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卷 战斗校舍的不死鸟
  5. Life.4 展开决战!
  6. 繁体版

Life.4 展开决战!
2017-06-23 12:26:04

		

决战当天。
「好。」
我在房间里振作气势。
现在是晚上十点。决战将于两个小时后的深夜零点整开始。
恶魔的工作今天休息,放学之后我就直接回家。总不能为了其他的事消耗体力。
我们预计在开始前三十分钟于社办集合,所以待在这里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多一点。
尽管如此,还是待在自己的房间最自在。我想呼吸这里的空气直到最后一刻。
到了社办之后,无论如何紧张感都会充斥我的脑袋。啊啊,简直比高中入学考试发榜时还要紧张……
王于我的穿著是学生服,我觉得穿这个最适合。话说我原本心想是不是准备一套战斗用的衣服比较好,于是询问社长,结果——
「如果说我的眷属有制服,那就是驹王学园的学生服吧。我们是神秘学研究社嘛。」
笑着如此回答。
因此我的战斗服就是学生服,如果我有在练格斗技,应该可以准备道服就是了。
附近堆了许多香蕉皮,香蕉已经吃掉了,不过重点是从集训一直持续修炼到现在的那招
已经趋近完美。
没问题,一定行的,我的新必杀技!
叩叩。
有人敲我的房门。嗯?是爱西亚吗?
「一诚先生,我可以进去吗?」
「喔喔,可以啊。」
爱西亚开门进来。见到她的打扮,我有点惊讶。
因为她身上穿着修女服。胸前当然没看见玫瑰念珠,头上也没带头纱。
「爱西亚,这身打扮……」
「是、是的。因为我问社长要穿什么,她说『希望你穿自己觉得最适合的衣服』。我烦恼了很久,最后觉得穿成这样最方便活动……虽然我已经不是主的仆人,但是从来不曾忘记自己的信仰。不过现在是恶魔……」
这样啊。看来她也有她的考虑。
毫不避讳地穿着修女服参加恶魔之间的战斗也算有胆量,既然爱西亚已经决定,我也不会多说什么。社长应该也会笑着允许她吧。
「嗯,爱西亚也许是修女打扮最自然。学校的制服当然也很棒,不过爱西亚和我第一次见面时就是修女打扮。果然很适合你。」
「谢谢。」
听到我的夸奖,她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一、一诚先生。」
爱西亚突然变得忸忸怩怩。怎么了吗?
「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
「喔,好啊,当然可以。」
她走近坐在床上的我,在我身边坐下。才刚坐下来便紧紧抱着我的手。
「怎、怎么啦,为什么这么突然?」
我先是一阵慌乱,随后手臂便感觉到爱西亚正在发抖。
「……一想到接下来有可怕的战斗在等着我们,我就止不住颤抖。可是只要有一诚先生,我就没问题。」
「爱西亚……」
「嘿嘿嘿。待在一诚先生身边果然不怕。在离开家里之前……可以一直挽着你吗?」
「嗯。」
「……从今以后,我也可以一直待在一诚先生身边吗?」
「可以啊,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太好了。」
我轻轻握住爱西亚颤抖的手,静静度过出发之前的时间。
不知不觉,我的紧张和爱西亚的颤抖都停了。
-○●○-
深夜十一点四十分左右——
我和社员们聚集在旧校舍的社办里,各自以最能放松的方式等待。基本上除了爱西亚以外,大家都穿着平常的学生服。
木场装备护手,小腿也绑着护具,把剑靠在墙边。
坐在椅子上看书的小猫手上戴着露指手套。是格斗家戴的款式。一名娃娃脸女孩戴着那个手套,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朱乃学姐和社长坐在沙发上,正在优雅地喝茶。不愧是我们的两位大姐姐,竟然能够如此沉着……
我相爱西亚坐在椅子上,只是静静等待时刻到来。
到了开始前十分钟,社办的魔方阵发出光芒,葛瑞菲雅从中现身:
「各位都准备好了吗?十分钟之后就要开始。」
听到葛瑞菲雅的问题,大家都站了起来。于是葛瑞菲雅开始说明:
「开始时间一到,各位将经由这里的魔方阵传送到战斗领域。地点是在异次元空间制造出来的战斗用世界,各位在那里要打得多夸张都无所谓。因为那里是一次性的空间,请各位尽情战斗。」
喔——原来如此。战斗用的领域啊。原来恶魔连这种东西都有办法准备。
的确,无论是在人类世界还是恶魔世界的任何地方开打,都难免会造成破坏,带来各式各样的影响,所以才需要一个无论怎么搞都没有负面影响的世界。
先不管这个,我在参加这次游戏之前,有个疑问想搞清楚。
「社长,请问一下。」
「有什么事?」
「社长还有一个『主教』(bishop)对吧?人呢?」
没错,在让爱西亚转生为恶魔之前,社长说过她已经有一个「主教」——
社长还说那个人因为别的任务到很远的地方,可是如此重要场合居然缺席,这样好吗?
听见我的问题,除了我和爱西亚以外的社员都显得很奇怪。总觉得我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气氛变得截然不同。大家都一起紧闭双唇。
「很可惜,另外一个『主教』(bishop)无法参加。总有一天,我会找个时间针对这件事说明。」
社长没有看着我,只是如此说道。
应该是有什么苦衷吧。看来这个话题还是就此打住比较好。
可是有什么事会优先到可以丢下主人重要的游戏不管?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在沉重的气氛之中,葛瑞菲雅开口说道:
「关于这次的『排名游戏』,两个家族也会在其他地方透过转播观赏领域里的战斗。」
真的吗,有观众喔?隔山观虎斗啊。上级恶魔的父母还真了不起。不对,既然社长的父母也会观战,我也不能让他们看见我窝囊的样子。
「此外,魔王路西法陛下也会观看这次的战斗。请各位不要忘记这一点。」
魔王!魔王陛下也会看!呜哇,这下子紧张了。竟然连我们的最高层也会观战,这场比赛有多么受到瞩目啊!
社长似乎也从心底感到惊讶:
「兄长也会看?是吗……兄长也会直接观战啊。」
……咦?我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社长刚才说什么?兄、兄长……?
感到疑惑的我举手发问:
「那、那个,社长刚才好像称呼魔王陛下为兄长……是我听错了吗?」
不过木场轻描淡写地回答:
「不,社长的兄长就是魔王陛下。」
啥……
「魔、魔王——!社长的哥哥是魔王?」
「是啊。」
社长立刻承认。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不对,等一下,社长是「吉蒙里一族」的恶魔吧?和几位魔王陛下的名字都不一样……
路西法、别西卜、利维坦、阿斯莫德。没有一个吻合的啊?
「该不会是因为社长的姓氏和魔王陛下不一样,让你很混乱吧?」
木场猜到我心里在想什么。虽然不爽,但是他说得没错。
「嗯,是啦。」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木场便开始说明:
「在上次的大战里,魔王陛下受到致命的重伤,已经过世了。然而恶魔的体系没有魔王便无法运作,因此——」
恶魔保留魔王的名宇,由拥有强大力量的恶魔继承。现在的四大魔王,都是继承了第一代魔王之名的最上级恶魔。
原来如此。「路西法」和「别西卜」如今已经是职称,而不是个人的名字了。
「老实说,神之阵营、堕天使的组织、恶魔,鼎足而立的三个势力里,目前实力最弱的就是恶魔。虽然我们的处境岌岌可危,幸好现任魔王陛下丝毫不比上一任的魔王陛下差,总算是稳住阵脚。」
……所以恶魔社会现在也只是勉强维系啰……
连图书馆的藏书都有记载的魔王已经死了,真叫人震惊。
「那么社长的哥哥就是获选为魔王的最上级恶魔啰?」
我的问题得到木场肯定的回答:
「瑟杰克斯•路西法——『红发魔王』(crimson satan),是社长的哥哥,也是最强的魔王陛下。」
——瑟杰克斯•路西法。
不是「吉蒙里」而是「路西法」,他已经和社长不同姓了。
「……所以社长才得继承家业吗?」
如果兄长是魔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哥哥必须扛起整个恶魔社会,太强了。社长真厉害,连亲人都这么不同凡响……
「时间差不多了。各位,请过来魔方阵。」
在葛瑞菲雅的催促之下,我们到魔方阵集合。
「另外,一旦移动到战斗领域,在游戏结束之前都无法以魔方阵进行转移。」
意思是回到这里时,就表示胜负已分了。
魔方阵的纹章从吉蒙里变成我没看过的图形,然后发出光芒。也不是菲尼克斯家,是游戏用的魔方阵吗?
就在这个疑问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时,我们在光芒的包围下开始转移。
-○●○-
……我睁开眼睛。
……奇怪?我因为眼前的景象歪头疑惑。这也很正常,因为这里还是社办。
哎呀呀,转移失败了吗?不过除了我和爱西亚以外的人都很冷静,面对这种状况依然不为所动。
可是葛瑞菲雅不见了。该不会只有她一个人转移过去吧?
就在我这么想时——
『各位,我是吉蒙里家的佣人葛瑞菲雅,这次吉蒙里家对抗菲尼克斯家的「排名游戏」将由我担任裁判。』
校内广播?那是葛瑞菲雅的声音。
『以我的主人瑟杰克斯•路西法之名,我将见证这次两家之间的战斗,还请各位多多指教。那么我们立刻进入主题。这次的战斗领域是参考莉雅丝大人与莱萨大人的意见,在异次元空间准备莉雅丝大人就读的人类世界学校「驹王学园」的复制品。』
什么!也、也就是说这间社办是假的?根本一模一样!连摆饰的位置和房间墙壁上的刮痕都一样,重现度也太高了!
啊,可是从窗户看向外面,发现天空是白色的。明明应该是深夜,天色却一点也不暗。
这表示学校的复制品存在于全白的世界吗?
话说回来,竟然能够在异次元空间重现我的学校,恶魔的力量到底有多厉害!
『双方阵营目前转移到的地方就是双方的「大本营」。莉雅丝大人的「大本营」是旧校舍的神秘学研究社办公室。莱萨大人的「大本营」是新校舍的学生会办公室。「士兵」(pawn)要「升变」时,请前往对方「大本营」的周围。』
这是在说我!不到对方的大本营去就无法「升变」啊。我的棋子就特性来说,「升变」是必要的步骤。
所谓的「升变」,就是和西洋棋的规则一样,在「士兵」(pawn)前进到对方阵地的最深处时,能够发动的特殊能力。可以变成「国王」(King)以外的棋于。
无论如何我都得冲进对方的大本营。学生会办公室位在校舍最上层最旁边的房间,我要朝那里迈进,反过来说,莱萨那边的「士兵」(pawn)来到这里也可以「升变」。对方的「士兵」(pawn)多达八人,不像我们只有我一个。如果全部变成「皇后」(queen)该怎么办!
「皇后」(queen)是最强的棋子。万一让她们升级,我们肯定会很惨。
听说游戏的固定发展是让「士兵」(pawn)先去拚个你死我活。这就表示我得一个人对付多达八个的美少女「士兵」(pawn)啰……呜喔,前途堪虑。
「所有人都拿这个通讯器戴在耳朵上。」
朱乃学姐将耳麦型通讯器发给我们。
社长拿到之后,一面往耳朵上戴一面开口:
「我方之间可以用这个在战场上互相联络。」
这样即使跑到远方也可以收到命令。这个道具很重要,必须好好保护,不能被打坏。
『开始时间到了。另外,这次游戏的限制时间是到人类世界的黎明。那么,游戏开始。』
叮咚当咚——
学校的上课铃声响起。这是开始的讯号吧?
于是我们的第一次「排名游戏」就此开战!
-○●○-
「好了,首先得击破(capture)莱萨的『士兵』才行。如果让她们八个都『升变』成『皇后』可就麻烦了。」
社长坐到沙发上开口。没想到她这么沉着。
朱乃学姐也开始准备泡茶。那、那个,现在是战斗中喔……?
「社、社长,感觉好冷静……」
「一诚,战斗才刚开始喔?『排名游戏』原本就不是短时间结束的比赛。偶尔当然也有短期决战的情形,但是多半会花费很多时间,就像真正的西洋棋。」
是、是这样啊?我完全把战斗想象成像电影里面的战争场面了……就是那种「敌我交杂大决战!」的感觉
「『排名游戏』就是要充分利用战场才有意义。大致上来说,双方阵营的大本营都是要塞、城堡,或是高塔。大本营和大本营之间隔着森林、山脉、湖泊,在这些地形上进行大规模的战斗,然而这次的舞台是学校。佑斗。」
「是。」
听到社长的吩咐,木场在桌上摊开地图。喔喔,是我们学校的平面图。
图上画有网格线,纵轴和横轴分别写上数字和英文字母。喔喔,我知道了。
这是仿照西洋棋棋盘画的格子吧。
社长在旧校舍、新校舍的角落用红笔画圈。啊,原来如此,她是在我们的大本营和对方的大本营做记号。
「我们的大本营附近有森林,可以把这里当成我们的领土。反过来说,新校舍就是莱萨的阵地,一旦踏进去就要当成是走进对方的巢穴。操场从新校舍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毫无防备地通过这里会很危险。」
说得也是,从窗户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一日一来到战斗领域,在这里面便无法进行魔方阵转移。也就是说,想利用小型魔方阵移动,从旧校舍前往新校舍也行不通。
要从这里前往其他地方,只能靠双脚。好吧,张开翅膀从空中移动也是个办法,只是太过显眼,不是个好办法。而且我还不会飞。
「那么要到新校舍,就得从后面的运动场进去啰?」
听我这么一问,社长苦笑。
「一般来说是这样。可是这点对手也很清楚,应该会在运动场配置仆人……位于运动场的社团活动中心,应该会派『城堡』(rook)或『骑士』(Knight)驻守吧。不,像运动场这么大的地方需要机动力,应该会派一个『骑士』(Knight),同时有三或四个『士兵』(pawn)跟着。这样就能掌握整个运动场。」
这时木场发表意见:
「社长,我们要不要先占领靠近旧校舍的体育馆?拿下这里就能确保通往新校舍的动线,而且体育馆和新校舍和旧校舍都相通,这样也可以牵制对方。」
社长也赞同木场的意见: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首先要拿下体育馆……以场地来说对方应该会投入『城堡』(rook)吧。因为是室内空间,具备破坏力的『城堡』(rook)会比具备机动力的『骑士』(Knight)更能活用特性。」
……呜喔,他们开起我听不懂的战略分析会议!无、无所谓,反正我只要依照命令行事就对了!至少别给大家添麻烦。
「……佑斗和小猫先到森林里设陷阱。带着备用的地图过去,我已经在上面标出要设置陷阱的地方。晚一点影印几份,发给所有人。」
「是。」
「……遵命。」
一收到命令,木场和小猫便拿着地图和可疑的陷阱道具离开社办。
「其他人在陷阱设置完成之前先待命。对了,朱乃。」
「是。」
「佑斗和小猫回来之后,可以请你在森林周边布下雾气和幻术吗?连空中也要。当然要设成只会对莱萨的眷属产生反应。开场(opening)大概就像这样吧。不过中场(middle game)开始往来会变得比较激烈。雾气和幻术就拜托你啰,朱乃。」
「我知道了,社长。」
朱乃学姐也听命行事。
作战已经开始了,但是我和爱西亚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请、请问社长,我该做些什么?」
再怎么说,只有我没事做好像也不太对。我想做点什么!
「这个嘛。一诚是『士兵』(pawn),所以你得要『升变』才行。」
「是!」
我很有精神地回答。社长轻轻对我招手。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坐到这里来。」
我听从社长的指示,坐到她的身旁。然后社长又指着自己的大腿说道:
「躺在这边吧。」
——!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传说中的膝枕吗——!
竟、竟然有这种事……我竟然可以……躺在那双白皙的腿上吗!
「麻、麻烦社长了!」
我无意识地对社长深深鞠躬。
咕噜……我咽下口水,慢慢将头靠近社长的大腿——
咕。
我的脸颊戚受到柔软的触感。唔喔喔喔喔喔喔喔!为什么社长这么柔软!接触到社长的部分太多,我快要发疯了!社长的亲昵动作对于正值敏感时期的我来说是超级必杀技!
我实在很想就此用脸颊好好磨蹭,但是如果真的这么做,我肯定会变成废人!
「呜、呜……」
我的眼眶不知不觉涌出泪水。
膝枕。在希望女生对我做的百大愿望里排名前十的情境,没想到已经实现……
眼泪自然流下,挡都挡不住。啊啊,在这么重要的游戏时刻,我到底在搞什么。
可是我原本只是个没人爱的好色学生,现在却能躺在女孩子的大腿上,真是世事难料。
啊啊,爸爸妈妈,谢谢你们生下我!
看着这样的我,社长叹了口气:
「真是的,有什么好哭的?」
「呜呜,能够躺在社长的大腿上,让我感动得泪流不止。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触感。呜呜,出生在世真是太好了。」
「不过是膝枕,改天还有机会啊。真是太夸张了。」
啥!怎、怎么可能!可以吗!为什么社长会对我这么好!不对,这个现在不重要!是吗,原来可以要求这种事!
好!下次我真的要拜托看看!啊啊,我的学园生活太美好了!领先松田和元滨越来越多!这反而让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只好帮忙祈求他们的人生未来可以越来越快乐。
啊!爱西亚泪眼汪汪看着我!而且还鼓起脸颊。
咦?她在生气吗?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
嘶。
社长把手放在我的头上:
「……我要把你身上的封印稍微解开。」
「咦?封印?」
这句话刚脱口而出,我的身体便传来剧烈的脉动。
噗通!
同时身内涌现一股力量。这是什么?好厉害,和Boosted gear能力提升的感觉不同。如果那是力量从别的地方流人体内,刚才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力量从体内深处喷发,逐渐扩散、融入全身。
这到底是——社长在感到讶异的我耳边开口:
「你还记得吗?我说过在让你转生成为我的仆人时,用了八个『士兵』(pawn)棋子。」
「记得。」
「当时一诚的力量以恶魔来说太不成熟,所以我对『士兵』(pawn)的力量加上限制。当时你刚从普通人类转生,还无法承受八个『士兵』(pawn)的力量。简单来说,那股力量之强仅次于朱乃,一诚本身如果不够强,反而是你会崩溃,所以我设下几个阶段的封印。刚才我稍微解放了一部分。」
解放——那么刚才体内涌现的力量原本就是我的啰。
「先前的修炼,是为了因应Boosted gear和『士兵』(pawn)的力量两者而进行。不过还有很多不足的部分。」
原来之前苛刻的修炼还有这层意义!幸好我有不惜赌上性命拚死熬过来!
摸摸。
社长轻轻抚摸我的头。啊啊,让大姐姐摸头的感觉好舒服。
爱西亚的视线好像变得更加锐利,是我多心吗?
「听好了,一诚?对上女生还是得打倒对手才行喔?不可以手下留情。因为对方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我知道!」
「很好,乖孩子。还有『升变』时要变成『皇后』(queen)。变成拥有最强力量的『皇后』(queen),战况也会为之改变。」
「身为男生的我要变成『皇后』(queen),感觉好奇怪。」
听到我说的话,社长轻轻一笑:
「那只是扮演的棋子名称,不用想那么多。我们的人数原本就比莱萨他们少,必须有不惜扮演其他角色的觉悟,而且只要少了任何一个人,战况都会变得更加严苛。」
社长确实掌握我们扮演的角色,并且试图找出如何在战场上运用……
由我利用神器(Sacred gear)提升力量,从远处朝校舍发射魔力弹就可以一口气分出胜负……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吧。对方也很清楚我们的招式,说不定备有什么方法应付。
而且提升力量的攻击有其限度,我对魔力的使用又不拿手,不可以浪费在这种地方。如果要这样做,也要等升级「皇后」(queen)之后再说,这样包括威力在内都比较能让人放心。
嗯,我只要相信社长和伙伴,然后往前冲就对了!
「社长,我绝对会让社长在这次游戏获胜!」
这是我的直一心,也是我的决心。这种话还是要说出口才行。
社长闻言也微笑说道:
「嗯,我很期待喔,我可爱的一诚。」
我绝对要让社长获胜!怎么可以让那种家伙得到社长!
于是我在木场和小猫回来之前,充分享受社长的玉腿。
多亏了社长,使得我英气焕发!
-○●○-
我站在旧校舍的玄关振作气势。
我的身旁是小猫。她是我在接下来的作战的搭挡。
「听好了,一诚、小猫。进入体育馆之后就无法避免战斗。你们要依照我的指示行动,那个地方很重要。」
社长亲自送我们到玄关,一旁的小猫听完只是点点头。
「我也没问题。」
目的地是体育馆,要在那里的战斗获胜。出动的棋子是我和小猫。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没错,这场仗输不得。我怎么可以还没「升变」就被淘汰!
「那么我也出动了。」
木场也将剑配戴在腰间,准备上阵。
「佑斗,你就照先前的指示行动。」
「收到。」
「爱西亚和我一起在这里待命。不过如果一诚他们发出讯号,就得和我一起上前线。你绝对不能被打倒。要是负责治疗辅助的人倒下,我们可就无计可施。」
「是、是!」
爱西亚尽管紧张,仍然很有精神地回答。
爱西亚的治疗能力是我们的生命线。因为有她的力量,我们的作战里即使有些勉强的部分也能够成立。
保护她和我们的「国王」(King)社长到最后,是在这场游戏获胜不可或缺的因素。
「朱乃就见机行事,拜托你了。」
「是的,社长。」
最强的仆人,朱乃学姐。社长也说过她的行动将决定一切。
潜藏在笑盈盈的脸下是凶恶的魔力,我也很期待!
向所有人确认之后,社长向前踏出一步:
「那么我可爱的仆人,你们准备好了吗?已经无法回头啰。敌人是在不死之身的菲尼克斯家中也备受期待的人才,莱萨.菲尼克斯。上吧!将他们灰飞烟灭!」
「是!」
在所有人回答的同时冲了出去!
我和小猫和木场离开旧校舍!
「一诚先生!各位!请加油!」
身后传来爱西亚的加油声。我们举手向后方挥手致意.
好,已经没有退路了,兵藤一诚!下定决心向前冲!
我们朝着体育馆冲刺,途中木场转往别的方向。我们一开始就算好在那里和木场分开。
「那么我先去那边等你们!」
「好,你等着!」
我们彼此道别之后,各自敞开。他有他的工作,我有我的!
我和小猫前往体育馆。
体育馆的正面和新校舍相接,不能从那边进去。会被他们发现我们潜入。
于是我们试着从体育馆的后门潜入。两人来到后门,转动门把。开了。门没有锁。
虽然现在只看到外观,不过这栋体育馆的重现度也太高了。旧校舍也是,真的一模一样。打完之后告诉我「其实这里是真正的驹王学园一也会相信。」
走进后门,这里是舞台的后面。舞台的布幕没有放下来,内部看得一清二楚。
我蹑手蹑脚移动,正打算从舞台旁边观察运动场的情形时,小猫低声说道:
「……有气息。是敌人。」
——!我还来不及惊讶,便听见一个人声在体育馆里响起。
「我知道你们在那里,吉蒙里的仆人!因为我们早就在监视,看见你们潜入了。」
是女性的声音。莱萨的仆人!果然察觉我们潜入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没必要偷偷摸摸躲起来。
我和小猫大方出现在舞台上。体育馆里面有四个女性恶魔。
有穿着旗袍的大姐姐和双胞胎,还有——
那个小萝莉就是拿长棍打倒我的女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她::
我记得旗袍大姐姐是「城堡」(rook),双胞胎是「士兵」(pawn),娇小的女孩也是「士兵」(pawn)。过来这里之前,我们在社办看着敌人的照片听过说明。
三个「士兵」(pawn)、一个「城堡」(rook)……我方也是「城堡」(rook)和「士兵」(pawn),不过人数差了一倍。
但是为了作战,这场冲突是免不了的。
「Boosted gear,预备。」
『Boost!!』
倍化开始。好!只能上了!
「……『士兵』(pawn)交给一诚学长。我来对付『城堡』(rook)。」
「好!」
我和小猫各自和对手对峙。旗袍大姐姐摆出看似中国拳法的架式,娇小女孩举起长棍。
最后是双胞胎笑嘻嘻地拿趄电锯——等等,电锯?
嘟噜、嘟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电锯发出危险的声音开始运转!
呜喔!真的假的!女生怎么可以拿那么危险的东西!
「肢解你——♪」
双胞胎同时开口,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喂——!别用那么开朗的声音说那种话好吗!
话说谁要被你们肢解!被电锯砍到就完蛋了!
喀!咚!
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小猫已经和旗袍大姐开打了。
双方都是单打脚踢,成了格斗比赛!因为双方都是「战车」,一拳一脚感觉都很扎实。
我原本以为小猫比较娇小,动作比较敏捷,应该会比较有利,但是旗袍大姐的动作也很轻快。攻击相当刁钻。
咻!
那个「士兵」(pawn)少女以灵巧的动作要长棍,发出风切声。我记得她好像叫蜜拉吧。
脑中浮现苦涩的记脑中浮现。说了大话之后什么也没做,就被一棍打飞……我不想再输一次!
「大卸八块大卸八块!」
双胞胎一边挥舞电锯破坏地板,一边朝我冲过来!两人制造火花,在地板画出裂缝,电锯对准我向上一挥!
嘟噜噜噜噜噜噜噜!
危险的转动声从我耳边扫过!呜哇!好险——!刚好躲过!
我用肩膀撞开双胞胎之一,拉开距离。看来这点动作还不会让倍化中的Boosted gear重设。要是一时得意忘形攻击她们,又得回到原本的状态从头开始增加!
咻!
我听见有东西从背后朝我袭来。
「喔!」
这下也是刚好躲过。锐利的棍击划过我的侧腹!是蜜拉的攻击!这次我躲过了!
身体比我想象的还要灵活!大概是修炼的成果,加上刚才解除「士兵」(pawn)之力的封印达到的效果吧。
没问题!行得通!我对自己的力量有信心多了。
我一个放松,电锯就从我的脸颊轻轻划过!那个痛觉应该流血了。仔细一看,我的制服也破了好几个地方。呜,其实还是挺危险的。
『Boost!!』
这下子强化到第二阶段!
即使是在倍化期间,那些女生依然毫不手软地朝我攻击!但是——
「哟!喝!」
我一个转身躲过上方的攻击,横扫的攻击则是以跳跃和屈身的方式避开!接着双臂交叉,确实挡下由正面攻来的长棍刺击!
好啊!全部成功!怎么样啊,看到了吗!
「哎哟——!气死我了~~~!」
「为什么打不中!」
手拿电锯的双胞胎原地跺脚,看起来相当不高兴。
「……破解不了他的防御。」
长棍少女似乎也对于自己的攻击无法奏效感到不悦。
那还真是可惜。毕竟我也是拚命修炼,如果没两下子就被你们摆平,又怎么对得起社长和我的伙伴呢!
『Boost!!』
来了!第三次提升力量!就是现在!
「上吧,我的神器(Sacred gear)!」
『Explosion!!』
我要在这个阶段战斗!浑身上下充满力量!时间有限的力量提升状态!我不会浪费任何一秒!
「先解决你们!」
我朝着双胞胎的其中一个冲过去。好快!虽然是自夸,但是这个冲刺真的很快!
目标瞬间无法对我的动作做出反应。等到她发现这是怎么回事打算行动,准备挥舞电锯时,我的拳头已经先击中她!
咚!
我的攻击将双胞胎「士兵」(pawn)之一打飞。
「可恶!竟敢欺负姐姐!」
看来剩下那个是妹妹.她也举起电锯朝我袭来,但是在那之前我旋转上半身赏她一记手背拳!电锯双胞胎的妹妹也倒在地上。
「喝!」
要长棍的娃娃脸少女立刻朝我刺来!之前一眨眼就被她干掉!但是这次不一样!
我扭转身体躲过她的刺击!使尽全力展开攻势的少女因此露出破绽!就是现在!
「哒!」
啪!
我用手刀砍断长棍,可是好痛!长棍比我想象中还要硬!
接着我立刻撞飞失去武器的少女!
「呀!」
少女发出哀号,滚倒在地。
「唔!」
旗袍大姐姐也叫了一声。我看向小猫那边,旗袍大姐姐的手撑在地上,小猫依然保持攻击的架式。
喔喔。光看这个样子也知道是小猫占上风。
「真是的!输给这种男人莱萨大人会骂我们的!」
电锯女孩之一站起身子,忿忿不平地开口。
「绝对要把你大卸八块!」
女孩子再次发动电锯。
哼哼哼,你们也只剩下现在可以放话了。我的必杀技的发动条件已经成立了。
「看招!我的新必杀技!『洋服崩坏』(Dress break)!」
啪!在我弹指的同时——电锯双胞胎与耍棍少女的衣服应声爆裂。
没错,连内衣都化为碎布!白皙圆润的女性裸体呈现在我眼前。
喔喔!虽然三人都稍嫌发育不足,不过依然美妙!
噗!
我的脸上浮现嘲笑,同时喷出鼻血。
「讨、讨厌——————!」
尖叫声响彻整个体育馆。三人蹲在原地,试图遮住重要部位。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见识到了吧!这就是我的招式!名为『洋服崩坏』(Dress break)!我一直不断、不断在脑中妄想让女生的衣服灰飞烟灭的画面!我所有的魔力才能,都用在扒光女生这件事!」
没错,即使说我为了这件事耗尽魔力才能也不为过。我原本就没什么魔力才能,既然如此,不如全部用在实现自己最擅长的想象。
一切都是为了目睹如此美景!哈哈哈!看吧,我把女生扒光了!
为了修炼这招,我没用双手,只靠魔力剥了许多蔬菜水果的皮。被我剥得精光的蔬菜水果不计其数,剥到我都快昏倒了。
发动条件是用手触碰对手。触碰时要将我以想象提升的魔力传到对手身上,结果就会变成这样。
「太差劲了!女性公敌!」
「禽兽!色情狂!」
电锯少女等人含泪骂我。对于你们的批评,我欣然接受。
「……看错你了。」
呃。不过小猫在远处的轻声低语倒是刺伤我的心……这时戴在耳朵的通讯器传出声音。
『一诚、小猫。听得到吗?是我。』
是社长的声音。看来小猫也听见了。
「听得到!我和小猫都没事!应该说我们都打得不错!」
『很好。不过朱乃已经准备好了!麻烦你们依说好的作战行事啰!』
社长的命令下来了!我和小猫以视线示意,互相点头。
嚏!
我和小猫看也没看蹲坐在地的少女,冲向体育馆的大门。
「你们想逃吗!这里可是重要据点!」
莱萨的仆人对我们的行动感到惊讶。
是啊,没错。这里是重要据点,是连接旧校舍和新校舍的地方。以西洋棋来说就是所谓的「中路」,据说相当重要。所以我和你们都为了占领这里而过来!
正因为如此!才会在这里设下陷阱!
我和小猫从大门冲到外面。
铮!
强光一闪。瞬间——
轰————!
巨大的雷柱随着巨响落在体育馆。
等到落雷平息,原本还在我们眼前的体育馆已经消失。
「击破。」
是朱乃学姐的声音。
我回头只见笑容可掬的朱乃学姐展开黑色的翅膀飘在空中。高举的右手指向天空,手上
还有电流啪滋作响。
『莱萨•菲尼克斯大人的三名「士兵」(pawn)、一名「城堡」(rook)无法战斗!』
裁判葛瑞菲雅的声音在领域里回荡。
等等,刚才那招就让我和小猫先前对付的那些人全都无法战斗?
真的吗!就那么一招!这么说来,之前木场曾经对我说过。
「朱乃学姐的外号是『雷之巫女』。社长的年龄还不能参加正规的游戏,所以大家还不是很熟悉朱乃学姐,不过在有些人之间相当有名。」
雷、雷之巫女……太可怕了。受到那种制裁肯定会死人!
……嗯,我绝对不要惹朱乃学姐生气。
「成功了,小猫。」
我打算拍拍小猫的肩膀,她却轻身躲过。
「……请不要碰我……」
小猫的眼睛瞪着我,声音和表情都透露轻蔑。
呜呜,这种反应真是令人伤心。下过这也不能怪她,看过那一招之后,只要是女生都会保持警戒吧。
「哈哈哈,放心。我不会对自己人用的。」
「……即使如此,那招还是很差劲。」
哎呀呀,看来她是真心讨厌我……
『大家都听得到吗?朱乃最棒的一击太精彩了。这样第一个作战就顺利成功了。』
耳朵的通讯器传来社长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社长的作战。
那就是破坏双方视为重要地点的体育馆。并且前提是要把对方的仆人拖下水。
我和小猫从后门潜入的举动,其实是明知道对手在监视之下的表演。是为了让对方的仆人进入体育馆,和我们在里面开战。打一阵子之后我们就会逃跑。
之后朱乃学姐会从天空连同体育馆一网打尽。
我们是把对方引进笼子里的诱饵,等到进入笼子之后就把诱饵拿开,连笼子一起处理。
社长的作战成功了!可以想到将重要据点加以舍弃,反过来用来攻击,真是太厉害了!
打倒一个「城堡」(rook)和三个「士兵」(pawn)是个大收获!我们没有缺少任何一人,起步非常顺利!
社长继续说道:
『刚才的雷击使用一次之后,第二次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无法连续发射。对手在人数上依然占优势。等到朱乃的魔力恢复之后,我们也会上前线,在那之前你们要各自加油。马上动身,准备进行下一个作战!』
「是!」
社长和爱西亚也要出动啊。至于我和小猫的下一个行动……是和木场会合,击倒运动场的敌人!
就在此时。
轰——!
附近突然传出爆炸声。我看向声音的来源——
「……小、小猫!」
小猫倒在不远的地方,身上还在冒烟。我赶紧冲过去抱起她!
小猫的身体和制服像是受到爆炸波及一般破破烂烂,衣服也缺了好几处。难道刚才的爆炸声……
「击破(take)。」
未知的声音。抬头一看,有个人影展开翅膀浮在空中。那是披着斗篷,魔导师打扮的女子。是莱萨的仆人!是莱萨的仆人打倒小猫吗!我记得那个家伙好像是莱萨的「皇后」(queen)!最强的仆人突然现身!
「呵呵呵。打猎的时候,猎物在达成某种目的时破绽最大,最容易猎杀。即使我们这边用几个棋子作为『弃子』(sacrifice),只要能解决你们其中一个就够了。因为你们的人数原本就不够,少了一个打击很大吧?而且即使你们打倒我们,也打不倒莱萨大人,再怎么挣扎都只是白费力气。」
女性魔导师笑得非常愉快。
「……一诚学长……朱乃学姐……」
小猫以微弱的声音喃喃说道:
「……抱歉……我本来还想多为社长做点事……」
「你、你不用道歉!我们干得很好!没问题!你等着,等到爱西亚来了马上治疗——」
一阵光芒包围小猫的身体,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最后从现场消失。
『莉雅丝‧吉蒙理大人的一名「城堡」(rook),淘汰。』
无情的广播响起。
社长说过这件事。我们只要受到一定程度以上的伤害,在战斗中伤重不起,就会被淘汰,强制传送离开战斗领域。传送地点是设备完善的医疗设施。
所以受了重伤也没问题,不至于会死。刚才朱乃打倒的莱萨部下,也只是比小猫早一步传送到医疗设施。
我知道,我的理智很清楚,这是游戏。可是尽管如此,我……我……
消失的小猫留在我手上的重量……可恶,可恶!
我气得全身颤抖:
「你给我下来——!我来对付你!」
我完全将下一个作战抛在脑后,挑衅打倒小猫的敌人。我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愚蠢。
可是我就是无法原谅她。小猫在消失的瞬间哭了,那是懊悔的泪水!
小猫明明还可以战斗!可恶!要是我早一点发现说不定救得了她!都怪我因为第一个作战成功就得意忘形!
「呵呵呵。是那个吵死人的『士兵』(pawn)小弟啊。你也想和刚才那个小姑娘一样炸吗?」
魔导师的手指向我!她要出招了!
「哎呀哎呀,你的对手是我喔,莱萨?菲尼克斯大人的『皇后』(queen),优贝露娜小姐。还是我应该称呼你『炸弹王妃』(bomb queen)呢?」
朱乃学姐彷佛是掩护我,介入我和魔导师之间。
「我不喜欢那个俗气的外号,『雷之巫女』。我早就想和你交手了。」
「一诚,你去找佑斗。这边交给我。」
「可、可是!」
见到我不走,朱乃学姐首度露出认真的表情,我不禁吓了一跳。她的表情散发出惊人的震撼力。
「一诚,你有你的职责吧?去吧。这是我的工作。」
朱乃学姐说得没错,我留在这里说不定只会造成她的麻烦。我应该为了自己该做的事付出一切才对。
朱乃学姐对咬牙切齿的我露出平常的笑容:
「放心吧,小猫的仇由我来报。我会使尽全力让这个『皇后』(queen)灰飞烟灭!」
——!金色的气焰包围朱乃学姐全身!光是在一旁观看,就知道朱乃学姐的魔力有多强大。我们之中最强的「皇后」(queen)!
「朱乃学姐!拜托你了!」
如此说道的我转过身,奔向木场所在的运动场。
离开之后,后方立刻响起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和雷鸣。
战斗由开场(opening)进入中场(middle ga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