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四卷 停止教室的吸血鬼
  5. Life.2 家长参观日,开始。
  6. 繁体版

Life.2 家长参观日,开始。
2017-06-23 12:26:04

		

「一诚、爱西亚,我晚一点会和爸爸一起过去。」
妈妈一大早就很有干劲。我是觉得没必要在门口说这些话,看来她真的很想去看爱西亚上课的模样,而不是我。爸爸也说他请了特休。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爸妈把爱西亚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疼爱,会想看她也很正常。
爱西亚本人也是笑容满面地回答:「好!」
一起生活的「家人」到学校看她,好像让爱西亚非常高兴,她也一直很期待今天。
家长参观日就这么来临。
说是家长参观日,正确说来应该是「公开参观」。家长当然不用说,国中部的学生也可以参观上课情况。至于参观的国中部学生的家长也能陪同,颇为自由。
想到除了自己的家长以外,驹王学园国中部的学弟妹也会过来,意外地让我们这些高中部学生多了不必要的紧张。我们可不想在学弟妹面前答错老师的问题。
「……真提不起劲来。」
社长一边叹气一边开口,看来她真的很讨厌家长参观日。听说社长的父亲和瑟杰克斯陛下都会过来,即使是社长也不希望家长看到自己上课的情况吧。一下子有两名红发男子走进教室,肯定会造成轰动。
我可体会您的心情,社长。
这次爸妈重视爱西亚轻怱亲生儿子,所以我打算照平常的样子上课。
在学校门口和社长分开,我和爱西亚前往教窒。
一坐到座位,松田和元滨便靠了过来。
「一诚的爸妈都会过来?」
「是啊。应该说,爸妈都是来看爱西亚的。」
听我的回答,松田用力点头:
「啊啊,我懂。如果爱西亚是我的女儿,无论如何我都想参加。」
对吧——如果有个像爱西亚的妹妹,我也会溺爱她吧。好吧,实际上她也接近我的妹妹,我也很溺爱她就是了。
「我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活动,感觉好期待。」
爱西亚看起来由衷地感到高兴。嗯,能让爱西亚高兴就够了。
「一诚。」
不知不觉间,洁诺薇亚来到我们几个人附近。
老实说,洁诺薇雅也很受男生欢迎,因为她也是个美少女。或许是因为体能也很优秀,听说女生也很喜欢她。
「怎么了,洁诺薇亚?」
听到我的回答,洁诺薇亚对我低头:
「抱歉,上次突然对你说那种话。」
那种话是、是指那个吧。生小孩什么的。她是为了那个来向我道歉吗?
「看来是我太过一头热,没有考虑到你的状况。」
嗯,我真的吓到了,突然就说要和我生小孩。不,能和女生发生关系,我也很想那么做。如果对象是洁诺薇亚,我超OK的!但是还是要循序渐进才行。
「我想过了,突然要做那种事果然还是太困难了。」
嗯嗯,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总之,我们应该先建立起能够发生关系的交情。
「因为这样——」
洁诺薇亚在裙子的口袋里掏了几下,拿出一样东西——等等,那是!
「还是先用这个练习一下吧。」
洁诺薇亚在我眼前拿出小小的包装——那是保险套。
班上所有人的视线瞬间集中到洁诺薇亚手中的东西。
「…………你、你是白痴啊————————————————————————!居、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掏出这种东西!」
我不禁为之慌乱。面、面对这种情况,会慌乱也很正常吧!
那、那个东西!那个物品出现在正值敏感时期的高中生眼前,实在是太刺激了!话说根本不能在学校拿出那个吧!
教窒里立刻响起七嘴八舌的声音。你看,我就说吧!只是视线的中心怎么又是我!
「在我原本生活的世界,对于要不要用这个颇有争议,但是以日本的国情来说,我想还是戴了比较不会有问题吧。」
这种事随便都好!先处理现在的气氛!班上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在看我们耶!
「要是别人以为我和你是那种关系……我个人是觉得不错,但是你也要考虑一下时间和场合吧————————!」
尽管我如此表示,洁诺薇亚却是歪着头,一副搞不太清楚状况的模样。
不行!这个家伙也和先前的爱西亚一样不谙世事!
「爱西亚也该用,据说毫无计划的性交会伤害彼此。男女关系真是复杂啊。」
如此说道的洁诺薇亚递了一个给爱西亚。爱西亚原本头上冒出问号,但是桐生那个情色眼镜女立刻凑到她的耳边低语。
爱西亚闻言,马上满脸通红。
「……嗯——」
啊——!满脸通红的爱西亚昏过去了!
「什么什么?兵藤又有惊人之举了吗?」
满脑子情色思想的桐生好奇地询问,连眼镜也为之发亮。
「可是这样好吗——如果你推倒洁诺薇亚,爱西亚会——」
「桐生同学——————!不可以说——————!」
喔喔!爱西亚突然复活,堵住桐生的嘴!瞧她这么着急,到底是为了什么?
「爱西亚真是的。我不是说过吗?你要是再不行动,兵藤可是会出事的。他的身边充满强敌耶?你再这样拖拖拉拉,他可能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别人吃掉。你也不喜欢男人身上沾了其他女人的味道吧?」
「啊呜呜!为什么桐生同学总是这样激我……」
「我是在担心你啊。有我这么一个伙伴也不错吧?气质清纯是不错,不过该做的时候还是得做!现在的爱西亚正好吃喔?」
「我、我好吃吗?」
爱西亚如此问我。呃……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搞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嗯、嗯——应该很好吃吧?」
我歪着头回答。
「太好了,爱西亚!他肯吃你耶!」
桐生显得相当感动。什么?什么?喂,不要不理会我,自顾自的说个不停!
「该死——!爱西亚要被吃掉了!」
「这下子大事不妙……得紧急召集『爱西亚委员会』的同伴拟定对策才行!」
松田相元滨也不太对劲,似乎受到相当严重的打击!
「一诚竟然会受女孩子欢迎,这种世界有问题啊!」
松田如此大喊。真是莫名其妙。
「手借我看一下。」
桐生拉起我的手,眼镜闪了一下。
「……你的指甲剪得很短嘛。」
「是、是啊?」
她干嘛那么在意我的指甲?
「听说男生指甲越短就表示越乱——没错,因为在抚摸女人的身体时,指甲太长会造成诸多不便。」
「少、少胡说八道!这只是刚好——」
说到一半,我突然想了起来。这么说来,我的指甲都是社长在剪。社长的说法是要我借她练习美甲……
听桐生这么一说,我不禁怀疑背后可能另有意图。
「该死的一诚——————!」
「你最好得病!」
「太可怕了——不愧是野兽。要是真有什么万一,拜托你别传染给爱西亚,别弄脏了爱西亚。」
松田、元滨、桐生都在欺负我!呜呜,这是霸凌!我明明连女朋友都没有,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受女孩子欢迎?开什么玩笑!我还是处男耶!连做爱的机会都没有!要是这样还能得病,到底是什么魔法!
……不过我最近受女孩子欢迎吗……?我不太确定。
包括松田和元滨在内,我身边的男生都以妒嫉的眼神看我。但是我并没有女朋友。
我知道社长和朱乃学姊很疼爱我,但是她们只是把我当成仆人和学弟在逗弄,觉得很好玩而已。一定是把我当成宠物。
她们只是在抢一个很好玩的玩具吧……
洁诺薇亚……那是特例,不能算数。真要说来她是对寄宿在我身上的东西有兴趣。
爱西亚。和我住在一起,也是和我感情最好的女生。我几乎把她当成是家人一样对待。那是当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自然会变成这样。她就像是我可爱的妹妹,她能够打从心底依赖我,也让我着实感到高兴。
逛街买东西算是约会吗?我们是经常一起去大卖场买些生活用品,但是没有到达约会那种程度。
至于小猫有没有把我当成学长来尊敬,都很令人怀疑……
……嗯,这果然不是受女孩子欢迎,只是比起以前的生活多了一些女生成分,和我期望的后宫生活还是完全不同。
如果是所谓的后宫,我应该可以随心所欲对待刚才提到的女生,满足自己的愿望。如果我的期待实现,应该已经在安排每晚不同的对象才对!
不过现在和不久之前完全没有女生气息的生活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这点非常重要。光是能和女生聊天就很开心,目前的这种生活也有我感到满意的部分。
不行,抱持这种心态无法实现我建立后宫的梦想!好!我要得到足以将女生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力量!
……另一方面,因为之前经历过惨痛的恋爱,让我有点不敢对女生出手。雷娜蕾,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她是堕天使,不但欺骗我还杀了我。
大概是因为当时的经验,即使是好色如我也不禁感到却步。虽然不是害怕女生,但是内心的某个角落总会担心,会不会在最后关头又遭到否定。
我也知道社长、爱西亚,还有其他女生社员应该不会那样。但是我越是喜欢她们,就会越担心……
——社长她们不讨厌我吧?
我偶尔会这样扪心自问。好不容易和那些女生交好,真不希望她们讨厌我。所以我不想在最后关头做什么奇怪的事,让她们讨厌我。我不想再有一次那种经历——
「各位,一诚先生不是坏人,请你们不要欺负他。」
见到松田等人的蛮横举止,爱西亚挺身帮我说话。
「呜呜,爱西亚————————!只有爱西亚肯站在我这边!」
「我会一直一直相信一诚先生的。」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女孩!居然能够如此毫不犹豫地相信我!啊啊,我们家的爱西亚果然站在我这边!我真是太高兴了,爱西亚!
「……爱西亚竟然做出这种近乎趁乱告白的事情……真有一套……」
桐生不知道在碎碎念什么,一定是在说我的坏话吧。
「没错。就算一诚再怎么猥亵,还是个正直的人。他一定只是连性欲也非常正直。」
洁诺薇亚也在帮我说话……吧?总觉得她的话中有点瞧不起我的感觉,但是以她来说这肯定是最佳的声援了。
「然后关于性交的时程……」
「就叫你不要在众人面前说这种话了……」
洁诺薇亚好像直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状况,我忍不住抱头趴在桌子。
—○●○—
总算开始上课了,班上同学的家长从敞开的后门鱼贯而入。
这堂是英文课。看起来比平常还要有干劲的男英文老师拿了某种装在袋子里的长方形物体发给同学。嗯?这是什么?英文课会用到这种东西吗?
英文课对于会说所有语言的恶魔而言,是最能表现的场合。哼哼哼,今天也让我展现完美而流畅的English吧。
不过如果要拚单字就另当别论。读写的部分我不行。
如此心想的我仔细看了一下放在桌上的东西——呃,这是纸黏土?
正当我觉得奇怪时,老师兴高采烈地说道:
「各位同学——请用刚才发下去的纸黏土捏出自己喜欢的东西。动物也好,人也好,房屋也好。将现在浮现在脑里的东西具体呈现出来,也是英文会话之一。」
最好是啦!莫名其妙嘛,老师!照平常的方式上课好吗!让我在爸妈面前展现一下超强的英文会话吧!纸黏土是怎么回事!
「Let's try!」
Let's try什么啊——————!哪个世界的英文课会用到纸黏土!
「好、好难喔。」
咦?爱西亚,你已经在捏了?你对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还是一样适应得很快!
「爱西亚,加油!」
「爱西亚好可爱!」
听见熟悉的声音,我转头看见爸妈在帮爱西亚加油。
喔喔,他们在我没注意时进来了。话说老爸完全不理会自己的儿子,只顾着拿摄影机拍爱西亚……
爱西亚也听见爸妈的声音,转过头去,看起来很高兴。你们根本就是亲子嘛。不,这也让我相当高兴。我的妹妹,爱西亚。太棒了。
这时我环顾四周,发现大家都心不甘情不愿地捏起纸黏土。你们可以接受这称课程吗,各位同学!
唔嗯嗯。无可奈何的我也拿起纸黏土捏了起来。该做什么才好呢?
老师说要我们捏出脑中浮现的东西。我一面把玩纸黏士一面闭上眼睛,开始妄想。首先浮现在我脑里的东西……
『一诚♪』
是一丝不挂,对着我微笑的社长。
啊啊,社长。我的大姊姊。首先浮现脑里的是她,就表示我的忠义、我专一的心意,都是货真价实。呼呼呼,就连乳头和乳晕都记得一清二楚。关于社长的胸部,包括大小、弹性、柔软度,我全都记得。
社长说过她的身体已经几乎没有我没摸过的部分。确实是这样没错。经过那么多次接触,我或许已经摸遍社长身上所有部位。
一想到女性肌肤的质感,就想起社长的质感。滑嫩而柔软,紧致又充满弹力。
尽管察觉自己的鼻孔里流出代表欲望的红色液体,我依旧在脑里重现社长的身体。我闭着眼睛,完全凭藉脑里的印象动着双手。
啊啊,社长的胸部!社长的纤腰!社长的安产型臀部!社长的对我来说粗细刚好的尤腿!影像全都烙印在我的脑内记忆体中!
回想起来仍是如此鲜明!那当然了。每天在那个的时候我都会回想一次!
「兵、兵藤同学……」
回过神来,发现有人把手放在我的肩上。我张开眼睛转过头去,发现来者是老师。
他看起来一脸惊讶,浑身发抖。
怎么了吗?他好像是因为看到我手边的东西而惊讶。于是我也看向自己的手边——发现那里摆着完美的社长塑像。
「喔喔!」
全班欢声雷动。就连我看见自己的作品时,也不禁感叹地发出「喔喔!」的叫声!太厉害了。简直就是迷你社长!胸部的形状、臀部的形状、大腿的曲线都完美重现。
这、这是我做的吗……?根据烙印在我脑海里的社长影像集活动我的双手,居然就引发这种奇迹!
「太、太神奇了……兵藤同学,没想到你有这种才能……选用这种上课方式果然是正确的。我又挖掘出一个学生不为人知的能力……」
老师眼角带泪地开口。
我没想到自己身上竟然潜藏这种能力……只要是和情色有关的能力,都很容易在我身上开花结果,连我都不由得佩服自己……
「那、那是莉雅丝学姊吗?可恶!一诚那个混帐!果、果然已经和学姊……!」
「这不是真的!莉雅丝大姊姊怎么可能和野兽……!」
班上原本还可以听到这种近乎惨叫的声音,但是在不知道谁喊出「五千!」的瞬间,这堂课就变了调。
「不,六千!」
「我出七千!我要好好欣赏吉蒙里学姊的躯体!」
「开什么玩笑!我要买来今天晚上用!八千!」
原本使用纸黏土上课的英文课为之一变,化为竞标我做的社长塑像的拍卖会场。
—○●○—
午休时间。
「做得真棒。」
社长一面微笑,一面摸着我在课堂上做的纸黏土塑像。最后我没有把塑像卖给同学。哪里舍得卖啊,这可是社长的塑像。
我和爱西亚出来买饮料时,碰巧在自动贩卖机前面遇见社长和朱乃学姊。
「哎呀哎呀,不愧是一诚,每天都能看见、摸到社长的身体,才可以做得这么好。」
朱乃学姊见到塑像的完成度,惊讶之余脸上还是挂着微笑。不,再怎样我也不是每天都能和社长那么亲密……我是把每次经历的贵重体验都烙印在脑里。
「改天也做个我的吧。为了忠实重现,我可以脱光喔。要摸也可以。」
「真的吗,朱乃学姊!」
那真是太棒了!请务必给我机会!我正准备这么说,脸颊就被社长和爱西亚揪住。
「不行。」
「不可以。」
我家的娘子军真是严苛……
「对了,社长。瑟杰克斯陛下到了吗?」
听我的问题,社长便扶着额头叹气:
「嗯,父亲也和一起来了。」
社长的父亲大人也来啦。不知道参观时是什么情况,真令人好奇。
「啊,社长。你们也在这里。」
这是木场也来了。嗯?木场也是来买饮料的吗?
「哎呀,佑斗。你是来买茶吗?」
听到社长的问题,木场指着走廊前方说道:
「不,我是听说有个魔女在办摄影会,打算过去看一下。」
听见木场的回答,我和社长对看了一眼,歪头表示不解。
喀嚓喀嚓!
随着闪光灯明灭,一群手拿相机的男人聚在走廊一角,不知道在拍什么。
旁边围着人墙.看不到他们在拍什么。根据木场所说,好像是「魔女」……我设法钻进人墙,挺身向前。
嗯——好像瞄到什么东西。再往前一点,一个似曾相识的装扮映入眼中。
有个等级很高的美少女打扮成动画角色的模样。我记得,那个角色应该出自「魔法少女银彩螺旋7Alternative」。是我的老主顾,身是壮汉、心是少女的「小咪露」最喜欢的角色。
啊——仔细一看确实很像咪露琪,还拿着魔杖转来转去。一旁拿着相机的家伙都在兴奋拍照,我也好想要一张。小裤裤在短裙底下若隐若现……
社长穿过人墙来到我身边,一看见前方的魔法少女咪露琪,突然慌了起来:
「这!」
社长狼狈的模样连我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她会这么吃惊……
「喂喂喂!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搞什么摄影会,你们很大胆嘛!」
这时,我在学生会里的熟人,匙也冲进人群里来,嘴巴还这么说着。
一个看似学生会成员的女生也跟在匙的后面,来到人群中心的摄影现场。
「好了好了,解散解散!今天是公开参观的日子!不准在这种地方引发骚动!」
匙认真地在工作耶——大量的围观人群成鸟兽散,逐渐离开。原本拿着相机在拍照的男生也在匙的拳头逼迫之下: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去。
留在原地的只剩下我们和匙他们,还有那名COSPLAY少女。
「还有,拜托你别穿成那样好吗?等等,你该不会是学生家长吧?如果是的话应该有更适合的服装吧。这样我们会很伤脑筋。」
「咦——可是这就是我的正式服装啊☆」
面对匙的劝说,咪露琪只是摆出可爱的姿势,根本没听进去。
匙咬牙切齿,但是发现社长也在,便对社长鞠躬说道:
「啊,莉雅丝学姊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带魔王陛下和学姊的父亲大人参观学校。」
匙看向走廊后方,苍那·西迪会长正好带着两名红发男子走来.
「怎么了?匙,我平常不是一直告诉你解决问题要简洁——」
严格的会长说到这里,突然看见咪露琪,不由得说不出话来。
「苍那!找到你了☆」
咪露琪看见会长便兴奋地抱住她。
喔喔。是会长的熟人?不过就连匙见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嗯?我这才发现,奇怪?咦?总觉得会长和COSPLAY女孩,长得有点像……我不禁满心疑问。然而瑟杰克斯陛下丝毫不在意我们的反应,对COSPLAY女孩说声:
「喔喔,是赛拉芙露啊。你也来啦。」
……赛拉芙露……?好、好像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
「是利维坦陛下。」
…………一时之间我无法理解社长的话语。于是社长又为我再说了一次。
「这位就是现任四大魔王之一,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也是苍那的姊姊。」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的惊叫声在走廊回响!那是当然!真的假的!骗人的吧!这位就是我作梦都会梦见的超级美女魔王陛下?
不,确实是个超级美女!不愧是会长的姊姊,美貌完全不输社长!但是我原本的想像是更有女人味的迷人大姊姊!充满魅力!胸部又大!从裙缝可以窥见大腿!以润泽的双唇说出煽情发言!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女性魔王陛下!
……没想到会是一个身穿COSPLAY服装的可爱女生……确实是很漂亮没错……
「赛拉芙露陛下,好久不见。」
「哎呀,是莉雅丝☆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好吗?」
她的语气也太可爱了!社长好像也有点伤脑筋。
「是、是的,托您的福。您今天是来参观苍那的上课情形吗?」
「嗯☆苍那好过分,居然没把家长参观日的消息告诉我!真是的!姊姊大受打击之下差点就要进攻天界了☆」
只为了这点小事就想对天界发动战争?我听不出来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一诚,向陛下打招呼。」
听到社长的话,我低头问候陛下:
「幸、幸会,我是兵藤一诚!是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仆人『士兵』(pawn)!请多指教!」
「幸会☆我是魔王赛拉芙露·利维坦☆你可以叫我『小利维』喔☆」
COSPLAY少女——不,是魔王利维坦陛下比出歪一边的V字手势。
…这、这也太轻浮了吧——
「呐,小瑟杰克斯,这个男生就是传闻中的德莱格小弟?」
称呼瑟杰克斯陛下还加个「小」?这样可以吗!不,他们同是魔王或许OK吧……?
「没错,他就是『红龙』(Welsh Dragon)的宿主,兵藤一诚。」
瑟杰克斯陛下面对这种称呼也没说什么!这表示利维坦陛下平常都是这样叫他吗?
「哎呀哎呀,吉蒙里叔叔。」
「嗯。赛拉芙露陛下,您这身装扮真是奇特啊。身为魔王打扮成这样,我认为好像有点不太适合……」
「哎呀,叔叔☆您不知道吗?这个国家现在就是流行这样喔?」
「喔喔,是这样啊。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哈哈哈哈,父亲大人。请别相信这种说词。」
吉蒙里父子和利维坦陛下就这么聊了起来。
「社、社长,那位利维坦陛下好像挺轻浮的,远远超过我的想像……」
见到我一脸困惑,社长说声「对不起。」向我道歉。
「我忘记告诉你了——不,其实是我不想告诉你。现任的四大魔王陛下,每一位都像她那样,私底下非常轻浮,甚至到了夸张的地步。」
社长一面叹气一面说道。不会吧!恶魔之王都像那样没问题吗!
仔细一看,会长也是满脸通红!看样子是为姊姊的穿着、言行打从心底感到丢脸!利维坦陛下察觉会长不太对劲,担心地望着她的脸:
「苍那,你怎么了?脸很红耶?难得和姊姊重逢,你应该更开心一点啊?姊姊觉得我们应该喊着『姊姊!』『小苍!』然后抱在一起上演百合剧情才对!」
……真是高难度的表现。这就是利维坦陛下吗!
眼角抽动的会长满脸遗憾开口:
「……姊、姊姊。这里是我的学校,而且由我担任这里的学生会长……即使是自己人,姊姊的行动还是太过分了……我无法容忍那种服装。」
「怎么这样,苍那!听苍那说出这种话,姊姊好难过!苍那也知道姊姊很想成为魔法少女吧!姊姊想挥舞闪闪发光的魔杖一举抹杀天使、堕天使啊☆」
「姊姊,请您自重。姊姊是魔王,您的闪闪发光只要几分钟就能灭掉一个小国。」
什么魔法少女,根本就是魔王少女!太可怕了,魔王少女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
「呐,匙。之前的堕天使干部袭击事件时,会长没有找她的姊姊……照这样看来,应该不是因为感情不好吧?」
「不,正好相反。听说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过度溺爱妹妹,找陛下过来事情会变得很严重。如果得知妹妹可能被堕天使玷污,不知道陛下会做出什么事。大概会马上发动战争吧。当时没通知赛拉芙露陛下,而是找路西法陛下真是正确的做法。不过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陛下,这也太……」
啊——原来如此。等等,这样的魔王没问题吗?啊啊,匙好像也很困惑。
「呜——我受不了了!」
那个冷静沉着的会长奔跑逃离现场,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等等!苍那!你想丢下姊姊跑去哪里!」
魔王少女陛下也跑着追上去。
「请不要跟来!」
「讨厌——!不要抛弃姊姊嘛————————!小苍——————!」
「跟您说过多少次了,叫我的时候不要加『小』!」
……魔王姊妹的你追我跑游戏。拜托不要惹出什么意外,把这间学校消灭了。
「嗯。西迪家真是和平啊。你也这么觉得吧,小莉雅?」
「兄长,麻烦不要在我的昵称前面加『小』好吗……」
这次换成吉蒙里一家人开始丢脸的对话。
这样啊,原来社长的家人都叫她「莉雅」。
「怎么这样……小莉雅。你以前明明是兄长兄长叫个不停,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进入叛逆期了吗……」
瑟杰克斯陛下大受打击。我觉得其中应该也有些捉弄社长的成分。
「够了!兄长!为什么要把我小时候的事——」
啪嚓!
社长的父亲拿相机拍下生气的社长,看起来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
「这个表情不错喔,莉雅丝。你能长得这么大,真是太好了……我今天要连无法到场的妻子的份好好拍个够。」
「父亲!真是的!」
魔王的家人该不会都是这样吧。该说是很和平吗?感觉和人类的亲子关系没什么两样。不过如果吵起架来,规模可能会大到足以让一个小国消失的程度。
「魔王陛下,以及魔王陛下出身的家族,都有个有趣的共通点。」
朱乃学姊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说道。
「共通点?」
「几位魔王陛下都很有趣,然而陛下的兄弟姊妹个个都是一板一眼的人,毫无例外。呵呵呵呵,一定是因为自由奔放的兄弟姊妹当上魔王陛下,其他人不得不一板一眼吧。」
社、社长和会长和未曾谋面的其他魔王家属,看来都吃了不少苦吧。就在这时——
「哎呀,一诚。」
「啊,老爸。」
大概是把学校整个逛过一遢,爸爸和妈妈出现在我们面前,举手呼叫我。
「兵藤一诚,这两位是你的双亲吗?」
社长的父亲询问我。
「啊,是的。他们是我的爸妈。」
「这样啊。嗯。」
社长的父亲走到我的爸妈面前……?
「幸会,我是莉雅丝的爸爸。」
社长的父亲朝着老爸伸手打算握手。
知道这位红发绅士是社长的父亲之后,爸妈的表情骤变,原本还很开心的样子,现在倒是十分紧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突然见到社长的父亲就会变成这样。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样啊,你好!啊,呃,我是兵藤一诚的爸爸!莉雅丝平时在我们家帮了不少忙!呃——然后……」
老爸!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呜哇————我快看不下去了!你也太紧张了!
「不,我才应该感谢两位照顾莉雅丝。我原本一直在想要找个时间拜访两位,无奈我和瑟杰克斯都很忙碌,实在抽不出空。看来今天我的运气不错,有幸见到两位。」
「别、刖这么说!我平常也一宜跟老公——不不,是跟我丈夫提起,理应去吉蒙里家拜访一下才是。」
老妈!你的舌头快打结了!谁叫你要说那种平常没在用的词汇才会变成这样!呜哇,真的超丢脸的!
社长也是满脸通红!和我一样!双方家长见面果然会让人非常不好意思!
「嗯。真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和两位聊聊,在这里太引人注目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双方的子女会很不好意思。」
喔喔,不愧是社长的爸爸!真会看情况!相较之下,老爸直到现在还在紧张!社长的爸爸对木场举手说声:
「木场。」
「是的。」
「不好意思,带我们找个可以坐下来聊的地方好吗?」
「好的。那么,请跟我来。」
木场向我爸妈鞠躬,便走在走廊上开始带路。
「那么莉雅丝、兵藤一诚,我们到别的地方聊聊。瑟杰克斯,接下来的事交给你罗?」
「是的,父亲大人。」
瑟杰克斯陛下不去啊。这么说来,陛下之前才刚和爸妈打过招呼,所以这次完全是双方家长见面罗。
「一诚,爸爸妈妈过去聊个天。」
「好。老爸,别说什么太奇怪的话喔?」
「包在我身上。」
虽然我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听懂,总之在木场的带领之下,老爸老妈和社长的爸爸离开现场。
「莉雅丝。」
「有什么事吗,兄长?」
「跟我来一下。抱歉一诚,跟你借一下妹妹。朱乃也一起过来好吗?」
瑟杰克斯陛下如此说道。
「是的。」
朱乃学姊也答应了。不知道他们要谈什么、。可以想像应该是上级恶魔之剑的重要话题,和我这个下级恶魔没有关系。
「好、好的。我没问题……」
于是瑟杰克斯陛下带着社长和朱乃学姊,不知道去了哪里。
现场只剩下我和爱西亚,我们互看一眼。
「嗯——我们回教室吧?」
「好的。」
于是我和爱西亚决定先回教室。
—○●○—
「哎呀!爱西亚好上相啊!」
看着出现在电视上的爱西亚,老妈陶醉不已。
「哈哈哈哈!为人父母就是应该透过影片欣赏女儿的表现才对!」
社长的爸爸喝着日本酒,豪迈地笑着。他一喝了酒就像变了个人,整个开朗起来……原本明明那么绅士!
兵藤家在晚餐过后,举办今天的家长参观日影片放映会。
参加者有我的爸妈、社长的爸爸,以及瑟杰克斯陛下。
众人一面大口喝酒,一面轮流播放自己用摄影机拍下的画面。
至于影片中的儿女,则是缩在客厅的一角,一面红着脸,一面用力想着「赶快结束赶快结束!」简直是如坐针毡。
而且原来他们也没忘记要拍我!麻烦不要不时穿插我捏纸黏土的场景好吗!我不知道我的双亲和社长的爸爸在学校聊了什么,不过他们确实变成意气投合的好朋友。说真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未曾体验的地狱……」
社长的脸红到不能再红,浑身不住发抖。
「各位请看!我们家的小莉雅被老师点到,要回答问题了!」
瑟杰克斯陛下!陛下兴奋地解说妹妹的表现机会!喔喔!社长双手掩面!
「我受不了了!兄长是笨蛋!」
啊啊!社长忍不住逃离现场!
啪——!葛瑞菲雅拿着纸扇打倒瑟杰克斯陛下。
「社长!」
担心社长的我忍不住追了上去。
—○●○—
我在我的房间前找到蹲坐门前的社长。
她鼓起脸颊,显得很不高兴。我该怎么办呢?
「社、社长,要不要进去我的房间?」
社长默默点头。总觉得她好像变成普通女生。
一进入房间,社长便趴到床上默不作声。
在这种状况下实在很难搭话。我坐在地板上,在脑中搜寻能够安抚姬的话语。
「老爸老妈好像和社长的父亲变成朋友了。」
「…………」
呜,没有反应。不过静悄悄的房间反而更让人消沉,所以我毫不介意地继续说下去:
「这次会面……我个人是觉得很好。老爸他们好像很开心,社长的父亲他们也是……虽然有点兴奋过头就是了……」
「…………我知道。看见父亲和一诚的爸爸聊得那么开心,我也觉得很高兴。」
啊,回答了。太好了。
「呐,一诚。」
「是。」
「遇见我,一诚觉得幸福吗?」
——
我没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社长接着说道:
「能遇见一诚,我觉得很幸福喔。事到如今,我的生活中已经不能没有你。你应该感到光荣。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可是相当重喔?」
社、社长这么疼爱我吗……这真是身为仆人最大的福气!
「我很荣幸!能遇见社长,我也觉得很幸福!我可以这么断定!……可是一想到社长总有一天也会交男朋友,我就很难过……觉得社长可能会离我远去。」
社长抬起头来对我说道:
「哎呀,我才不会交什么男朋友喔?话说回来,没想到会从你的口中听到这种话,有点受到打击。」
「咦?可、可是社长不是一定得找个丈夫才行吗?」
「是啊。为了延续家业,招赘是必要的。」
咦?嗯——有点搞不懂社长想说什么。
「我决定自己培育自己的丈夫。既然非找丈夫不可,不如培育自己的理想对象,这样还比较快。懂吗,一诚?」
「喔,原来如此。」
虽然搞不太懂,不过社长要自己培育丈夫啊。可以的话,真希望我也可以成为接受培育的对象,但是内容应该很困难吧。社长未来的丈夫……不知道社长会训练出怎样的丈夫?
不不不,我还是想接受培育!可是……大概不可能吧。
「我已经开始考虑婚礼的事罗?我比较喜欢日式婚礼。典礼最好也是在日本找个地方举办。风景优美的地方——」
原来社长已经想得这么远了。嗯——好想和社长结婚!
「——」
我的嘴突然被堵住。一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啾——」的一声……我和社长接吻了?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我又和社长KISS了————!
真、真没想到!我还能体验到这双唇的触感!充满情欲的柔软接触!
和社长的第二次接吻!太好了!我连社长的第二次接吻都得到了!呃——这是要奖励我什么?不、不对,不用在意这种小事!我、我现在只想尽情享受这种触感——
正当我感动之时,社长突然伸出舌头舔我的嘴唇!然后舌头顺势滑进我的嘴里——
拉!
我的舌头和社长的舌头刚缠在一起,就有人拉我的领子,原本应该会演变成深吻的接吻就此结束!
我和社长的嘴巴之间牵着一条唾液,社长脸上挂着意犹未尽的表情。
呜——!我和社长的嘴巴之间竟然以唾液连在一起!我感动到快死了!
不,真的死了也无所谓!啊,可是如果要死,我还是想和社长多吻一会儿再死!话说我肯定不想忘记社长舌头的触感!超棒的!
「呜呜……」
拉我领子的是泪眼汪汪的爱西亚。
「呐,爱西亚。我正在好好疼爱一诚,你不要干扰我们。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体验我很想尝试的深吻……要制造这种机会可是很困难的喔?」
社、社长!你疼爱仆人的方式越来越夸张了!我太高兴了!非常感谢您!可是,这样实在刺激过头,我的脑袋要麻痹了!
「……只有社长这样太狡猾了!」
「先下手为强。这是我在和朱乃争执时学到的。」
你学到了什么,社长!呜喔喔喔喔喔!社长和爱西亚开始互瞪了——————!我的房间又爆发女人的战争!最近这种情况也太多了!
——此时银发的女仆介入两人之间。
「两位,吵架是不好的事。尤其是在一诚大人的面前,更是不应该。」
葛瑞菲雅拉开互瞪的两人,平息这场纷争。
「没错,不可以吵架。」
接着连瑟杰克斯陛下也跑进我的房间。放映会结束了吗?
「我们是溜出来的,因为我有正事要跟你们谈。莉雅丝,就是白天那件事的后续。」
正事?有什么事吗?啊啊,瑟杰克斯陛下白天好像找过社长和朱乃学姊。
正当我心中感到疑惑时,瑟杰克斯陛下说出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就是关于另外一名『主教』(bishop)。」
——原来是关于我和爱西亚转生之前,就已存在的神秘社员,「主教」(bishop)的事。
—○●○—
隔天放学后。
我站在旧校舍一楼「禁止开启的教室」前面。
社员全都集合在此。这个房间连校舍外侧都严加封锁,看不到里面。之前完全没有人向我说明这个房间的用途……不过依照陛下的说法,另一名「主教」(bishop)就在里面。
另一名「主教」(bishop)——这个社员长久以来对于我和爱西亚来说,都是个谜。除了和我们一样是新社员的洁诺薇亚,所有社员都认识他。
虽然在我变成恶魔之前就在这里,但是因为种种因素,之前和菲尼克斯家的游戏还有对可卡比勒的一战都没有出现。
听说是高层认为他的能力太危险,社长的能力无法完全掌控,所以下令将他封印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有那么危险喔?
昨晚瑟杰克斯陛下在我的房间向我们说明,经过和菲尼克斯家的战斗以及和可卡比勒的战斗之后,四大魔王、受封大王的巴力家、受封大公的阿加雷斯家,恶魔世界的大人物们都给予社长很高的评价。他们认为现在的社长应该可以掌控处于封印状态的另外一名「主教」(bishop),因此予以解禁。而这个「禁止开启的教室」……
门上贴了好几层写着「KEEP OUT!!」的封条,还刻上咒术刻印。
看起来实在太过古怪,我从以前就对这里抱持万分的恐惧。
「就在这里,一整天都住在这里。基本上法术会在深夜解开,便可以离开房间活动,但是仅限于旧校舍。不过当事者不愿意这么做。」
如此说道的社长对着斗深处手,解开魔法阵。这是在解除封印吗?
封印在这种窄小的空间里大半天,脑袋不会出问题吗?我一定撑不住。听到晚上可以在旧校舍里自由活动,一定会高兴得飞奔出来。
「是、是茧居族吗?」
社长一边叹气,一边点头回应我的问题。这样啊,原来是个茧居族。
木场撕下封条,朱乃学姊也帮忙社长一起解除封印术。
「不过他可是眷属当中签订最多契约的喔。」
朱乃学姊如此说道。真的假的!签订最多契约……怎么签啊?
像是在回答我的疑问,朱乃学姊继续说下去:
「就是透过电脑和人类签订特殊的契约。有些人类不想直接和我们见面,面对这种类型的人类,一般都会透过别的形式进行交涉,建立关系。这时候可以透过电脑解决这个问题。他的电脑交易比例在新进的恶魔眷属当中,可是名列前矛喔。」
好厉害!透过电脑交涉!用这种方式和人类签订契约啊!
「——那么,我要开门了。」
刻在门上的咒术刻印已经消失,变成普通的门。社长推开门——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里面传出极为惊人的响亮叫声!怎、怎么了?
社长没有被叫声吓到,只是叹了口气便和朱乃学姊一起走进房里。
「你好啊。看到你精神还不错,真是太好了。」
「有、有、有什么事吗——?」
里面传来对话声。声音听起来很中性……是女生?还是年纪比我小的男生?我无从判断。不过听得出对方相当慌乱。
「哎呀哎呀。封印已经解除罗?你可以到外面了。来,和我们一起出去吧?」
朱乃学姊温柔开口。话中带着学姊的慰劳之意,感觉学姊刻意温柔对待他。
但是——
「不要————!我要待在这里————!我不想到外面!不想见到人————!」
…………以、以茧居族来说,这算是病入膏盲吧……?
我和爱西亚面面相觑,歪头不解。洁诺薇亚的头上似乎也冒出问号。只有木场和小猫大概是因为知道事情的原委,木场苦笑,小猫则是叹气。
我下定决心,战战兢兢探头过去。稍微进入房间,观察里面的状况。
室内用窗帘与外部隔绝,显得很阴暗。室内意外的装饰得很可爱,像是女生的房间。还摆了一些布偶。
棺、棺材?房间的角落摆了一个仿佛是外国葬礼使用的棺材。
社长和朱乃学姊在房间深处。那个「主教」(bishop)就在她们面对的地方吗?
我又靠近一点,看见那里——有个金发红眼,五官有如洋娃娃一样瑞正的美少女。抖得很厉害的她无力瘫坐在地,似乎想要逃离社长和朱乃学姊。
而且身穿驹王学园的女生制服。话说这也太可爱了!
「喔喔!是女生!而且还是外国人!」
太棒了!继爱西亚之后第二个金发美少女!太令人高兴了!也就是说我们的「主教」(bishop)都是金发罗!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值得高兴的事了!
正当我为之欣喜不已时,社长摇头说声:
「外表看起来像女生,可是他是货真价实的男生喔。」
……咦?我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刚才听见显然无法理解的话语。社、社长,别开玩笑了。不、不管怎么看都是个美少女吧!
「不不不,怎么看都是女生吧,社长!……咦?真的假的?」
「他有女装癖。」
朱乃学姊在一旁淡然说道……女装癖?也、也就是说,穿着女生制服不代表他是女生,而是——他、他的癖好?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因为过度的震撼放声大叫。
「噫————————!对不起对不起————!」
金发美少女——不对,金发女装男孩被我的声音吓得发出尖叫。
真的吗!他是男的?不不不,怎么看都比普通女生更像美少女!这样谁看得出来!声音也是女生!身高也不高!
「呜哇————————————————!」
我抱着头,当场蹲下!太没道理了吧!长得这么可爱却是男生!神也太无情了吧!不,神已经不在了!不过还是很无情!
这肯定是搞错性别了!在妈妈的肚子里装了多余的东西在胯下!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太浪费了!
「怎么会有如此残酷的事……外在完全是美少-……却是男生……却有小○弟……」
「……禁止低俗词汇。」
呜!小猫不知何时走进房间里。
抱歉,小猫。可是这真的太过分了!
「有女装癖更是残酷!就是因为穿起来很适合,知道真相时的冲击也更大!明明是茧居族为什么有女装癖!到底想穿给谁看!」
我的发言引来女装少年的反驳。
「因、因、因、因为女生的衣服比较可爱嘛。」
「还说什么比较可爱————!可恶!明明就是男生————!竟然瞬间粉碎我的梦想——————!尽、尽管只是瞬间的梦想,但是你知道我有多期待爱西亚和你的金发美少女『主教』(bishop)双人组吗?还来!把我的梦想还来!」
「……天还没黑就作梦,才会变成白日梦。」
「小猫——————!一点也不好笑!」
可是,这真的太过分了!原本以为是女生,竟然是女装男!
「对、对、对、对了,这几位是谁?」
女装男如此询问社长。社长指着我、爱西亚,还有洁诺薇亚说道:
「他们是你待在这里的期间新加入的眷属。『士兵』(pawn)兵藤一诚、『骑士』(knight)洁诺薇亚,还有和你一样是『主教』(bishop)的爱西亚。」
经过社长的介绍,「请多指教。」我们三个对他打声招呼,不过女装男的反应只有「噫————多了好多人!」感到害怕。嗯——对人恐惧症?这下麻烦了。
「算我拜托你,到外面好吗?呐?你已经不用被封印在这里罗?」
社长说得很温柔,但是——
「我不要————!我没办法适应外面的世界————————!好可怕!外面好可怕!反正我出去也只是给大家添麻烦————!」
他的举动让我有点火大。而且这种长相却是男生,也让我无法原谅!于是我靠近他,拉住他的手:
「喂,社长都叫你出去了——」
正当我准备把他拖出去时。
「噫————!」
随着女装男的尖叫,眼前突然一片白——
………………嗯?奇怪?我刚才明明握住女装男的手,但是他却不见了。
仔细一看,他缩在房间的角落发抖。奇怪?为什么?我刚才的确拉住他的手没错……
「奇怪。刚才那个瞬间好像……」
「……看样子他的确动了什么手脚。」
我和爱西亚和洁诺薇亚都对这种神秘的现象感到惊讶,不过其他社员只是叹气。木场他们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请不要打我————!」
女装男还是一样只顾着尖叫。这个家伙做了什么吗?
正当我感到疑问时,朱乃学姊为我说明。
「这是他拥有的神器(sacred gear)能力,只要他一激动,就会暂时停止视野当中所有东西的时间。」
……等等,时间暂停?真的吗?有这种能力强到不像话的神器(sacred gear)吗!
这正是这家伙的能力,所以我们才会感觉瞬间的不对劲。
那个家伙暂停我们的时间,然后逃走是吧?虽然逃跑却没有离开这个房间,可见他确实病入膏肓。看起来相当严重。
「因为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神器(sacred gear),大公殿下以及魔王瑟杰克斯陛下才会下令将他封印在这里。」
朱乃学姊的补充说明让我理解情况。暂停时间。这的确是凶恶到令人害怕的能力。如果无法控制这种能力,可能连我方都会受害。这大概就是原因吧。
社长温柔地从女装男的背后抱住他,对我们说道:
「他叫加斯帕·弗拉迪。是我的眷属『主教』(bishop)。基本上也是驹王学园的高一学生——还有,他在转生前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