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二卷
  5. Scene3
  6. 繁体版

Scene3
2017-06-23 12:08:05

		

Scene3 宫本翔:只要成为魔法师的话,就可以无所不能!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却并非如此呢。
据说,拿破仑似乎说过“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呜呜,多么帅气的台词啊。我也想有机会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宫本翔的字典里,自从有了记忆开始就写满了各种不必要的“不可能”。又瘦小,还近视,学习运动没一样拿得出手,看到野比君这样的无能行为会有亲近感,我就是这样的人。
那样的我……
不敢置信的是,我来到了埃塔纳尔,成为了魔法师!呀吼!攻击、辅助、回复、召唤,能够使用一切魔法,如同勇者○恶龙的贤者地位,博学多才,受人景仰,是PT的大黑柱,这就是lv58的魔法师,翔!
喂,想像一下成了魔法师的自己吧。果然会兴奋不已吧?对着在教室角落里孤零零的每一天说再见,该怎么说呢,总觉得像エロ游戏,也就是十八禁游戏(咦?好像没啥差别)里一定会出现的后宫状态也会变成现实吧?
我也这么认为。
但是,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在我的身边有勇吾这家伙在。虽然我们是死党,应该说正因为是死党,在某种意义上还是个麻烦家伙吧。因为在这个世界的勇吾是lv78的歌德斯骑士,是有着比我还要强大力量的家伙。更加麻烦的是,勇吾有着真正的勇气,是有着能够改过自新力量的人。这一点也被女孩子所看中。目前,美人姐妹的伊秀拉和蕾碧雅,两人似乎都对勇吾抱有好感。
可恶……居然同时攻略两个美少女……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嘛。这算啥エロ游戏?这样一来不是没劲了嘛。像BAROQUE那样世界的扭曲一定要纠正过来才行!姐妹同时攻略!那样鬼畜的FLAG就算神能饶恕,我也绝不能原谅!那种情况能被允许的就只有我而已!!!
啊,不小心说了真心话。
总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
企图复活恶魔的教团和回去原来世界的方法什么的,就交给勇吾吧。我出来旅行的主要目标早就定好了。
标题是……『不能输给勇吾!努力触发恋爱FLAG大作战』。这个作战成功之时,我就能向着甜蜜的约定之地旅行,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了!
当然,要让这个作战成功,光咬着手指发呆可不行。不干活就没饭吃,没有吸引力的人就不受欢迎。为了不输给勇吾,我能做的只有不断去吸引女孩子了。
虽然说了那么多,但简单而言就是如此。
我要做的就是在旅行中,将我是优秀的魔法师这一点展示给女孩子看,并睁大眼睛不放过任何机会。
不过,和艾尔特莉赛相遇的时候还真是太有冲击性了。
因为她可是エロ灵啊エロ灵。精灵在幻想式RPG中可是绝对性感的存在。但是眼前的这位精灵却是手脚纤细,胸部扁平的妖精体形。多么有萌点的身体啊……真是可爱!虽然现在很傲,不久就会娇起来的吧?她那难以接近的氛围给了我这种预感,一下子戳中了我的萌点。
不仅如此,她的穿着也很美。啊,那并不是指无袖紧身衣啦,该怎么说呢……而是那个,那个啦。该说是有点SM倾向吗?还是说皮革时尚呢……对了,Catsuit(紧身连衣裙)!她穿着那种紧贴肌肤的衣服,腿部的曲线一览无遗!而且还在那上面披了热情的红色外套。黑与红的对比明显,更让她引人注目。也就是说是有大人成熟感的打扮吧!
不好,真是太糟糕了!简直就是……不该叫精灵嘛!应该叫エロ灵!啊啊,照这样下去,不久后就应该有触手系的怪物登场了吧?因为这可是常规模式嘛。
“虽然波涛汹涌的巨乳也很好,不过,像这样的贫乳也有好的地方嘛。”
觐见结束离开时,我这么嘟囔道。勇吾恶狠狠地转过身来。
“我话先说在前面,使用隐身魔法可是禁止事项啊。”
“知道啦知道啦。”
我随便敷衍道。成为了魔法师的我是可以用一种能让身体变透明的魔法的。那咒语的名字就叫做隐身!只要使用了这个魔法……哼……就能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了,至于是什么事,大家都懂的嘛!
“真的明白吗?如果让身为监视者的她生气了,和惹怒国王可是一样的啊。”
“知道了啦,真烦人啊。都说不要紧了,你不就想说如果想做那种事,就要通过正规步骤来的嘛。”
“正是如此。”
哼,那我就一步步来嘛,通过能满足性的手续!
也就是说,虽然我基本上是想攻略蕾碧雅的,但此时对艾尔也开始心动了。
“快点跟上来。”
艾尔带着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房间。那是一间长方形的房间,里面有四周是格子护栏的柜台。胖墩墩的中年男子数着G,收进袋子后拿给在柜台外排队等候的商人打扮的男女们。看来,这里是发工资或付钱给商人的房间吧。
“辛苦了。”
艾尔无视正在排队的人,插入了队伍的最前端。宫廷魔法师似乎是非常伟大的职业,商人们完全没敢抱怨。
“哎呀,是艾尔特莉赛大人。”
胖子扬起眉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是陛下的诏书。把钱准备一下吧。”
“嗯?三百万G?这还真是庞大的金额呢。”
“这些是必要的。”
“真令人羡慕。成了宫廷魔法师就能随便动用这么大笔的金额呢。”
“这钱和我没关系。是陛下要给这些人的。”
“哦!这又是为何呢?”
“别浪费我的时间,快点照着诏书给钱吧。这才是的你的工作。”
唔嗯,看来艾尔是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个性呢。我要好好记下她在细节中表现出来的个性,在玩GalGame的时候,对角色攻略有好处。
“这真是不好意思。我立刻就准备,请稍等吧。”
还真和他说的一样,没让我们等多久,他就捧出了一个装着G的小宝箱。嗯,该怎么说呢,这个宝箱的设计让人联想到在超级计算机时代的点阵绘宝箱。
“那么,这个就交给你们了。这里是三百万G。我想不需要多说,你们也应该知道这并不是一笔小钱。虽然我认同你们是拥有令人吃惊等级的勇士,但是,这个金额对于初次见面的人来说,所代表的信任可是巨大的。你们也要感谢陛下的恩宠啊。”
艾尔以严肃的口吻说道,把宝箱交给了勇吾。
“十分感谢。”
勇吾态度严谨地点了点头。
“既然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资金,那我们就回城里买装备吧。”
“啊,关于这点,勇吾。”
我急忙开口。
“我认为要按优先顺序来买齐装备才行。要买武器还是防具?是先买铜剑用着?还是攒钱买回旋镖?买东西要像这样有计划才行吧?”
“是啊。”
“我有个提议。”
我用食指推了推眼镜。
“我和勇吾已经很强了,不会轻易死掉。而且勇吾还有屠虫剑,而以魔法为主来战斗的我则不需要武器。考虑到这些,我们应该把这笔钱花在提高PT整体实力下限上才对。”
“说的具体点嘛。”
“嗯,也就是说优先买女孩子的防具啦。伊秀拉和蕾碧雅的等级还很低。如果发生什么万一就不好了。艾尔特莉赛虽然有lv30出头,但是她是法系职业,在防御上应该也不是很强。”
哼,怎么样,这体贴女孩子的行为表现~这样一来应该就能得高分了吧?当好感度升到一定的程度,就能触发FLAG了!
“这样好吗?与其让无法成为战力的我们使用这些钱,我认为还是让勇吾先生和翔先生买些好的武器防具比较恰当。”
但是蕾碧雅去提出了反对意见。
“我所需要的武器和防具都已经齐备了。这件火红色的外套是陛下钦赐的东西,是由魔法丝线所织成的贵重装备。还有这法杖,它有着增强火炎之力的特别效果。”
艾尔也提出了回绝,从外套口袋中掏出了如同指挥棒一样的法杖。
“嗯……虽然我是很想要好武器和防具啦,但是,姐姐说的也很有道理……吧?”
伊秀拉也歪着头帮腔。
喂喂,这算啥啊?别那么客气嘛,这些鱼们都不来吃鱼饵耶。
“不,翔说的很有道理。”
投赞成票的居然是勇吾。
“如果让你们两个发生什么万一的话,可就没脸去见奥兰德先生了。正因为你们两个还很弱小,所以才需要强大的防具。当前,伊秀拉和蕾碧雅需要穿上强大的防具,等两人等级提高不再需要时,再换上别的装备比较妥当吧。”
“是啊是啊,就是嘛。对吧?勇吾都这么说了,艾尔特莉赛也不要摆架子啦。”
“随便你们吧。钱已经是你们的了,随便你们怎么使用。不过,你们不需要为我买。如果让你们误认为我收了钱就会放你们一马不当眼线,那可就伤脑筋了。”
艾尔转过身去。唔……看起来是脾气不好,很难攻略的角色呢……但是,像这样的女孩子才更有可能是傲娇属性。虽然态度上爱理不理,但也许内心却正想着(居然优先考虑女孩子的安危,翔先生真温柔啊。真是让人心动)而害羞不已呢!你这个害羞虫~
“那,首先先去买伊秀拉和蕾碧雅的防具吧。其他东西就看能剩下多少钱再说。”
勇吾定下了方针。
“艾尔特莉赛,王都太大了,我们不太清除店在哪里。能带我们去好一点的店吗?”
“叫我艾尔就行了,大家都这么叫的。关于商店,你们可以去王宫御用的特别的店里看看。虽然一般人禁止出入,但是由我带去的话,就可以卖东西给你们了。我就带你们去那里吧。”
“OK!那,我们走吧!”
于是,我们踏上了购物之路。
“就是这里。”
艾尔带我们去的是正对大路,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商店。说真的,如果不是被别人告知,我想就算路过也不会发现这里居然是防具店吧。因为,在店外根本没有商品展示,也没有店员的叫卖。甚至连招牌都没有。
不过,在入口处的两边站着看起来像剑士和魔法师的女孩子。两人都是美到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漂亮姐姐,而且穿着也十分出众。虽然有些朴素,但却十分淡雅,所穿戴着的腰带和靴子则独具匠心,十分精巧。这就是所谓的,以装饰品为亮点的意思吧。
“哼嗯,感觉不错的店嘛。”
我刚想进去,剑士和魔法师就堵住了我的去路。
“客人,看上去是第一次来吧?是谁介绍的呢?”
呜哇,居然拒绝新客人吗?这里是银座的高级寿司店吗?还是京都的老铺旅馆?
“是我介绍的。”
“欢迎光临,真是失礼了。请进吧。”
看到艾尔出声,剑士和魔法师一改之前的态度,退回左右。
“态度那么差劲,如果有够格的好东西的话就好了呢。”
因为稍微有那么一点火大,我在进店门前挖苦道。
“喂、喂,翔先生!啊、啊哈哈,真是对不起……”
伊秀拉慌慌张张地扯了我的袖子,向剑士和魔法师尴尬地笑了笑。
“虽然不知道你们要买什么,但是店里什么都有。”
剑士微笑起来。但是,那却是看不起穷苦平民的目光!
“呵呵,居然对看过许多RPG中的高级装备的我说应有尽有吗?我对装备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御镜之盾和密涅瓦胸衣什么的可没法让我吃惊哟。”
我丢下这句话进了店里。
“哇啊……”
刚一进店门,蕾碧雅就发出了感叹之声。
里面宽敞到令在门外的人完全无法想像!到处站着穿着各种各样的时装、盔甲的木制模特儿,简直像美术馆一样。墙壁上装饰着绣有舞会模样的巨大挂毯,玻璃柜中展示着戒指项链这类的首饰。唔,这的确是够格摆出那种态度了!
“这家店该不是也包含着尕尔冈西亚王的品味吧?”
我自言自语道。艾尔挑了挑眉。
“你还真看出来了。这家店听说是陛下亲設的。”
“因为城堡走廊里也展示着许多画嘛。那时候感受到的氛围和这家店里氛围很像。”
“原来如此,看不出来,你的审美观还不错嘛。”
喂喂,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啊。
“是、是啊!我不是说了嘛,我对装备品可是很讲究的。”
就是说嘛,别以为游戏宅就对时装什么的没兴趣了,那可是偏见。我对这种就十分的讲究。就算是エロ游戏,如果不是能好好画衣服和内衣的画师的话,我也没办法满足呢。
“喂,那个,勇吾先生。这家店好像东西很贵耶。”
伊秀拉依然还是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她的目光盯着模特儿穿着的那件蓝色礼服。我看了看标价,价格是——八万G!
“不用考虑价格的问题。总之要找那种属性好的东西。”
勇吾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
“不不,等一下。勇吾,那可不对吧。要穿的并不是我和勇吾,而是伊秀拉和蕾碧雅。女孩子的话,也要考虑设计是否与自己相衬,在颜色上也有好恶之分,对这些也是会很在意的。”
“嗯?啊啊,是吗?也对哦。”
“只看属性的话是不行的。你们两个选自己喜欢的就行了。”
我尽力表现出体贴的一面。
“好,那就这么办吧。蕾碧雅,伊秀拉,选自己看中的东西吧。我再说一次,你们不需要在意价格。属性好的防具就算价格高昂,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与保命息息相关,把这点记住,去选自己能够接受的东西吧。”
“好。”
“明白了!”
于是,蕾碧雅和伊秀拉开始在店里物色。
咦?艾尔呢?跑哪里去了?
我寻找着她的身姿,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经坐到休息用的椅子上开始看书了。店员甚至还上了茶水。在读着的难不成是咒语书?如果是的话,她还真是喜欢学习呢。也许能在攻略时派上什么用处,这点也要记在脑袋里才行。
“我们也找找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吧。虽然是以蕾碧雅和伊秀拉为优先,但如果有价格适中,性价比较好的防具的话,我们买了也没错吧。”
“嗯?哦,好。”
于是,我也开始在店内逛起来。
(嗯……能让蕾碧雅的美更为突显的是……啊,如果有属性与美感兼备的就好了……)
说真的,我和勇吾穿什么都无所谓啦。重要的是蕾碧雅会穿什么。
这么说来,这种兴奋之感似曾相识呢。这是……对了,是那个!在玩美少女○工厂给女儿选衣服的时候,也有这种兴奋感呢!而且是那种有很多很多钱,不用在意价格的时候。那可真是开心啊……
(但是稍等一下,这家店不禁是衣服,还卖戒指和项链吧。选那个也行吧?宝石饰品虽然非常昂贵,但我觉得如果拿来当礼物的话,FLAG数值一定会飙升的。)
我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向着宽敞的商店深处走去。
(嗯……越看越迷茫耶。要选虽然贵的离谱,但却有极高属性的一样东西吗?还是把钱分开使用,凑齐衣服、戒指、项链、鞋子,从上到下一整套呢?真难啊。)
不过,如果要听我直言的话……
(露得越多越好吧。)
是男人的话,会这么想才是普通的吧?更何况我是身心健全欲望全开的高中生。而且要穿的人还是出众的美少女呢。
(是啊,露出度!这就是重点啊!)
说起日本风的幻想RPG,女战士穿露脐装这样露出度非常高的服装并不多见。在现实世界里,那种露出度较高的服装还兼备高防御,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但是,这里可是在游戏之中啊!因为包含了魔法的力量,所以就算露出度高,防御力也还能非常可观!这里是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嘛!
(对……对了!比如说那个!很糟糕的泳装之类的!像那样的东西!有没有啊?那样的东西会有摆放吗?)
我不知不觉间加快了脚步。完全没考虑要买防具这回事,而是关注起更为重要的任务。
(哦!)
在店内的某一角,我停下了脚步。
那里所展示的东西和店内其他柜台完全不同,尽是连公主穿着都不奇怪的奢侈品。由金线和银线交织而成的腰带、缝满宝石的礼服、还有在设计时加上了魔法纹章的裙子。
(哦哦。)
每一件都是极其适合美人姐妹穿的极品!但是我一个看价格,价格也是超高级的,尽是要数十万G程度的东西。里面甚至还有超过百万G的东西。
但是当我拿起和价目表放在一起的性能表查看时,发现那些不愧为含有魔力的装备,有着排在那边的盔甲和靴子所不能比拟的高防御力。不仅如此,还有补正STR和VIT的装备,连补正魔法防御力的东西也有。
(尽是些就算是玛•柯贝献给奇西利亚大人也不奇怪程度的好货嘛……)
嗯?
嗯嗯?
(唔哦!)
这、这这。这是!这个是!
我被某个模特吸引了目光。
那模特所穿的白色衣服!虽然商品名是叫『奥拉之服』这么正经的名字,但是衣服本身却不是!衣服本身却完全和正经扯不上边!该说是高级内衣吗?还是高级比基尼呢?而且在乳头的部分还特地镶嵌了令人浮想翩翩的粉红色珍珠!这到底是什么啊!
“勇吾!喂!勇吾,过来!快点!这边!”
我出声叫勇吾。也许是声音太大了吧,不仅是勇吾,全员都聚了过来。
“怎么了?有好东西吗?”
“这个!快看这个!只限女性装备,但是不限制装备职业,大大提高防御力的同时还增加各种其他数值的极品啊!”
“……咦……”
勇吾就这么突然无语了。为啥?为啥要在此刻沉默?
“怎么样?喂,这个怎么样?你觉得如何?不错吧?喂,对吧?”
我为了征求同意而询问了大家的感觉。
但是,如同在墓地一般的静寂还在持续着。
“这个,完全没办法认为是衣服呢。应该是内衣吧?”
蕾碧雅向我投来责备的目光。
“就是嘛。”
伊秀拉的反应也完全相同。
“不管怎么说这也太贵了吧?要一百三十万G呢。这样一来买了两人份后,陛下赏赐的资金就剩不下什么了。”
艾尔拿着价格牌,冷静地吐槽道。
“虽、虽然的确如此!我也明白!但是防御力能提升啊!防御力能提升啊!防御力能大大提升啊!”
“……勇吾先生,请好好说说他吧。”
蕾碧雅看向勇吾。
被征询意见的勇吾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蕾碧雅。
然后看了奥拉之服。
接下来看了我。
(支援拜托你了!)
我飞快地使了眼色。
“防……防御力……能增加嘛……”
勇吾终于垂下视线,用轻如蚊鸣的声音说道。
如同在坟墓一般,或是在某部恐怖电影的杀人鬼挥下斧头的前一刻那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沉默再次支配了现场。
“嗯……好吧。既然师傅那么说……”
伊秀拉红着脸嘟囔道。
“……我也是……”
蕾碧雅也扭扭捏捏地同意了。
呜哇!你们这算什么嘛!对待我和勇吾的反应差别也太大了吧喂!
但是,现在不是吐槽这些小事的时候。应该要优先满足眼睛的欲望。就是嘛,这可不是理性的问题,而是本能的问题。比起在意这些小事,不如向着目标突进。现在正是这一刻。
“店员!”
我赶紧叫店员来。
“是的,有什么事吗?”
“我们想买两件奥拉之服!但是在此之前想要先试穿!请问有更衣室吗?有的吧!?”
“那个,是的,有的……但是那个,这可是价格一百三十万G的高价品……”
“钱的话当然有!对吧?”
我向艾尔征求同意,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那么,请一定要试穿一下。请来这里。”
会买贵到死的东西的客人,在这家店恐怕也没几个吧。店员高高兴兴地领着蕾碧雅和伊秀拉去了更衣室。
“……这样真的好吗……”
勇吾似乎很有罪恶感,向我投出了求救般的眼神。
“当然好啦!事已至此还说什么嘛!别一个人装好孩子啦!”
“…………”
呼唔唔唔唔唔唔!还没好吗还没好吗?那两人能快点从更衣室里出来吗?哎呀,时间过得好慢!我都快等不及啦!
“久等了。”
蕾碧雅的声音传来,我飞快地转过头去。
……
…………
嗯?
咦?
怎么回事……是我眼睛花了吗……怎么两个人都和进更衣室前没什么区别呢……咦?这算什么?怎么回事?
“那个……为什么没有穿呢?”
我眨着眼睛这么问道,蕾碧雅则若无其事地回答。
“穿了啊。在衣服下面。因为这是内衣吧?”
……
…………
哈啊?这算什么!?
到刚才为止我的心情还宛若收服了口袋妖怪的小智一般,但此刻已经变成了听着消除了冒险之书的效果音的心情了。这种因期待落空而吃惊失望,被无法发泄的愤怒所充斥的感觉改用什么模拟音来表达才好呢?是嘠锵吗?还是唔喵呢?或者是嘠啾?
“这属性好厉害呢。防御力大大上升了!而且还有魔法耐性,几乎所有基本属性都提升了!真不愧是高级品啊!”
我呆滞地观望着伊秀拉兴奋地打开状态栏让勇吾看。
“好,决定了,就买这个。”
“好的!谢谢您的购买!”
听到了勇吾与店员的对话,我摇摇晃晃地走出店去。
啊啊……太阳真耀眼啊……这么说来,有以太阳很耀眼为理由而杀人的文学作品来着……
“那个……”
有谁向我搭话了。我慢慢地转过头去,一个和抱着花篮的爱丽丝长的很像的女孩子正怯生生地抬眼看着我。
“能买些花吗?我要靠卖花来养活弟弟妹妹。请买一些吧。”
“…………”
我抽出一支红色的花,把放在制服口袋中的所有G都拿了出来,交给了她。
“咦咦?那么多?谢谢!”
“……这算什么烂游戏嘛……到底怎么回事……”
我这么嘟囔着,又啪嗒啪嗒地回了店里。
虽然我以为只要成了魔法师就无所不能,但现实并非如此呢。
人生真是复杂啊。
因为离午饭时间还早,离开了防具店的我们去了一家开放式的咖啡店,点了果汁休息片刻。
“居然为我们买了那么贵的东西。该怎么说呢……勇吾先生,真是谢谢你了。”
“这样一来防御力万全,以后就可以和更强的怪物战斗,得到更多更多的经验值了!我一定会回应师傅的期待的!”
蕾碧雅和伊秀拉不停向勇吾道谢。为什么对我却只字不提呢?
“不,这只是考虑到PT全体的实力才买的,不用道谢。不过……虽然说是王都,但这么混杂应该并不平常吧?难不成最近会有什么祭典?”
勇吾看向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们。
“明天,迈尔兹殿下就要为了婚礼回城了。”
艾尔回答道。
“既然叫殿下,应该是王子吧?”
“是的。陛下有四个王子,各自镇守在东南西北。迈尔兹殿下是第四王子,镇守着南边的国境。”
“那对方呢?果然还是政略结婚吗?”
“不,虽然对于像王子那么尊贵身份的人来说是非常少见的,但他是把普通平民作为正妻所迎娶。也就是所谓的飞上枝头作凤凰,是恋爱婚姻啦。正因为如此有话题性,所以岁民间来说,也会想要像祭典一般喧闹吧。”
“咦?从平民变为王子的新娘?也就是说对方应该是相当的美人咯?”
我被这个话题稍微引起了些兴趣。
“名字叫做艾米娜•拉邦卡。在流浪的最后来到这个国家,成为了宫廷魔法师的女性。”
“哎呀!是和艾尔一样的宫廷魔法师啊!”
“是啊。虽然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但一定是个才女。但是,根据宫廷内部人员所说,似乎是黑发美女。”
“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为什么?宫廷魔法师之间都很不友好吗?”
“我和她没见过面。我成为宫廷魔法师是去年的事了,当时艾米娜还不在王都呢。被迈尔兹殿下喜欢上,也是她去了他所镇守的国境旅行之后的事了。”
“呼嗯。”
王子和他的王妃吗……就算不是幻想RPG,也是被大家所憧憬的桥段呢。『然后,两人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什么的,真是太令人羡慕了,混蛋!
“王子大人的婚礼啊。真好啊。令人憧憬!一定是非常好话的婚礼吧~师傅,这么难得一见的事情,我们也去凑热闹吧。”
伊秀拉兴奋地央求勇吾。那个啊,伊秀拉。你对婚礼这一词反应也太大了吧!还有,紧盯着勇吾的眼睛,放光也放的太厉害了!那被樱色所染红的脸颊究竟是怎么回事!?
呜……王子也好,勇吾也罢,这些家伙们……我也好想快点有女朋友啊!把你们的幸福分点给我!
“迈尔兹殿下明天就会回尕莱雅,做好各种准备,预定是在三天后举行盛大的婚礼的。但是……你们是为了来这里观光的吗?并非如此吧?”
艾尔以冰冷的视线看向伊秀拉。
“伊秀拉,我们并不是来玩的。虽然偶尔是需要喘口气啦,但是可不能忘记旅行的目的哦。”
勇吾点明后,伊秀拉垂下了视线,回答了句“好的”。但是似乎因为被狂妄的エロ灵(她正在那么想吧)说教了而火大不已,此时正嘟起了嘴巴。
“好了。”
喝完了果汁,艾尔坐调整了一下坐姿。
“虽然你们是独立追查教团至今,那以后打算如何继续寻找教团呢?有没有什么线索?”
“关于这件事,既然得到了噶尔冈西亚王的支持,有两点我希望能立刻做到。”
勇吾也一口喝完了果汁。
“说来听听。”
“首先第一点,我希望能通缉某个女人。名字叫做玛丽。眼睛下方有星星形状的刺青是她的特征。这个女人是教团成员,似乎是干部之一。如果能抓到她的话,就应该能得到有关教团的情报了。但是,她是超过lv50的咒术舞者,善用剑与魔法。就算得到了目击情报,要去抓的话还是需要慎重。”
“我们会立刻通缉。也会为了得到市民的情报而加以悬赏。”
因为勇吾和艾尔开始说些复杂的话题,我看着果汁里的浮冰,继续对遗憾万分的奥拉之服想入非非。
不管怎么说,那也太过分了,可恶。
“谢谢。还有就是,希望你们能去寻找日本人。”
“寻找日本人?”
“是的。我想应该已经说过了,我和翔是从叫做日本的国家来的。而教团和日本人似乎有很深的关联。日本人大多有独特的姓名。但也许有像刚才说的玛丽那样,不用像日本人一样名字的人存在,所以我也不能断言可以用名字来判断……但是,名字还是有注意的价值。”
但是,想象一下像蕾碧雅这样的极品美人穿着这么H的内衣,还真令人有些兴奋呢,嗯。
“原来如此,我们精灵也大多拥有精灵特有的姓名。日本人特有的姓名吗?比如说是怎样的呢?”
“是啊,比如铃木、佐藤、太郎、京子之类的吧。我和翔会把这些日本人的特有姓名列张表出来的。把那个发给士兵和市民们,如果发现了日本人就把他们抓起来。当然,这并不是说只要是日本人就一定是教团成员,所以请别突然使用武力。但是,还是希望能先拘留他们一下,以便调查。”
“明白了。”
总之,伊秀拉和蕾碧雅都穿了那内衣吧。
也就是说……果然!这里该轮到隐身术出场了吧?
“但是,虽然说拘留,但还是要注意。正如我和翔一样,日本人大多等级很高。如果随便出手而让他们大闹一场的话可是很危险的。”
“日本是有那么多高手的国家吗?”
“是啊,算吧。”
是啊。现在的我可是魔法师。只要吟唱一句“隐身”,就能变透明了!
如果看裸体的话,在伦理上也许会吃红牌。但是!只看穿内衣的样子的话就不要紧了吧?不,这种程度应该还是可以的!真是因为设想到有会看的人,才会设计成那么H的样子的吧!
“不行的话就不要拘留了,悄悄跟在后面监视也是个办法。如果是教团成员的话,让他们行动也许反而能找到基地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那我们立刻准备。”
对了!吃一张红牌就要罚退场,但是吃一张黄牌是没问题的!这就是规则嘛!是啊……如果只是黄牌……
“翔,正如你听到的。赶紧把日本人的特有姓名列张表吧。快来帮忙。”
“咦?啊,什么?”
“……你也好好听我们说啊。我们可是在说有关以后的事情。”
“嗯?”
我的目光越过勇吾的肩膀,一下子黏在他身后的男人身上。
“翔!你好好听啦!”
“嘘!安静!”
什么时候坐到那张桌子边去的?
那男人背对着我们正在喝些什么。
但是,那个背影……
西服?对了,是西装。没有错。
头上显示的名字叫戴斯。并不是日本人的名字。但是既然穿着西装,那肯定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
“勇吾,看那个男人。那家伙!”
“什么?怎么了?”
在勇吾回头的同时,戴斯也转过身来。
“哟。”
他一下子站起身来,露出爽朗的微笑接近了我们的桌子。身高似乎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是十分帅气的中年男子。
“稍微打扰一下你们可以吗?”
他在我和勇吾作出反应前先打了招呼。
“啊,好的。”
“你们看名字应该是日本人……吧?而且穿着学生制服。”
“是的。”
“那些女孩子也是吗?”
“不,她们不是。”
“是吗?”
戴斯从自己的桌子那里抽了一张椅子坐到了勇吾旁边。
“我叫……啊,对了。应该在头顶上有显示吧。不过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戴斯。本名是村濑大介。”
“我叫严岛勇吾。”
“我是宫本翔。”
奥拉之服的事情已经被我抛之脑后。居然会出乎预料地遇到日本人!总觉得在日本生活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种怀念之感。在外国遇见日本人的话,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能聊几句吗?”
“当然。我们也想多聊聊。居然会在这个城镇里遇到日本人,真是太巧了。”
勇吾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们是因为玩那个……叫『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的游戏才来这个世界的?”
“是的。”
“果然如此。”
大介,不,戴西先生沉思起来。
“是师傅认识的人吗?”
伊秀拉奇怪地问道。
“不是。但是这个人是日本人。是和我来自同一个国家的人。”
“就是这样。虽然很失礼,但我偷听了你们的谈话,是有关教团的事吧?”!
“……是的。”
“你们知道些什么关于教团的事情?”
这家伙怎么回事……?明明是初次见面却自来熟地搭话过来,而且似乎已经知道教团的事情。仔细看看,虽然露出一副爽朗的表情,但目光却十分锐利。虽然现在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如果让他发怒,表情似乎会变得十分冷酷,让人有种不安的感觉。勇吾似乎也开始警戒起来,侧脸也冷冷的紧绷起来
“我们知道那些家伙正如游戏的标题,打算让恶魔吉亚斯巴尔克复活。戴斯……先生也知道什么关于教团的事情吗?”
“知道啊。该说是正在调查吧。其实,我是这个啦。”
他从西装的内测口袋中拿出了一本黑色的证件本。
上面印有金灿灿的『警察厅』字样。
“咦咦?警察证件?你是警察吗?”
我不禁惊叫起来。
“是啊,首先应该表明身份才行呢。我是警察,也就是负责治安的人啦。正根据上机的命令,正在监视某个新兴宗教的团体呢。不过,虽然以常识来说难以想像,这个宗教团体与某个游戏厂商有关联,而这个游戏厂商所发布的某个游戏软件与最近发生的多个失踪事件息息相关。于是想着也许能有什么线索而玩起那个游戏……『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结果就来到了埃塔纳尔了。”
戴斯先生说了很不得了的话。警察!治安!说真的,他所说的话在我看来比国王陛下赏赐的三百万G还要令人吃惊的多。
“这就是说,教团在日本是实际存在的意思吗?”
“是的。”
我和勇吾露出(喂喂,真的假的)的表情互看一眼。也许是完全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吧,艾尔虽然你好几次想插嘴,但勇吾举起食指置于唇边,让她不要出声,所以忍耐了下来。
“戴斯先生。”
“嗯?”
“虽然很失礼,能让我们好好看看那警察证件吗?”
“为什么?算了,没关系。”
勇吾接过警察证件,瞥了我一眼。
“以前在警匪片中看过以警察证件为提示来看破假警察的事件呢。”
勇吾目不转睛地盯着戴斯先生慢悠悠地说道。
“真正的警察证件应该会贴有本人的照片。在那个电视剧中,如果没有的话,就会暴露出警察是假的。”
我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意思?怀疑这家伙也许是假警察吗?
啊……对哦!
教团成员的玛丽不就是日本人嘛!而且,我和勇吾的事情应该已经通过玛丽让教团的人知道了才对。阻止了魔神博伊德复活的我和勇吾对教团而言是障碍,是想要消除的存在!
也就是说?虽然这家伙说“正在调查教团”,装出一副自己人的样子,但其实也许是教团的刺客也说不定。正因为是日本人,才更有警戒的必要!
我咽下一口口水,定睛向勇吾手中看去。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在这里战斗了吧?现在并不知道那家伙的等级和职业吧?而且也不知道附近是否有他的同伴隐藏着。糟糕,紧张起来了……
勇吾的手抓住了证件的封面,慢慢地揭开了。
……在那里贴着戴斯先生的大头照。
勇吾又翻了几页,白色的纸上写着电话号码、人名还有日期等,记载着一些琐碎的文字。
呼,白紧张了。别吓唬我啊!
“可以相信我了吧?”
“怀疑了你真是很抱歉。看来似乎是真警察呢。”
勇吾将警察证件还给戴斯先生,转身看向蕾碧雅她们。
“这位戴斯先生是从我和翔的故乡,也就是日本来的。是守护日本治安的骑士团一般组织的成员,正在调查有关教团的事情。因为在此异国见到了同为日文人的我们才过来搭话的。”
“在调查教团的事吗?这还真是令人高兴的相遇呢。戴斯,我是侍奉噶尔冈西亚王的宫廷魔法师,艾尔特莉赛•温兰特。正奉陛下之命调查教团的事情。如果有什么情报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
艾尔向前探出身子。
“调查教团?哎呀,这真是够巧的。如果是情报交换的话,我这边也是求之不得呢。”
“虽然很抱歉,但我们所知道的有关教团的情报和没有并没什么大区别。并非情报交换,而是希望你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情报。”
“原来如此。但是……抱歉,我也没办法提供什么重要情报。我一个人力量不足,完全没有办法知道核心的重要情报。只知道组织的规模有多大,或是教义为何,以什么为最终目标之类的事情……”
戴斯露出抱歉的苦笑。
“但是,勇吾君,翔君。我还会继续尽我的本分的。因游戏软件而发生的失踪事件……不,事实上是绑架事件,不能放着不管。”
“来了埃塔纳尔后也一只在调查教团的事吗?”
“是的,以潜入搜查的形式。”
咦?
“潜入!难道……”
“不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成功进入了教团,装成团员行动着,一边探知他们的情报。”
“呜哇!果然警察好厉害啊!值得依靠呢!”
我放下心高兴起来。虽然至今为止没有被卷入犯罪的经历,在这种情况下,职业犯罪搜查果然就是不一样!
“不。很不巧,我现在并不是警察。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警察的最大武器是组织力量和以国家权力为后盾的搜查权,但是在日本以外的地方,我却一无所有。据我所知,来埃塔纳尔的警察就只有我一人,所以并没有什么同伴。我从不知道原来独立搜查是这么要命的。”
“不会不会!就算不在日本,你还是尽忠职守了对吧?我觉得就凭这个也已经很棒了。我真的很尊敬你啊。”
我再次佩服道,戴斯先生露出了些许苦笑。
“总之,戴斯。因作为教团成员活动的话,应该能得到一些成员、基地或活动内容的情报。应该是这样吧?”
艾尔很有气势地提问道。
“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吧。但是,教团的秘密主义可是很厉害的。刚入团的我身份太低,完全接触不到重要的情报。事实上,我离开基地来到尕莱雅也是因为被命令要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也就是说被拿来当跑腿的罢了。”
“…………”
“我所知道的最大情报就是他们的支部,也就是基地之一的所在吧。在那里活动的教团成员大概有二十人。不过,没有一个人被升级为正规教团成员,只是和我一样的打杂系。不过,只有掌管着这个支部的叫做拉兹迈尔的男人不同。他绝对是干部之一。”
“那么只要抓到他加以审讯的话……”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那种强硬手段以我一人之力还是难以做到。能够信赖,还要有强大实力的同伴是必须的。为了打破这个无计可施的状况,在我正在烦恼找寻同伴的时候,在这个尕莱雅偶然看见了勇吾君和翔君的名字。所以我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搭话了。”
“那个,也就是说戴斯先生在见到我们之前就知道我们的名字了?”
我强压心中的不祥预感问道。
“是啊,你们的名字已经被教团所熟知了。”
“唔嗯……果然如此吗……”
“不管怎么说,你们组织了干部之一的玛丽想要复活魔神博伊德的计划嘛。而且还是lv78的歌德斯骑士和lv58的魔法师。是与教团为敌的日本人,而且还非常强大。我就想着如果在哪里遇见了你们的话,就算不行也要试着请求帮助搜查。看来上天也听到了我的祈求呢。”
“原来如此,我明白你想说的话了。这次的相遇对我们来说也是幸运的。我也认为要得到教团的情报,还是要镇压教团的基地,抓住成员加以审问才是最快的。”
勇吾用力点了点头。
“如果能这样最好了。那个……本来作为警察是想尽量避免普通人的帮忙的……但是,由我独立来继续调查教团实在有些力不从心。这并不是在吓唬你们,勇吾君,翔君,教团以巨额奖金悬赏了你们的脑袋。说是只要看到就杀掉。教团已经完全敌视了你们两人。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你们都已经和教团牵扯在一起了。”
“呜哇,悬赏……这可当不成玩笑啊。”
我呻吟道。
然后突然想起了次郎。
那家伙没事吧?连我们都被如此敌视了,次郎那样的背叛者恐怕教团更没办法原谅吧。如果还平安无事的话,再见到的时候应该要强调一下“单独行动是很危险的,果然还是跟我们一起来”比较好吧。
“既然如此,我们就更要帮忙了。”
勇吾点头道,我也跟着点头。
“谢谢!得救了!被卷入这么不可思议、非科学、常识无法通用的事件里,我也已经无路可走了。不过,也没办法回日本去。只有教团才知道回去的办法。在孤独的战斗中能得到同伴,竟然是那么令人高兴的事呢。”
戴斯先生感动不已地伸出手来。我们也用力地与他握了手。
“这样一来当前的方针就定下了呢。立刻去袭击戴斯所知道的教团基地,逮捕作为干部的拉兹迈尔。把他带回城堡去,进行拷问,让他吐出所有知道的事情。”
艾尔若无其事地说出了拷问这么恐怖的单词。那座城堡的某处有拷问室吗?难不成还有像铁处女那样恐怖的拷问道具吗……
“戴斯先生。逮捕拉兹迈尔所需的战力你认为何种程度为妙?”
勇吾问道。
“拉兹迈尔的等级有lv55,职业是剑斗士。有钱到令人发指,所以装备也尽是好货。不过,在那个基地工作的其他成员都是些杂碎。并非正式教团成员,只是用钱雇来,遵从指示的海贼或山贼,尽是些连lv20都不满的家伙。有你们这么高等级的强者帮忙,逮捕拉兹迈尔是很容易的。”
“能顺便让我们看看戴斯先生你的状态栏吗?”
我问道,戴斯先生点头同意。
他lv51,职业为忍者。忍者的AGI很高,所以动作很快,在命中率和回避率上有很大的加成。虽然在HP和防御力上有些缺陷,但可以随便使用忍者的固有技能忍术,所以还是好处比较多。忍者对于PT来说也是十分贵重的。
“忍者啊,还真是复古呢。”
“哈哈,是吗?”
“不过,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忍者,总让人觉得有点奇怪啊。不过说到底,在西洋风世界观的幻想RPG中还安排忍者这样的职业,真搞不懂啊。”
“是啊,不过,明明是西洋风的世界观,却有忍者和武士登场,这也是电脑RPG的元祖——Wizar○ry的传统嘛。我在家用电脑的全盛时期可是经常玩PC版的Wizar○ry的。”
“哎呀哎呀!”
“卡在石头里了!”(此处是捏他,似乎Wizar○ry里有让角色卡在墙里的bug)
我竖起了食指。戴斯先生微笑起来。
“虽然我也要尽到做治安职务的责任,但是,能成为真正的忍者,说真的我是非常高兴的啦。像是忍者勇士、忍者龙剑传,还有天诛系列,只要是忍者题材的游戏我都很喜欢。”
“我懂我懂!只要是有关魔法师的,我也都喜欢。现在成了真正的魔法师,我也高兴到吃惊的地步。”
“而且我还用教团给的工资买了这样的东西。”
戴斯先生笑嘻嘻地拿出了十字手里剑。那可是忍者的专用装备。
“哦哦~好棒啊~”
“来到埃塔纳尔也过了一段时间了。西装也变脏了。所以想在近期买一套夜行衣。那样一来的话也会想要忍者刀吧?啊!只要镇压了教团基地的话,就能得到拉兹迈尔存的G了吧?以后的搜查应该也无法避免危险吧,果然还是用那些G来买装备比较好。”
唔嗯,戴斯先生是很来劲的人呢。并不因为职业是警察就勉强搜查,而是开朗地享受着这个情势。
“既然如此决定了……戴斯先生,就拜托你带路去基地了。”
戴斯先生听了勇吾的话,点了点头。
“支部并不在这个尕莱雅。而是在山岳地带的天然洞窟中。距离嘛,是呢,骑马的话大概要花一天半的时间。”
“准备马匹就交给我吧。我会去城堡里借用军马的。”
艾尔点点头。
于是!
我们出乎意料地又多了一个同伴。
并且,和新的同伴一起,我们开始了袭击邪恶教团基地的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