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一卷
  5. Scene6
  6. 繁体版

Scene6
2017-06-23 12:08:05

		

Scene6 终于明白了为何想要变强。我想要拥有能够开拓自己的人生的力量
俯视封印洞窟中绵延不断的阶梯,我们……一共二十个救援成员都沉默着一言不发。
只是窥探了一下这个黑暗的洞穴,我就因为紧张而感到腹痛。我捏着锈剑剑柄的手掌已经汗水布满了汗水。
“在进入洞穴前,我话先说在前面。”
环视着我们的捷克先生的表情,是至今从未见过的严肃表情。
“以我们的力量能做到什么程度,这本来就是一个赌局。把来袭击村子的恐怖怪物击退,也是因为有勇吾先生和翔先生的力量。说真的,我不知道我们能在这怪物横行的地方做到什么程度。”
该说是悲壮吗?捷克先生的眼神因为忧愁而暗淡下来。我们再次感觉到心都紧绷了起来。
“所以……如果我觉得敌不过的话,那个时候就要终止探索而撤退。明明封印已经解开了,蕾碧雅却不在洞窟外面,看来是被诱拐她的人带到洞窟里面去了。但是,就算是村长的女儿,也不可以为一个人去牺牲二十人。听明白了吗?”
最后的“听明白了吗”,捷克先生是看着我说的。虽然我犹豫了一下,但也只有点头了。
“第一组由我,第二组由科尔巴特率领。不用我说了吧?队长的命令是绝对的,一定要遵从。出发吧!”
噢噢!
我们努力打起精神回应道,手拿火把向下进发。
“这里究竟怎么回事啊?居然里面变成这样了。”
我还以为里面是天然洞窟呢。也就是说,像巨蚁巢穴那样,以为是那种只有巨大通路的洞穴。
但并非如此。地板也好,墙壁也好,天花板也好,都是石制的,仿佛像地下神殿一般。究竟是谁为了什么而建造了这里呢?光是想像就觉得恐怖。
“伊秀拉,让我看看卷轴。”
“啊,好。”
我把从神殿书库中拿来的古老卷轴打开。这是我的祖先大人,也就是和这个洞穴里的魔物战斗的魔法师尕德纳所记录的东西。这个洞穴的构造几乎都画在了上面。
而据上面所画,以我们所在的入口处为中心,有12条路呈放射状延伸着。每条通路的尽头都有一个圆圆的房间。这是能让人本能地联想到时钟的构造。
“好了,要去十二个房间中的哪一个呢……伊秀拉,要去哪个房间调查?”
“嗯……那么……从三点的这个房间开始,按顺时针顺序一个个去吧。”
把正北的房间看作十二点的话,三点就是正东的房间。我指着那边说道。
“好吧。先一个个房间调查看看吧。”
于是我们开始蹑手蹑脚地向洞中前进。
道路的宽度就算5、6个人并肩前行也绰绰有余。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吗?这样一来就算遇到了怪物,也可以利用二十人的人数优势来战斗了。
我的武器还是那把锈剑。但是,我却和拿着弓箭的猎人——乌罗先生他们呆在队伍的最后面。捷克先生要我呆在那里。对大人们来说,应该是想尽量不让还是小姑娘的我冒险和怪物战斗的吧。虽然我很不满,但是,队长的命令是绝对的,所以我并没有抱怨。而且,也有怪物会从后面袭来的可能性,所以也不可大意。
“进去咯。”
来到最初的房间,捷克先生回头看了看我们。我们沉默着点了点头。
房间的入口并不是门,只有一个四方形的洞口……
“那是!”
我们跟着捷克先生进入了房间。
……
…………
房间大的让人不敢相信,天花板也高的令人吃惊。但是,却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调查。
但是,地板和天花板用如同血一般的红色染料画着奇怪的画。那画看起来向可怕的怪物,在火把红色的火光中摇曳,宛如活着一般。画的尽头写着好像是文字的东西,但是我们都看不懂。
“什么都没有呢。”
“哎呀哎呀,这种紧张感要持续到走完所有的房间吧。”
我们叹着气出了房间,从通路折回。
下一个房间!
……什么都没有。
下一个房间!
……什么都没有。
接下来是六点的房间!
咦……果然还是什么都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没有怪物的吗?”
“这里可是很久以前就被封印的洞窟。里面的怪物可能都饿死了吧?”
“也许吧。”
“那来袭击村子的家伙是?”
“那些也许是最后活着的了的吧。”
我们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继续探索。
渐渐地,大家的口气轻松起来,不时开起了玩笑。正因为进来前的紧张感太大,现在才会这样吧。
但是,我的心情却好不起来。
要问为什么的话,倒是很难回答,我有不祥的预感。这股不详的预感无论如何都无法停下。随着探索时间的增加,这份可怕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以前爸爸说过,有着阿洛奈血缘的人,多少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直觉。一想到这里,我变得更加不安了。
(好可怕。如果师傅也在就好了。)
虽然这么想,但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明明那么强,却留在村里。明明我姐姐有危险,却见死不救。居然觉得那种胆小鬼是很棒的人……我真是笨蛋!
就在这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八点的房间前。
“走吧。听好了,把神经绷紧了。别大意啊。”
察觉到大家放松了警惕,捷克先生开口提醒着走进了房间。
这个房间也……什么都没有。
“搞什么嘛,扫兴也要适可而止啊。”
“是啊。”
“害怕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而留在村里的勇者大人,也太胆小了吧。”
“就是嘛,还是我们比较有胆子。”
笑声四起。
我也是……
我也是,对师傅,不,是对勇吾产生了轻蔑才对。
但是,一听到他们说他的坏话,不知为何,我觉得非常不愉快。
“好了好了,各位,别那么说嘛。不小心被本人听到的话就糟了。”
就在迪伊露出嘲笑的表情讽刺道的那个瞬间……
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异样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在地板、天花板和墙壁之间回响了好几次。我不禁悲鸣起来,用几乎能盖过那些声音的巨大音量。
“哇啊啊啊啊啊啊!那是什么啊!”
不知是谁看着天花板发出了悲鸣。我追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一下子寒毛直竖。
在村子看到过的那种怪物从天花板上穿透而出!
不仅是天花板!墙也是!地板也是!从各个方向四面八方地涌现出来!
“快点战斗!不把它们打倒的话就会死!”
捷克先生怒吼着砍了过去。是的,我们在一瞬间就被真空幽灵们包围了。
接下来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因为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已经让我们完全没有团队合作了。
我只是拼命甩着那把锈剑。在近处看到黑色怪物那骷髅般的脸和几乎掉落的眼球,我的心几乎被恐惧所刺穿。但是我们只有战斗下去。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地方可逃!
怒吼、悲鸣、怪物们发出的金属摩擦之声、没有打中的弓箭刺到墙壁所反弹的声音,各种声音像洪水一般混在一起。真空幽灵不时放出的火焰弹,那红色的火光将大家的影子照射得剧烈摇晃。我们完全做不到好好考虑战术,冷静分析状况地战斗。我们像疯了一样,如同被丢进猫笼子的老鼠一般狂躁,一边充斥着绝望,一边战斗下去。
“这边!突破了!要逃了,跑起来!”
突然,捷克先生那巨大的嗓门炸响在耳边。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开始寻找捷克先生。他站在房间的入口……不,是出口的旁边。正用力挥着手示意我们“快点!快点!”。不知何时,挡在出口前的真空幽灵都不见了。一定是捷克先生打倒的。
我们争先恐后地冲向出口。完全没有考虑他人的从容。我打算一出房间,就要向通往地上的阶梯全力冲刺。其他人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但是。
“啊……啊……”
跑出了屋子的我在看到了那里的光景后,掉落了握在手中的剑。
从通向希望的阶梯所在的方向那里,有黑影渐渐接近!而且,并非一两只!通道几乎被堵住了!
我们是陷阱中的兔子。那不是能靠我们打倒的数量。而且,也没有退路。
“不行了……啊啊,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
迪伊精神恍惚地不断重复嘟囔着。
(会死)
我对此毫不怀疑。如同在草原被盔甲蚁追赶的那个时候一样。
(救救我。救救我,勇吾先生。求求你,救救我们……)
虽然我是侍奉风神法德拉的阿洛奈家的人,而此时我流着泪祈求的却并非神灵。而是浮现出害羞而温柔微笑的那个人。
黑色的怪物们逼了过来。
不要。我不想死。不要。我不想死。不要,我不想死……
噜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物发出了尖叫声。在我的耳中,那是能杀了猎物的喜悦之声。
我真的以为,那就是我人生的最后一刻。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怪物们开始吵闹起来。它们无视了我们,而向身后……也就是回地上的入口那边折返了回去。
我看到了剑。
薄而透明闪亮的刀身。在它每次撕裂黑暗而闪耀之时,就有怪物发出惨叫而化做烟雾,四散而去。
我在看到他的身姿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救世主的身份。
啊啊。
是那个人。
那个人来了……
“大家,没事吧!”
那个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勇吾先生。他以猛烈的攻势砍倒堵着通路的无数真空幽灵,很快将它们全灭,并来到了我们身边。
“师傅!”
我就顶着一张哭的一塌糊涂的脸,向他冲了过去。
“师傅。好慢啊。太慢了啦……”
“抱歉。”
他简短地回应了我,表情严肃。
“大家!来这边!到我的身后来!快点!”
我们二话不说,遵从了他的命令。拿着剑挡在通路中央的勇吾先生将我们背后的真空幽灵一个不剩地清理掉了。总之,向那边逃就不怕会被夹击了。
但是,刚想这么做,在房间里面的真空幽灵发出金属摩擦声逼了过来。
“有受伤的人吗?”
勇吾先生一边挥着剑将靠近的怪物击退,一边像捷克先生询问。
“勉强没死!”
捷克先生这么答道,立刻加了句“应该吧”。毕竟大家都为了保命已经拼尽全力了,完全没有担心他人的从容。
“这里就交给我吧,你们退下!”
勇吾先生这么命令道,然后挥剑冲进了再次杀到的怪物中。我们只能看着那可怕的光景,在一边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
我完全无法感受到那是长是短。
但是,回过神来的时候,真空幽灵已经全部消失,只有勇吾先生站在那里。
“结束了……吗?”
谁喃喃道。
“暂时是对付过去了。”
勇吾先生轻轻点点头,回头看向我们。
“真是危险啊。幸亏你来了。多亏你才没人死掉。”
再次确认了队伍的成员,捷克先生向勇吾先生道了谢。
“师傅。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可是一直相信着。相信着师傅!”
我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这么晚才来,真是对不起呢。”
我抬起头来。师傅的脸上浮现起那个害羞腼腆的微笑。
“能赶上真是太好了呢,勇者大人!”
一个很有精神的声音传来。一看,居然是格达爷爷。咦?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和勇吾先生一起来的吗?背上好像还背着装有鸡的竹笼,这又是开什么玩笑?
“是啊。这就叫做天助我也吧。进入了祈祷上天而选择的道路,才赶上了大家的危机的……喂,各位,你们都回去吧。这里对你们来说实在太危险了。就下来就交给我吧。但是,如果到了黄昏我还没有回来,不管是我也好,蕾碧雅也好,请全部都舍弃吧。”
我们面面相觑。
“不,这可不行。怎么能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旅行者呢,这会让守护村子的青年团丢脸的。让我们跟着去吧。如你所见,我的等级和装备都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即使如此,也有非去不可的时候。我会尽自己的努力,不碍你的事的。”
对吧?捷克先生转头看向大家。
大家还因为前面的恐怖而在颤抖。HP槽还显示为满血红条的只有两三人。其他人都因为被削减的HP,槽呈白色。其中也有HP被削减了三分之二,九死一生的人。
但是。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下一个人在这么危险的洞窟中探索,而自己却回去的吧?
“让我也去吧。”
“都到这里了,现在怎么能回去。”
大家都纷纷说道。虽然还有人的声音和身体在颤抖着。
“师傅。”
我用袖子擦去了脸上的眼泪,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剑。
“我也要去。”
师傅的表情因困扰而暗了下来,但是,还是啪得一下将手抚在了我的脑袋上。这就是答案。
“那么,你们要遵守我现在所说的话。”
他的表情变得严肃,环视了我们。
“如果翔的情报是正确的话,这里有比刚才和我们战斗的家伙危险的多的怪物出没。名字叫做真空毒蛇。那是会使用即死魔法血腥气息的怪物。中了那个魔法的话,不管你的等级有多高,HP有多少,会在一瞬间……死去。不过,如果LUK值高的话,那种几率魔法的成功率会变低。在这些成员中,我的数值是最高的。如果那家伙出现的话,我来战斗。除了能用弓箭在后方支援的人外,其他人绝对不可以出手。明白了吗?”
那是不容分说的语气。我们沉默着点了点头。
这之后,我们用带来的药草恢复了HP,从水壶中喝了些水,稍稍调整了一下。
“师傅。这卷轴上面记载着这里的地图。我们已经调查了从三点到八点的房间。”
“谢谢。”
师傅认真地看着我递出的卷轴。
“蕾碧雅,如果还平安就好了。”
“嗯。”
“我也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如果我不见了的话,她们也一定会伤心的吧。”
我低下了头。
师傅也是有家人的。
我到现在才发现,就因为等级高而且强大,就要他去可能会死的地方。这本身并不是轻易就能接受的请求。
“这么说来,魔法师的……翔先生呢?”
迪伊问道。
“正如你所见,他没有来这里。”
“咦……我还以为你们是搭档呢……”
“正因为是搭档。明明知道会死,还是要他一起来的话,我可说不出口。”
“…………”
迪伊沉默了。我再一次体会到,师傅是非常温柔的人。
“话说,这些鸡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去问勇者大人。”
格达爷爷耸了耸肩。
“这些鸡要在遇到真空毒蛇的时候用。”
勇吾先生将卷轴换给我时说道。
“咦?用鸡?”
“是啊。即死魔法……血腥气息,如果运气不好,发动了效果的话,就会直接死掉。但是相反的,如果效果没有发动,对HP是没有任何伤害的。所以,如果遇到的话,就让鸡到处跑。敌人的目标如果能分散开来,我能得救的几率也就越高。虽然这些鸡很可怜,但也没办法了。”
“原来如此,是就是分散敌人的注意力吧。”
果然师傅是百战磨练的人!虽然并没有根据,但是我相信师傅的计策都是有用的。
“好了。可以走了。”
在大家的HP都恢复到满血的时候,捷克先生站了起来,向师傅点了点头。
“走吧。”
师傅带头走了出去。
因为有了刚才的殊死搏斗,我们完全不敢再大意了。都握紧武器跟在师傅身后。
九点的房间、十点的房间,虽然就这么一个一个调查了下去,但依然什么都没有……
但是,那是发生在去往十一点房间的通路中途的时候。
嘶!耳边响起了没有听过的尖锐声音。我们大家立刻架好了武器。
嘶!嘶!
从通路的深处,声音渐渐靠近了过来。不仅是音量,连频率也增加了。
终于,他们的轮廓从黑暗中浮现起来。
下半身是蛇。
上半身是人类。
但是,并没有肉和皮肤。以只有骨架的姿态,眼窝里透出如同包含着怨恨的诅咒一般,摇曳着恐怖的青色光辉。手里拿着细而尖锐的长枪,确认到了我们的存在,他大大地裂开下颚,嘶得一声发出了威吓般的声音。
显示出的怪物名是……真空毒蛇!
“退下!”
勇吾先生喊道。
“把竹笼给我!”
“唔嗯!”
从格达爷爷那里拿到竹笼,勇吾先生打开盖子将笼子丢向了前方。
鸡们在真空毒蛇间大叫着疯狂逃窜。
师傅拿着剑冲了上去。
然后,激烈的战斗开始了。
猎人们拉弓放箭,在后方支援。像我这样拿剑的人和像捷克先生那样拿斧头的人,只好光是看着师傅的战斗。
师傅的强大是压倒性的。每当屠虫剑发出剑鸣,就有幽灵毒蛇的头盖骨、胸骨或肩胛骨被砍飞出来。总而言之,只要打中的话就是秒杀!那是我们所无法想像的,如同巨龙附身一般的攻击力。
但是。
真空毒蛇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而它们用枪尖向师傅刺了过去,嘴里吟唱着刺耳的咒语。这么一来,从枪尖放出许多颚状的奇怪东西,打中师傅的肩膀、脚和手腕后,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
“啊!”
在某个瞬间,我不禁惊叫起来。怪物以鸡为目标放出了魔法,而被打中的鸡连悲鸣的时间都没有,就那样倒在了地上。
显示着鸡的HP的红槽一下子就白了。
那就是会让对手即死的魔法!知道了那个魔法效果的我颤抖起来。
一边颤抖,我一边看向师傅的背影。
我看不见背对这边战斗着的师傅的脸。但是,勇吾先生的表情一定很凶神恶煞吧,我几乎想象得到。
不管等级多高,HP有多少,运气不好就会当场死亡的即死魔法!
就在那些魔法的中心继续战斗,这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如果没有高洁的灵魂,是绝对做不到的。
我觉得我似乎学到了些什么。
真正的强大,并非是高等级、高力量、高HP。
而是在该战斗的时候,是否能战斗。
我向风神祈祷。
祈祷能让我全身的颤栗停下来。
正如我的祈祷,颤抖渐渐停止了。
我握紧了剑柄。
我没办法再这样沉默着看下去了。
我当然知道我的攻击力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只要加入了战局,就可以分散真空毒蛇的注意力。那样就算是帮了勇吾先生的忙了。
我害怕即死魔法。从骨子里害怕。在我看着的时候,十只鸡已经死了一半以上。
但是,勇吾先生说了。靠几率让对手即死的魔法,就算中了,只要效果没有发动,就不会对HP造成打击。
所以,所以就算是我!
“师傅!我也要战斗!”
我没办法忍耐下去了。
喜欢的人在面前赌命战斗,自己却咬着手指光是看着,怎么可能做得到。
我向着师傅所在之处飞奔过去,胡乱地挥着剑。
师傅回过头来。
用非常生气的眼神瞪着我。
“笨蛋!别过来!快退下去!退下!”
“不要!”
我大声叫喊。
“我让你退下去!”
师傅再次怒吼。
但是,我并没有再看师傅,而是直直地盯着一条真空毒蛇。
它对着我用枪尖刺了过来,似乎就要吟唱那邪恶的咒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