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5. Life.0
  6. 繁体版

Life.0
2017-06-23 12:26:04

		

台版 转自 zbszsr@轻之国度
我无法原谅王者之剑——
Life.0
大家好。我是兵藤一诚。
也许有点突然,不过我相信各位应该都曾在起床时遇到伤脑筋的事吧。
例如因为闹钟没响而迟到,或是因为睡相太差而滚下床等等。
就我而言,发生的事远超出我的意料……
「嗯嗯……」
一个性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没错,近在咫尺。
我将视线移过去,只见到红发的大姊姊,莉雅丝社长。她是上级恶魔,也是我的主人。
前阵子半强迫地住进我家,和我一起生活。
看来是她不知何时溜到我的床上……而、而且还是裸体……
不,这个我知道。课长自己也说过,她睡觉时都是裸睡,而且我之前在学校保健室的床上休息时,她也曾经像现在一样溜进来。
呜~~~~~~!我的左半身传来很柔软的厌觉!社长完全把我当成抱枕了!
社长的香味刺激我的鼻腔!为什么社长会这么香?
话说社长的胸部完全紧贴我的左手臂!手掌也被极为柔软的东西包着!是、是大腿吧。社长的两条大腿像三明治一样夹着我的左手!大腿三明治!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状态!
这也害得我无法动弹。不,我不想动!这么美好的状况,怎么能轻易结束!
才和社长住在一起没几天就发生这种事!原本我还以为和社长的生活是前途多舛,但是如果有这种好事,那当然求之不得!
「……哎呀,你醒啦?」
等等,社长也醒了!
「是,是的,醒了。一醒来就发现这个状况,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我最直接的感想。不知所措。而且社长也醒来了,更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抱歉了。因为我想把一诚当成抱枕抱着睡,所以才会趁你睡着之后打扰。」
还、还有这种事!我实在搞不懂社长的心情是以什么为基准!
在我感到疑惑的同时,社长将我的左半身抱得更紧。呜喔喔喔喔喔喔!
「你觉得呢?就这样一直躺到平常起床的时间也很棒……做点色色的事好像也不错,也算是和可爱的仆人交流吧。」
啾。
社长往我的脸颊亲了一下~~~~~~
为、为什么社长这么疼爱我!总觉得自从莱萨那件事之后,社长便对我疼爱有加,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几乎每天流鼻血倒是真的。
「我说社长……我、我好歹也是男人……你、你要是这么说……」
「你会想推倒我?」
社长以恶作剧的语气回应我。为什么社长会这么擅长露骨地刺激我呢!
「好啊,只要你高兴,什么事都可以喔。」
「——!」
正当我听见社长煽情的耳语,思绪飞往粉红色的方向时——
叩叩。有人敲了我的房门。
「一诚先生。晨练的时间快到了——」
走廊传来爱西亚的声音。
……怎么会挑在这个时机!接、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不不不,错不在爱西亚!
现在的我每天早上卖力晨练。因为我依然是个弱小的恶魔。
在社长的带领之下,我正在进行修炼。爱西亚也为了协助我的修炼,担任经理的工作。谢谢你们,社长、爱西亚。
「一诚先生?你还在睡吗?」
「不,我醒了。等、等我一下!而且到楼下等!」
没错。不能让爱西亚见到这个场面。在社长住进我家之后,爱西亚似乎就对社长抱持某种较劲的心态。
不知道爱西亚为什么会把社长当成对手,但是社长也乐得和她较劲。
不过她们的对话很普通,似乎不是真的在吵架。总之还是希望她们可以好好相处……我可不想看到女孩子吵架。
然而社长完全不理会我的担心,露出恶魔的微笑。
「爱西亚,你再等一下吧。因为我和一诚都需要时间准备。」
「!」
社长对门外的爱西亚开口。社、社长————!你为什么要扇风点火————!
尽管隔着门板,我依然可以猜到爱西亚说不出话来。
喀嚓!我的房门猛然打开。
爱西亚应该看到从床上撑起上半身的我和社长吧。
她热泪盈眶,鼓起脸颊,看起来很不高兴……
一看见爱西亚,社长便抱住我的左手。社、社长?
「早安,爱西亚。」
社长嫣然一笑。怒气冲冲的爱西亚全身不住颤抖。
接着突然抓住自己的衣服。那、那个,爱西亚小姐?
「我也要脱光!不要把我排除在外!」
「爱西亚!」
看来今天又是非常刺激的一天。
—○●○—
「我开动了。」
早餐时间。我的身旁坐着社长和爱西亚。
被两名美少女包围,感觉真是幸福!我是很想这么说,但也不是每天都这么觉得,再加上今天爱西亚更是从一大早就鼓起脸颊,心情不是很好。
这么说来,一大早就看到那个场面,原来是修女的爱西亚会觉得「太肮脏了!」也无可厚非。不,如果真是这样,那番「我也要脱光!」的发言也太奇怪了。
她到底在气什么?嗯——我身为一个男人实在无法理解少女心。
社长倒是不太介意,一面和我的父母谈笑一面用餐。
「哎呀——莉雅丝连日本料理都煮得这么好吃——」
「多谢夸奖,爸爸。因为我在日本的日子很长,学过基本的调理法。」
没错,今天的早餐有几道菜是社长煮的。像是这个煎蛋,调味实在太棒了,所以我从刚才就吃个不停。太好吃了!
「一诚,还有很多,吃慢一点。」
「是、是的,社长。」
住在一起之后我才知道,社长很擅长料理。中式日式西式样样拿手,而且完成的水准几乎都是顶级。
我原本以为身为大小姐的她应该不太擅长这种家事,没想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不愧是独自在日本生活的人,煮饭、洗衣、打扫全都得心应手。
「我最讨厌被说因为是大小姐,所以什么都不会。只要做得到的事,我都想自己来。」
之前社长曾经这么说过。太了不起了!真是让我打从心里尊敬她。社长真是太厉害了。我的主人就连日常生活方面也是一样值得依赖!
视社长为劲敌的爱西亚,总是见识到社长比她厉害的地方,尽管感到沮丧,依然积极努力想融入日本的文化。
而且爱西亚也有她的长处。她在短时间内学会日语的文字。平假名和片假名已经全部学会,已经开始学习汉字的读写。
应该看得懂小学低年级程度的汉字吧。
我认为这多半是因为她的努力,但是她似乎在学习方面拥有与生俱来的才能。明明是第一次上学,不过无论是数理还是语文,都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最重要的是爱西亚觉得读书很有趣。大概也是因为这样,让她吸收的速度更快吧。有些地方我已经要她教导了。以爱西亚的守护者自居却是这副模样,实在很丢脸。
然而无论做什么事都很开心的爱西亚,只要一牵扯到社长,就会燃起对抗意志。
嗯、嗯——在我看来,爱西亚的确是很努力、很厉害,但是如果对手是社长……
以厨艺来说,现阶段是社长占优势。不,爱西亚煮的料理也很好吃。只是该怎么说,挑错对手吗……
我喝了一口味噌汤。啊——社长煮的味噌汤真好喝!我不禁要流泪了!
擅长做菜的女生真有吸引力。同时是个美少女,又是大姊姊,实在没什么好挑剔……
捏。
爱西亚依然鼓起脸颊,在餐桌下用力拧我的衣服。爱西亚只会对我这样做。
只要她心情不好,就会像这样对我做出无声的抗议。这让我觉得非常可爱、非常惹人疼惜。嗯,有个妹妹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对了,一诚,社员们今天会过来这里喔。」
社长如此说道。
「咦?小猫他们吗?来我家要做什么?」
「嗯,我今天想在这里举行放学后的神秘学研究社会议。」
「在我家吗?」
「之前我也说过吧?该是清扫旧校舍内部的时候了。好像会请人来打扫吧。」
社长的话有一半是假的。其实是吩咐社长手下的使魔,叫他们打扫旧校舍。但是在我的爸妈面前,是这么解释旧校舍的事。
话说回来,神秘学研究社要在我家开会啊。
社长对我的爸妈低头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爸爸、妈妈。」
「没关系的,莉雅丝。听说他们也很照顾一诚吧?一诚能够多交几个女性朋友,我也很高兴。」
听到妈妈的话,爸爸也频频点头称是:
「就是说啊。爸爸虽然也很喜欢松田和元滨,但是拥有能够健全往来的伙伴也很重要。只会聚在房间里聊些色色的事,可不算是享受青春。」
「说得没错,老公。松田和元滨虽然是好孩子,不过眼神太下流了。基本上是两个好色的学生,对一诚来说肯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而且既然爱西亚和莉雅丝住进我们家,我实在不想再让他们踏进家门。真怕他们会污染两个花样年华的女儿。」
松田、元滨,你们被批评得一文不值。然而我却完全没办法帮你们说话,更是让我感到无奈。
不过妈妈,有能够胡说八道、不须顾忌的同性朋友是很棒的。对我来说他们就是这种朋友,我之前的生活能够那么开心,都是拜松田和元滨所赐。
「就是这样,今天的会议就在这里举行。麻烦你了,一诚。」
好了,这下子会发生什么事呢?
—○●○—
「然后这张是小学时的一诚~~」
「哎呀哎呀,全裸跳进海里。」
「等等,朱乃学姊!还有妈妈,别给别人看这种东西!」
根本没有人在开会。放学后的神秘学研究社会议原本应该在我家举行,却因为妈妈拿出来的相簿毁于一旦。
「……一诚学长赤裸裸的过去。」
「小猫也不要看啊啊啊啊啊啊!」
糟透了!收藏我的丢脸过去的恶梦道具!呜哇啊啊啊啊啊,我好想死!
这么说来,妈妈以前就说过。
「如果有一天,有很多女生来家里玩,真想拿一诚的相簿给她们看~~」
因为先前的我下受欢迎,还以为妈妈的梦想会就此化为泡影。然而大概是因为我的人生逆转,事情竟然变成这样……恶梦成真了!
「……小小的一诚。」
社长,你这样盯着我幼年时期的照片,我会不好意思……
等等,咦?社长大人?你是不是脸红了?
「……小时候的一诚小时候的一诚小时候的一诚小时候的一诚……」
而且口中念念有词?
不过社长好像很满足。她这么喜欢小时候的我吗?社长该不会是正太控吧?只不过没听说有这回事……
「我也能了解社长的心情!」
爱西亚牵起社长的手,眼睛闪着灿烂的光芒。
「喔,你也懂啊。真是高兴。」
喂喂,她们好像进入只有两人才能理解的世界了……
木场那个家伙也笑咪咪地看着我的相簿!可恶!不知为何被男人看见就很火大!
「啊,喂!木场!你不准看!」
我想从木场手上拿走相簿,但他以轻巧的动作躲过。
「哈哈哈,有什么关系。再让我在一诚同学的相簿里找点乐子。」
呜喔喔喔喔!找什么乐子啊啊啊啊啊!
我扑过去想抢回来,但是他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轻轻松松连续躲过!
可恶!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讨厌的实力差距!
就像爱西亚视社长为劲敌一样,我也视木场为劲敌。对爱西亚而言,社长是堵高墙;对我而言,木场也是堵高墙。
但是总有一天我要超越他!
在我重新下定决心时,只见木场盯着相簿的某一页猛瞧。他的视线不像是找到乐子,倒像是看见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
我靠过去,看向木场紧盯的页面。上面的我还在念幼稚园。
照片里除了我,还有同年龄的幼稚园小朋友——以及像是他的爸爸的人。
我记得这个小男生。是幼稚园时住在附近的小孩。还记得我们经常一起玩英雄游戏。
在上小学以前,他就因为家长调职之类的原因搬到国外,之后便音讯全无。
可是为什么木场会对拍到这个孩子的照片有舆趣?总不会要告诉我,其实这个小男生就是木场吧……
木场伸出手指,指向照片上的小男生爸爸。正确来说,应该是指着爸爸手上的东西。
剑——
看似男孩爸爸的人带着一把老旧的西洋剑,我想应该是模造刀。
「你见过这个吗?」
木场认真地发问。喂喂,你的音调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嗯——不,这是我小时候的事,不记得了……」
「竟然会有这种事。没想到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看见……」
自言自语的木场不禁露出苦笑。但是他的眼中充满憎恶,几乎令我不寒而栗。
这张照片,就是这次事件的开端——
「这可是圣剑。」



                    


.