“毁灭世界,作为支配者君临天下。这两项都是我们的目的。为了构造完全不同的秩序,首先就要破坏已经存在的秩序才行。在吉亚斯巴尔克复活之时,就要由毁灭来让世界来体会它的力量。在反抗者都被消灭的情况下,得到吉亚斯巴尔克力量而成为超人的我们就可以成为世界的新统治者。”
“…………”
“在过去的埃塔纳尔诞生,但是却因为过于强大而被恐惧,被诸神所封印的不幸大神吉亚斯巴尔克。信奉它并让其复活,这就是教团的一切。吉亚斯巴尔克是最强的神。当吉亚斯巴尔克复活之时,所有的神灵都将臣服于它的脚下。吉亚斯巴尔克会为邪神之名一雪前耻,成为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绝对的神灵而复仇。对让它成功复活而忠心耿耿的我们也会借助它的力量,成为拥有超越人类力量的存在,征服世界!”
“居然说征服世界耶。真像漫画、动画、游戏或是特效英雄物语中登场的庸俗秘密组织和庸俗反派角色呢。”
我挤出勇气咒骂道。戴斯把我的焦躁看在眼中,优哉游哉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哼……征服世界这个单词给你的感觉是这样的啊。只有在架空世界才会发生,毫无现实意义的无稽之谈……但是我们却把大多数人当作梦想的这件事付诸实现。我们正是抱有巨大野心的梦想家。”
“野心?梦想?只能当作一群疯子集团吧。”
“对你来说我们是疯子吗?也就是说,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是正确的,而教团则是疯狂的少数派,这就是你的看法吧。但是,这个认识是错误的。说到底,什么是正常,什么又是疯狂;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要将它们区分而论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歪理罢了。”
“那么就让我听听大人的道理啊。”
“好啊,我会说给你听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美国向日本投射了两颗原子弹,虐杀了数十万的市民。虽然已经经过了六十多年,日本因战争责任,还依然向韩国和中国付援助金,但美国在投爆原子弹问题上却从未向日本做过官方的道歉。你认为这是为何?是因为美国是正义,而日本是疯子吗?没过是善,日本是恶吗?”
“…………”
“答案很简单,只是因为美国赢了,日本输了而已。不管是善是恶,不管愿不愿都要服从强者,这就是世界的真理。是我们从那位大人那里所学到的『力之真理』!像你这样的小孩子也许不明白拥有力量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
戴斯骄傲地挺起胸膛。
“是啊……换而言之,强者不管做什么都会被允许。如果你认为我是瞎说的话,可以展望世界。说什么联合国会为了协调世界,守护世界和平而努力,事实上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所结成的常任理事国的支配下的。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不管国际地位多高,都会有更大的发言权。因此,没有核武器的国家也为了拥有核武器而竭尽全力。富裕国家的国民会把吃不完的食物丢掉,而贫穷的国家却每天都有国民因饥饿而死。世界上没有正确或错误的人。有的是强者与弱者的存在,仅此而已。所以人类才会比起弱者,更想成为强者。而在此之中也有想要成为压倒性强者,抱有野心而焦躁的人。那就是我们。而集合了这些人的就是教团。我们想要得到任何国家都无法抵抗的神之力,把一切秩序都专制地重置!征服世界!这是多么伟大的梦想!”
戴斯的语气变得越来越狂热。如同昆虫从蛹蜕变为成虫一般,剥下了冷酷的面具。现出本性的那家伙如同露出齿龈来威吓的猴子一般,毫不犹豫地展现出自己激烈的感情。
“是啊,征服世界!只要让吉亚斯巴尔克复活,这一切就能实现!我们将会得到能随心所欲操控世界的强大力量!拥有杀死一切反抗者,独占所有财富,得到所有权利的力量!哦哦,伟大的吉亚斯巴尔克!『力之真理』的化身!当吉亚斯巴尔克降临之时,世界将会为之颤栗的吧。至今拥有世界最大军事力量而为所欲为的美国,我几乎能看到统帅那些混蛋的大总统屁滚尿流地求饶模样了!我们将以更为强大的力量驱逐那些自以为是,得意忘形的权利者。把他们赶到一起,活生生地取出他们的内脏示众!并把他们的妻子孩子也一并处理,斩草除根!这些只不过是序章罢了。现在的地球因人口过多而资源不足嘛,先杀个五十亿人早就个住起来更舒服的世界吧……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新的权利者,让弱者必死的了理念深入骨髓!只是想像一下都让我笑的合不拢嘴呢!”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呀啊啊哈哈哈哈哈!
戴斯的笑声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如同怪鸟一般的尖笑。眼睛充血,瞳孔放大,眼神的焦点固定在一片虚无上。他的样子正如——除了疯子没办法表达了吧。
但是,比起他的疯狂,更令人颤栗的是他所说的内容。那时候,惊愕的表情应该很明显地表现在了我的脸上吧。
“什么意思?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你所说的征服世界并非埃塔纳尔,而是原来的世界吗?让这个……这埃塔纳尔的恶魔复活,为什么能统治原来的世界?”
戴斯充血的眼睛转动了一下,目不转睛地看向了我。
“两个世界都是我们的。不管是埃塔纳尔还是盖亚。”
“你说什么?”
“我们知道埃塔纳尔与原来的世界……也就是盖亚的之间的来去方法。所以才有办法召唤盖亚人来到这个埃塔纳尔。反之当然也能做到!当我们的神降临,一统埃塔纳尔后,我们就会将它召唤到盖亚。在埃塔纳尔诞生的吉亚斯巴尔克与盖亚的弱小神灵可是完全不同的。它有着呼风唤雨刺穿大地的神力,不管是核武器还是BC兵器都不会奏效!就算世界上所有的军队都联合起来,都是不堪一击的!”
在说什么呢……
这家伙到底再说些什么呢!?
“这么说来,勇吾君。”
戴斯因兴奋而大口呼吸,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像我这样在你眼中是坏蛋的人会把这么重要的话轻易说出口,你认为在什么时候才是可能的?”
“确信自己能赢的时候……吧。”
“是的,正是如此。所以……”
他慢慢地举起右手。
“聊天到此为止。去死吧!”
在戴斯挥手发出命令的同时,忍者们一齐拿起了手里剑。
“大家跟我来!这边!”
我一边挥起屠虫剑把飞射而来的手里剑打飞,一边后退。
在入口的反方向有着是死路的通道。
“伊秀拉!蕾碧雅!翔!进那个通道!”
我将三人护在身后,成了众矢之的。
“嗯……是啊,就是这样。拉兹迈尔挖到中途的那个通路正好能让你将伙伴护在身后吧?”
戴斯扯着嘴角露出了笑容。
“这样一来只要你想守护同伴,你就会一直在那里无法动弹。Lv78歌德斯骑士的攻击力……特别是近战攻击力很有威胁。但是,歌德斯骑士能做到远距离攻击技能只有音速波和歌德斯纹章两种。音速波的攻击力由这么多回复职业在就可以解决问题。而会消费大量HP和MP的歌德斯纹章也只能使出一次。只要你在那里无法动弹,我们使用远距离攻击就是安全的,还能确实地削减你的HP。”
我感到恐惧几乎让心脏收缩起来。
那家伙已经把一切都算计到了,是以没有一丝漏洞的态势来战斗的!
“敌人是lv78的歌德斯骑士和lv58的魔法师。别急着抢功而乱了队形!慢慢上!一点一点削弱他!明白了吗?”
戴斯一边下命令,一边射出了自己的手里剑。我用屠虫剑将如同雨幕般袭来的手里剑尽可能地击回,但是要完全防御住是不可能的。
手里剑接连刺入了我的手脚之中。感受到激烈的疼痛,而疼痛越来越厉害,最后变成了如同烧伤般的灼热感觉。HP被削减了。当数值变为零的时候就意味着死亡!
“精神集中!”
我迅速地吟唱了技能名。额头那里凉了下来,让我感到精神灵敏起来。这是自我辅助技能的一种,能提高集中力,让对物理攻击的回避力暂时上升。
“自作聪明。使用忍术攻击让伤害值安定下来。”
戴斯立刻命令道。
“天火!”
“水舞龙!”
忍者们立刻做出九字结印,开始以火遁和水遁攻击起来。因为这样的忍术算是魔法攻击,所以就算对物理攻击回避率提高了也毫无意义……
“翔!你就专心回复吧!不要使用任何魔法,连续使用对MP来说效率较好的治愈术来应对。”
“知、知道了!治愈术!这种时候如果艾尔在就好了!治愈术!多一个同伴,此时的战况也会多少有些不同的吧!治愈术!”
“别说这些了!集中精神,如果我被打败的话就意味着全灭!”
“我知道,别吼啦!啊!对、对了!总之我们也增加点人数吧!召唤骑士!”
翔吟唱了召唤魔法。两只无头盔甲骑士出现了。
无头男在召唤怪兽中也是比较强大的一类,但是就算加上他们,我们也只有六人。而且蕾碧雅和伊秀拉都算不上实质的战斗力,也就是说这是场十八对四的战斗。
“唔……音速波!”
我趁着忍者们攻击的空隙放出了冲击波。
打中了右边的忍者,他的HP槽空了一半左右。
但是在后面待机的能使用回复魔法的人们立刻连续使用了“群体治愈”这种高等级的回复魔法,把他们的HP加满了!
(就算断断续续地攻击也毫无意义。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糟。那,要赌一下一击必杀吗?不,不行。不能用大招。那样一来反而会中了敌人的计谋。)
我拥有最强的单体攻击技能——歌德斯纹章。
但是,如果使用那个技能就会让HP和MP一下子减少一半以上。也就是说,只能使用一次。虽然能打倒一个敌人,但是在那时候就玩完了。
(那么,该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派的上用场的技能……)
想了半天却依然没有答案。歌德斯骑士的技能尽是单体攻击技能。在这种时候能以一敌重的范围攻击连一个都没有。但是现在也不能接近作战。如果作为盾的我行动的话,伊秀拉和蕾碧雅就会没命!不行,不管怎么想也无法让现在的情况有所转机!
“师傅!啊啊,师傅!”
“勇吾先生,加油!”
伊秀拉和蕾碧雅以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为我加油。但是很可惜,那并不能改变什么。
(糟了!这……这下真的惨了!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会被杀……)
被杀?
会死?
心中的一角产生了邪念。我拼命让自己不去想它。
“怎么样?知道自己绝对赢不了后,想法有没有改变呢?现在也还来得及哟。杀了女人丢下武器的话就可以留你们一条命。”
戴斯先生如同在歌唱一般,流利而愉快地说道。那是压迫我内心的强大攻击。
心变凉了。此刻涌进我心中的波动是纯粹而不含杂质的『恶念』。在新闻和报纸上看到的猎奇杀人或巨额诈骗,在历史课所学到的巨大战争犯罪,这些行为都是不配为人的行为,这个想法已经不是作为道德伦理,而是被刻画在了本能的领域里。而这正是如此。
我确信了。
这些家伙,也就是教团,真的是认真想要征服世界的。
他们想要犯下杀死几十亿人的重罪!
“别沉默不语,说说你到底想怎么办吧,勇吾君。这可是机会。不仅能够活命,还能成为我们的伙伴。加入征服世界的一边,财富也好,了力量也罢,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
恶念涌了过来。
再这样下去,心灵会被恶念所侵蚀。
“闭嘴!我……我已经决定要成为勇者了!我要站在邪恶的对立面!”
我竭尽全力地吼道。将自己明确地定位,让心不在动摇。其实我的全身都在颤抖,想要逃跑,恐惧着。和所说的话相反,我不想当勇者,而是想普通的活下去,心中的某处这么叫嚣着。
“是吗?这样啊。和企图征服世界的邪恶秘密组织战斗的英雄还真是辛苦呢。”
他嗤之以鼻。那是恶魔般的微笑。
“听好了,不要急。虽然打倒他还要花些时间,但绝对不可以急。想要逞英雄的他为了保护女人是不会离开那里的。而我们这边则有足够的人。使用远距离攻击就可以慢慢地单方面削弱他,然后分出胜负。”
忍者们沉默着点头。
“但是,首先集中攻击旁边的召唤怪物。减少他们数量。先灭了它们,再一点点削弱他就行了……一点点削减HP,干掉他。就像在打最终BOSS一样,阵脚不能乱,踏踏实实地上吧!”
那是恰当的指示。受到了集中攻击,召唤怪物在一瞬间就被打倒了。而我再一次受到了手里剑与忍术的洗礼。HP渐渐削减,而翔也拼命吟唱治愈术,但是却再也没空召唤怪物了。
“勇吾!喂,勇吾!惨了啦,这样下去越来越糟了啦。我的MP越来越少了!怎、怎么办?这样下去会被杀死的!要试试看嘛?在剩下MP的时候使用强力魔法一下子清除敌人?”
翔以也快哭出来的声音问道。
“不行!只要有你的回复,我就不会被打倒!如果乱用MP的话就中了敌人的计了!死期只会早到罢了!”
“但、但是,那该怎么办啦……”
我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我所下的决断是错误的吗?如果艾尔在这里,如果有她的范围火炎攻击,也许战况会有所不同吧?)
软弱之心产生了后悔的念头。
(不,十八对二与十八对三的战斗差不到哪里去。别想她的事了。要集中精神面对现在的情况。就算一点也好,要拖延战斗。就算一点也罢,要让死期更晚来!)
如果我被打倒,后面的三人会怎样?
我决不可以输。
集中精神尽力击落更多的手里剑,减少对HP的伤害,只有如此了。
这就是现在的我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