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卷 战斗校舍的不死鸟
  5. Life.∞ Vs Power ∞ 信守诺言!
  6. 繁体版

Life.∞ Vs Power ∞ 信守诺言!
2017-06-23 12:26:04

		

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天花板。
——这是我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拚命鞭策自己模糊的记忆。
……我原本应该是在游戏。社长和莱萨的「排名游戏」。舞台是我的学校的复制品。
旧校舍是我们的大本营,我、木场,还有小猫等人在战场奔驰,朝向敌人的大本营新校舍前进。
小猫倒下了,木场倒下了,朱乃学姐倒下了,然后——
想到这里,我的意识完全清醒。
社长怎么了!游戏呢!结果呢!打倒莱萨了吗!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床上挺起上半身。
「你醒啦。」
床边的女子如此说道。那是银发女仆葛瑞菲雅。
「葛瑞菲雅!比赛呢?社长怎么了!」
「比赛由莱萨大人获胜。莉雅丝大小姐投降了。」
怎、怎么会……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输了吗?我败给莱萨了吗?
——真没用。
我怎么会这么没用,这么不象样……
只会说大话,却完全无法还以颜色,还在社长面前落魄倒下吗……
太弱了……我为什么会这么弱……像爱西亚当时,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她说不定可以继续以人类的身分活下去。
社长也是,如果我在神器(Sacred gear)的运用能再纯熟一点,就不会有这种结果……
我泪流不止。我完全顾不得葛瑞菲雅就在旁边,任凭眼泪不停流落。我懊恼。我羞愧。我没用。我悲哀……
「现在正在进行大小姐和莱萨大人的订婚派对。地点是吉蒙里家于冥界准备的会场。」
「……木场他们呢?」
「陪大小姐过去了。不在会场的关系人,只有一诚先生和爱西亚小姐。」
爱西亚?爱西亚也没过去啊。
「因为莉雅丝大小姐希望爱西亚小姐留在这里,和我一起照顾一诚先生。爱西亚小姐现在去楼下拿更换的毛巾。」
是吗?社长叫爱西亚陪在我身边啊……
我让社长担心了。
社长……订婚……现在大概是派对正热闹的时候吧……
「……您无法接受吗?」
葛瑞菲雅如此询问。
「是啊。即使胜负已分,我还是无法接受。」
「莉雅丝大小姐已经遵从家里的决定啰?」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
我无法肯定社长那么厌恶的事!我不想看到社长心有不甘,却只能接受双方家长决定的婚事!那种家伙!我不想把社长交给那种家伙!
我很清楚。这是妒嫉。身为男人的我非常妒嫉那只臭鸟!怎能把社长交给那种家伙!
「呵呵呵。」
葛瑞菲雅突然轻笑几声。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笑。她给我的感觉总是很冷淡,没有情感起伏……
「您真的很有意思。长久以来我见过许多恶魔,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您这种把心思全写在睑上,想到什么便埋头猛冲的恶魔。我的主人,瑟杰克斯大人在其他地方观战时看见您的活跃,也说您『很有意思』喔?」
真的吗?既是社长的哥哥又是恶魔之王的陛下说我「很有意思」,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葛瑞菲雅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上面画着魔方阵。
「这个魔方阵,能够让您转移到吉蒙里家和菲尼克斯家的订婚派对会场。」
为、为什么要给我这种东西!
「瑟杰克斯大人有话要我转告您。」
葛瑞菲雅停了一会儿,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如果想救我妹妹,就到会场靠实力夺取吧』。这张纸的背面也有魔方阵,请在抢回大小姐之后使用。我想一定能够帮上您的忙。」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葛瑞菲雅将画有魔方阵的纸放在我的手边,起身准备离开房间:
「您睡觉的这段时间,我感受到您体内有股强大的力量。龙,是唯一末与神、恶魔、堕天使任何一方连手的存在。如果有那股不祥的力量,或许……」
葛瑞菲雅留下这番话,便定出我的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根本没什么好考虑的。
我从床上起身寻找衣服。就在这时,我看见桌上放着全新的制服。
……制服分明在战斗时变得破破烂烂了。有人帮我准备新的吗?是葛瑞菲雅?还是社长?总之多谢了。
我套上新的制服,拿起画有魔方阵的纸。然而房门就在这时打开,爱西亚走了进来。
「——!一诚先生!」
爱西亚一看见我,手里放有毛巾的水盆掉在地上,然后扑进我的怀中。
喔哇。爱西亚是怎么了……突然这样抱住我,我有点不好意思。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治好你的伤之后,这两天来你一直长睡不起……我还以为你是不是不会再睁开眼睛了……一诚先生……」
爱西亚在我怀里哭了。啊——我又害她哭了。
我摸摸她的头,让她镇定下来。
这么说来,原来我整整睡了两天啊……距离我们的败战,已经过了两天。
真是的,我到底在干什么?竟然睡了两天觉,真是够了。
「爱西亚,听我说。我等一下要去找社长。」
「!」
爱西亚听我说的话,看起来相当惊讶。她已经知道我想做什么了吧。
「……应该……不是要去恭喜他们吧……」
「是啊,我要去把社长抢回来。没问题的,我有办法到会场。」
「我也要去!」
爱西亚毫不犹豫地开口,表情极为认真。真伤脑筋……
「不行。爱西亚留在这里。」
「不要!我也要和一诚先生一起战斗!我已经能够使用魔力!我不想再当一个只能被保护的人!」
爱西亚握住我的手。
戚觉像是在表示她不想离开我。不,根本就是这个意思。
「不行。爱西亚要留下来,社长由我负责抢回来。毕竟Boosted gear最适合用来做这种事。没事的,我只要轻轻松松打倒莱萨——」
「怎么可能没事!」
爱西亚放声大叫,声音仿佛快哭了。
绿色的眼眸落下一颗又一颗的泪珠,表情也变得很难过:
「……又耍弄得自己浑身是血、体无完肤、一塌糊涂……让自己承受那么多痛苦吗……?我已经不想再看见一诚先生变成那样……」
在把爱西亚从堕天使与驱魔师集团手中抢回来的事件里,我受过重伤。在和莱萨的战斗,我也是遍体鳞伤。
如果没有爱西亚帮我治疗,我可能已经死了吧。
我不禁回想她一面流泪一面治疗我的情景。
往后的我一定还会让她难过吧。
我忍不住稍微想象那样的未来。
接着我露出满面的笑容,回握爱西亚的手:
「我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我答应你。我去救你时也是活得好好的吧?所以不会有事。我不会死,我会活着回来,往后也要和爱西亚一起活下去。」
爱西亚擦干眼泪,同时轻轻点头:
「……既然如此,请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一定,要和社长一起回来。」
她笑着开口。
「好,那当然。」
听到我的回答,爱西亚露出开心的微笑。
这让我想起来有件事要对爱西亚说:
「爱西亚,其实……」
我向爱西亚说明原委,她立刻同意,回房间拿东西。
好,这下子只剩……我闭上眼睛,在心中喊话。
(喂,要是听到就快出来。你在吧?赭红色的龙之帝王德莱格!你在的话我有事要跟你说。快出来!)
我才刚说完没多久,一个诡异的笑声在我心中回响。
『喔喔,什么事啊,小子。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
我从葛瑞菲雅给我的魔方阵,转移到陌生的地方。原本还以为我的魔力不足无法转移,不过这或许是特殊的魔方阵,总算是转移成功了。
我环顾周围,发现是条无际的宽广走廊。墙上挂着类似烛台的照明,不停向前延伸。
喔喔,走廊的墙上还挂着巨的肖像画。画里是一名红发男子,大概是社长的亲人吧?
啊,没时间让我东张西望了。我隐约听见吵杂声,于是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定去。
我打开巨大的门扉。连门板上都有巨大雕刻……好像是某种魔兽?算了,不重要。
我从门口窥探里面,看见一大群穿着华丽的恶魔在广场谈笑风生。这大概和人类的社交界很类似吧。话虽如此,我也没见识过社交界,只是有这样的印象。
我蹑手蹑脚地穿过恶魔,找寻认识的家伙。
不过这个会场还真大,搞不好比操场还大?天花板更是高耸,大到夸张的吊灯也很华丽。这就是社长家准备的会场啊。唉,有钱真好,我也好想早点得到爵位成为大人物。
正当我沉溺在这样的想法时,一抹红色映入我的视野。
挽起一头红色长发的女子——身穿红色的礼服。我一眼就认出来她是谁。那是当然,因为她正是我崇拜的——
「社长————!」
等到回过神来,我已经用足以传遍整个会场的音量呼喊社长。周围恶魔的视线都聚集在我身上,社长也转过头来看我。
在那个瞬间,社长瞪大眼睛,我没有看漏她脸上的一行泪水。
也看见她轻轻张嘴,像是在叫「一诚」。
社长身边的莱萨也察觉到我的存在。穿什么装模作样的燕尾服!我吸口气,高声宣言:
「在场各位上级恶魔!还有社长的魔王陛下哥哥!我是驹王学园神秘学研究社的兵藤一诚!我是来带我们的社长,莉雅丝•吉蒙里回去!」
会场四处响起吵杂声。
但是我毫不理会,直直朝社长和莱萨走去。
「喂,小子!你以为这里是——」
一群看似卫兵的人打算阻止我,但是有人挡住他们。
「一诚,这里交给我们!」
那是木场。身穿白色的燕尾服,不过的确是木场。
「……好慢。」
穿着礼服的娇小女孩也和他一起挡住卫兵。
「哎呀哎呀,终于来了。」
穿着豪华和服的朱乃学姐也是。
我的伙伴都为我,挡住想要阻扰我的家伙。
「谢谢。」
我低声道谢,抬头挺胸走向莱萨。当我和他面对面时,我直截了当地开口!
「社长——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初夜是我的!」
莱萨带着难以形容的表情,眼角抽搐。
「这是怎么回事,莱萨?」
「喂,莉雅丝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双方的亲人、关系人都是一脸困惑,显得相当慌乱。虽说是上级恶魔,面对突如其来的事,还是和人类一样反应不过来。
「是我准备的余兴节目。」
这时,身在会场深处的一名红发男子走来。来者是走廊那幅肖像画上的人,长相和社长满像的……
「哥哥。」
社长这么称呼他。等等,哥哥————?
那、那么说来,这位就是……魔、魔、魔、魔、魔王瑟杰克斯.路西法陛下!
「因为我想见识龙之力,才会忍不住交代葛瑞菲雅请他过来。」
不知道是哪边的亲人,一名中年男性恶魔急忙开口:
「瑟、瑟杰克斯陛下!这、这样太乱来了吧!」
「有什么关系呢?上次的『排名游戏』着实有趣,然而话虽如此,我那个没有游戏经验的妹妹,要和菲尼克斯家的才子莱萨对战,的确有点不太公平。」
「……瑟杰克斯陛下的意思,是无法接受先前一战的结果吗?」
「不不不,怎么会。身为魔王的我要是动不动就多嘴,旧家的面子要往哪里摆。上级恶魔之间的交流可是很重要的。」
魔王陛下面带笑容说着这种狡诈的话。从陛下的回答来看,刚才抗议的应该是社长这边的人吧?
「那么,瑟杰克斯,你打算怎么做?」
一名红发的中年男子如此询问魔王陛下。红发……难道是社长的爸爸!
「父亲大人,我只是想为可爱的妹妹的订婚派对锦上添花。龙对上菲尼克斯,您不觉得这是最棒的表演吗?以传说生物对战炒热会场的气氛,再也没有比这个更精彩的了。」
魔王陛下的这番话让所有人沉默不语。瑟杰克斯陛下将视线转到我身上:
「驭龙者小弟,大家都同意啰。莱萨,可以请你在莉雅丝和我面前再次展现力量吗?」
听了魔王陛下的要求,莱萨狂傲地笑道:
「好啊。既然是瑟杰克斯陛下的请托,我怎么可能拒绝。在下莱萨,这是在成家之前最后一次展现火焰!」
……他也想打。如此一来,我和莱萨对战的舞台就算完成。
再来只要打赢就行了!正当我在心里振作气势时,魔王陛下问道:
「驭龙者小弟,如果你打赢想要什么代价?」
「瑟杰克斯陛下!」
「您在说什么?」
听见魔王陛下的提议,双方亲友纷纷出声责难,但——
「既然他是恶魔,要请他做事,我当然也得付出相对的代价吧。说吧,什么都可以喔。是要爵位?还是绝世美女?」
魔王陛下毫不理会双方亲友的声音,再次询问。
这真是最棒的提议。我的梦想近在眼前。无论是爵位还是绝世美女,只要我开口,梦想就会实现。但是我早已决定自己要什么。
「请将莉雅丝•吉蒙里大人还给我。」
听我毫不动摇地开口,魔王陛下露出满意的微笑:
「好啊。如果你赢了,就可以带走莉雅丝。」
经过这番交涉,我即将在这个会场和莱萨进行决斗。
「谢谢陛下!」
我深深鞠躬,目送消失在会场深处的魔王陛下。
-○●○-
会场中央临时腾出一个空问。
会场里的恶魔们纷纷聚到周围,投以好奇的眼神。社员们和社长一起坐在关系入座位区,魔王陛下也坐在社长旁边。
另一边似乎是菲尼克斯家的座位,亲友、莱萨的恶魔仆人,还有他的妹妹列席观战。
我和莱萨则是在空问中央彼此对峙。这么说来,这比较像恶魔式的擂台吧。
我已经装备Boosted gear莱萨一脸老神在在。
「请开始!」
负责仲裁这次战斗的男性恶魔出声宣告。战斗开始了!已经无法回头!没错,我只剩下获胜这条路!但是在那之前!
长出火焰翅膀的莱萨指着我的手甲:
「我已经知道你全部的能力。逐渐让自己的能力倍增的神器(Sacred gear),『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然后
好像还有新的能力,能够将倍增之后的力量转让同伴或武器吧。」
他连「来自赤龙帝的赠礼」(Boosted gear gift)的力量都知道。
是啊,你说得没错。而且「赠礼」与其在我只有一个人时使用,不如搭配其他伙伴使用要强上千万倍。我对社长露出满面的笑容开口:
「社长,我要用十秒钟解决一切。」
「……一诚?」
社长显得很讶异。没问题的,我马上让你见识。
「十秒钟,口气倒是很大嘛。那么我就用五秒钟解决。我不会像之前那样手下留情了,莉雅丝的『士兵』!」
莱萨•菲尼克斯!我要狠狠揍你一顿!
「社长!请允许我在这里进行『升变』!」
听见我的吶喊,社长点点头。
扑通。心脏用力跳了一下。这种感觉,证明社长已经准许我在这里进行「升变」。
「『升变』!『皇后』(queen)」
升级成为最强的棋子!全身上下的力量几乎快要满溢而出!我一开始就要以巅峰状态应战!而且还要加上这招!上吧,赤龙帝!我的神器!
「社长!」
我朝着社长大叫:
「我不像木场那样有剑术的才能!也不像朱乃学姐那样是使用魔力的天才!也没有小猫那样的怪力,更没有爱西亚的治愈之力!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变成最强的『士兵』!」
我发誓。我对社长发誓!
「如果是为了你,即使是神我也要打倒!我要用这个Boosted gear!用我唯一的武器!来保护你!」
我绝对要保护你——并且和伙伴们一起变强!
「绽放光辉吧!Over boost——」
『Welsh Dragon over booster!!』
手甲的宝玉发出赭红色的闪光。
赭红色的光芒照耀整个会场,火红的气焰包覆我的身体。
——力量。
——你的力量流入我的体内了。
『是啊,你就用用看吧。但是只有十秒,超过十秒你的身体撑不住。』
我知道了,赤龙大哥。我会在十秒内结束一切!
『就是这样。不过只要有十秒钟,你——』
是啊,只要有十秒钟,我——
「我们就可以揍扁那个家伙!」
带着赭红色的气焰,我向前冲刺。
我身上穿着赭红色的铠甲(plate armor)。外型有如龙一般的全身钟甲。
整体轮廓充满锐角。熟悉的手甲除了左手,也装备在右手。
原本位于手甲的宝玉也出现在双手手背、双臂、双肩、双膝,以及躯体中央。
背后还有状似火箭推进器的推进装置。
「铠甲!你是将赤龙帝的力量具现化为铠甲吗!」
莱萨不由得感到惊讶。这个家伙的见解大致上是对的。
话说回来,我现在看起来几乎就是一只小赤龙,连脸都被包进镜甲里。
「这就是龙帝的力量!禁手,『赤龙帝的铠甲』(Boosted gear scale mail)——想阻止我就去找魔王陛下吧!再怎么说,这可是『受到禁止的邪门歪道』!」
Scale mail的能力是解放爆发性的力量,为时十秒钟。
一旦解放,在这十秒里我就是无敌的。
但是风险也很大。能力解放的十秒过后,会有整整三天无法使用神器(sacred gear)。那只赭红色的龙——德莱格是这么说的。也就是孤注一掷,只有十秒的无敌模式。
『Ⅹ。(ten)』
倒数开始。既然发动这招,就没时间了!
我要一口气解决你,莱萨•菲尼克斯!
我的双手轻轻合掌,在手掌之间制造魔力凝聚体。
然后一口气射向朝莱萨。
掌中制造的魔力,化为巨大的光带袭向莱萨!
这个魔力也太夸张了!大到这个宽广的会场部有一半被魔力占据,连我这个出招的人都吓了一跳!
「好大!」
大概是魔力炮的规模超出莱萨的预期,他放弃正面挡下,摆出闪躲的姿势。
——就是现在!
『Ⅸ(nine)。』
语音毫不留情地读秒。我知道,别催我!
我朝莱萨准备闪躲的方向冲出去。
铠甲背后的喷射口喷出魔力,剎那间催出爆炸性的速度!
惯性影响我的身体,我几乎无法控制动作,就这样离莱萨越来越近。
因为我以猛烈的速度冲向莱萨要躲的方向,吓了一跳的他来不及反应,身体紧绷。
趁现在攻击!我很想这么做,但是无法出手——
直直撞上会场的墙壁。我也太没用了!明明是个好机会!
大概是因为我在撞墙的瞬间用双手防御,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势,墙壁倒是被我撞出一个大洞。
不过这也太强了吧!以那么快的速度撞墙,铠甲和我的身体都毫发未伤。
如果是这么坚硬的铠甲,光是高速冲撞就足以重创对手了吧?
『Ⅷ(eight)。』
剩下八秒!
我拨开墙壁的碎块站起来,再次与莱萨对峙。
莱萨看见我刚才的攻击,似乎比之前更加防范。
那家伙的身上冒出七彩气焰。我可以感觉到他凌厉的魔力。
「赤龙帝小鬼!不好意思,我不会手下留情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现在的你简直是怪物!在你的主人莉雅丝面前化为灰烬吧!」
咆哮的莱萨背上出现巨大的火焰双翼。全身上下火焰缭绕,剧烈的热气笼罩整个会场。
热气逼人的程度,让会场内的恶魔也纷纷制造保护自己的魔力防护罩。这大概表一不如果被那种火焰直击,将会尸骨无存吧。
「被称为火鸟、凤凰,以及不死鸟的吾等一族!你就亲身承受业火,燃烧殆尽吧!」
火焰缭绕的莱萨高速朝我逼近。质量超乎寻常的火焰在我眼前展开。
外型看来简直就是巨大火鸟。
翅膀产生的业火凝聚成形,要是碰到应该不太妙吧?
『不死鸟菲尼克斯的火焰连龙的鳞片都能烧伤。持续中招不是好事。』
这样啊,德莱格。
但是我不能逃避。因为那个人在看。
在社长的眼前,我得接下这招!
「那种没什么用的火焰怎么可能消灭得了我——!」
我放声大吼,同样朝莱萨冲过去!背后的喷射口喷出魔力的火光!
叩。
我们的拳头同时击中彼此的脸,在那个瞬间,力量与力量碰撞产生的波动震荡整个会场。在会场的正中央,我和莱萨不断互殴,开始比拚力气。
唔!我每挨一拳,沉重的冲击便撼动我的全身!
高热随之而来!好烫!该死!真的好烫!业火的热度透过莱萨的拳头传来,如果没有这身铠甲,我真的会被烧得连骨头都不剩吧?
好可怕!我想离开这里!我不想死!越是以拳相交,越让我戚觉到莱萨和自己原本的实力之间的差距有多远。
只要脱掉这身铠甲,我和莱萨的力量对比便有如蚂蚁比大象。毕竟我只是下级恶魔,那个家伙可是上级恶魔。大概是感觉到我的恐惧了,莱萨咧嘴一笑:
「害怕吗!你害怕我嘛!那是当然!没有Boosted gear的你只不过是个垃圾!要是没有那身铠甲,在我的拳头打中之前,你就会先被业火的热度燃烧殆尽!没错!没有那个手甲的你没有任何价值!」
大放厥词的家伙!但是他说得没错!如果没了手甲,我真的什么也不剩!
『Ⅶ(seven)。』
和认真的恶魔对战。全身被恐惧所占据。我一点都不想经历这么可怕的事!
可是!可是!
我将藏在手甲里的那个东西装备在掌心。
喀!
我以交叉反击拳的要领给了莱萨脸部锐利的一拳。莱萨大幅后仰。
「这种拳头!怎么可能——」
咳!
莱萨的口中吐出大量的鲜血。我刚才那一拳对莱萨西言足以致命。
那是当然。因为我的手里握着这个。
我松开手掌,让莱萨看看我手里的东西。
「十字架!竟然是十字架,」
莱萨大吃一惊,会场内的恶魔也发出惨叫。
没错,恶魔害怕的道具——十字架。我就是拿着这个揍莱萨。
这是我向爱西亚借来的东西。在过来这里的途中一直藏在身上。
『Ⅵ(six)。』
「我用神器强化十字架的威力之后拿来揍你。经过提升再提升的神圣攻击,即使是对上级恶魔而言也很有效。就算是不死之身的菲尼克斯,要治疗这种伤害也没那么简单吧?」
「怎么可能!十字架会对恶魔的身体造成剧烈伤害!即使你身穿龙之皑甲,用自己的手拿那种东西根本是愚蠢至极——」
这时莱萨总算察觉我的左手变得不太一样。和包覆整个人的龙之钟甲合而为一之后,或许看不太出来,但是近距离仔细端详应该就会察觉。
质感看似是无机物的全身铠——和不断脉动,有如生物的左手之间的差别。
「……你把自己的手……作为代价给了寄宿在手甲上的龙吗……?所以才会得到这种强得离谱的力量吗……!」
「是啊,没错。即使只能暂时得到这股力量,我依然为此付出左手这个代价。我的左手成了真正的龙手,所以十字架对我没有用。」
让左手化为龙,这就是我为了使用德莱格强大力量所付出的代价。为了和莱萨对等交战甚至更胜过他,我付出自己的手臂。手甲已经化为龙手的一部分。
「这样一来你的手臂再也无法复原!你到底知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
「Ⅴ(five)。』
在无聊的对话当中,倒数依然持续。
「我这种货色付出一只手就能换回社长喔?这种交易再划算也不过吧?」
听我说的话,莱萨的眼角抽搐:
「你疯了……正因为如此,你才能使出毫无迷惘的攻击……太可怕了。这是我第一次打从心底畏惧你。所以!」
莱萨的双翼一燃烧得更为猛烈。
「我要使尽全力打倒你!」
火鸟——将四周化为一片火海,朝我冲过来!
我才不会输!我怎么能输!
『Ⅳ(four)。』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将力量灌注在手中的十字架!一击!我要将最强大的一击灌注在这个十字架上!
莱萨的拳头!我的拳头!双方的拳头迭在一起!
铮!
两股激烈的力量撞在一起,冲击造成闪光,遮蔽我的视野!
我同时感觉到包裹身体的东西消失了。和下雨天回家之后,脱掉雨衣时的感觉很类似。
热气同时包围我的全身。热到不可思议!刚才对铠甲外的温度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当视野恢复原来的状态时,我发现自己的变化。
——铠甲解除了?
覆盖全身的赤龙铠甲消失了!我身上没有装备,只有已经变成龙手的左臂维持原貌。
手上的十字架大概是被刚才的碰撞弹开,掉在稍远的地上。
喂!龙帝!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到十秒吧,为什么铠甲解除了!难道以我支付的代价,最多只有这点时间吗!
『不,你为了得到这股力量而支付的东西已经足够。无奈的是你的基础能力,实在不足以控制铠甲的力量。你的修炼还不够。』
……真是的,我都和同伴做了那么多训练还不够吗!
『那种程度,以恶魔漫长的生命来看,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恶魔所谓的修炼,必须反复进行几十年才有意义。』
啊——够了!现在别对我说教!
再一次具现化铠甲吧!这次我该付出什么!眼睛?脚?要什么我都给你!
『以现在的你来说,短时间内不可能第二次使用铠甲。』
……因为我太弱的关系吧……该死,为什么我在紧要关头就是帅不起来……
这明明是什么也没有的我唯一能做的事!
『我在铠甲的力量解除的瞬间,将一小部分的龙之力转移到宝玉。用那些力量要暂时压制莱萨.菲尼克斯或许可以,但也仅止于此。要打倒再生能力强大的菲尼克斯一族——』
只能打倒对手无数次,或是以绝对的力量打倒。
『没错。很遗憾的,以手甲目前的力量无法打倒他无数次。倍增的状态也和「绝对的力量」相去甚远。两种能打倒他的条件都不存在。『
拉!
有人用力抓住我的衣襟——是莱萨。他勒着我的脖子,把我抬了来。
莱萨面露苦笑,把我的脖子扭得更紧。好、好难受……
「亏你能凭『士兵』(pawn)的力量打到这种地步,值得夸奖。你真的很了不起。老实说,我没想到自己会被打成这个样子。我充分体认到驭龙者的力量了。如果再给你一年——不,半年,让你习惯龙之力,我大概已经输了。」
……他的表情非常认真,看样子不是在说笑。
再半年……既然如此,你们就半年之后再结婚!我真想这么说。
莱萨不只衣服破破烂烂,身体也是伤痕累累。果然,即使莱萨的再生能力再怎么强,遭受经过强化的神圣力量攻击,损伤恢复的速度也会变慢。
火焰双翼也变得比刚才小,可见他受到不小的伤害……
「不,你不需要感到自卑。等我成为莉雅丝的丈夫,我会好好锻练你。你可以变成非常强大的恶魔。」
啰嗦!谁要你多管闲事!
「好了,该让你睡一觉了。只是让你失去意识一会儿。等到你醒来,仪式应该已经顺利结束。你也不希望身心受到更多痛苦吧?我也不是变态,我会很快结束这一切。」
莱萨露出确信定自己会获胜的表情。我会输?不,我不允许那种事发生。
——一定,要和社长一起回来。
是啊,我知道,爱西亚。
——一诚,你就先以成为最强的「士兵」为目标吧。
是的,我知道,社长!
我们一起——回去吧。朱乃学姐、木场、小猫、爱西亚,还有我都在等你回去!
所以——
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东西。
「想要灭火就得用水!」
我拿的是装有圣水的小瓶子。是在转移到这里之前,和十字架同时准备的东西。
一般来说,这种东西对上级恶魔没什么用,在场的恶魔看见这个大概只会嗤之以鼻吧。
但是莱萨的表情瞬时转为苍白。
没错,我的左手寄宿着什么?我的左手拥有什么能力?
你说说看啊,莱萨•菲尼克斯!
「该死!」
莱萨勒住我的手更用力了。唔,喉咙会被他捏爆……在那之前
我打开小瓶,将里面的圣水在莱萨身上。
接着将圣水的作用加倍!加强到上级恶魔也无法忽视的境界!
「Boosted gear!Gift!」
『Transfer!!』
经过倍化的力量从手甲流出,转移到洒在莱萨身上的圣水。
「糟——」
当莱萨察觉到我的手段时,已经太迟了。
转让出去的手甲之力,让莱萨身上的圣水作用倍增。
咻哗————!
水遇热蒸发的声响以最夸张的程度响彻会场。
莱萨的火焰翅膀融化、扭动,无法维持翅膀的形状。
圣水严重烧焦莱萨的身体。他的全身上下都在冒烟。
我逃离他松开的手,捣着脖子拉开距离。真是的,竟然这么用力!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圣水让莱萨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会死吗?」
『不,再怎样增强圣水的功效,要杀死菲尼克斯一族也没那么容易。』
啊啊,这样啊,德莱格。
『不过圣水的力量可以急剧削减他的体力和精神,即使是化成灰也能再生的菲尼克斯一族,如果一口气失去大量的体力和精神——唯有精神无法瞬间恢复。』
咻——……
莱萨身上的烟慢慢变小,只剩下衣服和身体都惨不忍睹的莱萨。
我用化为龙手的左手捡起掉在地上的十字架,紧紧握住,在其中灌注力量。顺便将收在怀里的第二瓶圣水洒在拳头上。
「爱西亚说过,十字架和圣水都是恶魔害怕的东西。同时强化这两样东西并且同时使用,应该可以对恶魔造成可观的伤害吧。」
「唔……」
莱萨在受到圣水的作用折磨之余看见我的下一步,表情为之僵硬。
我放眼看向莱萨和他的周围,除了莱萨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好,没问题。
「木场说过,视野要放宽,连同对手和周遭环境看在眼里。」
我将流经全身的魔力气焰集中在一点,接着转化为龙之力,转让给十字架和圣水。
『Transfer!!』
如此一来神圣之力便得到压倒性的强度。
「朱乃学姐说过,魔力要从包覆全身的气场有如流水汇集。集中意识,感觉魔力的波动。啊——连我这么没用的家伙都感觉得到了,朱乃学姐。」
接着我调整姿势,握紧拳头。为的是朝对手出拳。
「小猫说过。打击要瞄准身体的中心线,确实地以埋进身体里的动作出拳!」
这些全部都是我在修炼时学到的是。啊啊,各位,我全部都记得,全部都派上用场。
我要以全体社员的力量抢回社长!
当我将拳头对准莱萨时,他也慌了手脚:
「等、等等!你、你真的懂吗!这是对恶魔的未来不可或缺,非常重要的婚约喔!不是你这种什么都不明白的新生恶魔能够插手的事!」
「那些复杂的问题我不懂。可是之前打输你,我在昏倒的时候,虽然只是隐隐约约,但我记得——社长哭了!社长她哭了!而且刚才也哭了!要揍你这个理由就够啦——!」
轰!
我的拳头夹带十字架和圣水,准确地深深埋进莱萨的肚子里!
「咳喝!」
莱一边吐血,一边后退几步。
「我,竟、竟然为了这种事……」
说出这句话之后,莱萨向前倒在地上。
于是他再也没有爬起来。
-○●○-
我看了倒地之后爬不起来的莱萨一眼,朝社长走去。
一道人影介入我和社长之间。那是莱萨的妹妹。
她默默瞪着我,像是想要对我抗议什么。
我将龙的左手朝莱萨的妹妹伸去,同时说道:
「要是有意见就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大概是被我的气势震慑,莱萨的妹妹倒退几步,让出路来。
我经过她身边,站在社长面前笑着说道:
「社长,我们回去吧。」
「一诚……」
接着我将视线移到社长旁边的恶魔。
那是位红发绅士,是社长的父亲。我走到那位大人面前深深鞠躬,然后坚定地宣告:
「社长、我的主人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由我带走了。我知道这是我的恣意妄为,感到非常抱歉。即使如此,我还是要带社长回去。」
社长的爸爸没说什么,只是静静闭上眼睛。
原本坐在他身边的魔王陛下不在位置上,不知道上哪去了。
本来想要向他道谢的……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要——
我牵起社长的手。
然后从怀里掏出葛瑞菲雅给我的魔方阵。我记得她说过抢回社长之后,要我用转移魔方阵背面的魔方阵……
当我将那张纸翻面,魔方阵发出耀眼的光芒。
「啾——!」
一只不知道该说是老鹰还是狮子,长有翅膀的四脚生物从魔方阵里出现。
「鹫狮……」
会场里有人小声开口。啊——这家伙叫鹫狮啊。
葛瑞菲雅的意思是叫我们骑着这家伙离开吗?
我骑到鹫狮的背上,然后拉着社长的手让她坐在我前面。
「啾——!」
鹫狮叫了一声,拍着翅膀冲向我在墙上撞出来的大洞。起飞之前,我对木场等人说道:
「我们在社办等你们!」
听见这句话,所有社员都笑着挥手。
于是鹫狮载着我们,飞向冥界的天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