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一卷
  5. Scene2
  6. 繁体版

Scene2
2017-06-23 12:08:05

		

Scene2 明明很强却不摆架子的人最帅了!我对这种的最没抵抗力了
我……伊秀拉.阿洛奈从小时候起就是个捣蛋鬼。
女孩子玩的游戏我可是一样都没参加过!尽是和男孩子混在一起漫山遍野地跑,抓虫子,玩战争游戏了。
虽然爸爸也经常苦笑着说:“同样是女孩子,你怎么就和姐姐蕾碧雅差那么多呢?连裙子都不穿。”不过我才不介意呢。因为,和男孩子一起玩更有趣嘛。我更觉得为什么其他女孩子不像我一样呢?真是难以理解。
所以,在十四岁生日那天,我决定以击退魔物来纪念自己的生日。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乱来的事情。
“所以啦,要一起去击退巨蚁的人握住这根手指!”
我集合了一起玩的部下们,当然,只挑了男孩子,举起食指向他们这么说道。
……
…………
咦?
令人意外的是,男孩子们只是互相看着,并没有人握住我的食指。
“呐,伊秀拉,还是别对怪物出手啦。这之前的那个已经够受了吧?还是去捕猎兔子吧?”
我的一个小弟,也就是总对我惟命是从的达拉克代表大家这么说道。
“哈?那算什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啦。像你们这样的胆小鬼还是藏在妈妈的裙子里吧。我一个人去。”
“咦?别这样啦!很危险的!”
“吵死人了。我已经决定了。啊,我话先说前面,别告诉大人啊。如果谁告密的话,后果会怎么样我可不知道哦!”
丢下这句话,我拿起剑出了村子。
虽说是剑,但是剑从头到脚也有很多种类,我的剑是一把锈剑。刀刃完全没有磨过,几乎损毁到像锯子一般,绑在柄上的防滑布也破破烂烂的。攻击力只有5,而且也没有任何高等的特殊效果。但是但是,像巨蚁这种恶心的家伙我可不想空手去打。虽然只加了5点攻击力,但有总比没有强吧?况且,有剑与没剑的帅气程度也是大不相同的嘛!
我一边在心中纳闷那些男孩子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害怕,一边深入了大山之中。
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和怪物战斗。
以前和大家一起捕猎兔子的时候,不小心进入了森林的深处……之后偶然遭遇了巨蚁。
大家都吓了一跳呢。因为,明明是蚂蚁,却有野猪般的体形,身体全黑,颚看上去都能把手臂一咬两断的样子嘛。而且那家伙还用不知道在看哪里的复眼盯着这边,摇晃着触角。
但是我却发出了“干掉它”的命令,拿着一只随身携带的这把剑冲了上去。
男孩子们有好几个都逃掉了。但是留下的大家都拿起用来捕猎兔子的弹弓弹石头来掩护我。
我则是投入地挥剑,毫无章法地敲打蚂蚁的甲壳。每次用剑敲上甲壳时传来的沉重的冲击感深入骨髓。
大概过了一分钟?不,我想也许更短吧。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俯视着沾满蓝色体液的尸体,体验到了至今为止从未体会的巨大的欢愉。连大人都会害怕得不敢接近的怪物,却被还是孩子的我打到了!
正当我累的喘气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一阵音乐声。
咦咦咦咦咦!?升级了?难不成是升级了?
飞快地打开状态栏确认,我得到了50经验值而从LV2升到了LV3。
好厉害!果然还是怪物的经验好啊!和捕猎兔子和鹿一点点攒的2点4点经验值完全不同!啊啊!还有G掉落了。赶快捡起来!1,2,3……只有7G?但是,7G可不是普通的7G!是我亲手打到怪物而赢来的钱嘛!
“好,好厉害!打倒了!”
“干掉了!还升级了!”
“有没有受伤?呐,伊秀拉,有没有受伤?不要紧吗?咦?没事?好厉害!!”
男孩子们七嘴八舌地称赞着我,这让我的激昂感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没事啦。因为它根本没反击嘛。”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袖子擦掉了黏在脸上的蚂蚁的体液,再次俯视了被我打倒的猎物。
然后我稍微想了一下,用力挥剑砍下了巨蚁的脑袋。然后指挥小弟们把这个作为纪念的脑袋搬到了秘密基地——村边的废屋里。当然,我没有忘了让他们向大人保密。如果说和怪物干了架,也许会被禁止进入山里的。
这是发生在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自从那天来,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着,眼前都会浮现出再一次和怪物战斗的自己的身姿。想要战斗!想要打倒怪物积累经验值!想要赚钱!想要升级变得越来越强!
我已经无法压抑住自己了。
所以才在十四岁生日这天进入了山中。
“话说回来,我还当会有人和我有同样的想法的呢,那个时候大家明明都很兴奋的,一旦要再次和怪物战斗,果然还是会害怕的吧。嗯……奇怪的不是大家,而是我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啦。我从小就被其他女孩子说“那孩子就像男孩子一样野蛮”之类的话,已经习惯了。就算男孩子们说出同样的话,我也不会在意。我就是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向着上次遇到巨蚁的地方,穿梭在兽道之上。
“的确应该是在这边。”
似曾相识的风景。来到这附近,果然还是紧张起来了,我警戒着四周,小心翼翼地走着。
但是,我并没有看到目标的巨蚁。
不知不觉间汗已经湿了剑柄。我把剑插在树上打算休息一下。
穿过树荫的阳光,茂密的树叶,微风,草的香味。尽是这些已经看惯了的事物。但是我依然紧绷着神经。对我而言这样比较舒服。是的,我喜欢警戒着的自己。
“好了,这下就穿过森林吧。”
休息完后,我打定主意要穿过森林。
穿过森林后应该会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名字叫做磨叶草原。也就是大人经常警告不可接近的,巨蚁所经常出没的地方。
我抓紧时间走了许久,终于在中午之前到达了那个草原。
“哇啊……”
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多么美丽的风景啊!多么舒服的风啊!那是令人心动不已的飒爽景色。我突然觉得,就算今天遇不到怪物也值了。这是只有拥有勇气来到这里的人才能看到的绝景。就算只有这样,也是巨大的收获了。回去能向小弟们吹嘘一番了。
我开始惬意地在草原上散步。
但是。
之后一想,一定是这绝景令我放松了警惕。
不知走了多久……
阳光强烈起来,我正想着已经是中午了,打算吃带着的便当的时候,背后响起了轻微的声音。
我停下脚步。
慢慢地转过身来。
然后睁大眼睛观察。
什么都没有。
不!有什么在!虽然因为茂密草丛的关系而看不见,但的确有什么……
突然,那家伙站了起来。
那并不是巨蚁。
用六条腿中的四条站立起来的那家伙,拥有毫不逊色于成年男性的高度。那家伙的头上则显示着它的名字——盔甲蚁!
我屏住呼吸。这是最为接近的距离。我居然与这么巨大的怪物到了这么接近的地步都没有发现!
我无法从直直俯视着我的复眼中读取到任何感情。
但是我却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颤抖从脚开始扩散到全身。
这是比我大得多的怪物。它的威压感是压倒性的。
“我不该来的……笨蛋……笨蛋……我真是笨蛋……”
现在后悔也已经迟了。
咿呀呀呀啊啊啊啊!
突然,盔甲蚁长身而起发出了怪声。
随即袭击了过来。
我心中想要战斗的力量已经早就消失殆尽了。我发出悲鸣并转身逃跑。
要逃跑才行。
要奔跑才行。
要活下去才行。
我使出全力拼命奔跑。连头都不回地奔跑着。但是,还是有声音追着我。我分开草丛飞奔着,唰啦,唰啦,唰啦,盔甲蚁令人胆寒的脚步声无论我跑了多久都依然跟在不远之处。
“剑好重!要把剑丢掉逃跑才行!”
心脏绞痛起来。肺渴求着空气如同燃烧着一般。虽然我为了能跑更快些而想要丢掉剑,但是握着剑柄的手指僵硬了而无法放开剑。
“啊啊,这种剑如果没带着就好了。不,如果没想来击退什么怪物就好了。爸爸,姐姐,对不起。我也许要白白浪费这条命了。也许要这么年轻就去妈妈那边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此时跑到了何处,总而言之是跑得要死要活了。但是,在无尽的草原上无论怎么奔跑,风景还是一成不变,让我有种在噩梦中逃跑的感觉。
然后,终于迎来了界限。
因为绊到了脚,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也因为摔倒的时候,手指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剑脱手而出。
唰啦……
追着我的脚步声就在身边停了下来。
中午的太阳直射下来。但是,我却在那家伙所投射下的巨大的影子中。
因为害怕,我连回头都做不到。
“会死……”
由于太为恐怖,意识都渐渐远去。
“呜哇!那是啥啊!怪物吗?是怪物啊!恶心死了!实际在近处看起来真是太恶心了!我最怕昆虫了啦!地球防○军里大群的蚂蚁也够恶心了!而且,在现实中,我连蟑螂都怕啊,真的额!”
突然,我听了人的说话声。我回过神来抬起头,用尽仅剩下的力量大声喊了出来。
“救命啊!救命~~~~~”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个男人向我这边冲了过来。那是一个还很年轻,大概和我姐姐差不多年纪的人。穿着不可思议的带有金色纽扣的黑色服装。
他捡起了我掉下的剑。目光追随着他的行动的我,目击了他斩向盔甲蚁的那一瞬间。
一瞬。
只是一瞬。
正向我咬来,已经冲到我上方的盔甲蚁的头就离开了它的身体,HP也一下子就空了。
“喂!你没事吧?”
那个人完全无视盔甲蚁的尸体,丢下剑就扶起我来,抓住我的肩膀摇晃。
我目瞪口呆,脑中一片空白,连话都讲不出来。
只是直直地望着救了我的恩人那黑色的瞳孔。
“呜哇,太棒了,勇吾!打倒怪物了呢!那个孩子从服装上看应该是当地人?NPC?游戏中的人?这是啥?是故事情节吗?触发了恋爱特定情节?”
越过他的肩膀,我看到了他背后戴着眼镜的瘦小男人,他正以飞快的语速讲着令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话。
我望向救命恩人的头上,那里显示着勇吾的名字。
勇吾……这个人叫做勇吾吗……
“翔,快看一下周围,还有没有其他怪物在?”
“那个,嗯,看来没有了。”
“是吗?喂,你没受伤吧?没事吗?”
“啊,是的!”
我终于回过神来,缓缓地站了起来。
“看上去没事呢。”
勇吾先生似乎放下心来,大大地喘了一口气,用十分温柔的眼神注视着我。我不知为何觉得自己有些脸红。
“是吗?没事就好。话说回来,你是从阿尔达村来的吗?”
“是的!啊,我是……”
“是叫伊秀拉吧?你的头上显示名字了。”
“是的,我叫伊秀拉.阿洛奈。是阿尔达村的村长兼神官——奥兰德的女儿。那个,非常谢谢你在危险的时刻救了我!”
我弯腰鞠躬道谢。
“呜哇,虽然是才想到的,以西洋中世纪为世界观的安塔纳尔里的角色说着日语,总觉得有点微妙啊。不过,那也算日本制作的游戏嘛。而且不说日语就无法对话,我也会很困扰的。”
带着眼镜的人还在不停说着意义不明的话。他的脑袋上显示着他的名字叫做翔。
“那个,你们是……旅行的人吗?穿着这里没见过的服装呢。”
“差不多就是那样吧。啊,这个还给你。”
勇吾先生把剑捡起来递给我。
在接过剑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我又觉得自己脸红了。这也是第一次的体验。
“勇吾先生真强啊!居然用攻击力只有5的这把剑打倒了那么大的怪物!而且还是一击必杀!”
为了掩饰害羞,我扯开话题。但事实上,在这种时候出现并救了我,简直就像传说或画本中出现的英雄一样嘛。
“不,那个……嗯。”
勇吾先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含糊其词地笑笑,抓起了后脑勺。只是这个小小的举动,又再次让我怦然心动。
“虽然拜托你这种事情有些失礼,但能让我看看你的状态栏吗?”
“可以啊。”
勇吾先生二话不说,立刻打开了状态栏。我一边想着,一定是很强的人吧,一边兴奋不已地看向状态栏。
咦?
咦咦?
咦~~~~~~~~~~~~~~~~~!
“咦?这是什么呀!太……太厉害了!LV78!这究竟是什么呀!”
我不禁大叫起来。但是,我想无论是谁都会那样的。不仅是等级,HP也好STR也好VIT也好,数值都十分吓人。远远超过了我所想像的强大和厉害的概念。那数值简直可以匹敌传说中单挑龙的骑士。
“这、这这、这是,那个……”
因为太过吃惊,我都结巴起来了。
“太厉害了!勇吾先生究竟是什么人啊!”
“嗯……就算问我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
“啊!不仅是勇吾哦!我也是我也是!我也很厉害的,看了你也会吓一跳哟,喏!”
虽然我并没有请求,眼镜男自行打开了状态栏。
呜……这又是什么啊!LV58?虽然不如勇吾先生,但这个戴眼镜的家伙的数值也十分吓人。
我睁大眼睛傻傻地站在原地。今天是我的14岁生日。虽然是很特别的日子,但是却接连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那个,伊秀拉小姐。”
“是的!啊,叫我伊秀拉就行了。”
“那,伊秀拉。我们打算去阿尔达存,那是你住的村子吧?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给我们带带路呢?”
“当然,我很荣幸!”
我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差点被怪物杀了吃掉的恐怖感。
“话说回来,那个……”
“嗯?”
“你们两位怎么没穿鞋子呢?”
勇吾先生和翔先生面面相觑。
“那个……在旅行的途中被偷了。不知道是盗贼还是喜欢恶作剧的妖精干的。在那时候,G和剑还有粮食也全部被拿走了。真伤脑筋啊。”
勇吾先生尴尬地抓了抓脑袋。
“是这样啊?真是灾难呢。啊,既然如此,请一定要来我家坐坐!虽然并不什么豪宅,但还是能提供食物和住宿的!好了,走吧!”
我开始兴奋起来。总觉得我那无聊的人生将会被打破……那种预感和期待充满了我的内心。
通过我所知道的近路,我们花了2个小时左右穿过了森林回到了村子,而我的爸爸正在门口带着可怕的表情等着我。
啊,看来我去和怪物战斗的事情已经被谁说出来了呢!
“伊秀拉!”
一看到我,爸爸就怒吼出声。我不禁缩了缩脖子。
“你这家伙!每次都这样,你到底要让我们多担心啊!咦?这些人是?”
“是这样,听我说!那个,我被怪物袭击差点被杀死的时候,这些人正好路过救了我!也就是说这些人是我的救命恩人!然后然后,他们在旅行途中,G和剑还有鞋子都被偷了,正在伤脑筋呢。爸爸,帮帮他们吧,拜托!”
“什么?你们救了我的女儿吗?”
爸爸交替看着勇吾先生和翔先生。
“你好,我叫勇吾。”
勇吾先生彬彬有礼地作了自我介绍。但是翔先生兴奋不已地说着“哦哦哦!好厉害!是阿尔达村啊阿尔达村!门还有建筑都做的好精致!完全就像真的一样嘛!要做好这个村子,美工到底要加多少班啊?”这些意义不明的话。这人为什么这么兴奋啊?和勇吾先生差得远了。
“首先还是请让我道谢。我是奥兰德,是这个阿尔达村的神官兼村长。”
“啊,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啦,真的。”
勇吾先生和刚才在我面前时一样,不好意思地笑了。完全没有骄傲自满的样子。真帅啊……
“你们的服装在这附近没有看到过呢,是在旅行吗?”
“该说是旅行吗?我们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
勇吾先生说了意义不明的话。
“哈?外面的世界?”
“那个,该怎么说好呢……这里是『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的里面吧?是游戏中的世界吧?就是说我们是从游戏外面的世界来的。”???
不禁是爸爸,我也是呆立当场。因为,这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吉亚斯巴尔克是什么?这是我们从没有听说过的不可思议的单词呢……”
“是想要破坏这个世界的大恶魔啦。虽然现在还没有复活。”!
虽然……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这个人,说了很了不得的话啊!
“喂,勇吾。”
翔先生扯了扯勇吾先生的袖子。
“怎么了?”
“对着游戏中的居民说外面的世界,他们也不可能理解这个概念的吧?”
“……也对。”
“就是嘛。所以趁现在,为了解开那些误解,就说些能让他们闭着眼也能明白的话吧。那个,奥兰德先生。”
“是的。”
“我们是为了阻止大恶魔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而旅行的。那家伙如果复活,可能就会让世界毁灭。该怎么说呢?是啊,直截了当地说,就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而旅行着。”
“什么?拯救世界?”
爸爸皱起了眉头。嗯,我能理解他的感受。如果是对我说,我也会觉得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在开大玩笑。
但是,对已经看过那个惊人的状态栏的我来说,他们两个所说的话并不能当成是玩笑,笑笑就过去了。
“爸爸。这些人说的话也许是真的。”
“什么?”
“勇吾先生也好,翔先生也罢,都是出类拔萃的强者。就和画本或神话中出现的传说的勇者一般。呐,勇吾先生,翔先生,能把状态栏给爸爸看看吗?”
“可以啊。”
“OK!”
两人把状态栏打开,爸爸的反应和我如出一辙。瞪圆眼睛,张大嘴巴,然后……由于太为惊愕而惊叫出声。
“这数值是什么啊!太荒谬了!简直就不是人类嘛!歌德斯骑士?难道是得到了军神歌德斯祝福的骑士吗……这也太……哦哦,这也太……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呢?难道是神的使者吗?”
“不是那么夸张的人物啦。只不过是玩家罢了。”
勇吾先生抓了抓脑。翔先生则对准他的侧腹轻轻一个肘击。
“所以说,那是原来世界的说法吧?我们现在超高LV的歌德斯骑士和魔法师啊。要像样点才行啦。”
“总觉得无法释然。”
“别想那么多啦,我是能使用魔法的真正的魔法师,勇吾也是能秒杀杂鱼怪物的高手骑士嘛。”
“嗯……”
爸爸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
“总之,站在这种地方说话也有点……请来我家吧。虽然是什么都没有的乡下地方,但还是希望能让我们尽力招待你们。”
“爸爸,谢谢你!勇吾先生,翔先生,请一定要来我家住!然后请告诉我旅行中的趣事!”
我拉住了勇吾先生的手。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勇吾先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是容易害羞的人啊。
总之,就是这样。
勇吾先生和翔先生来到了我家。
也就是说,今天对我来说,成为了人生最棒的生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