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四卷 停止教室的吸血鬼
  5. Life.3 学弟,出现。
  6. 繁体版

Life.3 学弟,出现。
2017-06-23 12:26:04

		

「『停止世界的邪眼』(forbidden balor view)? 」
听我的疑问,社长点点头:
「没错。加斯帕的神器(sacred gear)就叫这个名字,非常厉害。」
「可以暂停时间,这不是强到近乎犯规的能力吗?」
社长回应我的发言:
「嗯,是啊。可是你的倍化能力,还有白龙皇的减半能力也都是犯规等级喔?」
是、是这样没错……不过即使是这样,暂停时间依然是个足以无视规则的能力。
「问题在于加斯帕无法掌控这项能力,因此才会被封印至今。高层认为秋脏会在他无意之中发动,是个大问题。」
如我所料啊。
「不过社长真厉害,能够将拥有这等强大神器的家伙收为仆人,而且只用了一颗棋子。」
听我这么一说,社长在手边凭空变出一本书,翻了几页,将翻开的书递过来。
我看了过去,是有关「恶魔棋子」(evil piece)的说明页面。
「——因为是『突变棋子』(mutation piece)。」
「……突变棋子(mutation piece)?」
木场接着回答我的疑问:
「这种棋子与一般的『恶魔棋子』(evil piece)不同,能够引发特异现象,在转生对象显然需要多颗棋子时,也只需要一颗就能搞定。」
「社长拥有这种棋子。」
朱乃学姊说了一句,木场又继续说明:
「差不多每十位上位恶魔就会有一值拥有一颗。听说这算是建立『恶魔棋子』(evil piece)的系统时产生的异常现象、BUG之类的情况,因为高层认为这样也挺有趣的,就这么保留下来。加斯帕就是和用这种棋子的转生恶魔。」
喔喔,也就是说社长把稀有的棋子用在加斯帕身上罗。
「问题在于加斯帕的才能。」
「社长,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拥有罕见的才能,秋氍的能力会在他无意识之中渐渐提升。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的能力日渐增强——据高层所说,未来甚至有可能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的境界。」
禁、禁手!那很危险吧?如果让无法控制能力的家伙达到那种境界……而且还是暂停时间的神器(sacred gear)!
社长看见我惊讶的模样,大概是猜到我在想什么,也露出困惑的表情,扶着额头说道:
「没错,照这个状态下去很危险。但是高层给了我相当不错的评价,认为我现在或许可能控制得住加斯帕。他们大概是因为一诚和佑斗在我手下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的境界才做出这种评价吧。」
木场也就算了,我的还有条件限制,而且是未完成状态耶?啊啊,可是我教训了莱萨那个家伙,听说这让我得到相当不错的评价。既然如此,社长身为我的主人,身价应该上升得更多吧。
虽然是因为有「白龙」(Vanishing Dragon)介入,但是在可卡比勒的事件里,我们也防止了严重的破坏。
正因为如此,高层的大人物才会认为现在的社长足以掌控加斯帕吧。
「……呜呜,我、我、我明明不想成为话题……」
我身旁放着一个大纸箱,刚才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我默默踢了纸箱一脚。
纸箱里传出尖叫。里面是谁?当然是加斯帕。
他好像很害怕外面的世界,所以窝在这个大纸箱里。这个家伙真是……就这么讨厌那个房间以外的地方吗?
「以能力来说应该仅次于朱乃吧?尽管是混血,他的出身依然是家世渊源的吸血鬼家族,身为人类的部分也让他得到强大的硝题。他拥有吸血鬼的能力,也擅长人类魔法师使用的魔法。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不过照理来说只用一颗『主教』(bishop)棋子实在无法让他转生。」
社长如此说道。喔,原来这个茧居族吸血鬼那么厉害啊。
啊,可是面对阳光没问题吗?
「社长,吸血鬼不是害怕太阳吗?这个家伙没问题吗?」
社长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他所继承的血脉是来自人称昼行者,在白天也能够行动的特殊吸血鬼,所以没问题。但是他应该还是不喜欢阳光。」
昼行者?原本还有这种吸血鬼。
「我讨厌阳光————!太阳最好消失不见——————!」
这样啊这样啊,太阳对恶魔而言也是天敌。不过我们是这所学园的学生,还是得考虑白天的校园生活才行吧?
「你都没去上课吧?要赶快克服自己的力量和同班同学打成一片才行喔?」
我这么说,却只换来他的哭闹。
「我不要!我只要待在这个纸箱里就很满足!外面的空气和光线对我来说都是敌人————!请原谅我是纸箱少年——!」
……这也太严重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家伙不用吸血吗?他是吸血鬼耶?」
社长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他是混血,对血的渴望没有那么强烈。只要每十天拿输血用的血液补充一次就可以了。毕竟他原本就不太喜欢喝血。」
「我讨厌血————!我受不了那种腥臭味————!我也不敢吃肝脏————!」
吸血鬼还这么挑食是怎么回事!
「……窝囊吸血鬼。」
小猫在一旁撂下重话。果然是个手下不留情的孩子。
「呜哇————!小猫欺负我————!」
因为加斯帕也是一年级,小猫才会这么不留情面吗?咦?她对于我这个学长好像也是毫不手软吧?
「总之至少在我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一诚、爱西亚、小猫、洁诺薇亚,由你们负责教导加斯帕。我和朱乃要去处理三方高峰会议的会场事宜。还佑斗,哥哥说他想详细了解你的禁手(balance breaker),你也跟我一起去。」
「是的,社畏。」
社长真是忙啊。魔王陛下还找了木场过去,是为了圣魔剑吗?
啊啊,也对,那是因为原本不可能发生的现象而出现的禁手(balance breaker),以神器(sacred gear)的型态而言似乎极具特异性。这样当然会有很多想要调查的地方。
「一诚同学,不好意思,加斯帕就拜托你了。」
「好,交给我吧木场。而且爱西亚和小猫和洁诺薇亚也在,总会有办法的。大概。」
老实说,我有点不安……茧居吸血鬼。让人非常担心接下来的发展。
「加斯帕,你也差不多该适应一下外面罗?」
朱乃学姊隔着纸箱对他说道。
「朱乃大姊姊————!请不要这样说————!」
「哎呀哎呀,真伤脑筋。一诚,拜托你罗。」
「是的,既然朱乃学姊都这么说了,我也会尽力!」
我不能辜负社长和朱乃学姊的期待!
「嗯。那么一诚,我们来锻链这个家伙吧。男人可不能太软弱。反正我从小就一直在对付吸血鬼,交给我来处理吧。」
如此说道的洁诺薇亚,开始拆起绑在加斯帕的纸箱外面的绳子。
对付……你想消灭加斯帕吗……?
「噫————!圣、圣、圣、圣剑杜兰朵的使用者好讨厌啊————!我、我要被消灭了————!」
「吸血鬼别吵。不然我就拿出十字架和圣水,顺便用大蒜丢你喔?」
「噫————————!不要大蒜————————!」
遇见洁诺薇亚,或许是这个家伙的不幸吧。我不禁如此心想。
话说回来,洁诺薇亚小姐。恶魔要是从事驱魔行动,你自己也会受伤喔。
好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
「喂,快跑。既然是昼行者,在白天应该也能跑。」
「噫————!不要一边挥舞杜兰朵一边追我——————!」
目前正值将傍晚时刻,一名圣剑士在旧校舍附近追着吸血鬼。
从一旁看来完全是在猎杀吸血鬼。杜兰朵也一面发出危险的嗡嗡声响,一面散发神圣的气焰。
加斯帕拚命逃亡。这也难怪,要是被迫上的话,肯定瞬间就会被消灭。
洁诺薇亚表示「健全的心灵就从健全的身体开始」,决定从加斯帕的体力开始锻链。
她依然是个豪迈过头的女孩子。挥舞传说中的武器追赶暖血鬼的模样,隐约透露出愉悦的感觉。
这么说来,她说过在这里生活之后,觉得做什么事都很开心。
这和爱西亚在这个城镇生活时一样。她们身为教徒,原本过着简朴的生活,所以在几乎没有宗教色彩的日本不管碰上什么事,都觉得很新鲜吧。
「原本我还为了可以和同为『主教』(bishop)的人见面感到很荣幸,可是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呜呜……」
爱西亚显得相当遗憾,眼眶有些湿润。
她在家里也常说「好想和另外一位『主教』(bishop)见面。」满心期待的样子。好不容易见到了,对方却是个极度讨厌人类的家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我们是恶魔。
但是他居然连正眼都不看我们家爱西亚一眼……可恶!这点我不太能够接受。不行,要忍耐要忍耐。对方身为恶魔的资历比我久,但是在学校是我的学弟。有些地方我应该要学长的身分教导他才对。
小猫也拿着大蒜和洁诺薇亚一起追赶加斯帕。
「……小加,吃大蒜对健康有益。」
「不要————!小猫都欺负我————!」
彼此都是一年级,他们的感情好像不错……?听说他是小猫唯一可以捉弄的对象……这是在欺负他吗?话说原来小猫叫他「小加」。
「喔喔——很热闹嘛。」
这时学生会的匙出现了。
「喔,是匙啊。」
「哟——兵藤。听说你们有个茧居族眷属解禁了,所以我过来看一下。」
「是啊,你看那边。那个被洁诺薇亚追着跑的就是了。」
「喂喂,洁诺薇亚拿着传说中的圣剑挥舞得那么豪迈耶?那样没问题吗?喔!等等,是女生啊!而且还是金发!」
匙看起来很开心。我就知道。
「很遗憾,那是个伪娘。」
闻言的匙看起来大失所望,似乎因此浑身无力。
「这是诈欺吧。话说男扮女装应该会想给别人看吧?结果竟然是个茧居族,这真是太矛盾、太高难度了。」
「对吧。真是莫名其妙的女装癖。而且打扮起来那么可爱,更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了,话说回来,匙正在做什么?」
匙穿着运动服,手上戴着粗棉手套,还拿着花圃用的小铲子。
「正如你所见,我在整理花圃。这是会长的命令,我从一个礼拜以前就开始进行。最近学园不是有很多活动吗?而且不久之后魔王陛下和其他贵宾也会过来这里。把学园整理得漂漂亮亮的,就是我这个学生会的旬七晃』的分内工作。」
他抬头挺胸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不过这不就是所谓的打杂吗……?算了,打击这个家伙也没有意义,还是别说吧。
沙沙……
聊着聊着,我察觉到有人接近的气息。当我转往气息的方向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嘿,魔王眷属的恶魔聚集在这里玩游戏啊。」
那是一名穿着夏季和服,看起来并非善类的男子——我见过这个人。
「阿撒塞勒……!」
「嗨,赤龙帝。那天晚上之后就没儿过你了。」
所有人原本都讶异地盯着突然出现的家伙,但是我的一句话使得气氛骤变。
锵——!
洁诺薇亚举剑佣战。爱西亚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躲到我的身后,我也为了保护她发动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为什么堕天使的总督会来到这种地方!
匙在惊愕之余,也在右手手背现出可爱版的蜥蜴头。那就是匙的神器(sacred gear)。
「兵、兵藤,你说阿撒塞勒!」
「是真的,匙。我和这个家伙接触过好几次了。」
或许是理解我的反应是认真的,匙也摆出战斗架式。
阿撒塞勒看见我们的反应,不禁为之苦笑。他不但没有散发杀气,甚至没有表现出战斗的意识。
「我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好了,你们放轻松吧,各位下级恶魔。反正你们应该也能隐约察觉,就算在场的所有人一起上也赢不了我吧。我也不打算欺负下级恶魔,只是散个步顺便过来恶魔的地盘参观一下。圣魔剑士在吗?我想要见见他。」
虽然他那么说,但是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放下戒备。谁会相信堕天使说的话啊!话说原来他的目标是木场!
「木场不在!我不会让你动木场一根寒毛!」
难道是木场达到稀有的禁手(balance breaker),所以过来挖角吗?
「……真是的,你们连可卡比勒都打不过,怎么可能和我一较高下—这样啊,圣魔剑士不在啊。真无聊。」
阿撒塞勒一面抓头,一面靠近我们。他完全没有敌意,这样反而让我害怕。恐惧让我的手不住颤抖。
可卡比勒不过是干部,就已经让我们束手无策,现在面对的可是堕天使的总督……就算被秒杀也不意外。
我可不想在他展开黑色羽翼的瞬间就被解决……就算要死也要和社长做过再死!
阿撒塞勒指着一旁的树说道:
「躲在那里的吸血鬼。」
原本躲在树后面的加斯帕吓得慌了手脚。堕天使的总督一边接近加斯帕一面开口:
「你是『停止世界的邪眼』(forbidden balor view)持有者吧?那种东西如果无法运用自如,反而会带来危险。我想只要用神器(sacred gear)的辅助工具补足缺乏的要素应该就行了……不过这么说来,恶魔的神器(sacred gear)好像没什么进展吧。透过无感发动的神器(sacred gear)在持有者能力不足的情况自然发勖,真是危险至极。」
阿撒塞勒仔细端详加斯帕的脸——正确说来是他的双眼。加斯帕则是因为堕天使的总督把脸贴到他面前,吓得不停发抖。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反应。
不过奇怪的是我从阿撒塞勒舟上感觉不到恶意,他看起来似乎感到兴致盎然。除了我以外的人好像也察觉这一点,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不过外表看起来很像加斯遭到堕天使袭击……
阿撒塞勒转头看向我们,伸手指着匙。匙不由得大吃一惊,全身紧绷。然而——
「那是『黑之龙脉』(absorption line)吧?你们如果想练习,就利用那个吧。连接到这个吸血鬼身上,在他发动神器(sacred gear)时吸收多余的力量,就能减少失控的状况。」
听到阿撒塞勒的说明,匙也露出复杂的表情:
「……我、我的神器(sacred gear),连对手神器(sacred gear)的力量都能吸收吗?我还以为单纯只能吸收敌人的力量使敌人弱化……」
听他这么说,阿撒塞勒显得颇不以为然。
「真是的,就是这样我才会说最近的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对自己的力量完全没有求知欲。『黑之龙脉』(absorption line)拥有传说中的五大龙王之一,『黑邪龙王』(Prison Dragon)弗栗多的力量。不过这也是在最近的研究才发现的事。它能够连接任何物体,发散其力量。如果只是短时间,也可以将龙脉(line)的持有者端切断,连接其他人或物。」
「也、也就是说,我这一端的龙脉(line)可以……比方说连到兵藤身上?这样力量就会流到兵藤身上?」
「是啊,成长之后还可以伸出好几条龙脉。如此一来吸取力量的效率也会倍增。」
「…………」
匙不由得哑口无言。这么说来,如果阿撒塞勒的说明是真的,匙的神器(scared gear)其实相当厉害?
不不不,这个家伙可是堕天使的总督耶?是恶魔宿敌的首领!肯定是坏人!但……我虽然这么想,还是感觉不到他有敌意。
记得可卡比勒好像说过。
「那家伙的神器(sacred gear)收藏欲太强了。」——他是这么说的。与这个有关系吗?
「想精通神器(sacred gear),最快的方法就是喝下赤龙帝寄宿者的血。而且吸血鬼只要吸血,力量也会增强。就是这样,再来你们自己尝试吧。」
堕天使的总督大人只说到这里,便瞥了我们一眼,准备离开现场。但是走到一半,他又停下脚步,转头对我说道:
「瓦利——我们的白龙皇擅自过来找你,真是抱歉。你一定很惊讶吧?放心,那个家伙虽然奇怪,但是应该不会想要立刻展开你们的红白宿敷之战。」
阿撒塞勒是这么说的,可是我觉得……
「你自己隐藏真实身分一再和我接触,关于这点怎么小道歉?」
我忍不住提出抗议。毕竟那真的谗我吓到了。委托人竟然是堕天使的总督,开那种恶质的玩笑也该有个限度。
但是阿撒塞勒露出恶作剧的笑容,只说了一句:
「那是我的兴趣。我不会道歉。」
留下这句话便离开现场。
待在原地的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时匙叹了口气,然后开始行动:
「……总之,先试着用我的神器(sacred gear)连接那名新来的伙伴吧。在这个状态让他练习使用神器(sacred gear)。相对的,之后你们要帮我整理花圃。」
大家都赞成匙的提议,于是加斯帕的神器(sacred gear)修炼就此开始。
匙以「黑之龙脉」(absorption line)的舌头连接加斯帕,吸收多余的力量。正如同阿撒塞勒所说,真的可以吸收……那位总督大人真的很了解神器(sacred gear)的事。
接着我们开始丢排球,让加斯帕在球进入他视线范围的瞬间使之停止。停止的物体,大约有几分钟的时间完全不会动。对象是球时,会维持抛出去的状态停在空中。如果是生物,就会维持停止时的动作、姿势。
停止的人由于这段期间的意识也会完全停止,所以也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我自己也有过经历,所以很清楚。自己知道不太对劲,但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虽然只要不进入他的视线范围就没问题,但是这无疑是个强大的神器。进入视线范围时,对象的距离越近,停止的时间就会越长,距离越远范围就会越大,但是能够停止的时间也会跟着变短。
由于加斯帕无法运用自如,因此无法单独停止视线范围的特定对象。以现在来说,会把所有东西都停止。
而且目前他还不能凭着自己的意识发动,因此经常在他盯着某个人时,不小心将对方身体的一部分稍微停止。
无意识发动这点真的很麻烦。
每次发生这种事情加斯帕就会大叫「对不起————!」一边道歉一边逃跑。要抓到他再次带回来也很费工夫。
如果加斯帕能够只把映入视野的球停止就好了,但是始终无法成功。看来……这似乎比想像中的还要困难。神器的能力固然棘手,持有者加斯帕自己又是那副德性,练习起来更是辛苦。
不过既然社长拜托我,我也只能陪他练到最后。我要让他成为出色的时间驾驭者!就在我如此振奋士气时。
「如何?练习进行得还顺利吗?」
社长做了三明治来探视我们,她好像还是很担心加斯帕。至于加斯帕本人则是因为力量一直被吸走,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们享用三明治顺便休息。唔——!香料的味道恰到好处,超好吃的!
「社长,这个好吃!」
「呵呵呵,谢谢。因为没什么材料,只能做点简单的东西。」
即使如此依然好吃极了!匙也低声表示:「好吃!」
没看到朱乃学姊和木场,他们大概还在瑟杰克斯陛下那里吧。
得知阿撒塞勒来过之后,社长吓了一跳。
「我听说阿撒塞勒在神器(sacred gear)方面的造诣很深。针对神器(sacred gear)提出建议……这表示他的知识已经丰富到能对别人做出建言了吧。」
如此说道的社长陷入沉思。
「既然莉雅丝学姊回来了,那么我也该回去整理花圃了。」
匙吃了两、三个社长做的三明治之后,准备离开。
「匙,谢谢你特地留下来陪我的仆人练习。谢谢你。」
听见社长向他道谢,匙不禁为之脸红:
「没、没什么。学姊是会长重要的朋友,我自己也发现神器(sacred gear)的崭新可能性,对我来说也是一大收获。」
匙果然是个好人。嘴巴虽然很坏,有什么事情时却经常帮助我们。
「先走了,兵藤。接下来你们自己好好努力吧。」
「喔,谢啦。」
我也向匙道谢,他便离开现场。
目送匙离开之后,社长对着在树荫下休息的加斯帕说道:
「加斯帕,你还撑得住吧?经过匙的吸收,你的力量也调整到正好的程度,剩下的时间我也一起陪你练习。」
喔喔!社长真可靠!社长果然很重视眷属恶魔,尤其是会亲自陪我们进行训练更是贴心!像我的训练直到现在都还是有社长作陪。
「我、我会加油——」
听见社长的声音,加斯帕拖着疲惫的身体起身。
好,今天我也陪他练到最后吧!
于是加斯帕的神器(sacred gear)练习一直持续到夜幕低垂。
—○●○—
隔天晚上。
我正在进行恶魔的工作。虽然我直到现在还是无法透过魔法阵转移到委托人身边,但是工作还算是顺遂。
三大势力的高峰会议也快到了,不过那是另外一回事,我们这些仆人还是得好好工作。而且有两位恶魔业界的领柚魔王陛下已经莅临这个城镇,所以我们的表现可不能太差。
「哎呀?今天是一诚啊?」
今晚的年轻委托人——森泽遗憾地垂头丧气。
他是小猫的常客,也是我的常客。今天是轮到我过来。
森泽的视线忍不住往下移。看来是对我身边的物体感到好奇。
——是个有点大的纸箱。
「那是什么?」
「这个是会说话的纸箱。」
喀。我轻踢纸箱一脚,里面便传出「噫——」的哀号。
没错,就是纸箱少年加斯帕。因为社长叫我在从事恶魔工作时把他带出来再看以我特地把这个纸箱绑在脚踏车的后座载来。真的很辛苦。
老实说,他帮不帮得上忙还很难说,总之只要别妨碍我就好。纸箱就先放在这里——
「什么什么,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如此说道的森泽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靠近身边!他冷不防掀开纸箱的盖子——
啪。
「…………」
「…………」
加斯帕与森泽四目对望。
「呜……」
对人恐惧症患者被人盯着看,果然会变得泪眼汪汪。加斯帕,你稍微忍耐一下吧。
「外表是美少女,其实是男生。他好像有女装癖。」
我姑且在一旁帮他说话。先知道对方是男生之后,受到的伤害应该比较小吧。森泽用力抓住我的肩膀
「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是女生!伪娘太棒了——————!」
——!
这是什么激动的吼叫!咦?是男生也无所谓吗?真的假的!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来,出来一下嘛!大哥哥不是坏人喔?我们一起做开心的事吧!」
森泽对着加斯帕开口,鼻孔用力喷气。这个举动根本就是变态!
「呜——哇————……呜呜……」
当事人加斯帕不住发抖,看来相当害怕。那是当然的,我也害怕现在的森泽!
森泽的十指动个不停,逐渐朝加斯帕伸过去——
「不要啊啊啊——————!」
加斯帕放声大叫——我的感觉瞬间停止——
…………
等我回过神来,身旁的纸箱已经消失了。
「?????」
森泽也无法掌握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事。
是时间暂停。加斯帕一时激动,无意识地发动神器(sacred gear)。
我和森泽都被他暂停一段时间。我环顾屋内,发现纸箱移动到了角落。逃到那里去啦。我走了过去,对着盖着的纸箱开口:
「加斯帕,不好意思。森泽先生有点可怕吧。」
「呜呜……呜——」
他哭了。糟糕,这下子顾不得工作了。
「我又停止别人了……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我真是笨蛋。不可以停止别人……我明明不想停止别人的……」
加斯帕……既然社长吩咐我,我就要想办法好好帮忙他。
可是加斯帕只要一旦害怕,就什么也做不来。当下的我也没办法好好安慰他。
—○●○—
「加斯帕,出来吧。都怪我硬是要一诚带你过去,是我的错。」
社长在加斯帕的房间门口道歉。
「我只是觉得,和一诚一起去工作可能对你有帮助……」
「呜————————————!」
加斯帕把自己关在旧校舍的房间里嚎啕大哭,声音大到连外面都听得一清二楚。
害怕别人,又因为无法完全控制神器(sacred gear)而造成别人的困扰,这个家伙心中的烦恼实在很难解决。不,最根本的问题是森泽太可怕了。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社长是这么告诉我。
加斯帕的父亲是名门的吸血鬼,不过母亲是人类又是侧室,所以他不是纯血。听说吸血鬼轻视、侮辱非纯血者的情况比恶魔还要严重,即使是亲兄弟也会对混血有差别待遇。
加斯帕从小就被他的异母兄弟欺负,来到人类世界也被当成怪物,无处容身。
不过这个家伙天生具备优异的吸血鬼才能,以及身为人类的才能——也就是特殊的神器(sacred gear)。兼备两者的他即使没有那个意愿,力量也会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强大。
他即使想和别人好好相处,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发动时间暂停的神器(sacred gear),停止对方的动作。
「呐,一诚。如果你的时间被暂停,你有什么感觉?」
社长如此问我。
「……会有点害怕吧。」
我老实回答。
想像一下就会发现只会觉得不舒服,他停止我的时间,想对我做什么?在我的时间被停止的这段期间,他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即使对方没有那个意思,我还是会非常介意。
被加斯帕暂停过的人大概也都这么觉得吧。一旦心中有了猜疑便无法继续和加斯帕来往,进而开始害怕他。
加斯帕一路走来,应该经历过不少类似的事吧。这就是所谓的得到神器(sacred gear)的人类会遭遇的不幸。
这么说来爱西亚也一样。从圣女变成魔女——
虽说神器(sacred gear)是神赐予的珍贵礼物……尽管现在神已经不在了,神留下来的神器(sacred gear)系统依然正常运作,所以神器(sacred gear)不会消失。
做为武器的确是很强大,相对的,为持有者带来不幸的力量也很强。
「我、我……我才不要这种神器(sacred gear)!因、因为、所有人都会停止!都会害怕!都会讨厌!我也不想这样!我、我不想停止朋、朋友和伙、伙伴……我、我不想再看到……我珍视的人停止的脸……」
加斯帕在房间里啜泣。
被赶出家门,在吸血鬼世界和人类世界都无法生存,加斯帕不知该何去何从。这时候又碰上吸血鬼猎人,原本已经死了,正好被社长捡回来。
但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加斯帕,以当时的社长无法掌控他,于是高层命令社长将他封印,直到不久之前才解禁,然后就是现在这样。
「真伤脑筋……又害他躲进房间里了……我这个『国王』(king)真是不够格。」
社长很沮丧,然而错不在社长,当然加斯帕也没有错。真要说来,错的人应该是我。社长对我有所期待才让我带加斯帕去工作,但是我却没柯好好照顾他。
「社长等一下不是要去和瑟杰克靳陛下他们开会吗?」
「是啊,可是我会请他们延后一下。我得先处理加斯帕——」
「之后的事交给我吧。我会想办法。」
社长也无法坚决否定我的意见。因为开会也很重要。
这次是三大势力的首领要会面,安排这次会面的事项应该很重要。如果当天出了什么纰漏,光是这样就有可能让三方之间的鸿沟变得更深。
「没问题的。难得有这么一个学弟!我会想办法劝他出来!」
我抬头挺胸如此宣言。这是在逞强,其实我没什么信心。因为我实在不太知道怎么和这种纤细的人相处,可是在社长面前,我总得装模作样。
「一诚……我知道了。那就拜托你罗?」
「是!」
听见我强而有力的回答,社长带着微笑点头。
社长有些依依不舍,又有些担心地看了加斯帕的房门一眼,然后就此离开。
目送社长离开之后,我一边深呼吸一边坐到门前。
「除非你出来,否则我不会离开半步!」
想尽各种方法,我这个笨蛋还是只有这个方法!静坐!简单明了!从以前到现在,对付闭门不出的人都是这个方法最有效!大概!
这是持久战——我如此激励自己,静坐一个小时,却毫无变化。他一点也没有打算出来的迹象。
……光是这样静静坐在这边果然行不通吗?如此心想的我缓缓开口:
「……你很害怕吗?害怕神器(sacred gear)……和我们。」
「…………」
我隔着门跟他说话。
「我也持有寄宿着最强的龙的神器(sacred gear)。可是我不像你是个吸血鬼,也不像木场经历过惊人的生活。我原本只是个平凡的高中男生。」
我不知道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我开始说出我的内心话。
「老实说……我很害怕。每次使用龙之力,我就觉得身体好像有哪个部分渐渐变成别的东西。恶魔的事我也不太清楚,龙是怎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想继续前进。」
因为我也只能这样做。
「……为什么?这、这样说不定会失去重要的事物喔?为、为什么学长可以活得那么直率……?」
喔,有反应了。太好了,他有听到我说的话。不过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嗯……因为我很笨,太困难的事我不明白。只是——」
「只是?」
「——我不想再看见社长的眼泪了。之前在排名游戏时,我们输了。我甚至被打到遍体麟伤,连怎么被打倒的记忆都没有。实在是没用到了极点。但是……只有社长掉了眼泪这件事,我记得一清二楚。」
我紧握拳头。现在回想起来——啻时的事还是让我很懊悔。
「……那让我感到很难受。社长落泪的模样深深烙印在我的脑中。而且伙伴们一个接一个被打倒,最后只剩下我……我到现在还会梦到类似的情境。我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战场奔走。好不容易找到社长,但是她在哭,我却无计可施……」
叽……
随着沉重的声音,门稍微开了一点。
「……我、我当时,没有参加……」
加斯帕现身门后,看起来拚命忍着泪水。
「是啊,我知道。我不会为了那件事责怪你。而且之后不一样了,对吧?」《tII
「……我、我参加了,也、也只会给各位添麻烦……我是个茧居族、又非常怕生……神器(sacred gear)都没办法好好使用……」
我抓住加斯帕的脸,盯着他的双眼。
神器(sacred gear)就在这里吧。暂停时间的能力。
「我不讨厌你。我会以学长的身分一直照顾你……好吧,以恶魔的资历来说是你在我之上,但是在现实生活当中我才是学长,所以包在我身上。」
「——」
加斯帕惊讶得瞪大眼睛,但是我继续说下去:
「助我一臂之力吧。和我一起辅佐社长。如果你有害怕的东西,我就帮你打跑。别看我这样,我身上可是寄宿着传说之龙的力量喔?」
我试着露出笑容,但是加斯帕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要不要喝我的血?如果阿撒塞勒那个家伙说的话是真的,喝了我的血,你说不定就能顺利操控神器(sacred gear)。」
当时阿撒塞勒是这么说的。如果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吸点血也不算什么……不过这么一来我会变成吸血鬼吗?听说如果是处子之身,被吸血鬼要了就会变成吸血鬼。
然而加斯帕只是摇摇头。
「……我很害怕。害怕直接从活人身上吸血。我原本就已经够害怕自己的力量……如果再得到提升……我……我……」
「嗯——你讨厌受到神器(sacred gear)摆布的自己吧。可是我很羡慕你的能力喔。」
「——」
加斯帕闻言,露出打从心底感到惊讶的表情。咦?那是什么反应……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可以暂停时间超棒的。如果我拥有那种神器(sacred gear),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一定会对全班……不,是全校的女生做出猥亵的行为。这一点我敢肯定。我一定会在走廊上匍匐前进偷看女生的内裤吧。唉,如果有那个神器(sacred gear),我、我就可以停止社长,对她的胸、胸、胸部……!光、光是想到能够对胸部为所欲为,我的口水就止不住了!对了!朱、朱、朱乃学姊的胸部也不错!话说偷看内裤也很棒!呜啊——我的妄想停不下来了!」
——等等,现在不是为了这种妄想流口水的时候!糟糕,加斯帕一定很受不了吧——
我原本如此认为,却看见他露出开心的微笑。
「……一诚学长真体贴。」
他带着灿烂的笑容对我开口。呜,对方明明是男生,我却有点心动。危险危险。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种话,从来没有人说过羡慕我。而且还举出具体的例子……一诚学长真是个有趣的人。」
或许是这样吧。生性好色我很抱歉。
「加斯帕,你听好——我想将赤龙帝的力量转让给社长的胸部。」
听见我直率的想法,加斯帕的表情先是惊讶,随即眼眶一湿:
「……一、一诚学长真是了不起。拥有那么强大的神颚,还可以那么猥亵地积极面对一切……虽、虽然我实在无法那样思考,不知为何却能够感觉到梦想和希望。一诚学长的烦恼充满勇气呢。」
哈哈哈哈,总觉得他好像有点瞧不起我,应该是我想太多吧!
「对吧对吧!神器(sacred gear)很强大又怎么样!重点在于怎么使用!我就会为了满足我的性欲使用神器(sacred gear)!我也向寄宿在手甲上的龙宣告!我要吸社长的胸部!然后新的目标就是要将赠礼转让给社长的胸部!不,转让给朱乃学姊的胸部也行!呜哈!我的梦想越来越壮大了——————!」
喔喔,糟糕。讲得太过忘我,口水差点流下来。不行不行。
「我、我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了一点勇气。真的只有一点……」
「很好很好,真是好孩子。来,你看我的右手。我曾经用这只手揉过社长的胸部喔?」
听到我这么说,加斯帕以惊讶的眼神看向我的右手。呵呵呵,我这是在炫耀。
我之前就是靠这个话题引起匙的兴趣,现在也让加斯帕上钩,真是太高兴了。他毕竟是个男生。
「真、真的吗?怎、怎么可能……竟然能够摸到我们的主人、上级恶魔的胸、胸、胸部……一诚学长真是让我惊奇连连……」
「还有,转让给胸部这招是魔王陛下的主意。那时我心想,我这辈子跟定魔王瑟杰克斯陛下了。陛下太厉害了!还可以扩展我的可能性!」
「胸、胸部转让……居然能将『神灭具』(longinus)的发展性朝匪夷所思的方向延伸……魔、魔王陛下果然是最强的……」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走进加斯帕的房间,和他聊了起来。
「不愧是一诚同学。居然能这么快就和加斯帕有说有笑。」
正当我和加斯帕逐渐变得亲近时,木场也出现了。他探头进来观察房间里的情况。这是在担心我们吗?他果然是个好人。
对了,正好男性社员全都到齐,我决定说一件重要的事。
「木场,我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一诚同学?」
「我和你和加斯帕都是男人。」
「是啊。不过你突然说这个做什么,怎么了吗?」
「我想到一招吉蒙里眷属的男生组可以进行的合作行动。」
「这样啊……我挺有兴趣的。说来听听吧。」
喔,木场也上钩了。好,我就说出我的计划吧。
「首先我会累积力量,然后将累积的力量转让给加斯帕停止周围的时间。在时间暂停的期间内,我就可以尽情对停止的女生上下其手。」
「——…………你又有了这种情色的妄想。只是这么一来,应该没我的事吧?」
木场听了我的计划先是无言半晌……然后冷静吐嘈。
「不,当然有。你要禁手化(balance breaker)来保护我,说不定在我做色色的事时会有敌人来袭,这是很重要的合作行动。我蓄力、加斯帕停止、我摸、你保护我。多完美的阵式啊。」
「一诚同学,虽然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但是,我们还是找个机会认真聊聊今后的事吧——你使用能力的方式太变态了。德莱格会哭喔?」
『木场真是个好人……』
不准用哭声控诉,德莱格!既然你的宿主是我,就得为了达成我的情色妄想鞠躬尽瘁!
「木场,你这个家伙!不准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我!讨厌的型男!你倒好!反正女生对你来说根本是吃到饱!我可是想吃都没得吃!」
「……以你的个性,如果察觉这件事一定会耽溺其中无法自拔,社长她们也会把你给宠坏,所以我决定不说了……俗话说刚学会时最危险。」
木场的话好像意有所指,不过算了。
「好,我们几个男生之间应该彼此坦诚,无话不谈——第一届『我最喜欢女生的这个地方大会』!首先从我开始!我会看女生的胸部和腿!」
木场和加斯帕虽然面露苦笑,但是没有表现出厌恶的样子。可是我注意到加斯帕的手从头到尾都在发抖。
他大概很害怕吧。不是害怕我们,而是害怕将我们停止——
不知何时会发动的时间暂停神器(sacred gear)。这个家伙打从心底感到害怕,害怕它可能带来的后果。
停止别人,就会被对方讨厌。那种恐惧使得加斯帕身心俱疲。
不过至少现在他可以开心一点。不,我想让他开心一点。
「不好意思,可以让我待在纸箱里吗?……我不会把盖子盖起来,只是和别人说话时,待在纸箱里我会比较自在。」
加斯帕如此说道,似乎感到很过意不去。
虽然遗憾,我还是答应了。刚开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硬要限制他是行不通的。将来再让他慢慢离开纸箱吧。
「啊——自在多了。就是这种感觉——唯有纸箱里面才是我的心灵绿洲……」
有那么夸张吗!纸箱就那么能够抚慰你的心喔!
……不过这个家伙跟纸箱很搭……该说是很习惯待在里面吗?纸箱吸血鬼。前卫到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和别人见面,就试试看这个——」
我在房间里拿了一个纸袋挖了两个洞,套在加斯帕头上。
「这、这是……」
阴暗的房间里有个头戴纸袋的女装少年。挖洞的地方闪耀红色的目光!
「如、如何~~?好看吗~~?」
他像僵尸一样缓缓朝我走来!太震撼了!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变态!真的很可怕!
「啊,可是,这个……真不错。或许很适合我……」
「加斯帕,这还是我第一次觉得你很厉害。」
「真、真的吗……?戴上这个的我,说不定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吸血鬼……」
嗯。与其说是吸血鬼,根本就是个变态。伤脑筋,怎么我的身边都是些怪人。
就是这样,只要男生的彻夜情色对谈就此开始。
这让我知道一件事,就是木场意外地也是个色狼。
—○●○—
下个假日,我前往某个地方。
是朱乃学姊找我过去。而且社长也说她办完事情之后就会过去,不知道有什么事?我首先当然是妄想色色的事,但足既然社长晚一点也会到,这种可能性应该等于零吧。
夹在她们之间我是很高兴,但是心情也有点复杂。总觉得很可能因为什么事又让她们大吵一架……两位大姊姊争夺我这只宠物,以宠物的身分来说真是太幸福了!不过以男人的身分来说心情有点复杂。
我朝着郊外走去……话说回来,再继续走下去好像只有一个显眼的地标?石阶逐渐映入我的视野。石阶向上延伸的尽头——有座红色的鸟居——没错,是神社。
呜哇啊啊啊啊,神社对我们恶魔而言是不折不扣的客场吧!虽然我还没踏进神社,但是听说想进去也没那么简单。我记得社长对我说过那是不能进去的地方之一……
这时我看见石阶下方有个人影。定睛一看——是张熟悉的脸孔。
「欢迎光临,一诚。」
「朱、朱乃学姊!」
站在那里的,是身穿巫女服的朱乃学姊。
我正在爬石阶。走在我前面的朱乃学姊边走边说:
「抱歉,一诚。突然把你找来。」
「啊,不会。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要做,还满闲的。不过到底有什么事?而且社长好像说她等一下也会过来……」
「是啊,我知道。因为莉雅丝要先和瑟杰克斯陛下针对会谈的事进行最后确认。」
哎呀——不过朱乃学姊的巫女打扮真是棒透了。超适合的。简直就是大和抚子!
难道说她的外号「雷之巫女」就是这么来的?只是恶魔待在神社里没问题吗?我心中充满疑问。为什么朱乃学姊会在这里?
「朱乃学姊不用陪社长去开会吗?我还以为应该会需要『皇后』(queen)的力量。」
「那边有葛瑞菲雅大人的辅助,而且事情已经处理到相当的程度,即使我不在场也无所谓。反倒是我必须前来迎接在上面等待的贵客才行。」
如此说道的朱乃学姊看向遥远的石阶前方。什么?有人来了吗?
鸟居已经近在眼前。据说恶魔如果想通过鸟居就会受伤,无法进入神社……
「这里没问题。我们和这间神社私下做过特别的约定,即使是恶魔也可以进去。」
话还没说完,朱乃学姊已经平安通过鸟居,什么事也没有。喔喔,没问题是吧?
我也提心吊胆走过去。啊,真的没问题。
眼前是一座壮丽的神社正殿。感觉有点老旧,但是外观看来没有损坏的迹象。
「朱乃学姊住在这里吗?」
「是啊,前任神主过世之后,这间神社无人管理,是莉雅丝为了我设法保留下来。」
「他就是赤龙帝吗?」
——听见第三者的声音,我转头看去。只见——
金光闪闪的羽毛在我面前飞舞。一名相貌堂堂的青年直盯着我。
他身上穿着豪华的白色长袍——头上飘着一个金色的光环。等等,光环?
青年露出祥和的笑容,伸出手想和我握手。
「幸会了,赤龙帝兵藤一诚。」
——他知道我的名字。他是谁?
正当我心怀疑问时,眼前的青年背上出现六对金色的羽翼。
「我是米迦勒,是天使之长。原来如此,这股气焰的质感,果然是德莱格没错。真是令人怀念啊。」
是个超级大人物……!
—○●○—
在朱乃学姊的带领下,我和米迦勒……先生走进神社的正殿。
光环是天使的证明。之前我问过社长,天使的特征就是头上的光环和白色的羽翼,堕天使则是没有光环,黑色羽翼。至于米迦勒先生的羽翼是金色,很有大人物的感觉。
正殿里面颇为宽敞,立着好几根大柱子。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波动从中央传来,不停刺激我的肌肤。这是什么气焰?我的体内不断传出危险讯号。
「其实我是想把这个交给你。」
咦?他有东西要给我?我看向米迦勒先生指的方向,那里有一把散发出神圣气焰的剑浮在空中。
……呜哇,这是圣剑吧!我再怎么无知,经常感受到这种波动也会知道。先前见过王者之剑和杜兰朵,我看得出来那是神圣的气焰。
「格奥尔基——称为圣乔治你应该比较清楚吧?这是他所持有的屠龙(dragon slayer)圣剑『阿斯卡隆』。」
不,那个格奥什么的或是圣乔治我都没听过。
『他是有名的屠龙者(dragon slayer)。你也该多学习一点知识了。』
吵死了!那个什么屠龙者(dragon slayer)是什么玩意?光听名称就充满危险气息。
『以收拾龙为己业的家伙——以及与他们有关的武器,都用这个名词统称。』
……专门对付龙的杀手是吧?真可怕。所以我也是目标罗?真是讨厌……
「这把剑已经经过特殊的仪式处理,即使你身为恶魔,只要有龙之力就能使用。与其说是让你拿在手上,感觉比较像是和赤龙帝的手甲同化吧。」
米迦勒先生是这么说的,办得到吗?
『这就要看你的了。神器会回应持有者的意念,如果你如此期望就应该办得到。』
这样啊。嗯——该怎么办呢?在那之前,先来解决我的疑问好了。
「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无论如何,我都想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要给我看起来那么贵重的东西?我是个恶魔,对天使来说是宿敌,而且在远古的战争里给大家添麻烦的龙还寄宿在我身上。我想应该没有比我更糟糕的存在了。米迦勒先生微笑回答我的问题:
「我把这次会谈,当成三大势力握手言和的绝佳机会。看来你一级知道了,所以我不妨坦言,我们的创造主——神一级在上一次大战丧命,敌对的旧魔王们也都已经阵亡,堕天使的干部皆已沉潜,阿撒塞勒表面上也说他不想再发动战争。这是个好机会,藉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消弭没有意义的争斗。如果再这样一直发生断断续续的小规模争斗,三大势力总有一天会灭亡。即使没有灭亡,其他势力也有可能趁机从中得利。那把圣剑是我送给恶魔方面的礼物。当然,我也送了堕天使那边一份。恶魔方面也送了几把传说中的圣魔剑给我们,对我们来说真是不胜感激。」
喔……米迦勒先生说的事真复杂。总而言之,就是这次的会谈很重要,而且他想跟我们恶魔还有堕天使和平相处就对了。
不过其他势力?这是什么意思?除了三大势力之外还有别的势力?
『是啊。除了「圣经」里记载的势力之外,还有其他的神话体系。』
……这是怎么回事?德莱格,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有这件事……
『一般来说他们不会超越自己的势力范围,因为各个体系之间有非战的默契。不过知道「圣经里的神」消失之后,其他势力会有什么举动就不得而知。难怪三大势力想要封锁「圣经里的神」已经不在的消息。』
?????我不懂。德莱格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
我的脑中充满疑问。光是恶魔、天使和堕天使,我的了解就已经不算深入罗?
我的心中充满谜团,米迦勒先生又继续对我说道:
「我听说过去与我们为敌的『红龙』(Welsh Dragon)变成恶魔,为了向你致意,并且当作我们送给恶魔方面的礼物之一,才会将那把剑交给你。未来应该会有龙王级的龙,还有『白龙』(Vanishing Dragon)都会想要你的命吧。人人都说你是『历代最弱的宿主』,这应该能够成为你的辅助武器才是。」
身为最弱我很抱歉!我好歹也有在努力了好吗!
虽然有一堆事情搞不清楚,但是我可以明白他想将这把剑给我。
不过为什么要给我?
「交给我好吗?话说为什么是我?」
「我们三大势力过去曾经携手合作过一次。就是打倒红龙与白龙的时候。因为那两条龙闯进我们的大战之中捣乱。」
这件事德莱格之前告诉过我。我说德莱格老大,他好像对你有意见耶?
『……这个嘛。』
装傻带过。好吧,这不重要。
「我期许三大势力能够再次像当时一样携手合作,因此将希望寄托在你——赤龙帝身上。很有日式作风吧?」
这句话停在我的耳里有些讽刺的意味……不过天使的领袖大人是以满面的笑容说出这句话,我就姑且相信吧。
我转身面对那把剑。可是我可以碰吗?圣剑对恶魔而言不是很危险的东西吗?而且还是什么屠龙剑,岂不是更糟糕了!
见我迟迟不敢出手,朱乃学姊说声:
「那把剑在这间神杜进行最后的调整。魔王陛下、阿撒塞勒大人、米迦勒大人在上面施加各阵营的术式,所以只要身上有龙之力,即使是恶魔也可以碰。」
真的吗?朱乃学姊都这么说了,应该是真的吧。只要是朱乃学姊说的我就信!
我战战兢兢地伸出左手,握住浮在空中的圣剑……什么事也没有。虽然可以感觉到神圣的气焰,但是我没有受到伤害,也不觉得有厌恶的力量流到体内。看来好像真的没问题?
『搭档,将你的意识集中在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剩下的我会协助你——试着调整神器(sacred gear)的波动配合你手上的剑。』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总之我先集中精神发动神器(sacred gear),红色的手甲就此现身。试着让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和手上的圣剑波动同步。
……神圣的气焰逐渐流入神器(sacred gear)里。透过神器(sacred gear),那股不舒服的波动也进入我的体内……然后慢慢融入我的身体,感觉就像是被德莱格的力量吸收。
铮!
一阵红色的闪光窜过——左手的手甲手背部分,前面冒出一把利刃。
「……真的合体了。」
太强了。神器(sacred gear)和圣剑就这么整合起来。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长出一把圣剑!
确认我的模样,米迦勒先生轻拍了一下手:
「喔,时间到了。我差不多该走了。」
咦?他要走了?
——啊,这么说来,有句话我一直想在见到天使时告诉他们。
「不、不好意思,我有事想跟你说。」
「在会谈上,或是会谈之后再说吧。我一定会听你说的,放心吧。」
一阵光芒包裹米迦勒先生的全身,在瞬间的闪光之后,天使方面的大人物就此消失。
—○●○—
「请用茶。」
「谢、谢谢学姊。」
米迦勒先生离开的神社,我来到神社境内的一处房舍,也就是朱乃学姊起居的地方叨扰。朱乃学姊带我来到一间和室,以茶道的方式招待我。
好像要把转过三次再喝吧?一次两次三次。呜,好苦。
朱乃看着我的反应,轻声发笑。
「朱乃学姊都在这里和米迦勒……先生,处理那把剑吗?」
「是啊,阿斯卡隆的型式变更仪式就在这间神社进行。」
安排三大势力的会谈,还有这把剑,事务繁忙必须四处奔渡,真是辛苦社长和朱乃学姊了……这就是「国王」(king)和「皇后」(queen)的使命吗?
我必须尽力避免妨碍她们,照顾好她们交代的加斯帕才行。
……难得有和朱乃学姊独处的机会,趁现在问我一直很想问的那件事好了。
我作好心理准备,询问上次对付可卡比勒时就很好奇的问题。
「我可以问一件事吗?」
「好啊,当然可以。」
「……朱乃学姊是堕天使的干部的……」
听到我的问题,朱乃学姊的表情稍微蒙上一层阴影:
「……没错。我原本是堕天使的干部巴拉基勒和人类生下的后代。」
……果然是这样。可卡比勒都说朱乃学姊「拥有巴拉基勒之力」。朱乃学姊注视着我,开始述说:
「母亲原本是这个国家某间神社的女儿。有一天,她救了受伤倒地的堕天使干部巴拉基勒,听说就是因为当时的缘分怀了我。」
原来是这样啊。朱乃学姊的家庭问题也很复杂……总觉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的家庭十分平凡,实在不太能够理解。嗯——自己问了问题,得到答案反而不知如何反应。
我就像这样绞尽脑汁想着接下来该说什么,这时朱乃学姊展开背上的翅膀。
那不同于平常的恶魔双翼,一边是恶魔的翅膀,另外一边是堕天使的黑色羽翼。
「污秽的双翼……恶魔的翅膀和堕天使的羽翼,我两种都有。」
朱乃学姊以憎恨的眼神拿起堕天使的黑色羽毛:
「就是因为讨厌这种羽毛,我才会找上莉雅丝,变成恶魔——可是诞生的却是拥有堕天使与恶魔两种翅膀,令人作呕的生物。呵呵呵,对于我这个身怀污秽血统的人来说,或许很适合吧。」
朱乃学姊如此自嘲。请不要说这种话好吗……
「……知道这件事之后,一诚有什么感想?你讨厌堕天使吧?堕天使杀了你和爱西亚,还曾经试图破坏这个城镇,你怎么可能会与有什么好感。」
我老实说出心中的想法。因为我觉得不应该隐瞒。
「没错,我讨厌堕天使。」
听到我这么说,朱乃学姊一脸难过。但是我没有受到影响,继续说下去:
「可是,我喜欢朱乃学姊。」
「——」
朱乃学姊似乎对我的说法感很惊讶。
「关于你的身世,我不会再多问。因为我只想确认一下……我现在反而觉得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感到很后悔……真的很抱歉。我有时候就是这么没神经。」
「不,我拥有堕天使的血统喔?你可以接受吗?尽管转生成为恶魔,我身上有堕天使的血统依然是不变的事实。说不定……我会做出那些举动接近你,只是不希望你讨厌我喔?不……我一定是那么想。我真是个……差劲的女人……」
「两者之间没有关系。啊——该怎么说,朱乃学姊是个很好的学姊。不,应该说我的确是讨厌堕天使没错,但是我觉得朱乃学姊是另外一回事,就算朱乃学姊有堕天使的血统还是朱乃学姊,还是神秘学研究社的副社长,我从来不曾讨厌朱乃学姊。即使知道朱乃学姊有堕天使的血统,我还是不讨厌朱乃学姊。现在也还是一样喜欢你,所以那不成问题吧?咦?我到底在说什么?不好意思,我实在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说法……」
听完我的话,朱乃学姊——哭了。
惨了……我是不是伤害她了?怎、怎么办!我把女生弄哭了!
然而朱乃学姊露出微笑,擦乾眼泪:
「……你说出很有决定性的发言……听到你说那种话……我真的真的会认真……」
嗯?后半段我没听清楚,不过我刚才说的话「有决定性」?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朱乃学姊起身走过来—然后搂住我?
「朱、朱乃学姊……?」
朱乃学姊在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我耳边轻声说道:
「决定了。我决定了。一诚,你喜欢莉雅丝吗?」
「咦!啊,呃,是、是的,我当然喜欢!」
「……我想也是,而且她也是认真的,想当正室大概不可能。而且爱西亚也有正室的可能性……第一和第二应该无法动摇吧……」
第一?第二?怪了,这是什么的排名?
我的脑中满是问号,然而朱乃学姊把我抱得更紧,同时对我开口。
等等,朱乃学姊!你做出对学弟来说这么刺激的事,我会把持不住!
「呐,一诚。」
「是、是!」
「我排第三也无所谓。」
「……第三?」
第、第三?这和刚才说的第一第二有关系吗?我、我不懂!
「没错,第三就好。我觉得这算是很不错的位置,尤其是有种偷情的感觉最让人兴奋。呵呵呵,一诫。你可以多对我撒娇也没关系喔?我也可以代替社长给你膝枕。」
——虽然说了许多我听不懂的话,唯独膝枕我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咦!真、真的吗?」
真的假的!朱乃学姊的膝枕!呜哇——光是想像就让我兴奋不已!
「呐,一诚。你可以叫我『朱乃』吗?」
「咦?我、我怎么能对学姊那么没大没小!」
「……那么一次就好了。拜托你。」
既、既然这样泪眼汪汪恳求我……我咽下口水,下定决心低声呼叫她的名字:
「朱、朱乃……」
「……我好高兴,一诚……」
朱乃学姊又把我抱得更紧了。呜哇,她刚才的声音,不是平常那个「哎呀哎呀呵呵呵」挂在嘴边的潇洒学姊,而是普通的女生!
「一诚,以后只有我们两人独处时,都叫我朱乃好吗?」
撒娇一般的声音。「副社长姬岛朱乃」不复存在,现在这里只有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这让我的脑袋开始胡思乱想。朱乃学姊好可爱!
更重要的是胸部贴在我身上的触感!朱乃学姊果然也很柔软!
朱乃学姊顺势将我引往自己的大腿,进入膝枕的姿势!呜喔喔喔喔喔!人生中第三个让我膝枕的人————!没、没想到除了社长和爱西亚之外,还有女生肯让我膝枕!而且还是崇拜的朱乃学姊,更让我感慨万千!
朱乃学姊轻轻抚摸我的头。这、这又是和社长不一样的感觉!
「呵呵呵,我抢走一项莉雅丝的特权了。总觉得好像在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一诚,这样舒服吗?」
「舒、舒服!太棒了!」
啊啊,朱乃学姊的大腿也好软——躺起来舒服极了……
「呃,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如果被社长看见——」
「被社长看见……会怎么样?呐,一诚?」
…………
这个声音……
我觉得全身好像瞬间冻结。我坐起身子,僵硬地转头面向后方,只看见我的主人全身散发高涨到了极限的红色气焰站在那里。
——会被杀!
我的直觉这么告诉我。社长怎么看都是散发灭杀之力!
「社、社、社社社社社、社长!这、这是!」
社长举手扶着额头,大口叹气:
「真是片刻都大意不得……居然躺了别人的大腿……!」
咚咚!社长踏着令人感到怒意的步伐走到我身边!
好痛!社长用力捏我的脸颊!痛痛痛痛痛!
社长以充满迫力的低沉声音问我:
「那把剑呢?」
「拿、拿到了!」
「米迦勒呢?」
「走、走了!」
「那么也没有必要待在这里了!我们走!」
我连忙跟上转身离开的社长。临走前还向朱乃学姊鞠躬。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
「真羡慕最有可能成为第一的社长。」
身后传来朱乃学姊莫名其妙的念念有词。声音又变回平常的朱乃学姊。
我没听清楚她说什么,社长则是停下脚步,拉着我的手把我拖走,像是想尽早让我远离这里。
—○●○—
叩叩叩叩!社长走下石阶的脚步声充满愤怒。
跟在后面的我完全不敢开口,只能紧跟在后避免落后。
社长很讨厌我这个仆人被其他女性接触。爱西亚和小猫好像没关系,但是除了她们以外的女性,就连朱乃学姊也不能接受。不,或许是因为朱乃学姊和她最亲近,所以才不能接受吧?嗯——关于这方面我实在不太懂主人的想法。
可是站在社长的主人角度来看,这或许算是背叛的行为吧。怎么办!只能道歉了!可是该怎么道歉?我完全不知道!如果社长讨厌我,我一定会寂寞到死吧!
我用自己没有多少内容的脑袋想个不停。社长突然停下脚步。
她头也不回地问我:
「……呐,一诚。」
她想问什么!我好害怕!我该怎么回答?我想不到答案!
「是、是。」
然而社长的话出乎我的意料。
「朱乃是……朱乃吧。」
「什么?」
「朱乃是副社长,不过也是『朱乃』吧……那我呢?」
咦……?什么意思?朱乃学姊就是「朱乃学姊」啊……?
所以说,社长就是——
「是……社长啊?」
当我回答「社长」时,我觉得社长的肩膀好像垮了下去。
「…………说得也是,我是社长。可是——也是『莉雅丝』。」
怎、怎么了吗?社长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沮丧。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想不到社长想要的答案,只能给她一个平凡的回答。
「是啊,社长是我的主人,也是上级恶魔莉雅丝·吉蒙里……怎么了吗,社长?」
社长转过头来,表情相当落寞。
「……什么『最有可能成为第一』啊……根本只有我一个人远远落后……!」
她的声音不像平常优雅又气质非凡的社长,听起来就像普通……随处可见的普通女生。
Grigori.1
「阿撒塞勒,明天的会谈我非出席不可吗?」
「那当然,瓦利。因为你是白龙皇。」
「……呐,阿撒塞勒。已经不会再有战争了吗?」
「一心追求战斗,你真的是典型的龙之宿主。像你这种人不会长命。」
「无所谓,我对长寿没兴趣。我只是对自己生在这个时代感到遗憾。没有神的世界——我原本想打倒神的。」
「你实在是太有白龙皇的风范了。然后呢?打倒所有强者之后,你要怎么办?」
「——只有一死了。那种无聊的世界我没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