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5. Life.1 燃烧吧,神秘学研究社!
  6. 繁体版

Life.1 燃烧吧,神秘学研究社!
2017-06-23 12:26:04

		

锵——
金属敲击声在晴朗的天空回响。
「我来——我来——」
我用手套接住飞来的棒球。
「接得好,一诚。」
社长带着笑容对我伸出大拇指。
旧校舍后面有一小块没有草皮的空地,我们神秘学研究社成员就在这里练习棒球。
不,这不是恶魔的工作。
「下个礼拜就是驹王学园球技大会。社团对抗赛可是输不得。」
活力充沛的社长坚定地如此说道。
没错,学校例行活动之一,球技大会快到了。
棒球、足球、篮球、网球,花上一整天进行有球字的比赛,就是这项活动的内容。
比赛组别分成班级对抗赛、男女分组对抗赛等等,其中一项就是社团对抗赛。
当然,神秘学研究社也不例外,社团不分文化类型和运动类型,都必须参加。
社团对抗赛的比赛项目直到当天才会公布,所以事先不知道要比什么。如果人数上有所差距,则配合人数少的一方决定参加人数。
如果是需要比较多人的项目,则是加入学生会认可的辅助人员补足数量。
总之就是这样,我们先挑几项比较主要的球类运动来练习。今天是棒球。
时间将近傍晚,天空大概再过不久就会变红。平常我们总是在旧校舍的社办喝茶聊天,等待晚上的活动时间到来,不过最近都是换上体育服练球。
我不讨厌活动身体,所以说开心是很开心,但是我打徒一大早就在训练,这几天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整天都很操劳。
晨练、学校的课程、在社团活动时间练球、晚上的恶魔工作……
老实说,即使因此累死也不奇怪……多亏我是恶魔才撑得住。
「打击练习大概就是这样吧。要是比棒球,第四棒就决定是小猫。」
「……了解。」
那还用说,当然是不断轰出全垒打的怪力少女小猫最适合。没有人会有意见。话说她的打击率,就算参加职棒选秀也不奇怪。
「再来是守备练习!大家听好!戴上手套在球场散开!」
社长非常有干劲。看起来十分神清气爽,充满活力。看起来斗志正在熊熊燃烧。
「社长最喜欢这种活动了。」
朱乃学姊一面呵呵笑一面开口。
「我能体会。我们家的大姊姊十分好胜。」
「就是这样。不过我认为只要没出什么差错,我们应该不会输。」
没错。原则上我们是比人类还要健壮、还要强大的恶魔。
基本上当天好像要放水,不过也不至于陷入苦战吧。
只是社长认为我们应该用身体记住竞技的规则和特性,才会像这样催促我们练习。
「即使脑袋知道要怎么做,还是要用身体记住才行。」
社长是这么说的。她果然不是普通强韧,不会只靠脑内模拟虚应了事,很有社长的风格。明明我们的体能一定比较强,但是没有人知道实战中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才要练习。
「呐,爱西亚!球过去罗!」
铿——!
社长用球棒击出的球朝爱西亚飞去。
「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
球穿过爱西亚的胯下,滚到后面去了。毕竟爱西亚的运动神经比普通人差了一点,偶尔还会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自己跌倒。
「爱西亚!没接到的球要自己捡回来喔!」
「是、是的!」
自从之前莱萨·菲尼克斯那件事之后,社长对于胜负变得比以前更好强。
我想她一定打从心底对输给莱萨感到懊悔吧。
似当时的状况来说,我们显然不如对手。尽管如此,吃了败仗还是对社长的自尊心造成严重的打击。
毕竟她说过绝对要赢……如果我能多派上点用场……
「下一个,佑斗!球要过去罗!」
铿——!
这次社长把球击往木场的方向。
这对木场来说应该很轻松吧。他是我们之中速度最快的跑者,做什么事都很灵巧。
就在我如此心想之时——
「…………」
叩。
木场傻儍地低着头,球就这么砸在头上。
等等,喂喂喂喂!
「木场!打起精神!」
我忍不住出声叫他。
大概是听见我的声音,木场转头看着我。竟然一脸呆样!
「……啊,不好意思。我在发呆。」
木场捡起掉到地上的球,机械式地抛给社长。
社长一边叹气,一边接住球:
「佑斗怎么了?最近老是在发呆,很不像你喔?」
「对不起。」
木场老实道歉。
不过社长说得没错,这家伙最近总是脸色凝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在神秘学研究社的例行会议也一直看着远方,没有参与交谈。
听说这副模样,在他的班上也引起热烈讨论。
——若有所思的王子。
女同学是这么称呼的。她们一方面担心,一方面又为他忧郁的神情兴奋不已。
型男去死!我虽然这么想,但是这次就连我也觉得不太对劲。
因为这个家伙老是满脸笑容,我丝毫没有想过他会变成这样。
……如果我猜得没错,木场似乎是在那次社团活动移到我家进行之后,就变得不太对劲吧?所以原因果然是那张照片吗?
在和莱萨的那场战斗,他和对方的骑士对话时也表现出憎恶之情。
看来木场和所谓的「圣剑」之间,似乎有什么过往。
不过这是另外一回事,现在应该为了迫在眉睫的大会,努力练习才对。
「嗯……」
啊,社长又开始看起棒球的入门书。社长一遇到什么事就会找书来着,相当热爱读书。她在家里也经常读些看起来很艰涩的书。
「哎呀哎呀。对了一诚,你知道吗?」
朱乃学姊如此问道。
「知道什么?」
「最近社长也看起恋爱的入门书罗。」
「恋、恋爱入门!不、不会吧,怎、怎么会……」
大、大受打击……社长竟然在看恋爱的入门书……这就表示她有喜欢的人罗……?我、我的社长,喜欢某个人……
呜哇啊啊啊,真不敢想像——!
看到我抱头苦恼,朱乃学姊面带苦笑说道:
「呵呵呵。一诚不用担心。没问题的。至少社长绝对不可能在一诚不知情的状况下交男朋友。」
「是、是吗……?我就姑且相信吧。啊啊,如果社长有男朋友,我一定会死……」
「如果是社长遇到相反的状况,想必也会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吧。呵呵呵,毕竟是第一次嘛。一诚也很辛苦呢。」
「?」
虽然我完全听不懂朱乃学姊想表达什么,但是只要社长不会喜欢别人就没问题。
「好~~继续练习!」
社长举起球棒,我们重新开始练习。
—○●○—
隔天午休。
球技大会快到了。今天的练习应该也会很激烈吧。
吃过午餐之后,我们要到社办集合。好像说是最后的讨论。社长真是用心。
「今天也要去社团?」
松田一边吃咖哩面包,一边询问我。
「是啊,我们正为了球技大赛练习。」
「喔——神秘学研究社打球啊。不过你们那个社团,所有社员的体能都很好。」
「是啊。」
我们可是恶魔,基本上比人类强。
「一诚,你还是小心一点,外面有些奇怪的谣言。」
元滨突然推了推眼镜开口。
「怎、怎么了,元滨……」
「玩弄一个又一个美少女的野兽一诚。握有莉雅丝学姊和姬岛学姊的秘密,背地里强迫她们陪你玩些恶劣的性爱游戏,辱骂她们『哼哼哼,平常高贵优雅的大小姐,在我面前还不是一脸卑贱!这头母○!』对她们为所欲为。」
「喂喂喂喂喂喂喂——!什么跟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谣言夸张到我忍不住大叫。这种反应很正常吧!怎、怎么会有这种谣言!
「还有后续喔。就连学园吉祥物兼偶像的塔城小猫也成为你的目标,朝她的萝莉出魔掌。禽兽贪婪渴求未成熟的肉体,幼小的身体几乎无法承受激烈的性行为。『学长………请别这样……』但是野兽听不进痛苦的声音。然而贪婪的性冲动连刚转学过来的天使也不放过——在爱西亚转学第一天就对她下毒手,以『我在放学后帮你进行特别课后辅导,好好教你日语和日本文化。』为藉口,在黄昏时分让天使堕落……最后还将她带回家里圈养,在狭小的世界展开无止尽的调教。鬼畜一诚捕食美少女的行径不见止息——大概就是这样吧?」
「……真的吗?周、周围的人都是这样看待我吗?」
我偷偷瞄了周遭几眼。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有些人看着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头单纯为了性欲而活的野兽……
呜呜,想太多了!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该死!是谁,到底是谁这样造谣陷害我?
「嗯,造谣的人就是我们。」
「嗯嗯。」
元滨和松田大方承认,完全没有对不起我的模样。
很夸张吧?这两个家伙可是我的朋友。
叩!咚!
我不发一语殴打他们!当然要打!这两个混帐————!
「痛死了,鬼畜。」
「没错,不准对我们泄愤,野兽。」
「开什么玩笑!竟敢胡乱制造我的负面传言!你们两个!就这么想死吗!」
「哼。要是不这样做,我们的闹袋会因妒嫉而烧坏。」
「哈哈哈,说不定早就因为妒嫉烧坏了!」
「你们好歹要感到愧疚吧!到底想害我的学园生活变成什么样!」
「对了,还有另外一个谣言是一诚和木场的BL嫌疑。」
「性欲旺盛到连同性型男都不放过!好吧,这也是我们传出去的就是了。」
「部分女同学非常喜欢这个谣言。」
「呀啊——谁是攻谁是受?」
「去死!你们都给我去死!」
真是损友!可恶!要不是我们认识这么久,我真的会痛扁他们一顿!怎么会有这种人,真是的!
唉……像这样和朋友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是不错,但是今天午休我要到社团聚会。
我迅速收起吃完的便当盒,环顾整个教室。
爱西亚在哪里?
啊,她在教室的角落和同班女生一起吃午餐。啊啊,她可以和其他女生打成一片真是台好了。她也说过有交到女生朋友。
「抱歉,松田、元滨,我们社团中午要聚会,我差不多该走了。」
「喔喔,真是努力。辛苦啦。」
「你之前有这么喜欢运动吗?」
「没办法,这是社长命令。而且既然要比,我们就要赢。」
「真是热血。真难想像不久之前的你只会因为色色的事而燃烧。」
「你真的变了。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还是看过胸部之后,人生观就会改变?」
「这个嘛,胸部不管看几次都很赞倒是真的。」
「去死!」
「去死!」
哼!恨我吧恨我吧。在你们喃喃咒骂我时,我还会多看社长的胸部好几次!
但是我真的有改变那么多吗?这个嘛。好吧,至少从人类变成恶魔是没错。
「喂——爱西亚。吃饱了吗——?」
我对着爱西亚喊道。
「爱西亚,男朋友在叫你罗。」
和爱西亚一起吃饭,戴着眼镜的女生——桐生蓝华以诡异的表情开口。
「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朋友——!」
听到桐生的话,爱西亚露出前所未见的慌张模样。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爱西亚这么惊慌失措。
说得也是,听见人家说平常与自己很要好的男生是「男朋友」,任何女生都会慌张吧。
「咦?不是吗?你们两个时常在一超,我还以为你们在交往。」
「才、才才才才才才才、才没有……啊呜呜呜呜啊……」
爱西亚满脸通红。她们在教室里说这种话,让我也受到瞩目……这真是难为情!
「嗯——是喔。可是在旁人眼中,你们怎么看都是每天晚上合体的情侣喔?毕竟你们总是在一起,感觉很亲密吧?而且还是得到父母的认可,住在一起不是吗?同居的年轻男女晚上会做的事,当然只有那个了。呼呵呵呵。对了,教她『裸裎相见』的人也是我!如何?好好享受了吗?」
喂————!这家伙到底有多么好色!不愧是全班同学公认的「大师」,
「果然是你教的!还有说什么合体,你、你这个家伙!又不是A部分和B部分合体组成的机器人!我可没有寡廉鲜耻到那种程度!虽、虽然我很想做些色色的事没错,但是爱西亚怎么可能做那种色色的事!」
没错!爱西亚是我必须保护的人!怎、怎么可以对她做出那种行为!
「这样啊。这么说来就奇怪了,爱西亚明明就——呜啊!」
桐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说到一半,嘴巴就被爱西亚用双手全力堵住。
「啊——啊——啊——啊——啊——!桐生同学——请不要这样——!
爱西亚……?她的脸红到前所未见的程度……而且热泪盈眶。
桐生该不会知道什么爱西亚不想让我知道的秘密吧?嗯——大概是什么女生之间的话题,那么我也不便介入。
「总、总而言之,爱西亚。社长叫我们午休时间到社团聚会,过去社办吧。」
「好、好的——!」
爱西亚还是一样心神不宁。唉,考虑到她的成长环境,这方面的话题对她来说还是太刺激了。不,突然被当成男朋友的我也很难为情……
也、也对,如果爱西亚是我的女朋友,我的人生就是彩色的。不过现在的我还是把她当成必须保护的对象。
可是爱西亚总是在我的身边,我无法想像没有爱西亚的生活。爱西亚的笑容早就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
带着这个幸福的想法,我和爱西亚动身前往旧校舍。
—○●○—
走进社办,除了我们以外的社员已经齐聚一堂……等等,还有不是社员的人在场?
看着那名坐在沙发上,不是社员的人,我吓了一跳。
「学、学生会长……?」
没错,沙发上的人正是这所驹王学园的学生会长大人。那是散发冰冷严肃气息的女性,也是知性的窈窕美女。
这名美得不像日本人的女子,名叫支取苍那。是三年级的学姊。
在学校里的人气指数排名第三。当然,第一是莉雅丝社长,第二是朱乃学姊。
由于浑身散发恐怖的气息,大家都不太敢靠近。锐利的眼神或许也有影响吧,不过仍然是名美丽的女性。
比起男生,更是受到女生的压倒性支持,从某个角度来说更胜社长和朱乃学姊。
仔细一看,不只是会长,身边还有一名看似学生会成员的男学生。
「什么啊,莉雅丝学姊,你该不会是没向兵藤提过我们的事吧?不过同样身为恶魔,他却没有发现也很奇怪。」
这家伙好像是最近加入学生会,担任书记的男学生吧?至于学生会长则是对那个书记轻声说道:
「匙,基本上我们除了『表面』的生活以外不会互相干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兵藤同学变成恶魔的时日尚浅,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
——什、什么!
这怎么可能!依照刚才的说明,学生会的成员也是……?原来除了我和神秘学研究社社员以外,这间学园里还有其他恶魔?
朱乃学姊对惊讶不已的我说明:
「这间学园的学生会长支取苍那,真正的名字是苍那·西迪。是上级恶魔西迪家的继任宗主。」
上、上级恶魔!而且还是西迪家!不,详细情况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她的出身一定很显赫,就像社长家和菲尼克斯家一样!
竟然……
我哑口无言。这间学园里还有其他上级恶魔,着实令我吓了一跳!
木乃学姊进一步说明:
「西迪家和吉蒙里家以及菲尼克斯家一样,是在远古战争幸存的七十二柱之一。这所学校实际是由吉蒙里家掌握实权,但是『表面』的生活是委托学生会——也就是西迪家负责统治,以白天和晚上区分学园的工作。」
原、原来是这样……那么学生会成员该不会……?
那个书记再次开口:
「因为有会长和我们西迪眷属在白天东奔西走,你们才能过着和平的学园生活。记住这点应该不会有坏处吧?还有我的名字叫匙元士郎,二年级,也是会长的『士兵』(pawn)。」
「喔喔,同年级又同为『士兵』!」
这真是太巧了!我有点高兴。没想到这间学园里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士兵」,而且还是同年级!
但是那个姓匙的书记却叹了口气,反应和我的想法正好相反。
「以我的立场来说,和变态三人组之一的你相同这件事,严重伤害我的自尊心……」
「你、你说什么!」
这、这个家伙!枉费我主动释出善意!
「喔?想打架吗?别小看我,我可是用了四个棋子的『士兵』喔?即使最近刚成为恶魔,也不会输给兵藤这种货色。」
出言挑衅的匙被会长狠狠瞪了一下:
「匙,够了。」
「但、但是,会长!」
「我们今天过来这里,是为了让以这所学园为根据地的上级恶魔,彼此介绍最近收的恶魔仆人。也就是说,这是让你和莉雅丝那边的兵藤同学以及阿基多同学见面的聚会。既然是我的眷属,就不要丢我的脸。而且——」
会长看着我,继续说道:
「匙,现在的你赢不了兵藤同学。因为他正是打倒菲尼克斯家三男的人——这就表示用了八个『士兵』棋子并不是白费。」
「八个棋子!而且这家伙打赢菲尼克斯?竟然是这个家伙打倒那个莱萨……我还以为是木场或是姬岛学姊救出莉雅丝学姊……」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这是在说我吧?还有看我的时候不要眼角抽搐好吗?我又不是动物园里做出奇怪举动的动物。
会长对我低头道歉:
「抱歉,兵藤一诚同学、爱西亚·阿基多同学。我的眷属实绩不如你,也有很多失礼的地方。如果可以,还请看在同为新进恶魔的份上,和他好好相处。」
会长露出浅浅的微笑开口。就好像是冰一般的微笑。不过微笑当中感觉不到任何恶意,或许她笑起来原本就是这样。
「匙。」
「咦,啊,是!……请多指教。」
匙也心不甘情不愿地对我鞠躬示意,看起来相当不满。
「是的,请多指教.」
爱西亚露出灿烂的笑容回礼。爱西亚真是个好孩子。
「我当然很欢迎爱西亚同学!」
匙牵起爱西亚的手,和面对我的时候完全相反。这、这个家伙!
我把匙的手从爱西亚的手中拉出来,然后使尽吃奶的力气握住他的手:
「哈哈哈!匙同学!我也要请你多多指教!还有如果你敢对爱西亚下手,我真的会杀了你喔,匙同学!」
我硬是挤出满脸笑容开口。于是他也皮笑肉不笑地在我们互握的手上用力:
「嗯嗯!请多指教,兵藤同学!竟然想独占金发美少女,你真的是个色欲薰心的鬼畜男!哎呀——怎么还没遭天谴呢!你就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雷劈死吧!」
我对他出言不逊,他也不甘示弱。这种场面实在不太正常,但是唯独这个家伙无法原谅!虽然和木场的方向不同,一样是我讨厌的类型!话说我真的很想揍他!如果他敢对爱西亚下手,我一定要他吃不完兜着走!
身为主人的社长与会长一面叹气,一面说出「辛苦你了。」、「你也是。」这种话。
「啧。我们学生会的成员可是比你们强多了。」
匙撂下这句话,放开我的手。
看来学生会的成员果然是会长的眷属兼恶魔仆人。
会长端起我们招待的茶喝了一口,轻声说道:
「我爱这所学园,也认为学生会的工作很有意义。所以只要谁敢扰乱学园的和平,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都不会放过。无论是你,还是在场的任何人,甚至是莉雅丝也一样。」
我立刻明白,这番话是说给我、爱西亚,还有匙等三个新进恶魔听的。
简单来说,就是无论是谁敢妨碍学园生活,她都不会放过。我不禁觉得这个人对驹王学园的爱很深,不愧是担任会长的人。
「双方的新人介绍到此为止吧。那么我们先走一步。有些文件我想趁午休时间处理。」
会长起身准备离开。
「会长——不,苍那,西迪……大人。今后也请您多多指教。」
「挑、术您多多拊教!」
我再次向会长鞠躬致意,爱西亚也跟着照做。
我是以一介新进恶魔的身分向她致意。对方是尊贵的上级恶魔,又和社长熟识。虽然她的仆人有点问题,但是我们身为吉蒙里眷属的新进恶魔,对她鞠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会长微微一笑,向我们回礼:
「好的,也请你们多多指教。」
走出社办时,会长面带微笑对社长开口:
「莉雅丝,真是期待球技大会的到来。」
「嗯,是啊。」
社长也以笑容回应。
啊啊,她们的交情应该还不错吧。我立刻了解这一点。既然如此,在上次的婚约事件帮助社长不就好了。虽然我这么想,不过既然是上级恶魔的问题,恐怕没那么简单介入吧。
还是她相信社长一定能够度过那个难关?
会长语毕之后,快步离开社办。
「一诚、爱西亚,你们要和匙同学好好相处。你们两个和其他的学生会成员总有一天会以恶魔的身分正式见面,既然彼此都是在同一所学校求学的学生,不可以吵架喔?」
社长笑着开口。
「是!」
既然社长这么说,我就乖乖听话!无论那家伙有多让我火大,也不会和他吵架!
不过原来驹王学园除了我们,还有其他恶魔啊……
看来这间学园还藏有很多秘密。
—○●○—
砰——!砰——!
空中响起宣布球技大会开始的烟火。
今天的气象预报表示傍晚会下雨,拜托在大会结束之后再下。
『漫画研究社的塚本同学,桥冈老师找你。请立刻到办公室——』
设置在操场的帐篷,不停利用扬声器进行广播。
我和社员们换上体育服,聚集在操场的角落,各自以最能放松的方式休息,等待比赛时间到来。
话虽如此,社团对抗赛得等到最后。首先是班级对抗赛。我们班好像是比棒球吧。我和爱西亚也得贡献一点力量。之前放学后的练习正好派上用场。
接下来是男子组和女子组的比赛。然后是午休,再来才是社团对抗赛。
我做些轻微的肌肉训练暖身。爱西亚则是请朱乃学姊帮忙,以伸展操活动筋骨。
小猫坐在塑胶垫上,看着球技的规则手册进行最后的确认。
木场……今天依然若有所思,一直仰望天空。
社长过去确认社团对抗赛的比赛种类……啊,回来了。
返回的社长露出信心满满的微笑:
「哼哼哼,这场比赛赢定了。」
「社长,我们比什么?」
社长比出V字手势开口:
「躲避球!」
对此我只有不祥的预感。
—○●○—
「社长————!加油————!」
我在网球场的围篱外面为社长加油。
呜呜,穿着网球装的社长!从迷你裙下露出的大腿也很棒!
社长代表班上的女生,正在和其他学姊比赛网球。
叩——!
社长以轻快的动作企图玩弄对手,但是对手也不是省油的灯!
「会长——————!呀——!」
女学生的尖叫声此起彼落。
没错,社长的对手正是学生会长支取苍那学姊。
「呵呵呵,没想到能在这里见识到上级恶魔的对战,真是太棒了。」
朱乃学姊也在我身旁开心观战。
正如同她所说,没想到上级恶魔会在这里展开战斗。
而且双方完全没有放水,非常认真地挥动球拍。
「要上了,苍那!」
「好啊,来吧,莉雅丝!」
依照这番对话,她们两个打得很起劲吧。都快变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运动系作品了!连在一旁观看的我都跟着热血起来!
「会长——————!请您一定要获胜————!」
啊,匙那个家伙也在对面的围篱加油,还一边挥舞绣有「学生会」字样的旗子。喔喔,那个家伙也很带劲嘛!
「接招!支取流旋球!」
会长打出来的球,带着高速旋转朝社长袭去。
「太天真了!尝尝我的吉蒙里流反击!」
社长挥拍想要打回去,但是球路突然改变,急速下坠!
呜喔喔喔喔喔!是魔球吗!
「15—30!」
呜啊啊啊啊,会长得分了!
「不错嘛,苍那。不愧是我的劲敌。」
「啊呵呵,莉雅丝。你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吧?输的人要请吃小西屋的乌龙面外加所有配菜喔。」
「是啊,连我都没有试过那种吃法,如果被你抢先了,对我来说可是屈辱。我绝对要赢!我的魔动球可是多达一〇八式喔?」
「我接受你的挑战。只要进入支取范围的球,我会全部打回去。」
感觉两人的眼中都燃着火焰……但是你们赌的东西也太普通了,两位大小姐……
或许这就是社长和会长的优点吧。是不是在人类世界住久,感觉也会变得很像人类?
接着社长和会长震慑众人的决战持续很久,最后打到双方的球拍都坏了,才以并列冠军收场。
这也难怪,经过那么激烈的来回击球,一般的球拍当然会坏。
于是大会进入社团对抗赛的时间——
—○●○—
「运、运动短裤。」
看见爱西亚的穿着,我不禁吓了一跳。这也难怪,因为她穿的不是学校指定的运动裤,而是运动短裤!
爱西亚在社团对抗赛开始之前突然不知去向,一回来才发现她换穿运动短裤。
呜呜,白皙的美腿……大腿就在我的眼前……!可恶!那双腿还是这么赞!
爱西亚满脸通红,忸忸怩怩地开口:
「……这、这是,桐生同学告诉我的。她说躲避球的制式服装是运动短裤……而、而且还说穿成这样,一诚先生会很高兴……」
桐、桐生~~~~~~~~~~~~~!那、那个该死的女人!竟敢教我们家可爱的爱西亚如此美妙——不,是如此寡廉鲜耻的事!
该死!「大师」桐生的玩心竟然让我的内心如此动摇!
「不好吗?」
害羞的爱西亚以由下往上的视线看着我,同时如此问道。
——!我的内心深处涌现一股盛大的萌。
「怎么会,这真是太棒丁,爱西亚。谢谢你。谢谢你!」
我握着爱西亚的手不断道谢,只是她的头上倒是冒出一个大问号。
「各位,该振作气势罗。」
刚结束一场激烈的网球赛,社长还是这么有精神。不过我也是气势十足!
「是!爱西亚的运动短裤让我充满干劲!既然要比就绝对不能输!」
「说得好,一诚!只要努力我会给你奖励喔!」
——!还、还有这种事!你是认真的吗,社长!我的全身上下充满未知的能量!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胸部————!」
绝对输不得啊啊啊啊!社长的胸部是我的!
踏!
「呀啊啊!」
我放声惨叫。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爱西亚踩了我一脚。
「一诚先生,该把那个分给大家了吧?」
爱西亚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开心。仔细一看她又鼓起脸颊,看来心情不太好。
呜呜,爱西亚最近学会对我使用暴力了。一定是因为叛逆期吧。
正如同爱西亚所说,我有东西要给大家。呵呵呵,这可是我熬夜做出来的。
「各位!我们绑上这个,团结一心吧!」
我一边开口,一边拿出头巾。上面还由我亲手缝上「神秘学研究社」。
「哎呀,准备得真周到。」
第一个拿的是社长。
「嗯,没想到一诚的手这么巧。缝得很漂亮喔。」
「嘿嘿嘿,其实我有偷偷练习。」
没错,我为了这一天,设法利用空闲时间练习裁缝。
我自认没有家政方面的才能,不过还是相信只要每天练习就能熟能生巧,不断努力。
因此我的技术变得还不错。虽然完全比不上擅长的人,但是看起来还算过得去。
「……做得出乎意料地好。」
谢谢你,小猫!
「哎呀哎呀,这么说来其他社团确实也穿戴了一些东西凝聚整个队伍。像是帽子、社服之类的。」
「就是这样,朱乃学姊!所以我才会做了这个!」
大家都接过去绑在额头上。真令人欣慰。这样就不枉我熬夜制作了。
接着我拿给至一直发呆的木场。
「木场,拿去。」
「……喔,嗯。谢谢。」
「……现茌先专注在获胜上吧。」
「……获胜啊。也对……胜利是最重要的。」
啥?为什么说得一副别有含意的样子?症状到了这种程度,可以算是生病吧?
『神秘学研究社的同学,以及棒球社的同学请到球场集合。』
广播在叫我们了!我们的战斗即将开始!
—○●○—
「瞄准他!瞄准兵藤!」
「呜喔喔喔喔喔!混帐,你们别闹啦啊啊啊啊!」
我一面闪躲朝我飞来的快速球,一面哭喊。
球技大会社团对抗赛正式开始!
种类是躲避球,我们第一战的对手是棒球社,而且打从一开始他们就只瞄准我。
原因很简单,我马上就想通了。
因为站在这些家伙的立场,除了我以外的社员都打不得!
社长——驹王学园的两位大姊姊之一。最受欢迎的学园偶像。打不得。
朱乃学姊——和社长一样是两位大姊姊之一。学园偶像。打不得。
爱西亚——治愈系的二年级NO.1天然美少女。而且还是金发!打不得。
小猫——学园的吉祥物,萝莉少女。打不得。
木场——虽然是男性公敌,但是打了会被女生怨恨。打不得。
至于我,一诚——为什么这家伙会在充满俊男美女的神秘学研究社,真是莫名其妙。打他也不会有问题吧。不,应该说他欠打。混帐东西,去死吧。瞄准那个家伙!打头打头!去死去死,野兽!
我都觉得自己仿佛可以听见他们的心声!
这是极致的删去法!于是恶意集中在我身上!来自全校学生的恶意!
「杀了一诚————!」
「爱西亚——————!运动短裤太棒了————!一诚去死————!」
「拜托你们!打倒兵藤吧!为了莉雅丝大姊姊!为了朱乃大姊姊!」
「把爱西亚同学带回正常的世界!」
「看招!忘边!不,是正面!」
「杀了他————!去死吧————!萝莉控只要有我就够了——————!」
「要是不出来就不会死了!」
观众都在对我大喊去死去死!你们这些家伙别闹了!竟然每个人眼中都闪着杀意的光芒!该死!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祥的预感成真了!
「攻击集中在一诚身上!这个时候应该采取『弃子』(sacrifice)战术吧!一诚,这是好机会!」
「社长————!我会加油的————!可恶!我可不是来玩的!」
既然社长那么期待我,我也只好挺身奋斗!
集中朝我袭来的球,全都被小猫以固若金汤的防御力挡下,再由她以纤细的手臂丢出威力十足的攻击,击倒对手!
好!这样下去就能轻松拿到冠军!再来只要我尽力躲开对手丢来的球就行了!
正当我如此心想时,一名勇敢的棒球少年拿着球瞄准木场!
「可恶——!就算被怨恨我也不在乎!讨厌的型男————!」
喔喔!大概是对型男的憎恨过于强烈,他不是打我,而是把球朝木场扔去!
就这么挨打吧!尽管心里这么想——
「你在发什么呆!」
我还是一面放声怒骂,一面朝望着远方出神,没有专注于比赛的木场冲过去。
并且挡在他身前掩护他。
「……啊,一诚同学?」
啊,一诚同学?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你在搞什么!
球已经飞过来了!没办法了!就由我来以身挡球吧!
正当我这么想时,球的轨道有如指叉球一般下坠,但是威力丝毫不减,直直朝着我的下腹部——
碰——————!
「——!」
直、直接命中……
……球,打到球了……呜啊……
剧、剧烈的疼痛害我压着胯下,当场倒在地上……
……这、这种难以言喻的痛楚……只有男生才懂……
社员们纷纷冲过来。社长抱住我。
「社、社长……球,我、我的……」
「球在我们手上!你做得很好,一诚!好,把欺负我可爱的一诚的家伙解决掉吧!」
大、大姊姊,你的眼神好认真。
不过,说真的……我、我的球……痛到快要不能呼吸……啊呜啊呜啊啊呜……
「哎呀哎呀,社长。你弄错了,好像是别的球袭生惨剧罗?」
就、就是这样,朱乃学姊……
社长好像终于了解这是怎么回事,顿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这样!爱西亚,过来一下。如果因此再起不能就伤脑筋了!」
「啊,是的!难道是一诚先生受伤了吗……?」
「是啊,好像伤到重要部位了。不好意思,你带他到隐密的地方治疗一下吧。」
「重要部位?虽然不太清楚,但是我知道了!」
「小猫,带一诚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遵命。」
……看、看来事情好像在我痛不欲生时决定了……
「社、社长,我、我没能派上用场……」
「够了,一诚。你做得很好。接下来交给我们吧。」
社长伸手在我的脸上温柔抚摸。
我的后领突然被人用力抓住。
拖——拖——还被拖着走。拖着我的人当然是小猫。
「一诚先生!振作一点!」
爱西亚一面鼓励我,一面跟在我身边。
「我们要打赢这场比赛,凭吊一诚!」
远方传来社长充满怒意与气势的声音。我被当成已经死了吗……
啊啊,如果社长拿出真本事,小猫不在也没问题吧。
就是这样,我在第一战很快地暂时离场,被拖到体育馆后面。
—○●○—
我被拖到没有人烟的体育馆后面……某个地方还是很痛……
「一诚先生,我帮你治疗。让我看看受伤的地方。」
——!我……我怎么可能让她看那个地方……
「不、不行,我办不到……」
「怎么这么说!不让我看受伤的地方,我没有办法好好治疗!」
爱西亚显得干劲十足,但是我不能那样做……
因为是那个球耶?下面的两个球喔?要是让她看,小兄弟也会跟着跑出来……爱西亚应该承受不了那种刺激吧……
「爱、爱西亚……拜托你……别再折磨我了……」
「怎、怎么会!我是为了一诚先生……」
唉,看她的表情好像很难过……
「爱西亚,不要哭……你只要在我的腰部附近使用恢复的神器(sacred gear)就好……我想这样应该就能痊愈……」
爱西亚身怀连恶魔都能治疗的神器(sacred gear)——「圣母的微笑」(twilight healing)。那也是我们眷属的生命线。超强的治疗能力,大部分的伤势都能立刻治好。
……那么应该也能治好我现在的伤痛,只是我不能露出受伤的地方。
「我知道了……既然一诚先生这么说,我也只好照做。」
总觉得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望。抱歉了,爱西亚。再怎样我也不能让你又一次看见我的小兄弟。
爱西亚的手中发出温暖的光芒,同时我那里的痛楚也慢慢消失。
……好厉害。好温暖的光芒……啊啊,痛楚就像没有发生一般消失……
爱西亚的神器就连治疗那里的疼痛也这么有效……
「……难以形容的场面。」
小猫难得叹气。嗯,我也这么觉得……
「一诚先生,请稍微休息一下。」
爱西亚贴近躺在地上的我,在我眼前捧起我的头——
我的头感觉到柔软至极的触感!这、这种感觉是大腿吗?
她、她在让我膝枕!真、真的假的?
「因为社长这么做时,一诚先生好像很高兴……不过我可能无法代替社长……」
才没有这回事!运动短裤喔?膝枕喔?运动短裤加膝枕,根本就是梦幻般的场景!
「呜呜,谢谢、谢谢。」
我一边流泪,一边不停道谢。
「呵呵呵,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诚先生一直向我道谢。」
『神秘学研究社获胜!』
宣布好消息的广播也传到我的耳中。
—○●○—
沙——屋外下起大雨。幸好是在大会结束之后才下。
啪!
一个清澈的声音混在雨声之中。因为社长甩了一个巴掌。被打的人不是我——是木场。
「如何?稍微清醒一点了吗?」
社长相当生气。
比赛结果是我们神秘学研究社得到冠军。我、爱西亚、小猫也在途中归队,队伍团结一心赢得胜利,但是……
只有一个人不合作。就是木场。
他虽然有几次贡献,但是从头到尾都在发呆。比赛途中社长也骂过他,然而木场还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如果社长没骂他,发火的人就是我。
挨了巴掌的木场面无表情,不发一语。
……这、这家伙是怎么了?他真的是木场吗?相差太多,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平常明明是个笑容满面的阳光型男。
这时木场突然一如往露出笑容:
「可以了吗?球技大会已经结束,也没必要练习了,我可以休息到晚上吧?而且我也有点累,平常的社团活动也让我休息吧。白天的事我很抱歉,我的状况有点不太好。」
「木场,你最近真的不对劲喔?」
「和你无关吧。」
听到我说的话,木场也以虚假的笑容冷淡回应。
「我也很担心你。」
听我这么说,木场不禁苦笑:
「担心?谁担心谁?基本上,恶魔的生存之道应该是自私自利吧?好吧,是我没有听从主人说的话,这次是我不对。」
嗯——稍微念他两句比较好吧。不,为什么变成我负责做这种事?
以立场来说应该相反吧。应该是我说些冲动的话,由木场浇我冷水才对。
「所有人团结一致时,你这样会让我们的很伤脑筋,在之前那场战斗里,我们不是体会到惨痛的教训吗?我们应该弥补彼此不足的部分,才能够应付未来的战斗不是哪?我们是伙伴啊。」
听了我这番话,木场的表情一沉:
「伙伴啊。」
「没错,我们是伙伴。」
「你真热血……一诚同学。我啊,最近才想起一件最基本的事。」
木场突然说出莫名其妙的发言。
「最基本的事?」
「是啊,没错。也就是我为何而战。」
「不是为了社长吗?」
我是这么想的。我深信应该是这样。自己擅自这么以为。
然而他立刻否定我的想法:
「不。我是为了报仇而活。圣剑王者之剑——破坏那个东西才是我战斗的意义。」
木场的表情蕴藏坚定的决心。
当时的我觉得,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的真面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